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隐(古风 父女 反虐)



格式又错了,重发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3:00 +0800 CST  
Again
国际惯例
倒数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5:00 +0800 CST  
10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5:00 +0800 CST  
9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5:00 +0800 CST  
8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7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6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5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4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3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2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1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6:00 +0800 CST  
发帖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7:37:00 +0800 CST  
一.
夜,京城唐府。
“你们是谁,要做什么?”身穿浴袍的老者被两名暗卫从房内拖出,随后是一位衣着暴露的妙龄少女,在暗卫的铁臂下哀哀哭泣。联系老者半怒半俱的神色,不难想到之前房内是怎样的龌龊。
唐禄被束住双手,跪在天井中时才发现,院子里已有了很多人,他茫然地抬头,黑衣暗卫丝毫不避讳,在各房各院里进进出出,没有放过任何一间屋子,庭院很快被填满,充斥着此起彼伏的哀嚎。“你们,究竟是什么人?”他绞尽脑汁也着实想不出何人会在这时对他下手,他的疑问没有得到任何答复,唐禄终于慌了神,他提高嗓音:“这里是皇城,是天子脚下,你们怎么敢···”
“嗤——”见自己的声音被一声轻笑打断,唐禄有些恼火,当他眯着眼看清出声者时,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岑,岑王殿下?”越岑斯斯文文地拱一拱手:“尚书大人,别来无恙。”
“你,你怎么敢,本官可曾是你的老师!”若不是被缚了双手,他必定能指着越岑的鼻子骂。
“啧。”越岑不耐烦地摆摆手:“别跟本王来这套,你在则王面前,可是极你那三寸不烂之舌道尽本王和皇兄的长短,怎么,现在是要打亲情牌了?”
唐禄地冷汗“唰”地就下来了:莫非他知道了?不可能啊,他与则王的密谈不可能会让其他人听到,难道是内部出了奸细?等等!他猛地抬头,皇兄!在越国能被岑王称为“皇兄”的,只有一人:越帝越弘!“岑王这般胡闹不知陛下可知情?”唐禄避开之前的话题,他安慰自己越帝必不知情,一切只是越岑的私自行动,加上越弘对自己的一贯尊敬,心中越发笃定,然而,在看到越岑微微一笑时,心底打了一个咯噔。
“朕知情。”淡淡的话语从越岑身后传来,越岑侧身,成功地让唐禄看清来人,墨色龙袍,正是越帝越弘。
“呵呵哈哈。”唐禄突然放声大笑起来:“飞鸟尽,弹弓藏。老臣扶持陛下登位,今日,陛下却要老臣死么?”
“谁说,是朕要你死?”越弘俯身,“谁知道,是朕让你死?你的扶持?朕乃是先后的嫡子,长子薨,这皇位,不理应由朕继承么?还是先太子的死,与你有关?”
唐禄无力地跌坐在地上,满目绝望,越弘的意思他懂了,今晚过后,唐家将灭!他们也会给自己找好退路,谁知道,在防备森严的京城竟然会发生这般命案,还是由越帝一手策划?唐家,保不住了。院子里的其他人不知是听懂了越弘的话外之音,还是受唐禄的情绪影响,纷纷哭泣起来,而就在这时,一直默默垂泪的,之前从唐禄房里拖出的少女,不知何时已解开了束缚,飞快地朝越弘刺出一刀,越弘一愣,一直站在他身旁的灰衣“少年”迅速出手,一把抓住了锋利的匕首,鲜血,立刻从“他”捏紧的拳头中溢出。
少女不敢置信地瞪大眼,她那一击居然失手,她本是想着尽管一击不能使之毙命,好歹也让他受伤,或是趁乱逃跑,可是竟然被拦下了,怎么可能!她抬头打量着“少年”惊愕地发现对方虽神色老成,但是绝对未及弱冠,寒意乍起,越弘身边竟有这样的高手,难怪他们的刺杀从未成功!
