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尘世佛心】只叹今生成空白(拜吧,重发,不定期更文)

一楼敬献度娘,热烈祝贺活佛三顺利杀青~~~~~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28:00 +0800 CST  

二楼敬献三世诸佛诸菩萨尊者,尤其是文中即将提到的各佛各菩萨尊者,小女无意冒犯,还恕小女无礼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29:00 +0800 CST  

三楼小小说明一下,这是小女首次在本吧发文,文笔不佳,请多包涵~由于考虑不周,之前的文出现了一些不合理的地方,不得不在此重发,望各位姐妹多多谅解~~~~·由于电脑使用受限,故更文不定期,但绝不弃坑,请各位看官缓慢催文……另外,本文结局可能不是完美向,看官们不喜此文请点击右上角红框小白叉,请勿恶语相向,谢谢~~老规矩,四楼发文。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31:00 +0800 CST  



引子


缘起回眸间
修得尘世相识
却叹命运弄人终成恨
人已去,空留往昔难忘
情未尽,奈何轮回已断
纵使繁华毁尽
形容消逝元魂散
执念不灭
枉自徘徊世界三千
忘川回首
栖迟流连
处处寻你不见


再入红尘
唤起天垂怜
绕床青梅
盼得良宵红烛
谁料又成梦魇
望断娑婆
此恨难消
心事谁人解
虽言前生缘未了
怎奈仙凡两别
幸得菩提语
灵境重修
终得常相伴
了尘缘
道是勿失勿忘来世见
只叹今生成空白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31:00 +0800 CST  


第一章 娑婆言

极乐界,妙音飘荡。

一方湖泊之上,各色曲茎莲花随风轻轻摇曳,簇拥着湖水中央一朵巨硕的青色莲花。湖畔菩提树下,大片或粉白或幽蓝的花朵一直绵延至水边。忽然,一道光芒自远方闪现,须臾间化为一人形现于湖边,匆忙的脚步惊飞了花甸间悠闲漫步的孔雀,一阵不安的气息在原本安静空灵的气氛里迅速传开……

水中莲花已觉察到有客人前来,互相缠绕着后退,让出一方区域。来者在湖边略作停顿,调整气息,换了稍显恭敬的步伐,踏着宁静的水面向中央的青莲走去。

此时那莲花已化为青色莲座,座间隐约现出一女子身形,身着天衣,严饰璎珞。来者见状,停在座前,向女子深施一礼。女子微微颔首,左手拈出一朵与湖畔花朵相同的粉白色曲茎花,回之一笑:“尊者今日前来,如此匆忙,所为何事?”

“弟子须菩提见过菩萨。今日前来,是我佛命弟子请菩萨前去,说有事相托。因事出意外,所以来的匆忙,扰了菩萨修行,还望见谅。”

“无碍。凡事自有定数,何来意外之说。既是释迦世尊有事,本座自会前往,烦请尊者带路。”言罢,女子已起身走下莲座。

“阿弥陀佛,菩萨请。”须菩提尊者恭敬地后退,欠身施礼。

“尊者请。”

语音未落,两人已消失在湖面之上,青莲重显花形,相互缠绕的莲花也回到原位,微风轻拂,湖边一切重归阒静,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32:00 +0800 CST  

娑婆界,梵音轻诵。

就在须菩提动身不久前,须弥山的诸尊者听闻受命下界的降龙为一俗世女子求佛,都颇为意外。然而大殿之上,几位菩萨似乎对此早已知晓,释迦文如来佛祖也毫无怪罪之意,只是轻叹一声:“……痴儿,回来吧……”

瞬间,一束佛光飞向下界,又很快地带了一女子回来。见此女子面容,众人不禁更加惊奇,甚至普贤菩萨也有些意外。但这女子似乎经不起佛光照射,不一会儿就化成一颗红珊瑚,闪着微弱的红光,被佛祖收在手里。

