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鸟&文】 小丑 F\/F

思索许久。。终是决定重发。。敬原作敬百度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2:54:00 +0800 CST  
“我爱我的信仰,我爱中国陆军,我也爱你,你是中国陆军的英雄,无论你说我自私也好,幼稚也罢,我只想你当我的英雄”
“我是军人,我会为了我的信仰付出一切,我会成为最好的特种兵,我再也不会惹你生气了,再也不会训练偷懒溜号了,我再也不会……总之你不让我做的我都不会做了,我也会成为你的骄傲,别走,姐,求你”
“你说,作为军人,战死沙场是我们的荣誉,可是,我做不到时时刻刻都在你身边,或许,终有一天,你要习惯没有我的时光,到那时,我也希望你能笑着望向远方,而不是在想起我们经历的种种瞬间时独自悲伤”
“你说,对不起,我忠于我的信仰,可我却一直一直辜负你,恐怕,我又要说话不算话了吧,以前说好了,食言就要惩罚,就要怎样怎样的话,现在看来,是不是没办法实现了?别哭,开心一点,以后就不会有这么一个变态的队长,再也不会动不动就说那些让你难过伤心的话,动不动就戴着墨镜拿着高音喇叭朝你们怒吼了”
“她说,如果让你在我和你的信仰中选一个会让你为难的话,那么,我退出,我不想看你伤心难过的样子”
“她说,不论结局如何,我已经很感谢相遇”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2:55:00 +0800 CST  
今天。。我把这篇文看了第七遍,还是哭了。。不知道有多少看过这篇文的人。。但,我相信,每一个看过的,都不会忘了它。。忘不了林潇。。忘不了阿木。。更忘不了每个军人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2:56:00 +0800 CST  
一.
冰冷的地下牢房,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正中间吊着一个眉清目秀的女孩,轻轻闭着双眼,眉头微微皱着,身上灰白色的长款毛衣,紧身牛仔裤,脚上一双黑色陆战靴,显然与这个环境格格不入。门“哐”的一声被大力推开,一只黑色靴子踏进牢房,紧接着是黑色大衣,看见牢房中的女孩,嘴角不自觉微微上扬,看见吊着女孩的铁链后眉头微微皱着,眼神中不自觉透露着霸气,门在她身后重重关上,她坐在椅子上,手撑着脸,打量着眼前的女孩,“林潇,好久不见”被吊着的女孩睁开眼睛,眉头舒展开来,“慕容安,我不喜欢你今天的衣服”林潇嘴角上扬着“看着你像步入中年”慕容安眼神中的惊愕一闪而过,随即嘴角上扬的弧度更大“心情调整不错啊”“呦,你夸别人的次数可不多,我深表荣幸”林潇目光转向窗外,白茫茫一片,随后又重新转向慢慢靠近的慕容安身上,不再说话。慕容安的手轻轻覆上林潇牛仔裤包裹的屁股,林潇脸上一红,左右晃着挣扎,奈何她两腿分开被铁链紧紧绑在地下,除了轻微晃动外,没有任何办法。