关昭松开拳头,伸出另一只手:“光。”立即有一人恭敬地递上火把,她仔细描摹着匕首上的雕饰,丝毫不在意手上的伤口,“缥缈仙子,薇娘。”有些沙哑的声音传入耳朵,薇娘最后一丝希望终于破灭。越岑眨眨眼,看了一眼面露绝望的薇娘和唐禄,就知道关昭说的是真的,本来还以为想知道则王背后的江湖组织要费一番功夫,现在看来是不用了,逍遥门吗?既如此,唐家这些人,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他抬手,暗卫同时举起了长刀。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0:00 +0800 CST  
二.
“慢。”出声的,竟是越弘。他用脚挑起地上一把剑,摔到关昭面前:“十七,你来。”
一片死寂。
不知过了多久,才听到关昭艰涩的嗓音:“是。”她捡了长剑,踱到唐禄面前,在哭声中,一剑贯入了他的胸膛。唐禄的瞳孔瞬间放大,缓缓倒了下去。
关昭麻木地挥出一剑又一剑,看着一个又一个倒下的尸体,看着他们睁大的眼睛,爬满鲜血的脸庞,一声又一声的咒骂与诅咒,在她的耳边回响,唐家共一百六十五口人,无论是嚣张的主子,还是卑微的下人,都被缚了双手,如待宰的羔羊般被她屠杀,直到最后一个、年仅四岁的唐禄嫡孙,孩子似乎有所感应,他没有哭,只是用一双惊恐而又充满仇恨的眼睛死死盯着持剑的关昭,所有人都能看到,“少年”沾满鲜血的右手,在微微颤抖。
越弘的声音冷漠而又残酷:“怎么,在楼中三年,连杀人都没有学好吗?”越岑别过脸,不忍再看:皇兄,总有一天,您会后悔。
“主上恕罪。”关昭闭了眼,掩住眸底的痛楚,刺出最后一剑。当小小的身影倒下时,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关昭站在原地没有动弹,她听见越弘淡淡开口:“鞭四十。”呵,连理由都不用。
“皇兄,臣弟不解,为何隐十七有功还要罚?”越岑拦住上前的暗卫,开口询问。他突出了一个“隐”字。在冥楼,隐部是只要收集情报,策划方案的,关昭隶属隐部,排行十七。
场面一度僵持不下,越弘扯出冰冷的笑:“隐部难道不算是暗卫吗?既然已经是冥楼的人,就收起没有必要的同情心,害死自己也就罢了,可别拖累了他人。”“可是···”越岑还欲辩驳,关昭已经利落地认了罪:“属下知罪,此后定会牢记。”
“公子,得罪了。”煞部的暗卫恭敬地行了一礼,手里拿着一条长鞭。“有劳。”关昭撩袍跪地,爽快地露出后背,越弘已先一步离开,只剩下部分煞部暗卫在处理残局,还有等在一边,满目担忧的越岑。
“嗖━啪!”
“嗖━啪!”
暗卫没有同情心,自然不会手下留情,他们不解为何主子要针对隐十七,但在越岑的注视下力道还是轻了两分。关昭的脊背始终挺得笔直,或许还要感谢煞部的同僚们没有强求自己褪衣,她有些自嘲地想着。常年受刑,自然知道行刑者的力度轻了,可是这对她而言用处并不大,唯一的区别只在于伤上加伤的程度的轻重。
灰色的衣袍很快见了血,衬着她苍白的脸色,莫名让人感到心疼。
二十一,她在心底默默数着数,强压下早已漫上喉间的淤血,她不敢出声,生怕自己的痛呼会带出鲜血,可是真的很疼,疼到心底,她的瞳孔渐渐涣散,嘴角终于溢出了一条血线,蜿蜒出让人心碎的弧度,她看见煞部拖走的一具又一具、大大小小的尸体,一炷香前,他们还是一条条鲜活的生命,短短的一段时间内,尽管他们的身体温热,尽管庭院正在被清理得干干净净,可这难道能掩盖她的罪孽吗?
