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啊,呜》

顾晨:无臂木爪,乐天派。
粟宇:日常自闭,小腹黑。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6 09:36:00 +0800 CST  
不知为何,心中只有悲伤。渐渐的,一切都变得麻木,只剩下淡淡的忧伤………我蹲坐在床上,把头埋在双手里,病态地享受哀伤的细流。
一进门,顾晨就注意到了蹲坐在床上的粟宇。快步走到自己床边晃动身体将书包抖在床上后,顾晨向他打了个招呼“你好,我叫顾晨。”
………
………
………
没有回应………还是没有回应………“你好,我叫顾晨!”顾晨提了提嗓子,再次大声自我介绍………然而还是没有回应。
………
………
我去,这人好像有些自闭啊!这么叫都不答应………
……
……
等了半天不见粟宇回答,顾晨脱掉鞋子坐到粟宇床上,抬起右脚用姆趾轻轻戳了戳粟宇“喂,回个话吧!我是你的室友!我叫顾晨”………还是没有反应…………顾晨也不多想,抬起双脚夹紧粟宇的两个手腕,双腿呈V型发力把粟宇的双臂分开…………“呼,终于看见你的正脸了”。四目相对之间,粟宇先是短暂的惊讶,双手发力想把手腕从顾晨双脚的趾缝里抽出。当然,瘦小的粟宇就力气而言肯定完败给顾晨,手腕还是被顾晨用双脚紧紧的夹住。但很快,粟宇就恢复了麻木的状态,眼神避开顾晨,迫不得已只能说话“能不能放开?”
“可以,但是不准把头埋进手里”
“嗯”
“而且,要看着我”
“嗯”
“而且,要回话”
“嗯”
“那好”顾晨松开脚趾。“你叫什么名字?”
“粟宇………”粟宇把双手搭在膝盖上,无神的看着顾晨。
“我是你的室友”
“哦”
“心情不好?”
“嗯”
“伤心?”
“没有”
“那,为什么自闭?”
“心情不好”
“……………”顾晨的心中是无数的草.泥.马跑过。
“有什么想和我说的吗?”
“没有”
“………………”
“我是你的室友啊,你不想了解一下我吗?比如,为什么我没有手。”
“不想”
“……………”顾晨……………气啊
“哦,为什么你有手?”看见顾晨的脚趾收紧,粟宇感觉不妙,立刻按顾晨的要求问话。
“你有毒吧,气死我了”顾晨抬脚准备教训粟宇。
“住手”
“住什么手,我没有手”
“住脚,我配合你还不行吗?”
“啧啧啧,粟宇,不是我说你。我可是没有双手的残疾人。你也太弱鸡了”
“弱鸡就弱鸡了”
“我真是服了你。”
“…………”
“又不说话了…………我本来以为自己够特殊了,没想到你更特殊。”
“你确实特殊”
“因为我没有手?”
“嗯,还有就是………”
“还有什么?”
“没有手还打架”
“怎么,不服气吗,小不点?没有手我也打得赢你。”
“…………”粟宇一直麻木的脸露出嘲讽的表情
“怎么?你不信?”顾晨抬起双脚,做出一较高下的姿势。
“请停止张牙舞爪的反祖行为。”
“小破孩”,顾晨身体前倾,用身体将粟宇压倒,同时用双脚按住粟宇的双脚。
“咳咳咳咳”顾晨在同龄人里算是高大的,瘦小的粟宇自然招架不住他的体重“快起开,不然……咳咳……我……还击了………”
“你倒是还击啊,小破孩。”
“我还击了”
“挠痒痒是没用的,我皮厚”
“咳咳咳,快起开,太重了”
“哼”
“我真的出招了”
“来啊,小破孩。”
………
………
猴子偷桃
………
………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顾晨OK
……
……
顾晨的攻势瞬间瓦解,急忙想起身逃脱,双腿却反被粟宇的双腿绊住。顾晨比粟宇强壮许多,想要挣脱不是难事,但是无奈小顾晨还被粟宇罪恶的右手控制着。
“小破孩,你不讲武德………”
“我警告过你的,勿谓言之不预”
“我呸,胜之不武,偷袭”
“哦,然后呢?”
“要是我双手还在,你就完蛋了,小破孩”
“哦”粟宇满脸的不在意
“可恶啊,气死偶咧”
“叫爸爸”粟宇用左手捏住了顾晨的鼻子,露出坏坏的笑容。
“我,拒绝”
“快叫爸爸”粟宇开始使用罪恶的右手。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叫爸爸”
“你欺负我一个失去双臂的可怜小残废,有良心吗?粟宇——————”
“没良心,快叫爸爸”
“爸爸,爸爸”
“乖,好儿子”
“还不松手?”
“你得保证一会不清算”
“行,我保证”
“君子一言…………”
“驷马难追,快松手。”
………
………
好不容易,顾晨挣脱出来,侧躺在粟宇身旁。“呼呼呼………粟宇你完蛋了,下次………”
“哦”
“能不能不要这么无所谓?我被你整的很惨呐”
“说过,没有手不要打架”
“怎么?看不起没手的我?这次是被你偷袭了,下次你完蛋了”
“没有下次了,你比我壮,你觉得还会有下次吗?”