慕容安轻轻一笑,开始剥下林潇裤子的层层包裹,当冷苏的目光落到林潇只穿着内裤的屁股时,她的眼前一亮,外裤全部堆在脚踝,修长的双腿暴露在空气中,长款毛衣刚好被拉到腰部,慕容安的手又将林潇的内裤拉到脚踝,随后,那两团白皙的肉吸引着慕容安,林潇的屁股挺翘着,上面的肉不多也不少,附手上去,轻轻捏了捏,就像棉花一般柔软,但又富有弹性,林潇的脸早就红的能在马路上当红灯了,闭着眼睛,臀肉微微颤抖着,她知道慕容安下手极狠,正是因为她的性格,才独霸毒品这整个网络,她的地位,无人能及,几乎在各个大国都被列入黑名单,甚至在国际刑警红色通缉令上,连续5年独占榜眼位置,与各国警方都交过手,但她却没伤半分,林潇不明白,这种人,怎么偏偏喜欢自己,甚至为了自己不惜与之前老大冷苏翻盘,亲自带着人,让冷苏和她的手下彻底消失,当慕容安用手枪指着冷苏冷冷看着林潇时,林潇自己都没想到,她竟然会为了冷苏投降,冷苏只是看着林潇淡淡微笑着,她的眼神中有宠溺,有歉意,更多的却是温柔,冷苏的声音在那时也格外好听“潇潇,我爱你”林潇的眼泪就随着冷苏的声音决堤,红着眼眶满脸泪水的林潇,努力扯出一个微笑“姐姐,我也爱你”那是林潇第一次叫冷苏姐姐,也是最后一声。那声枪响,让林潇的笑容瞬间崩塌,还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就直接被人砸晕,醒来就被吊在这。
“啪!”“啊!”毫无防备的狠狠一下,当慕容安的手离开林潇屁股时,一个深红色的掌印烙在林潇屁股上,“裤子都被我扒了你还敢走神?!”慕容安的声音已经有了一丝怒意“慕容安你***!我告诉你,你最好现在就……啊!”慕容安的手在林潇的臀腿交界处揪住一块肉,狠狠拧着,“林潇,你最好现在听话一点!”“慕容安!你个变态!疯子!!放开!!……”慕容安放开手,又轻轻拍着林潇赤裸的屁股“你自找的”听见这句话,林潇没来由的绷紧屁股,臀肉不自觉的微微颤抖,紧张地看着慕容安,第一次见慕容安时就因为小看慕容安相当嘚瑟地跟慕容安叫嚣,带着人打伤慕容安的保镖,回去被冷苏狠狠揍了一顿不说,伤好以后带着重礼又去给慕容安赔礼道歉,又在慕容安那挨了一顿狠的,林潇永远都忘不了板子皮带手轮番上阵,直到整个屁股呈紫红色,臀腿交界处全是慕容安的手留下的紫色手印,高高肿着,臀峰处是板子和皮带轮番抽出的紫色愣子,也是肿的高高的,然后被勒令光着屁股跪在墙角,慕容安拿着那该死的紫檀木板子站在林潇身后,问话,要是稍不满意又要挨几下,大概,就是那时候,慕容安开始喜欢自己的吧,林潇心里不由开始埋怨。直到她看见慕容安又拿出那块熟悉的板子,面无表情地慢慢走近。林潇的大腿都开始微微颤抖,但想起冷苏,林潇还是鼓起勇气和慕容安对视着,尽管冷苏也是国际刑警通缉的重要人物,但三年了,她的温柔她的笑,早已刻在林潇心里,林潇转移目光,望向窗外,再见了,冷苏。慕容安将板子放在林潇屁股上,看着林潇臀肉颤抖心里不禁好笑,轻轻拍了拍林潇的屁股“放松”林潇反而绷紧屁股,低下头,不说话。慕容安降低铁链的高度,她比林潇高出了整整一个头,用手捏着林潇的下巴,看着她略带恐惧却还强装淡定和自己对视的眼神,毫不犹豫地吻了上去,眼神也变得霸道无比“潇潇,你只能是我的”随后左手轻揽住她腰,将她搂在怀里,右手抡圆了胳膊,狠狠的打下
“啪啪”林潇本能地往前躲,这正好顺了慕容安的意,“啪啪”林潇屁股上四道愣子慢慢浮现,她咬住嘴,不让自己叫出声来,
“啪啪”“躲?!你再躲?!”
“啪啪”“啪啪”“啪啪”“啪啪”慕容安的板子只重复打在臀峰处,板子把臀肉几乎砸扁,反弹上来时便是红肿的愣子,林潇受不了了一口咬住慕容安,报复性的用力,“啪啪啪啪啪啪……”慕容安不说话,任由林潇咬自己,手上开始不断施力,又狠狠甩下数十下,林潇终于忍不住松开嘴“啊!!疼!”声音里甚至带着哭腔,慕容安看着林潇几乎扭曲的表情,满脸汗水,红着眼眶。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2:57:00 +0800 CST  
二.