那名叫薇娘的少女,再也闭不上的眸子死死盯着她,仿佛要将她刻入自己的灵魂,以便来世报仇。满地的鲜血告诉她,在她的手下,又多了一百六十五条人命,其中,有妇孺,有无辜。
母亲,你告诉十七,父亲是一国之君,他需要一个后嗣继承大统,十七是女孩儿,可是十七已经很努力,十七很累,十七不喜欢杀人,十七已经能帮父亲很多了,可是为什么无论十七怎么做,父亲看向十七的眼中,总是充满着讥讽与厌恶?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1:00 +0800 CST  
三、
身后的鞭响终于停了,行刑的煞十三收了手,恭敬一礼后,退回一边。关昭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她揉了揉早已麻木的膝盖,撑着地面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立在一旁地越岑连忙上前扶着,同时解下自己的大氅,加在少女早已破裂的银灰色衣袍外。
“十七多谢楼主。”关昭没有拒绝越岑的好意,她勾了勾唇,在嘴角血迹的衬托下,苍白的唇显得格外明显。“接下来的几天不要再接任务了,好好休息。”越岑见关昭站稳,松开了手。“多谢楼主关心,十七并无大碍。”关昭将大氅拢紧,浅浅一笑。莫名的心酸漫上越岑的心头,他讷讷开口:“皇兄只是对你希望甚高,你莫要多想。”空气有了一瞬间的凝滞,许久之后,才听到关昭细不可闻的回答:“属下明白。”
多年以后,越岑后悔:如果昔日越弘刁难关昭时,他直接将话挑明,并劝她离开,后面的悲剧,是不是就不会发生?
谁知道呢?
关昭最终在煞部尊敬而又不解的目光中,带着伤,独自一人慢慢走了回去。越岑神色复杂,但只是叹了口气,旋即指挥煞部造成唐家受仇家报复的假象,爽快地将脏水泼到了则王身上,至于别人信不信,就在于明早的早朝了。
天上不知何时竟飘起了小雨,时至夜半,路上早已没了人影,只有几家客栈门前的灯笼还亮着,关昭裹着大氅,缓缓走在大街上,任凭着冰凉的雨滴砸在脸上,她的脸上无悲无喜,雨水很快打湿她的长发,甚至连脸上的水迹都难以分辨究竟是雨水还是泪水。应该是雨水吧,从记事的那天起,老师就教过她:为王者,最忌情感外泄;处政者,要真正做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她早在年幼时就已失去了流泪的资格,更何况她现在可是暗卫啊,暗卫怎么能悲伤,能流泪呢?
她一步一步向前,留下一个又一个鲜红的脚印,那些脚印又一个一个地被冲刷,直至完全消失,再也找不出存在过的痕迹。这场雨,很好,可以洗掉很多很多煞部注意不到的地方,也算是为唐氏送行了,她如此想着,脚下的步伐不紧不慢。
“您当真不注意自己的身体。”头顶忽而多了一把伞和一句抱怨。关昭看着身边的莫宁,浅浅一笑:“阿宁,你来了。”“属下若不来,您就准备在雨里走回冥楼?”青色衣袍的少女反问,虽自称“属下”,可面上没有丝毫卑微之色。“真是不要命。”“这话,也就你敢说。”关昭无奈地摇头。
“您若不犯蠢,没人会如此。”莫宁看着她踩下的血色脚印:“他又罚您了?”“无碍。”无碍,就是有了!莫宁沉下脸,捏着伞柄的手收紧。良久,她才开口:“莫兰传信说,过几日三少主和十少主会到京都。”“三姐和十哥?”关昭一愣。“是。”“他们,怎么会来?”关昭疑惑。
“四少新配了压制寒毒的丹药,特意让三少主送来,十少主不放心您,跟来瞧瞧。”关昭颔首,神色有些恍惚:“说起来,我也有许久没有回去了。”莫宁冷笑:“少主能有这样的觉悟,属下甚是宽慰。”
“他们会在京都待多长时间?”关昭问得有些小心翼翼,无他,只是担忧自己虚弱的身体,时间久了,细心的三姐姬雪定然会起疑。莫宁只恨不能将伞扔了,让自家少主在雨里好好清醒清醒。深呼出一口气:“少主真是在外久了,还有半月武林大会就将在隐族召开,二位少主即使是今日出发,来回也得十日,您自个儿算算,他们能待多久?”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2:00 +0800 CST  
