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训夫记(女尊,含sp 1v1 有甜有虐)

雒紫攸:“璃玥?你又不听话,可是皮痒了?”
楚璃玥:“呜……妻主又欺负璃玥!”【噘嘴状】
雒紫攸:“嗯!果然皮痒!趴过来!”
楚璃玥:“呜呜呜……妻主不打。疼……”
雒紫攸【坏笑】
……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5:00 +0800 CST  
凰历278年,苍凰大陆第一任女皇继位。自此,女子成为国家的主心骨,开启了女尊时代。
女主雒紫攸,开国功臣雒染的女儿,父母为保女皇登基均死于非命,留下独女雒紫攸,被皇上册封为摄政王,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今日是摄政王雒紫攸的大婚之日,洞房里……视乎并不太平。这惨叫。。是什么情况??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6:00 +0800 CST  
洞房之内,大红的锦帐迷了人的眼,喜烛冉冉跳动。桌旁,刚喝过合欢酒的雒紫攸小脸微红,在烛光的映衬下格外可人。屋内的丫鬟都被遣出去了,然而此刻的摄政王妃正哭的梨花带雨,上半身被牢牢绑在茶桌上,腹下放了两个红色的枕头,臀部高高翘起,下裤不知所踪,泛着微红的臀部暴露在外面。雒紫攸坐在他身旁得意的浅笑。手里拿着一根一指厚,半米长的竹板,缓缓在手中翻转着。这倒并无不妥,毕竟新婚之夜,都是要立规矩的,被打几下很正常。不过……此刻趴在桌子上的男子,为什么眼里会有惊恐,还有后悔?情况好像不太对。突然,雒紫攸手起板落,狠狠的砸在男子臀部,又一道红痕起,男子惨叫出声。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6:00 +0800 CST  
“楚璃玥?怎么,舒服吗?”雒紫攸浅笑着冷冷问。楚璃玥被绑的身子微颤,眼泪掉个不停,小心翼翼的开口:“王,王爷,饶命…”“啊!”话未说完,那竹板又是狠狠一下砸在臀上,雒紫攸笑得嘲讽,左手食指挑起楚璃玥下巴,一张带泪的精致的过分的脸映着烛火出现在眼前。手上一用力,楚璃玥好看的眉头轻皱,“饶命?楚璃玥,你好好看看我是谁!”
楚璃玥一愣,眨眨眼睛挤出眼眶里的泪水,愣了一会,恍然大悟一般惊道:“是你?啊?你真的是…摄政王……王爷,王爷,璃玥错了,璃玥有眼无珠,璃玥真的不是故意的,饶了璃玥吧王爷…”
“呦!记起来了啊?错了?怎么,当初是谁说,本王要是摄政王,你不姓楚?嗯?如今呢?可是姓楚?”雒紫攸冷冷开口,说着,手中的竹板带着风声,一下一下砸下来,楚璃玥双手紧紧抓着桌角,口中不断溢出惨叫,泪水再次涌出来,连带着求饶也忘了个干净。雒紫攸泄愤一般不断的手起板落,力度也是极大,不一会那原本白皙的臀部红肿高了有一指!楚璃玥脸上也是泪水汗水混在一起,狼狈不堪。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7:00 +0800 CST  
半晌,雒紫攸停了手。楚璃玥抓着桌角的手骤松,整个人完全瘫在桌上,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王,王爷,饶命…”
雒紫攸斜看着他,脑海里涌现出三日前的一幕,原本雒紫攸是可以不用娶他的,只因日前推行新政,伤了不少老臣的利益,将军顾菀为首的一行人意图谋反,预意拉拢丞相做辅。皇上看出缘由,与雒紫攸商议,让她娶了丞相独子楚璃玥,以此作为牵绊。以防将军就此做大,好方便镇压。
于是一道圣旨而下,雒紫攸是不娶也得娶,因为雒家一族世代终于皇上,且雒紫攸与当今皇上又是义结金兰,怎可不帮此忙?只是因凰朝以女为尊,男子嫁人之前,没有父母之命不得出府,嫁人之后没有妻主之命更加不许!
