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暮雪绝夏(仙侠,师徒,M/F)

一楼敬度娘。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4 17:06:00 +0800 CST  
看了很久的文,就是没有男师女徒的师徒文,心一狠,决定自己写一个。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4 17:08:00 +0800 CST  
第一章:仲夏弃儿
夏日夜晚,一对夫妻怀抱一个初生婴儿向树林深处走去,步伐匆忙。他们走了许久,终于,在一棵古树下停住脚步,随后·,丈夫便将婴儿放在古树下面一块光滑石板上,站在一旁的妻子看着躺在是板上熟睡的婴儿不停落泪。夫妻俩注视了婴儿许久,直至天将破晓,夫妻二人才转身离去,走了几步,妻子又奔回来,弯腰在婴儿脸颊上深深一吻,才回头跟上丈夫的脚步,这一次,二人再没回头。
婴儿睡得很熟,对周围的一切都不知晓。
但若以为这件事当真无人知晓,那就错了,举头三尺有神明,正巧今天就有一位白衣仙人外出经过此地,将夫妻弃婴一事看的一清二楚。
当日,夫妻俩回了家,本想即刻下地干活,却偏偏困得不行,于是打算上床再睡一会儿。白衣仙人尾随二人回了家,思索片刻,便施法进入了二人的梦境。
梦中,夫妻俩又回到了树林弃婴处,不同的是弃婴不在,只有一位白衣仙人站在青石板上。
夫妻俩心中奇怪,丈夫上前询问:“请问阁下是?”
白衣仙人背对着二人,道:“无需知晓我的身份,我来只想问,为何要遗弃自己的骨肉?”声音无悲无喜,亦无声调起伏,只是淡淡的,如寒冰般清冷。
听到白衣人这么问,妻子又哭起来,丈夫连声叹气:“唉,我们如何舍得啊!只是家中清贫,母亲又身染重病,无钱医治,实在是无余力再养一个孩子。只好将孩子送走,或许有好心人还能给她一条活路。”说完又是一声沉重的叹息。
白衣仙人心中了然,又起了慈悲之心,便说:“我可以将这婴孩带走收为徒弟,抚养成人,只是今后你二人便不可再见这孩子,只当从未生过,您们可愿意?”
妻子听到这人要收自己的孩子为徒,心中一喜,可又听到从此再不能见孩子,心中又有些悲苦,但为了自己孩子的未来,妻子决然道:“只要能给孩子一口饭吃,您就是这孩子的大恩人,我们定然答应,是不是当家的?”
丈夫欣喜点头:“是啊是啊,只有孩子能活下去,您说什么我们都答应。”说完拉着妻子便要跪下答谢。
白衣仙人伸出手轻轻一挥便阻止了夫妻俩的跪拜,道:“你们可以走了。”
夫妻俩又连声道谢,转身欲走。白衣仙人似又想到什么,连忙叫住他们:“等等。”
夫妻二人回过头:“恩人还有何事?”
仙人迟疑了一下,便问道:“这孩子,是男是女?”
“女孩。”夫妻回答后,便看见仙人背在身后的手抖动一下。
许久之后,仙人低声说一声:“我知道了。”转眼间便消失在二人面前。
随后夫妻二人便醒了,相互看了一眼,震惊了,那人,应该是神仙!女儿与他为徒,定是一生无忧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4 18:42:00 +0800 CST  
第二章:慕容净夏
白衣仙人抱起女婴御风回了他修行的地方——蓬莱仙岛,原来这白衣仙人就是蓬莱的现任掌门,净烨仙尊慕容桓。
慕容桓抱着女婴先是到了思过阁找他的师兄督教萧染,思过阁是弟子们受罚的地方,也是入门弟子的登记处。
慕容桓抱着这孩子直接飞进思过阁,阁中萧染见了,一惊,忙问:“师弟,这是?”
慕容桓淡然道:“是小徒,劳烦师兄给她登记。”
萧染一听立刻眉开眼笑:“你终于想开了。”走过去想拍拍慕容换的肩:“我就说你何必为了一个孽徒而不再收徒呢?”
“师兄,何夏已死,莫再提。”慕容桓躲过萧染的手,声音微微有些凌厉。萧染心中一震,放手想到,这么多年了,他为何还放不下?
