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清曲郡主

一楼祭度娘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18 17:26:00 +0800 CST  
这是本人首次写文,也是首次发文。本文是篇甜文,文笔幼稚,读者大人们有钱的捧个人场,没钱的也捧个人场吧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18 17:28:00 +0800 CST  
第一章:往事烟云,还君明珠
八年了,楚雨,为何你要欺瞒本王,当初你以死相逼执意要离开安亲王府,本王明白你的苦衷,理解你觉得自己无颜面对曲溪,便忍痛让你离去,向你发誓决不打扰你的生活。可是,本王万万没想到,你竟然怀上了本王的骨肉。若不是曲溪忍不住查询你的下落,方才得知这个女儿流落在外!难道你要把本王瞒在鼓里一辈子吗?可是现在说什么都于事无补了,楚雨,本王此生的至爱,你安息吧!本王一定会好好照顾我们的女儿。楚雨啊楚雨,你是本王此生唯一真正动过情、爱过的女人。曲溪,固然娴淑,本王对她却只有对妻子的情意与尊重。一位身形修长健勇的俊颜男子久久立于池边桃花树下冥思,看这位男子不过二十出头的年龄,一袭洁白纱衣,及腰的微卷青丝,手持墨扇,时不时发出一声哀然的叹息,到全然一副儒家的脱俗风雅。其实,这位儒雅青年便是手握出月国七成兵马的当今圣上胞弟九王爷宇文沧清,十六岁时由于战功显赫便被封为安亲王。退下战甲的他没有了平时指挥千军万马的威严凌厉,此刻冥思着楚雨,他安亲王爷此生的至爱。
说道这楚雨,她八年前本是今安亲王妃权曲溪的陪嫁丫鬟,自小便被卖进现权太妃娘家权宰相府里,出身低微,可是长得是一副灵动清新的花容月貌。自小便跟在权家二小姐曲溪身边当贴身丫鬟。权二小姐也从没有因楚雨身份低贱欺负过她,对待楚雨一直比对待自己亲姐妹还亲。楚雨与曲溪都是善良高洁的品性,两人表面上为主仆、实则胜过姐妹。也难怪曲溪会待一个丫鬟胜过姐妹啊,宰相府里的深闺宅斗怎么可能不让人心寒呢?曲溪虽身为嫡女,但是不会像其他姐妹一样善于讨父亲欢心,权宰相也并没有格外疼爱她。曲溪也生的闭月羞花,十六岁时便遵照皇上旨意嫁给了当时十八岁便已威震四方的宇文沧清。其实谁人不知,身为皇室子女、高官子弟,婚姻大事肯定要与政治挂钩。曲溪不敢违背家族,何况早就听闻安亲王爷英俊不凡、文武双全,自然未见面时便已暗下芳心。事实证明,嫁给安亲王也是她此生最大的幸福。
八年前,从不相信爱情的宇文沧清,并不反对皇兄的赐婚,便娶了相府二千金权曲溪。宇文沧清为人虽冰冷威严,但却也是个极具风度和责任感的男人。平时他对待女子便总会谦和有礼许多,何况是自己的妻子,自然是与知书达理的权曲溪相敬如宾。宇文沧清也看得出来这曲溪天性善良纯真、不争不抢,看多了后宫争斗的他自然对与众不同的曲溪颇有好感,夫妻间虽没有爱情,却充满了情意与和谐,曲溪的确给看沧清家的归属感。然而,一旁如桃花般俏丽的浪漫天真的小丫鬟楚雨时常出现在两人身旁,楚雨虽不是像曲溪一般的大家闺秀,可也是个温柔可人的小家碧玉,恬静乖巧却时而犯些小调皮,也是那一个个吐舌皱眉的鬼脸把她送进了安亲王爷的心里。那一个月夜,桃花随风飘入窗内,微醉的沧清抱住了房内的楚雨,楚雨何尝不是钟情于这位年少有为的俊美王爷呢?可是楚雨怎么能做出对不起从小待自己胜过亲姐妹的小姐的事?然而,眼前的这个男人,他却也真的是我的真爱啊!拗不过高大强健的沧清,也不再能困禁住自己内心对沧清的真爱,两人便不顾一切、融入了彼此,无论是心里还是身体。
第二日醒来后。“小姐,是楚雨对不起你,你骂我吧,你打我出气吧!你不要不说话……”楚雨跪在曲溪面前哭泣哀求,内心充满了愧疚。“楚雨,快起来,这事要怪只能怪本王。”沧清心痛自己的爱人,欲扶起楚雨,可是楚雨就是不起。“曲溪,是本王对不起你,此事也不能怪楚雨,本王保证在妻子这个位子上你是无人可替的。”沧清转向沉默含泪的曲溪,心中自然也是亏欠。“王爷,曲溪只问你一句话,只希望你能如实相告,不必担心我受不受得住。”曲溪冷静如冰,目光深情款款地凝望着沧清。“你问吧!”沧清也投以真诚的注视。“你是真心爱楚雨的吗?”曲溪的平静中满是忧伤,傻女人,去问一个这样明知道答案的问题。沧清张口却又停顿了片刻,不忍伤害眼前这位结发妻子:“是。可是,曲溪,本王对你……”“不必多说了,王爷,我知道你对我的情意。既然你真心爱楚雨,那便给她一个名分吧!和别的女人分享自己心爱的丈夫是所有女人都不愿意的事,可是我庆幸这个女人是楚雨,是楚雨总好过是其他女人。以后,我们姐妹两人便会共同服侍好王爷。”曲溪说着泣不成声。“小姐,我不要名分,王爷是你一个人的,我马上离开,再也不回来了,小姐,对不起,都是楚雨对不起你啊……”曲溪夺过话来“不必再说了,其实我早就看出来了,只是没想到这天到来的时候我还是会这么难过,楚雨,我不怪你,我说过是你总好过是别人。你们不必多说了,让我好好静一静吧!”曲溪头也不回,任由泪水洒落夺门而出。“小姐……”楚雨想要追上曲溪。“好了,楚雨,让曲溪自己冷静一下。”沧清拦住了楚雨。曲溪的大度让沧清与楚雨两人更是充满了内疚,尤其是楚雨。那一日后,楚雨一直要求离开王府,半月以来,楚雨与曲溪见面时的气氛总是尴尬冷场,倒不是因为曲溪怀恨在心,还是因为楚雨心中愧疚太深无法释怀。直至那一日,楚雨以死相逼,要沧清立誓让她离开并且决不跟踪她的生活,从此一心一意对待曲溪。无论,曲溪和沧清怎么苦劝都不能动摇楚雨的决心,沧清深知楚雨愧疚太深把她留在身边也是痛苦,不如放她离去,让爱人释怀。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18 17:28:00 +0800 CST  