“阿弥陀佛,弟子敢问世尊,莲花不是已经……”须菩提上前问道。

“须菩提,你所言不假。当日,莲花为压邪魔,赌上自己几十万年的功力,又为救度苍生散了自己的元魂,确实已经不得人形了。而这女子,是她,亦不是。”

“弟子愚昧,请佛祖明示。”

“无量劫前,莲花初转人世,曾与一名叫玉叶的青年相恋,却是有缘无分。都说天意弄人,他们那一世情缘至今未了。莲花因心中有愧,修成正果也对他念念不忘。此后很长时间她一直徘徊人世,却寻不到他的转世。这个珊瑚珠,正是那一世玉叶赠与她的信物,她对他的所有思念都寄托在这个珠子上。这几十万年来,她寻他的执念愈来愈强,以至于那日元神散后,仍有一丝附在珊瑚珠上,意欲继续寻他。当年,多罗菩萨遍寻十方界仍觅不见这珠子。后来过了许久,混沌栖迟界守护灵缇灯告诉多罗,曾有一赤色珠落入栖迟湖,后受栖迟的混沌灵气浸染而化出一女子魂魄,不知前世,只道寻人。缇灯不知其出处,又怜其楚楚,就引她入了轮回。不想此后却是再寻她不见了。而莲花也因缺失了这一丝元神,迟迟不能重现人形……”

“世尊之意,她就是那珠子化形而来的女子?”

“正是。因她非娑婆中人,六道里没有她的天命,若不是降龙遇上了她,只怕如今仍然难以寻她回来。”

“既非俗世女子,也难怪降龙怜她了。这一次,降龙偶然遇上她,也算是助我佛界了了一桩难事。”不知座下谁说了一句。

“非也。”佛祖淡然一笑。

“非也?”座下疑虑四起。

“降龙会在尘世遇上她,绝非偶然。想我娑婆三界之内,除了降龙,只怕再无人可寻得她的踪迹了。”见佛祖但笑不语,文殊菩萨悠悠说道。

“尊者文殊师利,莫非降龙——”

“阿弥陀佛……”文殊笑笑,亦不再言语。

“好了,该你们知道的,你们自会知道。如今,谁愿说说应拿她怎么办呢?”佛祖缓缓开口。

“世尊,她既要寻人,世尊何不将她度为我娑婆中人,送她再入轮回。如此,待她寻得所寻之人,执念消了,自会回去了罢。”优婆离一贯地谨慎。

“尊者优婆离,”阿尼律陀淡然回道,“她连完整的魂魄都没有,肉身也是那珊瑚借助栖迟灵气勉强化成,哪里经得起轮回反复。更何况,如今这一世又被错过,今后不管她如何轮回,都不可能再寻到他了。因为——”

“阿尼律陀!多言无益。”文殊适时开口打断了想要继续解释的阿尼律陀。

“世尊,以弟子之见,她既是极乐界人,不如再交回极乐罢。前世种的因,也只有前世与她共度的人才知道如何帮她寻果。”舍利弗上前一步,朗声回道。

“善哉,”佛祖微微颔首,“目犍连,你代本座去普陀请观世音尊者来一趟罢。”

“弟子尊法旨。”



观世音菩萨须臾而至。互相施礼后,没等任何人说话,似乎已经知晓一切的观世音菩萨就自行开口了。

“释迦世尊既寻我来,我就说说我的意见罢。”

“尊者但说无妨。”

“莲花的事情,但凡我极乐界中生于种光之后的,无人不晓。种光之日,她与玉叶之间,缘非孽缘,情非邪情,想念之切,众所共睹。不如命多罗一并带她回去,修其本体,唤其元神,许她来世入我娑婆,若机缘成熟,三世之内寻得玉叶,便可与之同修;若机缘未到,便让多罗领她回去。如此,世间多一善人,而我极乐界亦多一救度的尊者。两全其美,岂不妙哉?”