四、
冥楼是隶属越国皇室的暗卫培训中心,分为煞、隐、魅、侍四部。煞部的主要职责是杀人,同时也会接一些江湖上的暗杀任务;隐部是情报部门,负责策划与收集;魅部均为女子,分布最为广泛,青楼楚馆,皇宫内院,夫人小姐的房间,都有可能;侍部是明面上的实力,多用于培训侍卫禁军。
提起关昭,四部首领皆是讳莫若深。冥楼是按照武功的大小降序排名,年仅十六的关昭在隐部排行十七,可所有人都知晓,关昭早在十四岁时便已击败当时的隐部堂主,之所以不改名“隐一”只是因为她喜欢“十七”这个数字。只有关昭的直系下属才知道,少主之所以选择隐部,一是因为隐部多为幕后工作,不用杀人;二是因为少主在隐族同辈中,排行十七,她是在用自己的方式思念家乡。
大凡在冥楼出类拔萃者,越国皇室从不吝惜,例如煞部堂主何锐就在军中担任二品威烈将军;隐堂主祝磊,二品谏议大夫;魅部堂主罗娘,一品尚宫;侍部堂主魏英,二品禁军统领;楼主越岑更不用说,实打实的正一品亲王。至少在表面上,这些官职没甚实权,唯一有实权的岑王又是个纨绔,正因如此冥楼的人完美地隐藏了身份。
在黑暗而又没有人性的地方,一向都是以强者为尊。关昭十二岁下山到越国认父,却被扔进了冥楼,越弘对于十二年未见的女儿表示了极大的反感与厌恶,并且,毫不掩饰。
十二岁前,若有人见了关昭,定会慨叹,世间竟有如此大运之人:母亲关彤,隐族十六子之十三,关家家主,掌隐族司政大权;老师齐申,隐族十六子之首,齐家家主,隐族族主,掌握隐族所有大权的十六个家族的族长都是她的伯叔。所谓十六子,是隐族同一辈人按出生年月成排行。关彤,就是在她那辈里的十三。
隐族由大大小小三十四个家族联合而成, 隐族大权分为十六个,各由十六族的族长世袭,齐氏最强,关氏次之。关昭,正是在新的隐族十七子中排行十七,对于这个最为年少却最为聪颖的妹妹,十六位少主是无奈而又心疼的。众位少主大多在及冠或是及笄后继少主之位,而关昭则是在八岁就担起了司政之职,此话一出,全武林都等着看笑话,区区八岁稚童,怎能担起传承了几百年、几乎与各国都有邦交的隐族司政大权?
可是他们失算了,但凡见过关昭处政的人都能发现,此女心智,实非常人能及。更有楚国国师了尘先生曾在朝堂之上大叹:“天才!天才!”与之相比,同辈的十六子仿佛被掩下了风采,正因如此,他们才有了成长起来的机会。
过了几年之后,世人才惊愕地发现,与十七少主多智近妖的传闻共存的是她孱弱的身体,而隐族真正令人敬佩的是几个已经掌权的少主------同一个特点:处事老道而不毒辣,绝不像是初出茅庐的小辈,更像是掌权多年的老手。众人这才知道,十七少主说难听点几乎就是隐族扔出来的靶子,正因如此,十六个兄姐对从小受过无数刺杀暗算的小妹内疚无比,甚至有求必应。
懂事的关昭也从未提过过分的要求,直到她十二岁那年提出想要下山去寻找生父。一心补偿的兄姐自然满口答应-----毕竟再老成也不知道上一辈人的恩怨。十六位少主旁敲侧击,终于打听出关昭生父的身份----越国帝君,弘帝越弘。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2:00 +0800 CST  
五、
既然已经知道了目标身份,十六个少年便开始详细地谋策,守卫们再尽职也想不到下黑手的竟是自家少主,就这样,在兄姐的掩护下,关昭成功下山,寻到了越国,她只带走了同岁的莫宁-----隐族有训:凡隐族子弟,未经允许,不得出世,所以关昭这一路可谓极其艰辛。
十六族本家分散在世界各地,只有齐关二族共在齐云山。年少的十六族少主彼时均在齐家上课,齐申在三月后回族时,勃然大怒,十六位兄姐无一例外受了家法,他们不解老师的怒火从何而来,但心急如焚的齐申已无暇解释过多,在他眼中,在关彤刚刚分娩之后就能甩下她们母女两独自回国的越弘,着实是一个负心汉,他欺骗了纯真的十三妹关彤,现在又想欺骗他不通世事的小徒弟,简直可恶至极!
