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抱错(兄妹)(m\/f)

十七年前,地震。产房混乱中护士无意间交换了两个小女孩,从此她们进入两个不同的家庭,十七年后……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48:00 +0800 CST  
写在前面------
大家好,我来挖坑啦。这次呢。讲述的是A家庭与B家庭在十七年前生产时抱错了孩子。十七年后终于才相认。A家庭呢很富裕。而B家庭只能算作小康。A家庭本身就有一个男孩。在十七年前A家庭想生二胎正好碰上B家庭的生产。两人均在一个产房。地震让护士们意外的交换了两个家庭产下的两个小女孩。十七年后。AB家庭的小女孩终于交换回来。那么真正的A家庭女孩回到亲生父母身旁又会发生什么事儿呢?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0:00 +0800 CST  
1.“叮咚~”门铃响了。门开了…来开门的是这栋几百平米的大别墅雇佣的佣人。门外方氏夫妇恭恭敬敬的问:“嘿…这位小姐。请问这家的主人在么…”“请问你是?”佣人上下打量着方氏夫妇的衣着。像是还够得体。“啊…我们是方萱的生父母。这位是答应归还给这家主人的亲生女儿。方…哦不对,秦若璃。”“哦…这位就是小姐啊。这会儿老爷夫人都不在家。我去叫少爷来吧。”“好的。麻烦了…”方氏夫妇与若璃四目相望。双方的眼圈都红红的。“爸爸妈妈,我不想离开你们。就算不是亲身的…”若璃用袖口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爸爸妈妈也不希望你离开我们。就算不是亲自生。我们毕竟养育了你17年啊!!!!”说完方氏夫妇开始嚎啕大哭。三人紧紧簇拥在了一起。“喂,你们哭够了没”秦然倚靠在门框上俯视他们的亲情戏码。刚刚那位佣人急促地赶了过来。“不好意思。刚刚这里有点事情。这位是秦然少爷。老爷和夫人的大儿子。”佣人带着微笑给方氏夫妇介绍。方氏夫妇这才回过神来擦干脸上的泪水。“哦…少爷…这是…这就是方…不,秦若璃。”秦然用他锐利的眼神上下扫视着若璃的全身。“嗯,让她进来,你们可以走了,回头秦…不,方萱我会叫人送她回家,这会儿她还未放学”说完秦然转身进了屋内。方氏夫妇一人拉着若璃的一只手。不肯离去。寒暄了好一阵子。那位佣人看不下去了便敲了敲门框,门框发出“扣扣扣”的响声,接着是她有气无力的抱怨声:“方先生方太太。刚刚少爷说。你们可以离开了。”“不,爸爸妈妈…你们别走。”若璃带着哭腔弱弱的说了一句。方氏夫妇没有多说什么。他们知道。要是再多说一句恐怕就会被赶走。二人走一步望十眼。若璃硬是被女佣生生的拉住了…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0:00 +0800 CST  
2.“小姐,请进,我来为你介绍这栋房子”女佣拉着梨花带雨的秦若璃进了屋内。“小姐这是客厅。”秦若璃从未见过这么大的房子。一楼被分为三个板块第一板块就是客厅。大的出奇,墙面的正中挂着80英寸的液晶电视。旁边摆放着欧式豪华沙发。茶几则是日本瓷木罐的。餐厅里摆放着一张长桌。餐桌的中央还插了一束熏香的茉莉花。厨房里的几位胖大厨正里里外外的忙活着。走过厨房是第三个板块---一楼的房间。“这间是棋牌室。这间是桌球室。这间是书房。这间是电影房…”女佣一一给若璃介绍。若璃像是在参观动物园一样对每一种动物都格外好奇…接着是二楼。若璃紧随着女佣的脚步踏过蜿蜒曲折的环形楼梯。二楼只有三个房间。一个是秦氏夫妇的一个是秦然少爷的另一个是从前秦萱的房间。不过现在已那房间的主人已经变成了方萱。现在若璃要搬到这个房间。“小姐这是从前方萱小姐的房间。不过现在是你的了…额…那个你放心。我们已经把方萱小姐的物品都搬空了。换了新的用品。您先看看吧,我还要忙着布置今天的晚餐。老爷夫人今天为了迎接你特地让我们做大餐来招待小姐你…”“哦…谢谢…”女佣慌慌张张就下了楼梯。若璃轻轻推开那间现在属于她一人的房间。一股糖果的清香味扑面而来。那也是特地为她准备的。房间里放着一张两米的大床,一台笔记本电脑。一间卫生间。一个很大的衣柜和一个很大的鞋层镶嵌在蓝色的墙壁内。若璃顺势躺在了那张松软的大床上。还挺舒服的。若璃闭上了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1:00 +0800 CST  
