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社会

一身穿锦袍之人朝着一个黑暗的拐角前去,面前有一群红甲士兵,军纪肃穆、英姿飒爽,个个手执钢铁长矛,挺拔的站在岗位两侧,锦袍人向前缓缓走去。
锦袍人忽遇士兵阻拦:“你可知此处是洪军禁地、警卫森严、不可冒犯,违者,军法无情!”
锦袍人手指朝天赫然说道“我乃黄鱼辅驾大先锋,架桥修路第一功,逢山开路逢城破,谁人不知天佑洪?”
红甲士兵:“到来何事?”
锦袍人:“拜洪门。”
红甲士兵:“拜门何事?”
锦袍人:“扶洪灭鱼!”
红甲士兵:“有何为证?”
锦袍人:“有诗为证!
反斗穹原盖旧时,
黄鱼强占我京基,
复回天下尊师顺,
红日当中起义时。”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1 20:58:00 +0800 CST  
开坛!
竖子跪下,锦袍人应声便跪,法坛两执刀侍卫将手中钢刀架在锦袍人脖颈之上:“爱洪顺还是爱黄鱼?!”
锦袍人:“爱洪顺!”
法坛掌旗人:“敕!第一誓,自入洪门之后,你父母即是吾父母你兄弟姐妹即是吾兄弟姐妹。”
锦袍人:“自入洪门之后,你父母即是吾父母你兄弟姐妹即是吾兄弟姐妹。”

法坛掌旗人:“你妻是吾嫂,侄即是吾子侄。”
锦袍人:“你妻是吾嫂,侄即是吾子侄。”
法坛掌旗人:“如果有不遵此例,不念此情以为背誓者,五雷诛灭!”
锦袍人:“如果有不遵此例,不念此情以为背誓者,五雷诛灭。”
法坛掌旗人:“第二誓,倘有兄弟父母百年归寿,无银埋葬必要通知各兄弟,有多帮多无钱出力,以完其事如有诈作不知者五雷诛灭!”
锦袍人:“倘有兄弟父母百年归寿,无银埋葬必要通知各兄弟,有多帮多无钱出力,以完其事如有诈作不知者五雷诛灭。”
法坛掌旗人:“
承天洪运
乙酉年十月初七吉日,此人今日跪在关圣帝君前滴血焚香,
已拜洪天为父、地为母、日为兄、月为嫂,为洪顺同愿同心, 心传忠义乐必同乐
忧亦同忧虽不同生 死愿先死,既题名于金榜 必尽忠于洪门,
愿为洪顺终生肝胆相照、忠心义气 、发财到尾、倘若奸心反骨、有始无终者,神昭其上、鬼阚其旁、三刀六眼、 五雷轰顶、报应分明、人神共鉴!
礼成!”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1 21:14:00 +0800 CST  
锦袍人在自己指尖针刺滴血,落入酒盏之中,当即,喝下血酒,朗声道:“有忠有义,富贵荣华;不忠不义,照此莲花!”说罢,变把手中酒盏乾坤摔于地上、掷地有声!
锦袍人:“关二哥为证,由今日起,我饱混刀口一致对外,不可对内,不可自己人打自己人。”
忽地,从远方走来一身穿黄袍之人,鼓掌说道:“杀鱼大会,事关重大,可有刀剑人马否?”
饱混:“见过洪王,兄弟有刀、有剑、有人!”
洪顺:“哦?刀是什么刀?”
饱混:“金丝大环刀!”
洪顺:“剑是什么剑?”
饱混:“剔骨鱼肠剑!”
洪顺:“人是什么人?”
饱混:“屠夫僵尸人!”
洪顺:“当真?”
饱混:“当真!”
洪顺:“果然?”
饱混:“果然!”
洪顺:“事不宜迟,你我需趁热打铁,不知屠夫与僵尸二位农村舞剑人现在何处?”
饱混:“洪爷放心,一切由我安排。。。。。。”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1 21:27:00 +0800 CST  
翌日清晨,农村郊外小路上,急匆匆的行走着两个体态优雅、面容俊美之男子,只是一人满面怒容、金刀大马,一人满面愁容、似在劝阻:“屠夫老铁,你这是弄啥类?就因为南特爵爷偷吃了你的狗,你就要去砍人家?更何况人家不是给你赔钱了吗?”
