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爱上将军

一楼敬度娘!上贴格式错误,吧主见谅!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0:51:00 +0800 CST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0:54:00 +0800 CST  
朝气蓬勃的向阳花遇上冰冷山川会怎么样呢?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0:55:00 +0800 CST  
向阳花就此枯萎,还是就此融化了山川?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0:57:00 +0800 CST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0:59:00 +0800 CST  
炫美的极光,犀利的眼神,交织一起,期待与紧张!
将军,你的爱我不想要!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1:01:00 +0800 CST  
清康熙年间,将军董鄂费扬古战功赫赫,平定三藩,征准格尔,一时间,加官进爵,康熙皇帝下旨赐费扬古为抚远大将军!
除此之外,康熙皇帝怜悯将军膝下唯有一女,并无男子能承袭衣钵,特下恩旨寻一位品行皆佳的女子为侧室。
既是侧室,自然那些皇亲贵戚的女儿们看不到眼里,即便将军身世显赫,嫁去做侧室,是世家女子嗤之以鼻的话题。内务府思来想去,终于想到那敦诚公膝下有一嫡女,而且敦诚公只是承袭爵位而已,根本早就没了实权,更谈不上敢不敢嫁女的问题,所以,这道恩旨自然落到公爵府的头上。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1:27:00 +0800 CST  
公爵福晋自接到圣旨后便是一脸愁容,抽噎着对爵爷说道:“爵爷,将军几近而立年纪,可是我们的女儿刚刚17岁啊,这嫁过去,岂不是误了女儿一生!而且,听说那将军夫人十分嫉妒,否则这许多年怎么不见将军府迎娶侧室?”爵爷说道:”行了,别在说了!这些我岂能不知?又能怎么办?什么都做不了!“福晋听后哪里止的住哭声,反而更加急促了:”明知前面是个火坑,可是女儿还得跳啊!“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1:37:00 +0800 CST  
夜深人静时分,公爵府花园后墙有一精灵般的身影巧妙的躲过巡查侍卫,寻到早以藏好的梯子,但只是身手拙略的翻出后墙,一会儿功夫那身影便消失在夜色里。
翌日,公爵府里炸了,格格失踪!皇帝钦定的将军侧福晋丢了!这还了得!
格格的贴身丫鬟在一通家法后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说道:”格格昨夜趁着夜深逃婚。“听到这个结果,爵爷更是生气喝道:”你这丫头既知格格早就动了逃跑的心思,为何不早报?来人,给我拖下去再打20大板!“那丫鬟连求饶的时间都没有,又被侍卫拖到院中的春凳上,扒下裤子,早就挨过打的屁股早就红肿不堪了,这又要挨打,而且,执板的侍卫知道爵爷动了大气,这要不下重手岂能过关?所以,执板的侍卫下了死手,丫鬟哭着求饶:”爵爷,饶了奴婢吧,奴婢错了,奴婢再也不敢了!“爵爷哪里听的进去!执板侍卫打着,丫头哭着,不一会儿那丫头的屁股就已经皮开肉绽,鲜血顺着屁股流着淌到地上。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6 11:56:00 +0800 CST  
乱糟糟的公爵府迅速整理思路,爵爷推测女儿定是投奔南方姑妈家了,索性叫来大儿子云翔,二儿子云鹏,一路向南追!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7 20:32:00 +0800 CST  
爵爷推测十分正确,自趁黑夜逃走后的玉如一时间能想起的地方只有南方姑妈。无奈的是,身为女子出门本就不便,又不能叫马程,所以只能一路行走。城郊偏僻,好容易寻到客栈,玉如连忙打尖住店。云翔和云鹏也不是傻子,仔细分析后也往城郊赶去。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7 20:42:00 +0800 CST  