我抱着腿蹲在墙角,满脸泪痕,我把头埋进膝盖,身后火辣辣的疼,不是说喜欢我么,不是说我是她的么,难不成这女人由爱生恨?还是因为冷苏?早知道是现在这样,刚刚就应该直接逃走,这种铁链对我来说明明是小菜一碟,可就是非要逞强,不想就这样逃走,甚至怕慕容安看不起我,真是,干嘛怕一个毒枭看不起,这下好了,带着伤连裤子都没了,还逃个毛啊。她喜欢我,这样,任务或许可以简单点,但是,这好像对她不公平,我只是在利用她的喜欢,我居然有一丝不忍,要不,伤好以后,就走吧。可是,我是军人啊,她是毒枭,我必须时刻提醒自己,我和她,终究有一天,会兵戎相见。可是现在,身在异国他乡,今天还是我生日,想念这种东西要么没有,要么铺天盖地,苏子怡,三年没见了,你,过得还好么?我想你了,很想,很想,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越来越冷,视线越来越模糊,意识也不那么清醒了,可是,耳边突然传来军队特有的口号“一 二 三 四!”这应该是梦吧,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2:58:00 +0800 CST  
恳请度娘手下留情。。别吞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2:58:00 +0800 CST  
嗯。。很抱歉。第三章未找到。。希望大家不要介意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3:00:00 +0800 CST  
四。
三天以后,演习正式开始。我们是红方,神剑是蓝方,演习时间为两天,最后没被击毙或抓住的兵,或是打掉神剑指挥部的兵,都算赢。“指挥部指挥部,说得简单,我怎么知道指挥部在哪?”我看着眼前不断抱怨的女孩,她叫白染,从高中就陪我到现在的朋友,她陪我度过了我人生中最黑暗的时期,甚至我能把生命交给她,她和我看法一致,都不喜欢神剑,她们太傲,“要不我们跟她们打游击战?”抱着狙击步枪靠着树看着地图,阳光下的她显得更加耀眼,她叫穆阳,第六感相当准,狙击步枪也使的出神入化,高中时我们三个便在一起,一起逃课,一起谈天说地,一起受罚,也一起包揽年级前三,这点从未改变过,我嚼着口香糖手插兜里靠着树“这方面她们经验比我们丰富,游击战肯定不行”“那怎么办?神剑绝对是故意的,知道我们是学员,经验体力耐力都没她们丰富,还出这招故意为难我们”白染低下头,避开刺眼的太阳,“我们就做她们觉得不可能的事”我看着地图,依然手插兜里,“什么?”她们的目光都投过来,“我们装成她们的人,混进指挥部,然后就……”“就什么?”“boom shaka laka”我两手做了个爆炸的动作,她们眼睛渐渐亮起来“诶呦不错嘛,果然,受到我聪明的影响”穆阳一只胳膊揽过我,白染拍掉她的胳膊“明明是吸收了我大脑的精华”我拍掉她们的胳膊“真能装”她们异口同声“切~”我们做好伪装,慢慢潜伏下来,不久,就听见几个议论的声音
“听说这批学员里还有几个挺有意思的”
“嗯,那天我还看见苏排看她们资料呢”
“估计是要到咱们连的”