既然立下誓言不再纠缠,那么顶天立地、一诺千金的安亲王爷绝不会食言。“走吧,楚雨,即使不立誓,本王也会好好对待曲溪,本王放你自由。”那日,楚雨含笑与曲溪相拥,拒绝了沧清和曲溪的丰厚盘缠,离开了安亲王府。离开王府没多久,楚雨便发现自己怀孕了,身体中的小生命让楚雨充满了欣喜,可是她不能回去,这个孩子是王爷留给她的唯一的礼物,她一定要好好照顾抚养,生活再艰辛她也不怕。虽然这个女儿太调皮,经常让自己头疼,闯祸时最多也是训斥几句,却从不舍得打她一下,她给自己带来的欢乐便是自己生命的源泉。沧清,你是我一生的至爱;曲溪,你是我一世的姐妹,这孩子本应该是沧清曲溪的女儿才是,就取名为清曲吧!楚雨离开王府后自己带着一个孩子没有丈夫,被旁人冷眼耻笑,只能靠到一个大户人家里当绣娘为生,生活自然是过的辛劳凄苦,期间她的美貌也不是没有招引过那些富家子弟的垂涎,可是楚雨心中只有宇文沧清一人,宇文沧清的俊颜威武岂是那些凡夫俗子能及万分之一的。楚雨也一直很关注宇文沧清的所有消息。真好,他又打胜仗了;这次他又要出征,老天请你保佑他平安归来……
清曲七岁这年曲溪终于忍不住打探楚雨的下落,才得知半月前病故,留下一个女儿。沧清得知后万般难过,命人厚葬了楚雨,把被在街上流浪数日的清曲接回王府,这女儿是楚雨留给他的唯一念想,又是自己的亲身骨肉,自然要接回来好好照顾着。这八年来,沧清不忌讳其他皇室的眼光,没有娶任何侧室。曲溪婚后一直都受王爷恩宠,可是还是未能剩下一儿半女,苦寻良方却始终没有结果。曲溪多次劝王爷听从太后的安排纳一些侧室以延续子嗣,可是沧清根本不听。沧清,这些年来一直一心一意对待曲溪,对楚雨的誓言是一小部分原因,更重要的还是沧清从心底里尊重、喜欢这个善解人意、温柔贤德的王妃,如果说楚雨是他的爱人,那么曲溪早已成了他的家人。安亲王爷向来都是对外冷傲严肃,然而面对自己的王妃却是那般地体贴细致。曲溪这安王妃可谓羡煞旁人。
小清曲被人接送回王府的前夕。华丽却雅致的王爷王妃寝室内。
“王爷,这两日我已经买了好多七岁女孩的衣服,今日我还特意给那孩子布置了卧室。估计明日清曲就到王府了,哦!差点忘了,我得安排厨子准备些孩子喜欢的饭菜!哎,可是这孩子喜欢吃些什么呢?”曲溪好像觉得自己真的快要当上母亲了,欣喜得差点丢了往日端庄的形象。八年了,曲溪从原本那个二八佳龄的天真少女成长到能主持安亲王府内务的美貌少妇,在皇室生存,不耍些表面功夫有些心计怎么过活呢?为了自己要改变,为了王爷更要改变。
“爱妃就好好休息一晚吧!这几日从早忙到晚地为清曲张罗回府之事,可别累坏了。”时间没有在宇文沧清脸上留下任何痕迹,只是让他增添了成熟与威严。对外,朝堂之上、千军万马,这位安亲王爷总是一副冷面威严的俊容,气场强大得让人不敢深吸气,然而面对自己的娇妻安亲王爷确实温柔地让人难以置信。的确,除了太后、楚雨和曲溪,自己对谁温柔过。清曲,本王的女儿,七年来你在外受苦,本王未能尽半点人父的职责,你明日便能与父王相聚了,父王此生亏欠你娘亲太多,你是父王与你娘亲唯一的爱的结晶,父王一定要好好照顾教导好你。
“王爷,我也是太紧张了。你说清曲知道我们这些大人的事情后会不会讨厌我,毕竟楚雨是因为我才会离开王府的,而清曲本该在王府当郡主养尊处优的。可我们找到这孩子的时候她孤苦伶仃,风餐露宿。我觉得亏欠这孩子太多啊!听说这孩子很调皮,也是因为楚雨困于生计无暇管教她,我真希望能当这孩子的母亲好好替楚雨照顾她。”曲溪顺着沧清的手臂靠在他宽阔结实的肩头。
“傻瓜,楚雨给这孩子取名清曲便是希望她能做我们两个的女儿,你当然是她的母亲。所谓养不教、父之过,这孩子没教好自然是我这个父亲的不是,怎么样你都不应该自责。好了,本王的好王妃,好好休息吧,明天等着清曲回来叫你母妃。”
躺在床上,沧清与曲溪在漆黑的夜色中凝望着彼此的双眸,宁静中共同用心声告诉那个女子,
“楚雨,清曲就由我们两个好好照顾,你在天之灵安歇吧!”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18 17:28:00 +0800 CST  
第二章:清曲郡主,偷溜出府
