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候门妾(M\/F 甜宠)

失眠产物,更新慢。
年纪大了就想写甜甜甜文,也许多糖少拍。
本文大概适合被虐文蹂躏完来舒缓心情用。


//实在是觉得对小姑娘好那么简单为什么那么多直男依然连女朋友都照顾不好还惹妹子伤心啊!太生气了!//
…………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5-26 12:20:00 +0800 CST  
——叮咣叮咣—
稀稀拉拉的锣鼓声,零零落落的吹吹打打。
温闵笙坐在摇摇晃晃的轿子里,扶着窗框的手指捏的骨节泛白。她蹙着眉闭着眼,嘴里习惯性的念叨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仿佛这样能稍稍安心一点。一滴泪摔在她艳粉色的裙褂上,她在害怕。
还来不及替素未谋面的父母的死去而悲戚,就这样被打包赶出的温府,仿佛要感谢圣上垂怜,让自己做了这御赐的贵妾。
一顶粉色的小轿自偏门入了候府,跟着一抬簇新的紫檀木箱,箱子里实际只装了一半,是温闵笙从入云庵里带出来的贴身衣物,和温家施舍的五百两银票。箱子晃晃悠悠的,候府的老夫人远远的看着,这不上台面的空箱正如她轿子里不上台面的小儿媳妇,她不露声色的轻轻叹了口气,转身走了,林润雪殷勤的跟上去扶着老夫人,讨好的替她顺了顺气,又扭头鄙夷的看了一眼,轿子已经走远了。
温闵笙被喜娘扶下了轿子,从盖头的缝隙打量着四周,是个冷清的小院子。但毕竟是候府,连窗子上的纸都比其他人家厚上三分。桌上还是象征性的盖了红桌布,摆了精致的果盘点心。她将盖头掀起一个角,想再看清楚一点,却被喜娘出声阻止,只得默默的做到床边去,垂着头,捻着腕子上已经有些黑亮的药珀珠串,眼泪嘀嗒嘀嗒的落在衣襟上,喜娘急忙又劝到“姨娘可别哭了,不吉利不说,也坏了候府的规矩,侯爷知道了要怪罪的。”下人又将一长条锦盒呈给喜娘,喜娘捧着横放在闵笙腿上,引着她的手扶好,说道“姨娘只需在这里等侯爷来了,按教你的规矩做了便是。”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5-26 12:20:00 +0800 CST  
悄咪咪顶一下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5-26 20:40:00 +0800 CST  
时辰写错了,和新的一起发咯。


寅时。
温闵笙醒来时还有些恍惚,定了定神,看到齐澜逸已穿好衣服准备出门了。他回头看闵笙醒了,温和道“你也起床梳洗一番吧,今早要给母亲敬茶,我不得闲,你记得温驯一点,不要冲撞了母亲。若是见到母亲身边和你年纪相仿的丫头,要叫表小姐,她是我舅父家的孩子,舅父舅母早逝,一直在母亲身边养着,小字润雪。”
闵笙乖顺的起身,昨日的喜服是不能穿了,她在箱子里翻找许久,拿出一条白棉布料,绣着红梅枝子的衣裙换上,簪了两朵珠花。侍女们脚步轻巧的开始收拾屋子,又将沾了血的喜帕放在托盘里端出门去,给门口候着的老妈妈验看一番,老妈妈点点头,恭敬的向齐澜逸行礼,贺道“恭喜侯爷纳得贵妾,祝侯爷姨娘早得贵子。”得了侯爷的赏,按规矩往老夫人的住处汇报去了。
温闵笙虽然年纪小,出阁前却也被教过闺房之事,她晓得这事有些不对,心里有惑却又难以启齿,何况她并不期待真的如那时看到的书册那样,做那些羞耻的姿态,也就劝自己宽心,莫要胡思乱想。

候府很大。
温闵笙想着,要是没有带路的侍女,怕是到天黑了自己也未必能找到老夫人的住处。老夫人的住处比起她的小院子,威严华贵了不少,倒不见奢靡,而是古朴厚重,陈设格局都是一板一眼,方方正正的样子。闵笙打了个寒颤,早听说老夫人年轻时同丈夫驻守边关,上过战场,后又诞育了当今皇后,身份贵不可言。如今真见到了,更是被老夫人不怒自威的气场压的大气不敢喘。她恭敬得叩首,额头抵在冰冷的地面上,“奴婢见过老夫人,给老夫人请安。”顿了一下又道“给表小姐请安。”
如同齐澜逸说的,林润雪的确侍奉在老夫人身侧,她穿着鹅黄色绣着腊梅的褂子,裙摆的衣料更是流光溢彩,头上的簪子是赤金掐丝的,缀着几颗浑圆的珍珠,腕子上温润的和田玉镯,泛着羊乳般的暖光。闵笙觉得她很美,金银玉石虽说都是些身外之物,但经能工巧匠之手,再缀在美人身上,很是养眼。
她的头贴在冰冷的地面上,须臾听得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姨母,你看这丫头穿的……雪儿还有几件去年裁了来不及穿的旧衣一会儿让人给她送去,也免得失了咱们候府的体面,您看可好。”老夫人眯着眼打量了闵笙一番“的确是寒酸的很,你想的周全,那就送去几件。温氏,你且抬起头来。”闵笙听话的抬头,垂着眼,听老夫人说道“长的也还算秀气,罢了,敬茶吧。”
温闵笙端着骨瓷描金的茶盏,由身旁的侍女添了滚热的茶汤,瓷胎轻薄,温度瞬间便传开了,闵笙按着规矩低着头膝行过去,烫的几乎握不住,终于走到老夫人身侧慌乱的将茶盏放在桌上,手忍不住抓向耳垂,未等松口气说出敬茶的话,桌上慌乱间未放稳的茶盏跌在地上,摔得粉碎。
“姨母!!”
