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魏阙之争(宫斗,SP)【整理版】

这里川川。这个是正式版我还特地做了图
写文不易,多多支持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6-08-04 14:51:00 +0800 CST  
声明:此贴乃整理版,原贴会陆续更新,以后可能直接更在这里了。宝贝儿们可以收藏。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6-08-04 17:22:00 +0800 CST  
【备用楼】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6-08-04 17:22:00 +0800 CST  
【人物楼】
第一波 前期主要人物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14:00 +0800 CST  
【茶水楼】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25:00 +0800 CST  
——【正文-第一卷】——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26:00 +0800 CST  
【第一章】选秀

这日天刚拂晓,沈挽辞便被侍女绿莺唤醒。“小姐快醒醒……骡车已经到府门口了,今日还要入宫选秀呢。”
沈挽辞迷糊间想起,三个月前张榜选秀,自己榜上有名。
经过三个月学习规矩,如今也到了需用力一搏的时候。掬一捧清水洗净面容,绿莺的巧手穿梭在她青丝之间,不过片刻便挽成朝云近香髻。绿莺将妆奁里的簪钗逐个在髻上比弄着,挽辞摇了摇头,只择了几朵素绢花点缀在髻上。如此一来,秀而不媚,柔而不娇。
挽辞端详着铜镜中的倩影,满意极了,绿莺却道:“小姐,这样会不会太素净了?”
沈挽辞淡淡道:“如此甚好。”绿莺只得由她。
略施粉黛,添两道远山似的黛眉,仿佛斜斜插入鬓中,点上一抹朱唇,眉心画上花钿。无需过多粉饰,更衬得她一对杏目,眼波如含秋水。
妆毕,沈挽辞换上一袭秋香色宫装,衬得面容姣好,靡颜腻理。此时已有人来催,挽辞携着绿莺一同去。府门早站着沈府上下,沈偕言和沈夫人上前一步,叮嘱女儿道:“切记端庄识礼,莫与人争执,府中上下荣辱全系你一身。”沈夫人挽着挽辞的手:“你娴儿姐姐亦在秀女之中,二人互相扶持。你跟着她,必然不会行差踏错。”
“女儿晓得。”挽辞答道。
“老爷,夫人,时辰不早了。”
体己话说完,绿莺便打起车帘子,车轮轱辘轱辘地渐渐远去了……
不知颠簸了多久,沈挽辞在骡车里思绪不禁飘远。
近年来朝局动荡,楚温二族争霸,跋扈恣睢。而家父此等清流,不愿与他们沆瀣一气,上奏数本,却落了个贬谪思过的结果。家道日渐中落,她眼见着父亲鬓边的发染霜,唯有入宫为妃才可挣得家父在朝堂的一席之地。
不求宠冠后宫,只求诞下一儿半女,足矣。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26:00 +0800 CST  
想着想着,已到了宫门。
早有嬷嬷候着,沈挽辞被人搀着下了骡车,见了嬷嬷先颔首一笑,在宫门外稍等了片刻,又有数个秀女姗姗来迟。挽辞一瞥,众秀女珠围翠绕,绫罗绸缎,皆是悉心装扮过。
“依序随我来吧。你们几个先。”一个嬷嬷领着几个秀女往宫径而去。
沈挽辞虽也是官家千金,却不曾见过这般恢弘大气的宫殿。魏阙彤庭,青琐丹墀,宫径四通八达,宫阙层层叠叠。众秀女皆低头盯着鞋尖,随队列朝一个宫殿走去。