齐申几乎连夜下山,四天赶到越国,可惜一切都晚了,他从越弘口中问出关昭下落,越弘冷笑,吐出“冥楼”二字,甚至“好心”告知冥楼位处越宫冷宫。齐申找到关昭时,虚弱的姑娘抱着“日月”躲在昏暗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在她的周围,一地残尸。昏迷的莫宁倒在一边,一身青衣早已染成红色。
“你胆敢逼她杀人!”齐申抱着关昭,死死盯着越弘。“齐族长可别告诉朕,司政少主长到这么大,连人都没杀过,这样脆弱,也能撑起司政殿?”越弘看着满目焦急的齐申,眸色更加森冷。
“ 你····”齐申咬牙,他深知此事确实是他的过错,他教了关昭如何处政,如何御下,却偏偏没有教她怎么心狠,这是为政者的大忌!可是,你让他怎么忍心,昭儿的身体···想到此处,齐申心中一个激灵,他匆忙掀起关昭的眼帘,果不其然,那双黑若琉璃的眼睛,泛起了蓝光!
“越弘,你简直该死!”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齐申懒得再和越弘废话,运起轻功,瞬息消失,越弘若有所思,但想起关昭与齐申相似的面孔,心,终究一寸一寸硬了下去。
“陛下,还有一个女孩,您看?”暗卫提着莫宁,试探性地询问。“还有气吗?”“还活着。”暂且让太医看看。”“是。”隐族有训,不得与他国交恶,即使他如此对待关昭,齐申也绝没有立场撕毁盟约,毕竟他也该知道,自己做的并没有错。越弘如是想:成名已久的十七少主,连下狠手都要其他人来教,那隐族,早就该亡了。既如此,他也不好做的太绝,莫宁,能救就救吧。
京城,回音堂。
“来人!”齐申一脚踹开大门,直接闯了进来。“谁啊!大晚上的···”李卓揉着眼睛:“族、族长?来人来人,是族长!”小小的店铺登时忙碌起来,灯火通明。
“昭儿,是师傅,昭儿!”齐申心急如焚,匆匆解下药囊,倒出护心丹,强塞进了少女苍白的唇里,“昭儿!醒醒!”“师傅···”关昭迷迷糊糊地睁开眼,泪水却夺眶而出:“师傅,我杀人了,师傅···”“昭儿,不怕,师傅在啊,不怕。”“师傅,我冷,师傅···”关昭喃喃。
齐申捏住关昭的脉,不出所料,寒气已开始入侵,“该死!”压了十二年,还是在刺激之下爆发了。当初十四弟就说过,昭儿的病情完全就是靠天意,倘若她始终保持心态平和,或许有望压制,可要想治愈,根本不可能,全隐族努力了十二年的结果,就在越弘的手上,毁于一旦!
“即使寒阴之体是修炼寒冰诀的最好体质,可是师傅却宁可你无病无忧,安安稳稳地度过这一生。”齐申抚上少女墨黑的发,无奈叹息。
“它带给你的,究竟是祸还是福呢?难道师傅的坚持,真的是错的吗?昭儿,真的很想见见父亲吗?有没有很失望?只有经历过各种情感,昭儿的人生,才算圆满吗?”