“老夫人!!”
温闵笙不防备被溅起的茶水泼了一腿,虽然隔着几层衣裙却依然痛的瑟缩起来,却听到身边表小姐和侍女的惊呼,抬眼一看,老夫人恰巧被溅起的瓷片划了右手,血流如注。“莺哥!去请太医来!喜鹊!快把药箱子拿来!王妈妈!还不给我把这个没规矩的贱妾带出去教训!”林润雪用帕子压着老夫人的伤口止血,一边熟练地命令着下人。混乱间,闵笙便被拖到院里,王妈妈顺手抄起树枝子没头没脸的抽打着她,铺天盖地的疼痛伴着嘈杂混乱的场面,让她不禁有点晕眩。
老夫人接过林润雪的帕子捂着,吩咐着“不用忙着叫太医了,寸许长的小口子,包扎一下便好了,她既然端不稳东西,就让她先举着茶盏在外面跪着,等我包扎好了还要问她话。”林润雪开口道“姨母这怎么行……”老夫人俯身拾了一片碎瓷,对林润雪道“咱们家没有这么苛待人的前例,雪儿,姨母知道你的心思,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林润雪有些慌乱,掩饰道“这个是润雪疏忽,放错了。”老夫人点点头,却没接话。
毕竟四月初的天气,太阳越升越高,却没有暖意,倒是地底的湿寒顺着闵笙的髌骨一寸寸的爬满全身,她咬着牙,不敢再打一个寒颤。举过头顶的手臂已经酸胀到麻木,身上的鞭痕叫嚣着疼。数着侍女们进进出出不知多久,林润雪掀开帘子“温氏,进来回话。”
再次进屋,闵笙的头垂的更低,跪在地上缩成一团。老夫人便也不管她,训话道“温氏,我知道你出身略低微,但是自小在庵堂长大,也没有人好好教养,毛手毛脚失了规矩,这回便不怪罪你。但你毕竟入了候府,一言一行不可丢了候府颜面,日后更要谨慎,不可如今日这般荒唐。你只要侍奉好澜逸,认清自己的奴婢身份,候府也不会苛待你。以后若无吩咐,少出屋门,晨昏定省也不必进屋,在门口请安,再跪上半个时辰,你这份心我也就算领了,你可听懂了?”听到闵笙唯唯诺诺的应了,又吩咐道“王妈妈,好生送温姨娘回去。”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5-27 15:31:00 +0800 CST  
温闵笙回屋的第一件事,是换了身衣服。之前衣服上的绣线早就被树枝子勾坏了,得得空了修补一番。她在铜镜前看了一会自己,身上红痕斑驳,手臂背后肩胛的位置略多些。最高的一条在后颈,她想了想,拿了一条深蓝色的高领长褂子穿上,能勉强遮住。侍女体贴的询问她,起的早要不要补个觉,她觉得身上疼得很,躺着也睡不安稳,就缩在一旁的贵妃塌上不紧不慢的补衣服。
午膳用过没多久,挺侍女说侯爷回府了,她就把衣服和针线放回箱子里去,想了想换了朵蓝色的珠花带着,换好刚巧齐澜逸就进了门。
“怎样,母亲可有为难你?大中午的怎么就换了件衣服?”她这个褂子的料子,和入云庵里的姑子穿的棉布差不多,没有暗纹,甚至连花都没绣一朵,朴素的不像话,齐澜逸一进门就注意到了。“老夫人不曾难为我,我觉得有些凉了,这件厚点,就换了。”闵笙低着头,底气不足的样子,她甚少撒谎。齐澜逸虽觉得她今天更加怯懦,也觉得许是被母亲训了话吓着了,便不追究,刚坐下,莺哥端着托盘进了屋。先是给二人福了一福算是请安,又朗声道“这是表小姐说要拿给姨娘穿的旧衣,虽然料子旧了些,但不曾穿过,料子也名贵,姨娘不要嫌弃。”
闵笙从不在意吃穿,但这话依然让她有些局促,红着脸想走过去接了。齐澜逸却黑了脸,将闵笙拽到身边坐下。“你去回表小姐,说谢谢她的好意,笙儿的身量小,怕穿着不合适,毕竟是我的人,吃穿用度有***心着就好。”莺哥识趣的退下了,齐澜逸才把怀里的小人拉倒面前站好,双手按着她的肩膀,稍稍抬着头看着她,“林润雪欺负你了?”闵笙又摇摇头说没有。只是微微的挪了挪肩膀。齐澜逸看问不出什么,就拍拍手,他身边伺候的几个小厮端了两个托盘进来,又是衣服。
“先给你将就着买了两套换洗的外裙,两套料子舒服的里衣。你先穿着,我约了锦霞阁的裁缝,傍晚来帮你量量,裁几套合适的衣服,他家生意好,新衣可就要小半个月才能送来。”闵笙乖巧的点点头,看那托盘上的衣料,颜色清新漂亮,扬着嘴角怯怯的说着谢谢侯爷。齐澜逸过去拿了嫩草绿色的那套递给闵笙“穿上试试。”