于殿外却停住了。嬷嬷来回踱着步,嘴里大声训导:“各位都是官家千金,能有资格候选妃嫔,应感激陛下。无论有无资格得见天颜,入这宫一趟,也不枉废了。老奴便是选秀宫管事嬷嬷,替陛下和太后娘娘‘择视可否’。”
众秀女中寂静无声,只有一个秀女嗤笑了一声。管事嬷嬷脸色一凝,叫人将那秀女揪出来。那秀女怒目圆睁,欲挣开钳制,怒气冲冲地对管事嬷嬷道:“你敢这样对我,我可是宣抚使之女!”
嬷嬷冷笑一声:“这位秀女好大的气势。且不说还未入选,即便是入选了也不许如此放肆!来人,掌臀二十!”
气氛凝住了。挽辞虽知道后宫刑法严苛,却没想到居然会当众责打秀女。
此时长板凳已搬了上了,搁在庭院里,那秀女被几个嬷嬷按在板凳上,裙子褪下,底裙和亵裤也被扯下,露出白皙的臀部,掌刑嬷嬷的手掌一下接一下击打下去,疼得她哭喊不断,臀上也是一片绯红。二十掌极快地就打完了,那秀女已服服帖帖,臀上均匀地染上一层微红,如山寺桃花般娇俏。
嬷嬷示意宫女为那秀女提上衣裙,待她穿戴整齐,才接着训道:“这不过是给你们一点颜色瞧瞧,小惩大诫,太后娘娘最厌恶不识礼数之人。”顿了顿又道,“你们那队先随我进去。”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27:00 +0800 CST  
被指到的那列秀女们依次进去,不多时传来巴掌声。外头的秀女在太阳底下,焦灼得如热锅上的蚂蚁。
接着就是一队队进去,一队队出来。不同的是有的是抹着泪嚎着出来,有的是揩净泪痕擦拭妆容,眼角却是挂着喜气。
很快就到了沈挽辞所在的队伍,一排六人缓缓的抬步进殿,甫一进门,那大门便关上了。
方才的管事嬷嬷挑着眉毛,高声道:“将中衣下裙皆去了,只留肚兜和亵裤。”
众秀女闻言慌忙:“这……”
众秀女闻言慌忙:“这……”
管事嬷嬷见无人听令:“来人,将她们逐个把衣服褪了。”
一旁的宫女便上前来,替秀女宽衣。有的秀女死死护住衣物,更有甚者直接赏那宫女的耳光,宫女不敢伤了‘主子’,便只得挨耳光,场面混乱不堪。管事嬷嬷眉毛一竖,厉声斥道:“住手!各赏十下戒尺!”
两个宫女上前,拽着其中一人的手臂,按在长凳上去了衣物,再取一寸宽,十来寸长的竹尺子,一下一下落在玉臀上,十下过去,雪白的臀部俨然成了刚熟的蜜桃。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27:00 +0800 CST  
挽辞亦难逃一顿责打。只是自她记事起便不曾挨过打,遑论在众目睽睽之下去衣受责。
两名宫女上来,将沈挽辞身上的宫装褪去,裙子掀起,露出她挺翘圆润的玉臀,戒尺横在臀尖,扬起,夹着风声击下,一道浅浅的粉色便印在臀上,沈挽辞不敢大声呼痛,以免损伤风范,只得轻声呻【河蟹】吟。每一尺下来,都落在不同的位置,痛感也不尽相同。十下打完,臀上已让戒尺染上一层粉红,火辣辣的刺痛感使她忍不住想用手揉揉,碍着人多只得忍着。
宫女又解掉她的裙子和中衣,只留下亵裤与肚兜。
如此一来,六位秀女皆褪去衣物了。
验身嬷嬷先让六位秀女站成一排,伸出手臂,检查了手肘内侧是否有守宫砂。又让她们逐个到屏风内褪去肚兜和亵裤,检查了腋下,乳【河蟹】房,皮肤等私处。填了绿皮册子,几个嬷嬷经过商讨。命六个秀女站成一排,宣布道:“程依凝、孟月言、沈挽辞入选秀女,其余人落选秀女。”
被念到名字的人便喜笑颜开,而落选之人只得暗自啜泣。
沈挽辞迈着碎步出殿的时候,望着宫阙,不知该喜该悲。
此时方是午时一刻,这不过是初选罢了,下午还要面圣,经过陛下与太后娘娘的挑选,选上的才算是后宫妃嫔。
沈挽辞无声地在心里叹了口气,暗自下了决心:我沈挽辞定要竭尽所能,充入后宫为妃。


【第一章完】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27:00 +0800 CST  
【第二章】面圣


