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露同人】情痴

【玉露同人】情痴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6:11:00 +0800 CST  
镇楼皮一下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6:13:00 +0800 CST  
第一章
新天帝继位以来,一统天界 万世升平。可新上任魔尊上天界,打伤天兵,带走了天帝未婚妻花神,天魔大战一触即发。
上清殿。
润玉坐在桌前,盯着眼前的酒杯看了好一会儿,突然拿起手中的酒杯,说“旭凤,你还是回来了”说完去了临渊台。
废天后自从知道旭凤死后就一直很颓废,坐在哪里,像失了神一样。
润玉走过去站在她面前,废天后看见润玉,却不像以前那般凶横,自己的儿子和丈夫都已经魂飞魄散了,他留着自己只是为了惩罚她而已。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26:00 +0800 CST  
面对废天后的平静,润玉觉得饶有兴趣,“母神 从你带我回天界那日起 ,你见到我就不曾开心过,到后来更是把我当作仇人对待,可今日我却给你带来一个好消息”
见废天后不为所动,润玉继续说到“旭凤还活着,你的宝贝儿子没有死,怎么样 ,你可还开心?”
“你说的是真的?旭没有死”
“是啊,还没死,不过 你却再也见不到他了”
天后眼里燃起来希望 ,双目也变得有神“怎么,你要要杀了我?”
“母神啊母神,你看看你这幅厌恶的嘴脸,你真当我不敢杀你吗,润玉上次就给你说过,我已经不是你当初带回来的那颗棋子了”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26:00 +0800 CST  
润玉拿出灭灵剑,当初你让你的手下造的灭灵剑,你不知道现在在我手里吧,明日,就是天魔大战了,你想见你的旭儿吗?”
天后想到旭凤语气也低了几分“我知道,我是对不起你,我不求你放我一命,只求你看在旭儿从前对你真心实意的份上 ,让我见他最后一面”

润玉冷笑了一声“原来从前高高在上的天后也有低声下气求人的时候啊,你怎么会来求你以前口中口口声声说的孽畜呢,你忘了我当初在洞庭湖岸上,怎么求你的吗?我说了,我什么都可以不要,我不会跟你儿子抢天帝之位,也可以不做天界大殿下,你儿子喜欢的锦觅我也可以不要,我都不要了,我只要我的母亲,可是你,你却在我眼前杀了我的母亲……明天我会率兵去忘川,我离开天界之时 ,便是你魂飞魄散之时,你这辈子休想再见到你的儿子”不等天后说什么 润玉便走了。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27:00 +0800 CST  
第二章
从临渊台回来,润玉去找了邝露。
虽然之前封她为上元仙子,赐了洞府仙居,但邝露第一次向他讨要东西,说只想要这璇玑宫。
润玉也知道她的心思,但这个平时对自己唯命是从的小仙侍,如今胆子也是越大了。
不过这几千年,细细想来,只有她陪在自己一回头就能看到的地方。
罢了,如今既搬到上清殿,璇玑宫就赐给她了吧
想着想着便走到了璇玑宫。
“邝露参加陛下,正想去找陛下呢。”
“何事”
两个字简单明了,本来放心不下明天的天魔大战,很担心他,可是见他如平常一样冷漠便把想说的话咽了回去“鲤儿来了,他以为陛下还住在璇玑宫便来了这里,正想去通知陛下,不料陛下…”
“大哥哥,你来啦,你怎么这么快呀,我也刚刚才到呢”鲤儿跑出来,一头栽进润玉的怀里。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28:00 +0800 CST  
邝露在旁边看着,想着也就鲤儿敢这样对陛下了吧。
陛下自继位以来,手段凌厉,且治理有方 如今不过几年过去,就把天界治理的妥妥当当,但是也笑的越少了 以前只有陛下看见锦觅才会笑,但笑的这么开心也就见对鲤儿一人了。