“晚点再试吧……我有些……有些累了,想先睡一会儿。”闵笙觉得自己不能脱了衣服,只能推脱道“侯爷回府是不是直接到我这来了,不然您先去给老夫人问个安吧……”齐澜逸何等精明,早就生疑,只顺着她的话说“我也乏了,不然陪你歇一会。”牵着闵笙的手走到床边,伸手去解她的衣服,闵笙向后退了一步,护着衣领,想张口解释却不知道怎么找理由。“过来。”闵笙听出来他的声音低沉了不知多少倍,站在原地不敢再动,齐澜逸向前一步,打开闵笙的手,几下解开了她的衣服,齐澜逸轻轻的吸了一口气,皱了眉头转过身去。“你站到墙边去,面壁。”
闵笙整件外袍和里衣都滑倒了地上,却不敢捡,小心翼翼的挪到墙边,竖着耳朵听动静,齐澜逸那边却半晌没有声响。又过了许久,闵笙觉得身子都凉了,齐澜逸挪了火盆过来,手里的戒尺啪嗒一声抵在桌子上。“把下衣都去了,手撑墙。”闵笙并没有迟疑,他要打她了,闵笙想,是有些害怕,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自己大概扫了侯爷的兴了。她看不见齐澜逸皱着眉头朝着她的两团雪白上比划又比划,最后左臂先从她的小腹前过,左手搭在她的胯骨上,甩着手腕子终于落了一记。
齐澜逸的手臂感觉到了小人儿前倾的重量,还有她吃痛的颤抖,一道红印及快的从她臀上浮出来,小人却没有出声,他将戒尺搭在上面,问到“你再说,为什么回来换衣服?”闵笙愣住“因为…因为…”吞吞吐吐之后又沉默了。齐澜逸没有迟疑,稍稍扬手又甩下一记,听到了闵笙细微的呻吟。他不再追问衣服,又说道“我昨天对你说了些什么?”闵笙又愣住了,说了许多话不错,又不知道从何答起。齐澜逸等了一会发现小人仿佛并不准备回答,又抽了一记,心道,这么一个不会讨巧卖乖的小闷葫芦,边训边打实在是给自己拱火。将戒尺扔在桌上,转身去柜子里翻了金疮药,过来把呆呆扶着墙的闵笙打横抱起,轻轻放在床上扒光了,开始帮她上起药来。
“衣服被打坏了是不是?”闵笙的头已经埋在胳膊里,只剩后脑勺轻轻的晃了晃。齐澜逸停顿了一会,语气变得严肃起来“我不喜欢你瞒我,甚至骗我。也不希望你在府里过的委屈不自在。你嫁给我我会尽量护着你,所以有什么事情都要同我说,懂吗?”身上的伤上完了药,齐澜逸放下药罐,摸了摸刚刚遭了难的小屁股,三道楞子肿着,揉一揉晕成一片绯红。“这里就不上药了,不严重,应该睡一觉就好了。”说着躺在她身边,拽过被子一起盖上,搂过闵笙轻轻拍了拍她的背。“本来想下午带你出门挑些发簪首饰,你这样可出不了门了,我陪你午睡,晚饭我得去母亲那里吃,就不能陪你了。这样,你先给我讲讲发生了什么好不好?”闵笙向他怀里靠了靠,乖巧的应了,闭着眼睛叙述起来。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5-29 14:42:00 +0800 CST  
(๑˙ー˙๑)端午假期都出去玩啦,没有存货了等这两天屯一屯再发。楼主手慢所以更新可能频率不会太高……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5-31 14:51:00 +0800 CST  
齐澜逸只歇了半个时辰便走了,那时闵笙还睡着,澜逸没忍住捏捏她的脸蛋,她皱皱鼻子,翻了个身。妙龄少女无疑是世上最珍贵美好的事物了,齐澜逸摇了摇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这样不着边际的想法。他到老夫人那里,恰巧老夫人也午睡刚醒,这大概是老夫人一天当中最慈眉善目的时候了。
齐澜逸是老夫人林氏的幼子,自小倍受疼宠,今日是他头一回满怀心事带着目的的来找母亲说话,进屋前也居然紧张的吞了吞口水。掀了帘子进屋,就看到母亲和善的笑,他的心又不知为何放下了一点。“听闵笙说母亲受伤了?”齐澜逸话没说完,就看到老夫人包扎好的手。他去取了金疮药挨着老夫人坐下,为她换药。老夫人由着他拆了纱布,笑道“来说情的?”齐澜逸也笑了“是担心母亲所以来看望母亲的。”
老夫人也不点破,只说道,“你回京不久,大概不知道你这个新小妾的来历。她名义上是温家大房嫡女,实际上两三岁就被送到入云庵养病,说是及笄前不宜与红尘琐事有羁绊,前些年温氏夫妇任上遭了流寇的事都不知道。几年过去温家早就是二房当家,大房家产也早被刮分了,突然回来这么个嫡出的小姐没处安置,父母也好歹是因公事殉的,皇上才不得已给了个恩典,就丢给了你。实际上连个小门小户都算不得,没娶正室先纳妾,实在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齐澜逸原本只知道闵笙住在庵堂里,并不知道各中缘故,如今听来到有些心疼她,也算个富家小姐的名,十几年过的却肯定很是清苦。