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淑离MF

她是最得恩宠的耀灵殿下。
他是一个卑贱的庶子。
她爱他,受他惩罚却甘之如饴。
她说,“韩墨你记着,我淑离这辈子只爱你一个,我愿意为你放弃所有,你不要负了我。”
他轻轻吻在她的额头,“得卿所爱,三生有幸。”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0:00 +0800 CST  
那个格式错了,重发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0:00 +0800 CST  
淑离
【楔子】
〈一〉
南越国传世四百余年,从未出现过得如此恩宠的公主。
今公主淑离者,先帝第三女也。其母乃乐坊歌姬,一夜恩宠,有孕,得封昭仪。
庆安十三年,于安宁宫产下龙凤胎,乃帝三女及二子也。昭仪血崩,太医不得治,亡。
先帝因其生母卑贱,不喜此双胎,未赐名。
庆安二十三年,二皇子一首帝业赋震惊朝野,先帝赞赏,二皇子赐名君泽,三公主赐名淑离。
庆安二十六年,二皇子于祭天大典遇刺客,淑离公主以身护兄,重伤。
三月后,帝下旨,送淑离公主于静安寺休养。
庆安二十八年,帝亡,传位于二皇子,择日登基。改年号为〈元和〉
元和元年,淑离公主痊愈回京,帝祭庙宇,告太祖,封淑离为长公主,封地划得大半江山,另赐号“耀灵”
《远游》有言“耀灵晔而西征”

注/耀灵—太阳的别称,亦寓指帝王。
〈二〉
淑离得意的从盘龙殿出来,笑的像只偷腥的猫儿。
“殿下,可是陛下答应了?”
“答应了,我可求了好半天呢!”
婢女杏儿笑道,“殿下把京城玩遍还不算,竟去央求皇上应了公主远游。”
“成日里在这宫中呆着,闷死了!”
“殿下可想好要去什么地界了?”
淑离眯着眼,想了半天,“去南城吧!”
远处,皇帝君泽笑着看着前方的淑离。
“陛下果真宠爱公主殿下。”
回头看着侍卫统领顾青,君泽微笑,“朕就这么一个妹妹,自然要给她全天下最好的!朕舍不得她受半点委屈!”
顾青颔首,沉默。
淑离者,疏离也。
——
【楔子】完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1:00 +0800 CST  
【第一章】
〈一〉
淑离嘴里吃着桂花糕,却也是不安分的左瞧瞧右看看。
“小姐,咱们是不是要回客栈了?”
“干嘛回去?”淑离咽下嘴里的桂花糕,不满的瞪了杏儿一眼,“这南城这么多好玩的,才不要那么早回去!”
杏儿的脸顿时皱成个小包子样,“要不咱明个再逛,这天色晚了,也不安全。”
淑离想了想,还是点头,“好吧!”
正说着,前面突然传来嘈杂声,淑离拉着杏儿的袖子,“咱们去看看吧!”
杏儿无语,她家公主什么时候才能安分下来啊!
事情就像是画本子里英雄救美那样,地痞无赖强抢良家妇女,帅气公子挺身相救。
淑离却看的一脸兴奋,待人群散去后,连忙追过去,像模像样的抱着拳,“不知这位少侠名讳?”
韩墨略觉好笑的看着面前这位,没有说话,绕了过去。
淑离哪会让他就这样离开,颇有些无赖的拽住他不让他走,“你还没回答我呢!”
韩墨愣了,他倒是没见过如此胆大的女子,“姑娘这是做什么?”
淑离冷哼一声,“你可别像那些夫子似的讲什么礼仪廉法,我不过是要知道你叫什么罢了!”
旁边的杏儿看的胆战心惊,这若是叫陛下知道了……
韩墨有些无奈,“在下韩墨。”
闻言,淑离果真乖乖撒手,“我叫阿离。”
韩墨摆了摆手,他可没兴趣知道她叫什么,“告辞。”
淑离笑的眼睛都眯起来了,“咱们明个见。”
韩墨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转身走了。
杏儿小心翼翼的看着自家公主,“小姐,人都没影了,您……”
淑离低头,嘴角笑意愈发深刻,“杏儿,我大抵晓得一见钟情是什么意思了。”
杏儿瞪大了眼,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2:00 +0800 CST  
〈二〉
韩墨觉得自己果真是时运不济,怎么刚刚出门又碰上这位了呢!