八十年前,慕容桓收过一个女弟子,名叫何夏。不过何夏犯了大错,被慕容桓亲自处死,从此慕容桓便再不收徒。
萧染摇摇头,提笔在掌门弟子处写下日期,然后问:“这孩子叫什么名字?男孩女孩?“
慕容桓一愣,想到当时只顾问性别了,却忘了名字。稍事思考,道:”从我的姓,便叫’慕容净夏‘吧,女孩。“
听了这名字,萧染瞬间便明白了师弟的意思,‘慕容’是他的姓,‘净’是世人给他的称号中的一个字,而他却能从这称号中取一个字给予这孩子,可见他对这孩子期望之高,而这‘夏’字......他还是在想着何夏那个徒弟啊。
“要不,就叫‘慕容净’吧。师弟,就算你还记挂哪个徒弟,也不能把这个徒弟当替身。”萧染严肃地说。
慕容桓看了一眼萧染淡淡道:“师兄说哪去了?这孩子是在夏天入门的,所以才给她取名‘净夏’,与夏儿无关。”
无关吗?萧染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慕容桓,这个师弟,决定了的不会改,于是认命地写下了“慕容净夏”四个字,并在入门弟子的玉佩上刻下了这四个字,将玉佩交给了慕容桓。
“多谢师兄。”慕容桓道谢后带着慕容净夏回了掌门居所——净华殿。
坐在殿中,慕容桓对着襁褓中婴儿说:“以后你叫慕容净夏,是我净烨仙尊的徒弟,净华殿是你的家。为师会用心教导你,望你行端走正,莫做恶事,若你心生邪念,为师定不饶你。”
这是,慕容净夏醒了,睁着大眼睛看着师父,还给了师父一个大大的微笑。可她是否听懂了师父的话,无人得知。
慕容桓看着那小脸愣了许久,然后也勾起了唇角,给了徒儿一个微笑,可好像又想起了什么,收起了微笑低喃道:“千万千万,别走你师姐的老路,净儿。”声音消散在风中,似是劝慰,又似是告诫。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4 19:37:00 +0800 CST  
都没人,好悲剧!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4 20:06:00 +0800 CST  
我自己顶贴!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4 20:06:00 +0800 CST  
第三章:净华之夏
收了慕容净夏的第二日,慕容桓便有一种崩溃的感觉。当时收她为徒,是一时的慈悲之心,根本没有考虑过收下一个婴儿之后,应该怎么养的问题。
首先,慕容桓自修得仙身之后,已经千年不曾吃过东西了,根本不知道该喂徒弟吃什么。于是,慕容桓便抱着徒弟去向门中已成婚并有了孩子的弟子请教,如此的“不耻下问”,将弟子们吓得够呛。不过慕容桓有收获,知道了初生婴儿要吃母乳。慕容净夏当然没有母乳可吃,于是,慕容桓便命刚生过孩子的女弟子们轮流做慕容净夏的奶娘。
做奶娘不是问题,问题是慕容净夏是掌门之徒,辈分甚高,她的奶娘们,都是她的徒弟徒孙辈!这也就罢了,最可怕的是,喂奶的时候,掌门一定会在门口守着!掌门啊,您就算关心徒弟,也要在意一下奶娘们的心情啊!您这么守着,奶娘压力很大的!
不过喂奶问题还好解决,起码慕容桓还不用亲自动手(好吧,他想亲自也没办法。),可其他的像换尿布,洗澡,哄睡觉等问题,就必须师父大人亲自动手了。
慕容桓是掌门,每天要处理很多事务,以往他都是去大殿上同萧染和其他长老们商议。可自从抱回了慕容净夏后,他就再也没去过大殿,而门中弟子又多了一件每日必做的事,就是将萧督教和长老们商议的事务编成折子,然后送到净华殿去。
一次,两名弟子去送折子,到了净华殿后,看到了······看到了,掌门抱着正哇哇大哭的小徒弟,在院子里来回踱步,嘴里还不停念叨着:“净儿乖,不哭了,师父抱抱,不哭了······”这样慈父一般的掌门,和平日里的不苟言笑,遥不可及的掌门判若两人。
