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同人】老九门,启月夫妇甜宠。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0 00:20:00 +0800 CST  
“佛爷!快看!援军来啦!”张副官站在战壕中兴奋的冲着佛爷喊道。”“太好了!长沙城保住了!兄弟们!杀!”一场漫长的厮杀坐实了佛爷的兵个个都是骁勇善战的英雄的称谓。虽然战士们个个都身负重伤,但这长沙城总算是保住了。百姓们半途折返,回到长沙安居乐业,佛爷也带领军队准备回长沙了,不了却收到一个令他暴怒却后怕的消息,在长沙硝烟战火纷飞的时候,佛爷本来想着新月已回了北平,就算真的战死沙场也已经没什么可担心的了,不曾想以她尹新月的脾气,怎么可能安分的看着自己去送死,在自己出战期间一直呆在长沙,几次差点被当成叛徒杀掉,现在想想,着实后怕。“副官,备车回府!”愤怒的语气实在逼人,张副官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启山!”一回府,新月就扑倒那个熟悉的怀抱中,二人紧紧相拥,一滴一滴的泪不止的流着,新月泣不成声的搂着他,生怕这个眼前的人会离他而去,经过了这次战乱,新月终于懂了什么叫珍惜。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0 00:43:00 +0800 CST  
“启山,我真的好怕,怕你,不,回来,就,,留下我一个人”新月哽咽道。张启山将怀抱锁的更紧了,不过也让他想起了什么。突然,新月被拉出了怀抱,佛爷大力的把她拉进卧房。“副官!你去下面等!没有我的吩咐谁也不许进来!”佛爷愤怒的冲着副官大喊。“是。”早知道,往枪口上撞可不是佛爷练出来的人。“启山你干嘛,你弄疼我了!”新月小声的抗议着。张启山坐在床前,严肃的对新月低吼“站在这里!不许动!”新月果然乖乖听话,站着不动了。“怎么了嘛…”新月小声的嘀咕着。张启山看她站好了,一把搂过她,新月就用手勾着张启山的肩膀,屁股刚好在张启山手发力最大的位置,不等新月趴好,重重的巴掌就贴上了新月的小屁股上。“啊啊!启山!你干嘛!为什么打我!”新月用手去挡,这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尹新月,你给我趴好,别惹我更生气。”想必佛爷已经气急,声音都在全力的抑制着愤怒。“你是不爱我了吗?”新月颤巍巍的收起手,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佛爷听了更是生气,不管她怎样,又狠狠打了几下才停下来。“不许哭!站直!立正!”张启山凶巴巴的低吼。“我问你!我去军营之前你怎么答应我的?”原来是这件事…完了,这件事不占理啊!新月心中打着小算盘。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0 01:14:00 +0800 CST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0 13:34:00 +0800 CST  
“启山,我…我…我爹说北平不安全,所以就…”“啪!”的一声打断了新月支支吾吾的谎言。“还敢说谎了!以前没发现你还有这个臭毛病!”张启山愤怒得吼道。“不敢了,我错了,我不说谎了,我不走,是因为…我怕你回不来了…你要是死了…我又怎能苟活于世……所以就…骗了你……”一段语无伦次的言语,每一个字眼都刺痛着张启山的心。“对不起…”张启山的这句对不起意味之深长只有新月能懂。二人相拥了好久,张启山纵是再舍不得,也必须给新月一个教训,这种事情可不能任性胡闹,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后果不堪设想。“新月,我张启山是爱你,疼你,但正是因为这些,我才要打你,你这次实在是太过胡闹了,外面兵荒马乱,你一个女孩子能保护自己吗?我能放心的去打仗吗?到现在你还想撒谎,你是怕我保护你吗?”张启山耐心的劝诫着新月,希望她可以意识到错误。“对不起…我错了…不打了好吗?…你打过了…”新月只能用毫无力量的语言求饶。“错了就接受我对你的惩罚”“可是,启山…疼”“我知道疼,所以我用手,媳妇儿疼我陪你一块疼。