@晏安Sir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2:00 +0800 CST  
3.“小姐,小姐?”女佣推搡着若璃。若璃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从床上直起身子。“怎么了?”“小姐,已经是晚餐时间了,先生太太都在餐厅等着你呢,怎么样,床还舒服吧?”女佣抛给若璃一个柔柔的笑。“哦,还...不错”若璃心不在焉的,想到马上就要见亲生父母了她的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她不知是该喜悦还是该悲伤,她不知道一会儿见了面她该如何应对,虽然她的亲身父母身缠万贯但她总归喜欢那种平静的如水的生活。在不太富裕的房子有着一般般的成绩,和朋友kk歌上上网看看书...也许这样才是她习惯的生活“小姐...小姐???”女佣的声音把若璃从思绪中拉了回来,接着她把双手握的紧紧的一步一个台阶地下了楼,每一步都那么慢,她的心跟着步子,一步一跳。“若璃!若璃!快,来妈妈这儿。”秦夫人亲自为她拉开了椅子。但若璃却是低着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她的左手掐着右手再用右手掐着左手。“小姐,快去啊,太太叫你呢.”女佣推着若璃来到了餐桌前。若璃站了半秒才缓缓落座。“没事啊,以后慢慢就习惯了”秦太太轻轻拍了拍若璃的背,温柔的安慰着她。难道你们就很习惯么,你们就一点也不想方萱么,若璃的心里发出了这样的呐喊,可嘴里却说着:“谢谢秦夫人”听到若璃叫自己秦夫人的时候秦太太的尴尬的收回了刚刚给若璃拍背的手,她的脸瞬间沉了下来。秦然注意到了这微妙的变化,他夹了一个小龙虾到秦太太的碗里“没事啊妈,老妹她刚刚才睡醒,有点不知所云,先吃饭吧妈”秦太太微微点了点头。秦先生坐在主位上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只是默默给若璃夹菜,每夹一次菜若璃就要说一声谢谢。随着尴尬的气氛晚餐结束了。此刻的若璃不知道如果面对自己的生父母,她只能选择逃避,刚吃完饭就迅速上了二楼的房间。她坐在床上发呆。还是先洗澡吧,她想。于是她放了一缸热水在浴缸里缓缓将身子放了进去,然后闭上眼睛安静享受。“扣扣扣”房门被敲响了,她睁开眼睛迅速穿上了浴袍,打开门,门外是秦然。“什么事”若璃无精打采的问着。“进去说”若璃给秦然让出了三分之一的空间。秦然坐在床上待若璃关上房门,他才板着个脸说他的正题:“喂,既然你是我们秦家人,连爸爸妈妈都不会叫?”这个话题让若璃倍感尴尬,她安安静静地把头发上的水擦干并没有回答秦然的问题。“喂,你哑巴啦!”若璃还在擦她头发上的水。“以前秦萱..方萱可比你会讨爸爸妈妈欢心多了...”“那你就把她找回来吧,反正我也不愿意呆在这里。我还在洗澡,请你出去。”若璃想,冷淡对待是目前的最好方法。大家都冷眼相待,她过她的他们过他们的,谁也碍不着谁,若璃就是这么想的。她转身走进浴室关上了浴室门,把秦然独自留在外面。显然她是在赶他走。秦然黑着脸走出了若璃的房间。若璃这才松口气。现在应该不会有人来与自己论什么亲情了。她从浴室里出来擦了擦身子,穿上了睡衣,躺在床上给她的养母发了条短信:妈妈,我好想你。短信发出去大概有一个多小时,并未得到丝毫的回应。若璃的心里泛起了阵阵涟漪,他们见到了亲生女儿肯定把心放在亲身女儿身上。若璃打开了床头柜上放着的那台电脑。她熟练地输入qq账号qq密码,然后找到一个网名叫做小鸠的头像点了进去。她发送了一段消息:小鸠,我已经搬过来了。“滴滴滴”小鸠:那你感觉怎么样啊,亲生爸妈对你好不好。若璃:还行。。