“可恶啊。”顾晨转头咬了粟宇的肩膀一口
“……………”
“……………”
顾晨抬腿把脚放在粟宇的胸口上“不嫌弃我没有手,不嫌弃我用脚做事的话,就交个朋友。来,握个手,我的话就以脚代手了。哈哈”
“哦”粟宇伸手握住了顾晨的脚。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6 09:36:00 +0800 CST  
…………粟宇再次陷入木纳,表情呆滞,双眼无神。
“喂喂喂,能不能别这样。都没说几句话,又进入自闭状态了。”
“………………”
“给个面子,说说话呗”顾晨伸脚夹了夹粟宇的手。
“哦”
“…………”
“…………”
“你能不能主动开个话题”
“哦……………没有…………”
“可恶啊”顾晨脚趾发力,捏住了粟宇的手。
“哎呀,松开,我开话题还不行吗?”
“那就问吧”
“还是不想问…………”
“嗯?你确定…………”
“哦,我想一下,哦,有了,你为什么没有手”
“啊,这…………这么直接的吗?”
“这是你之前让我问的,不用动脑子。”
“啊,这…………”
“该你回答了”
“以前不小心触电了,永远失去了双臂,只能用脚做事,呜呜呜,难受”
“哦,表示难过………”
“感觉你好敷衍”
“哦,我问完了,放过我吧…………”是的,淡淡的忧伤浸没了粟宇整个人,不知是从何时开始,他的世界就只有灰白的色调,一切似乎都无所谓,思维陷入无限的混沌。少有的情绪拨动还是刚才猴子偷桃顾晨。面对顾晨这个乐天派的打扰,粟宇不知道为什么,并不讨厌。没有什么思索的大脑,基本上按照顾晨的要求进行反应。你问我答,不问就不回答。
“你有些自闭”
“嗯”
“其实,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也许吧,就这样也挺不错。”………………时间,空间,…………甚至自己本身对粟宇来说都越发没有意义,他所有的就只是淡淡的忧伤。
“啊啊,实在难以忍受”顾晨抬脚扇了粟宇一耳光。
“啊,这就是痛吗?”粟宇伸手揉了揉脸,依旧麻木。
“你小子,真是个笨蛋”顾晨抬起双脚夹住粟宇衣服的领子。
“哦”粟宇也不反抗,索性放松全身向后仰,让顾晨的双脚承受重量。
“可恶啊”顾晨双腿发力,开始和粟宇较劲。
“放弃吧!”
“我拒绝。”
“别来打扰我,你不了解我,也不是什么救世主”
“真是自以为是啊,**”
自以为是?“你才是吧,没有手的**,手都没了,还要用脚来打扰我。你什么也不知道!”粟宇有些生气,愤怒短暂的出现在他麻木的脸上。
“少在这刺激我,我就是没有手,怎么了?”
“啧………你好烦人啊…………”粟宇眼神游离,伸手握住顾晨的脚踝,开始挣脱。二人再次较起了劲。
……
……
“没有用的,你没有手,肯定输”
“别小看人啊,我们走着瞧”
“那别怪我”粟宇拿顾晨的双腿没有办法,索性伸出双手握住顾晨双臂消失的肩头。
“你可真是没有礼貌啊,小破孩”
“哦”粟宇用手下压顾晨的肩膀,双腿发力开始起身。顾晨松开粟宇的领子,用双脚压住粟宇的肩膀。二人再次较劲。
结果没有疑问,缺少一双胳膊的顾晨开始坚持不住“可恶啊!”顾晨身体快速前倾,用自己的额头用力去撞粟宇的额头。“粟宇,你这个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砰………吃了顾晨一记头击,粟宇短暂陷入蒙圈,瘫坐在床上……………
粟宇,你这个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只会逃避的胆小鬼…………
逃避,胆小鬼………
粟宇………
一滴眼泪从粟宇的眼眶里流出,然后两滴,三滴,四滴…………眼泪不受控制,缓慢得流出。粟宇抱住顾晨,头埋在顾晨的肩膀上开始啜泣。
………
………
顾晨抬起双脚,用双腿环住粟宇的腰“我没有手,只能这样抱人,这也算拥抱吧,哈哈。失去双手后,还是第一次,哈哈。”
“………”
“怎么不说话”
“你怎么知道?”
“嗯?我也不清楚,反正能感觉到。”
“哦”
“聊聊?”
“嗯”
顾晨盘腿而坐,粟宇把头枕在他的小腿上。“我………”
“嗯?”
“好累…………”
“知道,你心累”
“………”粟宇想要倾述,但却开不了口………,他太久没有正真的开口了。
“说不出就不说,我顾晨这么聪明的人,肯定能意会”
“嗯。”粟宇把五指伸进顾晨的趾缝里,握住他的脚。“我真的累了。”
……
……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6 13:05:00 +0800 CST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7 20:37:00 +0800 CST  
世界是什么时候变成灰色的?我早就不再记得。背叛与孤独带来的伤痛烙印依旧留在内心深处,并未如我所想,被时间的风沙掩埋。让大脑陷入混沌,让自己曾经在淡淡的忧伤中,这是我唯一能逃避那刻骨铭心之痛的办法。我只是习惯一个人罢了,我只是为自己感到淡淡的忧伤而已。不知虚无的度过了多少时光,我遇到顾晨…………啊,我原来在逃避,我想起来了,我在逃避。
啊,呜。我有点小激动,小兴奋,小混乱,反正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应该是紧张和高兴的表现吧。粟宇,这家伙,好别扭啊,我想我能帮帮他,至少让他不那么别扭。不过他居然哭了,啊……这…………
“…………”张开嘴,可还是不知道说些什么。“……………”真的不知道说些什么。粟宇还是无法跨出第一步,太久了,信任他人对他来说还是很难,或者说粟宇害怕又一次的背叛。
“不是说好要好好聊一聊吗?”顾晨做出不耐烦的表情。
“…………我…………你…………”果然,想要正常聊天,粟宇还是无法做到。
“啊啊,气死我了,再不说我走了”顾晨与粟宇五指交互的右脚稍微收紧了五趾,做出警告。
“那个………那个………没有手,很辛苦吧”
“啊?哦!确实辛苦。你小子也没那么高冷,还是会关心别人的嘛,哈哈哈哈。”
“你的手………”
“我不是说过吗?”