沧清对这个女儿的爱和重视旁人看的一清二楚,这安亲王爷突然上报皇帝为自己的女儿要一个名分。可这安亲王妃何时凭空冒出一个女儿来?想来也知道,这女儿的生母便是如同谣言里所说的一样,是个勾**引主人丈夫的身份低贱的狐媚子。向来冷傲威严的安亲王爷竟然为了生母连侧室都不算的庶女向皇上要名分?在出月国历代可谓首创啊!而皇上也因劳苦功高的安亲王爷从未有要求过什么而破例答应了。
对于小清曲来说,七年来她与母亲相依为命,要她突然接受另外一个女人做自己的母亲她是怎么也叫不出口的。至于父亲,她更是觉得这个名词太陌生。更小些的时候,清曲每当被人骂做是没爹的孩子的时候总会拍跑回去问楚雨:“娘亲,什么是爹啊!为什么说我有娘生没爹教?”楚雨每次总是哭,总是把孩子拥进怀里说对不起,久而久之清曲怕娘亲哭,就再也不敢提起“爹”这个字了,或许在清曲稚嫩的心灵里,“爹”是个会害娘伤心的字眼。
清曲回府也半月了,曲溪对她视如己出、关怀备至。自己本来已经没有权利做母亲了,现在老天爷把王爷的骨肉带给了自己,她还是楚雨的女儿,那么我便要把所有的母爱都给与她。清曲到底是个天性好动调皮的小女孩,本质像娘亲一样善良,也不怕生,虽然一时之间叫不出父王和母妃,可是这半月来王妃一直陪着她怕她想念楚雨而难过,王爷一下朝便赶着回府看女儿,虽然王爷表面还是冷冷的,在清曲调皮贪玩的时候会沉下脸来约束几句,可是谁不知道王爷何曾对除了王妃、太后以外的人那么上心过。这清曲长得七分像沧清,三分像楚雨,瓜子脸,水汪汪的大眼睛,精致的樱桃小嘴,这孩子长大后定时一副倾国倾城之色啊。沧清和曲溪也不强迫孩子叫自己父王或是母妃,总有一天,这孩子会把心房向他们敞开的。在王府里,清曲什么都喜欢就是不喜欢安亲王爷限制自己出府。要知道,这孩子从小在民间长大,楚雨也希望她按照自己的天性成长,只要清曲不做害人的事,自然不会束缚太多,清曲过惯了自在潇洒的“街边生活”。
好了,现在安亲王爷不让她出府一步。
“王爷,王爷大人,安亲王爷大人,求求您了!就放我出去一小会吧!曲儿一定乖乖听话,我都快闷死了!”清曲拉扯着冷峻的安亲王爷的袖口,极尽全力地第N次撒娇。
结果还是:“父王说了不可以,让你练的字练了吗?看你怎么有那么多时间。”真是威严得让人不敢喘息啊!
“啊!那个,练字啊,我……我”清曲连忙低下头,声音渐变得如小蚊子。
“哼,就知道偷懒不听话,不许出府,再过几日就请夫子到府里给你教习功课。明日到书房里抄十遍诗经,不抄完不许出来。”沧清板着脸教训女儿,这孩子很可爱,就是太顽皮不爱读书,孩子的功课必须从小抓好。
“王妃娘娘……”撒娇对父王根本没用,清曲又对曲溪展开攻势,那小鹂音甜腻中带着哀伤的呜咽任谁听了都揪心啊!没错,清曲是真要哭了,王爷要请夫子来教习功课啊啊啊啊!这以后的日子怎么过啊!
“曲儿,你年纪太小,又刚进京,外面多危险你是不知道的!先在府里好好呆几日,听你父王的话好好练字读书,要是你表现得好啊,母妃就带你出府玩一会啊。”这曲溪哪会不明白沧清的意思,这京城鱼龙混杂,清曲年纪尚幼,偏偏人小鬼大,万一有个好歹如何是好。所以还是硬下心来拒绝了女儿的请求。
见撒娇攻势对自己求无不应的王妃也不起作用了,清曲又转向哭功,大眼睛一闭一挤,小鼻子一皱,双腿一滩直接赖在地上,好了,好了,眼泪快出来了,就在这时,“不许哭。”威严的王爷剑眉稍蹙,他哪会看不出清曲的把戏。哎,这孩子怎么就那么多鬼名堂呢?只是这孩子真是自己的煞星,除了呵斥恐吓几句,自己真做不出什么处罚她的事来。此刻,见她流泪,自己怎么会如此心疼烦躁。
曲溪到底是妇道人家,明知道女儿是撒泼耍赖可看着她晶莹的泪珠,心中万般不忍,“王爷,不如今日我带着曲儿在院子里放风筝,先别让孩子练字吧!”
到底还是赚到一点福利啊!“呜呜呜,王妃娘娘,你真好!曲儿练字都把手给练肿了。曲儿要放风筝、放风筝。”小脸更加扭曲了,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这一直偷懒违抗父命的小丫头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小清曲啊!见好就收,不错,你适合做生意。哦,更适合做演员。
曲溪温柔地抱起赖地的小清曲,“好好好,母妃带你去,今日母妃做主,不去练字了。”
“曲溪,这丫头惯不得……”话还没说完,“王爷。”这位向来冷傲的安亲王爷被平时贤惠顺从的王妃一个眼神给瞪回去了。我说行就行,这回我说了算,我就要带我女儿去玩玩怎么了。王妃全胜!!! 搂着美女母妃的脖子,哭颜瞬间被顽皮的巧笑代替,不过被眼尖的冰山王爷看到了,沧清气不打一处来,可是曲溪那么坚持他也只好作罢,真想拎起这臭丫头狠狠打她一顿PG再丢进书房里关起来。小清曲扫到帅气父王的怒目,瞬间把那奸笑收拾得毫无痕迹。这清曲知道王爷疼爱自己,可是这父王真的太像一座移动冰山了,她谁也不怕,就是怕父王。半个月来,清曲嘴上还是叫王爷和王妃,可是她不知何时已经接受了这双爱她的父母。
中午,安亲王府花园里混乱成了一团。往日宁静的花园此刻到处都是呼唤寻找清曲小郡主的声音。一袭典雅天蓝纱裙的曲溪早已经急的花容失色,到处高唤找寻着女儿。
“欣荷、赏荷,你们快去池边找找,这孩子不会是掉水里了吧!我的曲儿,你在哪里!”
