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转】星空(mf)

由于本文在晋江被锁了,我就代替作者在这里发一下咯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01:10:00 +0800 CST  
明天开始更文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01:10:00 +0800 CST  
这里特别注明!!!!!原作者是阿伊!!!!!!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0:19:00 +0800 CST  

夜里一个人睡不着觉,将窗帘掀开一角,等东方鱼肚白,空调呜呜的运作着,蓝色的光一闪一闪,楚流萤莫名其妙的感到孤单,爸爸妈妈在隔壁的屋子,耳朵贴在墙上可以听见均匀的呼吸声。
她是一个随手丢在人群里就会消失的女生,拥有一个简单幸福的家庭,几个好朋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有时午夜醒来她总有一种违和感,好像她离这个世界很远。
眼皮越来越沉,她打个哈欠,抱着被子蜷成一团,模模糊糊就要准备接受周公的召唤。
砰!巨大的爆破声响彻天际!她猛睁开眼,看见绚烂的烟花在天际盛大炸开,仿佛四溅的鲜血,接着红光冲天而起,吞没了整个夜空。
不安隐隐在心底泛开。
(本章完)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0:29:00 +0800 CST  

之始(一)
天还蒙蒙亮,街上没什么人,嗒嗒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
林清羽回头。
“清羽,”楚流萤快步追上,末了脚步却缓了几分,怔怔,“怎么了,你脸色好难看……”
“没事,”她把长发理下来微微遮住脸,“有人说在烟雨市看到他了,但是……”
“总会找到的。”楚流萤安慰她,林清远,林清羽的双胞胎弟弟一年前与父母吵了一架后,离家出走至今没有音讯。
“天色真暗”林清羽低低地说。
楚流萤抬头,晨曦如同被一层黑暗的大网笼罩,压得人透不过气来。
“走啦,要迟到……”流萤话未完,清羽突然一把推开她,“啪”从天而降的花盆摔的粉碎,鲜艳的花瓣点点散落,泥土粘在流萤雪白的网球鞋上,她一时回不过神,要再迟一刻她的脑袋就得开花。
“快走,”清羽拉住她,低声说,声音里有浓浓的恐慌。
一路小跑,也不知是不是幻觉,楚流萤觉得身后有黑色的魅影无声无息的袭过来,怎么甩也甩不掉,如同跗骨之蛆。
清羽的脸色一阵阵发白,发梢边冷汗淋淋。
眼见学校就在前面,魅影的速度明显慢了,而后消失。
“呼”楚流萤站定吐出一口气。
“快走!”清羽急喊。
“没事了…..”楚流萤扶着腰,喘气。
清羽来不及开口,一辆蓝色的大货车已从对面的巷子横冲过来,撞向一脸惊愕的楚流萤。
“砰!”
林清羽吓得闭了眼,耳边却没传出想象中的惨叫。
黑色的加长版劳斯莱斯,硬生生将大卡车撞退,车门自然的弹开,“上车!”
淡淡的语气不容置疑。
楚流萤后退数步脚一软几乎跌坐在地上。
大卡车的灯闪了闪,缓缓后退,似乎在寻找再次攻击的角度。
楚流萤撑起身,拔腿往后跑!
“蠢货!”低低的咒骂一声,轰足油门包抄过去,斜横在楚流萤身前同时挡住大卡车的进攻。
一只手从车门伸出粗暴地将楚流萤拽进去,合上门,一蹬油门,汽车发出怪兽般的咆哮声,冲去将大卡车撞得打旋,一甩盘子,一溜烟开走。
“刚好赶上啊,”对面楼顶上的少年放下望远镜,挥手,“把那东西处理掉”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1:00:00 +0800 CST  

之始(二)
“那个女生?”有人迟疑着问
“找人好好看着,如果不想被小野追杀最好祈祷她别出什么事”
楚流萤眼睛瞪的大大的,唇抿着,充满戒备又手足无措的盯着眼前衣冠楚楚的男子,巨大的水晶灯悬在头顶流光溢彩,雍容又内敛的装潢透出华贵的气度,大厅里翩翩鹤舞图挂在正中,一幅狂草在旁。
“来叫声,爸爸”男子笑眯眯地
坐在沙发上的流萤向一边挪了挪,“你们想干什么?”她一没财二没色,这些人把她弄来干什么?还什么“爸爸”,她遇到神经病了?