“对不起,不记得了”
“哦,那我在说一遍,触电了,呜呜,当时我双臂都烧焦了,为了保命只能截肢,呜呜呜,很疼,然后我就永远失去双臂。”
“嗯……”粟宇用手抚摸顾晨的双脚。
“然后没有办法,为了生活,只能以脚代手,用脚生活”
“……………”
“脚趾很短,夹东西很费力,唉”
“………………”
“谢谢你,听话废话,哈哈哈哈,虽然我失去了双手,但是双脚还在,自己动脚,丰衣足食,哈哈哈哈”
“……………”粟宇还是开不了口………,只是依旧和顾晨四目相对。
“你不说话,那我就继续唠叨了”
“……………”
“其实我有些事也做不了,就像洗澡、上厕所什么的,你可以帮我吗?”顾晨尴尬的笑了笑。
“哦,嗯”
“答应了了可不许反悔哦”
“哦,嗯”
“那我们也算是好朋友了,哈哈”
“朋友………………”粟宇起身,蜷缩在床脚。
“你怎么了?粟宇”顾晨抬脚想去拉粟宇却被他用手挡开。
“别碰我”粟宇有些惊慌。
“好吧”顾晨有些失落。“其实,如果你介意的话…………”
“不能欺骗,不能背叛…………”粟宇伸手握住顾晨的脚。
“哈?”
“做朋友的话,不要欺骗,背叛”
“哦哦哦,原来如此,我还以为你介意我用脚碰你。哈哈哈哈”
“不要欺骗,背叛”粟宇眼神游离,还是有些慌张。
“看着我”顾晨用双脚握住粟宇的脸“我绝不会欺骗,背叛你的”
“……………”
“我觉得………”
“嗯?”
“要是有手的话,这姿势应该很帅”
“……………”
“或者,壁咚也不错,可惜只能想一想了”
“你是说这样”粟宇伸手壁咚了顾晨。
“哈?…………” 顾晨(ʘ言ʘ╬) “你搞啥子哟!”
“说话不算数,后果会很严重哦!”
“气死偶咧,居然壁咚我,我当然说话算数了。”
“………………”
“以后不准壁咚我”(▼皿▼#)
“不准吗?”粟宇双手握住顾晨的肩膀,然后将他扑倒。
“啊啊啊啊啊啊,小破孩,你搞啥子呦?”凸(>皿<)凸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8 00:44:00 +0800 CST  
顾晨坐在床上,弯腰贴近双腿,用两脚夹住上衣领子,然后缓慢起身一点点地脱下衣服。“呼………”顾晨呼了口气,晃了晃身体。“那个,该你了”
“嗯?”
“帮我脱裤子吧”顾晨有些难为情,双臂消失的肩膀动了动。
“哦!”粟宇按照顾晨的要求帮他脱掉裤子。
“不如,一起洗澡吧。我自己洗的话很费力。”
“哦”二人一起走进浴室。
“那个…………内裤也帮我拖了吧!”顾晨脸庞有些泛红。
“哦!”粟宇依旧照做。
…………
…………
“没事,摖吧!”
“哦”粟宇开始擦洗顾晨的残肩,他身体最敏感的地方。二人都很拘谨,小心翼翼中粟宇为顾晨擦洗了上身。
但是,意外还是出现了,粟宇不小心碰到了小顾晨…………………
小顾晨巨大化………………
“啊呀”顾晨(///ˊㅿˋ///)
“嗯?”粟宇Σ⊙▃⊙川
…………
二人的目光停滞在小顾晨上,尴尬…………………
…………
“哪个,哪个………”顾晨的脸庞一下子胀的通红。
“……………”粟宇的麻木脸也有泛起一点红。
“哪个,哪个,我没有手。我不是变态”顾晨连耳根也变红了………
“………………”粟宇没有说话,继续帮顾晨擦洗身体。
………
………
“谢谢你,以后上厕所,还得………”
“辛苦了” 粟宇给了顾晨一个拥抱。
“嗯”
…………
…………
“你又勃起了,我怀疑你是gay”粟宇使用猴子偷桃。
“没有,没有………”
“嗯?”
“我是高兴了,有你这样的好朋友。”
“我表示怀疑”
“啊啊啊啊啊啊,我说的都是真的,还有能不能松开……我很尴尬啊”
“哦”粟宇恢复麻木。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8 19:21:00 +0800 CST  
“哪个,我也帮你擦洗身体吧。”
“啊?不了”
“我没办法给自己洗澡,给别人洗澡还是可以的”
“不,我拒绝。我自己可以”
“来吧,来吧”顾晨抬起双脚把粟宇按坐在凳子上,夹起帕子给粟宇擦洗身体。
“我觉得,有些基里基气”
“其实我就是基啊”(o´罒`o)嘿嘿,顾晨把双脚放在粟宇的腰上。“哦哦哦,好细的腰啊”
→_→“………………”
“我要对你上下其手了!准确说是上下其脚,唔哈哈哈”顾晨用双脚的姆趾趾腹去抚摸粟宇的腰,吓得他打了一个机灵。“哈哈哈哈哈哈”
“其实我也是个gay”转过身,用食指指腹顶住顾晨的胸口。
顾晨(▼皿▼#)
粟宇(怒`Д´怒)
“那太好了,我来了”顾晨身体前倾。
“来吧”粟宇不甘示弱,身体也前倾。
……
……
搞啥子呦,要亲上了,他怎么还不退,不管了,反正不能怂,莽就完事了。
要死了,要死了,再不退就真的亲上。怂一波。
顾晨向前莽,粟宇向后怂—————顾晨身体压在了粟宇身上…………粟宇自然抗不住,顾晨又没有手,两人就这样倒在了地上。
“咳咳咳咳,要死了!压死我了!”