“鲤儿是不是想大哥哥啦”润玉蹲下,手顺势敲了一下鲤儿的小脑袋瓜“怎么脸脏兮兮的,是不是刚刚从泥潭里打滚上来的”言语间尽是宠爱。

当初簌璃仙上走的时候就让陛下好好照顾鲤儿,如今这六界之中,也就鲤儿与陛下最亲了吧。
“对呀对呀,听说大哥哥要和魔界开战呢。”
“大哥哥你是因为花神才和他们打架的吗,大哥哥打架很危险,万一你受伤了谁来照顾鲤儿呢”
“大哥哥你可不可以不要花神,邝露姐姐也很好呀,大哥哥不要去打架好不好”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28:00 +0800 CST  
润玉一听也没有对鲤儿生气 “邝露是上仙,你花神姐姐是大哥哥的未婚妻呀,怎么能相提并论呢?鲤儿放心,大哥哥不会有事的”
邝露早知道陛下对她的态度 当初厚颜向他讨要璇玑宫,什么仙位、仙居在都比不过待在他身边,忧他之忧,喜他所喜,就算他每天不苟言笑的命令自己也就心满意足了。
可是听了他说这话 难免还是会心痛,不过这么些年也习惯了。
“哼,什么花神姐姐我才不认识。我都没见过我才不要叫花神姐姐,我来天界的时候都是邝露姐姐陪在你身边呢”鲤儿撅嘴歪头,装作是生气的样子。
润玉一向不懂变通,不会哄人,平时更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哪里有人敢对天帝陛下这样,一时间润玉也拿鲤儿没法。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29:00 +0800 CST  
第三章
用过晚膳之后,天色也不早了。
润玉本想带鲤儿回去上清殿,可鲤儿是在困的不行了,吃完饭到头就栽在邝露的床上睡去了。
看见熟睡的鲤儿 润玉便叫邝露出去了。
今夜天界的月色很柔和,润玉来到璇玑宫外的小湖旁边,后面是紧随的邝露。一白一青的两个身影在湖面上倒印的非常清楚。
邝露本来心里有很多话想跟他说,可是人就站在自己面前,却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因为她知道,他的心里没有她,他的性格自己也估摸透了,如果自己多嘴,怕是连陪在他身边的机会也要丢了。
一想到这里,纵使有千言万语,也不得说出口。
“你倒是比平时还要安静”润玉先开口打破这平静。
“陛下,明日天魔大战,你一定要平安归来,我会带着鲤儿在南天门等你”白日里想了那么多想说的话,可是到了这一刻,也就说出来这一句。
“不必了,明日一早你便送鲤儿回洞庭湖吧,我另有要事要你做”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0:00 +0800 CST  
“这个给你”
“这是什么”邝露接过去问
“灭灵剑,明日我离开天界之时,你就去临渊台用它了结了废天后吧,她和旭凤,不会再见了”润玉面色清冷,说到废天后语气也寒了几分。
邝露知道他一定是想起了簌璃仙上,当初洞庭湖岸的事仿佛历历在目“邝露遵命。”
旭凤,你母亲杀了我母亲,如今我也杀了你母亲,天魔大战过后,谁生谁死,我俩永不相欠。
交待完了事情润玉便要起身离开,走到桥上邝露叫住了他“陛下…”
“何事”
邝露看了一下手中的掌珠璃,以前在璇玑宫服侍殿下,璇玑宫冷清,宫里摆件也非常陈旧,虽不能改变璇玑宫,但是经常为殿下梳发,总觉得陛下的发冠太旧,不好看。
便取自身一小滴水露,花了很久,练出这颗掌珠璃,本来想送给他的,但是怕他拒绝也就没有送出去。
他继位天帝的时候也想送给他 ,如果他镶在发冠上肯定很好看吧!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1:00 +0800 CST  
不过那时他天天处理政事,还要抽出心思照顾锦觅仙子,终是没有送出去。
“陛下,这颗掌珠璃送给你,虽然它不像寰谛凤翎有强大的法力,但是邝露希望它能保你平安归来”
看了一眼润玉不为所动“陛下放心,知道陛下不喜佩戴饰品,这颗掌珠璃陛下可以镶在发冠之上,不会…不会妨碍着陛下的”邝露越说越小声,到最后竟自己都不能确定润玉听见没有。

润玉看着这颗掌珠璃的,还记得幼时,母亲在笠泽也有一颗,精美无比,母亲爱的不得了。
母亲同他说过,这掌珠璃,是由仙身是水的神仙,取自身的一部分水露,耗费大量灵力和时间练成的。
它比龙宫的夜明珠还要精美珍贵。“不用了,早点休息把,今日委屈你睡偏殿了。”
邝露也没有多说“陛下一定要安全归来,不管多久,邝露一定会在南天门下等你归来”
润玉并没有回应她,听完她说的话便走了。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1:00 +0800 CST  
第四章
原本邝露一早就过来照顾鲤儿梳洗,想着早点把他送回洞庭湖去,不料用过膳之后,鲤儿说“邝露姐姐,我就要回洞庭湖去了,洞庭湖没有什么好吃的,你可不可以去准备一下好吃的东西让我带下去呀”
邝露笑了笑,那鲤儿你在璇玑宫等等姐姐,姐姐去给你准备,千万不要乱跑哦,陛下现在已经在南天门了,你要是乱跑出事了很危险的。”
“好”
可是等邝露回来时鲤儿已经不见了。
她匆匆忙忙的跑出去,邝露跟了润玉也就随了他的性子,喜冷清,自从把璇玑宫赐给她,她也没有要几个仙侍,只得自己出去寻找。
一路问过来,听两个小宫女说刚刚看见鲤儿往临渊台的方向去了。
她害怕鲤儿出了什么意外,顾不得什么便急忙跑过去了。
陛下走的时候明明就叫自己把鲤儿早点送回去,如今陛下还未出发鲤儿却不见了,她见过陛下对鲤儿的宠爱,如果鲤儿出了什么事,他该多伤心,自己以后又有何颜面再侍奉在他跟前呢。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2:00 +0800 CST  
一会她到了临渊台,外面的天兵已经倒在地上,她冲进去,看见鲤儿已经昏过去了,被废天后吊在临渊台上。
“是你,润玉没来?果然是能做出弑兄戮父这等凶恶之事的人,既然他都不要这个兄弟了,那我便送他下去死,让他和他母亲回合吧。”说罢,天后便准备用法力解开鲤儿身上的绳子。