刚要休息的玉如听到楼下乱糟糟的,好奇的竖起耳朵听着。原来,是大哥云翔寻到客栈,正在挨屋检查。玉如心想不好,这可怎么办?还没想到对策的时候云翔冲了进来,云翔二话没有拉着玉如就往外走,惊的玉如是花容失色,叫苦不迭。玉如哭着对云翔说道:“大哥,求你放了我吧,求你了。”这时的云翔也平静了许多,回头看着玉如那早已哭红的眼睛,心下一疼想到:“是啊,若是回去,以后妹妹的日子是何滋味啊?”云翔放开玉如,独自闷闷的离开,走前头也不回的说道:“就当没看到过我!”谁知,刚刚发生的事情被云鹏看的一清二楚,云鹏气急败坏的上来就将玉如擒住,喝道:“有你这么当大哥的吗?拿咱们一家子的命开玩笑啊!还有你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妮子,咱们的命都在你手上,你想过没有!”说罢,拉着玉如就往外走。
碰巧抚远大将军费扬古也来投栈,看到这情况只为是纨绔子弟调戏女子,想着教训一下这些浪荡子。费扬古也没废话直接就将擒住玉如的侍卫打翻在地,云鹏性子急上来就要个费扬古开仗,可是云鹏哪里是久经沙场将军的对手,一个回合就连连呛步。费扬古明显是生气了,上手奔雷掌就冲云鹏去了,哪知玉如冲了出来替云鹏挡住那掌势,费扬古愣了,这是怎么个意思?云翔连忙前来劝和说道:“这位好汉,我们本是兄妹。妹妹闹脾气不肯回家,我们兄弟二人前来寻她。还请好汉体恤我们的心情。”费扬古没有理会云翔,望着玉如说道:“可是实情?”玉如受了一掌可是不轻,没有说话,只是点点了头。费扬古见状和云翔寒暄几句便走开了,云翔兄弟担心事情有变,连忙带着玉如回府。
事后,费扬古听随从副官说起,原来那兄妹三人就是敦诚公的子女,那替兄挡掌的就是敦诚公的嫡女玉如,也就是未来的将军侧福晋,费扬古听后微微皱了眉。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8 11:44:00 +0800 CST  
跪在祠堂的玉如拉着爵爷的衣角委屈的说道:“阿玛,求求您了,女儿不想嫁。”爵爷生气的躲开喝道:“圣旨岂是你我能改变的?自圣旨下到府中那一日起,你就已经是将军的侧福晋!”玉如哭着说道:“我不是,我不是,我就不是!”说罢,玉如也不跪了,一心想着跑出去逃离这里不再回来。爵爷彻底怒了喝道:“给我抓住她,既然我没本事留住你,我就打到你留下!去,给我拿家法来!”
被擒住的玉如硬生生的摁在刑凳上,爵爷手持家法举在空中问道:“可改?”一向温柔的玉如此时也倔的如牛,仍是不该初衷。“好,不改,我就打到你改!”说罢,用足力气的棍子就打在玉如的娇臀上,疼的玉如大呼一声“啊”。爵爷也不顾是不是女儿身了,带着风声的棍子噼里啪啦的打在臀峰、臀腿交际处,玉如早就疼的大汗淋漓,斗大的泪珠连成串儿似的往下掉。突然,棍子停了下来,喘着粗气的爵爷问是否可改,玉如不想回答,只是闷闷的哭,爵爷更是生气,又再次举起那棍子重重的落下,伤上加伤,痛上加痛,哭,喊,没了力气,意识模糊,眼神迷离,怎么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是臀上疼痛不减,如同火烧,如同。。。“爵爷,格格晕了!”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8 12:08:00 +0800 CST  
两日了,玉如仍没有醒的意识。急的福晋如坐针毡,总是埋怨爵爷下手重!侧福晋在一旁酸酸的说道:“福晋也别怪爵爷了,是玉如自己不争气,怪不得爵爷下手重。这次,若不是云鹏机灵把玉如找回来,那咱们这一大家子还有活路吗?“福晋虽知道这里的利害关系,但还是不想被小妾如此奚落,还是正色道:”玉如若是你的亲生女儿也舍得如此吗?“侧福晋刚要在反驳,被爵爷拦下说道:”都什么时候了,你们还有心情在此斗嘴!“
这时,有下人来报抚远大将军前来叨扰。爵爷听后惊了一身冷汗,将军怎么来了?莫非听说了什么?边想着边硬着头皮去前厅会客。
将军见到敦诚公后说了些客套话后直奔主题,原来此次前来是为玉如疗伤的,此前那一掌若不褪去毒气,恐怕玉如熬不过明日。福晋听后险些瘫软在地,将军上前说道:”诚福晋,今日我先替格格疗伤,但是你要记住手法,以后每日按此手法早晚一次,七日后保管无虞。“
话不多说,福晋领将军到了玉如房中。将军也不客气,直接掀开玉如的被子。可是,将军忽略了玉如受了家法,下身为了好上药不曾穿任何衣物,娇臀上着药,药布搭在臀上,高高肿起的娇臀疼的不敢动,渗出的血迹浸湿了臀上的药布。将军皱了皱眉头,昏睡着的玉如额头布满了汗水,紧蹙的眉头没有舒展。福晋本想给玉如盖好被子,被爵爷拦住了,没必要,早晚女儿是他的人!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8 12:31:00 +0800 CST  