就是有点不习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鸠:渐渐就适应这个环境了。怎么样,房子是不是很豪华啊?若璃:房子还行,可是现在我的养父母不理我了。小鸠:他们也有难言之隐吧。若璃:大概是吧。小鸠:那个少爷咋样啊,帅不帅,对你怎么样。若璃:他啊,对我不太友好,看来他也是从心底不接受我的。我只要避着他就行了。小鸠:那你总不能避一辈子吧。若璃:能避多久避多久吧。。小鸠:唉,你别这样啊,搞得大家都不愉快是不行的。我明天还要上学呢,先睡觉了啊。明天再跟你聊吧。晚安。若璃:好的,晚安。若璃合上了电脑缩进被窝,原来小鸠也觉得应该去亲近他们,今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让她的脑子里乱哄哄的。若璃强迫自己闭上了眼睛,此刻她想要睡个好觉....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3:00 +0800 CST  
4.清晨若璃伴着茉莉花的清香醒来,光线透过雨花石色斑斓的玻璃照到若璃的脸上。每个早晨女佣们都无一例外的忙上忙下。若璃迷迷糊糊洗漱一番后轻轻推开了房门“早上好啊小姐,你醒啦”女佣拿着扫把一边打扫楼道一边向她问好。“嗯,早好”她想起自己突然搬到离方家那么远的地方,上学一定会不方便。来到餐厅她发现秦然早已坐在正位上用早餐了。她也不客气地坐在了他的对面另一头的正位上,那样不仅可以离他很远,还方便随时逃走,虽然她睡得迷迷糊糊地,但她可没有忘记昨晚她是怎么冷对秦然的。今天的早餐是她吃过最讲究也最丰盛的早餐,一杯蜂蜜柚子茶,两块培根,一根烤肠,一块面包,一个荷包蛋,一杯牛奶。两人用餐过程中谁也没有说话。若璃以为他大概已经忘记了,她连培根和烤肠都没有吃就悄悄起了身准备溜进卧室。“你要去哪儿啊”秦然用叉子狠狠插起一块培根。不会吧,秦然还是要刁难她。若璃定住身体背对着秦然“我...回房间”她的声音听起来弱弱的。“你穿的那是什么玩意儿啊?”若璃盯了盯自己的全身“校服啊...”秦然把叉子一扔,盘子发出“叮啷叮啷”的响声。若璃吓了一跳。“什么学校的校服,难看死了,脱掉”听到秦然这样评价自己读了几年的学校的校服突然转过身来铮铮地看着秦然“关你屁事,丑不丑是我自己的事情”。“哟,小妮子的脾气挺大啊”若璃没有继续听他数落自己的打算直接转身上了二楼。她似乎忘了自己还应该上学,匆匆地进了房间关上了房门。她坐在床上呆呆的想,自己的校服真的很丑么,她可是穿了好几年的啊。想着她又在穿衣镜前晃了晃,这校服虽然是运动服,但是还是不错的,挺有学生范,也许是秦然眼拙了。她打开了她的电脑逛着微博,此刻已经是早上10点小鸠刚刚新更新了一条微博,内容大概:好烦啊,今天早上的公交真挤,害的我差点迟到。下面还附了一张图。若璃突然慌里慌张地,“啪”地一声合上了电脑,她终于想起自己还要上学,现在已经迟到三个小时了怎么办啊。“小姐,小姐”那是门外女佣的声音。若璃起开了门。“小姐,您该上学了”现在若璃的内心是崩溃的,她当然知道自己要上学,可是现在已经这个点了,再赶去就只能上下午的课了,难道这些女佣的脑子都是木头脑子么,现在才谈这个问题。“小姐,请你穿上校服”女佣递给若璃一套韩式校服,类似日本动漫里的校服,一套白色寸衫上面印着学校的徽标,一条领结,一条半截裙,一双黑腿袜。“这....”若璃显然不知道这究竟怎么回事。“小姐,从今天开始你将转入本市的贵族学校,快穿上校服吧,司机已经在门外等着你了。”女佣微笑的指了指楼下。若璃半痴半呆地站在房门前愣了好久......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4:00 +0800 CST  