“啊,对不起”粟宇急忙准备起身。
“想桃子,弄了我就想走?”粟宇用腿盘住顾晨的双腿,一只手环住顾晨的腰,另一只手捏住顾晨的鼻子“错了吗?”
“没有”
“真是不长记性,每次都自己来找虐”粟宇轻轻扇了顾晨几个耳光,开始挑逗他。
“气死我了,要是我还有手的话,你早就完蛋了,我会把你吊起来.打。气死我了”(╬ ‾᷅皿‾᷄ ╬)
“气就对了,打不过就打不过,哪来那么多借口”粟宇继续挑逗顾晨。╰( ̄ω ̄o) [摸摸头]
(ノꐦ ⊙曲ఠ)ノ彡┻━┻“气死偶咧!别小看我啊。”顾晨用嘴咬住了粟宇的肩膀。
“哎呦,怎么还咬人啊,不玩了!”
“哼。”
……
……
“你好污啊,没想到………失望”
“也比你这个腹黑强”
“……”
“……”
二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29 13:21:00 +0800 CST  
学校组织了一场盛大的篮球赛,粟宇和顾晨都没有去。二人早早的回到房间,粟宇一如既往的麻木,今天的房间出奇的安静,顾晨回来就坐着一言不发。虽然麻木,粟宇还是发现了顾晨的反常,他坐到顾晨身边。
“不开心。”
“是”
“为什么呢?”
“……………”
“……………”粟宇呆了一会“说吧,我听着。”
“篮球!”
“嗯?”
“我想打篮球”顾晨苦笑之后,无奈的叹气。
“什么?”粟宇…………“那个,你以前打篮球?”
“我以前打篮球很厉害的,截肢以后,就再也打不了篮球了。”顾晨低下了头。
粟宇Σ⊙▃⊙川,“……………”
“突然有点难过,刚截肢时很不适应,总觉得手还在。后来习惯用脚做事,慢慢就忘记了有手的感觉。”顾晨o(╥﹏╥)o
“………”
“每次被你虐,都在想有手就好了。”
“………”
“记得以前训练双脚的时候,每次太难想放弃,肩膀都会动就好像双手还在,脑海里还有用手做事的感觉。”
“…………”
“今天……………,我已经记不起打篮球的感觉了,回想一下,被你虐的时候就已经记不起双手的感觉了。”
“…………”
“所以有些悲伤,手臂已经从幻想变成陌生了,哈哈”o(╥﹏╥)o
“………”粟宇用手把顾晨的双脚放在床上,温柔地捏起他的趾腹。
“干嘛”顾晨→_→
“…………”粟宇←_←
“要安慰我就说出口啊,小破孩”
“不想安慰,你难过我也难过…………”
“你这小子”顾晨肩膀撞了一下粟宇。“哈哈哈”
“……………”
“你该不是喜欢上我来吧”顾晨(∩❛ڡ❛∩)
“哦”
“怎么还是哦?你这人真是……”
“哦”
“能不能不哦了”
“哦”
顾晨(◎_◎;)晕
粟宇麻木。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1-30 21:01:00 +0800 CST  
“哇哦,好舒服”粟宇准备在床上躺一上午。
“喂喂,起了,快起来”顾晨跳上床用脚推起了粟宇。(_ _)ヾ(‘ロ‘)睡什么,起来嗨。
“我拒绝”粟宇选择不在理睬顾晨,平躺着继续睡觉。
……
……
顾晨| ू•ૅω•́)ᵎᵎᵎ ,报.仇.的时候到了。
悄悄地,顾晨用最小的动作把左脚脚伸进被窝里,然后找准目标用脚趾夹住。
粟宇(´◑д◐`)
“别动哦,我可是不会脚下留情的”顾晨ԅ( ˘ω˘ ԅ),小粟宇被顾晨的左脚夹住了。“以其人之道还治起身,哈哈哈”
“哥哥,我马上起床。快停手吧!我的亲哥。”粟宇(。•́︿•̀。)
“哥?上次你可是让我叫爸爸。叫爷爷,快。”
“不,我拒绝。”
“你确定?”顾晨左脚稍微发力…………………………( ̄y▽ ̄)~*捂嘴偷笑
“爷爷,我的亲爷爷”粟宇╯﹏╰
“嗯,我的乖孙。”顾晨抬起右脚摸了摸粟宇的额头。
“还不结束”
“想什么呢?”