说吧,错在哪了?”眼看事情没有回旋的余地了,新月只好认命的从实招来了。“不该不听你的话,留在长沙,不该对你撒谎。”“没了?”“启山,我真的想不起来了…”“以后从你的口中不许再有对我们的感情不信任的话,不然我可以打到你再也不敢说出这种话!”“知道了,我错了…”新月抽泣道。“说吧,怎么罚你?”新月不敢说话,只能听张启山的安排了。张启山了然,索性替她做了决定。“不顾自身安全留在长沙,20.撒谎20.怀疑我们的感情20,一共60。不许躲不许用手挡,”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0 16:56:00 +0800 CST  
“启山,我真的知道错了…”新月两个水汪汪的大眼睛饱含泪水的望着张启山。“错了就乖乖听话好吗?跪在我腿间,用手搂着我的腰,小屁股放在我腿上。”等新月搂好后,张启山撩起新月的旗袍,小心的褪下薄薄的小 裤。“不许动啊!”张启山怕伤到她,不得不威胁道。“啪!”用了二成力。本就打红了的小屁股稍微填了掉颜色,不严重,但也足够让新月疼的了。“疼…我错了…再也不敢了启山…不打了好吗?…”“啪啪啪啪”“新月,不许求饶了!”因为再这样下去出去,这次的教训可就没了。新月知道他在气头上,不敢不听话,只是痛的大哭,确实也不求饶了。“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二十下过去了,突然,张启山猛地抱住新月,富有磁性的声音艰难的响起“新月,我不能没有你!”“哇!”新月终于忍不住的放开了哭,把所有的烦心事全都宣泄掉,倒也把在外面的人吓得不轻都以为以佛爷的脾气说不定把新月狠狠的打一顿再赶回北平呢。“启山…对不起……我……我错了…你……你打吧…”新月决定不再躲了,也不求饶,努力克制着逃脱惩罚的念头,把发红的小屁股努力的撅着。张启山扬起嘴角,继续打,到了后面,简直和摸一个级别的。“啪啪啪啪啪”“以后不许撒谎!”“啪啪啪啪啪”“我爱不爱你我说了算!”“我……错了,以后不敢了…呜呜…”新月明显感觉到力气变大了,比一开始大了不少。“还剩十下,去把鸡毛掸子拿过来,最后十下必须给你一个教训!”“启山…你说过只用手的!我知道错了…用手好不好…”虽然没有试过,不过是个人都该知道一定比手打着疼!张启山没说话,只有是静静的看着新月的大眼睛,仿佛在说没商量了一样不怒自威。新月没办法,只好一步一步挪向花瓶,再一步一步挪回来,把鸡毛掸子塞进他手里,趴回他腿上。“啪”一下,用了三成力,被打过的地方隐隐约约有一条檩子,新月只是小小的动一下。“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就按这个力气打完了最后九下。“乖,打完了,给你揉揉,以后一定要听话,不然我打的更厉害!”张启山把她放到自己怀里柔声训斥道。“我以后不敢了。”“乖,我去给你拿药,你在床上趴一会。”“嗯。”张启山回到一楼,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个最为熟悉却久违了的地方,缓缓开口“副官,通知一下九门的人,明天正午在长兴楼一聚。”“是,佛爷,我这就去办。”上药的过程张启山是小心再小心,怕弄疼了新月,可是新月却无聊的睡了过去,一睡就是一晚上,第二天一早才醒过来。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1 16:14:00 +0800 CST  
长沙中午的阳光依旧明媚,看不出经过了战争的洗礼。“佛爷,准备好了,可以出发了。”副官提了一些礼品,对张启山道。“嗯。即刻出发。对了,新月,你没事了吧?要不要再休息一天啊,二爷那随时都可以去,莫测今天也不会去长兴楼,要不你在家等我,改天再去二爷那?”“我没事了,今天难得一聚,我想去看看九门中人,走吧,副官,走走走。”“是,夫人。”三人很快就到了长兴楼,人也差不多到齐了,只剩自己和新月了。饭桌上的几人见佛爷来了,纷纷起身行礼。“佛爷,夫人。”“大家都到了,坐吧,小二,可以上菜了。”佛爷微微欠了欠身,拉着新月坐在自己身旁,垫了一个软垫。“诸位同门,没有你们,就没有我张启山张大佛爷,更没有如今团结一致的老九门,在这里,我先敬大家一杯!”“佛爷哪里话,没有佛爷的尽心尽力,我们长沙九门便成了虚名,多亏了佛爷啊!”老八感叹道。“佛爷,我霍三娘有今天都是佛爷的大度之举,三娘就此谢过佛爷!”