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夜伴小月曲(m\/f)

争取日更🎈
讲述的是他陪伴她成长的故事
有暖心 有求而不得 有苦有甜
像是在讲她的青春懵懂☀️
师生-m/f 有一点点当年的影子~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6 23:15:00 +0800 CST  
(序)
“嗯…那我们就先试试吧”
在手机上敲下这些字的小月心里是有些忐忑的,当然更多的是窃喜。在群里摸爬滚打这段时间终于有自己的哥哥了,既是同城又感觉不错当然要立刻抓住机会先认下来再说。
“好的,小朋友。”
简单的几个字就让小月感觉暖心,想象着一个干净的男生摸了摸自己的头叫自己小朋友的样子,真的有点小刺激。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6 23:23:00 +0800 CST  
(一)
这次高二下学期的开学仪式比之前更加严肃。原因有二,一是提醒所有人高考就在自己眼前,真正到了高三才想起来冲刺并且成功逆袭的案例实在太少。高二下学期这段时间是所有学生家长老师都要用尽全力的。二是小月所在的班级要换班主任老师了,之前老班任教英文的孙老师生宝宝休产假去了。新换的老师据说是新入职的年轻教师,大家对这个人都充满好奇并且抱有期待。
新来的班主任老师没什么特别,是一位看上去三十岁左右的男老师。戴着眼镜很儒雅的样子,看上去像是个友善好说话的人。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下“孟世宇”这三个字,清了清嗓子说:“三班的同学们大家好,接下来的一年半将由我担任三班的班主任及英语老师。我姓孟,大家以后叫我孟老师就可以。希望今后我们能一起努力,一同圆梦。”自我介绍在同学们的掌声中告一段落。
小月也和其他同学一样带着对新老师的好奇开始了高二下学期的学习生活。在高二一开始的时候,大部分同学都在学校的要求下开始了住校生活,走读的学生大多都是艺术生或有特殊情况的。小月也很想走读,因为住校的要求和规矩实在太多,压得人喘不过气。每天8:55下晚自习就要回到寝室开始洗漱整理,到9:30就要进行查寝清点人数,10:00熄灯会有宿管阿姨在外巡逻,遇到哪个寝室哪张床有手机亮或聊天的,第二天就会一一传达到班主任的耳朵里。
又像每日一样,小月下了自习就飞快的跑回寝室洗漱收拾,换好睡衣也不跟同学聊天开玩笑,溜上床拿起手机打开自家哥哥的对话框。
“我下自习了,今天好累。”握着手机像个谈恋爱的少女等待回复。
“辛苦了,小朋友。今天学习如何?”
“快要周考了,但不想学习,只想跟你聊天”
“那周末见个面吧,吃顿饭。聊一聊”
小月立刻心跳加速,约见面?那是不是就要实践了?终于能见到哥哥的样子了?
带着不安和兴奋,小月鼓起勇气迅速跟哥哥确定了见面的时间地点。周六上午10点。小月给妈妈发了消息说,周六上午学校要补两节课这周就不回家了。
对面床的佳琪看到小月一脸花痴对着手机傻笑的样子连忙打趣道“小丫头思春了?看上哪班的傻小子了?跟我说说我去给你要手机号!”佳琪是班上的一枝花,人长得清秀又会打扮,经常有其他学年班级的男生过来搭讪要联系方式。佳琪也从不矜持,来者不拒。加了vx就一律当作哥们儿相处,以至于在各个班级都有熟人。看着平时性格有些内向的小月是这副模样,自然也想“帮帮忙”
小月连忙否认“没有的事儿,阿姨家哥哥周末约我出去吃饭。”佳琪开了几句小月的玩笑拿了本英语单词本也上了床开始用功。下周的周考是很重要的,会确定班级同学的排名,也可以看到整个年级的总榜。对于一中这样的学校来说,一次考试通过排名也就能预估到高考分数了。寝室的气氛也随之紧张起来,只有小月一人依然沉浸在莫名的粉红泡沫中。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6 23:37:00 +0800 CST  
(二)