“上次到这一步我就收手了”
“哼,看来还得教训一下我的乖孙”顾晨的夹着小粟宇的左脚再次发力。
“爷爷,我错了”粟宇(╥﹏╥)
“这就对了”顾晨((o(´∀`)o))欢呼雀跃“小粟宇在脚,粟宇我有。哈哈哈哈”顾晨没有放过难的的机会,好好折磨了粟宇一番——————给自己捏脚,学狗叫,时不时用右脚夹或者拧粟宇……………顾晨把能想的都做了一遍。
“…………”粟宇╭( ๐_๐)╮,精疲力尽。
“老实说,手没了以后,我还是第一次有了小小的触觉,虽然不是自己的”顾晨(ಡωಡ)hiahiahia
粟宇(-_-) zzz“嗯?”—————“什么鬼!”(⊙x⊙;),“您老有毒吧。”٩(✘д✘๑;)۶
顾晨ヾ(*ΦωΦ)ノ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1 19:42:00 +0800 CST  
难得的假日,粟宇带着顾晨去被高楼大厦掩盖住的小街小巷里觅食。粟宇在吃这一方面还是很有研究的,平日里沉默的他饶有兴致的向顾晨介绍起自己喜欢的特色小吃。二人一路走一路吃 ,顾晨也开始佩服起粟宇,在吃这方面。
终于,二人到达了最后的目的地,位于巷子深处的小吃店。这个时候,基本没有人,身为老客之一的粟宇选了全店最好的靠窗位置。暖和的阳光之下,微风轻轻吹过,窗外绿意盎然……………
“没想到你这么有情调”
“那是当然,在吃上面我可是专业。”
“好了,帮帮忙吧!”顾晨把双脚抬上了桌面,十趾动了动。
“烦人”粟宇向顾晨吐舌头,然后拿出湿巾给顾晨擦脚“为什么两只脚都抬上来了?”
“………”顾晨有些脸红“这些小吃太好吃了,这又是最后的压轴…………”
“哈哈哈,看来你也是吃货……”粟宇笑了。
顾晨平时吃饭都是一只脚放在桌面用筷子慢慢吃,但这道压轴确实好吃,顾晨也不再用筷子,直接上脚开吃。
“喂喂喂,慢一点,留点给我”粟宇握住顾晨的脚踝 。
“你走开,别烦我”顾晨咬了一口粟宇的手。
…………两人争先恐后疯狂进食

“什么,位置有人了?不可能,我去看看。”
……
……
“是谁和我抢位置?”一只脚踩在了桌子上……………
“嗯?”吃得正开心的粟宇和顾晨被打扰……眼前是一个没有双臂的女孩,没有双臂的袖管空空荡荡在空中晃动。
“阿雨………”粟宇(゚Д゚)ノ
“阿宇…………”林雨(女孩),(゚Д゚)ノ
顾晨(゚Д゚≡゚Д゚)? 发生了什么?眼前的女孩和自己一样没有双臂,而且好像还和粟宇很熟,惊讶有懵逼。
“阿雨,你的手,怎么了?一年前你突然就不见了。”
林雨直接坐到粟宇身边“我触电了,双手截肢了。”
“………”粟宇拿着灵雨空空的袖管,看着这个从小玩到大的发下,心中五味杂陈………
“别以为我没有手了,就管不了你了”林雨抬腿夹住了粟宇的耳朵。
“知道了,姑奶奶”
“知道就好”冲小到大,都是粟宇让林雨,林雨欺负粟宇。
“咳咳咳”一旁的顾晨有些看不下了。
“啊?”林雨急忙收脚端坐,看到对面用脚吃小吃的顾晨非常惊讶,毕竟这是她第一次遇到和自己一样没有双臂的人。
“她是我的发小,林宇”,“他是我的室友,顾晨”……………
“青梅竹马哦!”林宇直接坐到粟宇的腿上,头靠在粟宇的肩膀上。
“…………”顾晨(▼皿▼#),愤怒的蔑了一眼粟宇,突如其来的狗粮…………肯定刺激。
“啊………顾晨是我的好兄弟,啊,哈哈哈哈……………”粟宇感受到了顾晨的杀气。
“宇……我没有手,喂我吃一个吧!”林雨张开嘴。
“哦”粟宇用筷子夹了一个小吃放在林雨嘴里。
“既然是宇的好朋友,那也是我的好朋友哦,来握个脚吧,顾晨”林雨向顾晨伸出一只脚。
“你好,林雨”顾晨也伸出一只脚。二人的脚心碰在一起。
………
………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2 19:44:00 +0800 CST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3 20:22:00 +0800 CST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3 20:41:00 +0800 CST  
今天粟宇没有和顾晨回宿舍……而是和林雨去了二人的老地方。粟宇和林雨可以说是形影不离,以前待在一起短则三五天,长则一个月,总之非常好,知道一年前二人都因为各自的原因而离开。其实也不算什么秘密基地,就是粟宇家只有放长假才会有人居住的公寓,粟宇悄悄配了一把钥匙而已。二人每次离开时都会好好整理,所以没被人发现。
“哇哦,宇,这里还没变哦!”林雨进门环顾了四周,还是一年前上次走之前的模样。
“………”粟宇点了点头,花了点时间稍微整理了一下,和林雨一起坐到了沙发上。
“都有一年没见了哦,宇”林朝着粟宇笑了笑。
“……”极度的悲伤击碎了粟宇一年以来的麻木,看到林雨这个自己真正在乎的好朋友,粟宇再也做不到无感了,眼泪瞬间浸润了眼眶。已然说不出话,甚至想要呕吐。也许这就是物是人非吧!再见之时,林雨没了双臂,自己也浑浑噩噩。
“你怎么要哭了?”