看见王嬷嬷气喘吁吁地赶过来,曲溪连忙跑上前去,“怎么样,各个门口的侍卫们见过郡主吗?”见刘嬷嬷直摇头,曲溪深吸一口气,“怎么办啊!曲儿,这都两个多时辰了,你去哪里了,是不是遇到什么危险了。你父王下朝回来我该怎么解释啊!”接下来的话,就是心理默默地说了:楚雨,对不起,我没有照顾好你的女儿。眼泪禁不住如瀑布般留下,凄美的脸上说不出的担忧之色。
想知道我们的清曲去哪里了吗?对,她就是借口捡风筝翻墙出去了。本来以为就逛一两个时辰就再翻墙回来,回来后就撒个小谎说自己在偌大的王府里迷路了,这事儿也就蒙混过去了。没想到啊,这王府的墙翻出去时容易,因为可以爬树、爬屋顶,这翻进来就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18 17:29:00 +0800 CST  
第四章:父王出使,气走夫子
自从上次重罚后,清曲是当真不敢再违抗她那冰山父王的命令私自出府了,沧清也没有再像上次那般重罚过她,沧清何尝又想打女儿呢?只是身为一家之主,身为男子,平日本就以冷厉著称的他,自然不会像曲溪那般给与女儿如此细致温柔的爱,父爱如山,清曲知道父王爱他,可是她却对父王又爱又怕。自从上次挨打也有一个月了,别以为郡主是好当的!至少对于清曲这个在街边疯到大的野丫头来说就难于上青天。沧清请了有名的夫子到府里来给清曲小郡主上课。其实,之前楚雨也教习过清曲读书识字,即便楚雨只是个丫鬟出生,可是从小跟在京城第一才女曲溪身边,才学自然也不差。偏偏这夫子对学风要求极严格,又是个迂腐死板的老头子,清曲恨死那只手里拿着的时常敲打她手心的戒尺,更有甚之的是他常常和父王告状。为此,害得她没少挨父王训斥。沧清无论再忙,下朝后总会到书房里抽查一下清曲的功课。
清曲小郡主一天悲催的生活通常是这样开始,这样结束的……
清晨,“郡主起床啦!不然又要挨刘夫子戒尺咯!”
早饭时,美女母妃:“曲儿乖,今日不可再和刘夫子顶嘴哦。”冰山父王:“昨日的功课可写完了?若是刘夫子再告诉本王你偷懒,就休怪父王重罚了。”
书房里,刘夫子:“郡主你又走神了……郡主你又打瞌睡了……郡主把手伸出来,老夫要给你醒醒神!”于是乎,“啪啪啪……”,美女母妃又要心疼某小孩被打得红肿的小手了。
父王下朝了,一天最难过的时候到了。冰山父王又是一扇子敲在脑袋上,“又背不出来!今日背不完就别想吃饭!”某小孩含泪心声:母妃,救命啊!
………………
这样的生活不久之后就有了转机,具体地说是暂时脱离一下下。皇帝委派安亲王爷为使节出使赛北国,这一去一回怎么也得一个月之久。即使在出发之前,沧清又把清曲逮到面前训斥警告一顿,不过某小孩的幸福生活开始咯!母妃比起父王好搞定多了。
“母妃,我今天肚子疼,上不了学了!”
“欣荷,快去请御医来,再去通知刘夫子,今日郡主告假。”
“母妃,我今天好想娘亲,呜呜呜……”
“乖孩子,不哭哦,母妃陪曲儿,今日不上学了。”
其实,曲溪何尝不心疼清曲,觉得刘夫子过于严厉,可是请严格的刘夫子来教习清曲功课是沧清的意思,她也不便去干涉刘夫子教学。现在,沧清不在,偶尔让清曲放松一下又有何不可,这小丫头在演戏她岂会不知。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1 14:01:00 +0800 CST  
尼玛,度娘抽风了,我余下的段落怎么也发不上,总说有不和谐字眼!木有啊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1 14:10:00 +0800 CST  

小清曲心里一直盘算着父王回京的时间,虽然心里也很想念她那个帅得惨绝人寰的冰山父王希望他快点回来,可是一想到父王回来后她就不能那么无法无天了她又希望父王再迟些回京,哎,矛盾啊!
