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红】【杂文】Fire Bomb°_ 时光是你深红色的温柔

RT...
啊总之大概就是一些各种各样的脑洞吧...说杂文是因为自己也搞不清到底是什么文体了…yy甚多私设如山感觉随时会被镜爹打脸…第一人称视角有,上帝视角有...
我尽量不OOC吧,尽量...


更新的时间上...因为坑挖太多时间不多来着_(:з」∠)_....不定期更...周更应该还是能保证的...


最后,文渣注意护眼…


2楼文风试阅


那么就这样吧_(:з」∠)_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15 20:01:00 +0800 CST  
今天应该有更u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18 06:53:00 +0800 CST  
我来惹ouo本来算得字数不够来着,结果发现够了……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18 12:31:00 +0800 CST  
凝视着信笺片刻,柊深夜的目光再度聚集在了通篇的最后一段。一次次提笔,又一次次放下。删删改改,几经周折也未能下定决心究竟要写上什么。

”啧…”少有的,他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思忖着挠了挠头发,终于怔怔地将最后一段划去。笔尖和纸页摩擦着,发出些让人有些不快的声音。

那便是这样吧,这份感情只有我知道便好。这样想着,信件便没有了最后一段。

可是直到现今,那封信还被积压在深夜床头柜抽屉的第二层,积攒着岁月的灰尘,淀满了九个深秋盛夏。承载着他那份不曾启齿的感情,永远埋葬在时光里。

这份感情只消我自己知道便好了。

如果被你知悉,不知你是会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膀,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还是只一笑而过,当成是一个拙劣的玩笑呢?

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你啊。

念及此,他不由得勾了勾嘴角,挂上一抹似是自嘲的微笑。

——我喜欢你。

幸好你不知道。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18 12:34:00 +0800 CST  
嘿呀part2已码好没人我不发(。・ω・。) 拖拖拖嘿呀(。・ω・。) 给我争取时间码part4虐红莲嘿呀(´-ω-`)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19 18:26:00 +0800 CST  
part.2

和所爱之人的一天,希望能是这样开始的:

早他15分钟起床,用5分钟的时间将滚到地板上的被子和枕头抓回床上,摸索着在床下捞出潜逃未遂的拖鞋。整理好自己的发型,走到窗边轻轻敲打着窗户,驱赶落在窗框上准备放歌而有些扰梦的鸟儿。

用9分钟的时间静静地看着他,欣赏他的睡颜。看着他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许是嫌阳光太过刺眼?这样想着,伸出一只手轻附在他眼睑。却又在仅一毫之距处停止了动作,生怕轻微的触碰抑或是掌心的热度会惊扰了他美梦。

胸口随着呼吸的频率,轻微地起伏着。眼睫处轻盈跳动着的是从自己指缝间倾泻流淌而出的晨间的日光。眨眨眼看着,于是又伸出另一只手交叠附上。

只希望你起床前能做个好梦,一日之初有个愉快的开头。

再用50秒悄悄地躺回床的左半边,然后侧过身子,左手轻轻地抵在头的左侧。假意也是刚醒来不久的样子,好整以暇地看着他睁开惺忪的睡眼。

然后用最后的10秒钟微笑着看向他:”早上好。睡颜很美哦。”

我多希望那人能是你。

但是我不爱你。

因为我不能。

作为一个为了爱真昼而生的傀儡,我没有爱与被爱的权利。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0 18:01:00 +0800 CST  
看着前面如果你觉得这是甜的……嘿嘿(。・ω・。)
如果你觉得是虐的……这里找治愈(。・ω・。)


深夜:
我多希望那个人是你。
但是5点15太早了我起不来(。・ω・。)

总是无法好好脑洞的我(。・ω・。) 每次码字脑子里就会出现这种东西(。・ω・。)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0 18:04:00 +0800 CST  
part.3.0