“怎么………回事?”粟宇握住林雨空荡的袖口。心碎的感觉…………
“触电了……那几天你突然人间蒸发,找你找了久没找到,心情很差然后就路上发泄,左手不小心碰到了年久失修的电线,一下子就被吸住了,右手去帮忙又被吸住,然后两只手都没了。”林雨笑了笑,无奈带着释怀。
“对不起,也有我的责任啊!”当初为了耍帅,从大家面前消失,想着做出一定成绩在出现,结果害的林雨出事,自己也败得 一塌糊涂,开始消极避世。
“确实,如果不是去找你 ,我的手说不定还在哦!”粟宇低下头,没敢去看林宇的表情。
“你一定很恨我吧!”
“是的啊,刚刚截肢那会儿,真的超级hen你,达斯你的心都有了。”林雨说完用嘴狠狠地咬了粟宇的肩膀一口,在他的肩上留下了浸雪的牙印。“好了,我不讨厌你了,我自己也该对失去双手的事负责,谁叫我傻,乱碰东西呢。”林雨抬起双脚用脚心扶住粟宇的脸,让他抬起头看在自己。“这一年你过的也很辛苦吧!你这个人啊,终是喜欢自己扛。我是想说,我相信你!哈哈哈”林雨再次朝着粟宇微笑。
“………”再一次见到林雨温暖的笑容,这是如暖阳一般的笑容,住够融化心中的一切冰墙。粟宇嘴角正真的微微上扬。
“宇,我没有手了,你不会嫌弃我吧?”林雨有些紧张。
“不会的。”粟宇抱住了林雨。
“说话算话哦!”林雨把头搭在了粟宇的肩上。“能抱紧点吗?”
“嗯”,粟宇紧紧的抱住林雨,他能感觉到林雨的两个肩膀很用力。
“我好像拥抱你哦,可是再也没办法了。”
粟宇用手握住林雨的脚踝,让她用双脚环住自己的腰。“这样就可以抱我了”粟宇向林雨微笑(向顾晨学的。)
“嗯!”几滴眼泪从林雨的眼眶中冲出,她用双脚环住粟宇的腰,紧紧得抱住他。
“咳咳咳………姑奶奶,太紧了,我受不了了。”
“受不了也得受,谁叫你突然消失一年。我最需要你的时候 你也不在。”
“哦”
……
……
“姑奶奶,能不能别摸了!”
“怎么?嫌我用脚脏。”林雨比粟宇大几个月,以前长时间(也就三五天)不见面,在见总是会把粟宇全身摸个遍,就像过安检一样,第一步都是用手温柔地摸摸头,就像姐姐一样,只不过现在只能用脚了。
“没有,我都长大了!”
“长大就不行了吗?我们以前还………”林雨的脸有些红。
“…………”粟宇的脸也有些红。
林雨和粟宇的感情是很好的………一起吃饭,以前玩耍,一起洗澡 ,一起睡觉………当然现在都成长了………粟宇有些迷茫,对自己和林雨的关系或者说感情。
“宇,做我男朋友吧!”林雨直接吻住了粟宇的嘴。
欸?…………………………“哦。”
“宇,你现在比我高了,我又没有手,以后可不许欺负我哦!”林雨依偎在粟宇怀中。
“嗯。”看着怀中的林雨,粟宇陷入了沉思。以前林雨像男孩,自己像女孩,自己第一次看见林雨如此柔弱的一面。确实,这一年变化太多了。粟宇用手握住了林雨的脚…………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3 21:32:00 +0800 CST  
今晚,粟宇又一次没有睡着,疲倦没有再次为他带来睡意,看着身旁的林雨粟宇陷入了沉思,眼前的故人让他不得不面对刻意回避的过去。失败太多次了,恐惧、麻木、回避…………林雨带来了勇气,但他并不能确定这份勇气能持续多久。粟宇闭上双眼,往事不断重复,眼泪一滴滴的慢慢留下,懊悔与无奈。
“宇,我相信你”林雨抬头小心地舔舐粟宇脸上的眼泪。“我没有手,只能这样了哦。”
“雨………”粟宇没有控制住,抱住林雨啜泣起来,他太孤独了、太累了、太无助了、太委屈了……骗人骗己终究无法掩盖内心的煎熬。
“好了,我知道的。”小时候林雨总会温柔地拍拍粟宇的背来安慰他,现在没有手了,她轻轻地咬了咬粟宇的耳朵。
“……”粟宇还是很纠结。
……
……
“起床了!”林雨用脚夹住了粟宇的鼻子。
“不嘛!在睡会。”粟宇可怜地望着林雨。
“快起来!”林雨脚趾稍微用力。
粟宇没有理会,突然挣脱快手用手抱住林雨将她抱进被子里。“那就在睡一会吧。”
“果然,男孩子都一个样。”由于速度太快和林雨没有手的缘故,她的上衣直接脱落,双臂消失的肩膀也了露出…来………林雨的脸气鼓鼓的,像河豚一眼。
“…………对不起”粟宇的脸有些泛红 (///ˊㅿˋ///)
“我的肩膀,你看到了…………”
“嗯”
“一点也没剩下………”
“…………”
“用你的握住我的肩膀吧!”