淑离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一身水蓝色纱裙穿的更是少有的清丽。
“韩墨,你今天带我去玩吧!”
韩墨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抱歉,在下今天有事。”
淑离笑吟吟的挡住他,双手合十做哀求状,“我昨个刚来南城,人生地不熟的,只认识你一个,就带我逛逛嘛,”
韩墨冷笑,“你连韩府都找的到,怎么会不认路?”
淑离有些尴尬,不过好在她脸皮厚,硬是不让韩墨走,“就一天,一天。”
韩墨看了她半响,才开口,“好吧。”
其实连韩墨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答应,只是看面前女子那哀求的眼神,心却突然软了下来。
回头瞪了一眼淑离,“还不跟上。
“哦!”淑离吐了吐舌头,眼睛弯成了月牙。
刚刚逛了个开头,韩墨就已经后悔了,淑离像是第一次逛街似的,什么都要看看。
“韩墨韩墨,我要喝那个。”
韩墨顺着目光看过去,是一个年迈的老妪在卖凉茶。
韩墨有些迟疑,“那东西太凉了……”
话还没说完,淑离已经过去开喝了,韩墨叹了口气。
淑离一口气喝了两大碗,要不是韩墨拉着她走,估计淑离还要再喝。
“一点也不凉啦!”淑离嘟着嘴,有些不满。
突然感觉肚子绞痛,淑离皱眉弯下腰捂着肚子,一旁的韩墨见状,连忙将她拦腰抱起,“你住的客栈在哪?我送你过去,然后去请大夫。”

大夫摸着花白的胡子,号了半天脉,才收回手。
“这位姑娘身子性寒,忌冷,待我一会开了药喝下去就不痛了。不过这身子可是要好好调理。”
韩墨瞪了一眼塌上鸵鸟状的淑离,起身送大夫出去。
等抓了药回来,一把拽过淑离,“你不知道自己的身子不好吗?还喝凉茶!”
淑离支支吾吾的,半天也没说出一句话。
韩墨冷冷的看着她,“你若是拿自己的身子做戏让我留下来照顾你,怕是打错算盘了。”
淑离一惊,不想自己的小把戏已经被人看穿,心中一急,连忙解释,“不是的,我……”
韩墨有些不耐的起身,“我去叫你的婢女进来照顾你。”
“不要走,”淑离向前要拉住他,差点摔下塌。
韩墨大步过去扶住她,眸子里满是怒火,“你又要干什么?”
淑离一急,竟哭了出来,“我不是故意的,我怕你明天不理我,便想着若是病了,你便可以照顾我好几日。我……韩墨,我喜欢你。”
韩墨叹了口气,替她擦去泪水,“我们算上今日不过也是认识第二日,你怎么会……”
“我也不知道。”淑离抽噎着,“和你在一起,我很开心,昨日分开,心心念念的都是你,我……韩墨,你可喜欢我?”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3:00 +0800 CST  
韩墨沉默,没有说话。
“不若,我们先相处看看,”淑离小心问道,“若是你不喜欢我,再……”
“怎样?”韩墨似笑非笑抬头看她,“你一个姑娘家,名节还要不要了?”
淑离眨了眨眼,扑在了韩墨身上,“那你便娶了我吧!”
韩墨伸手刮了刮淑离的鼻子,“不知羞。”
淑离破涕为笑,却被韩墨压在腿上,一时间有些不知所措,“韩墨,你这是要干什么?”
韩墨勾起嘴角,“我们是不是该算算账了呢?”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3:00 +0800 CST  
〈三〉
韩墨撩起淑离的裙子,想了想, 还是没有褪下里裤。
大手放在淑离的臀上,语气严肃,“想想自己都错在哪儿了?”
淑离哪见识过这等阵仗,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韩墨的巴掌就已经落下。
疼痛在身后炸开,淑离扭着身子想躲开韩墨的巴掌,却是徒劳的。
韩墨没有放水,一想到淑离不爱惜自己的身子,还耍小把戏,便怒不可遏,巴掌一个接一个的落下来,“不知道?我便打的你知道。”
淑离几乎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身后的肿胀,疼的她说话都有些不利索了,“我,我错了,不该不爱惜自己的身子。”
身后的人停了下来,问道,“还有呢?”
