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命运方程式》学霸攻X天才忠犬受(现代家奴\/校园文)

【原创】《命运方程式》
学霸攻X天才忠犬受
(现代家奴/校园文)

北玄,北家二少爷,从小学到国中除了第一名没有拿过其他名次,但上了高校,就再也没有拿过第一名,不过他不介意,全校都知道,他暗恋,不,应该说是“明恋”着高校第一名

白育,高校公认冷淡天才,从入学以来没有跟人说超过10个字的一句话,没有任何朋友,唯一的存在感就是全校排名成绩单上的万年第一位。不过这些对他来说都不重要,他是北家家奴,准确来说,是北家培养给二少爷做私奴的特殊家奴

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求不喷😭
不知道有没有人有兴趣看⋯😅
(一直很喜欢这类题材,也欢迎推荐~)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01:33:00 +0800 CST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二楼留给度娘⋯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01:34:00 +0800 CST  


东家、南家、西家、北家为四大家,各占据联盟国之东南西北四面。
北家主宅今日上上下下都非常忙碌,今天是二少爷的五岁生日,北家有个传统,在主家少爷或小姐五岁生日当天,有个“抓奴”的盛宴,就如同婴儿满周岁的抓周一般,北家所有四到六岁的小家奴会被叫到大厅中围着小少爷或小小姐跪着,而第一个被小少爷或小小姐触碰到的小家奴就会作为私奴来培养,在北家少爷及小姐成年当天作为生日礼物送给少爷小姐当私奴。
所有四到六岁的小家奴也在一个月前就开始接受特训,为的就是不能在这么重要的场合中出错。
五岁左右的孩子不是那么好控制,为了长时间跪候不出错,也让训奴所的老师非常头痛。
抓奴的活动按传统是在正午12点于大厅举行,所有贵宾可在最外围观礼,当圆圈中的少爷或小姐触碰了第一个小家奴,则仪式结束,被触碰的小家奴将会被带到单独的空间开始培训。
而观礼的贵宾在仪式结束后会移驾北家招待堂开宴会庆祝北家少爷或小姐抓奴成功。
而今天的主角北家二少爷是北家现任家主的老来子,平时宠得要命,而今天的大日子也不例外的非常华丽。
今年的小家奴们也在10点时就就定位跪坐在大厅中央围成一个圆。小家奴的跪姿不是奴隶的正式跪姿,他们被允许坐在自己的小腿上,挺直腰杆,抬头挺胸,平视前正前方,眼神不能乱移动。
这是为了让嘉宾及今日主角看清他们的面貌。
十点半开始,贵宾陆陆续续进场,在今日主角进场前先来看看今年的“货色”,也在娱乐的基础上猜测着这二少爷会抓男奴还是女奴。
正午12点一到,北家二少爷被北家家主报进场,所有贵宾都起身以示尊敬。
没有多余的寒暄,北家家主将孩子放在圆圈中间。
“小玄啊,这些人你看看喜欢哪一个?”
北玄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一群小朋友围着他跪着,平时身边没有什么同龄的朋友,于是小孩玩心大起,想都没想的往正前方那个小家奴跑过去,本是想要拉着他的手让他跟自己玩,没想到,手一牵上去,贵宾们便拍手祝贺,今日仪式正式结束。
而,那位小家奴的生活目标也在这一刻被决定了。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02:11:00 +0800 CST  
序章不小心写太长了⋯正文开始就是十一年后了~这个序章只是满足我的脑洞而已😜😜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02:13:00 +0800 CST  
1
十一年后,圣玟高校