若我的手是炽热的,你的手是冰冷的,而我握紧你的手,是否就能温暖你。

可我的手是冰冷的,你的手是炽热的,不想将寒冷带给你,是否就只能选择远离。

——笨蛋,你是不是忘了,这个世界是有四季。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2 11:12:00 +0800 CST  
明天发剩下的大概还有2000字……噢一篇糖抵了那么多小脑洞的字数哦我是不是太帅(。・ω・。) 吃好喝好,part4欺负红莲(。・ω・。)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2 12:50:00 +0800 CST  
part3终于完啦(。・ω・。) 本来预计2000结果妥妥的好像过了5000?part4你们准备好了吗(笑)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4 09:33:00 +0800 CST  
对不起我这边也回一下炉⊙▽⊙看着后引号我好难受啊⊙▽⊙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7 09:25:00 +0800 CST  
part.3

没有酷暑的炎热和喧闹的吱吱蝉鸣,也没有隆冬的寒风和万籁俱寂的清冷萧索。初春的上午,阳光温柔细腻,途经绿叶间的间隙,透过光亮的玻璃,照射进一濑红莲的办公室,在地板和墙上投影出片片斑驳树影。

此时彻夜未眠的红莲正躺在办公室内不大的沙发上,蜷缩着身子以一种不大舒服的姿势打着盹。他将左肘当做枕头垫在脑下,然后,嫌弃这阳光一般,右肘搭在眼睑上,挡住那灼人扰梦的光线。

而就在他以为自此可以好好休息一下的时候——

“红莲~你在吗~”伴着一阵咚咚的敲门声,一个更加扰梦的声音就这样隔着一扇门板兀地响起,“我可以进来吧?”出口的虽是问句,门口的人却半点也没有犹豫地搭上门把手,咔嗒咔嗒转动了几下,推门走了进来。

目光瞬间凝聚在沙发上,“诶~红莲你在睡觉吗?有没有打扰到你啊?”

“没错,有打扰到我。所以你快走。”不用看也知道沙发上的人此刻一定是一脸的不耐烦。

“让你困扰真是抱歉了呢~那么,打扰啦~”

“喂!深夜!你这家伙快出去!”

“啊哈哈才不要~”这样说着,完全无视了对方的抗议,自顾自地走近,看了看几乎被完全占领的小沙发,毫不介意地在沙发的扶手上落座。

“嘛~红莲,把右手放下来吧。”更加放缓了语气,像是怕惊扰到了什么,如此柔声说道。

“不要。光线太刺眼了。”

“没有关系的,红莲。因为我在这里啊。”深夜的嘴角情不自禁地更加向上扬起。那双湛蓝的眸子微微下垂,看着躺在自己身边小憩的人,眸子瞬间亮了亮,泛过一线流光。然后他轻俯下身,握住红莲那只骨节分明并且因为常年握刀而在其上留下一层浅白色茧的手,将其带离,放在红莲的身侧:“你看,没有刺眼的光线吧?”

的确,没有。红莲将眼睛睁开一线,发现自己正躺在深夜调整好身体角度而刻意制造出的能够让自己的眼睛完全不受阳光侵害的阴影里。没有阳光的打扰,舒服了很多。不过……“深夜。”

“嗯~?”上扬的尾音很好地表达出了深夜此时不错的心情。

“再敢凑近一点我就杀了你。”客观来说两人的距离并不算太近,但是由于深夜保持着将手撑在红莲头部两侧的暧昧姿势,加上脸上一如往常地挂着欠扁的笑容,着实让红莲萌生了一个头槌撞在他脸上的想法。

“啊哈哈好过分啊~不过红莲,这样的姿势睡觉手会很酸的哦,所以这种时候就把我的胸膛借给你……”

“别吵。我就睡一会儿。”

于是四周安静下来。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7 09:25:00 +0800 CST  
不多久,那双淡紫色的眸子又一次睁开。红莲坐起身来,甩了甩有些发酸的左手。

“诶,就睡够了吗?我看你可是很需要休息的哦?”见红莲似乎没有再睡下去的意思,深夜也直起身子,转了转因为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而略有些僵硬的脖子。于是阳光又得以重新照射在那一片地方。

“嗯,够了。再睡就会头晕。”

“那么,要不要喝点饮料?”这样说着,深夜变魔术似的从身后拿出一瓶瓶装的深色饮料,如果红莲没有看错的话,那应该是……“喏,可乐。”

“……”红莲的脸现在有点黑。

“哈哈,好了不逗你了,可乐是我的,你喝麦茶吧。”于是深夜的另一只手上不知何时又多出了一瓶麦茶。

红莲接过麦茶,发现是被启过封的,于是单手拧开喝了一口,“那么,深夜。”红莲终于抬起头,今天第一次认真地看向那双湛蓝的,带着笑意的眼睛,“你不累吗?”

