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文】【原创】木言(F\/F)

【海鸟&文】【原创】木言(F/F)

楼主 wljlc007  发布于 2020-02-18 22:30:00 +0800 CST  
1.错过
局中局外两沉吟,犹是人间胜负心
绝艺如君天下少,闲人似我世间无
清晨,第一缕阳光洒向大地,江木言看着江沛书房墙上苍劲有力的两行字,默默正了正自己的跪姿,昨晚开始到现在,体力已经有些不支。
昨日,相府
“去哪了?”江沛端坐在上首,语气严肃
“刑部大牢”心中叹了口气,跪地的人儿不敢隐瞒,如实回答
“今天是什么日子?”闻言江沛微微皱眉
“今日是。。。初五?”江木言思索片刻,犹豫着回答
“啪!”茶杯砸在桌上的声音吓了江木言一跳。
自己回府就被江沛叫到书房,虽说江沛不满她经常去刑部大牢教犯人下棋,可也从未明令禁止,如今这怒火让江木言不知所措。
“用哪只手下的棋”江沛起身走至近前,手里拿着红木戒尺
“这只。。。”伸出右手,江木言微微低头
“啪”没有收力的一下打在手心,肿痕立现,江木言咬紧下唇,消化着手心的疼痛
“啪啪啪”江沛继续挥舞着手中的戒尺,并未出言训斥
“额”江木言忍住将手躲开的冲动,轻轻痛呼出声
“啪!!”更重的一下落在背上,似是对江木言的表现不满
“还请母亲明示,木言不知。。。”江木言忍住身后的疼痛,试探着开口
“源休大师”江沛停顿片刻,缓缓开口
“。。。”
江木言身子一颤,源休大师,宁国棋坛泰斗,年轻时蝉联棋圣,无人能与之匹敌,同时也是江木言的启蒙恩师,自己竟然忘记了今日是源休大师七年忌辰。
“今日宁国所有棋士尽皆到场祭奠”江沛继续说道
“母亲,木言知错”心中懊恼不已,江木言只记得答应了刑部侍郎,为大牢里的犯人开课讲棋,使其平心静气,开拓眼界格局,不料竟忽略了恩师的忌辰。
“今日不罚你,在这儿好好想想”
扔掉戒尺,江沛抬步离开,她心里清楚,此刻不罚比罚更让江木言难受,她就是要让这孩子难受一次,让她知道,不是所有的过错都可以弥补。
跪在书房,江木言心中酸涩,江沛除了是一国丞相,更是京师棋坛的领袖,江家也是围棋世家,可江木言作为江沛嫡子,她的棋却怎么也算不上优秀,勉勉强强能与中流棋手切磋。大家都在背后指指点点,只有源休大师摸着小木言的头,告诉她其实她很有天赋,源休大师去世时,更是把自己唯一一本棋谱传给了她。对于江木言来说,源休大师不仅仅是师父,更是亲人。摇了摇头,不愿再多想,可湿润的眼眶昭示着她的心境。

楼主 wljlc007  发布于 2020-02-18 22:31:00 +0800 CST  
应飞少要求,开篇新文,更期不定,内容如有错漏,往海涵

楼主 wljlc007  发布于 2020-02-18 22:35:00 +0800 CST  
3.出游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江沛难得有闲暇时间,今日竟抽出时间,带上孩子出游,说是出游,其实也只是去拜访故人,江木言心中极其不愿,她知道拜访故人也就是去对弈,长辈之间切磋较量,晚辈之间自然也要分个输赢,江沛的好友几乎都是棋坛大家,每次切磋,她总占不到半点儿甜头。
京郊程府,程如带着一众弟子在门外等候。
“丞相大人到的好早”
看到不远处的马车,程如笑着迎了上去。
“这不是迫不及待想要和程大人切磋嘛”
江沛难得的打趣道。
“那丞相可要手下留情”
程如也半开玩笑的回应,两人早在两月前的棋圣大赛决赛上对弈过,最终以江沛获胜收场。
步入程府大堂,江沛留意到墙上挂着的棋枰,上面布满了棋子,俨然是高手过招留下的。
“程大人,这是?”
江沛说出心中疑惑。
“这是家父早年间与源休大师对弈的棋局,家父仰慕大师,就将这棋局留下,挂在堂中,也好让弟子们学习学习”
程如看着墙上的对弈,认真回答。
“不如我们今日就来复盘吧”
眼神扫过墙上,江沛提议。
“好,正好可以和丞相大人研讨一番,我先去准备”
程如点头应允,也很是满意。
江沛环顾一周,眼神落在无精打采的江木言身上。
“言儿,你来随我复盘”
说罢,在小厮的指引下,江沛抬步走向棋室。
江木言只能跟在江沛身后,在程家弟子一众羡慕的目光下离开了大堂,要知道江沛的到来让程府弟子很是兴奋,毕竟可以亲眼目睹当代棋圣的风采,有幸能旁观两位高手对弈,那更是无上荣宠。
可这在江木言看来就是煎熬,江沛从不教江木言下棋,最多就是扔几本古谱让她自己看,今天来这么一出,让她摸不着头脑。
“这是棋谱,你来帮我们读”
三人落座,江沛把棋谱塞到江木言手中
“是”
木讷的接过
“认真记着,等我和程大人复棋完毕,你再自己默复一遍”
还没等江木言开口,江沛继续说道。
“啊?”
江木言瞪大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怎么?”
江沛摸着棋子,并未抬头。
“母亲,我。。。”
江木言想说这棋局太复杂,这么短的时间她记不住
“认真点儿!”
打断江木言的话,江沛声音渐冷。
“。。。是”
停顿一下,江木言缓缓回应。