之后,那两名弟子在众弟子之间多次描述当时的画面,一时间掌门和小徒弟的相处模式,成了弟子们茶余饭后最乐谈的事件。更有胆大的弟子,偷偷溜进净华殿,想一睹掌门的慈爱之容。这名弟子被正在给徒弟洗澡的慕容桓当场抓获,送往思过阁以擅闯净华殿之名痛打了五十大板。此事之后,弟子们都老实多了,好奇心也只限于背后说说的程度。
后来,为了不再给弟子们留话题,折子全部由萧染直接结印送到慕容桓的书房里,师徒两人也过上了比较安静的生活。
开始照顾慕容净夏的时候,慕容桓真的每天都有无力感,这孩子各种层出不穷的状况,弄得他一个头两个大。可时间一长,慕容桓发现自己照顾孩子越来越得心应手,也越来越喜欢这孩子。
慕容净夏三四个月的时候,慕容桓喜欢每天逗她笑;
慕容净夏七八个月的时候,慕容桓喜欢逗她叫“师父”;
慕容净夏一岁半的时候,慕容桓喜欢教她认识各种事物;
慕容净夏两岁多的时候,慕容桓喜欢逗她满院子跑······
而在慕容净夏三岁之后,在慕容桓开始教她诗书,武艺,仙术之后,慕容净夏无法无天的时代结束了,苦日子来了。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5 19:25:00 +0800 CST  
第四章:严师幼徒
慕容净夏第一次知道自家师父是严师的时候,是在她三岁生日时。师父刚刚给她庆完生,就对她宣布了一件大事:”净儿,你三岁了,从今天开始,你要自己睡。“为了方便照顾慕容净夏,这三年来,师徒俩一直睡在一个房间。如今慕容净夏三岁了,是该学着自己睡了。
慕容净夏睁大眼睛,不解的问:“为什么要自己睡?为什么不能再跟师父睡?”
“因为净儿长大了,长大了就要学着独立,不能再跟师父睡了。”慕容桓很疼爱这个小徒弟,所以跟她说话时总是宠溺的语气,话也多些。
慕容净夏扑到师父怀里撒娇:“不要不要!净儿要跟师父睡,不要自己睡!”
听着小徒弟撒娇,慕容桓心一软,不过为了慕容净夏好,这时他绝不能心软。于是推开慕容净夏,严肃的说:“不行,净儿必须自己睡,不许再闹了,再闹师父生气了。”
甚少听见师父这么严肃的语气,慕容净夏不敢再闹,点头答应了。
当晚,慕容净夏便躺在了慕容桓隔壁房间的榻上,不过她翻来覆去半天也睡不着,天黑心里又害怕,心一横,下床跑到了慕容桓的房间。
慕容桓自成仙以后就再没有过睡眠,睡觉对他来说就是入定,是以小徒弟一进了屋就被他发现了。
“净儿。”慕容桓唤了她一声。
慕容净夏吓了一跳:“师父您没睡呀!”
慕容桓从榻上坐起,变出一颗夜明珠照明,眼睛盯着慕容净夏的脸,神情异常严肃。
慕容净夏像平时一样扑到慕容桓怀里:“师父,净儿睡不着,让净儿和您睡好不好?”
慕容桓又一次把慕容净夏从怀里推开,道:“不是跟你说了吗?要长大,要自立,不能再跟师父睡了。‘
慕容净夏愣了,她长这么大,师父从没这么严肃地跟她说过话,登时便委屈的不行:”师父,我怕!“
”跪下。“慕容桓冷冷的命令道,全然不顾徒儿的委屈。
慕容净夏跪在地上,师父从来没罚过她啊!今天竟然命令她跪下,还那么严厉!
”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会自己房间睡觉,要么在这儿跪着。“慕容桓说完,便躺回榻上,没再看小徒弟一眼。
听了师父的话,慕容净夏想:师父最疼自己了,一定舍不得罚自己,就在这跪着,兴许一会儿师父就心软了,就让自己跟他睡了。对,就在这跪着。
慕容桓知道徒儿心里的想法,暗叹口气,这孩子让自己宠得过了,是时候给个教训了。
跪了一会儿,慕容净夏就觉得膝盖疼得不行,小声哭起来。
慕容桓听到徒儿哭了,知道她是疼了。本来也没想罚她,就是给个教训,便开口问:“怎么了?”
慕容净夏哭着说:“师父。呜呜,净儿腿······腿疼。”
本以为师父会心软,谁知师父竟说:“为师给过你选择,你可以回房睡觉,是你自己要在这儿跪着的,腿疼是你自找的,与为师无关,”
慕容净夏更加委屈了,腿疼不想跪了,而且也明白了师父不会心软,徒儿是斗不过师父的,小心翼翼的开口:”师父,净儿听话,净儿回房睡觉,师父能送净儿回房吗?”