他接着母亲的话说着,“闵笙父亲身后也加了恩赏,面子上这丫头出身也不低了。赐婚给人做个正室也不过分,皇上把人赐到候府来又降了身份,是顾及姐姐的面子,也有一层是信得过咱们,希望候府好好待她。”齐澜逸上完药熟练的裹好纱布,把药盒放在手边,略带郑重的起身到老夫人面前站定“儿子有什么心事从来不瞒母亲,这次也有什么直说了。笙儿的品貌我都觉得很合心意,这么多年儿子身边也没有这么贴心的人照料着,如今也算是有了家室,心也就安定了。她年纪小,不懂规矩,还劳烦母亲教导,也请母亲看在儿子的面子上,多包涵她一点,慢慢教她。”
老夫人叹了口气“你拿母亲当吃人的老虎了?罢了,你们小年轻的事情,若不出格我便不多过问。你的人你自己教去,别让我看不过眼就是了。你也是该快些娶个得体的妻子帮你打点……”齐澜逸笑着想安抚母亲,喜鹊打了帘子进来,冲老夫人福了一福“表小姐来了。”没等老夫人叫人进来,齐澜逸先道“表妹同母亲定有许多体己话讲,那儿子就先告退了,晚膳来陪母亲一起用。”老夫人拉住他想劝,齐澜逸却说“表妹如今也已经及笄,虽说我拿她当嫡亲的妹妹,但也该尽量避嫌,免得坏了表妹闺誉,耽误了她。”老夫人听他话讲的这么直白,只得松手。正巧林润雪进了屋,甜甜的叫了一声“澜逸表哥”。澜逸点点头算是回礼,径直走出屋去了。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6-06 14:05:00 +0800 CST  
今天码了一半思路有点卡,明天码完了再发QAQ……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6-07 22:43:00 +0800 CST  
清明时节雨。
雨下的大,连闵笙的回门都耽搁了。温家派了小厮来递了话,说是这几日天气不好就不必记挂回门云云,表面上关心,实际上怕是不想再与闵笙有牵扯。闵笙低落的仿佛耷拉耳朵的兔子。早上冒着雨去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也体谅,没跪多久就被撵回来了,饶是如此也淋透了。闵笙怏怏的在屋里站着发呆,湿漉漉的衣服嘀嗒嘀嗒的淌着水。
正赶上澜逸回来看她,气的两下扒光了她丢在热水里泡着不让出来,下人又是熬姜汤又是送热水,小院里进进出出的热闹了一阵。闵笙被看着喝了一大碗姜汤,这汤听了侯爷吩咐熬的浓极了,辣的闵笙眼泪汪汪的。齐澜逸把她捞出来用白缎子裹着擦干了,拉了被子再裹上一层。转身拿了她陪嫁的戒尺在手上,回来看着闵笙还带着露水的眼,又觉得气不起来了。“你说打不打你?嗯?”闵笙摇摇头,齐澜逸也摇摇头“不行。”闵笙撇了嘴往床上一倒,像个没包好放歪了的胖粽子。闷闷的说“那你打吧。”屁股怕是不好找了,齐澜逸伸进被子把她的小手拽出来一只,抓住了往手心里就是啪啪啪三下。手一松闵笙的小手像是小泥鳅一样溜回去,闵笙低着头小声认错“以后不会了。”
齐澜逸知道她这两日情绪低落,见她服软也就不计较。闵笙挫着手心,又觉得有些踏实,这种踏实里有映出温家的冷漠来,又觉得对着侯爷不那么踏实了。自小在庵堂过的无欲无求心如止水的日子果然就被红尘俗世打乱了。她感觉到自己的惶恐不安,住在山上是过一日算一日周而复始,但在候府里,过了一日,无法知道后一日在哪里。
淅淅沥沥的雨下了一天,天色始终是昏黄的。齐澜逸反常的早早回了书房看书,只嘱咐闵笙趁着天色不好多多休息,莫出屋门。下午带着郎中来给闵笙诊了脉,整两天都不曾来过她的院子。闵笙这边得了齐澜逸送来的上等绣线材料,绣着荷包打发时光。府里安排伺候她的侍女名叫鹂儿,这段时间相处的虽然算不上熟络,但是鹂儿也算乖巧听话,手也巧,无聊时闵笙也缠着她学些绣花的针法。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6-10 10:52:00 +0800 CST  
四月初七,闵笙照例跪在老夫人院里请安磕头,却被吩咐进屋说话。l
老夫人看着闵笙大概的确是瘦了,连衣裳都像搭在架子上似的,腰身被突兀的束着,仿佛一只手就能握的住。昨晚上看着儿子没精打采,一问说是姨娘淋了雨身子弱竟然病倒了,这几日没人侍候着还得担心她的身子,所以齐澜逸整个人看着都不大爽快,老夫人觉得心疼儿子。本来还觉得这姨娘不安分小题大做,今日见了到的确一脸病容,瘦瘦小小的身子看着老夫人都不太忍心怪她。
