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文】【原创】 取悦你


萌物镇楼 短篇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08 23:41:00 +0800 CST  
“我会用一个像瑞景企业的公司来换取我本该拥有的婚姻自由。”

欧文一手握着如日中天的企业报表一手开着她的科迈罗跑车疾驰在通往她私人别墅的公路上,畅爽的感觉不由的让她加快了油门。那个人们耳熟能详的龙头企业瑞景正式的改朝换代,被年轻有为的跨国公司所取代,而她就是这场博弈的大赢家——欧文总裁。

最另人神清气爽的事莫过于多年的夙愿成为现实,站在成功的巅峰俯视着曾经努力攀爬的道路。这是她的志愿也是她不得已的苦衷,身为家族企业的一员面对婚姻的自主权几乎是名存实亡,利益的联姻几乎是每个家庭成员的命运,家族的荣辱繁盛牵扯着每一个人而每个人又背负着家族的责任。

从小生活在利益互换的生存游戏中久而久之不仅仅是麻木,更多的是厌恶与无奈,不甘心就此随波逐流,这个个性鲜明的女孩在十六岁面对家族那可笑的娃娃亲撂下狠话也成为她所追寻的誓言,立志要做个巨头公司的总裁,如今她成功了,这期间的任何心酸苦楚都不再苦涩,喜悦的甜美正在蔓延。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08 23:42:00 +0800 CST  
正在这时前方一束强光直射进车内刺激到欧文的眼睛不由皱眉遮挡“该死,会不会开车?”这光束正来源于一辆横冲直撞的吉普,欧文不禁避开灯光像路旁靠去,看来是个新手欧文嫌恶的皱了皱眉,尽快躲掉这不知轻重的马路杀手,可是眼前的吉普好像失了控,硬是向着这方向袭来,一向冷静的欧文此时不得不转向躲避,那个车的车速越发的急速。

“法克!”来不及骂出口只感觉“轰”的一声巨响,整个头部撞击在前方只觉得“嗡”的一声再没了知觉。

“哎呀,怎么办,怎么办,陌樱,我们撞人了。”坐在副驾驶上的小晴惊慌失措的摇着身旁驾驶位上的闺蜜,原本挑个午夜时分想在这车辆较少的公路教教一直都想练车的陌樱开开车,谁知竟好巧不巧的冒出个他,又倒霉的撞上,这下事情大条了。



陌樱重震荡中回过神,刚刚那一瞬间身体仿佛都散掉了,可眼前的情形让她顾不得许多忙利落的下了车向那辆车跑去,只见车中之人满头是血的倒在车里,不由的惊呆了“小晴快搭把手把她拉出来。”此时回过神的小晴见到一脸血的人不禁战战兢兢的拉过了陌樱“小樱,我看我们还是走吧,就算没死万一她瘫痪什么的你该怎么办?这时候没人,我们快走。”


“小晴,你说什么?”陌樱没想到自己从小到大的闺蜜在这个时候做的第一个决定竟然是这个,不禁诧异。



“我说我们快走,不要惹麻烦,万一她有什么状况你怎么办?你那么年轻。”小晴一脸的担忧,不得不说在这个时候小晴的关切让她舒心,可是小晴的决定不禁让她皱眉,她虽然是一家公司的小职员,但是事情出自她的失误让她就这样推掉一切责任而逃之夭夭她做不到。



“不管怎样,即便不是我们撞得她也需要救治,快过来搭把手。”陌樱直接打开车门费力的把她往外拖,可是晕倒的人就像一滩烂泥怎样都不配合,越发的沉重,小晴看不过去了却也知道陌樱的性格,无奈帮她把人拖了出来,而那辆跑车和她们的破吉普已经是狼狈不堪。



“你先把她放平,如果她伤到内脏你这样动她会加重。”小晴心思缜密,不禁在她身上摸索,只找到一部破碎不堪的手机,和被血染红的A4纸


“怎么办,手机彻底报废了,即便去了医院,如果动手术什么的没亲属签字啊。”小晴扯下一条衣服简单的包扎了一下她头上的伤口,血还是往外渗,陌樱的心焦急着,忙催促小晴把人抬上车,叫救护车一来一回费时间,直接送去更快捷。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08 23:43:00 +0800 CST  
孤僻了,不想说话,不想写文,不想思考,默默的飘走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10 17:36:00 +0800 CST  
“去洗个澡吧。”从医院回来欧文亦步亦趋的跟着陌樱进了家门,衣衫残破颇为狼狈,头上还缠着纱布,老老实实的站在沙发旁,小心翼翼的看着陌樱,她受不了这样令人揪心的神情,打破了眼前女子的窘境,让她先去洗个热水澡,自己转而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