慕容桓知道小徒弟受教训了,可以放她一马了,、。与是下榻将她抱起来,送回了房间。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5 20:50:00 +0800 CST  
呃,师徒的,不打屁屁行不行啊?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6 00:06:00 +0800 CST  
明天,是,净儿,的,第一,拍,欢迎,大家,捧场,哦!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6 00:13:00 +0800 CST  
刚刚把上一句话的“,”都去掉发了两回,结果都被删了,为什么?这句话有什么问题吗?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6 00:16:00 +0800 CST  
第五章:初尝家法
自慕容净夏自己睡觉之后,第二日,慕容桓便将她带进了书房,将一本《千字文》放在了她的面前。此后,慕容桓每天教她认一百个字,要求她会写,会念,但《千字文》不用她背,慕容桓只是用一本书教慕容净夏识字,并不是用《千字文》来给慕容净夏启蒙。
每天要认一百个字!这可难为死了慕容净夏,她才三岁呀!话都还说不全,师父竟让她认这么多字!
“师父,净儿真的记不住。”一天下来,慕容净夏只能断断续续读出那一百个字,更别说写了。
看着嘟着小嘴烦闷的小徒弟,慕容桓有些好笑地说:“明天不读了。”
“真的!”慕容净夏瞬间兴奋地两眼放光。
“抄。”
“啊!”听到这个字,慕容净夏又垮了脸。
第二日一早,慕容净夏便被慕容桓带到了书房,面前放上了笔墨纸砚,慕容桓握着慕容净夏的小手教她如何握笔,教会了之后,便让她自己照着《千字文》抄写昨天的一百字。而慕容桓则去了大殿,太久没去处理事务了,这回终于可以去和师兄他们一起议事了。
萧染见到慕容桓出现在了大殿,疑惑的问:“师弟,你怎么来了?不用陪你那宝贝徒弟?”
慕容桓答道:“不用了,净儿长大了,不用看着了。”虽然还是淡淡的语气,但人人都听出了话中的宠溺。他对小徒弟,不是一般的宠爱。
几位仙人开始商议派中事务,可慕容桓明显是心不在焉。到底还是挂心着慕容净夏,不知道她有没有认真抄书,要是贪玩跑到院子里不小心摔了怎么办?要是想他了哭了怎么办······慕容桓越想越担心,一个时辰后便起身离开大殿,留下萧染和几位长老在殿中兀自凌乱。
话说慕容净夏,到底是个小孩子,一百个字抄了三遍半,就不想再抄了。今天起得早,现在正好困了,于是趴在桌上会周公去了。
所以当慕容桓匆匆赶回净华殿时,看到的就是他的乖徒儿趴在桌上睡得正香,身边放着三遍半字迹歪歪扭扭的抄写,笔被胡乱扔在一边,小丫头满脸都是墨迹。
慕容桓看到这一幕很生气,自己担心徒弟,连议事还没结束便匆匆赶了回来,她到好,只抄了三百多字,还睡得这么香!小徒弟不教训真是不行!
“净儿。”慕容桓将她唤醒。
慕容净夏睁开眼睛,看见自家师父正居高临下的看着自己,脸上是少见的严肃,冰冷。慕容净夏心里害怕,怯怯地叫了声:“师父。”
慕容桓看着慕容净夏,厉声问:“为师走了一个时辰,你抄了多少书?”
语气严厉,吓得慕容净夏不敢出声,只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三遍半,”慕容桓说:“一个时辰,你就只抄了三遍半?”
慕容净夏这次连摇头也不敢了。
慕容桓手一挥,将桌上的狼藉和慕容净夏脸上的墨迹消除了,命令道:“现在开始为师看着你,你接着抄,为师倒要看看,你一个时辰究竟能抄多少?”说完便坐在自己书桌后面开始看折子,不再看慕容净夏一眼。
慕容净夏不敢迟疑,连忙坐下抄写。
一个时辰后,慕容桓放下折子,对慕容净夏说:“把你刚刚抄的拿来给为师看看。"
慕容净夏走到师父书桌前,将抄写交给师父。慕容桓看了之后,说:“这次你抄了十八遍,也就是说上个时辰你只抄了不到一刻钟就开始睡觉了,是不是为师不回来,你就打算一直睡下去了?”
慕容净夏低下头,小声说:“净儿只是困了,所以才想睡一会。”
听到慕容净夏非但不认错还找理由,慕容桓怒意更甚,打定主意要给小徒弟一点教训:“过来。”
慕容净夏走到了慕容桓面前。
“跪下。”慕容净夏乖乖跪下,这是师父第二次命令她跪下,比上一次语气更严厉。
慕容桓拿出了一把红木戒尺,再次命令:“左手伸出来。”
慕容净夏伸出左手,到现在为止她还不知道师父要干嘛?