5.坐上豪华的玛莎拉蒂,若璃伸手摸了摸后座的皮椅。“您这车是真皮的”若璃望向前座的司机。“是的小姐,以后这就是您的专用车”司机很热情。一边开车还一边给若璃介绍了路况。若璃倒是很没心情听,现在她在乎的是自己到底会被转到哪一个学校。新学校可真远,司机开了很久,若璃都快在驾驶后座上睡着了。“小姐,学校到了,请下车。”司机为她打开了车门。刚下车。映入眼帘的是“奥普修斯”这个大大的招牌,很明显,是贵族学校。若璃快要晕倒了,贵族学校本就是她最不喜欢的一类学校。在她看来这种学校里的学生。没有攀比是不可能的。若璃看了看自己,再看了看其他从各种各样名车上走下来的公子哥,小姐们,就觉得自己将来一定是个安分守己,沉默寡言的角色。小姐们手挽江诗丹顿,手领爱马仕小包,脚上还穿着明星同款。除了校服都是一样的。再看看自己帆布书包,帆布鞋。和网购的9.9包邮手表。“司机叔叔,我…”若璃有些犯难。她一次在心里产生了想要逃学的念头,她觉得她无法融入这样的集体。“怎么了小姐,校门在那里,你进去就可以了。那里会有老师接待你。老爷夫人早就给他们交代好了的。你不用担心”司机微笑地指了指校门的方向。若璃当然知道校门在哪里。她只是又想逃避新环境,但既然有人在等自己。还是得进去啊。于是若璃半寸半寸的挪动着步子。司机盯着若璃的背影觉得颇为奇怪。于是朝她吼了句:“小姐,您的脚不舒服么。需要我直接把你送到校门口么?”若璃立马僵住了身子,机械般的缓缓转过头来。“额…不用…”说完,她就飞快的冲进了校门。一进校门。果然有四个老师恭恭敬敬在门口给若璃行了个礼,其中一位中年妇女抢先说了话:“你好,秦小姐,我是教导主任。秦先生和秦太太之前给我们打过招呼了。欢迎光临本校。”教导主任…以前听到教导主任四个字就觉得瘆人,现在居然来迎接自己。若璃觉得自己简直就是在做梦。她点了点头,紧紧跟在教导主任和其他三位老师的后面来到了XX年级X班。随后班主任给把她推倒了讲台上。“从今天起。这位同学将转入我们学校这个班来学习,希望同学们友好交往和平相处,来,介绍一下自己吧”班主任拍了拍若璃的背。她看到讲台下几十双眼睛都盯着她。她的腿有些发软了,毕竟她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我…我…我叫方…秦…秦若璃”她结结巴巴得说了自己的名字之后就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第一次写自己的秦姓还有些不习惯。她写断了两只粉笔。班主任和教导主任等人都看出了若璃的紧张和不习惯。于是班主任首先为她化解了尴尬。“嗯…秦同学,你可以自己选位置,大家都很和善的。这是你的课本资料和作业本”若璃接过一大摞书。压得她弱不禁风的手臂生疼。“秦同学,和我坐吧。”“诶?秦同学,坐这儿吧”“不行秦同学别和他坐,和我坐”“秦同学,我有书箱哦,和我坐你可以把书放我这儿”“秦同学……”……………看来班上的同学都格外热情,不像她想像的那样。她终于松了口气,坐在了靠窗边的位置。她喜欢靠窗坐。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5:00 +0800 CST  
6.经过大半天的折腾终于是午饭时间了。若璃边走边转动着脖子,贵族学校的教学也很贵族啊,刚刚那节课上老师发的题单,十个题她居然有七八个都不会做。没想到原来成绩优异的她,也会落到这步田地。到了食堂。可谓是人山人海。双层楼的食堂上面是快餐,类似于KFC,麦当劳,德克士之类的东西。而下面则是蔬菜,汤,饭。还有一些点心,烧烤等等。应有尽有。若璃排了好久的队伍才打到今天的午餐。一块鸡排,一碗米饭,一勺玉米,一勺萝卜丝,和一碗汤。虽然自己盘子里的东西不够丰盛。但是要想再打。还得再排一次队。她可不想再排一次。可是新的问题又来了。她找不到座位。她只好端着盘子站在食堂中央尴尬的站着。站了好半一会儿依然看不到有人离开。她急得快要哭了。“嘿,秦同学,秦同学?来坐这里吧,坐我对面。”若璃转头把目光移到了那个叫她的人身上。原来是本班的同学。一位阳光的女生。座位就在自己的后面。若璃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三步并做两步走到了她的身边。在那位同学的对面坐了下来。“谢谢啊…同学…”若璃简单的点了道谢。那位同学裂开嘴热情的回应:“没事儿,你好,我叫李隐。”若璃愣了愣。“哦,你好…”这个李隐很热情跟若璃以前学校的朋友小鸠的性格很相似。以后应该可以成为很好的朋友。李隐边吃饭边与若璃交谈:“唉,刚刚老师发的题也太难了,我根本不会啊。”若璃终于遇到了同类,“啊…我也是…我有好几个都不会呢。我以为是贵族学校的教学会难一点。”李隐摆了摆手。“唉,没有啦。我们班这门成绩的最高分都才32呢”若璃显然很是惊讶。难道自己要考十多二十多么…这样的分数实在太难看了。若璃摇了摇头继续用勺子翘盘子里的玉米。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5:00 +0800 CST  