似乎没有意料到红莲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深夜愣了一愣,随即脸上的笑意变得更加掩藏不住,“不不,红莲,我不累。没有什么实事要干的,空有头衔的柊深夜少将大人可是每天都过得很清闲呢。”

骗人。眼底淡淡的黑眼圈可不会说谎。红莲眯了眯眼睛看着,这样想着,却没有道破。按照资料显示自己眼下的事务应该还有更多,但到真正分到自己手上的时候却少了许多。本来他还有些疑虑,这样看来……

“谢谢。”红莲轻声说道。

“诶?红莲你刚才说什么?”

“哈?我什么都没说,你听错了。”却是生怕再说一遍会少了什么一样,假装什么事也没有,“所以你今天到底来干嘛?”

“啊,这个啊~红莲……”深夜停顿了一下,踱步来到红莲的办公桌前,伸出食指轻轻地抚摸逗弄着那棵小小的绿色盆栽——两个月前因为自己觉得红莲的办公室实在太过死气沉沉于是硬是送了一堆小盆栽过来……

于是两个月后的今天被虐待得只剩下了最后一盆。

念及此,深夜轻轻地叹了口气,然后回头看向身后的人:“今天是我生日哦?”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7 09:25:00 +0800 CST  
“深夜,我……我不是这个意思……”从未见过眼前的人这副自怨自艾,委屈的样子,红莲一时间竟是也有些慌了神。

看着红莲有些失措的样子深夜一下没忍住,不由得笑出了声,再抬头时又是往常一样的表情:“噗…哈哈~开玩笑的~红莲被骗到了吗~啊不,看我都这么可怜了所以快给我送礼物啊~可怜可怜我这个没人要的孤独的人呐~”摆出些夸张异常的怪异动作,装可怜一般地说着。

“啧……”觉得自己的内心受到了欺骗的红莲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更加不耐烦地瞪着深夜,脸比刚才还要黑。真是脑子给自己踢了才会相信这个家伙的话!

但是那一瞬间的动容却是他无论如何也无法否定的。

于是他举起了手,指向办公桌上那一盆灰色绿色混合着,是死是活光看已是无从得知了的盆栽:“喏,送你了。花了整整两个月精心培育的盆栽。背地里痛哭流涕地感激我去吧。”

“什么啊,给红莲的生日礼物我可是真的认真准备了很久的!我过生日红莲就送给我这样一盆做泡菜都没有乳酸菌肯光顾的盆栽真的好吗!”嘴上还是抱怨似的,却挂着笑容像是很开心一样。

“啊……真是,麻烦。”红莲伸出手理了理刘海,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然后直起身子。

两人相差无几的身高让他得以不用仰视或是俯视对方。仅是平视,就能将那双湛蓝眸子中灿若星辰的光亮尽收眼底。

高挺的鼻梁,似是经精雕细琢而成的眉眼,不知是否是因习惯而微微上扬的唇角,洁白如雪、像是由画笔描绘而出的柔顺白发,泛着亮光、让人情不自禁地就会被吸引的湛蓝的眸子……种种美好堆砌而成的他。

即使是红莲也不得不承认,深夜是生得很好看的。

“深夜……”情不自禁地唤出他的名字,然后展开双臂,上前一步。

红莲的双手穿过他手臂与躯干间的间隙,攀上他的身侧,最后在背脊处汇合。

“生日快乐。”