将军伸手要剪刀,福晋连忙递上,将军二话不说将玉如上身的衣服直接剪开,玉如那吹弹可破的酮体尽收眼底,虽然玉如趴在床上,但那雪白的身子还是如同一幅美景一般。只见,玉如后背有一黑紫色的掌印,不用说,那是将军打的。将军说道:”福晋,下边的手法你要记住!“福晋连忙点头。说罢,将军双手交叠揉搓着玉如的后背,从上倒下每一处穴位均按到,然后重重的一推,玉如一口黑血吐了出来。很显然有效果,玉如悠悠然的睁开眼睛,误会旁边的将军是爵爷,玉如艰难的伸手拉住将军的袖袍说道:”阿玛,我不想嫁。“说罢,玉如又昏了过去,剩下尴尬站在那里的将军和爵爷夫妇。将军生气的躲开玉如的手说道:”敦诚公,圣旨不可违!“然后,将军气冲冲的出了玉如房间,爵爷在后边边跑边解释着。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28 12:43:00 +0800 CST  
送走将军后爵爷又是一身的冷汗,心中无奈想到:真是冤孽啊!
月余后玉如恢复了身体,终于在全家跪下求嫁的情形下答应了亲事。侧福晋这个称呼足以让人轻视她的存在,只是府中男主人的玩物,女主人的奴才,说白了,生育工具而已,仅此而已!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30 10:19:00 +0800 CST  
将军府喜气洋洋迎接侧福晋入府,抚远大将军董鄂费扬古更是喜酒一杯接一杯,将军嫡福晋在内室手握经串默诵着经卷,嫡福晋的女儿在旁气鼓鼓的来回踱步。良久,福晋说道:”清盏,坐好!大家闺秀没半点矜持!“清盏生气的说道:”额娘,这日子我怎么坐好?瞧阿玛娶的是什么侧福晋?和我同年,难不成让我叫她姨娘?我可叫不出口!“福晋停下手中的经串说道:”虽然你和她有身份束缚,但也没有逼你如何。记住,你是嫡福晋的格格,身份贵重。即便他日那人生下子嗣,也是充给我教养,叫我额娘。记住没有!“清盏听后重重的点了点头。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30 10:32:00 +0800 CST  
喜酒已经闹到半夜仍不见散去,房中苦闷的玉如久坐不住,独自摘了盖头,困意来袭,倒头便睡下了。
费扬古久经沙场酒量自然不减,打败所有酒桌宾客后跌跌撞撞的到了玉如房中。费扬古看到早就独自睡下的玉如皱了皱眉头,伸手抚摸着玉如的脸庞,滑嫩的皮肤让费扬古不忍再去触摸,生怕弄疼似的,随手将暖被盖在玉如身上,转身独自去书房安寝。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30 10:41:00 +0800 CST  
第二日,玉如在陪嫁丫头吉祥的陪同下一起去给将军嫡福晋请安敬茶。
嫡福晋知道玉如回来,早早就坐在内室中央,清盏坐在下手位置,只等着玉如给她一个下马威,让她知道这将军府到底谁说了算!
跪在嫡福晋面前的玉如将茶碗举过头顶恭恭敬敬的说道:”奴婢给福晋请安。“福晋接过茶碗,轻轻地抿了口茶,并不曾叫玉如起身。福晋放下茶碗说道:”以后你就是将军的侧福晋了,言行举止皆要按照规矩来,否则被人耻笑了去,还要累及将军府没有规矩。你可听清楚了吗“跪在地上的玉如连忙说道:”奴婢听清楚了,奴婢谢福晋教诲。“
福晋见清盏在一旁坐不住要发难,连忙对玉如说道:”还有一事你要清楚,清盏是嫡生女儿,身份贵重,自小被将军宠爱,受不得委屈。今日你入府,虽说是皇上圣旨,但你要知道自己的身份是什么,来将军府的任务是什么,所以,不要将姨娘的做派做给清盏看,清楚了吗?“玉如听后好生委屈,但也只是顺从的说道:”奴婢听清楚了,格格身份贵重。”清盏这才撇起嘴说道:“妄想我会叫你姨娘,你就是我阿玛的小妾而已!你不配!“
福晋担心清盏还会说什么上不得台面的话,慌忙让玉如退下了。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30 11:02:00 +0800 CST  
第三日是玉如回门的日子,早早的玉如就给福晋请了安,奉了茶,听了教导,一切完毕后连忙跑去门口准备回敦诚公府。可是,偏偏这几日将军被皇上叫去宫中不曾回府,这回门也只能是自己回了!哪个新娘过门三日还没见过新郎模样的?唯有她,喜塔腊玉如!

楼主 悲凉日子  发布于 2015-08-30 11:09:00 +0800 CST  

楼主:悲凉日子

字数:57257

发表时间:2015-08-26 18: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4 00:36:12 +0800 CST

评论数:50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