三个女兵大大咧咧地慢慢走近我们,我知道她们的能力都在我们之上,硬打肯定不行,必须把她们分开,我向白染做出手势,白染和穆阳会意,朝我轻轻点头,小心的跑向远方,不一会,两个方向传来枪声,那三个女兵马上停止交谈,笑“几个自投罗网的来了”她们三个分开,一个继续向前走,另外两个朝着两个不同的方向跑去。我看着这个女兵慢慢走进我的陷阱,猛一拉绳,地上的网马上将她吊在空中,另一边飞出一根木头,狠狠砸在她身上,听见她的惨叫,我甩出匕首,同时扑上去,迅速用早准备好的乙醚毛巾捂上她的嘴鼻,没几秒,她便晕过去了。我拖着她,到早就约定好的地点,将她外套脱下来,换好,又将我的衣服裤子替她穿好,演习归演习,这林子里,别真出什么事,我将她用绳子绑好,用草伪装好,她们俩也都回来了,都穿着神剑的衣服,我们对视一眼,都笑了“我去,太刺激了!”白染兴奋地笔画,我笑着伸出拳头,“去她大爷的神剑!”她们也都笑着,我们三个拳头轻轻撞在一起。我们决定晚上再行动,一片黑暗中,都画着迷彩,谁都认不出来,更容易混进指挥部。我们拿着神剑的装备,上面GPS显示,指挥部的位置一目了然。晚上,我们呈战斗队形,慢慢向指挥部逼近,期间甚至遇到神剑的人,都被我们糊弄过去了,因为有GPS显示,所以她们都以为我们是她们的人。我们三个大摇大摆地进了指挥部,列队,整齐地走着,这套衣服给我们解决了很多麻烦,我们轻而易举的找到指挥部的帐篷,确定位置后,我们找到她们的军火库,打晕了哨兵,拿了充足的炸弹手雷。帐篷里,坐着几个中尉上尉,居然还有校长副校长,看着地图研究着下一步方案,我们三个对视一眼,几乎同时扔出手雷炸弹,顿时,帐篷里一阵白烟飞起,那几个中尉和上尉咳嗽着跑出来,怒吼“谁?!谁干的?!”我们三个呈三角状站着,一边移动一边射击着从四面八方跑近的侦察兵,不多时,我们也光荣阵亡。我慢慢起身,然后列队,那几个中尉惊讶地问“你们是学员?”“报告,是!”我目视前方,没有任何表情“你就是林潇?”“报告,是!”“白染和穆阳?”“报告,是!”她俩异口同声,也是不卑不亢。“好,不错!果然没让我失望”校长朝我们微笑着,又转向身边一个中尉“小苏,你看,她们三个去你们连队怎么样?”那个中尉的声音听起来有点耳熟“校长,我只要一个”我突然想起来,她就是那天晚上那个中尉,我盯着她的眼睛“说的谁都乐意去似的”“你说什么?”那个中尉也盯着我,我又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她皱起眉头,冷笑一声“我也没说我会要你”我学着她的样子“我也没说我会去”我朝校长敬礼,转身就走,穆阳和白染也是跟我同步地敬礼,转身离开,我们三个对于这件事意见格外的统一,那个中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林潇你给我站住!”我没有回头,就像没听见她的话,“你别后悔!”我伸出手摆了摆“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我根本就不认识她,还总想教训我,真以为自己有多厉害,然而,事实证明,像她这种记仇的女人,就算是在睡觉,我都得时刻提防点,太鸡贼了,还下手极狠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3:00:00 +0800 CST  
五.
两天后,系主任宣布分配给我们的部队。
“穆阳!”
“到!”
“神剑侦察连!”
“是!”
“白染!”
“到!”
“神剑侦察连!”
“是!”
“林潇!”
“到!”
“神剑侦察连!”
“是!……啊?!”
“啊什么啊,去那好好表现,别一天到晚给我惹祸!”