7.若璃和那位李隐同学啰哩啰嗦地吃完了午饭。二人饭后散步到操场。操场格外大。有篮球场。羽毛球场。排球场。足球场。甚至操场旁边的第一栋楼房就是室内保龄球场,室内台球场,室内篮球场…若璃算是开了眼界。在她好奇之余,李隐突然说了让她最不想谈的话题。“诶?秦同学。我听说。秦萱和你其实是两家抱错了的,现在才换回来。真是委屈你了。其实呢。我个人不太喜欢秦萱啦。她太自以为是了,以前还是这里的大姐头。现在她的威风终于被你给灭啦,哈哈哈哈…”说到这里李隐开始开怀大笑。率真的像个男生。若璃不想与她讨论这个问题。所以选择沉默。“诶?秦同学,你怎么不说话啊?我们让你做大姐头怎么样啊…我觉得你可比秦萱长得漂亮好多呢!你当大姐头,肯定好多男生围着你转。你旁边小弟小妹肯定会很多的!”李隐用手推了推若璃。“我不想”若璃简单的回答让李隐很是扫兴。“唉,秦同学啊,你其实不用装清高的。我们都这么玩儿的。你们秦家可是商业大头。别浪费了啊,在这个学校还是要有立足之地的。”见若璃还是没有理会自己。李隐就没再说下去。二人散步回到了教室。下午的课又仿佛是地狱一般。无一例外的枯燥。题目也是无一例外的难。可是班上的同学化妆的化妆,照镜子的照镜子,玩儿手机的玩儿手机,逗女生的逗女生。还有看电视连续剧的。这些课程本来就很难了。还有人不听。若璃实在不能理解。要是行的话。她也想拿手机出来给小鸠聊聊天。听说这个班是最好的班了。难道所谓的好班同学们都是这么学习的么。她转过去悄悄对李隐说:“小隐…他们那样,老师不管么?”李隐从手机上抬起头来。“啊?是啊。就算管也管不住啊。都是有钱人家的孩子。老师哪里惹得起。稍微批评一下饭碗就没了。”李隐干笑了一声继续玩儿着她的手机。下午的课就这么无聊的结束了。下课铃一打。若璃收拾好书包。她只想快点回家。她准备把所有的书都带回去温习一遍。于是她的书包就格外的沉重。校门外还是那辆玛莎拉蒂在等着她。她认准了那辆车。司机还是那位司机。若璃平生第一次跟不熟的人谈起了话:“司机叔叔,我觉得贵族学校的题好难。”在后视镜上可以看到司机的微笑。“小姐别泄气,努力就会有成效的。以前萱小姐不会谈学习的事情呢。呵呵呵…”又是这个让若璃为难的话题。不过她还是礼貌的回了一句:“嗯…谢谢叔叔鼓励”随着路灯盏盏亮起。天色也渐渐黑了下来。车窗外的夜景分外鲜明…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6: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6: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6: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7: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7: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8: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8:00 +0800 CST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9:00 +0800 CST  