“不该耍小聪明。”
韩墨把手压在淑离保守折磨的屁股上,疼的淑离又是一个激灵,“那你说,该打多少下呢?”
“还…还打?”淑离吓了一跳。
身后的手用力了几分,淑离连忙答道,“十下。”
韩墨皱着眉头,似乎有些不满意这个答案。不过看到痛哭的淑离,却也是心疼了。
“好,就十下。”
说罢,便狠狠地扬起手打了下来,啪啪的声音响彻在屋子里,淑离疼的满头是汗,嘴里不断说着讨饶的话。
终于打过了十下,韩墨收了手,淑离也松了口气。
韩墨小心的把里裤褪了下来,淑离有些慌张,“你…你要作什么?”
韩墨有些无奈,“我看看你的伤。”
知道是自己想偏了,淑离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
褪了里裤一看,没什么事,只是略有红肿罢了,难为刚才淑离哭成那样。
轻轻的替淑离把肿块柔开,嘴里还不忘教训着,“若是再有下次,便直接打烂。”
淑离急忙保证,“不会了不会了。”
“你……可愿意同我回到府里去?”
淑离眸子一亮,“要!”
韩墨笑着揉了揉她的头发,“等你再大些,我便娶了你过门。”
淑离眼中是难以抑制的惊喜。


两相悦,只待红装花嫁。
——
【第一章】完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34:00 +0800 CST  
没有人,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42:00 +0800 CST  
【第二章】
〈一〉
就这样,笑的灿烂的淑离同快要哭出来的杏儿来到了韩府。
杏儿觉得自己可以交代一下后事了,皇上一定会杀了她的。
韩墨是太史令韩振的庶子,母亲早逝,上头有嫡长子韩琛压着,因此一向不引人注目。
太史令是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官职,不过在淑离眼中,实在是不够看,一个外放的五品官,连在她面前说话的资格都没有。
韩振一向对他的这个儿子不大感冒,因此早早的就把他丢到军营里去了。
这次韩墨带淑离回来,在韩府引起了不小的风波。
韩夫人一脸不屑的看着韩墨,“这二少爷排场可真大,随便什么人都往府里带。”
韩振也是略有不满,“她是什么身份?”
韩墨跪在地上,“儿子不知。”
“你……”韩振明显是气的不轻,“你要纳了她作妾?”
“不。”韩墨抬起头,“儿子要娶她。”
韩夫人这边却是有点高兴,这韩墨娶了身份如此卑贱的女子,怕是再也没有资格个琛儿一争高下了。
不得不说,这几年韩墨在军营的表现不错,让韩振都注意了起来。
韩夫人想到此处,脸上忙堆起一抹笑容,“老爷,二少爷也大了,他若是真想娶,便依了他吧!”
韩墨低着头,嘴角有几分嘲讽,他又怎么会不知道韩夫人的想法呢?
韩振顿了顿,有些无奈的挥了挥手,“既然如此,就依你。”
韩墨叩首,“谢父亲母亲成全。”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4 22:43:00 +0800 CST  
〈二〉
等韩墨回到自己院子里的时候,淑离已经都收拾好了。
韩墨搂过淑离,手轻轻的揉着她的臀部,“还疼吗?”
淑离的脸瞬间涨红,结结巴巴的答道,“不…不疼了。”
韩墨低笑一声,“我已经同父母说好,你以后就住在这个院子里吧。”
淑离乖乖的点了点头。
“啊,对了。”韩墨突然想起来什么,表情突然变得很无奈,“我有一个妹妹,名叫青染,嫡母很是疼爱,她年岁与你差不多大,若是来找你麻烦,你不用理她便是。”
“放心吧!我不会给你惹麻烦的。”
韩墨有些心疼的抱了抱淑离,“军营里还有些事,我去处理一下。”
“嗯,我等你回来。”
*************
不得不说,韩墨倒真的是有几分料事如神的本事。
前脚刚走,后脚韩青染就过来了。
韩青染趾高气扬的看着淑离,“你就是二哥哥带回来的那个女子?”
淑离浅笑,“是我。”
韩青染撇了撇嘴,“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啊!”
淑离别过头,没有说话。
韩青染见状,有几分恼怒,“你娘难道没有教过你礼义廉耻吗?央着二哥哥脾气好,想一步登天是不是?”
