蛊(F/F)

我的直觉告诉我,是时候了......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3 21:03:00 +0800 CST  

其实我一直相信研究蛊术的是有“悟”之人,虽然这个想法荒谬可笑,但我还是很坚持这种幼稚的俗套。
时隔三年,我真的很想问你,你是否掌握了人道之“蛊”,才对我施下如此秘术。你走的时候,我就隐隐断言,或许,天生所具的性情差异使你我终不能走到一起。
直到今天,我再次遇见你,我知道,我们之间,缺少的是彼此的真实。失去过后,才知道珍惜。
可惜,忘记是世上最难的事。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4 17:28:00 +0800 CST  
这文似乎写起来不那么容易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4 17:29:00 +0800 CST  
我曾经对你说,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听多了,所以我也就信了。那么,我要凭你对我的承诺,去证明,我一直在等你。

【蛊】之 邂逅篇
2006年八月末的一个傍晚,在环城路的一家Starbucks coffee,我遇见了何佐。
我们并没有见过面,但是互相在QQ上发了照片,我认出了她,她也认出了我。
我会认出她,是因为她的长相俊逸的过分。她会认出我,是因为我先认出她的。
那时已经是初秋,店里不开空调。窗外的落叶正徐徐掉落,暮霭中的黄昏有颓唐的气息,城市都充盈着一种萧条的暗黄色。她坐在床边的雅座,喝着一杯拿铁,优雅的姿态和高贵的气宇都令人气短三分。我很随意的走过去,坐在她对面。
她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根本没注意到对面有人,这能使我很好的观察她的脸部轮廓。她有西方人一样高直的鼻梁,腮边到下巴收底的那段弧线描的很到位,有种不可亵渎的倨傲,又有逼人后怕的冷艳。
或许是被迷惑的失态,她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抬起头,很疑惑的看着我,有小孩子一般稚嫩的神采。
你看着我丶干嘛?她合上杂志,直直的盯着我。
我一下子飞回现实,她的声音…不是我说,真的有独特的磁性,丝竹管乐似地悦耳。
何…何佐,你不认识我?我对于她的陌生态度有些惊奇,变得张口结舌。
你是……阿漠?她蹙着眉猜疑得问。
呼——还好记性不算太差。
你可真牛叉,我们一个星期前还传过最新照片。我笑着调侃她。
何佐耸了耸肩,又抿了一口拿铁,很淡然的说,我记性不怎么好,多见怪。
哈哈,没关系,我们可是深交。我笑道。
她似乎为人很冷淡,话不多。和QQ上一摸一样。我只好有意调节气氛。
你本人比照片漂亮十倍啊…我依旧保持开始的笑颜。
你不觉得,这句话老套到烂俗么?沉默一阵,她重新翻看杂志,唇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像是嘲笑,像是轻蔑。
忽然我觉得她和聊天室里的样子不那么相符。虽然整个群里偶尔冷言几句还是不可避免的,但至少对于我,她从来没有说出这种话,词字组成的语句里暗藏着一把刀尖锋利的匕丶首,可以很准确的朝别人身体最软弱的部位毫不留情的刺去。
嗯…不好意思,你有事的话,不多打扰了…我语带尴尬的回应,悻悻准备起身。
等一下。忽然想起那事,我的声音有些突兀的从介质中袭来,空气都被震荡的略微摇晃。
怎么了?她停下动作,目光从杂志上移开,侧着下巴仰视我。
你…有空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她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干脆保持沉默。
好不容易见面的话…那么…我掂量着怎么和她开口。
现在?她很聪明,会意的咧了咧嘴,再次合上书
嗯。
呃…好吧。她解决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拿铁,站起来。
我松了松筋骨,看好表,说,七点钟,洛恩会所门口。我现在回家去拿换洗的衣服。
一定要洗澡吗?很麻烦。她懒懒的提起包。
不洗会很脏……我眼神复杂的打量了她几眼,点头示意后出了星巴克。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周身的气质所深陷,以至于差点走错回家的路。

池漠,何佐,在三个月前于某群认识。互发照片之前,我并不知道她也生活E城,后来她才告诉我,她是本市知名一家salon造型总监。而我,今年还在E城A刚上大一,比她小五岁。
她在QQ上亲切的叫我“阿漠”,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直起。今天一睹她的风采,心想,靠,这家伙到底是搞手工的,操刀的时候皮都给自己换下一层当备用的冷壳。
所以说网络到底不可信,我丫差点还得寸进尺搞上爱情了!
其实我不想实践的,今天忙活了一整天新学期工作,好不容易出来喝趟咖啡放松一下,骨头都已经软趴趴了,待会儿不定得被她怎么折腾…
何佐,传说中的武则天式女主,一向心狠手辣,不跪地求饶不罢休型。只可惜我亲自要求就没必要做出那种扯淡事儿,我就不相信她有这么厉害。
随手抓了换洗的衣服和卡塞进包里,便出门。
===================================================
此文gl,卖点不大,纯属娱乐,over...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4 22:25:00 +0800 CST  
看来我的决定是错,此文果然不景气...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4 22:36:00 +0800 CST  
我曾经对你说,人生何处不相逢。这句话听多了,所以我也就信了。那么,我要凭你对我的承诺,去证明,我一直在等你。