今天是周三,周六去见哥哥,下周一开始周考。看着时钟和日历,小月咬着笔杆思绪已经飞到天边,想象着自己哥哥是什么样子,见面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第一次见面到底该不该实践等等…这节课是孟世宇的英语课,两节连堂,第一节课做试卷,第二节课讲解。他坐在讲台前的椅子上批改着前一天的作业,偶尔抬起头看看同学们的情况。余光扫到林舒月的身上,这个女生成绩一般在班级里排名中等偏后,自己的课上基本没见过她举手提问或发言。除了一张清秀稚嫩的脸和一双蛮有灵气的眼睛,自己对这个学生还真没太多印象。别人都在做试卷而她却在梦游,一点也不像为了周考着急上火的样子。孟世宇走下讲台,没有径直走到林舒月的书桌前,看了看大部分同学答卷的速度又用余光扫了一眼林舒月,小姑娘依旧在发呆甚至都没发现自己下来巡视了,没办法只能走到她桌前敲了敲卷子。本来只是想提醒,但当孟世宇看到林舒月卷子的时候,火气直冒,别的同学已经做到后面阅读理解了,她却连最前面的填空题还没开始做。小月看到老师过来敲桌子了也吓了一跳不敢再走神低下头开始答题。孟世宇没说什么,也给她留了面子,还是回到讲台开始批改作业,依旧时不时抬头看看情况,只不过这回重点盯着林舒月。
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小月直接将周考的事情抛在脑后。只要一有空闲就拿出手机找哥哥聊天,晚上熄灯后就躲在被子里偷偷玩手机。哥哥似乎也不是很忙,两个人经常聊圈子里的事情,其实小月一直没有实践过,所有知识和所谓经验都是通过圈内好友描述和视频得来的。为了不让哥哥觉得跟自己聊天影响到学业,小月故意把自己成绩讲的很好,塑造成一个优等生的形象。只会偶尔在言语上有意挑衅几次,被哥哥凶过几句也是满足的。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00:08:00 +0800 CST  
(三)
就这样终于到了周六,小月大概试穿了衣柜里的所有衣服,猜想哥哥到底会喜欢哪一类的,成熟一点还是青春一点。最终选了一件白色衬衫和高腰牛仔裙,把平时最常穿的运动鞋塞进鞋柜,配了一双裸色的芭蕾舞单鞋。为了不显幼稚,还借用佳琪的卷发棒卷了发尾高高吊起个马尾。
九点四十左右就到了约好见面的那家星巴克,由于是偷跑出来还是怕遇到熟人放弃了窗边的位置,选择了靠内侧的沙发位。由于刚开门,店里除了来点单带走的人,还没有做下喝咖啡的。
小月的心怦怦跳盯着手机不敢抬头,一条信息“我到了,你在哪里?”
小月心要跳出来了甚至不敢抬头,只能在手机上打字“我坐在里面,内侧沙发位。”低着头余光扫到一个人走过来。
等到小月一抬头却吓了一跳。
“孟…孟老师?”
“嗯好巧呀,我来见朋友。”
“嗯…我路过,呆一会儿就走。”
孟世宇心中了然,笑了笑,坐在小月对面。
小月现在窘迫的不行,拿着手机连忙给哥哥发消息“我遇到我老师了,我们换个地方吧,你先别进来找我”刚刚发过去就听到孟世宇手机响了一下,孟世宇看了一眼消息,抬头对小月说到“你好呀小朋友。”
………小月一脸尴尬加震惊,像泄了气的皮球。
气氛一度尴尬,两个人都不讲话。
“30下藤条”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刚才看到你坐在这里我也吓了一跳,犹豫了一下要不要过去跟你打招呼,想了一下还是过来了。”
看着小月一直垂头丧气一副做错事情被抓包的样子,孟世宇继续道,“既然你不想讲话,那就我来说,就当你都默认了。本来我今天过来见面是想跟妹妹聊聊的,可没想到竟然是你林舒月。世界还真是小。你呢还在念书,为了你的学业和安全那我可以暂时当你哥哥,无论是生活中的还是圈子里的,反正你都认真的去找了也敢出来见面,那换做是别人还不如是我。”
小月都快哭出来了,感觉心里的秘密被身边人戳破还是自己的班主任老师。
“孟老师…我…我不敢了。”
“你不敢什么了?是不敢在圈子里随便认哥哥还是不敢偷跑出来见面?还是最近为了这点破事神魂颠倒连学业也不顾?跟家人撒谎对我也撒谎?”孟世宇提高了音调收起了笑脸,气氛立刻变得沉重起来。
“我没想那么多…孟老师,我知道错了”小月开始小声啜泣起来,明显被面前这个人吓唬住了。又羞又气。
“叫哥哥”孟世宇表情有所缓和,声音也恢复了往日一般平和。
“唔…哥哥”小月转着眼圈里的泪水大脑飞快的运转着,意思是孟老师真的要当自己的哥哥?