楼主 wljlc007  发布于 2020-02-20 08:57:00 +0800 CST  
4.复盘
“十七、四左下小目,四、三,十六、十七”
江木言看着棋谱默默念着,室内除了她的声音再无其他,安静的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
两个时辰后,江木言只能机械的发出声音,大脑早已飞到屋外去了,她不喜欢这种古板的对弈,更喜欢随心所欲的落子。
“妙!真是妙”
一子落定,江沛拿起一旁的扇子,指着棋枰,称赞连连。
“丞相大人,这棋局可还满意?”
程如放下手中棋子,端起茶杯笑问。
“程大人,你有这样好的东西,不早拿出来让大家看看,这就是你的不对了”
复盘已经结束,两人本就是各中高手,棋局中的精妙之处无需多言,早已领会,对于江沛这样的棋痴而言,这样一局棋胜似万两黄金。
“丞相这就错怪我了,源休大师可是木言的师父,他的对弈孤本,您那应该更多才对”
程如起身理了理衣服,伸了个懒腰。
“嗯,言儿,记的如何?”
被程如这么一说,江沛才想起江木言还在一旁。
“这。。。记了大概”
江木言手里攥着那本棋谱,想再多看几眼。
“来吧,我陪你再复一遍”
江沛难得的热情,本以起身,复又坐下。
“是”
叹了口气,江木言只能缓步挪到棋枰前。
一开始的布局,江木言还是记得的,毕竟几大世家开局也就那么几个套路,没什么新颖,顺风顺水的下了几十手,让江木言吃惊的是江沛,仅仅是刚刚听着自己读了一遍棋谱,现在居然就能坐在对面和自己复盘,而且她手里执的棋子颜色还和刚刚不同。短短的时间内,竟能将整盘棋默记于心,江木言不禁为自己捏了一把汗。
“怎么了?”
见江木言久久未落子,江沛终于耐不住,出声询问。
“这里?还是这里?”
棋子在手上握了许久,已经能感觉到上面的汗水,江木言大脑飞速搜索着。
“这儿?”
试探着将手伸出,观察着江沛的表情。
“嗯?”
江沛微微皱眉,抬眼看向江木言。
“那这儿?”
收回落下的棋子,换了个位置,江木言咬了咬下唇。
这次江沛没有质疑,而是直接起身,盯着小孩看了半晌。
“母亲?”
这样的低气压让江木言感觉很不好,只能起身轻唤。
“今晚不准用膳,在这里把棋谱背下来,记住是全盘,明日一早我来检查”把棋谱扔在桌上,江沛抬步离开。
入夜
江木言独自在棋室看着枯燥的棋谱,没有用膳,肚子已经开始叫嚣。
“棋室怎么还亮着?”
几名程家弟子经过,谈话的声音传到江木言耳朵里。
“听说今日下午丞相让江二小姐背棋谱,结果没背下来,现在被罚在棋室里背呢”
“是那个自小拜在源休大师门下,天赋平庸的二小姐吗”
“正是正是,据说江家族内已经默许,她要是再没有长进,江家就只能传给过继来的大小姐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毫不避讳。
江木言默默的听着,她从来没有想过,以后江家的传承问题,虽说自己确实平庸,可就这样被人戳穿,心中还是苦涩,她不是没努力,只是不论怎样努力,都达不到江沛的要求,达不到江氏一族的要求。

楼主 wljlc007  发布于 2020-02-20 18:43:00 +0800 CST  

楼主:wljlc007

字数:2861

发表时间:2020-02-19 06: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2-20 19:38:29 +0800 CST

评论数:3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