初选通过的秀女便在选秀宫用了午膳,食毕,稍作休息后,选秀宫管事嬷嬷命秀女们在殿前排成行列,依旧是六人一排,共有七排。
“你们通过了初选,便有机会面圣,可并非意味着你们铁定是宫妃,是赐花还是赐香囊,便看你们自个儿的造化和福分了。”嬷嬷道,“诸位秀女在此等候总管公公宣召。”
沈挽辞正与陆予娴说着话,忽然被人一撞,思绪回到当下,皱起黛眉回头一望。
不承想竟是张素净清秀的脸庞,于浓妆艳抹的秀女之中,也是一股清流。
妆束也素净得如芙蓉出水,模样儿算不上惊艳,却十足耐看。
此时一名盛装女子正颐指气使地指着她的鼻子骂道:“哪来的小丫头片子,我的鞋你也敢踩?你父亲供职何处?姓甚名谁?”这女子沈挽辞倒是常听说过,右翼先锋唯一的嫡女宋孟春,宋将军老来得子,因此格外宝贝她。
那女子眼眶里含着泪,低着头,任由那女子骂骂咧咧,嗫嚅道:“家父…是…”
“怎么?连你父亲的官职都说不出口么?”宋孟春嘲笑道,围观二人的秀女们也跟着嘲笑。
“是妹妹不识礼,冲撞了姐姐。还请姐姐海涵。”素色装扮的女子红着脸道歉。
“哼!这样我就原谅你,那岂不是太便宜你了!”说着拽起她腰间的名牌一看,“从六品翰林院修撰之女姜琼儿?呵,果然是小门小户出来的,规矩都不知道。”
沈挽辞拉了下陆予娴的衣角,轻声道:“你瞧那宋孟春,如此跋扈自恣。嬷嬷想必是受了她宋家好处,这才由着她去。若是别人,早该挨板子了。”
陆予娴笑笑:“ 她这般的确过分,不过——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
沈挽辞皱着眉头,见那姜琼儿被宋孟春辱骂,实在于心不忍,便大步上前去:“这位姐姐好生厉害。”
宋孟春眯着眼打量她:“你又是哪家的?我与她说两句话轮的着你插嘴?”
四周的秀女交头接耳道:“她是谁啊?竟敢插手宋大小姐的事情。”
沈挽辞挑了挑唇角,笑道:“鸿胪寺少卿。在令尊从二品右翼先锋,上不得台面。”
宋孟春没听出她话里深意,以为沈挽辞不过是阿谀逢迎她,便一派倨傲神色。
沈挽辞接着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官职高低不都是为陛下效力,为大魏尽忠?令尊尽忠报国,深得百姓称赞,然而在场各位姊妹的父亲,亦都是尽忠职守忠良之臣。不知有何可引以为傲或引以为耻者?”顿了顿又道“姐姐这般嘲讽琼儿妹妹,若传开了去必有辱您身份。”
在场众人皆缄默着,宋孟春亦愣了一下,气势略有收敛,却仍是不饶人:“那你说说,她弄脏了我的鞋,该如何算这笔帐!”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34:00 +0800 CST  
沈挽辞莞尔一笑:“姐姐是诗礼之家,素来有大家风范。”
如此便是讽刺宋孟春得理不饶人,显得小家子气了。
宋孟春再傻也听懂了她的弦外之音,气哼哼地走了。
这时传来拊掌声,众人循声回望,是位玄色衣衫的贵胄,嘴边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方才哪位姑娘如此伶牙俐齿,倒让本王眼前一亮。”
几位嬷嬷连忙起身,朝那人行礼跪拜:“老奴参见豫王殿下。”
这便是豫王?果然是风姿倜傥,器宇非凡。
“参见豫王殿下。”
“都免了吧。”豫王环视众人,问道,“方才哪位秀女如此能言善道的?”
“……”
众秀女自然不敢贸然答话,那嬷嬷便指道“您说的想必是这位了。”
豫王端详着沈挽辞姣好的面容,把玩着玉扳指,问道:“你叫什么名儿?是哪一家的?”
沈挽辞低着头不敢直视他的目光,仍感觉那眼神如炬:“鸿胪寺少卿之女,沈挽辞。”
豫王“唔”了一声,收起玉扳指,朝嬷嬷们说了一句:“汪公公犯了事儿,陛下恼了他,打了三十板子,便遣我过来。本王看时候差不多了。”说完便去了。
嬷嬷们道了声:“是”。便领着众秀女排队前往永德宫的承华殿而去。
沈挽辞递了帕子给姜琼儿擦干泪痕,又替她重新理好衣摆,轻声安慰道:“妹妹莫为这事哭花了脸,马上要面圣了。”
待秀女们到承华殿时,太后,陛下,皇后已端坐殿上。
一排六人,先进殿候着,待主管公公念到自个儿的名儿时再上前一步行礼。有时陛下或太后还要问些问题,需得沉着庄重。
沈挽辞见前排一个个的秀女进去了又出来,一声声“撂牌子,赐花”或“留牌子,赐香囊”。心里如万鼓齐鸣,紧张得厉害。
听见一声尖细的“正五品鸿胪寺少卿之女沈挽辞。”,忙稳住心神,款款上前一步,施礼道:“臣女沈挽辞参见陛下,参见太后娘娘,皇后娘娘。愿陛下龙体康健,太后娘娘松柏遐龄,皇后娘娘凤体安康。”
皇帝顿了一下,淡淡道:“抬起头来。”
沈挽辞微抬起螓首,却不敢正视龙颜,只得垂着眼。
皇帝随意一瞥,倒被这姿容所惊。一时恍然,倒忘了发话。
皇帝方才已听了豫王谈起这女子,如今便多了几分兴致。难得弟弟喜欢,本该赏赐给他,可谁让这女子生得如此像她!尤其是那眉眼,竟如一个模子刻出来。