天色墨蓝,残月弯弯。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3:00 +0800 CST  
六、
第二天早上,关昭幽幽转醒 ,瞳孔墨黑,仿佛昨晚的蓝光从未出现过。她撑着被子坐起来,打量着陌生的房间,一偏头,就看到了小几上的“日月”。
“昭儿,你醒了?”齐申推开门,有些惊喜。“师傅···对不起,是十七任性了。”齐申浅浅一笑,掩去眸中的心痛:“无碍,昭儿想见父亲,师傅能理解,现下见过了,随师父回去吧。”
关昭抿了抿唇,掀开被子,直直在地上跪下:“请师傅原谅,十七,不想回去。”良久,齐申将她拉起来:“为什么?”没有斥责,没有失望,齐申的语气十分平静,或者说,他在来时就已经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
“师傅,您和母亲,还有众位伯叔,已经帮了我很多了。”她顿了一顿:“其实,十七都明白的,我活不了多久的,你们担心我会病发,所以尽可能给我创造出一个安稳,平和的环境,母亲的‘寒冰诀’大成,生下的孩子极有可能是寒阴之体,于是您在生下二哥后,又有了四哥,原本,您便是要让四哥做外人眼中的司政少主,若不是母亲在外生十七时被发现,你们根本就不想把我暴露在世人眼中。”
“可是意外还是发生了,十七不得不以司政少主的名义存活于世间,即使十七从小到大受到无数刺杀,可是你们从来都没让我见过血,更不用说,”她闭了闭眼:“让我杀人。”
“你说这些,都是谁告诉你的?”齐申沉声发问。
“没有谁,是十七自己猜出来的。当然,也查阅了许多典籍,知道寒冰诀大成者的后代会是寒阴之体,知道寒阴之体是修炼寒冰诀的最好体质,即使是不练体内也会有巨大的寒冰内力,知道您和母亲不让我练寒冰诀,其实是为了避免寒气在我体内乱窜,让我修炼烈阳诀,是为了能化解这种情况。寒气若不发还好,一旦发作,绝无停息的可能,咳咳----”或许是话说得太急,她有些咳嗽,齐申倒了杯水。
她稍微停顿了一下,继续说:“十七运气好,投生到了隐族,我翻过古籍,发现凡带有寒阴之体的女子,绝不会有像隐族这样,尽力压制的,她们体内的内力反会被直接引出,用以输送给他人,至于那些女子的死活,哪里有人管?毕竟,在众人眼中,她们本就是要死的,那么强大的内力,与其带入棺椁,还不如发挥出最大的价值。
“这与你不回隐族,有何关系?”
“有关系的。”关昭笑得眉眼弯弯:“我的寒气已经发作了啊,说明烈阳诀根本救不了我的命,那我就不用像之前那样一直待在隐族,一直处理没完没了的政务,那些都可以交给四哥,我就可以一直待在外面啦。”待在外面等死。她在心里补了一句。
齐申一直很耐心在听小徒弟的话,如果忽略他紧紧攥着的拳头。
“待在外面,你想做什么?”
“我能做很多事啊。”关昭语气轻快:“我能帮十哥打理店铺,能帮六姐开赌场,能···”
她的滔滔不绝很快就被齐申打断:“我记得,你最厌恶看账本,比奏疏更甚。”
“呃,人总是会变的···”
“实话。”
一段长时间的静默后,关昭轻轻开口:“我想证明,证明关家女儿,绝不会输给任何男儿,父亲为母亲生下女儿一事的愤怒,是错误的。”
很好,他就知道。齐申狠狠磨了磨牙:“即使你知道你的身体状况,即使他把你扔给冥楼,即使他逼你杀人,你也要留在他身边?”“不是他逼的我,是我自己,为了自保,才拔的剑。”她又看了一眼日月。
“为了你那个不知所谓的父亲,你连你母亲,连师傅,连你十五位伯叔,十六位兄姐都可以抛弃?”