男子眼里掠过失望的神色,转头,“小帆你没给妹妹说清楚?”
“忘了”方才开劳斯莱斯的少年挠头
男子伸手给了少年脑袋一巴掌正要说什么,急急地手机铃声打断了他,接过电话皱了皱眉,匆匆向外走,“非洲那边出了点事我可能要呆一个月,小帆你和小寒好好照顾妹妹!”
“好”少年瞥了一眼流萤,笑得意味深长,“我会好好照顾她的”
透过巨大的落地窗,流萤惊异地看见螺旋桨搅动空气,直升机降落,接走男子
“放开我”流萤拼命挣扎,男子走后,少年直接把她拎起来扛上二楼,转弯,一脚踹开一扇门,将她顺手扔在床上,从花瓶里抽出一根藤条。
“现在,我说的每一句话你最好给我记清楚,”少年的食指抚过藤条,“因为再让我说第二遍是需要付出代价的”
“我是你的二哥楚帆,刚才那个家伙是父亲楚玄,大哥楚寒你一会儿看见,因为你太弱了,在我们的世界生存会很难,所以你被寄养在你现在的家庭,但是最近出事故我们不得不把你接回来”他简明扼要的解释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而且我凭什么相信你?”流萤的眼睛盯着他
“没关系,”楚帆随意的活动活动脖子,“你不需要懂也不需要相信,只用记住就好了,我们现在来好好谈谈吧”他扬了扬藤条
“谈什么?”流萤警惕地后退
“谈不听哥哥的话会有什么后果”楚帆微笑
(本章完)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1:23:00 +0800 CST  
下一章就开拍啦,怎么没人呢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1:25:00 +0800 CST  

楚帆
“嗖!”“啪!”
藤条在空气中发出刺耳的尖叫,随之而来的是屁股上刀割一般的疼痛
“你干什么!”楚流萤吃痛的大叫
“裤子,脱掉。”楚帆用藤条点点床沿,微倾低了身子,“这是规矩”
流萤的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瞪着他,楚帆一脸漠然,“也许你想让我亲自动手?不过……”
楚流萤只觉腰上一沉,“哗啦!”劣质的校裤被撕成两截,楚帆皱了皱眉,“质量真差!”顺手将小裤也给拽下,白生生的臀部暴露在空气里,流萤惊慌的挣扎,可按在腰上的手牢牢的钳住她,动弹不得。
“变……”态字没有出口的机会,藤条暴风骤雨般降临在屁股,疼得她眼前一阵阵发黑,冷汗湿透衣衫,她用嘴咬住手背强迫自己别叫出来,眼泪把床单打湿
屁股完全青了,青的泛紫
楚帆停下手,满意地点点头,“还不错,我最讨厌挨揍的时候叫的跟杀猪似的家伙,刚才是你让我亲自动手的代价,我们正式进入主题”
流萤大口大口喘着气,根本没精力去听楚帆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能力有限,我们也不会对你做什么过高的要求,你唯一必须要遵守的是,听话,我叫你站着你别给我躺着,我叫你上车你别给我逃跑,否则,30下,好好感受感受”
藤条弯折出有力的弧线,“啪!”抽出一条紫色的檩子,流萤像一条被扔上岸的鱼般弹起,又落回床面,手背被牙齿咬破,舌尖尝到一丝丝腥甜
“重复我刚才说的话”
“……….”
“说话!”“啪!”又是一记藤条狠狠咬进肉里。
他刚才说了啥?流萤脑子里一团乱麻
楚帆不爽的半眯了眼
“啪啪啪啪啪!”手抬手落,流萤的屁股上立时多了五条檩子,流萤疼得险些咬下肉来。
“怎么,你的养父母没教你做人的基本礼节吗?”楚帆逼问
“教,教了”声音带着哭腔
“那为什么不回答?”
“啪!”