淑离有几分恼怒,她最是容忍不得别人说她母妃,不过想到韩墨的话却也是忍了下来。
韩青染见淑离不说话,心中更是有些瞧不起,不明白二哥哥怎么会看上这样一个女子。
说出来的话更加难听,“我想你母亲不会也是个卑贱的吧!”
淑离眼中带着几分狠厉,一巴掌打了下去。
韩青染捂着脸,有几分不可置信,“你敢打我?”
淑离勾起嘴角,“如此污秽之言,也只有像你这样的女子才说的出。”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06:21:00 +0800 CST  
〈三〉
韩墨回来的时候,院子里已经闹的不可开交了,揉了揉眉心,怒喝一声,“都做什么呢!”
淑离吓了一跳,连忙跑到一边。
青染捂着脸,眼睛哭的红红的,“二哥哥,她打我。”
韩墨瞥了一眼淑离,“怎么回事?”
淑离低头没有说话。
韩墨最是了解青染,定是她说了什么话,拉过青染,眉宇间已有几分不耐,“行了,别闹了,回去吧!”
淑离抬起头眯着眼看着青染,“不许告诉你母亲,”
青染被淑离的眼神看的有点怕,一时间竟呆住了。
淑离又重复了一遍,“听到没有!”堂堂耀灵长公主殿下,若是吓不住一个小丫头,说出去可真是让人笑话。
青染抽噎了一下,“知道了。”
说完,连忙跑开了,那架势,好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似的。
待青染走后,韩墨才把目光移到淑离身上,“我怎么和你说的?”
淑离再没有了刚才的气势,像犯错了的孩子,低着头站着。
“进来。”
淑离乖乖的跟着韩墨进了屋子。
韩墨顺手从花瓶里拿了鸡毛掸子,在空气中挥舞了几下,“趴着”
淑离捂着屁股,带着几分哀求,“我下次听话。”
韩墨没说话,就那么瞪着她,淑离最终败下阵来,乖乖的趴在了塌上。
“嗖啪”
鸡毛掸子夹杂着破空声抽在淑离的臀上,淑离哀嚎一声,眼泪顿时流了下来。
“我错了,真的,再也不敢了。”
可是无论淑离怎么哀求,韩墨都没有住手的打算。
淑离再也忍不了了,伸手捂住疼痛不已的屁股。
“拿开”声音冰冷没有一丝温度。
“韩墨你听我说,是她先骂我母…亲的,真的!”
韩墨叹了口气,扔掉鸡毛掸子,把淑离搂在怀里,“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可你今日打了她,明日我去了军营,母亲必会来找你麻烦,你如何就不可以忍忍?”
淑离小声抽泣着,“我记住了,以后不会了。”
韩墨搂紧了几分,“等我过了今年的武试,就带你去京城,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
淑离闷闷的点了点头,眼睛里却有一闪而过的狠辣。
韩青染,韩家,恭喜,惹了我淑离,怕是你们以后没有好日子过了。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07:35:00 +0800 CST  
〈四〉
韩青染估计真是被淑离给吓到了,几日都没有来闹事。
这日韩墨走后,淑离难得的在屋子里练起字来,杏儿这几日却是心神不宁。
“殿…小姐,我们什么时候回京啊!”
淑离动作一顿,“再等几日吧!”
“那……韩少爷…”
“自然也是要同我一起回京的。”
“可…皇上他…”
“杏儿!”淑离的语气变得冰冷,“禁言!”
杏儿连忙跪下请罪,心里念叨着死定了,皇上那个小心眼,若是知道公主看上个庶子,还要带回去,非要气死不可。

【第二章】完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07:36:00 +0800 CST  
【第三章】
〈一〉
韩墨虽得了个二少爷的名头,却到底也是个庶子,在军营里也不大注目。
可就是前年,左将军陆远奉命调到此处,刚巧又遇到了正在操练的韩墨,就这样,韩墨幸运的被提拔到了陆远的身边。
这样的结果,自然惹的一些人不高兴了,这陆启就是一位。
身为陆远的嫡次子,上头有极为出色的兄长压着,如今却是随便来了一个人也得父亲的赏识,偏偏每次陆远训斥陆启的时候都会拿韩墨做对比,这让陆启愈发的厌恶韩墨。
正巧今日是军营的比武试,陆启有意让韩墨出丑,竟连续三场都叫韩墨上场,饶是韩墨武功如何出色,也经不住这般车轮战。
陆启看着时机差不多了,微笑着走到韩墨身边,“这一场便由我来领教韩二少的高招吧!”