慕容桓将戒尺放到慕容净夏手上:“你偷懒犯错,为师今天打你十下,不许躲。”说完便是重重一下打在慕容净夏手心上。
“啊!”慕容净夏当时就哭了出来,下意识的缩回手。
“这下不算,手伸出来。”慕容桓又命令道。
慕容净夏哭着摇头,第一次挨打,真的很疼。
“伸出来!”慕容桓厉声说,吓得慕容净夏一哆嗦,乖乖伸出手。
慕容桓又是一戒尺下去,慕容净夏又缩回手,这次说什么也不肯将手伸出去了。慕容桓淡淡道:“你犯了错,就要为你的错误付出代价,手伸出来。”
接下来的几分钟里,一直是慕容桓打一下,慕容净夏缩一回手,打了好多下剩余戒尺数还是十。
其实,慕容桓早就心疼了,打了八下了,但一下也不能算。他知道小徒弟一定很疼,但他不能就这么结束惩罚,言而无信会对以后的管教造成阻碍。可这么打下去根本没个头,于是一把抓过慕容净夏的小手控制住,戒尺一下一下的打下去,很快便打完了。
慕容净夏用右手握着左手,眼泪落个不停。慕容桓收起戒尺,也不催她,就静静地看着等着她哭完。又过了一会儿,慕容净夏才止住哭声。
慕容桓见她安静下来,问道:“知不知道今天错在哪里?”
慕容净夏点点头:“净儿不该,不该不认真写字,不该偷懒睡觉。”
见她知错,慕容桓怒气也消了,点头说:“知道错了,以后就要改过,若再犯,为师会罚得更重。”
慕容净夏忙说:“净儿一定改,师父别打。”
“手伸出来。”
“师父?”慕容净夏吓了一跳,以为还要打。
慕容桓柔声说:“师父不打,让为师看看伤。”
慕容净夏这才伸出手,慕容桓拉过她的小手一看,方觉得责罚过重了。小手肿起了老高,还红得发亮。慕容桓抱起她去了净华殿的医药阁,找出了一小罐药,打开盖子,轻轻为慕容净夏涂上药,并轻声安慰道:“这药很好用的,以前师父被你师祖罚过后,都用这个药,明天就不疼了,乖。”
慕容净夏听了这话,好奇地问:“师父以前也挨过打吗?”
慕容桓点点头:“是啊,为师小时候,经常被你师祖罚。”
“师祖也打这么重吗?”慕容净夏接着问。
慕容桓微微一笑:“很重吗?这是最轻的了。”
“啊?”慕容净夏有些吃惊:“最轻的!那师父以后再打净儿,会更重吗?”
慕容桓笑道:“净儿若乖,师父就不打,若再犯错,为师会责罚得更重。”
慕容净夏吓得忙说:“净儿一定会乖的!”
慕容桓拍拍她的背,小孩子哪有不犯错的呢?这是慕容净夏第一次挨打,但一定不是最后一次。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6 20:38:00 +0800 CST  
今天更得会晚一点,可能会到12点,大家有点心理准备,实在不行就先睡。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7 17:47:00 +0800 CST  
第六章:修行不易
话说净华殿中,自从慕容净夏开始学习之后,隔三差五就会传出小女孩的哭声。哭声凄惨无比,好像受了不小的委屈。亏得净华殿离平时弟子们生活的地方比较远,不然还不知道要传处多少关于掌门虐待幼龄小弟子的传闻。不过也总有人听得到,比如,萧染。
又一次听到慕容净夏的哭声,萧染再也忍不住了,思过阁离净华殿最近,阁中还有不少他的徒弟徒孙,老这么哭他这的弟子们还修不修行了?于是起身便去了净华殿。
这天慕容桓给慕容净夏的任务是背《百家姓》前半段,慕容净夏没背完,于是乎······
“师父,净儿知错了,净儿好好背书,师父别打了!”慕容净夏一直认错,希望师父饶了她。
慕容桓不为所动,板着一张脸,戒尺只顾往慕容净夏手心上挥。为改掉小徒弟偷懒的毛病,慕容桓已不知教训过她多少回,每次都说知错了,每次都不改。而自己也每次都在她凄惨的哭声中投降,相信她会改过。可这不长进的小徒弟一次次让他失望,怎么教训也不老实。
这边师徒俩正打着,那边萧染推开门就进来了,看到这俩一个打一个哭,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慕容桓看到萧染进来了,放下戒尺对慕容净夏说:“叫人。”
慕容净夏抹抹眼泪,对萧染拱手行礼说:“师伯好。”
萧染还是不知道说什么,慕容桓以为他有什么要事相商,便对慕容净夏说:“回房去。”由于火气还没消,慕容桓的语气还很严厉。
“是师父。”慕容净夏回了房间接着哭。
“师兄有何事?”
