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同志案件(流Q,撒糖向,更新巨慢)

一楼流Q~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2-10-06 16:30:00 +0800 CST  

于是忽然抽风又回顾了一遍《侦探学院Q》真人版,忍不住在内心咆哮:艾玛流Q这俩娃子真是太戳人萌点了!!!

因为发现流Q文大多为虐文,某人的亲妈心沸腾了,从而这文便诞生了【掩面

不过……由于三次元学业繁重TAT,此文更新会巨慢——但绝不坑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2-10-06 16:31:00 +0800 CST  
暂时就只有这些了……
字数少了点什么的真的很抱歉【鞠躬
有空时一定会回来更新的【你以为很多人看么= =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2-10-06 17:21:00 +0800 CST  

“感觉似乎会挺有趣的样子呢……”听到这,惠一改方才的模样,眨巴了两下眼睛,露出个诡异的腐笑,令在场诸位男性不由一阵恶寒。

“事先声明,我绝对不干。”数马见状,第一个坚定地宣明自己的立场。
金太也急忙紧接着发话,“我绝对是不可能去的了,连年龄也早就过了犯人锁定的类型了吧?”
“我,没什么经验……”Q瞄到惠不怀好意的眼神后,也试图拒绝。

“喂喂喂,你们一个个的怎么都赖得这么快啊?!”
惠完全被这三个人扫了兴致,收起笑容,不乐意地嘟囔了一句。

“今天是礼拜三,不出意外的话,新一桩的案例马上就会发生了。”流忽的冒出一句话,抬起头,“所以我们得快点动手吸引凶手的注意力。”
“对对,惩处罪犯,以此守护无辜的们人本就是侦探的天职之一,比起流,你们几个瞧瞧自己,都像个什么样子啊!”惠鄙夷地瞥了那三个人一眼,眼尖地发现Q的耳朵有点发红,立即知道此处有戏可唱,忙又清声继续,“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你们难道希望又平白无故的多出一个受害者?如果我是男生的话我早就冲锋陷阵了,毕竟多一个人混进去就多一些几率遇见凶手——你说是吧,Q?”

Q见话题一下子引到自己身上,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是好,脑子在混乱之中竟是说出了连他自己都大跌眼镜的话,“对、对哪!惠你想的跟我一样呢,我的话肯定是会去的。”
说完之后Q真的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

他都说了些什么啊?!不是他没有身为侦探的自觉和责任心啊,只不过这次真的是……情况特殊呐!

抬眼看见惠一脸阴谋得逞的样子后,Q更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

于是最后的最后,除了身为女士的惠,Q班的所有成员都上阵了。其中的任务是被某女王这样安排的:金太作为大龄青年(?)为了应对同伴身上也许会发生的突发状况而进入“夜色”当保镖,流和Q扮演一对刚出柜的情人,而数马则进入GAY吧做短期服务生。

哦,什么?你是说你注意到了其中的某一点有点奇怪?惠一点都不这么想。按她的话来说,年长的金太的确不适合当诱饵,而Q是这些人中长得最对罪犯胃口的了,但偏偏又在这方面什么都不懂,所以得有个人跟着他以免出错。而这人选最好就是流。为了避免引起怀疑,两人也就只可扮作情侣了——毕竟数马的傲娇性格在装情侣方面也许只会把事情做得更糟。自然而然的,服务生这一职业相对来说也勉强可让其接受。

“资料中显示受害者中的两个也是有情人的。既然如此,要记住你们两个可是关键哦,千万别出差错!”这是此刻站在“夜色”前的流Q二人耳麦中传来的惠的声音,如此纯真的嗓音却硬生生地充斥着各种异样的邪恶,令Q再度哀叹自己的不幸以及懦弱。

他当初就不该去屈服在惠的淫威之下答应假扮什么同性恋情侣的啊啊啊啊!更重要的是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流会答应得那么爽快啊啊啊啊!!

清秀少年又一次陷入无止境的自我纠结中。


————TBC————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2-11-18 10:43:00 +0800 CST  
寒假了呢~亲们我又回来了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2-06 20:46:00 +0800 CST  
看到这么多亲故回帖真心感动TVT
这货终于死回来了【大家可以称呼我为神桑~
不过因为好久没有接触这文了,所以还得码起来,请大家再等等Q Q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6-15 08:47:00 +0800 CST  

Chapter 04

不得不说,金太和数马的工作效率真是极其的“高”呢……

Q捏着那一沓看似厚厚有庞大数据,实则废话连篇一点有用信息都没有的资料,竭力忍住想把它们甩到桌面上的冲动,嘴角不可遏制地抽搐着。一边的流也同样满脸黑线。
“你们俩这是什么表情……”惠不解地将纸张从Q手中抽出,下一秒,她也立即换上了一副便秘的嘴脸,“……搞什么啊,这两个笨蛋?!”