“我没听清楚”流萤咬牙挤出了这句话,疼痛感一阵阵侵袭着大脑
“没听清楚?”楚帆笑了“那我再说一遍”
楚帆一个字不拉的重复了原话,同时,伴随着每一个字的还有一记藤条
“现在听清楚了?”他问
“听清楚了”流萤快痛疯了
“重复一遍”“啪!”
“我,我….”“啪啪!”一个字还没说完,楚帆的藤条已再次呼啸而下
“大声点!”“啪啪!”
“我能力有限,你们也不会对我有过高要求,我必须要听话,你叫我站着我不能躺着,你叫我上车我不能逃跑,否则,否则30下”话被一溜烟逼出来
楚帆低头看了看表,不再废话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啪!”
三十下藤条一气打下来,楚流萤痛得几乎晕死过去
楚帆垂下手,用藤条戳了戳流萤伤痕累累的屁股,“疼的话就把教训记住了,要是在学校敢给我惹什么乱摊子,我让你脱几层皮!”
“怎么样?”
一出房门就撞见楚寒,楚帆耸耸肩,“上药时疼得发抖呢”
“打得很重?”楚寒皱眉
“大概得躺一个星期吧,哥?”楚帆疑惑的问“给她点警告没什么问题吧?”
“问题是,我们没有那么多时间”楚寒递给楚帆一张成绩单
楚帆接过,脸黑了
“我以为她只是废柴而已……”楚帆咬牙切齿,“哥……”
楚寒摆摆手,“别打我的主意,我没工夫管废物”
身后的伤生疼,流萤默默的咬着唇瓣蜷成一团,瑟缩着发抖
害怕,好像一个人被遗忘在了异世界,再也找不到回家的路,回家,心里衍生出微妙的茫然。
没关系,她深深吸口气,疼的一抽,听话谁不会呢
(本章完)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2:08:00 +0800 CST  
今天就先打这么多,去补作业了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2:10:00 +0800 CST  
啊啊啊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16:13:00 +0800 CST  
关于地理这件事
天慢慢亮了,浅蓝色的窗帘透出晨曦的光辉
薄如蝉翼般的眼睫毛轻轻颤抖,阳光覆盖上脸颊,绒绒的软毛暖融融的。
门吱呀一声,流萤警觉的惊醒,随之而来的是身后撕裂般的疼痛,楚帆站在床前吓得流萤一颤,脸疼白了。
楚帆手里拿着一红色的小瓷瓶,懒洋洋的命令,“趴好”
流萤安安静静的把头埋进枕头里,是又要上药?她猜。
她猜的没错,可药水沾上她皮肤的一刻她几乎疼的跳起来!仿佛烧的滚烫的油毫不留情地泼在屁股上。
“啪!”不耐烦地巴掌上去了,简直是油上点火。
“老实点”楚帆粗暴得把揉散药水。
比挨打还疼,流萤紧紧地绷住身子控制不乱动
“啪!”又一巴掌
“放松!”楚帆加大力道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7 21:30:00 +0800 CST  
吃完饭上福利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8 18:04:00 +0800 CST  
…………………………
折磨终于停止了,流萤瘫在床上,昨晚虽然也有上药但凉丝丝的,和这根本不是一个级别。
楚帆扔下厚厚的一摞语文资料,“今天之内把这些背完,明天我来抽,没背到的,我们用藤条说话。”
流萤是个成绩一般的学生,因为她喜欢懒散而悠闲的生活,换而言之就是,懒。
所以,当她趴到床上,当藤条稳稳地搁在饱受创伤的屁股上时,她便有超水平发挥的机会了。
楚帆听着她顺溜的一连串背下来,即使有什么忘得地方藤条吓一吓也出来了,挑挑眉,“语文平均91分(满分150)的成绩你是怎么考出来的?”
流萤没敢答及格万岁。
“我阅读不好。”她也不敢不答。
楚帆翻了翻资料,只剩最后一篇滕王阁序,“继续背。”
也许是记忆用光了,流萤只背到第二段的第一句“时维九月,序属三秋”就再也背不出来了。
“啪啪啪啪啪啪啪!”