东景扬凑拉着北玄跑到高二开学考的全校排行榜前,看着排行榜第一位“白育”,第二位“叶玄”。
叶玄是北玄在外的化名,他们这种四大家族的少爷基本上没人敢动,但为了以防万一,非必要时都不是以真名在外走动。
“唉、你看你又输给那个3班的了!”东景扬用手肘碰碰北玄挑了挑眉,东景扬是东家三少,他们两从小认识,因为身分相近也是北玄难得的朋友。
“东大少爷,你在诽议他人时能秤秤你的斤两吗?让我看看哈,你这次又退到百名外了呢!”北玄看着第103栏的“杨景”,也不甘示弱的回击。
“这就别提了⋯不过你自从高校以来都没有再拿过第一你不会不甘心吗?”
北玄听到愣了下,不甘心?他当然会不甘心,从高一第一次大考他拿了第二而不是第一时他就跑回主宅大哭大闹了一场,让他爹给他找最好的老师课后补习就是为了拿回自己的第一名。
“这种事习惯就好哈”北玄耸耸肩。
“哈哈!要不是你暗恋对象,你还会这么说吗?”东景扬继续他的损友技能,这让北玄觉得自己交友不慎啊⋯
就在这时,白育经过告示板,连停都没停下来,就往教室方向走去。
北玄眼尖看到,就追了上去。
“白育!早安啊!你这次又是第一名呢!下次能不能教教我背书的方法啊?”
白育听到有人喊他的名字皱着眉头没有转身反而加快了脚步,在他冷漠的对待全校每个人后,会喊他名字的就只剩下那位死缠烂打的“叶玄”了,但北玄也很习惯他这个反应似的,比他更快一步的冲到他的面前逼迫他停下来。
“没空。”白育只吐了两个字就绕开北玄继续往教室去。
这就是北玄跟白育的相处方式,东景扬在旁没良心的笑着他这位兄弟。
白育进到教室后,坐到位子上,拿出刚拿到的成绩单,除了语文95分及数学98分外其余皆满分,在最后那栏排名上也写着“1”。
这张成绩单放在大部分的家长眼中都是一份亮眼的成绩,但放在白育身上他知道他今晚又会被导师责罚了。
他从小便在训奴所长大,由于天才的他在15岁就学完了大部分的私奴课程,于是家主开恩在他18岁前让他到外地读书,前提是他不能丢北家的脸。
其实也没有人知道他是北家家奴,根本没有丢脸一说,他相信家主也不会真的来看他有没有丢脸,但家主一句话,他的导师就一定会执行,于是对于白育的要求是每次考试都要满分,少一分鞭十下。
尽管如此,白育并不厌恶出来读书这件事,毕竟只有在学校才让他觉得自己活得像一个人而不是一条狗。
他这样的想法并不代表他不忠心,训奴所的规矩也是一条条鞭子背出来的,是写在他血液里灰灭不掉的,他也只是心里想想,对他来说,不管是作为人还是作为狗,他18岁以后就只能是主人的物品,现在的他只是他私奴课程优异成绩的奖励罢了⋯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03:13:00 +0800 CST  
尝试更了第一段⋯希望有人看😅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03:14:00 +0800 CST  
2
中午,是高校学生最忙的时段,社团活动、好友一起吃饭等等,教室里只剩下白育一人坐在位子上,中午是他一天24小时中能好好读书的时段之一,他是私奴,学校课业不是他生活的重点,他每天放学后回到北家主宅还是有私奴课程必须完成,他只能趁中午午休时间跟晚上课程完成后的时间来读书。
但,中午这个时段总是会有一些小插曲⋯说是小插曲,不如说是每天都一定会发生的一件事情。
想到一半,果真桌上就出现了一个餐盒,餐盒内有着非常丰盛的菜色,飘出来的香味使肚子空着的白育更加难受。
“一起吃吧?”北玄不知道何时出现在他的座位旁,对他笑了笑。
“不用,谢谢。”白育拿起餐盒的盖子将餐盒盖上还给北玄,就继续算他的物理。
“喔⋯好吧。”北玄也没有再继续纠缠,拿了餐盒就往外走。
白育看着北玄离开的背影,叹了口气,私奴是主人的所有物,故有可能会被主人使用的所有事情都必须要学,连⋯性/奴的技巧也必须要学。
以至于,私奴在12岁到认主这段时间是有饮食控制的,这段时间训练中的私奴只被允许吃流质食物,每天早晚配一包营养糊,提供私奴必要的营养。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17:31:00 +0800 CST  
小更一段~晚点应该还有~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17:31:00 +0800 CST  
3
而另一边,北玄走出教室看到站在一旁笑着的东景扬,这已经是每天的必经过程,北玄每天都会为白育准备午餐,但从来没有成功过,这第二份午餐就会变成东景扬的午餐。