流叹了口气,挥了挥手,“算了。”

反正他本来也没指望他们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搜集到有效线索。而且,那两人本就去得不情不愿,也难免做出些脱线的事情来表达自己的不满。再者属于那两人的其他重要工作,他们还是一丝不苟地完成的,这样子一想,也算是将功补过吧。

但是某女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改天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们一顿,给我洗干净脖子等着吧……”惠阴森森地说着,扯出了一个似笑非笑的表情,看得Q顿时毛骨悚然,“那两个不负责任的家伙!”


之后两天,流Q二人依旧去了“夜色”,而两次的境况几乎都和第一次的时候没什么不同。这令Q不禁有些紧张开来。

难道那犯人根本就没有来“夜色”?不,这不可能。诸多线索是如此证实的,绝不会出错。或许,那犯人盯上了其他人?但这更加不可能。明明已经让金太和数马多加留意,不让其他年轻男孩进入“夜色”了。那难不成是他和流的身份暴露了?可是,他们明明演得很逼真啊,都骗过了那么多人哪……还是说他们先前的推测出错了,那犯人真的跟前面三名受害者有什么极其隐晦的过节才会杀人,然后就这么打算停手了……可恶,毫无头绪啊,到底是什么原因?!

Q几近崩溃地想抓头:“流,怎么办?明天就是星期六,再这样下去的话,这起案件很有可能会陷入死胡同了。”
Q的眉头皱得紧紧的,浓重的担忧令那人不禁咬住了自己的下唇,本是淡淡的嘴唇都被咬得泛起了一层嫣红色。
“……别担心,我还有一个方法可以试一试。”流不着痕迹地把目光从Q的嘴唇上挪开,轻咳了一声,冷静地说道,“不过,这需要你的配合。”
“什么配合?”Q一听,连忙抬起头来,直直地盯着流,两眼近乎放光地期待他的下文
似乎被那人太过直接的眼神看得不自在,流侧了侧身子,才继续正色讲道:“明天晚上,恐怕你得一个人去‘夜色’。”


话音未落,Q面部表情一僵,就这么愣愣地怔在了原地。

他不得不承认当听见流的那个要求时,内心是真的方寸大乱了。那种黑暗复杂的地方,他真的、真的一刻也不想一个人多呆啊。
但他随机转念一想,流的要求也是有他的道理的——犯人再怎么胆大,也不可能直接对着有人陪伴的对象下手,只有当目标落单时,他才会找准机会出击。这也是引蛇出洞最快的方法。而如果犯人仍旧未出现,那他们也可以迅速调整计划,不必浪费宝贵的时间再演下去。
Q下定决心似的再度咬了咬下唇——这是他紧张时候不由自主的小动作,但他自己似乎从未发现过。

“我会保护你的。”
“诶?”Q正欲狠下心答应下来,冷不丁地听见流突兀地冒出了这么一句,眼睛登时瞪得老大。

流这次没有回避他的目光,漆黑如墨的眸子深深地凝视着眼前的人,郑重其事地允诺:“我会一直跟着你,在暗中保护你。”

Q竟然发觉自己有那么一刻无法移开自己的视线,就好像被那人深邃如幽潭般的眸光所牢牢禁锢住,连呼吸也开始变得有点急促,鬼使神差地就这么应了下来:“……好的。”
好不容易回过神,令他倍感尴尬的事又接踵而至。他的耳根又开始不合时宜地发烫,渐渐染上显眼的红色。

Q赶紧退后一步,装作很热的模样,用手使劲扇着风,又拉拉领口:“啊,流,这天气,果然还是有些热啊……”他边说边把眼珠四处乱动,殊不知自己的这些蹩脚的掩饰在流眼中是有多么的可爱。