二爷则是微笑着看了一眼佛爷,佛爷便可意会。“哪里哪里,来,菜已上齐,动筷吧。”和和睦睦的九门历年来还是头一次,也就是张启山可以办到了。“启山,有一点点难受…”新月低声对张启山耳语。“难受你还来,看吧,自作孽,忍着!”张启山低声训斥,手还是悄悄的扶着新月的腰,缓解一下。“话说夫人可是胆识过人啊,夫人,你不怕长沙沦陷,把自己小命丢了吗,你对佛爷就算情深义重也不该如此不顾后果吧,哈哈。”九爷打趣般的说。“那是啊,咱们大嫂是不畏生死,誓死与佛爷守候爱情呢,我早就算过一卦,佛爷啊,和夫人是千古绝配啊!哈哈…”老八也跟着热闹起来。“可不是吗,佛爷可心疼夫人呢,我和佛爷打仗的时候佛爷可是日思夜想的,打完了知道夫人在长沙,因爱生恨啊,气的啊!啧啧…”副官谄媚的笑着说。“你们啊,别把她捧上天了,跟你们说,你们知道的太少了!”张启山亲了一下新月宠溺道。“夫人有沉鱼之貌,胆识过人,佛爷更是英姿飒爽,对夫人一心一意,果真是绝伦之配”二爷面带微笑缓缓开口。“谢谢大家,谬赞了哈,不过我尹新月就喜欢谬赞,嘻嘻!”新月爽快的笑着。一顿饭就这样在笑谈中过去了。长兴楼外,一个穿军装的小兵带着一封信交给了副官,让本来要陪新月去二爷那的佛爷迫不得已留下了。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2 23:48:00 +0800 CST  
更文了,来来来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2 23:50:00 +0800 CST  
“佛爷,上峰发来电报,新的教导员来了,要你去安排工作,还有,让你安排住处,教导员是携眷来的。要是佛爷实在来不及,我就和教导员沟通一下,给一个理由搪塞过去。”“不行的,第一印象很重要的,我没事的,这不有二爷嘛,启山,我去找莫测的,你在也不方便嘛,你有事就忙吧,没关系的。”“佛爷且放心,夫人有我呢,你且去办公吧。”二爷依旧缓缓的说。“好吧,晚上我来接你,最好给我安分一点哟!”“知道啦,去吧去吧,我会乖乖的。”“走吧。”目送佛爷上车后,新月才和二爷走向马车。“嘶…”新月的屁股接触到硬邦邦的座位,忍不住小声痛呼了一声。“夫人,把这个垫上吧,会好一点。”二月红把一个软垫递给新月。“谢谢啊,不过二爷,你怎么知道我被打了?”新月难为情的说。“其实吧,夫妻之间这是难免的,丫头生前也被我打过几次,不过丫头都算好的,夫人也是新婚不久,不懂罢了,习惯就好,想当初你要是嫁给了真的彭三鞭夫人可就是生不如死了啊。”“想不到二爷如此疼爱丫头,也会狠心打丫头啊?”“那是我第一次打她,过了好久了……”(回顾二爷丫头往事中)
“先生,还是没找到夫人,这么大的雨,夫人也不知道在哪去了!”管家着急的在原地踌躇。“找不到就加派人手去找!”一向温和的二爷遇到丫头后变得有了情感色彩。““二爷!找到夫人了!不过夫人喝醉酒了!已经把夫人送回房休息了,二爷不妨去看看。”“下去!都下去!”二爷急匆匆的跑进丫头的房间,此时的丫头已经清醒了,头发湿漉漉的,一看就是雨水打湿的。二爷的火气又上升了几分。“二…二爷……我…”“为什么跑去喝酒!”“我……我…只是好奇…丫鬟说酒好喝……我就尝了一点…二爷…我…”“丫头!大雨天的你非要喝什么酒!谁允许你喝酒了!遇到图谋不轨之人怎么办!你身子弱!什么都敢胡闹了是吗?看来我今天是必须教训教训你了!让你知道什么是该做的什么是不该做的!”“二爷…丫头错了…不敢了…”“你还有什么不敢的!不许再求饶了!丫头我告诉你!今天这打你是挨定了!你给我过去趴着!”二爷生气的指着床道。“是…丫头知错…请夫君责罚…”丫头骨子里的淑女气还是在的。二爷把房间里放了许久却从未用过的闺责取下,这是一根细长的木条,薄薄的,二指宽,三尺长。“我打的每一下都希望你铭记于心!”“是,丫头谨记。”“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不曾想,平时温柔的二爷打起人来可不含糊,丫头又不敢求饶,乖乖的趴在床沿上挨打,默默的流泪低吟。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3 00:31:00 +0800 CST  