你住手,陛下没有弑兄戮父,二殿下是花神所伤,前天帝是为了救二殿下才魂飞魄散的,要不是你之前苦苦相逼,陛下又怎会走今日这条路。
这一切都是你自己做的孽,你这种人真是愧为人母,如今的魔尊落得这幅下场都是拜你所赐”

你住口“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你去把那孽畜叫过来,要么,你就看着他着兄弟掉下临渊台,跟他娘亲一样魂飞魄”
“你疯了,陛下现在正在南天门,军令已下,随时准备出发”邝露其实知道天后的用意。
如果现在让他丢下五方天将过来让天界怎么看待陛下”
“那就要他自己选择了,从前我能让他跪下来求我,今日我也能让他跪下来求我。

“你当真本座活了几万年,是白活的吗,你最好现在就去找他,本座只等他一个时辰,从这里到南天门他要酌情考虑,一个时辰也够了”天后一脸得意仿佛自己能阻止润玉去忘川,让他失信于天界众人。
邝露没办法,只能答应她先出了临渊台。
其实她心里已经有了主意,陛下走到今天,经过那么多伤痛,她不忍心陛下再失去兄弟也不忍心看着他这几年为天界所做的一切付之东流,握紧手中的灭灵剑,向南天门走去。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3:00 +0800 CST  
“上元仙子,请您留步,前面便是五方天兵神将所在之地了 如今天帝陛下已经点兵完毕,准备整装待发了,仙子可是有什么事”两个天兵拦住了邝露。
“既然还没有出发,二位可否进去禀告一下,邝露有事求见陛下”
邝露平时待人亲和,又是跟随天帝陛下几千年的人,况且其父更是天帝的得力助手,二人也不敢懈怠“仙子稍等,让我等进去通传一下”
“慢着,如果…如果陛下不愿出来见我,便帮我把这颗珠子交给他吧,劳烦了”邝露其实知道他不会为了她出来,但是她还是抱有一点点奢望,她想再看他一眼。
“陛下,上元仙子在南天门求见陛下”
“可有急事”
“上元仙子神色凝重,也没有说什么事,就说求见陛下”
“你去告诉她,有什么事,等我回来再议”润玉还是一副平常的样子,看不出喜怒。
“陛下,上元仙子说您如果不去见她,便让我把这颗珠子转交给您”
润玉拿过掌珠璃,便让士兵退下了。出发在即,也顾不得那么多了,便把珠子放在腰间,号令大军出发了。
“战鼓擂擂,邝露知道他出发了,果然 陛下还是没让他“失望”。
以前总随陛下布星挂月,从没认真看过原来天界白日也是这么美。
一步一步先临渊台走去,每走一步,她的心就宛如刀割。
本来以为你为她舍去一半仙寿,我肯定比你活的久了,可以一直陪在你的左右,
本来以为总会等到你放弃锦觅的一天,却没想到,我可能会走在你前面。
陛下陪你走过的路,我从不后悔,如果再选一次,我也会走同样的路。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3:00 +0800 CST  
第五章
临渊台
“母神,如今我丢下五方天将过来了,母神可否放了鲤儿”
“放了她?本座还没有老糊涂,放了他让你杀了我吗!”天后一副面目狰狞的表情。
“母神不过就是想要我的命,如果今日我代替鲤儿跳下着临渊台,母神可否放过鲤儿”邝露知道天后也不会善罢甘休。
“本座不会这么仁慈了,当初就是没有直接杀死梓芬,才让她有机会生下那孽种,勾引我的旭儿,害他现在只能窝在魔界,魔尊之位又如何,始终没有天帝之位好,今日我要你生不如死”
润玉笑了笑“母神好手段,只要先你放了鲤儿,我随你处置!”
“那你得先拿出你的诚意来看看,如若诚意不够,这小泥鳅可没有先花神那般修为,如果掉下去,后果你是知道的”
“诚意,母神眼里的诚意润玉不敢擅自猜测,母神说什么,润玉照做便是了,只求母神放了鲤儿可好”
“那你且往前走”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4:00 +0800 CST  
天后的心思她也猜不懂,本来就是抱着必死之心来的,往前走又何妨。
邝露想着,便往前走去。
刚走过去,还来不及反应,天后就往她眼前一挥。
她只觉得眼睛好痛?不,不是痛,仿佛被火烧灼的感觉,眼睛里好像有一团火,为什么这么烫。
邝露一下子没承受过来,捂着眼睛,单膝跪地,尽量用手掌撑着,不让自己倒下去。如果自己太弱,天后肯定会发现自己不是润玉。