“是!保证完成任务!”我们三个和神剑的侦察兵一起回去,突击车上,我们三个背着背囊拿着行李坐着,那些侦察兵都画着迷彩拿着武器一副虎视眈眈的样子看着我们,我嚼着口香糖靠在穆阳身上眯着眼睛发呆,白染抱着背囊头靠在车厢上闭着眼睛养神。车停了,那些侦察兵都拿着武器哗啦啦很利落地下车,我们三个背着背囊拿着行李跟着跳下车,那些侦察兵都已经列队,我们三个整齐地站在一边,一个上尉笑着“你们真行,本事真大,侦察兵!全军区最好的侦察兵,让学员把指挥部给端了!****兵!就这样还指望你们上战场?!都去当炮灰吧!”那些侦察兵眼里都冒着火,那个上尉一把抢过连旗,狠狠摔在地下,“你们有什么脸挂旗?!”那些战士眼神里都有杀气,“全体都有!武装越野10公里!晚饭前回不来的,都别吃饭了!”那些战士都拿着武器向远处跑去,军靴踏在地上发出整齐的声音,口号喊的震天响,我们都看的一愣,那个上尉笑着过来,“你们就是那三个学员?”“是!”我们放下行李,敬礼“报告,林潇,白染,穆阳向您报道!”连长笑着还礼,“是我向你们军校要的人,我姓陈,林潇”“到!”“一排副排长!”“是!”“穆阳!”“到!”“二排副排长!”“是!”“白染!”“到!”“三排副排长!”“是!”她的身后还站着三个中尉,她依然和蔼地笑“你们认识一下吧,再带着新人转转,我还有事,就先去忙了”我们三个敬礼,她笑着还礼,转身就走,和刚才判若两人。那三个中尉和我们面对面站着,我对面的那个中尉,就是那天晚上在军校见到的那个,她盯着我,不说话,“把背囊放下”我冷笑一声“凭什么?”她们三个都后退一步,摆出格斗的架势,我们对视一眼,放下背囊,同时扑上去。不到五分钟,就都被控制住,手被扭到后面,这个中尉抬起军靴就往我屁股上踢“没本事还敢这么猖狂?!谁给你惯的?!你到底知不知道什么叫尊重?!”那边抓住穆阳的那个中尉直接将穆阳按在车身上拿起武装带抽她屁股,另一边白染则被那个中尉按在地上被武装带抽,几分钟后,我们被放开,那三个女人抱着胳膊站在我们对面,我们三个红着脸不说话,穆阳和白染还悄悄把手放在身后揉着,“拿着你们的背囊跟我们走”我们不说话,默默拿起背囊,跟在她们后面,按照规定,排长和副排长住在一个宿舍,一排住四楼,二排在三楼,三排在二楼,我跟着一排排长上了四楼,进了宿舍,她反身将门锁上,靠着门抱着胳膊,我放下背囊,也回视着她“我叫苏子怡,二排排长叫夏思,三排排长叫韩凌,你先收拾,收拾完我们谈谈”她说着在书桌边坐下,看书,我默默收拾着床铺,摆好书,洗漱用具等等。我刚转身,就看见她坐在椅子上靠着桌子看我,“以后能不能改掉你身上的毛病?”我睁大眼睛,相当惊讶“什么?”“你身上的小毛病,以后能不能改掉?”我冷哼一声,不屑的看她“关你什么事?”她皱着眉头看我,“我以为我给你的教训够多了”我依旧手插兜里看着她不说话。她突然起身,控制住我,把我拉到书桌前,手放在我屁股上“林潇,你自找的”我红着脸挣扎“苏子怡你流氓!放手!你**!”“我知道你的性格平易近人,为人仗义,人缘也挺好,但是,有时候,不要只相信你的眼睛,你只看到侦察兵傲,但你没看到我们为了侦察兵的荣誉,侦察兵的尊严都付出了什么,我们以身为侦察兵而自豪,而骄傲,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们不尊重对手,并不意味着我们看不起其他人”苏子怡慢慢放开我,我认真听着她说出的话,不得不承认,她说的有道理,我本身就对神剑有偏见,这只是我的一己之想,虽然心里这种想法一闪而过,但还是不说话,她用武装带轻轻敲着桌子“手撑桌子,褪裤,屁股翘起来”我睁大眼睛难以置信地看她“什么?!”她又重复了一遍,“教训小孩子,我相信这是最好的方式”“我才不是小孩!我成年了!”“那你做的事比小孩子还幼稚?!没本事还敢桀骜不驯!我今天打你,就是防止将来你在战场上因为你的自大而害死所有人!”她瞪着我,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我保证,我肯定死了一千次,但我不想就这样在她面前认输,我低着头,不说话也不做出任何动作。突然胳膊上一痛,她抓住我的胳膊把我拉到桌前,手伸过来就想拉我裤子,我伸手捂住挣扎着,“啪”武装带狠狠一下甩在我手上,我本能的缩手,两个手背开始慢慢浮肿,这女人!她趁机拉下我裤子,解除最后一道防线,我脸马上烧起来,想伸手挡住身后两团肉“苏子怡你流氓!变态!***的!”她抓住我的手摁在腰上,将我上半身按在桌子上,桌边缘顶着我的小腹,自然,屁股成了最高点,我红着脸嘴里喋喋不休的反击,她也不说话,抡圆了武装带就开始抽。