大概离父王回京还有五日的时候,小清曲决定做一件疯狂的事,不然父王回来之后她就没机会也没胆子做了。
书房里,“郡主若是背不出这篇文章,那二十下戒尺可是免不了的!”死板的刘夫子看着双手奉上热茶的清曲投来谄媚的笑无动于衷。哎!这么可爱的孩子跟他撒娇他都能无动于衷,怪不着沧清会请这个死板的人来,换做其他人,或许早就被这孩子的撒娇神功给攻克了。
“刘夫子先喝杯热茶吧!本郡主是担心先生在这里干坐着为学生劳心劳力的,对身体不好!”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1 14:15:00 +0800 CST  
清曲还是一脸天真无邪的乖巧笑容,心里却鄙视死这个糟老头子了,总是逮着机会就打她戒尺,每次挨打完双手就肿的像两块小馒头似的,幸好美女母妃总是给她备着最好的消肿止疼药。
“看来郡主还是明白尊师重道的道理的,老夫的苦心算是没白费啊!”刘夫子欣慰地摆出一副孺子可教的摸样来。
某小孩心声:快喝,快喝,睡死你这个糟老头子!原来古灵精怪的清曲上次偷溜出府还顺带买了些蒙han药回来。这买蒙han药自然是为了她日后出府做准备的,但是上次她的小PG就为自己违抗父王命令偷溜出府付出了惨痛的代价,现在虽说父王不在家,可是自从上次翻墙时间发生后,父王已经加强了王府jie备,想再出府谈何容易,美女母妃也绝不可能同意她出府的。本以为这蒙han药没了用处,现在还是派上用场了。
眼看刘夫子喝下那杯热茶,清曲在心中默数三声:一,二,三……
“噗通”,刘夫子瞬间沉沉地靠在椅子上呼呼大睡。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1 14:15:00 +0800 CST  

“哈哈,你这糟老头子,敢三番两次拿戒尺打本郡主,看本郡主不给你点颜色瞧瞧!”于是乎,小清曲抽出事先准备好的剃刀,照着刘夫子平时最宝贝的胡须就剃去,当然作为利息,清曲还顺道剃了他的一边眉毛。好吧!这丫头,太有整人的天赋了,只剃掉一半,你让刘夫子醒来后怎么见人啊!
一个时辰后。
“夫子,你终于醒啦!本郡主早把书背好了,可您老人家为了教导学生都累得睡着了,学生也不好打扰您清休。”清曲是个聪明的孩子,背书什么的对她来说根本不是事儿,只是这孩子就是不喜欢别人逼着她做自己不想做的事。
噼里啪啦一番,清曲一口气便把文章顺利背下了,一个字不差,呵呵,背这文章本郡主就当做是对你的补偿吧!于是乎,今天的课程便结束了。
只是当刘先生一出书房门口,“哈哈哈……”院子里的丫鬟仆人看到后便一阵按耐不住的狂笑,刘先生还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傻愣了半天,曲溪也正好来到了书房,因为通常清曲都是这个时候下课。
“刘,刘先生,你的胡子和眉毛是怎么回事!”曲溪先是心中一惊,随后片刻便是大为不妙,这和自家的那个小淘气准脱不了关系。
“胡子,眉毛?老夫……”刘先生摸了摸自己的脸,又对着清澈的小池子照了照,顿时发现左边的胡子和眉毛全部不翼而飞了!“啊!这、这、这……”刘先生差点没气岔。
曲溪终于不淡定了,大吼一声,“曲儿!”
此刻,本来正在偷看窗外自己恶作剧的某小孩不慌不忙地巧妙跑出来,一上来就扑住曲溪的的纤腰:“母妃,曲儿今日上课的时候想着母妃的嘱咐一直在认真听课认真背书呢!母妃,曲儿好想母妃!”小玉臂抱得更紧了,甜得腻死人地撒娇,哪里有半点害怕。
怎么曲儿每次撒娇自己就一点抵抗能力都没有呢!不行,这次这孩子闹得太过分了,必须要给些教训才行。伸手就朝小清曲的脑袋上砸下一个爆栗,“还不正经!你倒是解释一下,刘先生的胡子和眉毛是怎么回事!”
说道胡子眉毛,下人们又是禁不住开笑……
“谁还敢笑!”曲溪一个怒吼,吓人们见平时温和平易的王妃真怒了,顿时院子里鸦雀无声。
小清曲捂了捂被敲得虽不是很疼的机灵脑袋,本郡主早就想好和母妃解释的借口啦!“母妃,曲儿今日见刘夫子因为辛劳教导曲儿都睡着了,曲儿不忍打扰。可看夫子的胡子实在是不美观,一定是平时因为教导曲儿太辛苦所以都没时间料理,曲儿就细心地为夫子理胡子,可是开始不小心便把眉毛当成了胡子,后来想剃掉另一边胡子的时候夫子又醒来了!”那语气真是委屈到几点啊!小清曲,你去演受气的小媳妇吧!
“这,这,这!安王妃,今日老夫喝了郡主的茶不就便睡下了,醒来后郡主和老夫只字未提此事啊!奇怪了,老夫怎么会喝了杯茶就睡得死沉了呢?”刘夫子真是个老实巴交的读书人。
曲溪的脸完全阴沉下来了,“本非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此事就是曲儿不对。曲儿快向夫子道歉。”
“母妃,曲儿真的不是故意的!”清曲其实就是吃定曲溪好对付,撒撒娇就过了嘛!
“还敢狡辩!快向先生道歉。”曲溪语气少有的强硬。
“哼,不要就不要,我就是故意的怎么样,这个糟老头子有事没事总是打我手心,我让他没脸见人一下有什么不对的!”清曲见平时总是包容疼宠自己的母妃此刻竟然公然帮着自己的敌人,也同样怒了!