屠夫:“僵尸老铁莫要再劝,我与那农爵誓不两立,打狗也要看主人!如果他好声好气向我赔礼,我分文不要,可是他却只是把银两掷于地上,把我当乞丐打发!哇呀呀!真乃气煞我也!”
僵尸:“他农爵好歹也是十里八村有名的乡绅地主,欺男霸女、横行霸道惯了,这不,前几天,他霸占了妙可经血有点甜当他的五姨太,实在是秉性低劣,莫于如此粗鄙之人一般见识。”
屠夫:“这厮气焰太过嚣张,某家定要前去杀一杀他的威风,僵兄,此事休要再劝,我意已决。”
僵尸:“好吧好吧,那我就舍命陪君子。”
屠夫扬眉一笑:“哈哈哈,看我把银两摔还到他脸上,到时可要看看他是怎样一番作态。”
只是屠夫与僵尸二人所住距农爵家有十里地,他二人特意贪黑赶路,已走了一个时辰,再加上走时匆忙,没吃早饭,刚到农爵所在地,顿感腹中饥饿,于是二人商讨去这里驰名的酒家朵颐一番,填好肚子再去教训农爵。
屠夫:“呦,可算到了,僵兄,今日你陪我前去收拾那农爵,我感激不尽,今日就由我做东。”
僵尸:“吼啊。”
二人进入仙客来,在柜台见到一黝黑肥胖之男子,此人虽然肤色黝黑,但面相讨喜,再加上身材好似圆球一般,行走时提溜乱转,好似个翻滚包子一般。
“包小舟包老板!生意不错啊”僵尸挥手说道。
包小舟闻声抬头,见到二人便喜笑颜开,急忙前去相迎:“二位爷,什么风把您两位刮进来了,来,我送你们去雅间歇息,再尝尝我的拿手好菜。”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1 22:14:00 +0800 CST  
二人在雅间等候,不一会店小二便把酒菜端了进来,一边摆盘一边呵呵呵的傻笑,憨态十足,僵尸见到,略感好奇:“小二呀,遇到何事如此喜悦?”
店小二:“呵呵,小的生下来就是爱笑,大爷勿要见怪,呵呵呵。”
屠夫:“这是什么酒啊?”
店小二:“上好的三鞭酒,滋阴补阳,活血强身呐,呵呵呵”
僵尸:“小兄弟,敢问尊姓大名?”
店小二:“他说呵呵。”
屠夫:“谁说呵呵?谁敢呵呵我?”
店小二:“呵呵我说我。。。。”
屠夫抢话道:“什么?你敢呵呵我。”
店小二:“呵呵,不是,我的名字叫他说呵呵,额呵呵呵呵。”
僵尸笑道:“好了,没你事了,他逗你玩呢,莫要见怪,下去吧。”

店小二走后,屠夫乐道:“真是人如其名,一天到晚呵呵呵的,呵他奶奶个臊子呵。”
二人胡吃海喝一番,结账走人,步入闹市,贩夫走卒叫卖声不绝于耳,忽地,前方乌压压一片,前方民众四散躲避,僵尸与屠夫二人驻足于路边观看,只见一群仪仗威严之兵马在行走,中间有一仪表堂堂男子驾马缓缓而行。
四周百姓交头接耳、议论纷纷,僵尸屠夫二人前面有俩个一高一胖的小贩在聊天。
胖小贩:“坐在马上的是何许人也?好大的官威。”
高小贩:“嘘,小点声,不要命了啊?中间骑马的大将,好像是本朝靠山王,朵王,他被黄鱼帝下令镇守边疆多年,与家中娇妻苏菲多年异地分居,估计是欲火难耐,来享云雨之福吧。”
胖小贩:“哎我说,弈毅盘大棋,听说那苏菲,生的是蜂腰猿背、肌如凝雪,可是一尤物啊。”
高小贩:“濑户犯神经,你个撒比,啥话都往外说呢,长点心吧。”
僵尸与屠夫二人闻见两个小贩所言,若有所思,僵尸窃声对屠夫道:“靠山王此次班师回朝,恐怕要有大事发生”
屠夫闻言,面朝天空叹道:“天要变喽。”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1 22:50:00 +0800 CST  
靠山王带领兵马走后,僵屠二人便朝农爵家前去,到了农爵府门前,屠夫咬牙切齿,拍门便喊:“农爵小儿,还我忠犬命来!”咚咚咚声不绝于耳。
不一会,门内传来熙熙攘攘传来叫嚷声,就在屠夫要把门拍烂时,门内传来一声大喝:“竖子敢尔!”哐叽一声,门庭大开,迎面走来一高头大马汉子,身着教头装束,面容冷峻,筋骨强健,彪悍的神情之上却也有一丝书生意气。他的身后跟着一班家丁护院,嚣张跋扈。
僵屠二人眼见如此,摆好架势,屠夫怒道:“尔等何人?叫农爵出来,别做缩头乌龟!”