“不是,没有,十七不是那个意思,十七只是想,能有一个完整的家,父亲不嫌弃我是个女儿,母亲不会在外游历,如果那样,那么···”我即使死,也甘愿了。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3:00 +0800 CST  
七、
“公子。”
“公子。”······
回到冥楼,见到关昭,众人均是恭恭敬敬地行礼,在弱肉强食的地方,强者,是值得人的尊敬的,何况关昭是冥楼公认的最强者。关昭拢紧大氅,一路微笑着,点点头算作回应。
“公子为人温文尔雅,且学识渊博,武艺超群,为何主上却百般刁难?”这是冥楼众人的疑惑,若关昭听见此话,必是自嘲不已:越弘竟已做的如此明显,所有人都能看出这是刁难。但楼主毕竟还是越岑,越弘不在或是不接任务的日子里,关昭过的是很舒心的,可惜这样的日子实在不多。
“少主,您已经有两年没有回去了。”回到房间后,莫宁在剪开关昭背上的衣物时,突然开口。“是吗,才两年啊。我以为已经有很久了。”
“殿主期间回来过几次,您都不在,大家只能骗她说您去神医谷了,要很久才能回来。”神医谷,便是关昭十四叔陆扬所掌的司医殿,也是陆氏的总部。剪开衣物后,莫宁用温水慢慢擦拭着关昭的后背,少了鲜血和衣物的遮挡,可以清晰地看到关昭后背上的伤口,鞭伤最多,其次便是各种刀伤,箭伤,淋过雨的伤口早已泛白,透着死气。莫宁眼圈一红,强忍着没有落下泪来。若是让隐族诸位知道,他们该有多心疼。此时的莫宁还不知道,等关昭回到隐族时,早已物是人非。
“母亲,相信了吗?”
“开始是信的,现在,不知道。”
“是我不孝。”但是,大家必须习惯,习惯见不到关昭的日子。
“大少主让属下给您带句话。”莫宁嘴上说着,手下没停,均匀地撒上药粉,缠好绷带。又帮她穿上亵衣。“他说:‘我后悔了,后悔当初放你出去。’”关昭鼻子一酸,长兄穆棱足足长她七岁,四岁那年,外祖母去世,母亲外出游历,很少归家,师傅掌管整个隐族,即使关爱有加,但毕竟会有所疏漏,她几乎就是几个兄姐拉扯大的。
“少主,请您保重好自己的身体。众位少主,都很担心您。”上好药,莫宁躬身一礼,退了出去。
三年前她下山,是众位兄姐谋划了足足一月,才想出的计策,当时,出力最多的就是穆棱。所以齐申兴师问罪时,被罚得最重的,也是穆棱。这些都是她后来听莫家几人说的。后来,在知道当年的恩怨后,穆棱又自请责罚,去思过崖,待了一年。她的任性,终究还是连累了大家,可是明明要下山的是她,忤逆师傅,不肯回去的也是她,最后遭罪的,费心遮掩的,心怀内疚的,却是众位兄姐。四哥齐桓,更是不眠不休地投身医学,跟着十四叔走遍天下,就是为了替她找到缓解寒气的方法。
四哥齐桓,是师傅的次子,隐族十六大族大多只有一个后嗣,可是也有这样的先例,若不止一个,大权可以平分,四哥是有机会共分隐族少主之位的,或许,等她死了,四哥便是名正言顺的司政少主,毕竟他的出生,就是为了司政大权,可是他没有,他安安心心地当着一个大夫,是十七子中唯一没有实权的,为此,不知遭到了十八小族中多少人的嘲笑质疑,有很多次她都在想:她何德何能,让大家做到如此?
“我知···”关昭早已湿了眼眶:“我怎么会不知道?我也很想你们,可是,关昭已经活不久了啊,你们把我忘了,这样不好吗?”
她抽了抽鼻子,取出一件外袍穿好,拿起朱笔,静静处理起了政务。
窗外小雨,淅淅沥沥,烛火摇曳,一夜未眠。

楼主 湮墨璇  发布于 2017-07-20 09:33:00 +0800 CST  

楼主:湮墨璇

字数:87432

发表时间:2017-07-20 15:3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16 15:39:14 +0800 CST

评论数:290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