丞相独子更是娇生惯养,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雒紫攸甚至从未见过他,于是大婚前一日便前往丞相府,至少要看看此人是何模样。不巧的是,丞相的夫郎去了寺庙祈福,丞相又进了宫,只告诉了她楚璃玥的房间便离去。
然而更不巧的是楚璃玥此时正在睡觉,雒紫攸的到来吵醒了他。娇生惯养的楚璃玥本就有起床气,又是在丞相府,迷迷糊糊的根本没看清来人长相就开始发脾气,拿起床上的枕头就朝雒紫攸扔了过去!雒紫攸对这亲事本就不甘不愿,窝了一肚子火,此刻更是气极,把枕头又甩了回去,并夹了内力。
楚璃玥被打疼了清醒了几分,但他并不认识她,错把她当成了登堂入室的淫贼,立刻开始喊人,但雒紫攸是来看未婚夫郎的,早早就谴退了侍从们。见他如此便表明了身份,不巧的是,也不知道是楚璃玥起床气没过,还是宠的过于跋扈,不但不信还更过分了起来,抓到什么扔什么,一定要把雒紫攸赶出屋子!还扬言雒紫攸要是摄政王,他就不姓楚!雒紫攸一怒之下离了丞相府,憋了一肚子火就等大婚之日出!以至于下手似乎还带了几许内力!身娇如楚璃玥如何受得了,此刻已是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认出了她又回想起那日所作所为,吓得更是丢了魂,不住求饶认错。
停了手,听着楚璃玥哭着道歉,雒紫攸气也消了一些,得意一笑,左手掐开楚璃玥的嘴,将竹板放了进去命他咬着,并威胁不许掉了,否则重责,楚璃玥赶紧点头。以为可以不挨打了,可雒紫攸哪肯这么轻易饶了他,本就没有感情,不情愿娶,又被他那般对待,怎可罢休,见咬着竹板,邪邪一笑,伸手抚上他红肿的臀部,惹得楚璃玥浑身一紧,大眼睛直直盯着她,恐怕她在动手,不住摇头,呜呜呜的乱叫。雒紫攸浅浅一笑,狠狠掐住他红肿的臀肉!“啊!”楚璃玥又是一声惨叫,嘴里的竹板掉了出来。雒紫攸得逞一般笑了,松了手再次拿起竹板。察觉不妙楚璃玥拼命求饶,眼泪再次流下来。雒紫攸看都不看他,继续挥动竹板,惨叫声再次响起……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7:00 +0800 CST  
本以为她是去梳洗了,却见她拿了一个乳白色瓷瓶又走了回来,楚璃玥一愣,唯恐她又要干什么,紧张的往床里挪了挪,轻颤着道:“王,王爷饶命,璃玥真的知道错了…”雒紫攸一愣,见他敢躲开又是一怒,一扬手那竹板又回到她手中,不等楚璃玥反应过来竹板已经砸上他高肿的臀部!“啊!”楚璃玥不出意外的惨叫出声,雒紫攸一怒,警告道:“懂不懂规矩?该叫什么还要本王教你吗?还敢躲开本王?看来本王是真该给你立立规矩了!”说着一把按住楚璃玥的腰让他不能乱动,不等他反应过来,臀上又是钻心的疼了起来,竹板一下下砸上,均是十分力气,丝毫不放水,疼的楚璃玥惨叫出声,牢牢抓住身下的床单。一边打着,雒紫攸警告道:“以后要叫本王妻主!不管赏赐什么,是打是疼不许躲,不许说不!不许给本王添麻烦,本王问话不许不答听到没!”话落竹板也停了下来。喘了口气楚璃玥见雒紫攸问话,又想到她说不许不答又赶紧答是。雒紫攸满意的点头又道:“最后五下!不许喊叫,否则加罚!每打一下自己数着,问什么答什么知道吗?”楚璃玥一愣:“是!……啊…”随着竹板落下,楚璃玥控制不住的惨叫,却又反应过来改了口:“一!”雒紫攸轻道:“以后要叫本王什么?”
“妻主!”
啪!“啊…二!”
“以后受罚要如何?”“不许躲!”
啪!“啊…三”
“本王问话要如何?”“回答!”
啪!“嗯…四!”
“记住了吗!”“记…记住了!”
啪!“嗯…五!”
“若是犯错了该如何?”“罚!”