一顿打下来,丫头的屁股上全是肿起的檩子,心疼了二爷好久呢。(回忆完)“二爷,你也太残忍了,我夫君顶多用鸡毛掸子解解气,你对丫头这么狠啊!”“我当时也是气急,如果丫头还活着,我一定会对她说,我后悔了,心疼了,到了,夫人请下车吧。”“哦哦,好的,莫测,表姐来啦!”新月激动的跑进红府。“表姐!好久不见!看来你不回北平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呢!”“那是,你表姐我什么时候错过!”“二位且慢慢叙旧,在下就先告辞了。”二月红欠了欠身,就不打扰两个女人叙旧了。“表姐,你居然不回北平!大伯都快被你气死了!”“我才不回北平呢,回去了我爹不打死我啊,莫测,你和二爷有什么情况了没,要不要表姐…”“表姐!小点声!我知道二爷始终放不下夫人,所以也不便告知我的心意…我倒是没什么,可以相伴二爷左右已无遗憾,苦了二爷,这个心结不知何时才能彻底解开。唉…”“看你这…算了,别伤心了,表姐带你出去玩,你看,这长沙城又恢复了繁荣之景,不去逛逛都对不起自己,走!”“好吧,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逛逛也好。”二人随即出府了。“来,瞧一瞧看一看,上好的糖人,不甜不要钱啊…”“糖葫芦,糖葫芦嘞…”热闹的大街上各种叫卖声传入耳际,勾起了新月吃的欲望。“莫测,我去买糖葫芦,你就在这等我,马上回来。”“哦,那表姐小心点”“放心吧,你表姐我……啊!”“表姐!小心!”两辆黑色轿车中间,新月呆滞的立在中间,久久不能平静。“新月!”“新月!”“表姐!”三个声音同时响起,让浑浑噩噩的新月瘫坐在地。“新月!原来你在这啊!尹叔叔说你去长沙了,我就来了,没想到在这碰见你了!”一辆轿车下来了一个认识新月的男人,他就是喜欢新月了二十几年的青梅竹马,冯远。“冯远?他来干嘛?”一旁的莫测担忧的小声嘀咕。“夫人,你看先生他…要不下车看看?”“无妨,走了更好,省得看着谁都不舒服。”冯远的车上的女子缓缓道。“新月!你是谁!放开她!”张启山从另一辆车上下来,看着冯远怀中的新月,怒火油然而生。“启山!”新月听见了张启山的声音本能的扑倒了他怀里,还带着一丝颤抖。“乖,没事了,别怕,我在呢。”张启山轻轻拍着新月的背,帮她顺了顺气,才缓缓开口“你是谁?你认识我妻子?”“走!下车看看!”车内的女人两眼发直的盯着张启山,拉着丫鬟往车外走。“你好,我先生不认识她,你好,我叫严娇,你可以叫我娇儿。”女人妖媚的伸出手,不料尴尬的停在了空中。“夫人请让开,先生认识我家夫人?”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4 01:03:00 +0800 CST  
“你是?”“在下是她的丈夫,听闻先生出言似乎与我家夫人是旧识了,不免有些好奇!”“哼!何止认识啊,我与新月可是青梅竹马,岂是你一个名义上的夫君所知晓的!笑话!我冯远把话撂在这里,尹新月是我的,谁都抢不走!”“记住我是娇儿,好了!我们走!”严娇拉扯冯远的手准备上车,不想冯远却大力的甩开了。“新月是我的女人,从前是,以后也是!副官,送夫人上车,待会和我一起回府,莫测,你且先回去照顾二爷,告辞。”说要张启山便拉着新月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佛爷,教导员住处已经搞定了,人也到了。”“知道了,下去吧。”“是你!”冯远吃惊的看着张启山,带着一点恐惧,毕竟这个传说中无所不能神神秘秘的佛爷可是自己的头号情敌啊,胜算不大啊!“是你啊,坐,上峰的命令我收到了,放心我不会公私不分的,对你,没有必要。”“原来你就是长沙总司令啊,人家都没猜到呢…”严娇跑到张启山面前发嗲,引起了某人的反感。“夫人,请注意身份,您是冯教导员的夫人!”“我和他不过是政治婚姻,没有关系的…”“我是怕我夫人看见了想弄死你!”张启山厌恶的狠狠道。“你!哼!”严娇气急败坏的离开了办公室,屋内只剩两个大男人了。“你别对新月动歪念头,请你记住我的三个身份!一,我是长沙总布防官,也就是总司令!二,我是长沙九门之首,更是新月饭店的唯一继承者,实力强不强你自己掂量掂量!“三,我是东北张家的少爷!你最好客气点!自己想清楚,拿什么伤害新月,你要是敢做害新月的事,我就算倾尽所有也要你死无葬身之地!”说完,佛爷霸气的走出办公室,留下冯远一个人自己品味刚刚那番话。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4 03:25:00 +0800 CST  