“哦”粟宇用双手握住林雨的肩膀,他能感觉到林雨肩膀的肌肉在发力,虽然她的肩膀动不了,只能轻微的抖动。
“这是我们牵手方式哦!”林雨朝着粟宇笑了笑,又伸脚用十个脚趾去缠住粟宇的脚趾,她用肩膀和脚趾去感受粟宇。
“哦”粟宇也向着林雨笑了。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5 03:32:00 +0800 CST  
“呐,雨。我想这样和你睡一上午。”
“哇塞,你这么懒的吗?还要我一起。”
“可以吗?”粟宇满脸期待。
“真是服了你了!”林雨╮(﹀_﹀)╭
“……”一丝满意与开心出现在粟宇无限疲惫与无奈的脸上。“这样就好。”只要清醒,粟宇就会陷入淡淡的忧伤中。
“……”林雨(。•́︿•̀。),粟宇握住自己肩膀的双手很小心,甚至有很细微的、不易察觉到颤抖。可能是两人特有的心有灵犀吧,粟宇的内心情感林雨能感受到十之八九。万分小心地抚摸着自己的残肩……自己的残疾毫无疑问增加了粟宇那淡淡的忧伤。林雨肩膀动了动“其实也没那么糟糕了,我还有脚了,哈哈。”(^_^) 。
“……”粟宇只能苦笑,无限的悔恨充满他的内心,他亲吻了林雨双臂消失的肩膀。“这一切都是我的错…………”,当初自己任性的选择,让两人都付出了惨痛的代价,他不想再逃避了。
“宇,如果你只是可怜我的话………可以不用的”林雨夹着粟宇双脚的脚趾有些收紧,从小林雨就喜欢粟宇,这个明眼人都知道的事,粟宇一直没有察觉,准确说他还没有喜欢或者爱的概念吧。失去双臂后,林雨放弃了……直到这次偶然的相遇,她很明白自己的身体状况,原本只是想和粟宇多呆一会,可是还是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
“没有。雨,我想和你一直在一起。”一次次的失败早就将粟宇彻底打败,他恐惧、他逃避、他无力、他累了………他能做的只有回忆、后悔、然后遗忘,在回忆中自我放逐。直到这偶然的相遇,林雨让他真的回忆起来往日,也让他明白自己爱她。也但他还是想逃避,他原本只是打算多呆一会,他觉得这样的自己给不了林雨想要的。粟宇和顾晨经常交谈,虽说不是感同身受,但他很明白失去双臂只能用脚生活的艰辛。同时自己也压制不住内心的情感。
二人只是四目相对,但都明白了彼此的心意。林雨介意自己的残缺,这会给粟宇带来很多麻烦。粟宇放不下内心的包袱,觉得自己不行。
两人会心一笑………
“呐,雨,我可能永远也回不去了。”
“嗯,不过我肯定回不去了,哈哈。”
“对不起,当初非要耍帅…………”
“是的呢!都怪你!哼!用脚生活很累,还慢,而且有些事也做不了。反正都是你的错。”林雨两个脸庞气鼓鼓的,像两个小气球,她脚趾拧了一下粟宇。
“你还是这么凶啊。哈哈”
“怎么?我手都没了,还不让我凶凶你呀?”
“没有了”
“以后你不准欺负我哦!你还得照顾我哦!”这次林雨依偎在粟宇怀中,不再是大姐姐。
“嗯”这次,粟宇不想逃避。
……
……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9 02:47:00 +0800 CST  
只要呆在一起好了,这平常的无聊让粟宇获得了短暂的放松。是的,两人并肩而坐,电视机的作用也只是提供一点声音,粟宇无聊到玩起了林雨放在他腿上的右脚,一会捏捏趾腹,一会摸摸脚心脚背,一会又轻轻地弹弹林雨脚趾。
林雨-_-||“多大了?怎么还是老样子?”起前粟宇无聊的时候就会这样,只不过从手换成了脚。
“……”粟宇呆呆的看着林雨。
林雨╮(﹀_﹀)╭,林雨伸展了右脚脚趾,五个脚趾开始活动,然后和粟宇玩起来
…………就是这么无聊…………然后又变成了较劲…………脚和手的战争…………当然林雨完败。
“不玩了!脚趾那么短!不公平。”林雨的脸又鼓起来了…………
“哦!”粟宇还是呆呆地看着林雨。
……
……
“你好漂亮啊”
林雨⊙ω⊙ (/ω\)害羞 然后 s(・`ヘ´・;)ゞ,她抬脚用姆趾和食趾的夹住了粟宇的鼻子“好啊,你个小色鬼。”
最后๑乛v乛๑嘿嘿“你还是有眼光的。”
“………”粟宇(๑•́ ₃ •̀๑)。
“哼!欠教训”林雨身体前倾压在粟宇身上,然后咬住了他的耳朵。
“啊,呜。怎么这样啊?”