【第二章完】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36:00 +0800 CST  
【第三章】御前受责


皇帝回过神来,使了个眼色,主管公公便继续念着名儿。念到第四位时,那位秀女竟不知怎么,脚一软,还未跪拜便倒在沈挽辞旁边,顺势也带倒了她。沈挽辞轻呼一声,“啊…”
二人跌在一起,太后眉头一皱。
皇帝亦恼了:“哪家的秀女?!御前失仪,重笞五十!逐出宫去,永不许选秀。”
那秀女便哭喊着让人拖走,沈挽辞早从地上爬起,只是方才也真够狼狈,但愿不要引来责罚。
“沈挽辞?是么?”皇帝问道。
“是。”
“掌臀四十。”
沈挽辞如遇晴天霹雳,什么!
然而由不得她质疑或反抗,已搬上漆成暗红色的长凳,两名宫女将她按在长凳上,裙摆掀起,亵裤褪去,可见两瓣玉臀,之前受过戒尺的润色,如今似桃花般粉嫩。亵裤褪下之时,沈挽辞臀上感受到凉意,脸上却热辣辣的。
今日一连两回挨打,如今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传出去自个儿还如何做人?
思至此忍不住眼眶里蓄满了泪。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41:00 +0800 CST  
而行刑的宫女不会管她以后怎么做人,刚固定好,巴掌便高高扬起,“啪”的一声,巴掌毫无预兆地落在沈挽辞的左臀上,热辣的痛感蔓延了整个左臀。还没等她喘口气,又是“啪”的一下落在右|臀。手掌一左一右,交替着打在沈挽辞圆润娇小的翘|臀上,一下下为白皙的玉|臀染色。
刚挨过十下,沈挽辞便受不了了。虽说不至于皮开肉绽,但四十巴掌下来,足以让她的翘|臀变成烂熟透了的红桃。火辣辣的刺痛感使她不得不轻微扭动粉|臀,落在皇帝眼中却更加动人。
由于是御前,行刑的宫女丝毫不顾忌。
沈挽辞的臀在巴掌下饱受苦难,啪的一掌击下,很快又扬起,玉|臀便也随之翘起来。
紧接着又是一掌重击,数下叠加下去,臀上已是灿若晚霞的绯红,人也疼得冷汗淋漓,忍不住低声呻|吟。
而此时也才打了二十六下罢了。
太后瞧着差不多了,便对皇帝道:“略施薄惩便是,饶了她这回罢。”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44:00 +0800 CST  
皇帝便叫了停,对伏在刑凳上的沈挽辞道:“太后念你身娇体弱,便饶恕你御前无状之过。望尔诚心悔过自责。”又道:“留她的牌子。”
主管公公便拖着尖细的嗓音:“沈挽辞,留牌子,赐香囊……”六个人里头,除了她,全被撂了牌子。
沈挽辞竟不知该喜还是该悲。怔了一怔,方记起还要谢恩,忙道:“谢主隆恩。谢太后娘娘恩典。”
提起裙子,被人搀着下去,一路上皆是众秀女的窃窃私语,沈挽辞压住心头涌上的委屈和苦楚。陆予娴拍拍她的背道:“现在切莫落泪,好歹是入选了不是?”
好不容易捱到众人都选完秀,训导嬷嬷又说了些事儿,只是沈挽辞没听进去。
这才才可以回府,沈挽辞揉着伤臀,在骡车上坐也不是卧也不是,身后火辣辣地疼,而这只不过是个开始罢了。
颠簸了一个多时辰,回到府里时已是月上柳梢了。
沈府上下早得到了消息,都站在府门翘首以盼。
沈挽辞一下车,沈夫人就上来拥她:“我的儿啊~疼不疼?快进屋。”
沈挽辞终究忍不住泪水决堤。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45:00 +0800 CST  
她伏在床榻上,背上盖着毯子,只留出伤处给绿莺上药。
绿莺取了几粒黑色药丸,用酒研磨开来,便成了黑色药膏:“小姐,这药用效极快,只是需要敷在伤处推开,可能会有些疼,您且忍耐些。”
说着便用挖勺取了些,用在臀上敷开。沈挽辞只觉得臀上更加热了,好像火在烧一般,攥住了被衾,仍忍不住垂泪。
她泪眼朦胧,对绿莺道:“绿莺…你说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绿莺亦知道她的意思,轻轻将药推开:“小姐莫自个儿多想了,这么一来,陛下对您的印象不就更深刻了?”
“……”沈挽辞却忍不住去想他的话。
“小姐,再三日便要入宫了,明日会有教导嬷嬷来府里教您宫规。今日早些休息,莺儿不打扰您了。”
说着便合上门退了出去。
沈挽辞仍觉得臀上热辣,便用手揉了揉。今日虽然没看清他的面容,那声音却是听得仔细。
那语调平平,却能牵起她的心弦。合上眼,耳边仿佛还是他充满磁性的声音。
很快便睡着了。
一夜无话。