“今天正好见面把话也都说开了,以后我来管你,无论是学习还是生活,我会把你盯的死死的。林舒月,如果你的表现让我不满意了,该怎么罚你心里清楚。”
孟世宇想到了什么继续说:“现在想想看,我们也是真的合适。我们之间有什么问题需要解决,我就去找宿管阿姨说一声批准你走读几日,晚上你跟我回家,把帐算好。”
小月立刻感觉屁股一紧,孟老师是自己哥哥这件事好像是最差的坏事可又像是最好的好事。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00:32:00 +0800 CST  
(四)
出了星巴克,孟世宇开车带着林舒月去吃饭。是一家粤菜餐厅,林舒月还“惊魂未定”,孟世宇点了几份早茶点心又帮小月点了海鲜粥做主食。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不过依然是孟世宇在讲话,小月低着头在听。聊的都是学习和班级的事情,孟世宇帮小月仔细分析了下每科的成绩。英语和数学是最差的,语文和文综都还可以。至于为什么成绩在中下等,看平时小月挂在群里的时间就知道了,心思完全没在学习上,反倒是专心研究起圈子里的人和事。孟世宇对林舒月下达的第一项规定就是,没收手机。平时上课期间手机必须放在自己的办公室,到晚上下了自习可以自由使用。
孟世宇说完这些林舒月疯狂摇头,“不行呀孟老师,我家人要联系我的,我还要用手机查单词搜资料的。”
“这不是孟老师要求你做的,是你的哥哥现在要没收你的手机。因为它严重影响到你的学习,让你分心。使用时间我也讲过了,回寝室随你玩,你可以继续在群里跟一帮人嘻嘻哈哈。”
还不等小月开口,孟世宇继续道,“对了,这次周考准备如何?”
听到这个问题,小月的头埋的更低了,也不敢再去争论手机使用权问题。
看小月又不讲话,孟世宇心里都明白了。
叹了口气道“哎,这次算了。等你周一周二考完再说吧。周三晚上我开个假条给你交给宿管阿姨,你下了自习跟我回家。我们把之前的事情处理掉。”
小月心颤了颤道“你自己住么?你没结婚呀?女朋友也没有么?我跟你回去算怎么回事,我可不去。”
“现在是单身,一个人住,家中还有两个客房。带你回去是因为在学校不方便对你怎样,周末不想你对家里撒谎偷跑出来,也不想带你去酒店开房。但该解决的事情要解决,你欠我的藤条和板子是要还的。还没给你做过规矩,估计下一周你屁股都是痛的。做好心理准备吧。”
两个人继续聊了一会儿都没吃多少,孟世宇就送小月回家了。妈妈看到小月还愣了一下以后她今天要补课到很晚,没想到下午就回来了。
“上午补了两节英语两节自习我找老师问了问题都结束了就回来了。”小月简单交代了句就一个人躲进了房间。开始回想今天像电视剧中才会发生的情节和焦虑即将到来的周考和周三。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00:55:00 +0800 CST  
(五)
周考的两天过得飞快,面对孟世宇给的压力,小月每门考试都答得满满的,不管是会不会的题目,就算胡乱编也将卷子都填满了。考试之后各科老师来班级发答案要求每位同学预估分数之后上交,小月看到标准答案头都大了,懵的懵错,似懂非懂的也错。不想自己预估的分数太可怜,毕竟孟世宇是看得到的,就虚高了很多报了上去。心里想着最起码先逃过周三这一劫,等到真的成绩出来再说,到时候就说自己没记住答案预估错了他也无可奈何了。周三的一整天小月依然是浑浑噩噩的,下午去孟世宇那里取了假条交给宿管阿姨,发现上面写的是周三周四两个晚上走读外出。合着这是要一天挨揍一天养伤咯。
8:55铃声一响同学们就开始收拾东西背起书包就回寝室,小月一本一本的拿起作业本试卷放在书包里缓慢的收拾着。很快人就走光了,小月走到班级门口正好碰到孟世宇走出办公室示意她过去。小月一路跟在孟世宇身后上了车系好安全带,不敢讲话。
“我看了你预估的分数还不错,看来是我低估你了,没怎么好好准备竟然也能考的不错。”
小月一阵心虚道“哥哥…今晚回去就要那个么?”