然而,Q心虚的后果便是连同他那张清秀的脸蛋也开始泛起一圈好看的红晕,直叫流忍不住想将他一把拉过去,立刻用手按住他的脑袋做出某种逾界的疯狂举动。

只不过,流还是凭着强大的意志力,硬生生地按捺住了心中的那份悸动。


还不能这么做……


他深吸了口气,尽力压制着自己的种种念头。


反正,那是迟早的事。


流重新望着那个依旧慌乱的人,脸上带着迷人的微笑,如是想着。



————TBC————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6-15 17:38:00 +0800 CST  
其实我是个推理废,真的很废……
所以大家不要太在意案件~~
逻辑什么的早就米有了,OMG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6-15 17:40:00 +0800 CST  
某神回来更新了
似乎又拖了很久呢……【泥垢了
@混沌天狐ylet
@JBand纶
@泪落依稀
@821529079
@Rap兔兔的怀抱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7-18 21:31:00 +0800 CST  

Chapter 06

因为极力的抵抗,被紧紧抓住的手腕都开始翻腾起一股酸痛感。Q也无法顾及到此,奋力试图甩开Mike锁住他的手,因为直觉告诉他,现在不能脱身的话,自己将会很危险。然而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徒劳罢了,对方的力气竟会大得如此惊人。

被迫跟着那人七拐八拐的Q被带到了酒吧内部隐蔽的一个房间,正以为总算可以停下脚步了,谁知Mike的手指不知道按向了哪里,下一刻,面前那堵墙壁居然被他用单手轻易地推开了!Q被那人使力一拽之后,一个踉跄,跟着他进入了另一个小房间。墙壁在之后一顺势又自然地合拢了,完全看不出有丝毫门道的样子。

Q眯了眯眼睛,里头的光线有点暗,借着橘红的光线隐约可以看见房间内简单的陈设:一台落地式台灯,一张铺着黑色床单的King size大床以及一把不均匀地刷着红色油漆的椅子。



……不,不对,那种感觉……比起刷上去,更多像是……血液凝固后残留在上面的。



“呵呵……我的密室怎么样?”低沉的笑声穿透Q的耳膜。发觉Mike逐步靠近的炙热气息,Q不禁连连后退,直到后背抵在了墙上,退无可退。

Mike恶作剧地捏了捏Q的耳垂,张口似乎想说什么,但突然微微一顿,随后勾起了一抹意味不明的笑,伸手就将Q耳中的通讯器给拿了下来。

“你!”Q惊叫出声,条件反射地要将通讯器夺回来,可是已被Mike顺手往地上狠狠一甩,他的手臂随即僵直在了半空中。

“警察局的那帮废物是有多没用……竟然找你们这些小鬼来对付我。”Mike又用脚碾了碾那个已经被摔坏的通讯器,不屑一顾地嗤笑了声。

听闻此言,Q猛地抬起头,手掌默默地攥紧,他努力调整自己慌乱的呼吸声,好似失去了力气,说道:“是你……”

“对。”Mike耸了耸肩,似乎一点也不介意的样子,“……哦?你看上去,好像很难以置信?”

他说着,就再次靠近了Q,调侃似的抚上Q的脸庞,暧昧地笑着:“才见面了没几次,就这么信任我了?”

极度的震惊使得Q也没精力去管那只不安分的手了,他只是面无表情地注视着两眼含笑的Mike,有点心痛地沉声问道:“……为什么?”

“为什么?呵呵……呵呵……哈哈……”Mike一顿,把头搭在Q的肩上,本是轻轻地笑着,后来演变为疯狂的大笑,身体都被带得战栗起来,像是秋风中被吹得发颤的落叶,“哈……你问我为什么?”

Q的耳朵被他近在咫尺的笑声震得有点发麻,但还是强行忍住了不适感,静静地站在原地,等待那人的回答。


诡异的笑声终于渐渐停止,飘忽的空气都仿佛要被随之而来的氛围冰冻住。死寂的沉默在两人间蔓延开来。


半晌,一个嘶哑的嗓音才阴森森地说道:“因为他们都该死!”


也许是早已接触了太多太多的罪犯,Q貌似料到Mike会有这种突兀的转变,只是眉心不受控制地跳了两下,没有再多的反应,安静地继续听着他讲述。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8-03 19:32:00 +0800 CST  
“像这种长得还算不错的小贱人总有一天会背叛他们的恋人,那倒不如由我,来替他们可怜的恋人先杀了他们,免得到时候伤心落泪。”Mike缓缓直起身,嘴角挂着恐怖的笑。

“……这只是你自己的主观臆想。”Q握紧了拳头,试图驱逐内心油然而生的害怕情绪。

“你懂什么?”Mike神经质地瞪了Q一眼,伸出手忽然掐住他的喉咙,接着自顾自地说下去,“小子,你什么都没经历过,才会说出这种不负责任的话。你知道我因为喜欢过的那个贱【】逼受过多少罪吗?啊?!”