这人……被自己的好朋友吓到了……在医院里,脾气暴躁的小晴听到自己要收留因头部伤害只有六岁儿童智商的负担而发愁。


对于身处异地收入并不是很高的陌樱来说将意味着经济和精力上的负荷,想到以后将面对的医疗费,生活费,照顾一个人的精力,劳苦等等,不免让小晴对这个意外砸在自己好友身上的包袱冷眼相对,可这样的神情让无辜又无助的欧文害怕之极,躲在陌樱的身后不敢言语,生怕自己会惹她们生气,她现在只有陌樱可依靠,她什么也不记得,包括家里的路和自己的名字。


陌樱的性格向来执拗,况且这是她弄出的事情,即便有充分的空间可以逃避的了责任,可是内心又怎能过得去,尤其是看到身后那一双怯生生的神情,衣角被那只极其细腻的手握住的时候,那种强烈的被依赖感让陌樱更加坚定要带她回去,慢慢治疗,或许她脑袋上的淤血散了就会恢复正常,陌樱安慰着自己和小晴。好不容易才把小晴安稳住,自己便带着她回了她租住的小公寓里。


“姐……姐姐?”弱弱的声音试探性的把陌樱的思绪唤回,浴室里探出半个包着纱布的小花脸,求助的眼神纯净而无害。


“什么事?”忽略年龄,这样的单纯让陌樱很自然的接受了这个称呼,语气比以往还要柔和。


“我,我穿什么?”陌樱看着被雾气和污渍混作的花脸蹩起了眉“没洗脸吗?”一边说着一边拿起了早就为她准备好的棉质睡衣走过去。


“医生说不能沾水的,我怕沾到……没敢洗。”说着有些窘迫的低下头,怕眼前这个大姐姐会因为自己没洗脸而生气。


“噗,呵呵,你倒是挺听话的。”陌樱径自走进浴室,洗了个毛巾冲着赤身露体又害羞成龙虾的小孩勾了勾手指,示意过去。


欧文有些窘迫却不敢惹她生气,对她的话是言听计从,陌樱不禁感叹她的好身材和婴儿般的皮肤,配着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让人想把她捧在手里去宠爱,见她站定一手托着她的后脑勺一手用湿毛巾细致的为她擦去脸上的“油画”


“你叫什么?记得吗?”陌樱反复洗着毛巾,反复擦着她越来越晶莹剔透的脸蛋。


“我叫,我叫,呃,姐姐随便叫吧。”欧文苦恼着脑中的空白,一问三不知让她觉得自己好没用。


“嗯……”陌樱捏着下巴思索了一会忽然眼神一亮“好吧,就叫你康康好了,也希望你能早日康复。”陌樱揉了揉孩子身上一块块的青紫,把睡衣披在她身上“快穿上别着凉。”陌樱显然对自己起的名字很满意,很显然她不打算征求被叫“康康”这个人的意见,不过还好的就是这个小“康康”很听话,听话的穿上衣服,听话的默认。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12 23:06:00 +0800 CST  
唔~不想写文想看文,有木有让人眼前一亮继而一发而不可收拾的文文,长篇连载随着剧情的深入让人对文章及文字功底敬仰万分的文文?我要文,求推荐!!!!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14 21:03:00 +0800 CST  

康康?什么康康?我不知道啊。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09-15 21:26:00 +0800 CST  
这篇文在我兴致勃勃更的时候,却随性的被我撞见了情节雷同的题材,有兴趣可以看一下爱爱囧事,和我前面类似,于是乎那种兴致瞬间降低了。因此空了这么久。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10-05 21:09:00 +0800 CST  
光棍节快乐哦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3-11-11 23:07:00 +0800 CST  
几个人在房间搜索着,正要向陌樱房间走去,只见门已经被打开,面色憔悴又带着心急,语气衰弱“康康有消息了?”却看到面前这些个男士顿了顿“你们……是康康的家属?”可随即补充了一句“我不清楚她叫什么,所以暂时这样称呼她,很抱歉”