孟世宇看了眼双手紧紧抓着安全带的小月笑了笑道“那不然我放过你?做梦。你等下想想看怎么认错吧。”
孟世宇的家离学校不算太远十几分钟就到了,是很新的楼,停到车库直接从B2就可以乘坐电梯到家门口的。
孟世宇的家是标准的三室一厅,北欧简约的设计,很整齐干净。小月的心跳得飞快,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带着不安和兴奋站在原地有些不知所措。
“先去洗个手换身衣服吧。”说完孟世宇走进一个卧室应该是他自己的房间换衣服去了。小月去了靠近另一间卧室的洗手间洗了手换上了寝室穿的家居服坐在马桶上发呆。听到外面有声音了,小月深呼吸后也走了出去。孟世宇也换上了家居服,优衣库那种基础款长袖T恤+运动裤。手里拿着一个长长的圆桶,小月大概猜了一下那应该是放工具的容器。
“今天我会把之前的帐都跟你算掉,也顺便给你立立规矩。”孟世宇的语气变得很沉重,没有了往日的平和,小月心里清楚今晚自己的屁股注定不好受了。
“在我的认知里面,只要做错事情就要承担后果受到惩罚。我不会无缘无故打你,但也绝不会因为一时心软放纵你。你记住,以后做事情下决定之前要先想想后果,明知道是错的还执意去做,被我知道了,不管你是哭是闹,怎么求饶耍赖,都逃不过处罚。”
“嗯…哥哥,我知道了。”小月开始学乖认怂,眨着眼睛诚恳的看着他。
孟世宇完全不吃这一套,继续说道:“你不用现在做出一副胆小认错的模样。之前我们刚认识的时候你可是闹腾得很,在群里撩撩这个起哄起哄那个,我当时还以为你念大学了时间很宽松,没想到还是高中生,林舒月,你时间很多嘛。”
“跟我聊了几天连我是个什么样的人都没摸清就敢随便跑出来见面,你不怕我是骗子么?不怕我把你卖了?或对你做一些不好的事情?你的胆子可真是大。”
“学习上的事情我暂且不说你,等这次周考成绩出来我们再算账。之前在班级看你心不在焉的样子我就想,如果你是我小朋友,一定藤条抽到你不敢不专心。”
等孟世宇说完,小月也反省了下最近的自己,确实太过沉迷圈子里的人和事,学习方面也不太用心。小月对这顿打是认可的,不过由于自己第一次又实在碍于孟世宇身份实在是难为情。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09:48:00 +0800 CST  
(六) 两个人站在客厅都不讲话,房间的暖光灯照射下显得气氛也没那么凝重。孟世宇拿着圆桶走向了另一间卧室,低声说道“进来。” 小月跟了进去,也是一间客房,一张书桌,一排衣柜还有一张双人床。床单被罩也是冷淡的muji风格,小月猜想自己晚上可能住在这里了。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18:00 +0800 CST  
孟世宇不急不缓把圆筒打开,里面是两条戒尺,两根藤条,还有一根黑色的热熔胶棒。 小月心里想着孟世宇果然是老师,连工具都喜欢古代私塾用的那种。 “之前见面说过30下藤条,算是给你的见面礼。裤子褪下去,趴这里。”孟世宇用藤条点了点床示意小月趴下。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19:00 +0800 CST  
小月顿时觉得紧张,手心都是汗,这裤子是脱还是不脱?楞楞地站在原地。 “不想脱?等着我动手么?” 孟世宇抬高了音调,满是严厉和不容置疑。小月依旧不动想着死就死吧,面子要先捍卫住。 “哥哥,第一次能不能不脱裤子?我害羞。” “害羞?你自己偷跑出来见面的时候怎么不知道羞?快点。”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19:00 +0800 CST  
小月下了决心就是原地不动,两个人僵持在那里谁也不讲话。 孟世宇一把将小月拽过来,一手褪去小月的睡裤和内裤,露出了白嫩的皮肤。小月羞的不得了反抗着,孟世宇一边往下褪,小月一手往上拉。孟世宇见状将藤条放下一只手抓住小月的手,另一只手灵活的将裤子一把拉下,一用力直接褪到脚踝。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0:00 +0800 CST  