“王妃娘娘,恕老夫才疏学浅,这郡主实在是调教不来。”刘夫子听了清曲的话,气得直接往门外走,只求永远不要见到这个刁蛮郡主。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1 14:17:00 +0800 CST  
第五章预告:
“你!”曲溪已经心痛含泪了,可是这孩子确实是该教训了,万般不舍还是要狠下心去,“自己做错事还敢强词夺理,你父王不在家,母妃自然要代替他管教好你!赏荷,把郡主带到书房里,给本妃备好戒尺。”
“我不要去,你不是我娘,你没有权利打我,我不要、不要……”清曲强烈地挣扎着,可是小身板哪里敌得过大人的力气,硬是被赏荷给连拖带抱地请进了书房。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1 14:19:00 +0800 CST  
抱歉啊,偶很粗心,打了不少错别字,各位看官们就请将就着看吧!求不要拍偶!不知道为什么,别人都在段落里打得出“屁股”,偶就要用PG代替?哎,真是人品问题?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2 03:34:00 +0800 CST  
就继续审核吧,度娘,啊啊啊啊啊!偶要抓狂啦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2 04:12:00 +0800 CST  

没想到啊,这王府的墙翻出去时容易,因为可以爬树、爬屋顶,这翻进来就难了。清曲,此时正费着九牛二虎的吃奶的力气顺着事先系在府里树上的绳子往上爬,可是瘦小的她没有那么大的力气。小手臂死死抓着粗糙的草绳,手心被磨出了红痕疼辣难忍,快没有力气了,臂力死命地还是提不起她那瘦小的身子……“宇文清曲!”这熟悉的冰冷中透着暖暖爱意的声音此刻充满着暴怒,不过还夹杂着浓重的担心。清曲一时反应不过来自己什么时候改姓了,但是父王突然暴怒的叫着她全名足已让她吓破了胆。本就疼痛的小手放开了绳索,自己的小身躯自由下落。就在她以为自己快要和地面来个亲密接触时,宇文沧清的心头一紧似乎要失去比自己生命更重要的宝物一般以电闪雷鸣般的速度飞身接住女儿。此刻,清曲靠在父王坚实宽阔的胸怀里,为自己没有断胳膊断腿而松了一口气,而沧清紧紧抱住女儿深怕她一不小心给摔出来。平安落地,沧清深吸一口气,片刻间,双目充满暴怒盯住怀里惊魂稍定的女儿,小清曲被父王在战场上这种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凌厉眼神吓得不敢说话,只知道害怕打抖,连眼泪都不敢流,只有恐惧的眼神。瞬间,宇文沧清生硬地单臂将小清曲拦腰提着,毫无温柔可言。回府的路上,清曲惧怕父王,一句话也不敢。沧清心中波澜起伏,比刚经历过一场殊死搏斗之战后更加激荡,楚雨啊楚雨,是你在天之灵在保佑我们的女儿吗?若不是今日我提早下朝来到八年前我们时常经过的这条僻静小巷走走,清曲只怕……沧清不敢也不忍再想下去,在敌军千军万马前也还无畏惧的他只怕自己的女儿受到一丝丝伤害。这臭丫头,非得狠狠教训不可,竟然敢做出这么危险的事来。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2 23:58:00 +0800 CST  
预告:
第六章:王爷回府,郡主离家
“谁稀罕做你的女儿,我不要做你的女儿!我不要,我宁愿去流浪,我也不稀罕做你的女儿,我不要你管。”
“啪!”沧清一时失控,一记响亮的耳光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沧清自己,刚刚才轻抚女儿脸蛋的手此刻却重重地打了女儿一记耳光,清曲难以置信地捂住吃疼的小脸。
“你滚,给本王滚出去,本王再也不想看见你!”听到女儿说出这样的话,这个素来平静漠然的冷傲王爷失去了理智。
“哼!”清曲头也不回飞快地往大门方向冲去。
“郡主……”下人们知道这是王爷和郡主父女两在赌气,急忙上前想要拦住要离家出走的小郡主。现在正值寒冬,小郡主就穿着单薄的睡衣,小身子骨哪里受得住。
“谁也不许追,告诉守卫,让她出去,出去后不许再放她进来!”沧清盛怒之下的命令谁敢违抗,当然,除了同样在生气的小郡主。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3 04:07:00 +0800 CST  
好的,偶这就更稳,一上来就看到那么多更文贴,偶压力山大啊!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3 12:57:00 +0800 CST  

第六章:王爷回府,郡主离家
清曲跑出书房后,曲溪再也忍不住哭出了声来。孩子,母妃打疼你了吧!母妃怎么会打了曲儿呢?一旁侍奉的赏荷看着心中实在不忍:“王妃,您别难过了,郡主这次是做得太过分了该受些教训。不过王妃您这哪里有教训到她啊,奴婢看那戒尺打得就一点也不疼。今天若换作是王爷啊,恐怕王爷盛怒之下会把戒尺都给打断了。”
说起王爷,曲溪每日期盼着丈夫的回来,不止是因为自己爱他,还因为曲溪一直期望着和乐融融的一家三口团聚的场景。可如今,曲溪又担忧丈夫的归来。王爷,今日我打了曲儿,打了你的亲生女儿,你会不会怨我?曲溪晚饭也吃不下,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一夜。恐怕,一夜下来手帕上又沾了不少美人泪吧。
而另一头呢?清曲心里还是在生母妃的气,为什么要为外人打她?欣荷照王妃吩咐要给她上药,她大喊不要,就是不要上药。欣荷见她还有那么大的力气喊叫,想来毫无大碍,就由着她。把晚饭端进房间里,这孩子赌气不吃晚饭,怎么哄也不吃。哎,这王妃和小郡主还真是母女,生起气来就不吃饭。小郡主闹着要出门,闹着要离开王府,欣荷死活不让地拦着。这孩子脾气怎么就那么倔呢?王爷啊,您快回来吧,这孩子非得您来教训啊!