中年男士皱了皱眉,不明所以


“冒昧的打扰了,您就是陌樱小姐吧。” 陌樱点了点头,男士如释重负的点了点头,更加客气,让其他人退到门外,彬彬有礼的请陌樱坐在沙发上,这感觉好像这个是他的家,而陌樱才是客人。


“十分抱歉,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调查了您,主要是和我们总裁失联有紧密关系,目前为止总裁再次失联,我们重回Kfc的时候有了解到您也在找她,所以不得不与您联系。”


这简短的一句话,让陌樱脑中一片嗡鸣,总裁?她想过千千万万总与她家人见面的方式,却不曾想过,在她还不算“康康”的时候,有着超越她想象的复杂背景,若是平凡人,牵扯的事物会相对小些,这个总裁?不管是小公司也好还是大企业,那她的失忆,会影响到很多人,歉意,内心那种愧疚瞬间叠加了千倍万倍,康康再次失联,她到底去了哪里?


“您的意思是说,在KFC带走康康的是你们?而后康康再次失联的是吗?”


“这事,说来话长,总裁的对头与我们不期而遇,在我们彼此纠缠时再去找她已经不在了,我们不敢断定总裁现在是否有危险,但可以肯定的是,总裁一定没有被对方带走。”


“你凭什么肯定?如果对方有两伙人呢?”此话一出,房间瞬间冷冻成冰,令人窒息的安静,中年男士平时也算是这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角儿,平时对方连大声说话都不曾有过,今天被呛了一鼻子灰有些愣住。而此时陌樱才意识到自己太心急失了控,有些尴尬的理了理长发,调整了坐姿极力保持平静的说道“不好意思,我只是太担心她了。”


“咳咳”中年男士尴尬的咳了咳,也随即平静下来


“很感谢您对我家总裁这段时间的照顾,也很感谢您对她的关心,我只是想了解,我家总裁为什么要住在您这这么久?而且,这次看到她,感觉她很不一样。”


说道这,换陌樱尴尬了。自己才是罪魁祸首,现在家人找到这了,有种被讨说法的感觉。可是事实必须要澄清的,不会遮掩夸张,陌樱的性格就是这样的。


从头讲来,从始自终……从中年男士客气礼貌的表情,到越来越乌云密布的神情,只差一道闪电,暴雨马上袭来。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5-14 21:06:00 +0800 CST  
“总裁,您总算醒了。十分惭愧,这么久才找到您,您好点了吗?”欧文活动了一下僵硬的骨骼,头微胀。


“我为什么会这么难受?怎么会在这里?”


“我们找到您时您昏迷在巷子里,具体是什么原因还有待调查,您脑中的淤血已经散开大部分,您放心,我已经请来最具临床经验的医生,一定会让您尽快康复的。”


“今天几号?”


“7月20了。”欧文不仅皱眉“为什么会这么久?”


“两个多月?难道我昏迷了两个多月?开什么玩笑?”我的公司,这么长时间,现在是个什么鬼样子?这两个月自己成了植物人了吗?气势瞬间充斥了房间的每个角落,一双锐利的眼睛盯向面前这些人,不怒自威。


“您只是昏迷两天而已,您难道还是没有完整的记忆吗?”


“什么?你说失忆?”自己失忆?欧文回忆着,那天欣喜之后,车子……碰撞……然后?然后?


“我出了车祸,然后一直昏迷?”


“具体来讲,是您失忆后与我们失联了两个多月,在这之间,您一直住在一个叫做陌樱的女士家中,不过她也是肇事者。”中年男士听医师叙述过,也许短期之内会间歇性失忆,或者记忆模糊,看来欧文没有完全记起。


“陌樱?她又是谁?什么底细?”欧文表情冷静,完全没有丝毫情感表现。难道她只记得车祸之前的事,而事后又遗忘了?