“唉,每天都被拒绝还能坚持你也算厉害了。”东景扬津津有味的吃着北玄递过来的午餐,调侃道。
“最后还不是都是你吃掉,你就不能少说一句吗?”北玄翻了翻白眼。
“我这是帮你处理好吗!不然多浪费食物啊!”东景扬不悦的说,但北玄只是笑笑不答。
东景扬的父亲东家家主认为孩子长大必须要学会自立,不能只靠家里,于是在东景扬高中时把他丢到北都的圣玟高校,只给了他一张名为“杨景”的身分证,跟高校附近的一套公寓。
而当时北玄一知道这件事也吵他爸让他去跟东景扬同一间高校,在东景扬的公寓附近也弄了一间公寓,不过北家家主确是心疼儿子的,不但提供所有的生活所需,也把自己的一个私奴派到他身边贴身服侍。
北玄每天中午的午餐都是那位私奴亲自送到学校的,也是北玄让他每天都准备两份。
不过东景扬就没有这么好的待遇了,东家家主生活费一毛都不给,让他自己想办法,于是东景扬开始在外打工,但过惯了富裕的生活,打工的钱莫名的被他自己花掉,导致他常常有一餐没一餐。
所以每天被退回的午餐也就变成了东景扬的午餐了。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18:46:00 +0800 CST  
4
白育下午被叫到老师办公室时看到“叶玄”跟另外三个同学都在里面,北玄看到他还开心的对他挥手。
“老师,您找我?”他无视北玄的热情,走到与其他人并排的位子前。
“恩,坐吧,我找你们来是为了三个月后的都内数学竞试,你们都是各个老师推荐的同学,学校希望在这三个月内培养你们参加都内竞试,都内竞试若是晋级可以参加全国竞试,得到好的名次对未来升学会有很大的帮助的。”老师说明了这次叫他们来的用意。
“叶玄应该不陌生对吧?我记得你三年前是全国数学竞试国中组冠军吧?”老师对着北玄笑着说。
“恩⋯对啊。”北玄笑着回应,他从小就非常喜欢数学,他在数学这一块非常有天赋,但他上高校后发现白育在数学方面有着跟他不相上下的实力。
刚才听老师说明时才突然想到,国中组在竞试的时候好像没有一个叫白育的参加学生。
“若是三个月后想参加都内竞试,必须要通过校内培训,这是培训时间及同意书,由于需要用到的时间是每天放学后的一小时,所以必须经过你们家长同意。”老师拿出了五张通知单发给他们。
“老师,我就不用了。”还不等老师发到白育,他跟老师说了声便要离开。
他每天都还有私奴课程要训练,不可能再花时间参加什么培训。
再加上。他自从被选为私奴就与生父母聚少离多,他所有需要家长同意的通知书都是私奴导师签名的,他之前有拿过类似的通知单给导师过目,换来的却是一顿打,导师当时跟他说家主给他读书时间便是恩赐了,他却妄想要更多时间就是不知好歹。
而其实当时他只是要导师在“不同意”栏上签字应付学校老师而已,但作为私奴在受罚时不能找理由这是铁律。这次他说什么都不会想把通知单交给导师。
“等等,因为这关系到你未来的就学道路,就算你不想也要经过家长的签名,让家长在不同意栏上签字就行。”老师还是把通知单送到他眼前。
“⋯⋯”白育没有再推托,接过通知单后想着这顿罚⋯不知道要用几鞭子来换取一个签字。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19:35:00 +0800 CST  
来了来了~简介没有提到~但这两位主角都是数学天才喔~(所以名称才是“方程式”)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19:37:00 +0800 CST  
5
“那个⋯白育你⋯不想参加培训吗?”一起走出办公室,北玄拉住白育。
“我不能。”白育看着北玄,想着⋯不想吗⋯他当然想,他也很喜欢解题的感觉,在解题时他脑海所有的精力都在题目上,可以暂时忘记自己的身分。他何尝不想精进自己的能力呢?
“为什么不能?”北玄从小被惯着,只要不是危害自己的事情,从来没有什么是不能做的。
“不关你的事。”白育不想继续跟北玄周旋,转身就要回教室。
“那你喜欢数学吗?”北玄小跑步到他眼前强制让他停下来。
“⋯喜欢。”这是白育从来没有从自己嘴中说出的字,一个奴隶没有自己的喜欢与否,只有主人的喜好。但当他被问到时,他却无法说出自己不喜欢⋯
“喜欢就去争取啊!没有什么是不能的!”北玄的私心非常的想要白育参加培训,他第一次知道他的暗恋对象喜欢什么,平时总是冷淡的白育终于有个破口说出自己喜欢的东西。
“我⋯”哪有什么资本去争取?甚至连这副身体都不是自己的,他拿什么去争取?
“放心!所有的事情都是可以解决的!”北玄想要拍拍他的肩,但却被白育一个闪身躲过,一个转眼间白育已经走远进了教室。