“世尊,如此甚好,如今降龙在下世独挑重担,确实难为他了。待莲花重聚,也可先助他除魔济世。只是如今我佛已托多罗菩萨……”普贤菩萨侧身道。

“放心,以她般若月的性格,也就只是心里为难些罢了。事关莲花,她就算再忙,也不会不管的,”文殊笑道,“那二人,可是她几百万年都解不开的心结呵……”

“毕竟,他们那一世,是在她身边的……”观世音菩萨轻声叹道。

“世尊,弟子以为,观世音尊者说的是。之前多罗菩萨曾说过想将莲花本体接回去,就让她把珊瑚也带走吧。”舍利弗赞同道。

“世尊,”观世音又开口道,“多罗向来怜爱降龙,莲花的心结,只怕也要降龙来解。如今凡间之劫,若要降龙一人处理,依他的性子,恐会有些许莽撞。降龙在多罗面前素来乖巧,不妨将大鹏之事也一并交与多罗,让她看着降龙,世尊也会放心些罢……”

“观世音,多罗若是知道你给她揽了这么多活,怕是得怨你这个师兄好一阵子吧~~”佛祖不禁轻声笑笑。听佛祖这么说,其他人也笑了。

“如此,倒要今日殿上几位帮我说情了。”观世音笑着回道。

“罢了,莫再说笑,”佛祖笑笑,抬眼看向殿前,“须菩提,请了多罗来一趟吧。优婆离,叫十六罗汉和伏虎尊者到殿上来。”

“弟子尊法旨。”二人齐声说完,也一并离去。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32:00 +0800 CST  



现在,释迦文如来佛祖闭目端坐莲座之上,文殊普贤二菩萨站于两侧,观世音菩萨立于佛前大殿一侧,三人皆微笑着看眼前几位罗汉尊者的低声讨论。觉察出有人靠近,讨论顿时停止,殿上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在刚入大殿的两人身上。

“阿弥陀佛,弟子见过菩萨。”在与须菩提尊者互相施礼之后,几位罗汉一齐说道。

“阿弥陀佛。”女子仍回以微笑,又跟文殊普贤二菩萨相互施礼。

“菩萨近日助我佛重修法宝,辛苦了。”文殊菩萨笑道。女子但笑不语。

“须菩提,怎么去了这么久?”观世音菩萨此刻走上前来。须菩提不太好意思地施礼笑笑。

“啊,原来师兄也在,”女子转过身笑道,“为了炼宝,多罗近日经常往返于净琉璃界与三处净土之间,尊者多年不见,想是不知多罗在哪,几处都去了吧。只是不巧,最后到了极乐界才见到多罗。不过,如此也好,几位尊者可以有时间讨论讨论了。”

“你啊……”观世音菩萨摇头轻笑。

然而听闻女子言此,几位罗汉按捺不住了,最先沉不住气的自然是伏虎尊者,他上前一步,向女子施礼道:“菩萨,您说弟子要统一意见,莫非方才弟子所议之事,菩萨早已知晓?”

多罗菩萨笑道:“娑婆之事,本不需本座参与,世尊却言有事托于本座,怕是此事不只涉及娑婆界。何况师兄也在,想想近日我佛界所遇之事,本座已猜出一些,方才又见几位尊者立于佛殿之上,未受训斥却面露难色,相互讨论却不敢扬声,本座便认定所猜之事应是不假,只是,正确与否还须释迦世尊明示。”

“菩萨但说无妨。”释迦佛祖此刻才缓缓抬眼,看向座前一干人等。

“阿弥陀佛,”多罗菩萨向前一步,施礼后说道,“如今法宝尚未炼成,世尊又要多罗前来,只怕是为了之前受命下界捉拿大鹏金翅鸟的降龙尊者吧。”

闻其所言,几位尊者讶然沉默,三位菩萨却露出赞许的目光。

“不错,此事确与降龙尊者有关,”佛祖微微颔首,“而之所以又要寻你,还因为她。”

说话间,众人眼前出现一朵红莲,莲心托一颗红珊瑚珠。多罗只看了一眼,便微微皱眉,缓缓开口道:“阿弥陀佛,多罗明白了。只是多罗现有事在身,此事交与孔雀明王便可,世尊何必劳神费力地让须菩提尊者去找多罗呢。”