“我们也着重调查过她,只是一个公司的小职员而已,并不是竞争对手,而且,这段时间,都是由她照顾的您,实在抱歉,让您这段时间受委屈了。”


欧文深吸口气“不去管她,跟我说说公司现在的状态,和之前的运作。”


“她是肇事者,要追究吗?”中年男士试探的问着,看来不出所料。


“不要声张,我失忆的事情也不要流露出去。”管家认可的点点头。


“那,您要不要看看陌樱女士,或者通知一下她的安危,她好像蛮担心您的。”虽然在陌樱面前吃过瘪,但那女的确实很担心欧文,虽然她是肇事者,却能看出她是真心实意的对欧文好。


“您今天是怎么了?她是肇事者我没有追究她的责任她已经很幸运了,我很闲吗?”刚刚做到自己想要的,却让她蒙上灾难,公司这两个月一定损失不小,想到这里欧文的火想压都压不住。


起身出了房门。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5-24 21:31:00 +0800 CST  
这队形,保持的很好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19 07:42:00 +0800 CST  
感谢小伙伴的一字队形啊 端午快乐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19 22:26:00 +0800 CST  

欧文总裁,如果能领情就不是她了,人事部的事她从不过问,可见到陌樱心中莫名的恼火,面对这个阴魂不散,又多管闲事,又敌友不明的人,欧文的底线被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着。


“马上解除陌樱和公司的聘用合约。”


“可是……”

“违约金什么的琐事就不需要强调了。”


“总裁,现在正是需要大量的人才,您离开公司的这段时间,业绩饱受重创,很多高层人员纷纷跳槽,同时也被别的企业挖走了很多人,陌樱的业务水平很优秀,而且她在原来的公司也是成绩优异,据了解她是主动辞职加入我们公司,你与她也有些熟识,在公司这样危难的情况下,她能这样这很难得的,公司需要广纳人才,请总裁慎重考虑。”人事部经理是个文文弱弱的瘦子,很年轻,可做起事来十分稳健,眼光独到,每个被他看重的人都是能在公司大放异彩的人。


欧文沉思了一下,罢了,这女人辞了工作现在让她离开也不太厚道,即便多事了些,也无妨,看她能折腾出什么花样。





“陌樱,你不走吗?”下了班,身边的同事都纷纷离开公司。


“手头上还有些业务没处理,等等再走。”


“好吧,我走了,拜拜。”


“嗯拜拜。”陌樱看了看总裁办公室依然不见人出来,索性,留下来,看看她的生活节奏是怎样的,自己或许能够帮忙。


6点……


7点……


8点……


整理完手头的资料,又前前后后了解了公司目前的大小事宜,陌樱不禁感到疲惫,好久没这样累了,看看总裁办公室,还不见人出来,此时天已经黑了,除了陌樱的办公区,办公室只有欧文那间亮着光,陌樱有些按捺不住,起身敲了敲欧文的门。


“请进”依旧是那日的场景,不同的是自己不再离她那样远,而近的距离却无比陌生。欧文依旧埋头苦干,烦躁着,压抑着,那小脸越发消瘦。


“不是总裁忙的要命,公司才会运转的更好。"陌樱在欧文着碰了无数次钉子,依旧泰若自然的多管闲事。而这次,欧文却没有气急败坏,或是冷漠置之,而是抬头看着陌樱许久。


“陌樱,请告诉我,从你撞了我和我们相处的所有经过。”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20 22:39:00 +0800 CST  
沉默良久,陌樱最终摇摇头“告诉你,不过是在听故事而已,仍然不是那个康康,那段过往,欧文总裁,很晚了,要记得休息。”


“砰”大力的站起椅子被刮倒在地,欧文站在办公桌后,恶狠狠的怒视着陌樱。


“你有什么理由在这里指指点点?你有什么资本在这里要求我?马上离开,滚!”


眼前这个双目通红,神情冷峻的少年正指着门,对陌樱怒吼,一时间她有些失神,这还是那个乖巧听话的孩子吗?都说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为什么只记得童年的你,和只记得长大的如此相悖?难道,自己看走了眼,她原本就是这样秉性薄凉的人?难以言喻的酸楚有心上袭来,渐渐的充斥着自己的身体,蔓延到眼泪,逼着眼泪涌起。


不,不能这样。陌樱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淡淡的开口,此时语气以没了任何感情,有的只是无力后又强忍的倔强。


“我没有理由,也从没想过要有资本才可以关心你,我已经习惯这样对你,你不接受,我没有逼着你,好自为之。”