屠夫话音刚落,“哎呦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屠夫僵尸二位兄弟,不知大驾光临,所为何事啊?”农爵人未、声已到。接着一个白胖猥琐的男人便走了出来,不是南特爵爷又是谁?
屠夫喝道:“顽皮贼骨,淫邪匹夫!还敢叫嚣?”
农爵:嘿!不就吃你一条狗吗,何必动刀动枪啊。
僵尸:你还强行掠走了A朕A的女儿,妙可!光天化日、强抢民女,今日,我二人便是要替天行道!
农爵:替天行道?好啊,先过的了我家教头再说!
此时那个教头打扮的男子手执关刀,摆好架势就要开打
此时屠夫说道:慢着!
教头男子:怎么?怕了?
屠夫:我刀下不斩无名之鬼,报上名来!
农爵:哎呦呦,我家教头可了不得,祖上乃是水泊梁山好汉,九纹龙史进!他本是个秀才,却奈何屡次落榜,隧弃文从武,做了我家教头,记好了,他叫史成诗!
僵尸:莫不是号称文可弄墨、武可杀人的史成诗?
史成诗:正是。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1 23:43:00 +0800 CST  
屠夫拔起随身所带之刀,缓缓擦拭:“此刀名曰金丝大环,乃天外陨铁打造,刀长四尺三,重六十六斤六两。”
史成诗将关刀立于身前:“此刀名曰凤尾,糅合五金所铸,刀长七尺七,重五十九斤七两。”
二人摆好架势,静立运气,双眼紧盯对方,只要看见丝毫破绽,便一击制敌,二人刀意越攒越盛,同时出刀,咣当。,那一瞬,周围人只听见了刀声,转眼间屠夫的刀已架于史成诗的项上,而史成诗的刀才刚刚举起。
屠夫收刀,缓缓与史成诗擦身而过:“你输了。”
史成诗顿感三九天被人浇了一盆冷水,从头凉到脚,背上汗水浸透了衣服,执刀半跪:“我输了,多谢,让我目睹这一刀的风情。”
屠夫转过头来,看着史成诗道:“我的刀法,何如?”
“平生仅见”史成诗作揖,远远走去。
农爵:“教头要上哪去?”
“在下技不如人,实在难堪大用,告辞。”他边走边挥手,头也不回。
农爵愣在当场,攸然感到有杀气,回神一看,屠夫正死死盯住自己:“爵爷,不妨让剩下的家丁一起上,说不得,可以拿下我两。”
农爵忽然笑了起来,谄媚之意霍然脸上:“屠大哥,小弟对不住你,不该吃掉你的爱犬小奥特,我该打!”说完农爵就给了自己一嘴巴:“但求你饶我一命,我家还有六十岁老母和五个老婆等着我。”
“还敢提老婆?你那五个老婆除了A如冰,还有谁是自愿嫁给你的?”僵尸打趣着说。
屠夫一边伸手套着裤裆一边说:“来,农爵啊,你把脸伸过来。”
爵爷委实不愿,但迫于淫威,不得不把脸伸出,脖子伸得跟个长颈鹿似得,让后Duang的一声,眼前一花,等南特爵爷揉了揉眼睛才发现,刚才是屠夫把当时爵爷给他赔狗的银两砸在了爵爷脸上,由于是从裤裆里掏出来的,爵爷脸上感受到了屠夫的温度。。。。。。
屠夫:“我听说你跟妙可还未拜堂,也未曾有夫妻之实,把她送回给A朕A,我跟你就此两清,如若不然。。。。。。。”
爵爷连忙点头答应,生怕回答慢了就被这个凶神一刀剁了,连忙亲自把妙可经血有点甜给送回A朕A家,A朕A见到女儿完好回来,喜极而泣,转脸一见爵爷,又是怒从心中起,当即给农爵头上锤了好几拳,之后又对屠夫僵尸二人连连道谢,僵屠二人走后,A朕A抱着妙可唏嘘不已。
而农爵吃这个大亏,心中随愤愤不平,但也无计可施,只好回去暴揍A如冰,打老婆玩去了。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0:48:00 +0800 CST  
僵屠二人启程回家,来到家门后,见中堂之上站着一个人,僵尸屠夫二人连声说道:“饱混大哥!”