9.秦然也吃完了,他把刀叉丢的“铛啷”响,然后离开了餐桌。餐厅只留下些许女佣和若璃一人。看来他是生气了。气氛稍微的尴尬了一下,若璃又继续用餐。秦然坐在沙发上朝一位女佣招手。女佣快步走到秦然跟前。随后秦然在那位女佣的耳旁嘀咕了几句就上楼了。刚刚听了悄悄话的那位女佣朝餐厅走去,若璃果然还在吃饭。她就凑到了若璃跟前轻轻地说:“小姐,少爷说,等你吃晚饭就去他的房间。”若璃捂住了嘴巴“咳咳…咳咳咳”她猛咳了几声。她铁定是想歪了。难不成他…若璃不敢再想。索性就问了问:“额…那个…他让我去他的房间?…干嘛呀…”女佣谦和地笑了笑:“小姐去了就知道。”随后若璃就连刀叉都拿不太稳了。她又朝女佣望了望:“可不可以不去?”女佣再次以同样的英容笑貌回答她:“不行的小姐,你一定要去,还有,你得洗了澡去。”女佣的传话任务算是完成了,她转身去了客厅。“噗!!!”若璃把刚喝进嘴里的红酒喷的满桌都是。“不会吧,不会吧。这秦然不会是要那啥我吧,还要我洗澡…我…不是他的亲妹妹么…”若璃自言自语的说了好半天。旁边的女佣看得稀里糊涂。最后若璃经过一番思想斗争起身离开了餐桌。她啰哩啰嗦的上了二楼。按照要求她得先洗澡才行,于是她放了一杠子热水,把自己整个人闷在里面。“咕噜咕噜咕噜…”水面上浮起一颗颗气泡。若璃想,自己非得闷死在里面才好。自己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她稀里糊涂的洗了半个小时,穿上薄薄的睡衣走出了房门。对门就是秦然的房门了。她朝前垮了三大步,站在秦然的房门口。刚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来。心想,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听话,非得要去呢,像之前一样不理他不就对了么。难道是今晚伤了秦太太的心,所以心怀愧疚。这份愧疚指使着她来到秦然的房门口?若璃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做好了再次敲房门地举动。可是手还没碰到房门就又缩了回去。她想,还是算了,自己没有必要太自责。自己是无心的。她不需要向秦然说的那么明白。于是她准备转身离开了。不巧。刚刚那位传话的女佣正好路过二楼走廊用奇怪的眼神看着若璃“小姐,您为什么不进去啊,我帮您敲门好么?”该死,这女佣的嗓门真大,要是被秦然听见了该怎么办。随后就是开门声。他真的听见了。秦然盯着若璃。那眼神的意思是你怎么还不进来。若璃低着头在心中谩骂那位白痴一样的女佣,不知是她故意还是无心。反正都是倒霉透了。若璃挪动着身体。缓缓走进了秦然的房间。“砰!”秦然狠摔房门。随着关门的声音若璃整个人也震了一下。不会吧。自己没有想多么。秦然真的要?若璃的双手不停地摩擦…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2:59:00 +0800 CST  
10.秦然看着若璃手上的动作,眼角露出了一丝危险的笑意。“紧张啊?”他饶有兴趣地看着若璃。“啊?没…”她这声回答无疑暴露她其实很紧张。秦然倒是很轻松躺在了他的大床上。“我以为是个多掘的小妮子呢”听着秦然这般戳击她的脸面,她转身就要走。“谁允许你走的?”秦然又从床上坐起来。若璃没有吭声。只是僵在原地。她原本大步向前拉开房门就可以逃离了。但是她并没有这么做,她今天晚上已经做了太多让秦夫人伤心的事情,她不想连这点面子都不给秦然。“那你还有什么事儿么…”若璃硬着头皮问他。秦然将她打量了一番。才说:“你连爸妈也不会叫么?”又是这个另她避之不及的话题。但若璃还是不耐烦的答道:“会”。她是侧对着秦然的,不敢看他的脸。秦然又进一步逼问:“那你为什么不给妈一点心理安慰。你叫叫她。会少块肉?”若璃还是不敢看他。她一时语塞不知如何回答,但是秦然也没有说话。很明显他是在等她的答案。让她跟秦家人说话就好像是要了她的命。若璃只好咬紧牙关吐出三个字:“我不想”此话一出口若璃就后悔了。她知道她这么说无疑是给了秦然一记响亮的耳光。此时的秦然心中无火便是不太可能。“那我教你”他的声音已经冷了下来。若璃也察觉到了这一点她微微转过头来看了看秦然。这一看可没把她吓着,秦然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细细长长的竹片。