五下打完,雒紫攸笑笑,看着他精致的脸上汗水泪水混在一起,突然起了逗弄的心思,板了脸道:“打之前本王说了什么?”楚璃玥心下一惊,心虚道:“不许喊叫,否则…加罚!”“嗯,”雒紫攸点点头,“叫了几次?”“三…三次!”雒紫攸挑眉“如何?”“加…加罚…请,请王爷责罚…”楚璃玥心惊的开口,身子却不受控制的抖了起来,此刻的他那还有日前丞相独子那般骄傲的样子?经过昨夜的调教整个人乖巧了何止一点!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8:00 +0800 CST  
雒紫攸浅笑,将竹板抵在他红肿的臀上,作势要打,看着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不由轻笑出声,放下竹板,修长的手放上他被打的滚烫的臀上,凉凉的手惹得他身子一僵,缓缓睁开眼睛,看向雒紫攸,黑曜石般的眸子透着几抹疑惑,差异她为何没打。雒紫攸一笑,手轻轻拍了一下他高肿的臀,“嗯…”楚璃玥闷哼一声,雒紫攸玩笑道:“等本王心情不好时再罚,先给你记着,上药!然后随本王去用膳!”
楚璃玥一惊,暗自叫苦,却也只能乖乖应声。雒紫攸没耐心的给楚璃玥臀上抹上药膏,邪邪一笑道:“要把淤血揉开,忍着!”楚璃玥一惊…认命的点头称是。于是雒紫攸的‘魔爪’开始随意的在楚璃玥红肿的臀上肆虐,疼的楚璃玥惨叫出声,然而刚刚叫了一声,似想起什么一般死死咬住了下唇,抑制住惨叫声,手也死死的抓着床单,疼的眼泪再次控制不住涌落,雒紫攸一愣,轻道:“不必忍着,疼就叫出来!”“是!啊!”楚璃玥如获大赦一般叫出声来。雒紫攸也终是心软放了他一码,不再揉了。本来嘛!摄政王府的药自然都是上等,伤药自然是减轻痛苦的,怎么会有这种药?不过是雒紫攸捉弄他罢了!上了药又帮他穿上下裤,叫了人服侍他换外衣洗漱,她则坐在一边看着,侍从自是不知他受伤,下手也不会避讳小心,弄疼他自是少不了,为了影响他又只得忍着,雒紫攸只当看戏一般在一旁等着,好不容易收拾完了上好了早膳,雒紫攸大发慈悲的谴退了侍从,楚璃玥额头上已是汗珠密布,犹豫了一下,看着沉香木制的椅子,再想想身后的伤,楚璃玥咬了咬牙,缓缓做了上去。红肿的臀刚挨上椅子,立刻疼的他叫着跳了起来。
意识到失态,楚璃玥偷偷看了看雒紫攸的脸色,小心翼翼的跪下来请罪:“臣夫失礼,请妻主责罚!”雒紫攸一笑,勾起他的下巴轻道:“可是疼极?”楚璃玥一愣,犹豫了一下,试探道:“是…是!”
见雒紫攸不曾生气,悄悄松了口气,雒紫攸好脾气的一笑,用手帕擦了擦他额角的汗珠,起身去衣橱里拿了一个厚厚软软的垫子放在了椅子上,将楚璃玥扶起坐在上面,看着他额头轻皱,浅声道:“好些吗?”“谢妻主关心,好…好多了…”楚璃玥有些受宠若惊的开口,心道摄政王待人也很好,若不是自己之前那般,恐也不会这样。
雒紫攸见他嘴角微扬,不自觉的也笑了笑,之前的不满和愤怒早已不知所踪,毕竟她雒紫攸向来没有多记仇,气撒了也就过了,只要他不过分也无妨!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0:59:00 +0800 CST  
祠堂,被疼痛折磨了半夜的楚璃玥早已疲惫不堪,此刻又来跪听家规。虽说雒紫攸废了大半家规,但毕竟雒府家大业大,家规还是不少,这以跪了半个时辰,家规却才读了一半。想他楚璃玥何时受过这种苦,现下膝盖有些肿痛,臀部的药劲儿早已过了,此刻也是一抽一抽的痛,额角细汗密布,早已跪不住,又不敢用手支撑,只得强忍,盼望这家规早些读完。
谴退了门口侍从,没让其通报,雒紫攸缓步进了祠堂,见楚璃玥虽跪的较直,却在不住颤抖,想来也是在隐忍,暗道楚璃玥也还蛮懂规矩的。想着缓步走上前去,浅声开口:“进行的如何了?”
声音一出,吓得楚璃玥一震,赶紧忍痛正了正跪姿,恭敬答道:“回妻主,读了一半了!”“嗯,”雒紫攸点点头,拿过家规,谴退了侍从接着道:“可记住了?”