“啪啪啪啪啪”五下重复打在一个地方,我甚至能感觉到身后愣子的慢慢肿起,我咬住嘴忍着疼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3:00:00 +0800 CST  
我咬住嘴忍着疼,不说话“啪啪啪啪啪”相同的手法,这次落在右边
“啪啪啪啪啪”“苏子怡你最好今天打死我,要不然,我一定把你打的连你们家狗都认不出来你长得什么样子!!”她不说话,就是抡圆武装带揍
“啪啪啪啪啪”她接下来的5下抽在臀腿交界处,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不知道到底是多少下打下来,我只觉得身后像被煮熟了,疼的钻心,只能紧咬着嘴,突然,她停下,轻轻笑着,用武装带点着我的两团肉,“知道错了么?”红肿的臀肉微微颤抖着,我自认为身材不错,尤其是现在散发不同温度的屁股,挺翘出完美的弧度,上面的肉紧凑有弹性,但此刻覆在上面的武装带让我很不爽“苏子怡你**!……”她不说话,武装带接着招呼下来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
“这就没力气了?不喊了?”她似乎带着些惊讶地调侃,你丫的,我林潇大丈夫能屈能伸,“我,我错了,别打了”我尽量不带感情地小声说,“知道错了就拿出你的态度!”她放开我,我整个身子都软在桌子上,整个屁股几乎都熟透了,遍布平行的红肿愣子,臀腿处甚至泛着紫点,“既然知道错了,那就自己撑好,手撑床沿,两脚分开与肩同宽”“什么?!”我转身惊讶地像听到火星地球相撞一样,她拿着武装带抱着胳膊挑眉看我,“不是知道错了么?那就为你的错付出代价”我已经提好裤子,冷笑看着她“你做梦!我是错了,我错在不跟你这种老年人动手,我错在不应该不防备你偷袭!”她皱着眉头,突然电话响了,她瞪我一眼,拿起接了,不知道电话那头是谁,说了什么,她放下电话拉着我就要下楼,我本能的挣扎,她拉着我进了夏思的宿舍,一进去,我就看见穆阳站在墙角,下半身一件裤子都没有,屁股和大腿已经完完全全紫肿,甚至手还红肿着,不停地小声抽噎着“穆阳你要是再给我哭哭啼啼的你试试!”夏思坐在椅子上看着电脑,头也没回,她桌子上还放着一把极宽的实木板子,穆阳努力忍住抽噎声,只不过肩膀还在颤抖着,“来了?”夏思回头看着我们,我难以置信地慢慢走到穆阳身边,避开伤处轻轻抱住她“阳阳……”等她转过头来时我才发现,她满脸泪水,眼眶红红的,眼泪在酝酿,“穆阳你今天敢哭出来我让你以后哭都哭不出来!”穆阳开始努力将眼泪憋回去,我恶狠狠地瞪着夏思,“夏思你今天敢碰她你试试!”夏思冷笑一声“敢这么跟我说话的你还是第一个!”“我倍感荣幸!”她拿起桌上的板子,一步步逼近,浑身散发着强大的气场,没等我看清,我只是感觉身后一凉,整个人被按在墙上,“啪啪啪啪啪”夏思的板子紧跟着呼啸而来“夏思你有病啊!放开!”我的脸又红了,想挣脱却挣不开,“夏夏你这还有多余的板子么?”板子依然带着风呼啸着打上来,我紧紧咬住嘴不说话,“有,抽屉拉开”夏思的板子只在一块肉上肆虐,直到那块肉颜色就几乎成淡紫色,高高肿着,再转换其他的肉,痛的我恨不得钻进墙里面,终于,在我整个屁股基本都带有紫色的点点后,她的板子转向大腿,依然是一样的打法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
“啪啪啪啪啪”“嗷!啊!疼!”