韩墨如何不得知陆启的把戏,如今却也是骑虎难下,只得硬着头皮抱拳,“请小将军赐教。”
这陆启也不是个酒囊饭袋,至少武功还是不错的,若放在平时自然敌不过韩墨,可如今就不痛了。
冷笑着看着体力不支的韩墨,陆启找准机会一角踹在韩墨小腿,剧痛传来,韩墨普通一声跪在了地上。
而这边不安分的淑离听说今日军营有比武,连忙跑过来想着给韩墨打气。
不想刚刚躲过守卫来到比武场,就看到这一幕。心中又惊又怒,快步跑了过去。
“韩墨,你怎么样!”
韩墨看着突然过来的淑离,沉下了脸,“谁叫你过来的,快回去。”
“哟,韩墨,你胆子可真大,居然带女人来军营!”
淑离心疼的看着半跪在地上的韩墨,掏出手帕来给他擦汗,“我若是不来,还不知道平日里他们就是这样欺负你的呢!”话说完,就侧过头瞪着陆启。
韩墨缓了一口气,脸色好了很多,“淑离你回去,小将军,这件事我自会去左将军那里请罪。”
陆启挑了挑眉,“回去,怕是没那么容易,来人,给我拿下!”
淑离突然站了起来,“我看谁敢!”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10:44:00 +0800 CST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10:51:00 +0800 CST  
〈二〉
淑离扶了扶发髻上的簪子,凤眸轻眯,竟生生的震慑住了要冲过来的士兵。
陆启被淑离瞪的心中发毛,却也不甘示弱,“还不快抓起来。”
淑离抬起头,有些不屑的扫视了一圈,“放肆,本宫堂堂皇上亲封耀灵长公主,谁敢动我?”
周围瞬间安静了下来,就连韩墨也是不可置信的看着淑离。
好半天,陆启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你……敢冒充公主?真是可笑!”
淑离一步步的走向陆远,从怀里掏出一块令牌,在陆启面前晃了晃,压低声音说道,“是啊!本宫也觉得很可笑。”
陆启看清令牌上的字,脸刷就变白了,翡翠雕刻的牌子上清晰地刻着“耀灵”二字。
陆启瘫倒在地上,竟是连求饶都忘了。
——————
淑离端坐在大堂上,看着跪倒在地的陆启以及……他的父亲陆远。
陆启不断的叩首,嘴里念叨着饶命,淑离有些厌恶的别开眼。
“陆远,你身为左将军,就是这样处理军营事务,管教自己儿子的吗?”
“殿下息怒,是臣管教不力,请殿下恕罪!”
淑离想到韩墨刚刚受了那般大的屈辱,不由得怒火中烧,随手拿起桌子上的被子就摔了过去,陆远哪里敢躲,硬生生的受下了,额头顿时流出了鲜血。
“淑离!”一旁的韩墨低声道,“此事揭过罢!”
淑离此时已经被愤怒消灭了理智,只要一想到韩墨被这些人欺辱她便恨不得剐了这些人。
“来人,把陆启给本宫拖出去杖毙!”
此言一出,众人皆被吓得不轻,陆启更是当场晕了过去。
韩墨皱起眉头,拍了一下桌子,“淑离!”
淑离这才回过神,有些愤愤的看着韩墨,“我把他们都杀了,替你出气好不好!”
韩墨有些吃惊,他没想到平日里错误不断,一挨揍就哭的一塌糊涂的淑离也有这般狠辣的时候。
声音抬高几分,“我说,此事揭过。”
淑离咬着牙,到底是不敢违抗韩墨的,挥了挥手,陆远连忙扶着儿子退了出去。
淑离突然有些害怕,伸手拉了拉韩墨的袖子,“我骗了你,你可生气?”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12:56:00 +0800 CST  
〈三〉
韩墨缓缓摇头,“我不气你骗我,但是淑离,我很失望!”