“孔雀明王虽可助降龙降伏那大鹏,却不便处理此事,我怕她考虑不周平添波折,才向世尊提议找你。”观世音菩萨上前说道。

“既是师兄的主意,世尊又应允了,多罗照办就是了,”多罗略微一顿,似乎想到了什么,“不过,降龙既已下凡,何不让他把尘缘了尽再归本位,如此,也省得他再枉修几百年。”

“多罗,你可知七世了尽需要多少时日?在尘世浸染太久,旧缘未了又结新缘,降龙回天之后,怕是还需重修。”观世音菩萨摇头轻斥。

“师兄,如此几百年后,降龙还要下界了缘,师兄不怕他那时——”

“多罗,我知道你怜他,但此事只怕难以一劳永逸。”观世音菩萨严肃起来打断了她。

“可是——”

“菩萨,凡事皆有定数,不必操之过急。”多罗刚欲说,又被佛祖打断, “菩萨近日帮忙重炼伏魔宝物,已甚是忙碌;今日相托之事,菩萨只需费心使他能了此缘而凡界能度此劫便可,”佛祖轻言,“现在,本座把她也交付与你,至于如何处理,但不违天命,一切随你。”

“是,多罗明白……”多罗自知不应多言,右手一挥,将那红莲收入袖中。

“十六罗汉,伏虎尊者,本座命尔等常驻人间,是以求普度众生时方便行事。此后凡涉及此事者,一切听多罗菩萨调遣。”

“弟子明白。”

“如此,暂无他事,尔等可回了。”

“弟子告退。”

“多罗告退。”

片刻后殿内再无一人,袅袅梵音仍绕梁回旋,普贤菩萨侧过身来,还未开口,已听佛祖道:

“无碍,聪慧如她,不会乱来的。”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33:00 +0800 CST  
继续召唤:@寻弈人,@火影与信念,@暖☆城灰色系,@情至薄,@缘LOVE纠缠,@哇虫子啊,@慕容·眷祢,以后看文来这里呀~~~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38:00 +0800 CST  
嘻嘻,姐姐怎么舍得插楼呢是吧~~~~~~小女把重新写的第一章全贴完了。这样虽然剧透有点多,不过后面会容易看一些,小女在码字的时候发现原来的第一章只有两千字,结果后面原本交待这些内容的那一章需要码到将近两万字……小女就崩溃了,所以顶锅盖重发……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41:00 +0800 CST  
小曦姐在呀~~~~刚才还在想要不要到你楼里说一声呢~~~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46:00 +0800 CST  
……好吧,小曦姐,以后看文都到这里来吧,原先的那个楼不要了……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6:51:00 +0800 CST  
好吧,小女姑且把第二章也贴上来算了~~~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7:12:00 +0800 CST  

此刻,与热闹的大殿相比,灵隐寺的后院要清静的多。赵斌独自靠在回廊的柱子上,望着道济禅房的方向发愣。自从陈亮入了魔被乾坤洞主带走以后,自己就没了切磋的对手,练习的时候总觉得怪怪的,进步也很慢。而且最近师父总是昼伏夜出的,早晨打酒回来师父还没起,晚上吃过晚斋后寺里就没了人影,越来越让人摸不着头脑。

“哎呀,不想了不想了!我真傻,在这里瞎猜什么,如果有事,师父一定会告诉我的,如今陈亮不在,我得赶紧把他的那份也练回来才是啊,”拍了拍脑袋,赵斌轻喝,“飞空,斩!”瞬间一道蓝光飞出,赵斌跟着跳到空地上开始练习。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赵斌收回了飞空斩,满意的笑笑,准备去找师父。才一转身,就感觉眼前一个影子冒出来,又一次忽略了那声又甜又响的“帅斌”,赵斌条件反射地后退一步,挥着飞空斩大声喝道:“妖怪!”

“哎,你看清楚了再喊行不行啊?!人家大清早跑来看你,你就这样对人家?!”