“诶……诶诶诶诶?红、红莲?!”深夜一下子愣住,双手毫无意义地在空中胡乱划着圈。胸口相贴处清晰地传来了对方的体温和心跳的频率。

“怎么,不喜欢?”装作一脸风轻云淡的样子,实际上红莲的内心此刻也是一阵翻江倒海。天知道自己刚才盯着那双眼睛怎么就突然像是受了蛊惑一般的突然抱了上去。

“哪~有!怎么会不喜欢!就是……有点觉得幸福来得太突然了。”大脑重新恢复工作的深夜止不住地笑着,迅速开始夺取主动权。他伸出双臂圈住红莲,将对方更加无法逃离地带向自己怀里。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7 09:27:00 +0800 CST  
“耍流氓吗你!”红莲嫌弃地推了深夜一下,没出全力的他当然是推不动的,“放手!”

“哈哈,才不要!”开心地笑着,将头搁在红莲肩头蹭了蹭。从鼻腔里发出像是躺在草坪上晒太阳的小动物一般的满足的哼哼声。

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每一天都在等待着一场与你的相遇。

很近,很远。很真实,很梦幻。

每一天都在重新遇见你,每一天生命都在被赋予新的意义,所以——

“红莲……”他的声音无可自制地有些颤抖,“我可不可以……每天都过生日……”这样说着,把怀里的人抱得更紧。

其实,能够遇见你,就是我今生收到的,最好的礼物。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7 09:27:00 +0800 CST  
part.4 Mojito※再从头※

part.4.0

※Mojito※

清澈透明的酒液,散射着阳光,薄荷叶的幽绿透着夏日的清凉。不同于Fire Bomb的炽热,Mojito,清甜之中带着些酸涩的暧昧,两种味道混合在一起,别是一番朦胧意味。
一如初恋的味道。


※再从头※

时光匆匆,多少年以后,人间不知又是几度轮回。

待到那时,你可还愿到他那方小小土墓上走走踩踩,捧上一束还湛着露水的鲜花。

你可还愿踏入尘世轮回寻他转生,再陪他同度青春年少的岁月闲暇,共看天边日升月下,枫林若霞?

不,我拒绝。如若相遇是业,那我宁愿永生永世都不再遇见他…若是如此能换得他来生不再沐雨栉风,得有安逸闲暇。

那么,现在。若是一切归档清零,从头来过。你可还愿再度风雨兼程地追赶,只为触及荆棘丛中那朵盛放如血的花?若是记忆格盘化,你可还会记得掌心残余的温度,记得他眼神坚定,记得你曾暗自许诺要守护他?

我拒绝。我不愿尝试…就当作我是不敢吧。因为…因为我怕啊。

我怕自己真的会忘记了ˉˉ

他锋利的刃,他纤薄的唇,他坚忍的心,他不羁的魂。

所以我害怕。

ˉˉ真的好怕。

所以我不敢。

怕自己有朝一日自己真的会忘记这些。

所以不敢再从头。

我怕自己会忘记了。

我怕我会忘记了爱他。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7 09:31:00 +0800 CST  
这层是part4的召唤楼⊙▽⊙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8 17:31:00 +0800 CST  
「你可能觉得无所谓,对他来说那却是个负担。他从来不说,所以你永远也不会知道他到底有多痛苦。如果这次他真的失忆,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所以,你……」

这是在医生说出深夜可能会失忆时柊暮人对他说过的话。当时他也只是无所谓地应答着,当作耳旁风一般一边嫌着烦一边催促着暮人赶紧说完。

那时他正急着要赶回到深夜的病房去。因为深夜随时都会醒来,而在这之前自己必须守着他。

但是现在那件事情成真了。那件他自以为不用在意的事情真的成真了。那他就不得不重新认真思考这个问题。

说实话吗?还是……

——几乎在一瞬间就有了答案。

“我的姓氏是一濑,位阶中校。和柊少将只是朋友……”

放下翻弄着刘海的左手,微微垂下头,刘海重新在额前飘散开来,掩过眼底的一丝落寞。

“普通朋友。”