楚璃玥一惊,记?没人告诉他还要记啊!我只当有个过场,身上疼的厉害,哪有心思记啊!别说这个了,丞相府的家规,这么多年了他都没记过!可,看她这架势,莫不是要考?这可怎么办,他压根听都没听啊!
正想着,雒紫攸已经在主座上坐下,翻开家规,问道:“家规第二十条说的是什么?”楚璃玥一愣,脑子一片空白,顿感臀上疼的厉害,暗道怕是又要挨打,记起成亲那日父亲千叮咛万嘱咐,告诉他千万不可犯了家规,否则是要杖责的!
天啊…楚璃玥只觉心跳都漏了半拍,汗珠缓缓划下脸庞,半晌说不出话来。雒紫攸等了半天,见他无话,顿时明白了,脸色一变甩手扔了那家规,怒道:“怎么不答?本王的话都忘了吗?!”楚璃玥一惊,支支吾吾开口:“回妻主,这家规…臣夫…臣夫没记。妻主,妻主赎罪!”
雒紫攸一怒:“没记?这半个时辰你一条都没记?”楚璃玥心道死定了,垂头应是。雒紫攸起身向外走去,冷声道:“拿着家规,随本王过来”
楚璃玥叹了口气,应声起身,费力跟上雒紫攸出了祠堂,臀上疼的厉害,他也不敢出声,只得默默跟着,心道怕是少不了挨打了。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09 21:34:00 +0800 CST  
书房,雒紫攸坐在主座上,冷道:“跪下!”楚璃玥一惊,下意识的‘嘭’一声跪在了雒紫攸脚边。雒紫攸明显感觉到地板震了一下,不由得替他觉得疼,而此刻楚璃玥也后知后觉的感受到膝盖刺骨的疼。皱了皱眉头。见雒紫攸神色不郁不由心下一紧,赶紧道歉:“妻…妻主,臣夫知错了,求妻主,宽恕!”
雒紫攸没理他,伸手打开了桌子上的一个小盒子,里面赫然放着一把紫檀木镇尺,足有一指厚,见她拿了出来,顿时觉得心跳漏了半拍,有种想哭的冲动。
不等他求饶,雒紫攸已经开口:“右手抬起来,手心向上平举!”啊?楚璃玥一愣,脑子一片空白,迷迷糊糊的把手伸了出去。雒紫攸浅笑着抓住他手指,拉到了胸前。“啪”的一声,檀木镇尺不偏不倚的落在了楚璃玥手心,“啊…咝,疼!”楚璃玥下意识叫喊出声,用力想抽出右手,却怎么也挣不开雒紫攸的手,带着哭腔开口道:“妻…妻主,疼,璃玥错了,璃玥再也不敢了,求妻主饶恕!”
啪啪,连续的两下砸下来,随即松开了他的手,楚璃玥疼的蜷缩在一起,下意识跪坐在小腿上,然而立刻又弹了起来,疼的眼泪立刻划了下来。此刻的他是起来也不行,坐下也不能,除了疼还是疼。雒紫攸放下镇尺,伸手将他扶了起来,一手搀着他,另一只手挑起他的下巴,警告道:“这三下算是教训,给你五日时间把今日听的家法记住,若下次检查还是说不上来,挨得就不是三下了!听到没?”
楚璃玥正处在疼痛中,压根一个字都没听进去,胡乱的点了点头,由着雒紫攸将他扶到软榻上,神智不清的楚璃玥趴在软榻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再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他正趴在床上,臀上,手心都抹了药膏,凉凉的露在外面,舒服了好多。床头放着一本厚厚的家规。屋里没人,看着家规楚璃玥一下子想起身上的伤,一时气极,抓起家规就扔了出去,用力过大牵扯了臀上的伤,疼的哎呦的叫了出来。
突然房门被打开,雒紫攸端了药膳进来,看到地上的家规,雒紫攸邪邪一笑,看的楚璃玥心里毛毛的,刚要出声却被雒紫攸打断:“呦!大少爷发脾气啊?身上的伤不痛了?”楚璃玥怕再挨打,正要求饶,雒紫攸放下药膳,捡起家规笑道:“好了,气也出了,这家规该记还要记,否则…你明白!”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1 01:49:00 +0800 CST  
因着雒紫攸的话,楚璃玥顿觉身上某处疼的厉害,不由得心下紧了紧,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看着猫儿一样的楚璃玥,雒紫攸骤然觉得心上一疼,有种想把他抱进怀里的冲动,但很快又打消了念头,将药膳放到他身边,没情绪的开口:“吃吧!”昏睡了大半日,楚璃玥早已饿了,迫不及待的伸手去拿筷子,然而筷子刚刚抓到手里,楚璃玥突然倒抽了口凉气松了手,筷子落在瓷盘上一震响动,雒紫攸转过脸来差异开口:“怎么了?”