“嗯?这声音好耳熟啊……”赵斌反应迟钝地想着,稳住神再看,只见眼前白雪双手叉腰一脸怒气地瞪着俩兔子眼盯着自己,忙收回了飞空斩作揖:“啊啊啊啊,对不起对不起,”想想又觉得自己没错,便直起了身子指着白雪抱怨道,“我了个去……胡萝卜,我都跟你说了多少次了,换个出场方式行不行啊!!你要吓死我才过瘾哪,我的兔奶奶!!”

“讨厌啦,一大早起来就说这么不吉利的话,人家才不想吓帅斌呢,”白雪一脸认真地说着,迅速蹭到赵斌身边抱住他胳膊轻晃,一脸花痴的表情撒娇地道,“再说了,我的帅斌这么帅,才不会死呢……”

赵斌顿时感到后背一阵发凉,哆嗦了一下,费劲地抽出手来,无奈地瞥了一眼身边一脸幸福状的白雪,收起了飞空斩,脑海里飞速地想着该说什么比较合适:“呃……我说胡萝卜,你找我……有……什么事……”

听赵斌这么问,白雪松开手,蹦到赵斌面前,食指轻触,害羞地说:“那个,帅斌,你看,你练功这么认真,很辛苦的……我听说,临安城里的集市可热闹了,要不,要不我陪你去逛逛吧?”

赵斌看着白雪一脸期待的表情,心道:“我了个去,你这是想陪我去还是想让我陪你去啊……”虽然这么想,赵斌总是不忍拒绝白雪,更何况,刚过完年嘛,他也想下山,只是不知道师父的意思,所以,他答应的有些吞吞吐吐:“呃,也好,我正觉得闷得慌呢,只是……”

白雪本来心花怒放的小心脏在听到那一声“只是”的时候顿时凉了半截,撅着小嘴没趣的挠挠手,但很快又挂起笑容甜甜地说道:“算啦,帅斌,你不想去也没关系啊,那我就在这里陪你好了~”

“不是不是,胡萝卜你听我说完啊,”赵斌看到白雪的表情,急忙解释,“我只是不知道师父他同不同意,你也知道,陈亮不在,万一寺里出了什么事,师父需要帮手又找不到我,你说怎么办……”

“哎呀,没事啦帅斌,刚才必清他们说圣僧还没起呢,你就不要去打扰他啦,”白雪最终还是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高兴不已,拉起赵斌的手就走,“你在寺里待了这么久,只在初一那天给圣僧打酒时下过一次山,圣僧这么善解人意,肯定会同意你下山的~~~”感觉身后的人还是有些迟疑,白雪加大了力气,“走嘛~~~~哎呀,走啦,帅斌~~~”赵斌一脸无奈地挠着头,虽然犹豫但还是踉踉跄跄地被白雪拖走了。


临安好歹是都城,朝廷再不济,都城总是好的。眼下正是大家走亲访友的日子,城里各个集市都十分热闹,商贩们叫卖各种小玩意儿,玩杂耍的当街表演,吸引着路人的目光。赵斌和白雪牵着手在街上逛着,白雪虽然修炼了很多年,但很少到人多的地方来,这次能有机会单独和她的帅斌逛街让她兴奋不已,不时地挤在某个摊位前好奇地看这看那,赵斌倒是无所谓地看着白雪碰这个拿那个,暗自偷笑她的可爱。最终,白雪在一个捏面人的摊子前停下来了,赵斌便也凑了上去。捏面人的是个五十岁上下的老人,此时正在捏一对小鸟,看见白雪眼睛里闪着好奇,便和善地问道:“姑娘想要什么吗?”

白雪一听,不太好意思地问:“捏什么都可以吗?”