老夫人等她请了安磕了头,吩咐道“听说你这几日身子不好,就先免了请安,养好身子照顾好澜逸才是本分。以后就不必跪那半个时辰了,若是大风大雨的则不必来了,记住了吗。”老夫人想了想,又蹙眉道“过几日周太医来给我请平安脉,到时候让他给你开个方子好好调理一下,到底替澜逸多生下孩子才是正事。”

回屋恰好看到等在这里的齐澜逸得意的神色,闵笙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一大早送来了这套过分宽松的裙子,又让人带话让她少搽点脂粉,这几日她总觉得郎中瞧了病之后整个人没精神,看来也不是自己多心了。齐澜逸大步走过来将她揽在怀里又扒出来好好打量了一番。两日未见总是有些想念自己香香软软的小娘子。齐澜逸从食盒里端出一碗面,笑嘻嘻的看着闵笙吃了,说到“一会带你出门。”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6-10 16:56:00 +0800 CST  
都城栾昌热闹得很,闵笙却从没有见过。入云庵在栾昌南郊还要向西南几十里的嶂山上,山脚也仅有几个小庄子逢年节才有小规模的集市。闵笙一个人住也不爱凑热闹,逛的次数很少。
这趟出来,齐澜逸带着她往锦霞阁看了衣裳的进度,又挑了几匹颜色清淡的料子又定下两套夏裙,沿着栾昌最繁华的昌平街逛着,沿街叫卖的小点心看到闵笙注意过的的都打包了一小份,后来闵笙直说不要了,不然哪里敢抬头逛街,齐澜逸才作罢。去茶楼休息赶上说书的,段子逗的闵笙难得的捂着嘴笑了半天,齐澜逸看着新鲜,破格多加了两倍赏钱。
毕竟不是年节,接到虽然热闹却并不拥挤。闵笙的手被齐澜逸攥在手心里,心里免不得一阵羞怯,她转头看着自己的夫君,觉得他的侧脸十分好看,齐澜逸身量偏高,闵笙试探着踮起脚尖,脑袋顶勉强能高过他的肩膀。齐澜逸用余光看着闵笙,觉得好笑。他觉得十几岁的小姑娘给他的感觉很新鲜,从前常年在军营里,相处的都是板板正正的将士,偶尔回家也就只有林润雪这样的小丫头,他总觉得林润雪的心思太多了,又被大户人家养的圆滑太过懂事,两人是表亲但也少独处,接触算不上多,怎么说不如能握着小手的闵笙讨人喜欢。
一开始他想对闵笙好一点,这是道义上他觉得应当好好对待自己的女人。后来看着闵笙软软糯糯的性子,看着她在家里受了委屈,加上她身世可怜,又多上三分疼惜怜悯的意思。一起生活的短短十几日,闵笙应该是慢慢熟悉了,在他身边稍微活泼了一点,偶尔流露出一点半大孩子的可爱神情来。他更是隐约觉得,闵笙虽然表面上依然羞怯,但是内心一开始就将自己完完全全的交付给他了,这份信任使闵笙看他的眼神毫无戒备,甚至能看到依赖,这让他充满了作为丈夫的成就感,只想对她加倍的好。
他想带闵笙进宫去。这个念头突然涌上来。
毕竟对闵笙来说今天是个不一般的日子。他不知道闵笙记不记得自己的生辰,早上做了寿面给她却看她埋头面没什么反应。栾昌城里大户人家的千金满了十五岁订了亲,及笄礼办的变着法子的体面。请着栾昌为数不多的几个长公主,侯夫人来主持,给自家女儿博个好名声。闵笙被打包塞来候府的时候还不满十五,如今却已为人妇,没有婆家替小媳妇操办的道理。
闵笙听完书,心情很是舒畅的样子,眼睛亮晶晶的。她任由齐澜逸牵着她穿了几个巷子,抬头一瞧,是个气派的二层小店,匾上写着如珏馆。齐澜逸带着她进去,里面地方敞亮装潢金贵,并不显得人多拥挤。他们径直上了二楼,找了雅间坐下,老板恭敬的上来招待。“先看两套得体的头面,再去挑些你喜欢的平常戴的首饰。”澜逸握着闵笙的手温和的给她讲。店主有眼力见的直接吩咐人拿了几套头面上来给闵笙挑。闵笙看上了一套银镶粉碧玺的桃花样子的,又一款金丝碧玉珍珠五福吉祥纹的,样子朴实大方,也合身份。齐澜逸看着这两套觉得的确淡雅顺眼,又觉得好像不够气派体面,指了一套彩金掐丝点翠镶南红的凤凰纹头面。亮蓝暗红并不突兀,反而流光溢彩让人移不开眼。店主这套样子精巧做工细致,价格不菲,看到有贵人看上了急忙附和道“这套样子华贵又端庄,给夫人带着再合适不过,这栾昌城里的名媛贵女聚会带出去也是不输的。”齐澜逸拿了其中一支钗在手上观察把玩,闵笙拽了拽他的袖子“这套未免僭越了,我配不上,也带不出去。”齐澜逸问到“喜欢吗?”闵笙垂着头不说话了。齐澜逸笑道“你喜欢了就可以,又不是为了给别人看才买。我不觉得你僭越,你带给我看就好。”他让老板将这三套收好,由着小二带闵笙下去挑些小玩意,自己和老板聊着,最后买下了一支绿檀木簪,簪子上镂空嵌了几瓣羊脂玉雕的花瓣,玉料带着糖皮,俏色雕刻成花心红蕊,是个难得精巧的玩意儿。闵笙这边挑好了,齐澜逸看了一眼,果然都是些样子质朴简单的小物。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6-13 23:43:00 +0800 CST  