屁股和两条大腿都展露无疑,小月依然在挣扎。孟世宇将小月按在腿上,用腿勾住小月的两条腿使得小月动弹不得。活脱脱一个otk的姿势。 “藤条加到50下。” 小月顿时泄了气不敢再乱动,等待着接下来的藤条,结果等到的是大力又冰冷的手。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0:00 +0800 CST  
“啪啪啪啪”一下接着一下,孟世宇用力很重,没几下小月的屁股就红了起来,明显的巴掌印。 “疼…唔…疼阿哥哥”被孟世宇按住的腰也无法随意摆动挣扎,只能默默承受。 “啪啪啪啪”孟世宇没有要停的意思,还是继续打着,巴掌很重又没有停歇,小月额头出了一层薄汗,感觉自己屁股又痛又烫。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1:00 +0800 CST  
大约打了几十下,孟世宇停手了,把小月一把拽起立在原地。 “现在熟悉了?可以开始挨打了么?” …合着之前都是预热?小月用手摸了摸屁股已经很烫了,感觉有些红肿。实在无法想象接下来50下藤条要怎么挨。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2:00 +0800 CST  
“我们家受罚的规矩是不能挡不能躲,我藤条下去不长眼睛,你手挡我就抽手,脚乱踢我就抽小腿。你要是不想被同学看出手上胳膊上有痕迹就乖乖挨打。听明白了么?” “嗯…可是哥哥太疼了我受不住,现在屁股已经很痛了,今天能不能不打了或者少打点…明天还要上课的。”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2:00 +0800 CST  
“你还知道明天要上课的,可在我看来,你对学习这件事情没什么所谓。课上不上也都一样。过去趴好” 有了之前被强制褪下裤子的羞耻,小月乖乖的趴在了床上,软软的床让人想钻进去好好睡觉。 “咻”孟世宇刚打了第一下小月立刻就蹦了起来,怎么这么痛?皮肤像裂开了一样,这完全不是打是抽。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2:00 +0800 CST  
“呜呜呜…太痛了哥哥我受不了,我真的知道错了,饶了我这次吧。” 小月这是第一次挨打,第一次感受藤条的威力,与她想象中完全不同,如果知道有这么痛宁可之前不找哥哥不入圈了。一边想着一边哭了起来,也不敢放声大哭只能小声啜泣。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3:00 +0800 CST  
孟世宇冷眼看着她,这是他们两个之间的第一次惩罚,无论对于谁来说丢意义重大。孟世宇知道,这次是为了定规矩和立威的。 “趴好。下次再躲就重新打”完全不理会在抽泣的小月依旧没有表情的说道。 小月也知道自己逃不过,只能认命的趴好。 “咻咻咻”连着打了三下均匀的打在小月屁股中间。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4:00 +0800 CST  
痛是真的痛,但也是真的不敢动。 小月只能一边叫着痛,一边继续啜泣。这些依旧不妨碍冰冷的藤条落下和屁股火辣辣的感觉。 实在忍不住了,小月伸手去挡。这一下藤条没有落下,小月也不敢回头看孟世宇的表情,只是闷闷的说道“太疼太疼了哥哥。”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4:00 +0800 CST  
孟世宇翻过挡在小月屁股上的手,抓住指尖,在小月的手心上“咻咻咻”连抽了三下。 抽手心那是钻心的痛,小月吃痛立刻抽回了手。小声啜泣着却再也不敢用手去挡了。 一条一条的藤条印布满了小月屁股,还有二十下没打。但整个屁股已经有些伤痕了,小月也从小声啜泣变成了放声大哭

楼主 你的卿卿_  发布于 2019-02-17 11:24:00 +0800 CST  

楼主:你的卿卿_

字数:100682

发表时间:2019-02-17 07:1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09 22:00:56 +0800 CST

评论数:146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