她的手撑在地上,依稀能感觉到血顺着滴了下来,有的滴在她的手背上,有的滴在地上,晕开像一朵朵颜色艳丽的的鲜花。

她没有说话,默默承受着本不该是她承受的痛苦。眼睛里这团火,仿佛要把她烧毁里。
难道这就是琉璃净火?只一个琉璃净火,居然这么痛苦,更别说加上三万到天雷,原来当初殿竟这般痛苦,但是也很庆幸,庆幸今天是她捱的,因为已经受过的苦,不想再让殿下受第二次了。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5:00 +0800 CST  
第六章
“当初天帝赠予我一串火灵珠,如今只是取了两颗,熔入你眼睛而已,只不过这灵珠属火,又跟了我几万年,你修的水系法术,水火不相融,势必会灼伤你的眼睛,你这双眼睛怕是保不住了。”天后一脸笑意,从说话的语气上也能听出来她此时心情大好。

见润玉没有说话““天界都说大殿下眼睛锐利有神,流动时似两颗遗落在星海之中的稀世明珠,天帝一高兴封你为夜神让你布星挂月,就这样你留在了天界,你母亲本是类属鱼族,都说鱼的眼睛最难看,双目无神,偏偏你生的这一双好眼。

“我本想打发你下界让你做个散仙,等旭儿继位之后,如果你表现好,我也可以让你们母子团聚的”
天后转过身去,望着这临渊台继续说道“如果你没有当夜神留在这天界,我也不会杀了你母亲,都是你自己害了自己的母亲不是吗”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6:00 +0800 CST  
听了天后的话邝露也有些怒了,努力撑着站了起来“明明是当初你为了巩固后位,接我上天利用我,后来你有了旭凤,就开始嫌碍我,把我当作呼之即来 挥之即去的弃子,像你这种人,一生作恶多端,被权势地位蒙蔽了双眼,注定落得这种夫离子散的下场”

虽然平时自己性格温顺,但是她绝不允许有人这样说陛下,陛下一路走来,她是看在眼里的。
天后被戳了痛处,曾经自己高高在上,如今只落得这个下场“你都到这个份上了,还逞强?我可以放了这只小泥鳅,但是你得答应跟我去个地方”

“我跟你去!你先放了鲤儿”邝露说的很果断,语气也很决绝,不曾思考,脱口而出。
“本座说话算话,现在走吧”天后施法,把鲤儿拉了上来丢在临渊台上,也顺势拉走了装作润玉的邝露。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6:00 +0800 CST  
第七章
虽然现在她看不见了,但并未感觉到这里同天界有什么异样,虽然她修为不高,但也不至于眼睛废了就感觉不到周围的情况。
但是有些东西是邝露感觉不到的,比如她面前这个结界。
天后站在她身边说到“上古卷轴中便有记载:混沌初开,乾坤始奠,而后盘古开天地,身体化作世间万物,唯有执念,化作结界名为不归”

天界藏书阁中也有一卷书记载到“天元六万八千三百一十八年秋分,天界三十六重天,有仙误入一结界,终不得归,天帝亲下三十六重天,不归自此现世。”

后面数十万年,历届天帝发现一入不归永不归,无论神人魔,进去就再消失于六界之中,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样,因为没有人从里面出来。后来不归便用来囚禁六界那些罪大恶极的妖魔鬼怪。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7:00 +0800 CST  
天后转过身来,对着邝露一掌劈过来,邝露没来得及反应,掌力就落到她身上了,只觉得口中腥甜,一口鲜血从口中喷出“你…你……”一句话还没说完,又吐了一口血,她的身体摇摇欲坠,可是她努力让自己平复下来。

“看来你修了几千年,修为也不过尔尔,本座入狱以来,不过修习几年都可以将你重伤,你还妄想和我儿比?现在就送你进去”说罢拎着邝露准备丢进去。
“且…且慢……母神,你……你可知父帝…咳……咳咳…你可知父帝去之前让我……让我给你…带句话”
“他说了什么”天后把她拎起来,一时间天后的注意力集中到邝露说的话上。

楼主   发布于 2018-09-02 18:37:00 +0800 CST  

楼主:

字数:71216

发表时间:2018-09-03 00: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15 18:04:02 +0800 CST

评论数:33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