或许欣荷诚心的祈祷当真打动了老天,宇文沧清果真在这场恶整夫子风波的第二天五更就回京了。宇文沧清提前回京未曾走漏任何风声,回到王府后,沧清阻止侍卫通报,就怕打扰了曲溪和曲儿休息。曲儿,快一个月不见,想死父王了,有没有乖乖听话,可是又长高了一点?父王错过了你七年的成长,如今恨不得永远陪在你身边照顾你、保护你,可是女儿,父王绝对不会纵容你。曲溪,辛苦你了,你对楚雨的情、对曲儿的爱、对本王的心,本王通通都看在眼里,这七年来,你陪伴在本王身边,早已走进了本王的心里。本王爱楚雨,因为楚雨让本王相信这世上仍有真情;本王也爱你,因为你让本王真正明白了要如何去爱。想着小孩子睡眠要充足,沧清便忍住对女儿的思念,还是决定先回房歇息,让天明之时曲溪醒来第一眼看到床上的丈夫后大吃一惊。可没想到,倒是曲溪让自己一惊。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3 12:57:00 +0800 CST  

寒冬深更,曲溪衣着单薄,怀抱双膝,美丽的娇容毫无表情,似水柔目哭过后泛着红晕。“曲溪,你这是怎么了?这样会着凉的!”沧清一开房门印着门外,烛光便是此情此景进入眼帘。
那个熟悉的充满磁性的声音,那张冷傲绝世的俊脸。王爷,此刻我需要依靠在你的怀中。“王爷,你回来了!”曲溪刚想下床投入丈夫的怀抱,可是因为屈膝太久双腿麻木,刚踏出一步就向前倾倒,沧清见状连忙大步上前将她接住。
扑进了沧清结实宽大的胸怀,曲溪再次泪如雨下,“王爷,帮帮我,曲儿不认我,曲儿不认我了……”强烈地抽噎着,曲溪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曲溪,曲溪……”沧清伸手探额,才知曲溪额头滚烫,定时受凉得了严重风寒。
二话不说,沧清打横抱起曲溪轻置在床上,捂好被子,命下人火速去请御医。御医瞧过后,说这风寒虽严重,但服过药后不需几日便可康复,但风寒期间定要注意保暖,切忌再受寒。
太医看病之后也到了清晨,曲溪定是累坏了,还在晕睡,沧清为解心中疑问,便探问一旁侍奉的赏荷,为何曲溪在昏迷前会说曲儿不认她了?
赏荷着实心疼王妃,也气这个调皮的小郡主,这孩子平时那么可爱,怎么赌气起来就那么欠揍呢?自己教训不了她,王妃又舍不得教训她,好了,现在王爷回来了,自有她父王收拾她。谁让这小郡主只怕王爷呢?赏荷既不隐瞒也不添油加醋,一五一十地把昨日小郡主恶整夫子的事件禀报给王爷听。小郡主也是因为王妃要打她才会说出不认王妃的话来,不过王妃确实是手下留情太多了,纯粹是想吓唬吓唬小郡主罢了。
沧清听到清曲气走夫子后只是稍皱眉头,纯粹是头疼这孩子淘气调皮而已,可当他听到清曲说出如此令曲溪难过的话来,深深地叹了一口气,眉头皱得更深了。这孩子真是令自己头疼得狠,离开时对她万般牵挂,可一回来她就让自己动气操心。此事根本怨不得曲溪,若是昨日自己在现场,看到这孩子做出如此不尊师重道的事后还理直气壮、毫无悔改之心。恐怕自己一怒之下,早就把她打得皮开肉绽了,除了这个小淘气,还有谁能让自己如此情绪失控呢?
不过打只是惩戒手段的一种,要真教育好孩子定要让她明白自己错在哪里。也罢,先去看看这孩子吧。
昨夜折腾累了,今日刘夫子也不会再来上课了,于是乎曲儿此刻还在睡得香甜。
“王爷!奴婢参见……”王爷提前回到府中的消息还未传到曲儿的院子里,欣荷自然还不知。
“免了!小郡主还没醒吗?”沧清声音刻意低沉着声音问道,就怕欣荷动静太大吵醒了女儿。
“还没有。”欣荷何时见过王爷如此小心翼翼的样子。
“小郡主的伤势如何?”沧清肯定曲溪不会下得去重手,可是毕竟女儿还是挨了打,做父亲的怎能不担心不心疼?
“王爷不必担心,郡主毫无大碍,昨日挨打后还是健步如飞的。”王爷平日如此冷傲,对郡主如此严厉,可是他心中有多疼爱这个女儿旁人看的清清楚楚。
退下欣荷后,沧清轻掩房门,坐在清曲床边,布满温情地细细瞧着女儿红扑扑的小脸,嘴角不自觉地勾起,忍不住轻抚她的脸蛋,可担心会吵醒孩子又马上收回了手。曲儿,让父王万般牵挂的曲儿。
沧清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曲儿,坐了快半个时辰,只见曲儿嘟了嘟嘴,挪动了下小身板,孩子快要醒了。顿时收回了温情的款款目光,须臾间就转为了平日没有表情的冰冷,也就是小清曲最害怕的严父的模样。
清曲刚睁开朦胧的睡眼,瞬间,眼前这个面无表情的冷峻男子差点没把她吓出魂来。清曲呆若木鸡,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怎么,睡傻了,连父王也认不出了。”都快一个月没得听你这孩子叫父王了,现在一醒来就看到父王居然敢不叫。
“父,父王。您,怎,怎么今天就回来了!还一大早就出现在人家房里!吓到人家了。”曲儿刚醒来脑袋还懵懵懂懂的,再加上沧清这个突发情况,什么甜言蜜语撒娇法宝都不会用了。
“急着回来看你闯了什么货!”沧清也不是说假话,自家的女儿就是个闯祸精。
“哪有,我,我没有。”清曲心虚。
“没有!那为何今日刘夫子不来府里上课?”沧清言归正传,语气中更加深了训导。
“我,我……”清曲根本没料到父王那么快就回家了,要是知道,她才不会犯傻选在昨天干那事儿呢。
“那本王替你解释。因为你没大没小、冒犯师长还强词夺理,才会把夫子气走的。” 空气瞬间降了几度。
“父王,是刘夫子他总是找理由刁难欺负我,女儿才会,才会……”小清曲快要说到自己对刘夫子做了什么的时候实在说不下去了。父王,您不是都已经了如指掌了吧?!