“潦水尽而寒潭清。”楚帆提示,七个字七藤条。
“脑水尽而寒潭青,”流萤想,虽然那泼油一般的药确实很好用但屁股现在肯定又青了,“烟光明而暮,暮…”
“啪啪啪啪啪啪啪!”
“烟光明而暮山紫”
屁股紫了……
后来几天其他科目情况也都和语文差不多,除了,万恶的地理,人民的公敌。
地理是流萤所有科目里唯一没及格的科目,而楚流萤对地理问题的回答也确实证明了这一点,当她十个问题没有一个回答对后,楚帆气急:“经线是横着还是竖着总该知道吧!”随口一问。
“不知道…”流萤的声音小得像蚊子。
楚帆深呼吸,气笑了,“那我教你。”
三面大镜子极有效率的在楚帆的指挥下被安在了房间,前后时间不超过30分钟。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8 18:39:00 +0800 CST  
看着流萤惊疑不定的表情,楚帆微笑,“休息够了?”
“咻啪!”流萤难堪的光着屁股跪在其中一面镜子前,手撑在镜子上,脸埋下去,涨红一片,眼睛里似有似无的泪珠打转,白皙的臀部中央一条深的发紫的肿痕突兀的鼓起。
“把脸抬起来,”楚帆扳起她的脸,“好好听着”
他用藤条压着那条肿痕,“把你的屁股看成地球,那么横着的是纬线,这条位于地球中央的最长的纬线,是0度纬线,叫赤道,赤道分南北半球,并向两极递减。”
“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咻啪!”
痛觉撕扯皮肉。
流萤几乎跪不稳,泪珠掉下来,通过镜子可以清晰地看见,屁股上又均匀的分布了6条“纬线”。
“这个是北纬30度,60度,90度;这儿南纬30度,60度,90度;30度以内为纬线,30—60中纬,60—90高纬,记住了?”
流萤点头。
“忘了也没关系,我随时可以帮你温习”
“那么经线,”楚帆的藤条在空中发出凌厉的呼啸声。尽情将流萤的屁股变成经纬网。
……………………………………….
流萤不知道自己怎么熬过去的,连晚上做梦都是一群群扭曲的经纬线在跳跃。关于各种各样地理知识的噩梦足足持续了两周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9 13:00:00 +0800 CST  
考试
”考试?”流萤惊讶的看着楚帆.
”废话!不然叫你背那写东西干嘛.”楚帆没好气,”你也不用担心什么,就是走个过场,楚玄那老家伙已经和校长沟通好了”.
”也不早说害我白费力气!”流萤闷闷的应一声,换好衣服,跟在楚帆身后出了门.
浓密的树影,如茵的草坪,名贵的花朵,整齐而不失生机,古欧式风格的路灯如同宅子里那些不常出现的管家仆人,优雅严谨而刻板有礼,沉默的延伸到路的尽头.
院子,好大.流萤想,自她到这里已过两个多星期了,但她几乎完全不出房门,一方面是被楚帆打得起不来,另一方面也是怕惹上麻烦.
银色的法拉利从院子的另一头轰鸣而来.
”哥.”楚帆诧异,”就不劳动你了吧.”
”似乎小野又干了什么,砚叫我帮忙处理,所以顺路.”楚寒一偏头,”上车.”
”他还真麻烦.”楚帆咕哝系上安全带.
”实力够就行了,反正玉是要慢慢磨的,砚也有耐心,我们的世界毕竟只能靠实力说话.”不知是不是错觉,流萤觉得他有意无意瞟了自己一眼.
气势宏阔的校门很快展现眼前,月白的大理石柱上,紫藤学院几个字苍劲有力,锋芒内敛却透出阵阵腥风血雨.
学院内漂亮的就像一座花园,几栋古堡似的建筑耸立在连绵起伏的山丘,尖锐的顶端直刺苍穹,雪白的鸽子被长驱直入的法拉利惊得纷纷飞起,就像天使的羽毛.
流萤被推进一间宽大的教室,里面只有寥寥几个考生和正在发试卷的老师.
试卷雪片般的飞落下来,一厘米厚,流萤目瞪口呆.
”答题时间,两小时,现在九点,考试开始.”监考老师面无表情.
关山难越,谁悲失路之人;萍水相逢,尽是他乡之客.