若璃打了个哆嗦后退了几步。“不…不用了…我先回去了…”若璃这就要逃走了,秦然一把抓住了若璃的手臂。“咝…”若璃蹙了蹙眉。秦然正在气头上所以才把她的手臂捏的生疼。若璃吓得慌了神。“秦然…你还有什么事么…”她知道她说这话是在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可是谁又看不出来呢。秦然反手将她狠摔在床上,若璃的膝盖也被床沿磕的生疼。她的心脏在剧烈的跳动着。她已经猜到了秦然要干嘛。可她现在已经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她就算再掘也是绝对扭不过秦然的。想到这里若璃没有再做出下一步的反应。可是秦然的举动让她感觉她若是不做出反应是不行的———秦然居然掀起了她的睡衣裙子,褪去了她的内裤。两半雪肤就这样暴露在空气中。若璃条件反射的当然是提上自己内裤子。她刚要碰到裙边就被竹片敲了一下手。那个滋味也不好受。若璃把手缩了回来。所以她的身子也稍微抬高了点。被秦然看见后当然就是狠狠按下去。若璃从来没有挨过打,此刻她的心里九分害怕,还有一分是害羞。“秦然…”她不知道这会儿唤他有何用。她大概是想辩解。秦然看了低头看着已经安分了的她。可是她居然还叫自己秦然。他终于体会到妈妈的感受了。二话不说秦然就抡起了竹片“嗖-嗖-嗖”那是竹片与空气摩擦的声音。若璃紧闭双眼“啪-”她听到了一声短促而响亮的声音。随之而来的是臀部的微微疼痛。若璃颤了一下身子。秦然再次挥动竹片,眼看若璃的手要离开了床单。秦然又狠狠地拽着她的手臂放在了床单上。“嗖--啪”又是一下若璃害怕极了。“秦然…”若璃又喊了一声,这一声无疑更是火上浇油。“嗖-啪,嗖-啪,嗖-啪…”短促有力的声音在若璃身后响起。若璃连连痛呼。这几下可真把她打疼了。秦然突然停了下来。若璃庆幸秦然对她发气终于发完了。可是秦然又抛出了那个问题:“你该叫秦夫人什么?”若璃咬了咬嘴唇没说话。比起挨打,这个话题才是让她最尴尬的。“嗖-啪”见她并未回答的征兆,秦然又给了她一下。若璃算是被逼急了“秦然…我暂时不想叫爸妈…你给我点时间”秦然板着脸看着她“那我呢”这句话好像是赌气的小孩子说出来的。若璃死死地闭着眼睛挤出一字:“哥…”秦然还是不满意。他俯下身来用手掐住了若璃的下颚。“看着我说”若璃犹豫了一会儿缓缓睁开双眼。她还是第一次正视秦然。精致的五官摆在她的眼前,若璃终于知道为什么女佣们都恨不得贴在他身上伺候他。他的身上有一股野性的气息,整个人看起来就只能用性感二字来形容。秦然手上的力道加重了些,若璃方才中思绪中拉了回来。她愣了半晌才喊出一字:“哥…”秦然总算满意了不少这才将手放开。“从明天开始。你必须见到爸妈就喊。不然你懂的…”他把弄着手上的竹片。“我…”若璃欲言又止。但是她又无法声辩。今天的确做的太过分。她也知道秦然其实根本没有用力。只是给她个警告。可是被人威胁着办事。她还是第一次。她抬头看了看秦然的脸。可他眼神中的锋芒未曾削弱。若璃立马收回了眼神。然后断定这个秦然是她惹不起的。她快速地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理了理自己的睡衣裙子。蹭着秦然转身放竹片的功夫慌忙地开了房门逃了出去。当然,秦然也并没有追…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3:00:00 +0800 CST  