“啪啪啪啪啪”“疼!啊!!”
“啪啪啪啪啪”“别打了!啊!”板子依然在继续
“啪啪啪啪啪”“我错了我错了!”
身后的板子停下,“错哪了?”“不该看不起别人,不该不尊重别人”“身上小毛病能不能改?”苏子怡掐着我臀腿处的嫩肉“嗷!能!能能能!”“啪”又是一下,“你就是欠揍!”夏思恶狠狠地撂下这句话转身走到电脑前,苏子怡则坐到沙发上“林潇,不许提裤子,去,站墙角”我看着穆阳的颤抖的背影,有种兔死狐悲的感觉,默默走到墙角,站好。突然门被推开了“我没晚吧?”韩凌的声音从门口飘过来,“白染,去,你也是,褪裤,站墙角反思去”白染几乎是蹭到我旁边,红着脸,手放在腰上犹豫着,一双手拍开白染的手,毫不犹豫地将她的裤子褪到底,果然,红肿青紫的屁股,“啪”“把我的话当耳旁风?”“没有”白染小声嗫嚅着,韩凌皱着眉头又是一巴掌“谅你也不敢”白染低着头红着脸不说话,夏思冷冷的声音传来“你们三个,今天暂且给你们一个教训,我们三个都是注重实际的人,今后我只看你们的表现,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考虑好后果。你们刚来,日常训练跟着大家一起,周末不准外出,加练,有问题么?”周末还不能出去,还加练,***的,“那要练到什么时候?”我尽量掩饰自己的不满,毕竟现在主动权还在那个女人手里,“我们满意为止”“我们为什么要加练?”在学校我们三个就是最好的,基础训练绝对达标,也比普通士兵高出不少“你们学习的是一回事,真正的战场是另外一回事”夏思的声音很缥缈,真正的战场,到底是什么样,那个时候,我玩世不恭,满身骄傲,甚至对战场充满好奇,根本没想到,后来,军人这个词,让我失去了所有。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3:04:00 +0800 CST  
6.