“当然,孙悟空,七仙女,凤凰,金龙,什么都可以。”老人慈祥地笑笑。

“那我要帅斌!”听闻此言,白雪搂过赵斌的胳膊一脸天真地叫道,完全不顾瞪着自己的赵斌一脸黑线。

“大伯,您别理她,”知道老人没反应过来,赵斌赶紧使劲地摆手说道,“就捏个兔子吧,再加根胡萝卜就行了。”

老人看着一脸陶醉的白雪和一脸慌张的赵斌,若有所悟地笑了笑,抽出根竹签开始团面:“好,那就捏个可爱的小白兔吧……”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7:16:00 +0800 CST  

普陀山下,多罗菩萨看着手中泛着微光的红珊瑚珠陷入沉思,就连观世音菩萨已经站在身后都浑然不觉。直到听到身后传来一声轻轻的叹息,她才匆忙地收起手转过身。

“阿弥陀佛,多罗不知师兄前来,失礼了……”

“罢了,此处又不是佛殿,不用这么多礼,”观世音菩萨淡淡一笑,“何况我来也没什么事,就是方才大殿之上看你脸色不太好,过来看看。”

“师兄,”多罗喃声道,“多罗实在是……很为难……”

“玩笑了,三界内能有几人聪慧如你,”观世音菩萨回道,“虽然你也身在菩萨之位,莫说我难以相比,就是其他菩萨,也鲜有超越吧。”

“师兄过谦了,多罗早就说过,如今的多罗已不如从前了,又怎么敢跟师兄和诸位菩萨相比……”

“多罗,你这是怎么了?是因为炼宝太累了,还是因为红多罗重归极乐,担心凡间要历劫了?”察觉有些不对,观世音菩萨正色道。

“不,重炼法宝虽费时费力,却不费神。凡间虽有遭劫之兆,这样的小劫却也是天道,不管住世的哪一尊菩萨罗汉归位,他们曾经在凡间庇佑的地方都会在一段时间内失去庇护,人们不能一直依赖神佛,他们总要学会自己应对劫难,不是吗……多罗担心的是这次的事……师兄也知道,因那大鹏私闯伏魔殿毁我佛门法宝,多罗最近经常去净琉璃界寻灵药法器以重新炼宝。若只一个降龙,多罗管就管了,实在不行,抹了他的记忆,改了三世轮回,硬断他的尘缘带他回来就罢了。可是……”多罗面露难色地把珊瑚珠放在观世音面前,“师兄,你是最了解多罗的,为何还要让佛祖把她交与我呢……多罗实在……”虽然声音越来越小,多罗的心境,观世音菩萨已经了然。

“多罗,你这是自欺欺人,就算我佛把她交与妙音或者孔雀明王,那和交与你有什么区别?他们都是……”观世音轻轻叹息,“我知道你本就怜惜降龙,那女子又……”犹豫的语气说明他知道不该提,但简单停顿后,还是说了下去,“正因为如此,我才认为你亲自解决这件事更好,换了别的师兄弟,未必能体会他的苦衷,而且,就算我们修行多年,身为男子,也难以知晓那女子的心境啊。何况,你也清楚,万一降龙做出什么出格的事,受了罚,你定会于心不忍,免不了去释迦佛祖那里求情,但若真走到那个地步,就算世人敬你为诸佛之母,佛祖也难送你这个人情。但是话又说回来,正因了你与他二人的关系,有些事,三界之内,怕也只有你能做得到啊。”

“师兄……”多罗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的人,试探着想开口,却发现师兄已经转过身去,轻轻说道:“多罗,明白就好,我不再多言……此次凡间的劫难,你当多多费心,毕竟在凡界,仙不及妖。降龙一人,怕是招架不住……”

“多罗知道,好歹是几百年一次的天灾,料他一人也难以应付。不过,他应该不会孤军奋战的,伏虎那个家伙,怕是已经顺路跑去报过信了吧……”言至此,多罗菩萨不禁笑笑,“而且,那孩子也快醒了,跟了我几十万年,应该差不了……多谢师兄开释,多罗知道该怎么做了。”

观世音菩萨点点头,又想起方才多罗好像只收起了珊瑚珠,不由得回过身来问了一句“花呢”,多罗轻言:“送去栖迟了。”