饱混面带微笑:“可算回来了”
屠夫:“你久居庙堂,为何来此乡间小居?是遇见事了?”
饱混:“人多眼杂,可否找一清净地细谈。”
僵尸:“到我书房一叙。”
书房中三人饮茶交谈“今天我找二位兄弟有要事相帮”饱混放下茶盏对着僵屠二人徐徐说道,”
屠夫:“有何要事?”“造反!”饱混面容正色,一改往日轻松诙谐。
僵尸:“这。。。。。。。为何?”“黄鱼昏庸无道,枉为九五之尊,然,洪顺聪慧仁德、尧舜禹汤,实为天之骄子,只要我等公举大事,何愁国泰民安?我知二位不喜郑智斗争,但我现已箭在弦上,容不得半点退缩,奈何手下除我之外,无堪大将,特请二位贤弟助我一臂之力!”
屠夫:“当真?”
饱混:“当真!”
僵尸:“果然?”
饱混:“果然!”
“哎呀呀,这可如何是好?”僵屠二人齐声哀叹拍腿。
顷刻,僵尸正色道:“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屎到肛门,不得不拉”屠夫怅然的说。
“既如此,我二人愿与大哥共进共退!”僵屠二人齐声说道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1:12:00 +0800 CST  
又过一日,洪门总部,饱混急匆匆赶来,人未到声先到:“洪顺老哥,事情办妥了,僵尸屠夫二人已入我们麾下。”
洪顺大笑:“哈哈哈!好!俗话说江山即疆土,得疆土者得天下,世人只知疆土是疆域领土,大错特错,疆土实乃僵屠也!我有此二位武曲星相助,何愁拿不下凡尔赛?”
饱混连声附和:“那还请洪帝布置兵马,打他个措手不及,”
闻声,洪顺却是由喜转愁:“只是我听闻靠山王近日已班师回朝,这根骨头可是硬得很呐。”
“不足为惧,朵王镇守边关多年,我早已趁其不备,控制了他一家老小,素闻,靠山王平时最爱他的妻子大姨妈就用苏菲,可惜,苏菲早已被我软禁,任何人都有弱点,只要抓住他的弱点,不愁他不就范。”饱混奸笑着说。
洪顺连忙起身:“你已控制了靠山王?”“千真万确!如今黄鱼老儿,基本被架空了!”饱混傲然说道。
“事不宜迟,迟则生变,如今我的人马也已召齐,你猜我什么时候坐上凡尔赛的王位?”洪顺对着饱混问道。
“就在今天、就在今天!”饱混笑道。“哈哈哈,对对对,就在今天!哈哈哈。”洪顺饱混二人齐声大笑。


凡尔赛宫,庙堂之上,满朝文武齐聚一堂:太虚之主、高中四年制、一指菊花残、痴交花、mz改变中国、塞尔文、我和你杨颖、噢丶我找小耳朵 、洪顺老板DE爹 、中国·成都 、叶死人i 、巴基大王、毅朵忧郁男子、霜之哀伤、谭浩强i、毅株小野菊、黑牌12、毛利小赤郎、修泣、深扣Ju花含指笑、广东无敌杀手星、文科菜神 、
文科菜神 、撸吧耶 、无锡天使 、真装13帝、e杯清茶、水煮魔法士、腾讯毁了我yi生、真诚的弱智、天上掉下个毛东东、林夕大王、依然妄想赛尔文、彩鱼哥、巡禮之年、女孩de季节、太阳的是寂寞、加州嘻哈帝等等等。。。。。。。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1:49:00 +0800 CST  
黄鱼哥端坐于凡尔赛王座之上:“有事起奏、无事退朝。”
台下满朝文武默不作声,黄鱼打了个哈欠:“啊,既如此,诸位爱卿,退朝。’
“大事不好啦!皇上!”东厂太监总管太虚急匆匆的跑来,西厂太监高中四年制远远地眺望着太虚。
黄鱼哥怒道:“大胆!朝堂之上,岂容你个阉狗宦官无礼!”