【蛊】之 邂逅篇
2006年八月末的一个傍晚,在环城路的一家Starbucks coffee,我遇见了何佐。
我们并没有见过面,但是互相在QQ上发了照片,我认出了她,她也认出了我。
我会认出她,是因为她的长相俊逸的过分。她会认出我,是因为我先认出她的。
那时已经是初秋,店里不开空调。窗外的落叶正徐徐掉落,暮霭中的黄昏有颓唐的气息,城市都充盈着一种萧条的暗黄色。她坐在床边的雅座,喝着一杯拿铁,优雅的姿态和高贵的气宇都令人气短三分。我很随意的走过去,坐在她对面。
她翻看着一本时尚杂志,根本没注意到对面有人,这能使我很好的观察她的脸部轮廓。她有西方人一样高直的鼻梁,腮边到下巴收底的那段弧线描的很到位,有种不可亵渎的倨傲,又有逼人后怕的冷艳。
或许是被迷惑的失态,她终于发现了我的存在。抬起头,很疑惑的看着我,有小孩子一般稚嫩的神采。
你看着我干嘛?她合上杂志,直直的盯着我。
我一下子飞回现实,她的声音…不是我说,真的有独特的磁性,丝竹管乐似地悦耳。
何…何佐,你不认识我?我对于她的陌生态度有些惊奇,变得张口结舌。
你是……阿漠?她蹙着眉猜疑得问。
呼——还好记性不算太差。
你可真牛叉,我们一个星期前还传过最新照片。我笑着调侃她。
何佐耸了耸肩,又抿了一口拿铁,很淡然的说,我记性不怎么好,多见怪。
哈哈,没关系,我们可是深交。我笑道。
她似乎为人很冷淡,话不多。和QQ上一摸一样。我只好有意调节气氛。
你本人比照片漂亮十倍啊…我依旧保持开始的笑颜。
你不觉得,这句话老套到烂俗么?沉默一阵,她重新翻看杂志,唇角勾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弧度,像是嘲笑,像是轻蔑。
忽然我觉得她和聊天室里的样子不那么相符。虽然整个群里偶尔冷言几句还是不可避免的,但至少对于我,她从来没有说出这种话,词字组成的语句里暗藏着一把刀尖锋利的匕首,可以很准确的朝别人身体最软弱的部位毫不留情的刺去。
嗯…不好意思,你有事的话,不多打扰了…我语带尴尬的回应,悻悻准备起身。
等一下。忽然想起那事,我的声音有些突兀的从介质中袭来,空气都被震荡的略微摇晃。
怎么了?她停下动作,目光从杂志上移开,侧着下巴仰视我。
你…有空吗?我小心翼翼的问。
……她不知道我什么意思,干脆保持沉默。
好不容易见面的话…那么…我掂量着怎么和她开口。
现在?她很聪明,会意的咧了咧嘴,再次合上书
嗯。
呃…好吧。她解决杯子里的最后一口拿铁,站起来。
我松了松筋骨,看好表,说,七点钟,洛恩会所门口。我现在回家去拿换洗的衣服。
一定要洗澡吗?很麻烦。她懒懒的提起包。
不洗会很脏……我眼神复杂的打量了她几眼,点头示意后出了星巴克。
不知道为什么第一眼看到她,就被她周身的气质所深陷,以至于差点走错回家的路。