【第三章完】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45:00 +0800 CST  
【第四章】训导


第二日五更时分沈挽辞便起身,臀上的伤已好了,只是依然心有余悸。
盥漱毕,简单挽了发髻,施上一层薄粉,便有丫鬟来禀报:“小姐,宫里遣人来宣旨,已经在路上了。小姐快去前厅候着吧。”
沈挽辞理了理衣服,道:“晓得了。走吧。”
不过片刻宣旨公公便来了,高声道:“鸿胪寺少卿沈偕言全眷接旨——”
沈府上下稽首以拜。“奉天承运皇帝,诏曰:鸿胪寺少卿之女沈挽辞,充入后宫,封为常在,三日后入宫。钦此——”
众人齐道:“谢主隆恩,陛下万岁万岁万万岁。”
接了旨,徐公公指着身后一位姑姑:“这便是教导姑姑,三日里还请沈常在仔细学着规矩。”
沈挽辞微屈膝颔首:“姑姑安好。”那姑姑不过三十出头,容长脸儿,却也是不苟言笑的。
沈偕言送宣旨的徐公公出府,趁机朝他手里塞个银锭,挽辞见了甚是心酸。
父亲向来清高,从不肯收取好处,遑论阿谀奉承,而如今却为了自己在宫中好过一些,将体己钱送给徐公公。
自个儿必好生学习规矩,不能再让父母担忧。
教导姑姑向沈挽辞行了礼:“奴婢璎珞请常在安。”
挽辞连忙扶起她:“姑姑请起,还请璎珞姑姑多指教。”
沈夫人亦上前来,将手腕的翡翠镯子褪下递给璎珞姑姑:“有劳姑姑了。”
璎珞姑姑只道:“常在聪慧,必能学好规矩,得到圣宠。”顿了顿,沈母知道此时该回避,便笑道:“承您吉言了。”便与丫鬟们退了下去。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49:00 +0800 CST  
沈挽辞问道:“不知可否问姑姑一句,有几位入选为妃?”
璎珞答:“共有十二位小主入选,贵人一位,美人一位,常在五位,答应五位。”顿了顿,“常在的伤可好了?”
挽辞没想到她会这样问,红了脸:“已痊愈了。”
璎珞道:“那便好。太后娘娘最厌恶不识规矩之人,常在模样端正,若好生学规矩,不愁没有得宠的一天。”便从言行举止,宫中禁忌等一项项教导。
————————
“常在行走时步伐需稳重,禁止左摇右晃扭|臀摆腰。”璎珞边说,边往沈挽辞臀上打一记戒尺,“像您这般,让高位见了必要治罪。轻则罚跪,重则板子上身。”
“常在需谨记衣着妆容不可过素,亦不能逾矩。陛下喜爱浓淡恰到好处的妆束。”
“还有,一人独宠乃是大患,常在需谨记莫争宠过头。”此时沈挽辞正跪在青石板上听训,膝盖下如针扎一般“入了宫,大跪不停小跪不断,常在即便是禁不住也要跪端正了。若跪不住——”“啪”的一记戒尺毫无预兆落在臀尖,疼得沈挽辞禁不住往前一倾,“像这般便是失仪,教训您也是尝过的。”
挽辞的思绪又被拉回昨日御前掌臀的情形,又羞又疼,连忙跪正了。