手上的力度越来越大,Q开始呼吸苦难,他无力地拍打着Mike的手臂,喉咙深处发出痛苦的呜咽声。瞪大了双目的Mike像是总算反应过来,突地松开了使力的手。

“咳咳……咳咳……”Q如蒙大赦,大口大口的将新鲜空气吸入肺叶,眼角因为先前的暴行泛起了泪花,眯着一只眼控诉似的望向对他施暴的人。

看到他的眼神,Mike有些许怔忪,他慢慢抬起手臂,轻柔地抚摸着Q的眼睛,喃喃自语:“好像……”

Q有点不明白他的话,仅是本能地避开了他的触碰。谁知,就因为这个不经意的举动,惹怒了Mike。他狠命抓住Q的脑袋,拖向自己,近距离着迷似的看着Q的眼睛,说:“你的眼睛……和那个贱【】逼好像……”

Q知道此时的挣扎只会增加自身的危险性,而且他也无法挣脱,只能任由Mike摆布。

他的手指穿过Q柔顺的黑发,状似温柔地抚摸着,“你知道吗?高中毕业时,我为了他出柜,和爸妈闹翻,害得自己和家里彻底决裂,连大学都没法上了。从没干过重活的我,在外只能靠干苦力勉强养活自己和他,受尽周围人的嘲讽和白眼。如果他一直在我身边的话,我也没有怨言。可是……他口口声声说爱我,却背着我在外面到处勾搭男人!要不是那一次我凑巧提前回家,看见那贱人和另一个男人在上床,傻子似的我或许会永远被他瞒在鼓里!!”

到最后,Mike一下子咆哮了出来,眼眶微微发红,嘴唇上下哆嗦着,像极了一头受伤的野兽,粗粗地喘着气,看得Q好不忍心,不由偏过了视线。

“但是……你也不能因此,杀那么多无辜的人……”

“无辜?呵呵……谁知道呢?”Mike又开始笑起来,“那种外表越纯的人,骨子里就越淫【】荡啊。想知道我最后怎么对他的吗?我啊……把那个奸夫在他面前大卸八块,结果他为了自保,吓得拿着剪刀要来刺我……哈哈,我根本没有想要杀他,但他竟然这么对我?!”

“……”

“所以,最后,我把他的心脏给挖了出来。”Mike故意压低音量,残忍地一笑,“我想看看,他的心,究竟是不是黑的。”

Q难以忍受般的合上了双目,想起受害人无一例外都是被尖刀硬生生挖出心脏……他忽然感到一阵强烈的反胃以及对无辜者无法遏止的怜悯。



好多起案件,也许从表面上看,犯人是罪大恶极的。但是寻根究底,那些犯人们也都受过着他人无法想象的巨大痛楚。只是,他们的心理扭曲后,发泄的方式完全是错误的,丧心病狂的。他们最终也只可接受客观的审判,为自己赎罪,无一例外。



Q重新睁开眼时,就直直的撞进了Mike的眼里。那人的眼神好似胶在了Q身上,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看。

良久,他露出了一个奇怪的笑容,开口道:“本想就这么杀了你的,不过……我改变主意了。”


未等Q来得及回味话中的意思,Mike已经迅速地把脸凑上前来,下一秒,他的嘴唇就贴上了Q柔软的唇瓣。




————TBC————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8-03 19:33:00 +0800 CST  
于是这章节流君木有出场……

@混沌天狐ylet
@JBand纶
@泪落依稀
@821529079
@Rap兔兔的怀抱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8-03 19:42:00 +0800 CST  

怕Q看见适才对他施暴的人,流小心翼翼地将Q扶到隔壁房间,把他安置在了沙发上。

“Q,你怎么样了?”看着那人依然透露着恐慌的眼眸,流皱紧眉头,轻柔地问道。

Q进行了一个深呼吸,牵强地扯出一个微笑,安抚性的对流回答:“……别担心,我没事了。”