只见楚璃玥左手抓着右手手腕一个劲甩,龇牙咧嘴,黑曜石般的眸子泪光闪闪,略带着哭腔道:“疼…”只见他右手手心红肿一片,足足比左手高了一指,也不知是涂了药的关系还是肿的,有些发亮…雒紫攸一愣,不觉暗叹打的有些狠了,却也不松口,反而端起餐盘作势要走,不屑道:“既然拿不了筷子,还是别吃了!”
楚璃玥一惊,更是哭丧了剪,赶紧出声道:“妻…妻主,臣夫,臣夫饿!”雒紫攸坏坏一笑,又放下餐盘道:“那就快吃!不然本王端走了!”“别…”楚璃玥弱弱开口,犹豫了一下狠了狠心缓缓伸出右手,颤抖的去拿筷子,好不容易拿起来了,却怎么也加不起东西,试了不出三下,就已然疼的满头大汗。
雒紫攸有些看不过去,一把抓住他手腕,冷声道:“松手!”楚璃玥一惊,忙求道:“别,妻主,妻主求你了再给臣夫一次机会…臣夫,真的好饿…”雒紫攸懒得解释,驱动内力直接逼开了他的手,随即楚璃玥落下泪来,“妻主…”雒紫攸接住落下的筷子,松开了他的手腕,夹了口菜递到他嘴边,看清他脸上的泪痕,轻斥道:“吃完再哭!”
楚璃玥一愣,显然是没料到此举,哭意立刻隐下,急忙张口吃了下去,雒紫攸浅笑,一口饭一口菜的递到他嘴边,不一会一碗饭就见了底,“饱了?”雒紫攸浅声询问,楚璃玥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犹豫了一下,咬了咬唇低声道:“谢,谢妻主…”“嗯!”雒紫攸淡淡应声将餐盘端了出去,回来时又端了杯水过来。低着头喝水,眼睛去看着雒紫攸,楚璃玥突然觉得,自己的妻主不打人的时候,也挺好的…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1 01:50:00 +0800 CST  
五日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这日刚过了早朝的时辰,皇上就传召了雒紫攸进宫,雒紫攸被特许免上早朝,却有专门记录早朝事宜的宫人日日将记录交到摄政王府。今日看完那记录正要进宫就收到传召,吩咐可几句便离开了。
楚璃玥的伤已好了十之八九,早已活动自如,好了伤疤忘了疼,楚璃玥自小就是呆不住的性子,以前有丞相母亲和他父亲宠着,全然不顾自己是男子,不学礼法,诗词歌赋样样不通不说,性子还十分跋扈,也正是因为这些,他父亲也才会有让他嫁一个内侍,不过是怕他的性子嫁了别人性命不保!
见雒紫攸出府,楚璃玥竟让人拿了套女子服饰,要出府!当然这在丞相府时是家常便饭。见他这般,自小跟着他的侍从赶紧过来劝他:“王妃,使不得啊!这摄政王府不同丞相府,要是被王爷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啊!”楚璃玥不屑一顾,笑道:“无妨,本王妃都快憋死了,好不容易等到有机会出去了,怎么可能错过?再说了,王爷这么急着进宫,自是有大事要商议,不会那么快回来的,本王妃小心点,不被人看见,只要你我不说,谁知道?放心吧!乖乖等本王妃回来就是!走了!”
话落人已从窗户翻了出去,侍从见此也不敢声张,只得盼望着楚璃玥早些回来别被发现,不然自己怕是活不成了……
再说雒紫攸,一大早跑进宫,现下却在御书房拿着一把镶满了宝石的剑赏玩!为什么?因为今日早朝,幽族部落献上宝剑一把,据说削铁如泥,在天下剑器行位居第一!雒紫攸不爱干涉朝政,却独爱宝剑,皇上也是知晓,于是二人想到一起了,所以雒紫攸才进了宫。本就不是什么大事,皇上见雒紫攸喜欢这宝剑便给了她,于是前后不出半个时辰雒紫攸就回来了!而此刻楚璃玥女扮男装在街上逛的正起劲儿!