萧染走到慕容桓旁边坐下,很严肃地问道:“净夏犯了什么错?”
慕容桓说:“偷懒。”语气中各种的无奈。
萧染接着问:“上次呢?”
“偷懒。”
“以前也都是因为她偷懒?”
“是。”
萧染也无奈了:“就是小孩子偷懒你就把她打成那样?”
慕容桓道:“师兄是听见她哭了,其实我打得不重。”
“刚才我可看见了,你打得可不轻。”
“师兄今天就是为了干涉我教徒弟吗?那可以请回了,我自己的徒弟自己管教。”
逐客令都下了,萧染只得无奈起身:“你怎么管徒弟我管不着,但你下次打她最好先设上隔音的结界,不然蓬莱上下都要知道你虐待徒弟了。”说完大步离开了净华殿。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7 21:07:00 +0800 CST  
今天有些偷懒了,写了一些有的没的,大家先凑活看,明天圻儿会酝酿一拍,敬请期待。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7 21:12:00 +0800 CST  
今天偷懒了,写了一些有的没的,大家先凑活看,明天圻儿会酝酿一pai,敬请期待。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7 21:15:00 +0800 CST  
第七章:辟谷受责
萧染来过净华殿提过意见了,慕容桓也注意了保密问题。的确,自己是教训徒弟,又不是打给别人看的。于是以后再打慕容净夏的时候都会在房间设下结界,并告诉慕容净夏,在房间里随她哭,出了房间就把眼泪收了,不许再哭。
再说慕容净夏,因为偷懒三天两头的挨打。开始的时候师父还心疼她打得轻些,后来越打越重,有一次打完后,还让她跪着把当天要背的书抄了三十遍!她慕容净夏再调皮、再懒,也被师父的戒尺打怕了,终于学乖,认真读书了。
一年后,慕容净夏四岁时,慕容桓又对她宣布:“从今天开始,不许吃饭。”
听了这话,慕容净夏的第一反应是:“师父,净儿又犯了什么错您要罚我不许吃饭?”
慕容桓摇头:“净儿没犯错。不让你吃饭时因为为师要教你吐呐之法。修仙之人都要用吐纳之法吸收天地灵气,学会了便可辟谷,就不用吃东西了。”
慕容净夏问:“不会饿吗?”
慕容桓答道:“吸收了天地灵气,便不会饿了。”
慕容净夏很喜欢吃东西,因此对于师父“不许吃饭”的命令很不喜欢。不过,她也知道师命不可违,违背了她要吃苦头的。勉强答应下来,到时候饿了再说吧。
于是,慕容净夏开始练习吐纳之法。
其实,摄取天地灵气容易,难的是要把这股气在体内运行一周天,再收归己用。天地灵气极难控制,运行时很容易岔气,岔了气不但不止饿,还会更饿。小丫头第一天练习时,饿得眼冒金星,最后还是慕容桓帮她疏导,才勉强止住饿。之后每次练习,慕容桓都会在慕容净夏坚持不住时帮她一把,并不着急让慕容净夏自行疏导,他知道这并不容易。
但慕容净夏着急,不是着急练功,是不愿意肚子饿,尽管每次饿过之后师父都会给她止饿,她还是不喜欢饥饿的感觉。有时候饿过头了师父还不在,她就只能忍着。
这天,慕容桓又去了大殿,慕容净夏自己在净华殿练习吐纳,又练得饿的昏天黑地,偏偏师父迟迟不回,慕容净夏饿得急了,决定自己出去找吃的。净华殿很快找完了,什么吃的也没有,慕容净夏便自己跑出了净华殿。以前慕容桓不在的时候,慕容净夏也自己出去过,去找她的小奶娘阿雪。阿雪对慕容净夏很好,经常拿东西给她吃。慕容净夏打算去找阿雪碰碰运气。
“小奶娘!”慕容净夏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阿雪,三步两部就跳到她怀里。
“净夏,又来找奶娘玩啦!那你要等一下了,奶娘现在有事,一会再陪你。”阿雪笑着放下慕容净夏,转身欲走。
慕容净夏忙拉住她的袖子:“小奶娘,我不是找您玩,是,是想找您要点吃的。”
阿雪疑惑的弯下身子问她:“找我要吃的?掌门没给你带吃的回净华殿吗?”