“那就好。我只嘱咐一句,凡事一定要想的周全,万不可随性而为。佛祖虽说一切由你,但也不能由着你的心性胡来。我近来都会在山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来找我……”说着,观世音菩萨已经渐渐走远。

“恭送师兄,”多罗送走了观世音菩萨,暗自叹道,“降龙啊……你的事怎么总是我来管哪……”这一声轻叹,更像是自嘲,很快就与她化成的莲花一起,散在风里不见了。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7:18:00 +0800 CST  

话说这天赵斌三人回到灵隐寺时,已是过了晚斋的时辰,饥肠辘辘的三人刚进山门,听到的就是广亮三人组热切的讨论。

“我说你们两个啊,今天有没有看到疯济颠啊……”广亮晃悠着边走边问。

“回师叔的话,我今天一整天都没看见道济师叔呢。”跟在后面的必安立马答话。

“是啊监寺师叔,我也没有见到道济师叔。”必清十分狗腿地搀着广亮说道。

“哎呀你说这个疯济颠,大过年的老是往外跑,饭也不吃,真是浪费,”说着,广亮一脸的惋惜瞬间变成了开心,“不过呢,我广亮大师这么勤俭节约,怎么可能真的让他的那份饭浪费掉呢,你们说是不是啊?”

“是啊监寺师叔,我一直都很佩服您不管吃多少都绝对不会剩饭的功夫呢。”必安虽然是广亮三人组的新成员,已经学会了随时随地拍马屁了。

“是是是,监寺师叔你不光吃了道济师叔的饭,就连赵斌的那份也一起解决了。”被抢了奉承机会的必清十分不爽,迅速地揭发事实。

“那当然,我广亮是什么人啊,那是一点粮食都不会浪费的,哪像疯济颠和他的徒弟,”广亮自动忽略了必清略带讥讽的语气,继续自豪地说着,“你看看他们俩,一个个都那么瘦,这饭啊,吃了也是白吃。”

跟在后面的白雪听到这儿,气不打一处来,好啊你个胖和尚,竟然说我家帅斌白吃饭?!于是乎立刻一脸愤慨地要去拍广亮,却被张口接话的赵斌拉住,只听他道:“说的是啊师伯,我们哪有您这样的完美身材啊,不如以后我跟师父的斋饭都拿来孝敬您老人家,反正我们吃了也是白吃,对吧必清?”说完还一脸灿烂地向必清扬了扬下巴。必清见状,大气不敢出,只是尴尬地哼唧了两声。

然而我们的广亮大师正在得意之时,丝毫没注意到声音的异常,笑得更加灿烂地回头应道:“嘿嘿嘿嘿,你说的很对啊……”

“哎~就是嘛,我还是很了解师伯的嘛,哈哈哈~~”赵斌拍拍必安的肩膀继续装。

“哎呀,叫什么师伯啊,叫师叔就好啦~~干嘛这么客气啊,嘿嘿嘿,真是的……”依旧自我陶醉的广亮完全没注意到身边有人已经满脸黑线地石化了……

必安终于忍不住了,哆哆嗦嗦地扯了扯广亮的袖子小声道:“师,师叔……赵,赵……”

“照什么照啊,真是的……我知道我身材很好,不用照镜子啦~~”广亮赏了必安一个“仙童牌小馒头”,又马上一脸灿烂地看向必清,但并没有像想象中的得到答复,于是乎笑容瞬间消失,“怎么,我说的不对吗?”

“呃……对,”必清迅速调整回面带微笑的表情,“但是呢,我觉得,必安想说的,不是照镜子,而是,赵斌~”

“赵斌?赵斌怎么了?”