说着转身离去,留下一脸冷漠的欧文,站在哪里久久不能平息,而自己在冲出房门的那一刻泪已决堤。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21 18:31:00 +0800 CST  
很长一段时间,陌樱都没有接近她,而她也在忙碌着自己的事情,即便是碰了面也么有看对方一眼,好似不认识的两个陌生人,连一点点眼神的交集都没有。小晴一直在问陌樱,这样为她付出值得吗?陌樱自始至终都是沉默着,事到如今,值得与不值得有什么意义?清楚了值得又怎样?不值得又怎样,都是自己一厢情愿,而自己却笨到连值不值得这个问题都不曾想过,一开始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去想,因为想到就会想起那晚那个陌生的神情。


又是一个加班夜,陌樱忙碌到很晚,以至于到最后就剩她一个人,欧文办公室那盏灯依旧亮着,只是相似的情景,心境却不复从前。整理了一下,拎起包包向外走去,自己忙得太过入神,下了这么大的雨自己竟然全然不知,站在公司门内等待着异常难打的出租车。


雨,没有一丝停歇的意思,反而越来越大。




“哒哒哒”脚步声越来越近,是欧文,和陌樱一样的反应,面对大雨的无奈,一样的没带伞,上班时间堵车高峰期,车子开不进公司的地下停车场,索性把车子停在了很远的地方。两人站在哪里一句话不说,甚是尴尬。




欧文忍不住的,直接开了门出去,可手却被身后的人紧紧的拉住,这些天的陌生,让着突如其来的的举动弄得有些失神。欧文半个身子已经出去而半个身子还在门内,呆了许久,还是被陌樱拉回门里,没有说话,没有看她,也没有动怒。


“别淋雨,会生病,等等吧。”这话说的云淡风轻,却让欧文心一痛,这感觉很不好,莫名其妙的熟悉,却莫名其妙的抗拒,两种心情像两种力量在互相撕扯,弄的自己很难受。




“我去提车,然后送你回去。”



“不要,等雨停了再走,不要淋雨。”欧文看着陌樱,不禁笑了。



“你真是,很固执。”说着快速挣脱陌樱的手,冲到雨中,这样任性又孩子气的举动,让陌樱眼眶有些红,康康,康康就是这个样子的,欧文,你是康康,没错的,你并不是那样不可理喻的人。


没一会那个熟悉的路虎出现在公司门外,按了两下喇叭,示意她上来,陌樱缓过神,上了车,才发现欧文浑身都湿透了,心疼,这感觉又袭来了。


“开暖风,到我家给你找身衣服换上。”欧文没有回应,只是麻利的开了暖风,掉头向陌樱家驶去。陌樱没再说话,看着欧文头上还滴着雨滴,也没有像往常一样关心的去擦拭。


车子越开越慢,身旁的人头上雨滴也没再滴下,只是汗水越发多了。陌樱见她越发弓着背,淡定不下去了。


“靠边停车。”欧文吃力的停在了马路边如释重负,忙捂上了自己的胃,脸有些发白,冷汗更是一层接着一层。


“怎么了?”陌樱连忙拿出纸巾,为她擦着汗,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来把欧文包住,担心再也掩饰不住。


“胃,胃疼。”吃力的说着,没想到胃疼这么难忍,像刀绞一般。


“晚上没吃?”陌樱心疼的问道。

欧文没有力气,只是点点头回应。


“换过来,离我家近,先去我家,吃点药,再带你去医院。”


欧文不仅笑了“你开车的技术?不会再撞人吗?”好久都没看到她笑过了,这笑容,不是孩子般灿烂,带着一丝邪邪的神情,笑的让人又爱又恨。




“我开车,很稳,换位置。”如果不是欧文玩命猛开,或许根本不会发生那场车祸。陌樱没有继续说,她不会计较,不会推卸责任。




“好吧,我舍命了。”欧文无力的换了位置,这胃,要坏掉,好长时间没有好好照顾,竟然抗议的这样激烈。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26 21:52:00 +0800 CST  

“你先把这个吃了。”陌樱把药递给欧文,又递给她一杯温开水,欧文到不客气,也许是疼的厉害,丝毫不费劲的吃下,康康,吃药就没这样痛快了,陌樱不仅苦笑,康康不就是欧文,自己总是在比较什么?