好几次写到睡着所以大概乱七八糟的大家凑合看……头脑一热开了坑现在得好好想想故事怎么展开了……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6-13 23:44:00 +0800 CST  
冒个泡。这两天搞完辞职的事没想到心情并不如想象的轻松,莫名的进入了抑郁模式,低落到不行。昨天翻出来这篇看看觉得还是挺喜欢自己的脑洞的。写这个主要也是为了自我满足。也谢谢这么久还有人来看来回复我,这个坑我本身很想写完不过这几天状态不好无从下手。等我调整一下接着码。爱你们(。・㉨・。)ノ♡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7-08-22 22:57:00 +0800 CST  
从如珏馆采买完首饰物件出来,恰好是刚刚晌午的时候,阳光暖融融的铺在笔直的街道上。
齐澜逸思量再三,还是牵着闵笙的手上了马车,对车夫吩咐到“入宫”。瞬间感到身边的小人突然像炸毛的小猫般紧张了起来。齐澜逸揽过她,厚实的手掌按在她的肩头。“别怕,不是进宫拜见贵人,只是想带你见见我的姐姐。”
话虽如此,闵笙还是没法放下心来。毕竟人人都知道这候府是皇后娘娘的母家,侯爷是皇上的妻弟。怎么说也不是寻常的拜见家姐。皇上与皇后感情好,也极为疼宠这个幼弟,从边关回来就赏了宅院,还赐了可以随时入宫的令牌方便他入宫叙话。
好在路途并不遥远,很快进了宫门。齐澜逸一边出示了令牌,一边吩咐当值的内监向皇上禀报。车夫与宫人做了交接,马车又缓缓的向内宫驶去。闵笙掀开帘子,高高的宫墙与车顶遮盖着,看不到天空,路过的宫女低着头避让行礼,让闵笙局促的放下了帘子,坐回齐澜逸的怀里。
再下车已经在皇后的仪坤宫里了。齐澜逸牵着闵笙的手,看着她不敢抬头的样子哑然失笑,却又不是那么开心。后宫的规矩,能入宫的女眷只能是有诰封的正室夫人,闵笙能随齐澜逸入宫,占的是他随从奴婢的位置,钻了个空子罢了。
二人来的匆忙,禀报后在前厅候了一盏茶的功夫才得见皇后。闵笙慌乱的起身行礼,袖子将茶桌带得一颤,桌上的茶盏配合的叮咣作响。她更加局促,头挨着地板不敢出声。皇后仿佛轻轻的笑了,齐澜逸行了礼冲着姐姐顽皮的一笑,转身将闵笙从地上拽起来。也不避着人,就将她汗涔涔的小手握在手心里。
皇后也不介意的样子,吩咐闵笙抬起头来。看这丫头抬着下巴目光低垂几乎要将眼睛闭上了,又吩咐道“本宫这里没那么讲究,不怪你与我对视,你就不好奇本宫长的什么样子吗?”闵笙听话的睁开眼睛,这才算是看清楚一国之母究竟什么模样。
眉目像是佛堂供着的菩萨,闵笙想。看得到慈悲柔顺,也看得到威严神圣。完全不像寻常四十许人,肌肤是很光洁的,泛着蜜色的柔和光晕般,配上成熟的装扮也不过二十多岁的样子。穿着是及其朴素的藕色衣裙,纹饰亦少,衣料却能看出华贵来。腕子上一串碧玉手串,像是常常把玩的样子,养的及其油润,成色也是极好。
皇后并不在意闵笙突然看直了眼睛,只给齐澜逸说道“新婚燕尔突然带着闵笙来我这,是有什么事?也是巧了,我还说得空差人叫你们进来,我也好看看小弟妹,你这就给我带来了。”齐澜逸老大年纪终于成婚,虽说是纳妾,也算是有了家室,皇后作为长姊也很是挂心。齐澜逸也不绕弯子,只说“今日是闵笙的生辰,没有个寻常的及笄礼,想让姐姐帮我圆了这个念想。”闵笙回过神,惊讶又羞涩的低下头去。皇后大概清楚她的身世,其中缘由心里明白了,笑道“你倒是疼她,京城里有哪家的小姐能有本宫给这体面的。”又向闵笙道“你随着宝姑姑下去梳妆一番。”皇后身边侍奉的嬷嬷得了眼色,带着闵笙往里屋去了。
皇后点头示意齐澜逸坐着回话,问他“母亲可还好?”齐澜逸答“母亲一切都好,家里也都好,姐姐放心。”皇后见他似乎欲言又止,劝道“母亲可是苛待闵笙?母亲毕竟上了年纪,不像从前年轻时洒脱恣意了。整个宗族大业不由她如我这样放纵你们。门阀世家都是规矩森严的。你该理解。不过你对闵笙,究竟存了什么不寻常的心思?”