回了府,拿着宝剑练了一会儿边交给侍从妥善保管了。闲来无事正好想起今日是第五日,该检查楚璃玥家规了。于是边去了楚璃玥的住处,侍从一见雒紫攸顿时慌了神儿,赶紧跪下行礼,见雒紫攸要进门赶紧开口:“王爷,王妃还未起身。您……”
然而话未说完便被雒紫攸打断:“还没起?那本王去见他!”说着已经绕过他迈进了屋子,眼见拦不住了,侍从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该来的还是来了。雒紫攸看到床上楚璃玥换下的衣服,再看屋里没人顿时怒了,走出去冲那侍从冷声问道:“王妃呢?不是还没起吗?人呢!”
那侍从早已吓出一身冷汗,赶紧道:“回王爷,奴才不知,不知……”“不知?笑话,你守在门口里面少了人你不知?怕是有意隐瞒吧!来人,给我打,什么知道王妃去哪了,什么罢手!”雒紫攸此刻已是怒极,但不知为何,并不全是因为他私自出去犯了大忌,而是因为竟有些担心他出事!而此刻楚璃玥还全然不知出了这么大的变故,竟跑去酒馆喝酒!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2 18:56:00 +0800 CST  
“啊!……啊!王,王爷,饶命!啊!”雒紫攸此刻正坐在楚璃玥屋子门口,看着那个守门的侍卫被杖责。惨叫声不断响起,十几下过后,雒紫攸叫了停,冷声道:“说!王妃去哪了!”那侍从轻喘了一口气:“王爷,饶,饶命,奴说,王,王妃他,出府了……”“去哪了!”雒紫攸强调道。“奴……奴不知……”“他是第一次出去?”雒紫攸有些紧张。“回,回王爷,王妃嫁入摄政王府,是第一次出去!求王爷宽恕!”
雒紫攸没理他,而是抓住了重点,“他以前出去大多会干什么!”那侍从一愣,想了想道:“喝……喝酒。”“来人!去京城各大酒馆找王妃,不许泄露任何消息出去!否则杀无赦!”雒紫攸冷冷出声,她知道一旦泄露消息,这摄政王妃不守夫德,一旦传开,楚璃玥便是再无法做人,她丢脸不要紧,要是传到皇上那,他必死无疑!不知怎的,此刻她想的竟算是他!只顾着着急也来不及质疑,看着一众侍从换了衣服出去,她焦急的在台阶之上踱步。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2 19:26:00 +0800 CST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楚璃玥喝酒就算了,还好死不死的去了京城最大的酒楼!还好死不死的喝多了,好死不死的喊了一句:“小二儿!上酒!本少爷可是丞相府大少爷!敢怠慢了本少爷,有你好看的!”天啊,这是什么地方?既然是京城最大的酒楼,大臣们常聚集的地方,最不缺的是什么?当然是皇家探子!他虽穿了女装,平常人可以只当他是酒后胡言,但皇家探子可没那么大意!作为探子,眼神自然过于常人,定能看出他不是女子!于是乎…他被带进了宫…
再说摄政王府,听着侍从的回报说人未找到,雒紫攸一下子急了,正要让人再去找,宫里却来了人,请她进宫,匆匆吩咐了侍从继续找便动身进了宫。御书房里,雒紫攸与皇上相向而坐,皇上一手把玩着一个蛇皮的短鞭轻道:“雒姐姐(皇上比雒紫攸小三岁,当年争夺皇位时也没少受雒紫攸照顾和保护,私下里一直叫她姐姐),你大婚过了也有六七日了,那正夫,可还满意?”
雒紫攸一愣,暗道皇上怎么想起问这个了,早上还好好的,莫不是知道什么了吧!虽担忧着,却也只得笑道:“皇上挂心了,璃玥,很乖巧…”话未说完,便被皇上略带怒意的打断:“是吗,那看来雒姐姐是被蒙骗了!来人,把人拖进来!”雒紫攸一惊,已有人应声进来,只见两名侍卫拖着浑身湿透了的楚璃玥进了御书房,皇上挥退了两个侍卫,只余楚璃玥一人蜷缩在地上,身子不住的颤抖,下体似乎有些行动不便,黑曜石般的眸子此刻黯淡无光,还隐藏着几抹惊恐!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4 00:14:00 +0800 CST  
雒紫攸一下子站了起来,浅声轻唤:“璃玥?”楚璃玥完全没有反应,只紧紧的抱着胳膊不住颤抖,看的雒紫攸心下抽痛。皇上冷声道:“雒姐姐恐怕还不知道吧?朕的人是在酒馆里找到他的,喝的人事不醒还不知廉耻口出狂言!哪有一点为人夫的样子!真不知丞相是怎么教育的!真是丢尽了摄政王府的颜面!好在没人识得他,不然朕非斩了他给姐姐出气!”