慕容净夏撅嘴说:“师父不让我吃饭。”
“不让你吃饭?”阿雪一想就明白了:“掌门是教你练吐纳了吧!那,净夏,奶娘就不能给你吃的了。”
慕容净夏知道阿雪比师父心软的多,便抱着阿雪的胳膊撒娇说:“小奶娘~求你了,净夏好饿!净夏快要饿死了!小奶娘!”
“别瞎说!”阿雪轻斥:“每个修仙之人都如此,谁也么说饿死啊!”虽然这么说,但阿雪看到慕容净夏可怜巴巴的眼神,还是摇摇头:“算了,我去给你拿些点心,等着。”
“小奶娘最好了!”
酒足饭饱之后,慕容净夏回了净华殿。
过了一会儿,慕容换回来了。
“师父!”慕容净夏像往常一样迎上去。
“嗯,净儿乖。”慕容桓抚了抚她的头:“饿了吧,为师帮你导气。”
慕容净夏说:“不用了师父,净儿不饿。”
慕容桓微笑着说:“净儿学会吐纳了?”
“嗯。”因为怕师父生气,慕容净夏没敢说实话。
“那为师也帮你看看。”慕容桓说着便将一股仙气探入慕容净夏体内,仙气一如体,慕容桓便知道小徒弟不是摄入了天地灵气,而是吃过东西了。
慕容桓收起微笑,将手从慕容净夏头上拿下来,问道:“净儿,你跟为师说实话,你学会吐纳了吗?”
严厉的语气让慕容净夏害怕,不敢再说谎,也不敢说实话。
慕容桓一阵火起,小徒弟竟然学会对他说谎了!跟谁学的?看着垂头不语的小丫头,慕容桓气的真相狠狠教训她一顿,却也知道不能现在打她,以他现在的火气非把她打坏不可。于是转身回了书房。

“师父!”慕容净夏追上去,抓住了慕容桓的衣袖。
“放开。”慕容桓语气中不带一丝情感。
“师父!”慕容净夏哭了起来,以前师父就算罚她,语气也只是严厉,从没有这么冷冰冰的时候,这样的师父让她害怕。
慕容桓一甩袖子挣脱了慕容净夏,再次冷冰冰地说:“我没这样的徒弟。”说完便头也不回的进了书房。
一句话让慕容净夏愣了半天,好久之后才奔到书房前,边哭求边敲门:“师父!净儿知错了!师父您开门呐!求求您了,师父!”哭了一会儿,慕容净夏忽然想起师父不让她在院子里哭,便住了口。想到师父在她出错时会让她跪下,便“扑通”一下跪在了书房门口。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8 20:50:00 +0800 CST  
拍戏没到,实在没思路,要不,等明天吧!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8 20:51:00 +0800 CST  
有人看圻儿的文吗?有人在吗?在就冒个泡呗!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8 21:31:00 +0800 CST  
------------------------------------------------接上文-------------------------------------------------------------------------------
慕容桓坐在书房里看折子,一想到小徒弟气就不打一处来,一个字也没看进去,干脆结印将折子又运送回萧染的书房里,自己沏了一杯茶喝着。刚刚在净华殿设了一层结界,慕容净夏出是出不去的,哭了净华殿外也听不见,自己也很放心让她在外面。可刚刚听见小徒弟哭了一阵儿,现在怎么没动静了?慕容桓又不放心了,观微于她,看见她抹着眼泪跪在自己书房门口,放下心来。想着给她个教训也好,于是就没管她。
书房外的地是玉石铺成的,为了防滑刻上了细小的花纹,平时慕容净夏看着觉得很漂亮,现在跪在上面,只觉得疼痛。不过她不敢起来,师父刚刚说“没这样的徒弟”。师父是不要她了吗?不要,师父要是不要她了,她该怎么办?她只有师父啊!罚跪很疼她知道,不过只要师父能原谅她,跪多久她都愿意。
书房里,慕容桓喝了六杯茶,终于将怒火平息了一点儿,这才想起来他好像说了“没这样的徒弟”,小徒弟是被吓着了吧?他怎么会不要她呢?不过说谎也是他不能原谅的,这次一定要小徒弟吃些苦头。
慕容净夏跪了两个时辰了,也哭了两个时辰了,天都黑了,净华殿到处都没有掌灯,也没有声音,四周安静得可怕。师父怎么还没出来?真的不要她了吗?