“哼,且先不说刘夫子的事。你可知你母妃……”未等沧清说完曲溪已经风寒晕倒的事,清曲就插嘴:“她为了外人打我,她不是我娘,我娘从来都不会打我的。”一提到此事,清曲也怒上眉梢。母妃,曲儿那么爱你信任你,你居然为了那个糟老头子打我!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3 12:59:00 +0800 CST  

“放肆,你可知你说的这番话有多令你母妃伤心,你这是大逆不道。”沧清见这丫头在自己面前也毫无悔意,还如此重伤疼爱自己的母亲的心,心里是痛也是怒。
“那她就不让我伤心吗?我亲娘从来都不会打我,她凭什么为了一个总是欺负我的糟老头子打我,也只有后母才会帮着别人欺负自己的孩子。不,我不是她的孩子!”母妃,曲儿也好想做你的孩子,可是你真的把我当自己的孩子看吗?曲儿心直口快,生气起来直接掀开被子跳下床来,直接就和父王“理论”,反正要头一颗,要命一条了。
“混账东西,若是你的生母知道你做出这等不敬师长之事恐怕早就狠狠打你了,若是你的生母知道你说出如此伤你母妃的话来,恐怕你不被她打死也被她打得只剩半条命了!”沧清当然了解楚雨的为人。当初楚雨离开王府宁愿不要任何名分,就是心中对曲溪充满了愧疚。楚雨和曲溪本就姐妹情深,楚雨是绝对不会允许女儿不敬曲溪的,更何况是如此重伤曲溪的事。
“才不会!我娘亲才不会像你的王妃一样对待我!”父王,你不可以这样说娘亲。
“无论如何,现在本王命令你去向你母妃道歉。”沧清的命令不容置疑,也从未有人敢违抗。
“不要,我不去,就是不去。你不可以强迫我!”清曲嘶吼,是母妃先不把我当自己的孩子看的,为什么说是我的错,我也很难过啊!
“从没有人敢违抗本王的命令。本王是你的父亲,最有权力约束你,今日你愿也要去,不愿也必须去。”言罢,强行牵着清曲的小玉臂往屋外托,小清曲哪里敌得过孔武有力的父王。
被强拖到院子里,小清曲是气极了恼极了,“怪不着人家都说亲爹都是向着后母的,你就是这样!”
听了这话,沧清更是大怒,气得一甩开强牵着小清曲的手,清曲一个不稳重重地摔在地上。
沧清心疼不已却不去扶,也喝止住要上前去扶的下人。待清曲吃疼站起来后,沧清悬着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还好只是膝盖略微擦伤并无大碍。可是气却未消分毫:“本王怎会有你这种忘恩负义、大逆不道的女儿,楚雨也真是命苦生出你这样的不孝女。”
“呜呜呜,”清曲终于忍不住大哭了起来,以前自己再怎么淘气惹父王生气,父王也不会那么粗暴地对自己,见自己摔倒了也不抱不扶,上次那个紧张地抱住我不让我从墙上摔下的父王哪里去了?“谁稀罕做你的女儿,我不要做你的女儿!我不要,我宁愿去流浪,我也不稀罕做你的女儿,我不要你管。”
“啪!”沧清一时失控,一记响亮的耳光震惊了在场的所有人,包括沧清自己,刚刚才轻抚女儿脸蛋的手此刻却重重地打了女儿一记耳光,清曲难以置信地捂住吃疼的小脸。
“你滚,给本王滚出去,本王再也不想看见你!”听到女儿说出这样的话,这个素来平静漠然的冷傲王爷失去了理智。
“哼!”清曲头也不回飞快地往大门方向冲去。
“郡主……”下人们知道这是王爷和郡主父女两在赌气,急忙上前想要拦住要离家出走的小郡主。现在正值寒冬,小郡主就穿着单薄的睡衣,小身子骨哪里受得住。
“谁也不许追,告诉守卫,让她出去,出去后不许再放她进来!”沧清盛怒之下的命令谁敢违抗,当然,除了同样在生气的小郡主。
清曲让热泪奔腾出眼眶,径直朝大门冲去,任凭寒风把她的小脸吹刮地生疼,第一次穿过没有没有任何人阻拦的安亲王府大门。曲儿,这不就是你一直渴望的自由吗?如今终于获得了,却是应着此情此景,曲儿,你开心吗?你的父王母妃和在天上的娘亲开心吗?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3 12:59:00 +0800 CST  
预告:
第七章:饥寒交迫,悔悟回家
清曲回头,看到母妃虚弱地倒在父王怀里,整颗小心脏都提了起来,“母妃,你怎么了!”可是只敢向前迈进一小步。
见曲溪片刻便晃过神来,扶曲溪站稳后,沧清快步向前,风驰电刹见就把清曲逮住。一手提起她的腰,让清曲整个上身面朝下,随后大掌重重地就朝清曲的屁股打下去。“让你跑,让你任性!以后再敢离家出走,本王就打断你的腿!”沧清大掌直接就用了五成力道。
清曲还没反应过来,就被屁股上传来的火辣辣的熟悉的痛逼得大声尖叫、哭喊,泪珠滴答答地落在地上,任凭自己怎么挣扎、小脚怎么跺地,巴掌就是准确无疑地落在屁股上。
“啊!啊……是你先赶我走的,是你先不要我的!啊……”父王,不是你先说不要曲儿的吗?
“还敢顶嘴是不是!”沧清逮到她,整颗心都放下了,可是这丫头让父母担心了那么久,真是不教训不行!还敢找借口!

楼主 只愿潇洒闯天涯  发布于 2013-01-24 02:32:00 +0800 CST  

楼主:只愿潇洒闯天涯

字数:612355

发表时间:2013-01-19 01:2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5-18 23:14:00 +0800 CST

评论数:144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