雒紫攸愣了愣,陪笑道:“臣先谢过皇上关心,只是不知他…这是?”“无妨,朕只是派了教养姑姑给他点教训,只是如今…他这般不守夫德怕是不能好好服侍姐姐,姐姐若不满意只管说,若是姐姐还要他,朕可以派人教教他规矩,定要你满意,若是不要,关起来也便罢了,不劳姐姐费心。”
雒紫攸心下一紧,教养姑姑?楚璃玥怕是被调教的不轻!若是她不要他,以他现在的样子,怕是必死无疑,可若是把他交给皇上调教,和死过一次也没区别,况且她也并没有不喜欢楚璃玥那般样子,相较而言她更讨厌那些中规中矩,一板一眼的货色,她可不想楚璃玥变成那样,于是赶紧道:“皇上言重了,如今国事繁忙,这等小事自然不能劳烦皇上费心,臣的夫郎臣来管教就好,定会让他长记性,再不犯错,还望皇上成全!”
皇上看了看雒紫攸,又看看楚璃玥,终是松口:“罢了,既然是要让姐姐满意,自然姐姐最清楚该如何,交给姐姐自然最好,不过,一定要给他点教训!不然他记不住!”“自然!”雒紫攸浅笑,又道:“今日之事还请皇上代为保密,切不可让第三个人知晓,不然臣……”皇上爽朗一笑:“没问题,朕自然明白!”雒紫攸点点头告辞抱起受惊的的楚璃玥走了出去。
上了马车才发现,楚璃玥下身的衣服有些破碎,整个下体有些僵硬动都不敢动。雒紫攸摸摸他有凌乱的乌发,柔声道:“璃玥?你看看我,我是你妻主啊!”话音刚落,楚璃玥突然紧张起来,喃喃道:“妻…妻主,妻主最大,要,要听妻主的话,唯命是从…妻主最大,听…”雒紫攸一愣,听他一直叨念这几句话,想来是被人警告过。一时心痛,将他紧紧拥进怀里,温声道:“好了,好了,不说了,我们回家了,没事了昂!”“回,回家……回家!”楚璃玥愣了愣,突然眼睛有了光亮,黑曜石般的眸子闪出了希望的光,盯着楚璃玥看了半天终于回过神来,却越发害怕了:“妻,妻主,救救璃玥,璃玥知错了,璃玥再也不敢了,妻,妻主不打…”
雒紫攸叹了口气,想来他真的是受了不少苦,一直报着回家就安全了的念想这才回过神来,浅声道:“璃玥,你告诉妻主,谁告诉你要对妻主唯命是从的?”楚璃玥一听立马流下泪来,哭道:“是,是宫里的人,他们说璃玥不守夫德,要是被妻主知道,要么休了璃玥,要么…会打死璃玥…他们说,说不听妻主的话,就得死…妻主,妻主璃玥疼,璃玥不想死,妻主不打!”雒紫攸点点头,轻道:“那你告诉妻主,哪里疼?他们打你了?”