大概半个时辰过去,沈挽辞才被允许起身休息。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50:00 +0800 CST  
一连三日都是在戒尺或巴掌的责打中度过,疼是疼了些,不过为了得到他的宠爱,为了在宫中安稳度日,挨几下打也是值得的。
入宫前一日夜里,沈母到沈挽辞闺房中,先请安道:“老身给常在请安。”
沈挽辞一惊,忙扶她起来:“母亲!你这样真是折煞女儿了……快起来。”
沈母拉着她的手,说道:“明儿入宫,可准备好了?常在入宫可带两名婢女,绿莺侍候你多年,虽也算尽心,只是不够稳重。我身边的青芜行事稳妥,便与你一同入宫,也好替你出出主意。”
沈挽辞握着母亲的手:“一切听母亲安排。”
沈母笑了笑,嘱咐她:“你入了宫可千万谨慎,莫强出头,免得落了他人圈套。宫中不比家里,行差踏错不但自身难保,更会祸及他人。你父亲在朝堂上屡遭贬斥,若你争点气,或许能好过些。即便是不争气,也要争到一条命。”
说着二人便热泪盈眶:“不求你宠冠后宫,但求你平安无忧。”
沈挽辞用帕子揩了揩泪水:“女儿都晓得。”
“好生休息,莫哭红了眼睛教人笑话。”沈母说罢便走了。
沈挽辞眼前又是父亲的白发霜鬓,又是母亲的关怀,又是那一抹明黄身影,还有那一袭玄色衣衫,都在宫阙叠叠朝云蔼蔼的宫门里。好乱,真的好乱。
想着想着便沉沉睡去了。

【第四章完】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50:00 +0800 CST  
【第五章】入宫


天刚拂晓,沈挽辞就带着绿莺和青芜上了马车。
未多时便到了宫门,绿莺下马车搀着她,宫门早有太监等候,快步上前:“奴才请常在安。常在请随奴才来。”
沈挽辞展颜一笑,随他从侧门进宫。
不愧是大魏宫,廊腰缦回,檐牙高啄,无论亭台轩榭,皆是三人不曾见过的大气。棠梨宫的匾额高悬,阳光下熠熠闪光。沈挽辞穿过抄手游廊,过了一处处红墙宫闱,出亭过池,愈走愈觉得气象非凡,山石花木,青林翠竹,皆不同于前面所见红墙金瓦的华贵,却有“曲径通幽”的雅致,教人眼前一亮,不由心境大佳。
过了垂花门,便到一苑,名唤上林苑。但见那翠竹掩映,庭阶寂寂,无论春秋寒暑,或晨或暮,若执一卷书与庭院里赏读,也是一大雅事。

楼主 画半壁  发布于 2018-02-20 15:55:00 +0800 CST  

楼主:画半壁

字数:9794

发表时间:2016-08-04 22: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20 10:20:38 +0800 CST

评论数: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