齐澜逸叹了口气“我视她如妻。”皇后点点头,看上去已经猜到了。“我瞧她这样温柔漂亮的小姑娘配你这样的莽夫皮猴倒也是够了。我已是皇后,也不需要你再攀个什么门楣,娶个世家贵女。赐婚这里,是圣上太体谅我,降了她的身份。你若是有这个心,就与她先过着。若他日闵笙有孕,本宫替你开这个口。”齐澜逸蹙眉答道“姐姐一直疼宠我,我说什么主意都帮我圆着。有些话我也只敢和姐姐讲。我与闵笙未有肌肤之亲,她年纪太小,身子骨也不结实,若是有孕才是十足的凶险,臣弟不想拿她做赌。扶正一事姐姐向着我说话,实则没这么简单。先说母亲这里就不会允许。”皇后笑道“从前着急你迟迟不成家担心你不开窍,如今却变成这副痴情的样子。做姐姐的多一句嘴,闵笙是你第一个女人,你自己的心意是源于怜惜,新鲜还是旁的什么,你自己得看清楚。免得将来伤人害己。”她顿一顿,接着说道“家里既然交给你照料,母亲就由你自己想办法。若是有朝一日母亲同意了,姐姐就帮你做这个主。可好?”
这边闵笙随着嬷嬷出来,换成齐澜逸看直了眼睛。知道自家小娘子长的好看,但是经由皇后身边的宫人一番打扮,梳起了发髻,换了套衣裳,加上面颊上羞涩的红晕,让人忍不住想抱在怀里。皇后起身拉着闵笙到身边,前后打量了一遍,说道“这是本宫当年及笄礼那天的衣裳。难得宝萱真找出来了,果然很合身。”她拿过托盘里的发簪,轻轻的替闵笙簪上。“本宫及笄那时,已经定下了会嫁与太子为侧妃。整个及笄礼很是繁复,伴随着冗长的吟诵教诲,过去了二十余载,也快记不得了。既然一切从简,本宫便只盼你孝顺长辈,照顾夫君。期望你们夫妻和睦,生活顺遂。”闵笙应下,乖巧的谢恩行礼。
皇后又道“这套衣裳就送你留作纪念罢。一会儿让宝萱拿些日常的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8-04-17 13:12:00 +0800 CST  
皇后又道“这套衣裳就送你留作纪念罢。一会儿让宝萱拿些日常的脂粉给你,澜逸怕是不会记得你要备这些东西的。本宫有些曾经裁制未来得及穿的衣裙,可以在家做换洗的旧衣备着,还有些女儿家的东西,也叫宝萱给你带上。”闵笙比她的长子还要小两岁,皇后一直盼着有个小公主承欢膝下,只是未能如愿,看着闵笙身世孤苦,不由得操起心来。齐澜逸打趣道“姐姐平日里都是赏我一堆东西带走,今儿见了闵笙就把我忘了。既然姐姐喜欢,我以后多带闵笙过来给姐姐做伴。”皇后也只点头默许。
齐澜逸知道闵笙在这里还是局促,便向皇后请辞,再上马车时,果然见到了一大箱赏赐。闵笙靠在齐澜逸身边,心里的不安随着马车驶离皇宫渐渐平复,反而升起一阵暖洋洋的踏实感来。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8-04-17 13:12:00 +0800 CST  
翌日清晨,闵笙自然不敢真免了请安。如常往老妇人院里磕头,却又被叫到屋里去。时隔不过一日,老夫人却沉着脸,身旁太医惯例请着平安脉。闵笙只敢低头跪着,等着吩咐。
太医细致的询问老妇人昨日的饮食作息,王妈妈一一回了,太医又叮嘱几句。老妇人细细品着莺哥端上的春茶,晾了闵笙一柱香有余,才道“昨日嘱咐你养好身子,好好侍奉澜逸,体谅你病愈免你晨昏定省,下午便带澜逸去市集疯玩,缘是不把我这老婆子的话放在心里。我这好意在你眼里何其多余,特意来问安,也是炫耀自己究竟是年轻身子骨强健是吗?”