“没办法哦,我没有手,只能这样了。”林雨| ू•ૅω•́)ᵎᵎᵎ
“啊,这。…………顾晨也是这样。”
林雨生气!!٩(╬ఠ༬ఠ)و ,她双腿环住粟宇的腰,用尽力气“抱”他。
“这就是怀中抱弟杀吗?”………“咳咳,我受不了了”
“错了吗?”林雨(`‐ω‐´)生气~
“错了”
……
……
粟宇伸手抱住了林雨。“雨,看见你的袖子……我真的好心碎。”
林雨看来看自己空荡干瘪的袖子。“哼!你知道吗?截肢超级痛的,那时候很讨厌你 ,只想让你也尝尝截肢的滋味,反正只想怪你,但见到你之后就没有了。然后就是再也没办法和你牵手了,活该,你以后只能牵我的臭脚了哦!最后,我以后都只能用脚生活了,脚趾真的好短,能做的的动作就只有用拇趾和食趾去夹,就像螃蟹一下。呼呼 ,我抱怨完了,该你了。”
“………”粟宇╭( ๐_๐)╮“吶,我害怕,我失败了好多次,我累了,没有勇气了!我怕下一次失败。我…………自以为高明,但每次都一败涂地,甚至你的手我也有责任。”
“但我相信你哦,在后悔也没用,我的手回不了。别想那么多了,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呢?用脚做事真的很慢,没有手方便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别太强求自己哦,宇。”
“………”粟宇………“谢谢你,雨。”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9 12:06:00 +0800 CST  
只要呆在一起好了,这平常的无聊让粟宇获得了短暂的放松。是的,两人并肩而坐,电视机的作用也只是提供一点声音,粟宇无聊到玩起了林雨放在他腿上的右脚,一会捏捏趾腹,一会摸摸脚心脚背,一会又轻轻地弹弹林雨脚趾。
林雨-_-||“多大了?怎么还是老样子?”起前粟宇无聊的时候就会这样,只不过从手换成了脚。
“……”粟宇呆呆的看着林雨。
林雨╮(﹀_﹀)╭,林雨伸展了右脚脚趾,五个脚趾开始活动,然后和粟宇玩起来
…………就是这么无聊…………然后又变成了较劲…………脚和手的战争…………当然林雨完败。
“不玩了!脚趾那么短!不公平。”林雨的脸又鼓起来了…………
“哦!”粟宇还是呆呆地看着林雨。
……
……
“你好漂亮啊”
林雨⊙ω⊙ (/ω\)害羞 然后 s(・`ヘ´・;)ゞ,她抬脚用姆趾和食趾的夹住了粟宇的鼻子“好啊,你个小色鬼。”
最后๑乛v乛๑嘿嘿“你还是有眼光的。”
“………”粟宇(๑•́ ₃ •̀๑)。
“哼!欠教训”林雨身体前倾压在粟宇身上,然后咬住了他的耳朵。
“啊,呜。怎么这样啊?”
“没办法哦,我没有手,只能这样了。”林雨| ू•ૅω•́)ᵎᵎᵎ
“啊,这。…………顾晨也是这样。”
林雨生气!!٩(╬ఠ༬ఠ)و ,她双腿环住粟宇的腰,用尽力气“抱”他。
“这就是怀中抱弟杀吗?”………“咳咳,我受不了了”
“错了吗?”林雨(`‐ω‐´)生气~
“错了”
……
……
粟宇伸手抱住了林雨。“雨,看见你的袖子……我真的好心碎。”
林雨看来看自己空荡干瘪的袖子。“哼!你知道吗?截肢超级痛的,那时候很讨厌你 ,只想让你也尝尝截肢的滋味,反正只想怪你,但见到你之后就没有了。然后就是再也没办法和你牵手了,活该,你以后只能牵我的臭脚了哦!最后,我以后都只能用脚生活了,脚趾真的好短,能做的的动作就只有用拇趾和食趾去夹,就像螃蟹一下。呼呼 ,我抱怨完了,该你了。”
“………”粟宇╭( ๐_๐)╮“吶,我害怕,我失败了好多次,我累了,没有勇气了!我怕下一次失败。我…………自以为高明,但每次都一败涂地,甚至你的手我也有责任。”
“但我相信你哦,在后悔也没用,我的手回不了。别想那么多了,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揽在自己身上呢?用脚做事真的很慢,没有手方便哦………你明白我的意思吧,别太强求自己哦,宇。”
“………”粟宇………“谢谢你,雨。”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09 12:07:00 +0800 CST  
…………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15 01:05:00 +0800 CST  
起床了!起床了!………睡眼惺忪的顾晨迷迷糊糊中被这若有若无的声音吵醒,艰难得眯着眼一看,是粟宇和林雨。
粟宇(ಡωಡ)hiahiahia
林雨(ಡωಡ)hiahiahia
“啊啊啊啊啊…………”顾晨惊醒━Σ(゚Д゚|||)━
“搞啥子哟”
“叫你起床啊”粟宇和林雨异口同声,满脸坏笑,粟宇直接掀开了顾晨的被子。只穿了内裤的顾晨被冻得打了一个哆嗦,睡意全无。
“宇,你没说错哦!他有腹肌哟”林雨坏笑。
“都说了没骗你了”粟宇坏笑。
顾晨(/ω\)害羞—————(´◑д◐`)—————(▼皿▼#)“粟宇,你干了什么,啊啊啊啊啊啊。还有,她是怎么进来的,这是男宿舍啊!”
“你猜”粟宇~( ̄▽ ̄~)~
顾晨(ʘ言ʘ╬),忍无可忍,抬起右脚准备去锤粟宇。
林雨见状也抬起右脚护住粟宇。“不许你欺负,宇。”
粟宇满脸得瑟(「・ω・)「嘿“你打我呀!”
“好呀,好呀,用这种方式撒狗粮!是可忍孰不可忍!”顾晨(╬ ‾᷅皿‾᷄ ╬),(゚Д゚)<死吧!顾晨想直捣黄龙,却被林雨拦住………二人脚心对脚心、脚趾对脚趾,谁也不肯让步,顾晨一急用用左腿想要起身,没有准备的林雨直接被顾晨压倒然后又压倒身后的粟宇。
“咳咳咳咳咳咳咳,受不了………”粟宇在最底下。
………
………
顾晨(⊙x⊙;)
林雨(⊙x⊙;)
……
……
一不注意,顾晨亲到了林雨。
粟宇ლ('꒪д꒪')ლ,…………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15 11:35:00 +0800 CST  
这不成绿帽大战了吗?
人设要崩啊(´;︵;`)

楼主 啊dsd啊  发布于 2021-02-16 00:55:00 +0800 CST  

楼主:啊dsd啊

字数:14582

发表时间:2021-01-26 17:3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2 14:43:41 +0800 CST

评论数:7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