谨记着柊暮人不要久聊的命令,在简单客套的问候之后,他也走了。离开前半跪在茶水柜前默默地收拾完散了一地的碎片,然后重新拿起一个杯子,在床头柜边留下一杯热水。

“普通朋友……吗……”柊深夜抬起头,看向输液瓶内正一点一滴往下掉落的透明液体。冰冷的液体正从手背血管与针头的连结处一点一点地被输进自己的体内。

有点儿冷。这样想着,深夜不禁将身体往被子里缩了缩,伸出左手附上右手。像往常一样,想尽办法,自己发热来温暖自己。

目光情不自禁地转向床头柜,停留在热气氤氲着的那杯热水上。


那本该是他们相遇的第九个年头,命运却嘲弄般的开了个偌大的玩笑。

两千九百二十二天以来的记忆清零。

两千九百二十二天以来的羁绊清零。

两千九百二十二天以来的承诺清零。

给你机会回到零点,你可还愿踏足曾经一路走过余下满身伤痕的那条路。

我——

嘘,别说。做给我看吧。

一切归零。再从头。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28 18:03:00 +0800 CST  
107(笑)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5-31 23:11:00 +0800 CST  
“糟了——”当两人意识到不对已经是太迟。甚至不等深夜扣下白虎丸的扳机,几乎就是一瞬间,那东西便已近至红莲眼前。红莲下意识地横刀去挡直扑面门的第一块碎片,金属撞击发出的声音无比的刺耳,撞出点点火星在白天并不明显。碎片被弹开,而只这一下就震得他虎口发麻。

但是碎片不止一块。

“呜啊——”瞬间,两块碎片分别刺入了红莲的大腿和左肩。掌心长宽的碎片深深地刺入,左肩几乎是整个被贯穿。剧烈的疼痛让红莲一下不由得痛呼出声。

“红莲!!”身后传来深夜急切的叫喊。心中因为担心红莲而焦急万分,标准的端枪姿势和因为熟练而极为迅速的巡视动作还是体现出了他作为一个精英狙击手的素养。

“红莲!”在确认空中暂时没有这类危险的不知是什么的新式武器后,深夜换用单手持枪,俯下身来查看红莲的伤势。

这一看之下他不由得愣住了。大拇指指甲盖厚度的墨绿色碎片,深深地,深深地嵌入了红莲的身体,而深夜在仔细查看的时候,正巧看见在伤口外露出的一截碎片上,有些暗红色的物质正在一点点地飘动,像是蠕动的虫子一样恶心。一阵不好的预感瞬时涌上心头。

“红莲,这些东西有古怪,我要马上把它们拔出来,可能会很疼,你要忍住。”一脸严肃地看向脸色因为痛苦而变得煞白的人,看着他忍耐着,用牙齿将下唇几乎咬出了血,有些艰难地点了头。

“呜——”即使有了心理准备,在肩部的碎片被抽离身体时,意料之外的剧痛还是让红莲不由得呜咽出声。那像是身体被撕裂了一般的前所未有的疼痛。

“抱歉,弄疼你了吗。”深夜的动作虽快但同时也很稳,按理说是不会造成二次伤害的,所以红莲的反应着实让深夜一惊。红莲的忍耐力深夜是知道的,那么多足以让普通人癫狂的伤痛都不见红莲有多么大的反应,这一次……

伤到了筋骨……检查过后深夜当即心下一沉,绝对不是唯一的原因。

“红莲,你觉得小百合她们现在状况如何?”

深夜突然这样问了一句。其他人听来大多会觉得是合乎现下情况的话题,但红莲一听就立马知道,深夜是想转移他的注意力,结果反倒更是集中了精神。

疼痛却并没有如意料中那般立刻袭来。而就在红莲不经意间开始思考深夜的提问时,大腿上突然传来一阵剧痛。

深夜远比红莲以为的还要了解他。

还好,伤口虽深但没有伤到大动脉,不至于危及生命,黑鬼级别鬼咒装备持有者的他,很快就会停止流血。

楼主 紫苏慕秋  发布于 2015-06-01 19:50:00 +0800 CST  

楼主:紫苏慕秋

字数:18099

发表时间:2015-05-16 04: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10-12 16:40:45 +0800 CST

评论数:16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