池漠,何佐,在三个月前于某群认识。互发照片之前,我并不知道她也生活E城,后来她才告诉我,她是本市知名一家salon造型总监。而我,今年还在E城A刚上大一,比她小五岁。
她在QQ上亲切的叫我“阿漠”,弄得我浑身鸡皮疙瘩直起。今天一睹她的风采,心想,靠,这家伙到底是搞美发的,操刀的时候皮都给自己刮下一层。十足的两面派。
所以说网络到底不可信,我丫差点还得寸进尺搞上爱情了!
其实我不想实践的,今天忙活了一整天新学期工作,好不容易出来喝趟咖啡放松一下,骨头都已经软趴趴了,待会儿不定得被她怎么折腾…
何佐,传说中的武则天式女主,一向心狠手辣,不跪地求饶不罢休型。只可惜我亲自要求就没必要做出那种扯淡事儿,我就不相信她有这么厉害。
随手抓了换洗的衣服和卡塞进包里,便出门。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4 22:50:00 +0800 CST  
我打车到的时候,刚好七点,她不在门口,我只好先进去避避风。走到长廊的时候,我才发现她居然在大厅里等我,翘着二郎腿,姿态娴宜的喝着茶,一副恭候多时的样子。
“进去吧。3301房。”她的余光扫到了我的身影,边招呼边上的侍者,“楼层外给我包两个保安把风,整个楼没有我的允许不准有人进内廊一步。”
说完,起身跟在我后面,我感觉背后一阵嗖嗖的寒风……
“不累么?”到房间的时候,她忽然问了我这么一句。
“?”我不知所云。
“我说阿漠,你才刚大一,就这么不安分,都要开学了…”她忽然认真起来,在床边坐下,略带凌厉的看着我。
“我原来不知道你会这么烦~”我和她开玩笑,“我学的是文科,很轻松好不好?”
她怎么提这些乱七八糟的问题…
“整天无所事事的泡在网上,打算以后靠什么吃饭?”这人…真是“喋喋不休”。
“嘴。”
她一点不觉得我好玩,依旧是风平浪静的神色。这让我自认为可以打九十分的幽默感下降二十个百分点。
我四处瞅瞅,随手打开一罐啤酒喝。咬着易拉罐的边缘,有些流氓靠在墙上,观察她的样子,整张脸出彩的地方并不多,但很干净,整个人一看就是很清爽的那种,我彻底放心,把酒罐搁到一边,拿了衣服径自走进浴室。
此会馆的浴室比较清洁,我一向喜欢整洁的东西。以前那些远远见了面就觉得特别脏的人,我往往连话都没说就管自己离开,放别人鸽子成为了我生活的一大乐趣……

洗完澡出来感觉神清气爽,我总是以为接下来她该进入正题了。可这厮貌似根本就不放心上,我出去的时候,看见他在喝一罐啤酒,再瞪眼一看,靠,那不是我喝过的?!赶紧跑过去,我可不想和她间接接吻。
“欸…你这人怎么这么奇怪?”酒瓶莫名其妙被抢走,她很无奈的抱腰看着我,孩子一样的调皮。
“你怎么可以喝我的…”
“什么啊?小孩子不能喝酒…”她狡黠的笑着,却给人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不像刚才那么冷了。
“小孩子?有没搞错?我已经十八岁了!”我差点没喷饭,幸好晚上没吃。
“喝酒对胃不好。”她说,“等下别给我坍了回不去。”
明明知道这预示着她的下手可能会很重,却还是佯装轻松,长期以来这些威慑性的话都对我起不了太大作用,包包括sp所带来的烧心的疼痛,越是这样,我就觉得世界对我来说越有意义。
“来吧。”我懒洋洋的说,“我答应给别人的稿还没写,你快点,我灵感有否全靠你了。”
“只怕你会没有力气。”她冷笑,随即皱了皱眉头,“怎么不穿柜里的浴袍?”
“那个很不干净,我穿惯了每天洗的。”
我发觉她这时候露出的表情分明就是otl的,顿时忍俊不禁,摇摇头走到床边褪下裤子。
手指支在床上的时候,头感到晕忽忽的痛,可能是太累的缘故,她刚第一鞭抽下来的时候,我忍不住想往床上栽去。
“啪~“她用的是竹制工具,针灸的疼痛,冷汗马上流下来。我又开始神经病了,连忙制止她。
“等等等等——”好痛。。。我大口喘气。
“这才两下…你破我记录了…没人像你这样的…”
“不是…”我找机会擦擦汗,“能不能换个东西,竹子的碎渣会弄脏我的皮肤…”
“啪啪~”她用力打下来,语带嗔怒的骂,“你有洁癖啊?!我这个是特制的!”
“啪啪~”她开始用力,而且力度是均匀上升的,这下我终于知道当年武则天为什么制胜天下了。
“啪啪~”屁股上有油煎的热感,他打的位置正好是我神经最敏感的地方
……
这个特制竹鞭好厉害,不过三十下我就疼的开始颤抖,他确实打得很扎实,我就差没腿软。
“啪啪~”“呃…”
我终于开始受不了,离极限还差一点的时候,我从喉咙里挤声音:
“停下啊,差不多了….嗯——”
“想得美。”我听出来了,她的声音里,清清楚楚写着“还差得远”。
这下我才慌了,其实每次实践我都是算好哪个程度的,没见过这么整的…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2-25 21:14:00 +0800 CST  
【蛊】之 天缘篇