放学铃声一响,北玄拿了书包就往教室外冲,跑到了3班的门口往内望了望,看到白育还在收著书包放下心来站在门口边等着边看着白育。
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呢⋯看着看着北玄心里萌生出了这个想法,脸上也挂上了傻笑的表情。
“阿玄又来等白育了啊?”教室里面开始走出教室,带着几分调侃,3班的人都因为白育变得跟北玄很熟,每次放学都会看到北玄的身影。
“啊⋯恩。”北玄笑了笑。
“⋯⋯”白育出来时又看到这个造成他困扰的同学,不禁加快脚步想要离开。
“白育,我跟你说喔,今天啊⋯”每天放学后北玄固定会跑到3班等白育下班,然后两人就会并排着走向校门口,在这个过程中,北玄总是会跟他分享当天遇到的有趣的事。
白育虽然觉得北玄总是找他很烦,但不可否认的是北玄总是很开朗的个性也有点吸引着他,再加上他的身分,他不敢在外面得罪人,怕会给主家带来麻烦,所以也没有强势的赶人。
“叶同学⋯”快到校门口时,白育停了下来看了下北玄,北玄也知道他的意思:白育不想让来接他的人看到自己。
这也是每天固定的相处方式之一,北玄没有多想,他知道每天白育都有专车接送上下车,他觉得应该是白育家里家教很严吧,所以他们到校门口前就会分开走。
“恩,明天见喔!”北玄停下脚步对白育挥了挥手。
白育只是点点头就往校外走,走到了一台黑色轿车前。
“育大人。”轿车旁站着一位穿着西装的人,看到白育走近,打开车门躬身行礼。
“麻烦您了。”白育对他点了点头就坐上了轿车。
私奴在北家家奴中地位很高,私奴是有专用司机供他们使用。
司机上车后,没有马上发动,而是摆弄了一下手机后才启动,白育知道这是他报备给自己的导师,他除了在学校内的行动是自由的外,离开了学校,所有的行动时间都是需要回报的。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22:25:00 +0800 CST  
没有意外的话是今天最后一更了喔~
谢谢大家支持~第一次写文有人看有人反馈真的给我很大的动力!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22:31:00 +0800 CST  
我也好想赶快写到认主⋯但前面好多剧情想要交代😅第一次写文无法掌握进度😭😭请见谅呜呜😝😝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2-29 23:01:00 +0800 CST  
6
北玄跟白育分开后,就直接往校外走去,
他的公寓在学校附近的高级小区,走路大概五分钟路程而已。
这一小区全是三层公寓,其实这是北家的地产之一,有一半的区域当时是被北家买下来的,另一半才卖给了外面的人。
北玄输入密码后进到了家里,玄关旁跪了一个人。
“奴北愿,给二少爷请安。”见他进来后那人俯身道,并帮北玄换室内鞋。
“愿叔叔,不必多礼。”北玄伸手讲人从地上拉起,北愿是北家现任家主的私奴,从小看着北玄长大的,对北玄来说也是半个长辈。
北愿不敢把身体重量放在北玄手上,顺着北玄的手赶紧站了起来,接过北玄身上的书包跟手上装餐盒的提袋后向旁边让了让。
北玄把自己摊在沙发上后掏出手机,开始滑着社群软件。
在圣玟高校板上,大家讨论著今天公布的全校排行,高二区的话题围绕着“叶玄”跟白育。
有人甚至认为叶玄之所以一直考输白育是因为叶玄在追求白育,为了给暗恋对象一个面子才处处放水。北玄看到瞬间喷血,不过北玄也不跟他们去折腾。
看了看其他帖子,看到一个帖子是5班有位女生发的,她诉说自己每天写情书给2班班草,持续了两周后,他们现在竟然交往了,下面带着一连串的恭喜跟心碎的回覆⋯
北玄想了想⋯他以前不是没有想过情书这个方法,但他一直觉得情书只有对女生有用,但没想到2班班草也被情书打动。
于是他在下面回覆中写上“跪求写情书方式!”
下面一连串突然爆发了,2班班草交往什么的都不是重点了,大家风向直接被带到冷漠天才如何看待情书这件事⋯完全没有人要给北二少爷写情书的方法。