11.今早的阳光格外闪耀,这是一节自习课。若璃坐在她那个靠窗的好位置舒舒服服地享受着阳光。这个学校的自习课。完全靠的是自觉。没有老师会守班。所以,班里的同学该怎么玩儿就怎么玩儿。若璃却在写着今天的家庭作业。因为她回家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任务,就是喊爸妈。不然她难逃秦然的魔掌。可偏偏好的不来坏的来。其他班的几个男生来窜班,敏锐一点的一个男生一眼就看到了若璃。“嘿,哥们儿,在那呢。”其他的几个男生方才看见若璃的身影。说话间几个男生已经走到了若璃的课桌旁。此刻若璃正在专心致志的专研一道选择题,全然没注意到自己的周围已经围满了人。“哇,这才是真材实料的秦家大小姐!果真名不虚传。跟她老哥长得真像。”带头的男生惊呼了一句。另一名男生用手拐子戳了一下刚刚发话的那名男生的腰部。“诶,你傻呀!亲兄妹当然像,至少不是冒牌的,长得还真正。”又一名男生也开口了:“嗯,是不赖”若璃听到周围叽叽喳喳的声音越来越大。她忍不住看了看。这一看把她惊了一条!她居然被好几个男生围了起来。若璃显然被惊到了,她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于是她转头看着李隐,眼神中略带求救她扯了扯李隐的一只手“喂…别玩儿了…”李隐的视线也从手机上转移到了若璃的周围。她做了一个很夸张的倾倒动作。“哇!这么多人”若璃又小声说:“是啊…他们是不是来打群架的啊…我可没有惹他们…”话毕,李隐哈哈大笑。“当然不会,你可真傻”她低头继续玩着她的手机。这时一个男生开了口:“你好秦若璃,我们是来看看秦家大小姐的,听说你以前和秦萱是抱错了的啊。现在才换回来,唉…真可惜啊…”若璃最讨厌别人谈起她是抱错的孩子,她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这一刻全班人都安静了下来。现在每一双眼睛都在盯着她,若璃稍稍有些紧张了。但是她还是捏紧了拳头破口大骂:“那时我的事情,可不可惜不用你们来评论!还是我认识你们么?轮得到你们来评论我么?这里是我的位置,请你们不要围在这里,挡着我的阳光了!“听了这话四个男生互相看了看。“诶,这小妮子怎么说话的。”有个男生有些恼怒了。但是立即被另一个男生压下火来。“唉,确实是我们说的话不中听。若璃同学别生气啊。我们为刚刚的无理道歉。”但是这句道歉迟迟没能得到若璃的回应。几个男生也就识趣地走掉了。这会儿四下又才开始闹哄哄地。不一会儿就下课了。这节自习课。若璃什么都没有做成。她想专研的题也没能专研出来。又是中午了。若璃混身没劲,她好在想着,今天早上自习课的那件事情。这时李隐的手机也玩的差不多了,她把手机放到口袋里抬头对若璃说:“走了,吃饭了,你还傻坐在这里干什么?”若璃背对着李隐摆了摆手。“你去吃吧,我没胃口。”李隐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当然没有看出来她心里有事,她还是去拉了若璃的袖口。一边拉一边说:“喂,走了啊,不吃你下午会饿的啊。”若璃不耐烦的被她拉到了食堂…“同学?同学?喂!你要什么菜!”这是食堂大妈的喊叫声。原来是轮到她打菜了。但是她现在正在走神。“喂,你到底打不打啊,不打让后面的同学啊。我们很忙的!”食堂大妈的声音又抬高了几分。这才把若璃从思绪中拉回了现实。“哦,要酸菜鱼,藕丁,玉米粒。”说完她就又回到了刚刚的神游状态。刚坐下李隐就开始说话:“喂,你咋回事啊!”李隐可真够笨的。她居然现在才发现若璃心里有事儿。若璃的眼睛无神的看着前方。宛若脱了灵魂的空壳。她并没有理会李隐的问题。李隐见状便没有再多说。两人闷闷地吃完了午餐,照例在操场上散步。“若璃,你怎么了?”说着李隐从校服裙包里掏出一盒女士香烟从里面抽了一根出来递到了若璃身前。“给,我平时心里不快活,抽抽这个心情就会好很多,你也试试吧,德国进口,抽起来很带感。”若璃推开了她的香烟“谢谢你李隐,我不会这个。”李隐抬手把那根香烟挂在了自己的嘴上然后一边点烟一边说:“你迟早得会”若璃没有理她。下午课若璃几乎都是神游过去的。尽管这些课对她来说很重要。直到秦家的司机来接她她都一直是这个状态。

楼主 Athena未央  发布于 2016-06-11 13:01:00 +0800 CST  

楼主:Athena未央

字数:142106

发表时间:2016-06-11 20:4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4 05:53:01 +0800 CST

评论数:32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