第二次相逢,居然回来的这么快……
其实我根本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刚开学两个月,就闲不住找死党柳舒叫她帮我找个实习工作。她的交友圈可真是广,她的朋友第三天就帮我们找了一个薪水不低又只用在晚上工作的地方。
她的朋友介绍的地方是家美发salon,招我们去做洗头妹的工作,时间不用太多,一晚上四个小时左右,按洗的个数发工资。我当即就接下工作,不赚白不赚嘛,反正没事。
一听到salon,我不知为什么就会自然而然想到她。很奇怪,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如此像她,上次之后,我们就很少聊了,一个星期最多聊个一两次,而且都是不到十句话其中一人就匆匆下线,那时感觉身处一种异常尴尬的境地。

工作报道的第一天,一个星期五,我所在的学生会有些事要处理我就提早和柳舒打好招呼要她帮我去说一下可能要玩到一两个小时,柳树答应以后,我就火速开始忙自己的事情。
差不多七点半,总算收工了。急忙往她朋友所说的那个salon的地址赶,到了以后,才知道是全市最高档的美发中心,心里自叹不如,从小连自己洗头都不怎么上手的我,竟可以到这种高级会所来公作,倒不是缺钱,用柳舒的话来说就是像我这样的“富二代”会傻到做这种事是打发时间。
说了嘛,我神经不太正常,什么都喜欢玩一玩,何况我也不想一辈子靠父母吃饭,还算有些觉悟,出来社会实践一下。(又题外…)

赶到的时候,店里面正值高峰期,店管看到我来就如抓住救命稻草一般拉着我到内间找人教我基础动作,途中我看到柳舒在空调那么足的店里满头大汗的帮别人洗头,看到我还一边还不满的瞪了我一眼,好像在说,知道命运的悲惨了吧…..
是呵,我哪知道洗头妹比CEO忙的还欢~~~

“好吧,就这样,你可以去帮忙了…”一小时以后,随着那个教我的人下的逐客令,我沾着一手泡沫乐颠颠的跑到大堂去等客了。
十分钟过去,我终于接到我的第一个客人,一四十多岁的大妈,来染发的,店管马上叫我帮忙洗头,不忘叮嘱我小心点。
洗头真是个麻烦的差事,而且我终于晓得这工作有多脏了…这下开始埋怨自己当时接这活的时候怎么就忽略这点了。
为了不让指甲沾到她头发上的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我极力保持小心翼翼的状态,可能是动作过慢, 那女人开始不耐烦,泼劲儿就上来了。
“侬这人动作这么慢的啊?”
“我赶着有事,侬快点儿好不好啦?”
…….
她开始越说越频繁,一开始我都是憋着气儿装作没听见,哪知这老女人明显的更年期发作,心里不由得恨恨骂道:你丫的晚有事也不关我事,大晚上约人不是到夜店你到哪儿去啊,年纪一大把了还不安分……
“哦呦,真当事的。”那人控制不住的跳起来,缘由是我不小心吧一块泡沫刮到她眼睛里去了,弄得她眼睛酸麻不已,“哦呦,呷弄不灵清的…店长呢,店长快过来,看看你们这什么员工啊……”
店里的其他的员工都纷纷看着我们,我正是一脸不悦,店管闻讯而来,一到先瞪我一眼,弄得我很不爽,丫你瞪个毛啊!!
“您好…….”对着那人赶快换了副嘴脸,顾客是上帝啊…真是的,“有什么服务不当的地方么?”
“喏,喏喏,你看看啦,我的眼睛,都是这种东西…”该死!泡沫又不多,而且早就被擦干净了,装个屁你,说罢还轻蔑的白我一眼,“甚么水准啊,不会弄就回家睡觉去,来这里添乱….”
最后一句话彻底把我热闹了,我朝着他她也不顾形象的戏谑:
“你这人怎么这样说话,我是否应该或愿意回家睡觉是我的事,你嘛,这点姿色送给别人人家都不要,这么晚还那么爱叨叨,吃错药了吧你——”
“阿漠…”柳舒知道我这暴脾气,立刻冲出来拉着我,女人的脸色已经发紫,抖着手看着我一脸的鄙视哆嗦的话来,店管一下子也被弄懵了,估计是没见过我这么拽的。

店里的顾客都以一种很骇然的眼光看我,店里一下子沉寂了几秒,那女人终于忍不住歇斯底里的爆发了,举起包就要砸店,店管见势不好,在后面急忙拉住她劝说她冷静一边给我使个眼色示意我去道歉,我不买他的帐把头一扭,弄到稀稀拉拉的员工也跑过去劝说制止,柳舒拉了拉我的衣袖,哭丧着脸说“完了”。
====================================================
再潜就该窒息了。。
我不喜欢搁浅,有心情的时候更。。

楼主 霖棠慕  发布于 2010-03-01 17:13:00 +0800 CST  

楼主:霖棠慕

字数:6386

发表时间:2010-02-24 05: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5-18 23:45:08 +0800 CST

评论数:7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