“没怎么,”必清依旧眼神清澈面带微笑,“就是,站在您身后挺长时间了。”



“……嗯?”广亮狐疑着回头,看到赵斌笑得阳光灿烂的脸,在短暂的惊讶之后迅速把自己的脸调整成笑容可掬模式,看着抱臂胸前饶有兴趣看着自己的赵斌开始嘻嘻哈哈起来:“啊哈哈,赵斌啊,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怎么也不跟我说一声啊,你看你,晚饭也没吃,肯定饿坏了吧,我让他们给去你准备素面啊,哈哈哈……”说罢就想带着必清二人开溜,却被赵斌一把抓了回来。

“哎,师伯,跑这么快干嘛,刚吃饱饭小心消化不良啊。”

“不会的不会的,我消化功能很好的……”广亮讪笑着,其实还想溜……

“哎呀,行了师伯,不闹了,”赵斌终于不耐烦了,“今天我和白雪进城,碰上个小孩,”说着
把枣儿推到三人面前,“他叫枣儿,从北方逃难过来的,家里人都死了,他住在城外一个村子里,可是那个村子好像又中了邪。我们见他没地方去,就带他回来了——枣儿,来,这是灵隐寺的监寺,广亮大师,这是必清,这是必安。”

枣儿倒也乖巧,甜甜的叫道“广亮叔叔,必清哥哥,必安哥哥,你们好。”

广亮三人组的表情随着赵斌的叙述不停地变化着,听见枣儿甜甜的声音,最终分别停在了“和蔼可亲”“友善”和“同情”上……

“哎~嘿嘿嘿,枣儿乖啊,一会儿我让这个哥哥给你准备素面,啊~”广亮伸手摸摸枣儿的头,指指身边。狡黠的必清保持着他那友善的微笑以最快速度后退一步,于是乎,广亮胖乎乎的手指就指向了可怜的必安……必安满脸的同情瞬间成了委屈,指着奸笑着的必清说不出话来。

“嗯?你个死必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广亮回身凶巴巴地看着必安,“啊,对了,还有赵斌的一份。”

“啊,那真是辛苦你了必安,那什么,顺便帮白雪拿两根胡萝卜来,谢了啊~”赵斌倒是不客气,很大方地挥挥手。

白雪听了十分激动地挠着爪子,心道:“嘻,帅斌真好,还记得让他们给我准备胡萝卜~~~”

这一边,可怜的必安狠狠瞪了必清一眼,在枣儿甜甜的“谢谢哥哥”中眼泪汪汪地去了厨房……

“哎呀,你看天都这么晚了,枣儿肯定是要在这住下了,必清,你去收拾间屋子出来吧,我有点累了,先回去了啊~”说罢,广亮一脸讪笑地跑开了,留下一脸郁闷的必清站在原地:“唉……我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赵斌无奈地笑笑,“好了,谁让你刚才坑了必安呢。对了必清,你有没有看见我师父啊?”

“没,道济师叔一天都没露面了。早上我和必安去叫他,他说要睡觉,就把我们赶出来了,可是两个时辰后,住持再让我去找他的时候,房间里就没人了。我到现在还没见着他呢。”必清实话实说。

“……师父真是的,老往外跑干什么啊……那个,必清啊,我们先去吃饭了,师父要是回来了,你一定跟我说一声啊。”

“知道了知道了。”必清仍然郁闷中……

“那谢了啊,我先走了~”说罢,赵斌领了枣儿去吃饭,白雪颠儿颠儿地跟在后面。赵斌边走边说:“对了枣儿,我们还没告诉你我们叫什么呢,记好了,我叫赵斌,这个姐姐呢,叫白雪……”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7:18:00 +0800 CST  
我在夏目吧找你的帖子好辛苦……嗯,前面加了两段讨论,这样看才像“娑婆言”嘛,之前他们的话太少了~~~~栖迟后面还要用,所以提到这里写了,不过,还是你的夏目感觉比较好啊,我写的这个地方可不是人待的……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7:48:00 +0800 CST  
新贴重发为趁周末赚人气某彦饭后人工置顶~~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19:21:00 +0800 CST  
小云~~~抱抱~~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2 21:28:00 +0800 CST  
顶起~~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3 07:23:00 +0800 CST  
你……?

楼主 月之雪彦  发布于 2012-03-03 13:15:00 +0800 CST  

楼主:月之雪彦

字数:110206

发表时间:2012-03-03 00: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5-06 03:55:42 +0800 CST

评论数:27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