“吾黄饶命,是那洪顺逆贼率兵打过来啦!”太虚哀嚎道
“什么?”“洪顺造反了?”“完犊子喽。”“御林军何在?”“俺滴老天爷呀!”满朝文武乱作一团。
黄鱼哥临危不惧:“靠山王,饱混大先锋,速去率黄鱼卫队救驾。”
“臣遵旨。”饱混、靠山王齐声道:“黄鱼卫队何在?”
刷,忽然一排排士兵冲了出来,但是,还没等满朝文武高兴,只见那黄鱼卫队齐刷刷的把手中兵器指向了自己这边。黄鱼哥怒斥:“竖子敢尔!”朝堂之中气氛肃穆,鸦雀无声。
忽然,远处传来一声大喝:“竖子!给朕退位!哈哈。”却不是洪顺是谁。,而洪顺身边站着两员大将,正是僵尸屠夫二人,身披金甲、好不威风。
黄鱼哥怒道:“好你个洪顺,朕一向待你不薄,没想到啊没想到,你个浓眉大眼的也叛变了!”
洪顺哈哈大笑:“昏君,多说无益,速速束手就擒!来人把黄鱼老儿给朕从王座上拉下来!”
“我看谁敢!朕乃九五之尊,受命于天,谁敢对朕无礼,定教汝等千刀万剐!”黄鱼哥怒目圆瞪,大发黄威。
僵屠二人见状跃跃欲试,却被饱混拉了一下,回过头来,却见饱混微微摇头,眼神示意不要轻举妄动,尔后,饱混微笑着像是看戏一般看着这一切。
“没人敢吗?”洪顺怒道,“我敢!”只见巡禮之年弓着腰眼神满是谄媚之意,活像只哈巴狗,“人家也敢啦!”另一边大太监高中四年制也高呼到。
洪顺扫视一周:“还有人否?”结果无人敢应,“好!就由你二人前去把黄鱼老儿从黄位上拉下来。”
只见巡禮之年和高中四年制全身颤抖着朝黄鱼哥走去。“停下啦,你给人家停下啦,你想怎样?”只见太虚对着高中四年制怒斥道:“不是说好一起做彼此的天使吗?为什么要背叛人家啦,人家超伤心的,会哭的哦,哼,大坏蛋,小拳拳捶你胸口。停下来嘛。”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2:22:00 +0800 CST  
高中四年制用自以为深情款款,实则令人作呕的眼神看着太虚说:“笨蛋,请原谅我,最后一次了,当事情完了,我在给你舔屁眼。”但是,忽然旁边的巡禮之年不高兴了:“什么,你给他舔?而我却给你舔!你不爱我吗?”
高中四年制缓缓对着巡禮之年说道:“对不起,阿拉与他各司其职,甚少见面,侬只是他的替代品啦,阿拉对不起侬啊。”
“不!侬骗阿拉,阿拉不听了啦,还记得我们半夜才后花园互相吔着多方的屎吗?侬肯吃阿拉的粑粑,阿拉也吃了侬的粑粑,阿拉和侬是真感情了啦,讨厌啦,阿拉是御前带刀侍卫了啦,阿拉没有被阉了啦。”巡禮之年哭泣着说道。太虚惊讶的说到:“你们好恶心了啦,人家不理你了啦,居然吃粑粑了啦。你去屎!”说完太虚就掩面而去。
高中四年制怔怔的站在那:“侬也抛弃阿拉了,阿拉不想活了啦。”噗呲,话音刚落高中四年制边拔刀自刎,黄的、白的、绿的、红的流了一地,甭提多恶心了。
“他妈的,这个傻逼,自杀都这么恶心,等朕当了皇帝,看这地板一辈子恶心!”洪顺厌恶的说道:“来人,把另一个断袖之癖的巡禮之年拖出去斩了,省的再污了朕的凡尔赛!”于是乎巡禮之年被洪卫兵们拖出去斩了。
“哈哈哈,朕要多谢你,帮朕斩了两个阉狗佞臣。不过,这下没人把朕拉下马了。”黄鱼哥高声笑道。
洪顺上前缓缓一步走去:“没人吗?我来,给我起!”洪顺把黄鱼哥一把拉下王座。然后自己坐了上去。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2:40:00 +0800 CST  
“朕才是真命天子!”洪顺仰着头无比自信地说。
黄鱼哥一旁却哈哈大笑,洪顺见状不禁乐道:“哼哈哈哈,莫不是刺激过多,得了失心疯不成?”