整整三个月,我们三个屁股上的伤几乎没好过,苏子怡对我还好,我犯了什么小错她也只是用手隔着裤子拍几下,说几句威胁的话,但我总是小错总犯大错不断,苏子怡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夏思那拿回来的绿檀木戒尺,放她抽屉里,几乎每天晚上房间里都回荡着戒尺和我屁股接触的“啪啪”声和我的求饶声,最后结果就简单了,我赤裸着红肿的屁股站在墙角反思,那老女人坐椅子上看书,还时不时用各种专业术语考我,答上还好,答不上又免不了几下戒尺。不过,和白染相比之下,我觉得苏子怡还是蛮温柔的,韩凌那家伙用细长细长柔韧度还死高的藤条,只抽白染臀腿交界处的嫩肉,挨完打白染还得武装越野,达标还好,一旦不达标韩凌就把武装带甩得呼呼作响,然后吻上白染的屁股。另一边穆阳更是惨,夏思时时刻刻都穿着作训服,看穆阳有什么错解下武装带照着她身后两团肉就揍,但除了训练,夏思对穆阳绝对是最温柔的,吃饭的时候满眼宠溺给她夹肉,有时候被打的狠了,夏思直接将穆阳抱住,避开伤处让她坐自己腿上喂她,动不动就“木木,多吃点,乖”
“木木,我要出去,想吃什么我给你买”
“木木,衣服脏了昂,脱了我给你洗,你先穿我的”
“木木……”我靠,夏思这女人精神分裂吧,不过一般这时候穆阳的反应通常就是,脸一红靠在夏思怀里,脑袋蹭着她,小声嘟囔“姐姐这在外面呢”夏思这时候就一脸霸道总裁的样子“外面怎么了,外面就不能宠我妹妹了,谁都不许欺负我妹妹,尤其是你,林潇,听见没有?”我擦,夏思***,“我没欺负阳阳!”她瞪着我,我假装淡定面无表情瞪着她,苏子怡这家伙胳膊肘往外拐,用筷子敲我脑袋“赶紧吃饭”“她欺负我!”我相当不满,“呦,林潇,没看出来啊,说不过就搬救兵了?”夏思装出一副惊讶的样子,“你刚来不是这样啊”你丫的,我大人不记小人过,白她一眼,端起我的饭盘起身就走,懒得理你,然后我就听见白染韩凌她们的笑声,这种狗粮爱情片就跟野战干粮一样吃的我都快反胃了,不过,事实证明,狗狂挨砖头,当然,人也一样。三个月我都不染这世间尘埃了,自然,心里痒痒的不能行,每天还要装出一副累成狗的样子,心里盘算着哪天趁苏子怡不在,出去溜达溜达,顺便买点好吃的回来,果然,皇天不负有心人啊,吃饭的时候,苏子怡给我加了一块肉,还揉揉我的头发“潇潇,我,夏思还有韩凌要跟连长出去,大概一周,去观摩血狼大队的演习……”她剩下的话我已经自动屏蔽了,一周啊!太棒了,我心里欢呼雀跃,表面上还是一副恋恋不舍的样子“啊?一周啊~小苏子~朕会想你的~”我很少叫她姐姐,除非是特别感动或者挨揍太疼的时候,当然,这种时候都相当少,“得了吧你,子怡,林潇肯定心里打小算盘呢”夏思搂住怀里的穆阳,一副我还不知道你的表情,“我才没有!你当人人都跟你一样!”苏子怡这次也只是揉我的头发,轻轻捏我的脸“我们家潇潇乖着呢”我小鸡啄米一般拼命点头,韩凌在一边也只是长久以一种宠溺的眼神看着白染,白染扑进她怀里,跟她撒娇,韩凌轻轻吻着白染的额头“我不在宝贝乖乖听话~照顾好自己~……”这么看来好像就我没心没肺的样子,说实话,其实我已经习惯每天推开宿舍门苏子怡的笑容,她皱着眉头点我的头佯装怒意训斥我,她笑着拍我身后和我闹,我心里,竟然会有不舍,我是个不会表达感情的人,白染和穆阳都说我傻,明明苏子怡在我心中的地位逐步上升,我却还是一副不在乎的样子,每天装的没心没肺,但是我怕,我们都是军人,如果有一天在战场上不幸……那留给对方的痛苦都是难以想象的,我怕失去,就像当初那样,奶奶的手从我手中滑落,她的生命体征就那样在我怀里渐渐消失,我没有哭,就一直呆呆地坐着,看着一个又一个不同样子的奶奶笑着转身,走向远方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3:06:00 +0800 CST  
我不跟度娘生气。。不跟。。但是俩你都给我隐藏啥意思。。

楼主 独孤求败dfg  发布于 2019-02-20 03:07:00 +0800 CST  

楼主:独孤求败dfg

字数:10205

发表时间:2019-02-20 10: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5 19:16:51 +0800 CST

评论数:2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