本楼楼郑重宣布,日更了,不论多少,不论多晚,日更定了!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4 03:28:00 +0800 CST  
“副官,回府。”“是,佛爷。”二人又上了那辆黑色的轿车,新月看见张启山下来了,生怕他误会自己和冯远了,连忙解释道“启山,我和冯远只是在北平儿时的故友,没有其他关系的……”“我知道,我也相信你,更相信我张启山是不会看错人的。但是,你今天差点死在了车下,你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吧,副官,走吧。”尽管害怕,新月还是安心的依偎在他怀里,张启山也温柔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好生惬意,仿佛忘了刚才的一切一般。不过多久,便到了张府。“佛爷,走吧。”“嗯,来,慢点,副官,你去白乔寨取一盒外伤药来,要专治刑伤的,上等的,去办吧。等一下!顺便再找大土司要一个墨竹戒尺,给你一天时间做出来,伤药戒尺给我一起拿回来!”“好的佛爷。”副官默默替新月哀悼几秒,虽然丈夫打妻子是再正常不过了,不过看佛爷这架势,一般的药都不用了,夫人最好别惹佛爷了,不然肯定没好日子过了。“启山,你不会要打死我吧,药都准备好了。”新月知道这次很危险,自己没脑子的往外冲,要不是刹车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不过这架势的确吓人啊,又是伤药又是戒尺的,感觉好残忍的样子。“嗯,不错,有觉悟,知道自己要死了。我不是看你没有闺责吗,顺便帮你准备了!”张启山倒是波澜不惊的说道。“闺责?什么东西?好像听二爷说过…”“小姐,闺责就是老爷平时追着你跑手上的棍子…”一旁的听奴善意的提醒道,却把二人都逗笑了。“新月,我知道大老爷们都知道是什么,你一介女流,你……哈哈…新月,我张启山娶你都不麻烦了,直接当男人就好了…哈哈”张启山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半天才勉强忍住了。“好笑吗?”新月冷冷的盯着张启山问道。“不好笑不好笑,一点都不好笑…”二人就此嬉戏玩闹,似乎不把接下来的惩罚当一回事。张启山不过是在做一个丈夫该做的事,管教妻子只是一部分,其他的都用来爱她了。新月即使很害怕惩罚,不过她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张启山才会打自己,即使不愿意,但是张启山也是为了她好,自己也应该顺应这种必不可少的管教。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4 23:52:00 +0800 CST  
楼楼再次声明,不管各位的评论多少,或是怎样评论楼楼的,楼楼都会一一回复的,请大家支持楼楼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5 01:42:00 +0800 CST  
夜幕悄悄降临,张启山温柔的为新月还有些微痛的小屁股擦药,不经意竟问出了如此煽情的问题“新月,你跟了我,你做错事了我还要打你,你不后悔吗?”夹着一丝热气,一句多情的话语缠绕在新月耳边。“我们是夫妻,你打我很正常,我怕疼,不过我更怕你什么事都憋在心里,自己一个人难受,那样倒不如坦诚相待,我错了你就罚我,那样你至少可以证明你还是在乎我的,总比管都不管我了好吧。”新月明显感觉到了气氛的异样,空气仿佛逐渐升温,脸颊也变得红扑扑的,张启山热的脱掉了外套,把胸前的两颗纽扣解开,露出麦色的肌肤,紧实而富有弹性。新月看的出神,居然不怕事大的伸手摁了摁张启山性感的肌肉,还敢露出迷之微笑,勾引!赤裸裸的勾引!佛爷再忍不住了,伸手挑起新月的下巴,猝不及防的吻了上去。新月迷迷糊糊的闭着眼笨拙的回应,从沙发到床上,二位已经是一丝不挂,被子一掀,调皮的娇喘,坏坏的邪笑……(以下内容少儿不宜!捂脸!)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5 11:05:00 +0800 CST  