这时讯息栏上显示红点,竟是那位女生传来的消息,告诉他写情书要浪漫,而浪漫点要是对方喜欢的东西。
这难倒了北玄,他喜欢白育,但他根本不了解这个人,他每天都缠着白育,但没有听过他说过自己的什么⋯等等!他今天说了,他⋯喜欢数学!
北愿将北玄的东西收拾好后,便静静的走到北玄身边跪候等待吩咐,却看到北玄一下惊讶一下苦恼又一下突然想到什么似的表情,忍不住问了一声。
“少爷有什么烦恼的吗?”
“啊!愿叔叔你吓死我了!没,没什么!”北玄被这问题吓了一跳,他刚才太认真的在看帖子没有发现北愿已经到他旁边了。
“少爷若是有什么烦恼可以跟奴商量的。”
“不,不用了,没什么,我⋯先去洗个澡。”说完,北玄便溜进了他的房间,他还没有打算让家里知道他在追白育的事,虽然他不知道他老爸在学校有没有眼线,但他还不打算亲口说出来。
北愿也没闲着,走到北玄房间浴室开始帮北玄放水,北玄最喜欢40度的温度,在调好水温后,走出浴室恭敬的请北玄进入浴室后,就退出浴室并且带上门,跪在门边静候。
看着北愿标准的动作北玄叹了口气,他是把愿叔叔当成长辈,怪不好意思让他伺候沐浴,但除了私奴外,主家的家奴都分工非常细,有专门伺候沐浴的,专门打扫的,专门伺候茶水等等的,当时他跟他爸说不想带很多奴隶在身边,他爸就“勉为其难”的借了他一个私奴。
这次回住宅一定要问老爸能不能提早让他的私奴认主,听说他的私奴很聪明,不知道有没有白育从没呢⋯
北玄泡在浴缸里胡思乱想着,想到白育时还傻笑了起来,这若是让东景扬看到一定又会说他在发/春⋯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3-01 09:52:00 +0800 CST  
大家早安~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3-01 09:52:00 +0800 CST  
喔喔有人发现了!因应大家的希望,我就先把关键字抛出来了~不过实际认主时间已经确定了喔~不会变的~还要再等等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3-01 10:58:00 +0800 CST  
7
北玄洗完澡后,北愿在帮北玄换上家居服后就退下去准备晚餐了,北玄拿出教科书开始读起书来,但脑海中刚才那位女生说的写情书的方法一直挥之不去。
在复习完今天学校教的历史后,北玄决定先开始动笔写情书。
从柜子中挖出几张信纸,在上面写了一行字后想了想拿出他随时放在桌上的计算纸开始涂涂改改算起数学来,不断的重复修改计算。
而在他努力计算的时候,北愿准备好了晚餐,到了北玄的门口,敲了门道:“少爷,晚餐准备好了,您要用膳了吗?”
等了一下他竟是直接轻轻地开启门,因为北玄是个碰到数学就会自我封闭完全无法听到外界声音的人,刚来服侍北玄时,就因为他敲门的时候北玄正好在解题,完全没有听到他的声音,那时他也不敢随意的打扰北玄,就这样北玄在房间里解题解到错过饭点,而北愿跪在门外跪了四个小时都没有得到回应。
那次事件之后,北玄跟他说只要敲门没有听到“不要进来”的回应就可以直接进来。
打开门后北愿看到北玄又埋头在一堆计算纸中,他知道北玄肯定又没有听到他的声音了,北愿跪着俯身行礼后就迳自占了起身开始帮着北玄收拾着东西,也分神一边注意北玄的动作,等待着北玄完成某一道题间的空档要向他请示。
就在北玄将手离开计算纸,把一行数学式填到了信纸上,北愿走到他身后。
“少爷这是什么式子呢?”北愿轻轻出声,放在平常北玄肯定会开始与他分享这些“数学的奥妙”,北愿不一定每一次都听得懂,但他知道北玄喜欢与人分享。
“啊!不要看!”没想到北玄没有跟他分享反而是整个人趴到桌上把桌上的东西挡住。
北愿愣了下,随即想到自己的失态,马上跪了下去。
“奴越矩了,请少爷责罚。”北愿规局的低下头。
“啊...没事...我...你先退下吧,我马上下去。”北玄紧张的想要赶人走把情书收起来,就把北愿打发走了。