“你是公主殿下,身份贵重,瞒着我自是应当的。可陆启虽有错,却罪不至死,就算是为了我,你也不该动了杖毙的想法。我一直认为你虽调皮任性了一点,但也不至于如此暴虐,视人命如草芥。”
淑离被韩墨说的有些慌张,可怜兮兮的问道,“韩墨,是我不好,我以后不会了,你不要讨厌我。”
韩墨看着她,没有说话。
淑离一急,竟哭了出来,哪里还有刚才的半分气势,“我自小不受父皇宠爱,与皇兄受人欺凌,每日里吃到的饭菜都是冷的,就连宫人们都不拿我们当主子,我从不敢露出半分胆怯,我不能拖累皇兄,我……”
话说到最后,淑离哭的狠了,把韩墨的心都要哭碎了。
一边暗骂自己,一边帮淑离顺着气,“我知道了,我不会怪你。”
好大一会,淑离才止住了哭声,却扔是一副委屈的样子。
韩墨看的好笑,也不继续哄她,绕着大厅看了一圈,拿起了桌案上的戒尺。
淑离跳了起来,瞪着哭红的大眼睛,“你…你……”
韩墨眼底的笑意消散,直接把淑离压在了桌案上,戒尺放在臀上,声音冰冷,“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许来军营?”
淑离张着嘴,想要争辩,却还是耷拉着脑袋,“说了。”
“很好,”韩墨不再废话,扬起手来就开打,啪啪的声音在大厅内格外刺耳,淑离羞红着脸,不断挣扎,“不要在这里,求你。”
韩墨挑眉,“看来是我打轻了,让你还有时间想这些。”说完,竟一把拽下淑离的里裤。
“不要!”
“不要?”韩墨嘴角勾起,“哪由得你来说?”
冰冷的戒尺放在刚刚被打的微热的臀上,淑离一个激灵,只觉得又羞又臊。
韩墨眯起眼,用了十足十的力气打了下去,啪啪啪啪啪,竟是连续五下都打在了同一处。
淑离已经没有力气挣扎了,像一只垂死的小兽不断哀嚎。
身后的肌肤快速的肿胀起来,可韩墨竟是还没有住手的打算。
终于,在又打了十多下后,韩墨停了手,看着刚刚被惩罚的屁股,已经肿的老高,怕是这几天都难以下坐。
淑离见韩墨停手,连忙安抚自己的屁股,韩墨冷冷的声音却传来,“我让你揉了吗?”
淑离吓的连忙缩回手。
韩墨冷哼一声,弯腰把淑离抱在怀里,揉开她身后的肿块。
“给你个记性,看你以后还敢不敢不听话了。”
淑离是被打怕了,头摇的跟拨浪鼓似的,就差没赌咒发誓了。
韩墨脸色这才缓和下来,低头吻上了那张小嘴。
【第三章】完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5 14:49:00 +0800 CST  
亲爱的们,抱歉,昨晚有事没有更新,今天应该会在下午六点多的时候更新,因为上午要上学呐!我一定会多更一点的。么么哒!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6 05:37:00 +0800 CST  
关于男主,身份不止是庶子,关于女主,外刚内柔,关于皇帝,妹控一只,关于情节,后面大虐。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6 05:38:00 +0800 CST  
趁着午休来一发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6 11:38:00 +0800 CST  
【第四章】
〈一〉
戏台上唱的咿呀,淑离斜倚在韩墨身上,墨绿色的宫裙逶迤到地上。
倒不是淑离有多么娇惯,只是如今她委实坐不下。
“殿下瞧着戏子,唱的可真好。”韩夫人略有谄媚的说道。
自从知道淑离的身份后,韩府众人的态度可谓翻天覆地,说话做事五一补小心谨慎。
淑离嘴角含笑,没有搭话,她知道韩夫人这是怕她报复,不过淑离乃是天之娇女,内宫后院里的腌臜事她明白,却是不屑去做的。
“殿下,顾统领来了。”杏儿小声说道。
淑离懒懒的挥了挥手,“让他过来。”
“臣顾青奉皇上命令接殿下回宫。”顾青顿了顿,“皇上也命韩墨一同进宫。”
淑离有些担忧的抬头看着韩墨,“你若是不愿,我……”
韩墨轻笑,“无事,我同你一起回去。”
淑离有些小得意的窝在韩墨怀里,“我就知道你是疼我的。”
韩墨没有说话,笑意却未达眼底。

楼主 虞然梦  发布于 2015-07-06 11:38:00 +0800 CST  

楼主:虞然梦

字数:31926

发表时间:2015-07-05 06: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02 01:25:06 +0800 CST

评论数:139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