楼楼最近很忙,不过放心,文文依旧日更,不过时间很乱,请大家见谅。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6 20:12:00 +0800 CST  
“冯远我告诉你,我对你没兴趣,你不要妄想打我的主意,我是不会和你睡在一起的!”“你个臭娘们!我堂堂总教导员会和你一个水性杨花的**共处一室?你,去给她找一间屋,离这里越远越好?”二人都快吵到天亮了,依旧喋喋不休的嚷嚷,苦了一群无辜的下人跟着熬夜。“你什么意思!说谁水性杨花!我告诉你!你一个区区教导员?等我嫁给了张启山之后我一定玩死你!”“走着瞧!”这边的喧嚣仿佛为了衬托出张府的宁静一般,副官不在,没人晨跑,蒙蒙亮的天成功激活了张启山的生物钟。痴痴的望着眼前这个娇小的小人,轻轻的吻一下,睫毛轻颤,精致的五官组成一张可爱美丽的脸,一切是这般的不真实,由于长时间被张启山的生物钟所影响,新月很配合的醒了,准备去陪张启山晨跑。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6 23:59:00 +0800 CST  
天呐,总算是赶上了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7 00:00:00 +0800 CST  
这几天楼楼是真的忙,文文实在少,见谅,他日多写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7 22:57:00 +0800 CST  
张启山有一个习惯,就是每天早晨天刚亮就去长沙最大的长街跑步,以前没娶新月的时候,那么早,只有他和副官两个,直到把新月娶进门后,每日早晨都会有三个身影快乐的穿梭在长街,欢声笑语不停回荡,不过战乱以来也有这么久没跑了,体力难免不支,就像这样…“累…累死我了…你慢点!我又不是副官,这么久没跑了!”新月对着前面不远处的男人吃力的抱怨道。“以前也不觉得你像猪,现在像了,哈哈,不过嘛,昨晚你体力可是好好的哟,加油,我拉着你跑,锻炼好身体晚上才有力气和我打架,对了,今晚才有力气熬的过去那顿打啊。”张启山清爽的笑着,不忘挑逗一下自己的小媳妇儿,新月也接招,拉着他的手一路嬉戏打闹不亦乐乎。二人根本不把晚上的惩罚当成坏事,更像是夫妻间独有的相处方式和规则。另一边,一个轻蔑的眼神死死的盯着新月,一座精致的洋房的阁楼上,严娇咬牙切齿却看似风轻云淡的看着二人亲昵的动作,表情看不出颜色。“终于到了,困死我了,副官,到了。”白乔寨外,张副官的轿车已经出现在寨口。“好,我去办事,你也一夜没合眼了,休息一下吧。”“谢谢副官”守寨子的白乔寨的人对副官很是熟悉,便直接放了进去,不费丝毫时间。“张副官?你怎么来了?可是佛爷二爷出事了?我白乔愿鼎力相助…”“大土司,打住!能不能盼点好的,今天呢,是佛爷派我来请大土司帮个忙的。”“哦,没事就好,吓我一跳,说吧,只要我能帮的我都帮。”“放心,不是什么大事,夫人太虎性,有些顽皮,佛爷请大土司用墨竹打造一块戒尺做夫人的家法,还要最上等的上药……哎呀,就是佛爷要揍夫人,没工具起不到威慑力,起了威慑力又怕伤到夫人,请大土司研制伤药。”副官都不好意思再说下去了,毕竟人家还是处男呢,房事就如此的……“噗嗤”大土司笑出声来道“佛爷让你大老远来拿闺刑?不是吧,佛爷还有这么可亲的一面啊,行啊,东西我给,不过,按照新月这种犯错惹佛爷生气的效率,看来家法要改造改造,不然新月会被自己作死了,哈哈”“可不是,按照佛爷的脾气,夫人会后悔自己长了个屁股的。”“来人,……”大土司小声告诉一个侍女,去取东西了,特意交代了戒尺的事。“副官一路风尘仆仆,先休息一会,我叫人备宴,反正东西一时半会也拿不到,就先吃饭吧。”“多谢大土司热情款待,麻烦了。”副官把随他一同前来的兄弟叫进来一起吃饭,酒足饭饱后,东西刚好也到了。“我代佛爷谢过大土司,大土司有空来长沙游玩,我们一定奉陪。”

楼主 鹦鹉螺旋丸  发布于 2017-08-17 23:57:00 +0800 CST  

楼主:鹦鹉螺旋丸

字数:33551

发表时间:2017-08-10 08: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01 02:12:22 +0800 CST

评论数:64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