“我饿了。”欧文喝了些热水感觉舒服多了,可肚子却叽里咕噜的,早上只喝了一杯豆浆,中午晚上都没吃,一放松下来真是饿的前胸贴后背。




“你先洗个澡,把衣服换上,我去煮面。”



“嗯嗯,多煮些。”人在饿的时候对食物是贪婪的,欧文也不例外,舒舒服服的热水澡,洗完清清爽爽的,纯棉质的睡衣穿着很舒服,出了浴室,闻到面香这感觉惬意极了,接过陌樱递给的筷子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吹一吹再吃,烫。”


“嗯嗯,这面是我吃的最好吃的面。”欧文边吃边称赞,完全没了平日冷漠霸道的样子,这贪吃的样子仿佛回到了康康第一晚来到她家的样子,依旧是面,她依旧吃的很香。


眼看着碗里的烫都见了底,抬起头,看着陌樱,那眼神无辜又清澈,今夜她好像不大一样,没了冷漠,这神情,陌樱觉得混乱,康康,欧文总裁,一个不懂得照顾自己的青年,哪个是真的她?


“怎么了?”陌樱被一直盯的浑身不舒服,不仅开口。



“还有吗?”晕,陌樱心里瞬间各种嘀咕,吃就吃干嘛要一副那样的表情,简直是浪费感情。



“晚上要少吃,不要这样饿一顿又暴饮暴食一顿。”



“真的,很饿,中午也没吃。”欧文很无奈,自己又不会做,这面吃的特别顺口,又没吃过瘾,真是不舒服。


“下次不要这样、”虽说着,却还是给她添了一碗,难得她爱吃,难得她喜欢,就纵容一次吧。


看着她满足的吃完,陌樱也有着和她一样的满足。


“太晚了,今晚别回去了。”吃过饭,欧文的胃也不抗议了,正要拿着她那身湿衣服回去,陌樱却开了口。




“不了,不打扰了,谢谢你的招待。”固执,还说我固执,陌樱看着接近12点的时钟。


“如果真要谢我,就做些实际的,听话,这么晚我不放心。”


欧文停下,上下仔仔细细的看了陌樱一眼。


“我睡哪?”



“都是女的,一起睡怎么了?”


“……”


“好。”欧文快速的洗漱一番,直接钻到陌樱给她准备的被子里.这天的事发生的很突然,却不奇怪,这女人不知是耐性好,还是自己一直在小人之心,深吸口气,闭上眼,不想了,慢慢来。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26 23:00:00 +0800 CST  
谢谢顶文的小伙伴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6-26 23:01:00 +0800 CST  
“胡言乱语的。”欧文被说得一愣,感觉她烧糊涂了,又隐约有种不好的预感,只见她转身往房间里走,桌子上那份早餐原封未动。


“你回去吧,我没事。”她的声音平淡的没有任何情感,仿佛一阵冷风灌进脖子里,欧文呆了一秒,随即又大步的走上前,十分愤怒的拦住陌樱。


“你到底想怎样?为什么不吃早餐?那是我第一次为别人做,你竟然,不识好歹。”欧文直接把陌樱身上的被子掀了,一手抓过陌樱拉倒衣柜前,没了被子冷意让不适感更汹涌,而本就无力的身体被拉扯无疑是雪上加霜,有些晕,强稳得住神。


“换衣服,跟我去医院。”欧文态度强硬至极,见陌樱不动,她直接从衣柜里翻出了陌樱的衣服。


“我给你穿。”你不是不动吗?我帮你。欧文伸手去拽陌樱的衣服,陌樱极力挣扎,可越挣扎欧文越气,动作越粗鲁,这哪是帮人换衣服,这是直接撕。


“啪。”的一声脆响,让房间霎时安静下来,欧文愣在哪里,满脸的不可思议,左脸的热辣一再提醒自己刚刚发生的事实。


“欧文,你够了,从今以后我不会再牵扯你,请你马上离开。”从来都没有人这么对自己,从来都没有。


“陌樱,我没有给你假,你要听我的。”愤怒之极后这一巴掌也让她冷静下来,心里难过,落差极大恨不得所有人都巴结自己,陌樱你凭什么这样对我?可是我竟然恨不起来你?你到底给我下了什么药?