这是翻了十张试卷后,流萤答出的第一个问,她的心情也恰好照应了这句话.时间多少于她根本没意义,因为几乎全部不会.零零散散的写上一些才背过的内容后,她趴在桌上听其他人运笔如飞,沙沙沙,沙沙沙.
无聊的就像事外人,不是像吧.流萤摇摇头,本来就是路人.  只是,沙沙沙的还是太吵了一点,仿佛在说,异类,别随便进入别人的领地.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9 21:43:00 +0800 CST  
我的空格呢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9 21:43:00 +0800 CST  
”老师,”流萤怯生生的举起一只手,”我可以交卷了吗?”   监考老师走过来,”咔嚓!”把试卷订好,”你可以出去了.”  楚帆不在,当然了,时间还没到.
流萤便在周围漫无目的地乱晃,真是,漂亮到一点真实感都没有的世界.
教室前的喷泉流溢出珍珠般的泡沫,风中隐隐传来迷蒙的歌声,像雾一般散开.
谁?流萤猛然转身,迎上一双深蓝色的眼睛,迷人摄魂.   ”真是可爱的孩子,”女子的声音里充满了奇异的蛊惑,”纤细,脆弱,又不易接近,我梦想中的猎物啊,如果一层一层剥下你的壳你会是什么样的呢,美味的果实?”
流萤周身被麻痹了般,无法动弹.
女子的手抚在流萤脸上,箭破空穿透女子的身体,女子轻轻一笑,如烟消散.
穿着**的少女冲来,左右张望,没发现猎物,才把眼睛在流萤身上打量一番皱眉,”招生部的白痴干什么去了,怎么什么垃圾都往学校里放!”
”小薰,塞壬呢?”平静的男声从身后传来.
”跑了.”穿**的女孩子沮丧地低下头,”副会长.”
金丝边框眼镜的男生帅气而文质,他扫了流萤一眼,微笑,”跑了就跑了吧,同学请不要再学校里乱晃,不安全.”他掏出手机,”楚帆来接你妹妹.”
流萤睁大眼睛满是惊讶,”你怎么知道?”  男生温柔地笑着,”因为你在这里实在是太现眼了.”
流萤忽然有不好的预感.
”楚帆好看这孩子.”金丝帅哥对楚帆说.  ”我知道,”楚帆督了眼流萤,发动汽车.
流萤觉得金丝帅哥好像在等着看好戏的样子.
”副会长,真的不用管赛壬了?”小薰小心翼翼的问。
”这周的作业量翻倍.”金丝帅哥扶了扶眼镜,”没看出来赛壬就附在那女孩子身上.”
”那你为什么不说?”小薰不满.
”说了就没意思了,我想看看游戏到底会像那个方向发展,反正有灵力强的人镇着塞壬也掀不起多大风浪,就看他们什么时候发觉了.”
”恶趣味...”
”多谢赞美.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9 21:46:00 +0800 CST  
抱歉,我的空格被度受吞掉了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09 21:47:00 +0800 CST  
地牢
嘴唇已经干裂,口腔弥漫着铁锈味,被铁链吊着的手臂及硌在青石板上的膝盖,酸痛到麻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里,空气潮湿阴冷,夹着淡淡的血腥味,意识与气力随着时间的推移正一点点流逝,他近乎逞强地拼命保持清醒,不愿再那个男人突然出现时流露出丝毫的脆弱.
”吱呀--当!”沉重的铁门被轻易的推开,白光穿进来,他微眯了眼--习惯了黑暗的眼睛一阵刺痛.
”嗨,宝贝,反省得怎么样?”白光中走出的男子身材修长,霸气的脸上挂着游刃有余的笑意,一条黝黑的长鞭被折为数股握在手心,鞭梢蛇尾般垂下.
小野厌恶的偏过头,眼中掠过一丝怒意.
”啧啧,”将砚用鞭子抬起小野的脸,”宝贝,这样可不是反省后该有的态度.”
”滚!”嘶哑的咆哮从喉咙深处传来,仿佛野兽发怒时的咕噜声.