慕容净夏正想着要不要再敲敲门求师父,门就开了,师父坐在书桌后面对她说:“进来。”
声音不再冷冰冰的,尽管很严厉,但慕容净夏还是觉得安心了,师父没有不要她。慕容净夏摇摇晃晃的站起来,跪了两个时辰腿差点回不过弯来,明明没多远的路她却觉得好远,走了好久。她走到慕容桓的面前又跪下,而且很自觉地伸出了左手递到师父面前。
“放下。”
慕容净夏抬头看着慕容桓:“师父不打净儿吗?”
慕容桓没说话,一抬手,面前的书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把长凳,慕容桓手里握了一根藤条:“趴下。”
慕容净夏依言趴到长凳上,觉得比第一次挨打的时候还迷茫。她感觉到师父在她的手上、脚上还有背上下了仙索,现在她身子完全动不了,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又感觉到师父将她裤子也脱了下来。
“师父?”慕容净夏轻声叫道。
慕容桓还是没回应她,手里藤条带着十分的力气打在慕容净夏的臀上,小女孩白嫩的皮肤上留下了一道红痕。
“啊!”慕容净夏好不容易收回的眼泪又被打了出来,疼,比戒尺打手心不知疼了多少倍。下意识地想扭动身子,但全身都被师父固定住了,她想躲也躲不了,只能趴着,受着师父的责罚。
慕容桓一言不发,手上的藤条一下接一下的打在徒弟身上,用的都是十分的力气,丝毫没有心软。
“师父,净儿知错了,师父别打净儿了,净儿好疼!”挨了几下之后,慕容净夏慕容净夏开始求情。
“错在哪里?”慕容桓问道,但手上的藤条并没有停下。
“净儿,净儿不该,不该偷懒,不该吃东西,净儿错了!”
“还有呢?”慕容桓暂时停下藤条,接着问。
还有吗?慕容净夏想了一下,小声的说:“净儿,净儿不知道了。”
“你还是不知错。”慕容桓又不说话了,藤条也接着打下去,还是十分的力气。
慕容净夏哭着、喊着、感觉着身后的疼痛,她知道师父真的生气了,这次的责打比以前重得多,师父用了很大的力气,而且师父连话都不愿意和她多说。
二十七、二十八、二十九、三十······
慕容桓在心里数着,打到第四十下时,慕容桓停止了责打。
慕容净夏还在哭着,甚至没感觉到责罚已经停了。
“不许哭了。”慕容桓命令道,她已经哭了太久了,再哭对眼睛不好。
慕容净夏听到命令,逼着自己止住哭声,可鼻子还是抽抽嗒嗒的,眼泪倒是不留了。
“净儿不敢偷懒了,师父别打了。”
慕容桓轻叹口气:“若只是偷懒,为师至于罚得这么重嘛?”慕容桓蹲下身子,抚了抚慕容净夏的头,接着说:“练习吐纳,饿是一定的,你若饿得受不了了,为师可以帮你,你若实在想吃东西,为师也可以带吃的回来给你吃,这都不是大事。为师生气,是因为你对为师说谎。”
慕容净夏扭头看向师父,她看到了师父眼中的失望,也看到了心疼。她终于知道自己错在哪里了,避开师父的眼睛说:“净儿知错了,对不起师父,净儿再也不说谎了,师父别生气。”
见她真的知错了,慕容桓拍拍她的头,起身走到她身后,开始帮她上药。这次真的打重了,小丫头的臀上布满了青紫的檩子,有些地方还破了皮。慕容桓怒气全消了,自责和心疼又涌了上来,小徒弟毕竟才四岁,这样的责罚是不是太重了些?
小心翼翼的给她上完药,解开了缚住她的仙索,叫她起来却不见她起身。慕容桓俯身一看瞬间失笑,小徒弟竟然睡着了!再向外一看,才知道天已经不早了,便抱起慕容净夏送回了房间。
挨打上药时都可以睡着,自己这小徒弟,当真奇妙。

楼主 埏圻  发布于 2015-01-29 19:29:00 +0800 CST  

楼主:埏圻

字数:396133

发表时间:2015-01-25 01:0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8-17 18:59:48 +0800 CST

评论数:1044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