待北愿离开后,北玄把写好的情书小心折起,放到抽屉中,起身往楼下餐厅走去。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3-01 12:02:00 +0800 CST  
来啰~短短的一小更~
接下来可能会有“数学式浪漫”剧情
不知道大家能不能接受
我自己是很喜欢~😍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3-01 12:03:00 +0800 CST  
8
再说说白育那边,在车子驶到北家主宅后,绕到了主宅后门,主宅的格局分为主堂、偏堂、奴院及训奴所。
主堂是给主家中家主及本支子弟活动的地方,偏堂是旁支,奴院是家奴的房间,而最后面的训奴所是在训家奴的训练场地及一些小家奴的活动空间,北家除了私奴外都是从8岁开始训练,劳动型家奴在15岁通过审核后就会被分派到各地开始工作,而商务型家奴则会训练到20多岁后分配至北家各地的大小公司替公司赚取利润。
在训家奴没有传唤是不能到主堂及偏堂的,所以白育只有在五岁时被带去进行抓奴仪式跟12岁家主突然想看看训练进度时进过主堂,其余时间都是在训奴所度过的。
“育大人,霖大人要您到103室去等他。”司机下车后向白育报备。
“好,奴知道了,谢谢您。”白育向司机微微躬身后就走进训奴所。
训奴所中分为宿舍跟教室,准私奴的在训家奴是有自己一人的房间,走到这个看似非常正常的宿舍区会发现,每一间房都没有门,家奴是不被允许拥有隐私的,就算装了门也不能关还不如不装。
白育走到自己的房间,房间不大,就一张床一张书桌及一个衣柜,房间非常整齐干净,把身上的书包放下,脱下制服换上家奴统一服装,打开书包拿出成绩单,看到旁边的通知单想了想通知单有三天的期限,今天的70鞭是跑不掉,还有训练时的惩罚,还是先不要拿通知单出来增加负担好了。
决定后,拿着通知单快步走到教室区,他可不敢让他的导师比他早到。
训奴所教室区的一楼是个别调教室,二三楼是大大小小的集体调教室。由于白育从小就被选为私奴培养,他一直都是在一楼的个别室进行训练的。
打开103室的门,门内有着各种刑具,以及各种道具。把成绩单放在室内唯一一张桌子上后,他把身上所有的衣服退去后跪在教室中央等待他的导师,在身体没有遮蔽的情况下,他不得不面对他带着贞操带这个事实,私奴外放为确保身体的洁净是必须配戴贞操带的。
他在15岁之前所有服侍科目都完成的非常完美,受罚的次数少之又少,但在15岁开始接触床事的训练后,他却无法继续维持着他少出错的纪录。
他虽然已经习惯认命了,但骨子里的一丝骄傲却还没有被磨平,他可以心平气和的学习如何服侍一个人,他可以把服侍人的技能学到精通,但他心里还是无法接受他必须要在床上取悦一个男人,但他一个奴隶的想法又有谁会在意呢?
维持着标准跪姿的白育在心中想着,就在他微微出神时,门被打开了,一个同样穿着家奴统一服侍的人走进来,坐在放了成绩单的桌子旁。
“奴白育,见过霖大人。”白育俯身叩头。
许霖是他的导师,从他被选为私奴那天开始,就一直教导他的人,导师说过在认主之前,由于训练的需要性,他必须对导师行主奴礼。
“起来吧。”白育听到命令直起身,将双手交叉在背后,抬起头来,眼神却是向下。
许霖看着他一连串的动作,满意的点了点头,他这位学生非常聪明,学习能力很强,到也是省了他的心。
但转头看到桌上的纸,眯起眼睛,不冷不热的说。
“少了7分。”

楼主 Erinysyaya  发布于 2020-03-01 15:16:00 +0800 CST  

楼主:Erinysyaya

字数:124313

发表时间:2020-02-29 09:3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29 09:55:45 +0800 CST

评论数:502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