砚不以为意,抚弄小猫似的揉着小野的短发,眼中宠溺又有些许无奈,”乖乖跟我念一遍就饶了你,’我以后一定守纪律,不搞个人英雄主义,会控制破坏范围,注意不伤及无辜,’”
小野冷冷的瞪着他.
砚耸耸肩,虽然早知道他不会领情,不过还是忍不住给他个机会罢了.
砚把铁链解开,”老规矩.”
小野吃力的站起,脚一软,几乎又扑倒下去,砚体贴地伸出手托住他,却被粗暴地甩开,小野半跪在地上,挣扎着站起,稳住摇晃的身子和麻得好似上千根小针扎着的双腿,一步步挪向地牢中央被磨得平滑如镜的大理石桌,脱下上衣,伏上去,冰冷的桌面让他肌肉一缩.
结实的后背依稀可见斑驳的鞭痕.
砚的目光落在他背上,叹口气,”宝贝,真不记打呀,上回的伤还没好呢.”用鞭子点点他的臀部,”裤子脱了.”
小野沉默恍若未闻.
”怕羞就乖点,别这么欠揍,自己动手总比我来好吧.”砚循循善诱.
小野咬着牙褪下裤子.
砚手一扬,折为数股的长鞭如游龙展姿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回旋的鞭梢在空中一振,细雨般落在小野臀上,温火慢熬,微妙的刺痛层层加深,并非不堪忍受,然而那绵延不尽的痛楚着实让人发狂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10 22:03:00 +0800 CST  
干裂的嘴唇在牙齿的压力下渗出血来,砚停了手,挑起小野的脸颊倾身吻上,吮吸小野唇间的鲜血.
”啪!”砚脸上多了鲜红的掌印,小野扬着的手还来不及放下,他大口大口喘着气,桀骜的黑眼睛里满是戒备,他绷紧了身体.
”一点都不可爱啊.”砚慢慢说着,鞭子依旧有一搭没一搭的落在小野身上,渐渐加热,渐渐由粉红变为深红,而后,如猎人般敏捷地抓住了小野松懈的一瞬间,手腕一抖,长鞭尖锐的呼啸,割破空气狠狠咬进小野肉里,再一拽,拉出一条醒目的血痕!
”嗯!!”被死咬的牙关堵回的痛呼从鼻子里冲出,小野的脸霎时白得像纸一般,大滴大滴的冷汗沿发尖向下淌,
”乖的话就不用吃怎么多苦头了.”长鞭舞动,力道分毫不差,又是一条血痕整齐的排列在上一条下方.
不疾不徐,稳稳地控制着节奏,一条条并列的血痕被拉出,每一鞭之间都留足了空隙让小野好好品味疼痛,砚的动作令人称奇的优雅,鞭子所带来的痛苦却未减半分.
小野硬撑着,直到整个臀部都被鞭痕覆盖.
”学乖了吗?”砚扳起小野的下颚,小野死不松口,汗津津的发梢,惨白的脸颊,流血的唇,以及倔强地神态让他显得有几分动人.
砚慢慢的放开他.”没关系,我们来日方长.”
回旋的鞭梢甩出一串血珠,已是终曲.
”你总会记住教训的.”嗓音如魔鬼般浑厚,而富有磁性.   教训?你配吗?小野在心里冷哼.
”修理完了?”楚寒问.
”完了.”砚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手里的红酒轻轻晃,晕出艳丽的色彩”不乖的小野猫还是要慢慢教啊,老头子们又罗嗦了吧.”
”废话,抓一只魅炸掉整个广场这手笔也太大了.”楚寒白了他一眼.
”驯服一匹烈马总是要付出代价吧,而烈马,”他抿了口红酒,”通常都是好马.”
”你们家那小丫头怎么样?”砚颇有兴趣.”似乎和小野猫认识?”
”垃圾.”楚寒声音淡淡,”妨碍到你的话,留条命就成.”
”我怎么敢?”砚笑意深深,”那楚伯父

楼主 酷爱QQ糖8  发布于 2014-12-10 22:06:00 +0800 CST  

楼主:酷爱QQ糖8

字数:106286

发表时间:2014-12-07 09:1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2-02 14:51:46 +0800 CST

评论数:189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