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絮语黄昏后(F\/M,古风,女尊)

“母亲还生气着呐…”苏玖轻拍他后臀,“委屈了你这儿,还要多吃点苦头。”言毕也不管陆倾墨挽留,下榻取出桌角倒覆的戒夫铃,对门外一摇。


少顷,有司嬷嬷便领了小厮们来,刑凳往地上一搁,陆倾墨便吓得后臀抽紧,本已饱受蹂躏的臀更是钝钝幻痛。


“玖儿…”陆倾墨怕得不行,将哭未哭,含泪低求。


苏玖已是不忍心,可还是不得不为,便捧了他脸,轻啄他眼睛。


“少君,上凳吧。”有司嬷嬷提醒。


怎般挣扎也终是逃不过,陆倾墨再次伏上刑凳,外袍下摆掀起,手腰膝脚一一缚牢,柔软的刑枕垫在下腹,托高圆润红肿的臀,让这即将受惩的可怜部位高耸撅起,挺翘在中央,便于刑官施刑。


“竹尺,二十。”


“嬷嬷,四十吧。”


陆倾墨一哆嗦,难以置信地望向苏玖。

楼主 云散姐  发布于 2016-04-09 20:24:00 +0800 CST  
陆倾墨一哆嗦,难以置信地望向苏玖。


苏玖心疼,过来拨开他的碎发,脸贴着脸低语:“倾墨哥哥,忍着些,打得狠了玖儿替你叫停好不好?”


执刑小厮调教有素,对着陆倾墨早受过两重刑的屁股也毫不手软,一记竹尺携风而下,加了力的一头恰恰敲上最红肿的臀峰,登时陆倾墨挤出一声破碎的哭叫,上身痉挛般弹起,受罪的臀部却因皮带拘束而不得躲闪,无助地停留原地,等待下一记责罚。


接连五记竹尺都打在臀峰,疼痛成倍叠加,巴掌大的地方重重叠叠挨打,又肿起三指高,深红透亮,仿佛轻触便会戳破一般。


苏玖看倾墨哥哥哭得凄惨,怕他痛极咬伤舌头,强行塞了帕子在他口里,又拿着嗅盐陪他。可怜陆倾墨,才五记身后便疼到极致,自认绝捱不过剩余三十五记去,口里又塞了帕子,有苦说不出,恨不得一晕了之,却不妨苏玖备了嗅盐,只得清醒着承受折磨。


下一轮十记竹尺由腰到腿齐齐上色,陆倾墨咬紧帕子挨下,一头黑发便已湿透。尚未喘过气,又是颇为狠辣的五记敲在臀峰,陆倾墨疼得眼前发黑,眼泪狂飙而出,拼命摇头,却搏不过身后残忍的竹尺,硬生生一记一记不疾不徐抽打在不堪折磨的方寸之地。


竹尺五记十记一轮地重复,陆倾墨感到全身的知觉都离自己而去,挨过打的手心都不再疼,整个人只剩下一个屁股,被罚下地狱受苦。


第三个五记打上臀峰,陆倾墨拼出全身力气挣扎,皮带在腰上勒出一圈淤青,却仍未让他逃脱开去。有司嬷嬷打了个手势,刑官的竹尺愈加凶狠,一记一道,竹尺咬上陆倾墨臀峰,留下青黑淤痕。


“最后五记了,倾墨哥哥不哭,再坚持一下,马上就不打了。”苏玖亲亲陆倾墨眼睛,再亲亲陆倾墨脸颊,见他泪水不停流下,也不知如何哄他才好。


陆倾墨几乎脱力,软绵绵倒在刑凳上,轻轻抽噎。


最后五记依然不好挨,执刑小厮刁钻地抽在臀腿交界处,格外敏感些的皮肤本就已打透,此时再承受十成十的五记竹尺,立时浮起一道三指宽的紫痕,陆倾墨哭的上气不接下气,咬住帕子也还漏出呜呜惨呼,泪水滚滚,擦都擦不干净。


“好了好了,嬷嬷不打了,莫哭莫哭。”苏玖匆忙取下掩口帕子,搂着他安慰,“倾墨哥哥,口渴么?喝点水?前些日子舅舅送了玖儿一罐子蜜糖,可好喝了,玖儿都留给倾墨哥哥好不好?”


陆倾墨被解了皮带,却仍是疼得动弹不得泪流不止,伏在刑凳上不住喘气,全身脱力几乎快晕过去。听到这话却破涕为笑。他的小玖儿就算大事上不迷糊,小事上却懂得不清不楚,连哄人都不大会,当真还是个孩子。


只是道:“扶我到床上去吧。”


收拾齐整,陆倾墨趴在床头,青肿甚至泛了紫黑的臀上盖了冷帕子,就着苏玖的手浅啜蜜糖水。


“不喝了。睡会儿。”陆倾墨打个哈欠,眼睛将要闭上。


“屁股不疼了?”玖小侍女搁下茶盏。


陆倾墨不忿她用词粗俗:“上了药,好些。”


“那先换了衣裳吧。这身定然濡湿了,穿着睡仔细着凉。”苏玖扭头唤青黛,“倾墨哥哥自个儿是大夫,这种事儿怎的就明知故犯。”


“早干了,不必。”


“倾墨哥哥不换?”苏玖抄起戒尺又搁在陆倾墨臀尖,“嗯?”


“……换。”
————————————The End——————————————
暂封,卤煮不想写了

楼主 云散姐  发布于 2016-04-10 12:45:00 +0800 CST  
众亲不用再催更了,楼主上一楼就已经打上End了

楼主 云散姐  发布于 2016-04-23 13:08:00 +0800 CST  

楼主:云散姐

字数:22332

发表时间:2016-02-26 05:1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9 20:13:14 +0800 CST

评论数:4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