这话说的重,闵笙几乎当时就落下泪来,额头贴着地不敢起身,自然是齐澜逸带着他出去的,自然不是她故意忤逆,可半个解释的字都不敢回。不敢抬头,却能感觉到老夫人凌厉的眼神垂在自己的脊梁骨上,远比芒刺更熬人。
老夫人自然知道她并非真心忤逆,看闵笙惶恐之下口不能言,心里叹一句木讷。晾着她跪足了一刻,想着既然敲打到了,看着澜逸的面子,便不再刁难她。“你也别在我这里碍眼,去偏厅让李太医给你把把脉,开几副调理身子的补药,就回自己院子好生反省去。”
闵笙心里忐忑,却也算松了口气,抬头之前胡乱擦了眼泪,轻轻应了一声退下了。请了脉一路垂头丧气的回到院里,才敢在屋里小声抽噎了一会。心里怪自己还是太不小心了,的确一听出门就忘了老夫人的嘱咐,本该劝着澜逸才是。但是昨日的种种又那么好,好到她觉得挨了训斥也值得。总还是懊恼又慌乱,就叫了鹂儿拿了笔墨,默起这些年烂熟于心的经文来。

闵笙回过神来已经是晌午,觉得肚子空了,想要叫鹂儿拿些糕点,转身却看到齐澜逸不知何时站在身后,偏着头看她默写不知站了多久。他将闵笙拢到怀里,下巴抵着她的额头,右手顺着她的头发摸了摸,抱了一阵再放开的时候,却看见闵笙的眼眶微微的红了。
闵笙微微的撇了撇嘴角,总算没有眼泪滴下来。她有些惊讶自己在齐澜逸面前毫无防备的涌上来的这一股子委屈。齐澜逸倒是不见意外,索性将这红眼小兔子拉回怀里。“笙儿乖,哭一会也无妨,我在。”静默了半响,怀里才传来低低的啜泣声,再一小会儿,他感觉胸前的衣服似乎湿了一小片,更是心疼,蹙眉说到“我回来就听说了,本是我昨日疏忽了才让母亲为难你,以后别去请安了,我一会儿去同母亲说说。”闵笙从他怀里挣扎出来,抬着湿漉漉的小脸摇了摇头,抽噎道“我只是觉得自己什么都做不好……惹老夫人生气,令夫君为难了。”她想了想“我可不可以给老夫人抄经祈福?我想着这些明日将《药师经》写好,送到老夫人的佛堂去,她会不会就不那么生我的气了……”
齐澜逸捧着她的小脸替她擦了眼泪,闵笙的性子总是出乎他意料的乖巧柔软。刚刚看她写字,低着头,细软的头发顺着颈子垂下去,捻起的袖口掩着雪白的腕,连指尖淡粉色都是美的。闵笙的字也好看,与栾昌的贵女们刻意培养的秀丽字迹不同,应该是长期抄写经书练的,像印刷品一样工整,圆润朴实,很是端庄温厚。自然是字如其人了。他忍不住亲了亲闵笙的小脸,果然是软软的。
既然闵笙有了打算,齐澜逸点头算是同意,心下还有些感激闵笙的柔顺,他知道这个小家伙是为了自己在讨好母亲,自然无法去拒绝这样的好意。他叫人端来热水帮闵笙敷了敷膝盖,还好跪着的时间不长,只有些许青紫的印子。期间下人有序的布好了饭菜,菜品大多是时令菜,春笋豆腐汤,虾仁香椿芽,椒油拌莴笋,什锦烧河豚。闵笙口味清淡,刚来到府里吃不惯,小厨房是齐澜逸这两日才挑好了厨师,开始供着小院的饭菜点心。看着闵笙食量见长,齐澜逸也跟着高兴的多添了一碗饭。
“端午节有宫宴,照例会请府上女眷的。咱们也算新婚,姐姐应该会给你帖子。府里没有正室,而且原本父亲五品以上的官家小姐也能拿到名帖,所以你也不用担心不合规矩。”齐澜逸自然是看到了闵笙眼底的不安。“我知道你怕应付这么多人,不过栾昌的女眷们年节聚会也多,宫宴是总得去的。你也不用怕,就是去吃吃喝喝,还能认识些与你同龄的姑娘们,你只管自己开心就可以,我在,委屈了尽管和我讲。没人能欺负我的小妻子。好不好?”
闵笙知道避不开,点点头。“我可以穿昨天定下的那套紫色料子的襦裙吗。端午应该也做好了。”
齐澜逸自然点点头。“你穿什么都是好的。”
“那头面呢,要不要梳复杂点的发髻。”闵笙歪着脑袋想想,干脆拉着齐澜逸到梳妆台前翻找起来,“这玉兰簪子合不合适,好像那套裙子绣的就是玉兰花。”澜逸看着她像是喜滋滋翻着存粮的松鼠,絮絮叨叨的询问着自己的意见,拿到什么就放在自己眼前晃悠,忍俊不禁。自然也开心她没有那么不喜欢这种场合。笑归笑,他还是拉过闵笙往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回去吃饭。”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8-04-26 18:09:00 +0800 CST  
写太甜了不忍心拍了⊙▽⊙这么宠老婆哪舍得揍……

楼主 麦蝴七  发布于 2018-04-29 00:07:00 +0800 CST  

楼主:麦蝴七

字数:12727

发表时间:2017-05-26 20: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01 10:06:54 +0800 CST

评论数:1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