看到他明明心有余悸,还为了他能安心而继续逞强,流的心止不住的一番泛酸。他目光有些复杂,温柔地将Q的头发理顺,在心底如水纹般不断扩大的浓重自责感令他脱口而出:“……抱歉,没有保护好你。”

Q心下一紧,闻言惊愕地眨巴了两下眼睛,连忙摆手道:“不不不……流,你别这么说,我也多亏了流才能获救啊。”

Q见流没有回话,目不斜视地深深凝望着自己,他的手也不知何时死死地握住了自己的,眼珠子晃了晃,想转移那人注意力似的问道:“那什么……流,你们是怎么找到我的啊?发现那房间,应该不是件容易的事呢。”

“……这就多亏了惠提供的那个迷你通讯器了。”流总算收回了让Q心脏跳动得不规律的眼神,摘下耳中的通讯器,笑着应答,“本来跟不上你,又得知你的耳麦被摔碎后,我……还有大家都快急疯了。不过万幸的是……这个东西,是个货真价实的高科技呢。”

Q有点不解。

流捏捏他的脸,又温和地笑了笑,接着解释,“惠也是在那时的紧急状况下发现的,原来耳麦被摔碎后,里头的GPS定位系统就会自动开启,并直接连接到主机处。我们在惠的解说下,找到了这附近。后来她又告诉我们,那个家伙提到了‘密室’两个字,我们侦察了一番后,才终于找到了机关。幸好机关发现得及时,否则……”

Q眼见着流的脸色越变越黑,握着自己手的力道也不停的加大,赶紧露出个灿烂的笑脸缓解气氛,“这可真是厉害啊,当初花了那么多钱买它,也是值得的呢。”

“Q……”流貌似不想买账,原本好听的声线有些嘶哑。他紧盯着Q破皮的嘴唇,瞳孔内的光逐渐黯淡下去,低低地发问,“那个人格分裂的家伙……都碰了你的哪里?”

“咦?”



人格分裂?说的是……Mike吗?



Q一时还没能适应流跳跃的话题,“啊……流是说这个啊……其实也没什么啦,反正我是男的嘛,我……”

“回答我。”意料之外的,流的语气生硬得不容置喙。

Q吞了口唾沫,迟疑、犹豫了小会儿,知道自己如何也逃脱不了,才不情不愿地讲着:“嘴唇……还有……脖子附近吧。呐,反正已经过去了,现在真的没关系了,流!”

Q这个受害人两只大眼放射出那般真挚的光芒,反是安慰起了流。流哭笑不得的时候,也无法自制地生出了把那人狠狠揉进怀里的冲动。



也罢,既然忍不下去了,也是时候收网了……



他想。


“……哪,Q。”
流用手轻轻地捧住Q的脸,忽然变得性感的声线似乎有不同寻常的魔力,缓缓地滑入Q的耳中,蛊惑着他不自觉的望向那人深不可测的眼眸里,下意识的缩短两人脸与脸的距离。

“需不需要……我来帮你?”

“……帮我什么?”Q呆呆地反问。

“帮你,清理掉那些痕迹。”像是金属互相撞击着,又一度被刻意压低的嗓音喑哑非常,但确是要命的吸引人。

仿佛被那摄人心魂的容颜和别具一格的音韵诱惑了,Q的脑子晕晕乎乎,眼睛直视着流黑如子夜的瞳孔,茫然不知自己已经点了点头。

流的脸上浮现计谋得逞的笑意,将Q的脑袋悠悠地按向自己,极短的停滞了一下,紧接着果断地把唇覆盖了上去。

终于品尝到了觊觎已久的美味,流的一直引以为傲的自制力差点全线崩溃,直想更加迅速又深入地掠夺另一人的一切。但一想到Q方才遭遇过的事,他即刻冷静了下来,温柔地碾磨着Q的嫩唇,用舌尖舔舐过牙床、贝齿,再趁着缝隙灵活地探入那人的口腔,挑弄着细微颤动的软舌。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8-24 16:20:00 +0800 CST  
于是此龟速更新的文终于完结了!好开森
最终章字数貌似多一些……

@混沌天狐ylet
@JBand纶
@泪落依稀
@821529079
@Rap兔兔的怀抱


楼主 神の矢石  发布于 2013-08-24 16:46:00 +0800 CST  

楼主:神の矢石

字数:7084

发表时间:2012-10-07 00: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2-08-03 23:03:24 +0800 CST

评论数:16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