“我辞职。”


“我不准。”


“我单方面解约,按照合同上的我负全责。”


“我。”欧文眼眶有些红,让她引以为豪的优越感这次在陌樱这里全都变成了自以为是,甚至一败涂地,这一刻欧文深深的感觉到自己只不过是个会赚钱又只有钱的一副臭皮囊,皮囊中全都是空白,什么都没有。


“回吧。”陌樱冷冷的说出这两个字就再也没有看过她。


欧文失魂落魄的走在大街上,心中五味杂陈,这么多年自己真的过得很像个人吗?都说人是最贴近神的,所以她有感知,有思想,更有情感,可自己呢?这么多年来对周遭的防备,看惯的虚假利益,自己早就忘了自己是个人,木偶一般,机械的生活,曾几何时也希望自己喜欢的人能快乐,可最后喜欢的人一个个的都变为了利用,原来自己才是最可悲的人,没有人真正的爱过自己,自己也忘了自己还会爱,陌樱,她,我把她推得越来越远,以至于她再也不会走进。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7-25 19:39:00 +0800 CST  
房间里有两个人,只有一个人在边哭边说,最后哭的说不出话来,只剩下啜泣,陌樱放下了水杯,默默的喝起了茶几上已没有热气的粥。欧文看着陌樱的动作,眼泪戛然而止,呆在那里,吸了吸鼻子,她能够吃自己为她买的粥,是不是代表原谅自己了?


“我帮你热热。”欧文努力找话题,想打破僵局。


“你站住。”刚要向前走就被喝止,欧文下意识的停了下来,气氛再次僵住,欧文看着陌樱,不敢上前,又不知道再说什么,她怕自己哪做的不对被再次赶出去,只看着陌樱吃完粥,过了一会又吃了药,整整半个小时了,腿有点酸。


“您,原谅我了?”


“……”陌樱重新倒了杯水坐在沙发上,打开了电视。


“您要怎样才肯原谅我?”


“别说话。”欧文接二连三的吃瘪,一次又一次的陷入尴尬,久坐办公室的她站了这么久,还真是越发痛苦了,现在不仅酸还胀胀的疼。


“能……坐下吗” 说这话的时候仿佛看到陌樱嘴角维扬了一下,很是微妙,转瞬即逝,自己站太久,累的出错觉了。刚要上前却只见陌樱关了电视,站了起来,从进屋这一刻,终于肯正眼看她一眼了。




“站着吧。”声音轻柔,却听不出喜怒,欧文有些崩溃,要是之前的脾气,早就一走了之,或者要她好看,可现在面对这个女人,自己除了妥协,没有别的办法。只见陌樱淡淡撂下这句话就回了卧室,留她一个人像屏风一般站在沙发旁,又累又无奈,又无力,又崩溃。




这么站着也不是办法,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啊?欧文站的腰酸背疼,不能再站了,腿要断了,来吧,来个痛快的,这样慢性折磨太痛苦了。想到这里欧文也不犹豫,迈着两条如同生锈一般的两条铁腿,不会打弯的迈进了陌樱的卧室。


只见陌樱已经睡下,心里顿时松了口气,喜上心头,她睡了,自己可是鼓足了勇气面对开了门的尴尬,这下放松了,蹑手蹑脚的来到陌樱床边轻轻的坐下,慢慢的坐实,呼。真舒服,什么是幸福,别人站在,自己坐着,柔柔酸胀的腿,看着熟睡的陌樱,第一次觉得,她这么耐看,也难怪以前自己也没正眼看过她,虽然面色有苍白,却别有一番阴柔之美,长发散在枕边,面容秀气端正,这么安静的坐着也没意思,身体越发的疲惫,都说睡眠因子会传染,看着陌樱睡得这么安静,自己也困得抬不起眼睛,今天真是累了,一晚,没睡好,又折腾了半天,哭了半天,站了半天,好累,睡了,睡了。身体受大脑传来的信号,换了睡衣,爬上床,不出两分钟睡得深沉。

楼主 Zombie_xoo  发布于 2015-07-28 20:37:00 +0800 CST  

楼主:Zombie_xoo

字数:10388

发表时间:2013-09-09 07:4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12-31 02:29:53 +0800 CST

评论数:88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