只见黄鱼哥边笑边摇头:“朕笑的是你!岂不知你已经大祸临头了!左翼党何在!”只见朝堂之上忽然落下数个蒙面黑衣人,却又见满朝文武之中修泣上前一步:“左翼党在此!”
洪顺大惊:“怎么左翼党不是反鱼组织吗?为何会听命于黄鱼?”洪顺而又莞尔一笑:“就算是左翼党又怎样,区区数人,不过尔尔,黄鱼老儿,你已经图穷匕见了吗?”说罢,洪顺直视着黄鱼。
黄鱼哥边笑边摇头:“图穷匕见的是你,你还能听见在宫外你的亲卫军的声音吗?”
“什么?洪卫兵何在!”洪顺大喊,四下却无一人响应。“洪卫兵何在!洪卫兵何在!!来人!”
“别再喊了,你的人都被靠山王和混宝还有僵尸屠夫几位杀光了!”黄鱼悲悯的看着洪顺说道。
洪顺忽然想起来僵尸与屠夫曾慢一步登入凡尔赛,当时僵屠二人说:“洪帝,还有黄卫兵没有清剿完,待我二人冲将过去,杀他个干干净净!”回想完后,洪顺随即苦笑摇头说道:“木想到啊,原来是把我的兵杀了个干干净净”
“我应该早就明白,从饱混主动去洪门找我时就该明白,怎么可能如此顺利?此乃天要亡我,非战之罪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洪顺癫狂大笑。
黄鱼哥:“痴儿,朕早就知你包藏祸心、意图谋反,这才和靠山王和混宝合唱了一场大戏,只是这戏台却是整个凡尔赛!你想想,没有朕的旨意,靠山王为何会班师回朝?上帝让其灭亡,预先让其疯狂,你错就错在太过急躁,你越是急不可耐,就越是愚不可及。”
洪顺拔出手中宝剑怒视着满朝文武。
“怎么?还想做困兽之斗?”黄鱼哥笑道;“来人,把洪顺逆贼拿下!”僵屠二人上前说道:“遵旨!”言罢,便把洪顺捆了起来。
黄鱼哥又回到王座前,背对着洪顺说道:“洪顺,你可服朕?”
洪顺哑然一笑:“哈哈,不服,老子不服!”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3:05:00 +0800 CST  
黄历乙酉年十二月初八,午时三刻。
太阳正当空,是地面上阴影最短的时候。此时,正是大气、地表、云层等接收了太阳辐射,从而使周围环境温度大幅上升的时候。此时阳气最盛,阴气即时消散,此罪大恶极之犯,应该"连鬼都不得做"。
洪顺身着囚衣被困于囚车内,而监斩官则朗声说道:“洪顺逆贼, 欺君罔上、犯上作乱、罪加一等、凌迟处死!”说罢,将手中令牌抛出。
但听得一声号炮响过,眼看午时三刻将至,刽子手证实帝让他的四个徒弟充做副手,先将洪顺从台下囚车里起出,绑到法场行刑的木台之上,那刑台当中有个“金”字形的木头架子,糙木铁环上边乌黑的血迹斑驳,都是以前用刑时所留。
证实帝和他的徒弟们一言不发,动手把洪顺绑定了,三下五除二,就剥净了他身上的囚服,随后捧着刑具法刀候在一旁听命。这时第二声号炮响过,法场四周围观之人,都知道在转眼之间,便要把这反贼千零万碎,大多注目观看,嘈杂喧闹的人群顿时安静了许多。
证实帝请监斩官在名牌上勾了红叉,反身走到洪顺身边,按惯例抱拳,冷然说道:“古有圣贤立纲常,今有黄法大如天,洪爷惹下的是弥天大罪,才被断了个碎剐凌迟的极刑。今天这一千三百刀,可是一刀也少不了的。咱劝你不妨想开些,在阳世多受些凌碎之苦,到阴曹里却能早得解脱,趁着第三声号炮未响,还有什么话要交代的尽管留下。”
洪顺早已万念俱灰,沉默半响只是缓缓说道:“我不服。”
就听咚隆隆一声号炮作响,刑部刽子手证实帝见午时三刻已至,当即动手行刑。先是副手取出一条漆黑的网子,当场抖将开来,缠在潘和尚的左臂之上。这黑网可不是普通的渔网,乃是前朝刽子手所传之物,通体以人发混合蚕丝编就,专在凌迟碎剐的刀数过多时,拿来作量肉之用。只见那黑网的网丝勒入皮肉之中,便会留下一大片铜钱大小的血印。