楚璃玥一愣,低下头轻轻摇了摇头,闷闷道:“那里…那里疼,有东西…好疼…”雒紫攸一愣,一下子明白了。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4 09:08:00 +0800 CST  
后面的一段。存稿丢了,我需要补。还没构思好,明天开学。要早起赶车。今天就不更了。如果有时间,明天更。如果明天不更。可能要有一段时间不能更了,楼楼学生党。大家见谅。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2-18 22:32:00 +0800 CST  
今晚更文。静等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4-03 14:20:00 +0800 CST  
马车很快回了王府,雒紫攸稳稳的抱起楚璃玥,将自己的披风盖在他身上,将他抱回寝殿。正要叫人传太医,楚璃玥却突然抓住她的袖口,眼神不自然的看着屋子里的人,眸中含着一抹淡淡的兢惧。雒紫攸微愣,很快反应过来禀退了屋中一干人等。有些不明所以得看向楚璃玥,楚璃玥红了脸,额上细汗密布,轻轻开口道:“妻。妻主别叫太医。。那里……”雒紫攸怔愣了片刻,一下子反应过来,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将楚璃玥平放在床上,将他下身破损的衣裤褪去,分开他的双腿,许是受到牵扯,楚璃玥忍不住痛呼出生,雒紫攸一顿,动作又小心了几分。修长的双腿分开,下体的贞操带完全暴露出来,雒紫攸一愣,很快就发现在贞操带下,楚璃玥的hou,xue处,有一根几乎没入体内的玉势,似乎,还有一些隐隐的血迹!雒紫攸一下子便看出,那是玲珑孔!这种玉势,看似光滑,殊不知那玉势上慢慢的都是细孔,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玉势放入体内后,只需轻轻扣动尾部的机关,那些细孔之中立刻会伸出细小的倒刺!刺入hou.xue的内壁之中!可让受刑者痛彻心扉!倒刺的数目和玉势的长度有关,越长越多。雒紫攸心下一紧,再没了动作。半晌回过神来才发现皇上并没给她钥匙,没有钥匙要她如何打开贞操带?打不开贞操带就必然拿不出玉势!雒紫攸忽然有些不知所措了。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4-08 15:53:00 +0800 CST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4-08 15:59:00 +0800 CST  
啪!“一!”“啊!妻…”啪!“二!”“啊!呜呜呜…”随着一杖一杖的打下来,楚璃玥求饶的话很快被惨叫声代替。啪!“十三!”“……嗯!”十三下过后,楚璃玥已然脱力,连惨叫的力气都没有了。雒紫攸眼尖的看到一个人影从门口闪了出去,跪着的人群中,一处地方明显缺了一人。雒紫攸微点头,赶紧道:“停手!”行刑的两人应声停下。楚璃玥轻喘着,抬头看向雒紫攸,弱弱开口:“妻,妻主,饶命…”
雒紫攸心下一疼,从腰间取出皇上送来的那条短鞭,高声道:“皇上得知本王侧夫的所作所为十分气愤,严令重责,这是蛇皮鞭,是皇上赐的!刚刚的十三下是摄政王府的家规,剩下的二十七杖就用这鞭来打,由本王亲自执行,算是皇上赏赐的惩罚!来人,把侧夫带去本王房中!其他人,都散了吧!”立刻有人上来将楚璃玥连带刑凳搬走,一众侍从纷纷起身退出去,议论声也大了起来,谁不知道这蛇皮鞭的威力,用的好的话鞭鞭见血!人人都道侧夫怕是活不成了。
房中,雒紫攸拿着蛇皮鞭进来,见被绑在刑凳上的楚璃玥正一脸惊恐的看着门口,见雒紫攸进来,忙哭着开口:“妻,妻主不打,璃玥错了,璃玥真的知道错了,求妻主饶命!”雒紫攸浅笑关了房门,搬了个椅子放在楚璃玥身边,不理楚璃玥的求饶声,举起鞭子就挥了下来!楚璃玥下意识闭上眼睛,啪的一声过后楚璃玥惨叫出声,愣了一会楚璃玥突然睁开眼睛,发现竟然一点也不疼!这才看到,原来雒紫攸打的,竟然是椅子!一时诧异试探道:“妻,妻主?您?”正说着,雒紫攸又是一下抽在椅子上,椅子上留下一道鞭痕,看的楚璃玥一惊,不等他开口,雒紫攸先一步低声道:“叫!”“啊?”楚璃玥愣住,疑问出声,随着雒紫攸的话,又一鞭砸在椅子上,见楚璃玥没反应,雒紫攸有些气愤,错开手一鞭砸在楚璃玥臀部!“啊!”楚璃玥惨叫出声,雒紫攸再次低声强调道:“叫!不然我真的打你了!”楚璃玥一惊也顾不得多想,随着雒紫攸一鞭鞭的砸在椅子上,他也听话的附和着惨叫。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4-08 16:21:00 +0800 CST  
本楼主挨揍了。树脂棒你们尝试过吗?抽的我走路都疼。然而还不是用的全力我就这样了。

楼主 fvdvhk  发布于 2017-04-22 22:52:00 +0800 CST  

楼主:fvdvhk

字数:16825

发表时间:2017-02-10 04:5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2 23:52:24 +0800 CST

评论数:14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