证实帝是忙家不会,会家不忙,叫声“看法刀了”,便伸手从皮囊当中,拽出泼风也似的两把快刀。这两口法刀,一长一短,皆有名号,长者过尺,唤作“尺青”;短者过寸,唤作“寸青”,。据说当年曾用来碎剐过江南巨寇方腊,真是白刃似水,寒气逼人,果然有吹毛断发之锋。在此大小二青两口利刃之下,剔割过的好汉之多,实是难计其数。任你是含冤负屈的忠臣义士,还是恶贯满盈的乱党贼子,被绑在法场上见了这两口快刀,都不免心中瑟瑟,魂魄俱无。
证实帝手中拎了长短两柄快刀,口念恶杀咒,咒起刀落,按着勒出的血印子一刀刀割下,短刃一割,长刃一挑,便取下柳叶似的一片皮肉,直把二青使得翻飞,每被割一刀,洪顺就说一声:“我不服!”
旁边相帮的四个刽子手,一路数着刀数。法场刑台上血肉淋漓,看热闹的人们,多是初次见识刑部刽子手用刀,谁也没想到天下会有如此快刀,又有如此干净利落的割法,直教人无法思量,尽皆看得犹如木雕泥塑般目瞪口呆。偌大个街心里,只闻刽子手下刀、贼人大叫不服,除此之外,十字街上鸦雀无声,围观的百姓中有那些胆小的,竟被吓得尿了裤子。
此次碎剐洪顺不比寻常用刑,必须要割满整整一千三百刀,所以证实帝深知下刀要既快且准,刀子底下不能拖泥带水,否则就先把犯人活活疼杀了,更要避开人体血脉,而且此贼肥胖长大,不似寻常皮肉精壮之辈,血脉经络格外难寻,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使出了浑身解数。
洪顺也当真彪悍,身上被割了一个痛快,嘴上是一边惨叫狂号,一边大叫着:“我不服!”。但声音越来越弱,到后来甚至变成了如同野兽般的嘶吼,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3:50:00 +0800 CST  
证实帝立刻手起刀落,牛耳尖刀一刀下去,只是一戳一剜,便已挑出一颗血淋淋颤巍巍的人心,恰是一千三百刀整。法场四周围观之人轰然喝彩,都赞证实帝好手段,连在楼上监斩的官员,也各自暗挑大拇指称道不已。这时就见证实帝的四个徒弟东淫、西贱、南骚、北色,七手八脚将洪顺所剩残骸剔剥了,五脏六腑尽数掏拽出来,摆开来挂在刑台的几根木桩子上,又把骨头残骸全都砸为碎片。凌迟乃是最残酷的极刑,若非遇着大逆不道,也轻易不动如此重典,不仅千刀万剐,按律更是连尸骨都不得入殓,碾砸碎了之后还要引火焚化,挫骨扬灰。让其灰飞烟灭,永世不得翻身。
蓦地里刮起一阵阴风,四下里飞沙走石,刚刚还是艳阳高照,一瞬间就变得愁云笼罩,刚才还凑热闹在观看凌迟的百姓们如临大祸,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哭爹叫娘声中争相奔窜逃命,真个是“天昏地暗无光彩,鬼哭神号黑雾迷”。灰蒙蒙的天上仿佛仍有人在哀叹:“我不服、我不服、我不服。”声声惊天地,句句泣鬼神。
————————完————————

楼主 与僵尸肉搏  发布于 2017-03-02 03:52:00 +0800 CST  

楼主:与僵尸肉搏

字数:9012

发表时间:2017-03-02 04: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5-17 11:24:57 +0800 CST

评论数:4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