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惊心】不堪寝梦佳期

【步步惊心】不堪寝梦佳期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3-28 15:32:00 +0800 CST  
烦,我来更这个吧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4-26 23:16:00 +0800 CST  
第一章 初见
那天,下着稀稀疏疏的小雪,有浅微的冬阳,照在身上有种挠痒痒似的暖意。
一个着褐色宫衣的官女子指挥着一排团着红扑扑的脸儿的小丫头片子凿梅花,过了好一会儿说“幺妹儿,你自个凿好送去延禧宫主子那儿。”
不知是不是冷的,她应声时拖了个长长的“嗯-”字。
胤禛噗呲一笑,觉着这丫头片子笨得可以。
那丫头凿了许久,摇摇晃晃地将梅花抱了满怀,朵朵盛开的梅遮挡了她整张脸,胤禛渍渍暗笑,贪心的丫头片子。
他心下一动,竟起了捉弄她的心思。
见她收拾了东西,满捧梅香而去,胤禛叫住了她。
这该是个新入宫的丫头,被梅花遮住的脸露出一双乌黑的眼,有些迷茫的看着他,抱着那满捧的梅不知所措。
胤禛就这样静静的瞧着她,看着细雪落在她的肩上、发间,她抱着梅花露出半截儿脸,红扑扑的,像大婚日里新娘手里的红苹果儿。
胤禛说“我是四阿哥胤禛。”
她眨巴了下眼,躬身请安,手里捧着的梅枝半数落了地,她慌忙地蹲下身去拾梅枝。
“那你是谁。”
“奴才李氏,”
“唤什么名儿?”
“奴才贱名,恐污了阿哥殿下的尊耳。”
他有些腻烦,连个宫女都不好好和他说话,看着像个笨丫头,却这样规矩又咬文嚼字的,甚是不快“问你个名,怎么这样哆嗦。”
“若晓。”
“若知晓,还是若初晓?”
“阿哥觉得如何,便是如何。”
风雪里她裹着厚厚的棉袄,抱了凿下的白梅,那臃肿的背影有些儿傻气,胤禛忍不住唤了一声“诶,若晓。”
她回过头一望,莞尔浅笑,在飘荡的雪花白梅间,清浅得像他院子前二月初枝头盛开的木兰。
她的脸就这样印在了他波动的眸光中,映入心底。
很多年后,回想起那一刻,仍忍不住傻笑
在他漫漫长生里遇到的女子中,她绝不是最美的,可日后遇到再倾国倾城的人儿,也没了见她时的惊艳和心悸。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4-26 23:37:00 +0800 CST  
第二章 思念
仍是隆冬,胤禛清清爽爽的去澹宁居给康熙问了安,与兄弟们谈笑时亦是年少的意气风发,却不知为何辗转站在澹宁居外那半亩梅林间却变化的模样,看着白梅飘落在他的肩头,轻轻拂去后还捻着一缕惆怅。
“四哥,站在这作甚?我与八哥想着去瞧瞧新辟的花园,四哥的也在一块,不如与我们一道?”
胤禛回望,正瞧见笑嘻嘻的给他行礼征询他意见的九阿哥胤禟,然后瞧见了一脸温和淡笑的八阿哥胤禩也给他行了礼等着他的回答,胤禛认真回了礼,道“新辟的园子我未曾得见,蒙八弟九弟相邀,本求之不得。只是皇父命我教十三弟和保泰算数,我许久未曾查看进度,定了今日……还望两位弟弟海涵。”
胤禟回望了胤禩一眼,揶揄道“四哥,你这娶了四姐回来,说话越发的怪异了……”
“九弟。”胤禩止住了九阿哥胤禟接下去的话,说道“同为兄弟,又建在一块儿的花园,你还怕四哥不去瞧么?皇父之命自要恭谨完善。四哥,我便与九弟告退了。”
胤禛又在梅花树下静默良久,心里散着淡淡失落,捻着一瓣梅花离去,他似乎许久未见十三弟了,也不知十三弟有没有长高、长胖。
他就这样心里默念着十三弟,越发喜悦,一不小心踩了埋在雪里的扫帚,身子一晃,差点和大地来了个亲密接触,虽然被五步开外跟着的太监扶住了,但委实失仪。
这脸,今日给败没了!
他现在想回去住处窝在屋子里不出来,他堂堂皇子阿哥,竟这样丢人!
但随行的太监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亦不知他此时如何想的,便骂咧着问谁这样不懂规矩,胤禛本欲赶忙喝止,落荒逃去,却意外瞧见了个人。
今日的她还是那样红着像苹果一样的脸,怯怯的瞧着他,说“是奴才。”
胤禛一时不知是着了什么魔,他拉起她就跑,让太监的训斥声截然而止,他的手心温热,虽不是头一次接触到柔软的柔荑,可他竟有些头昏脑涨,紧张得手心发汗。
若校有些迷茫的任胤禛拉着跑着,直到脚酸了、疼了,她才反应过来,轻轻的挣扎着才让胤禛停下了脚步,她委屈的问“四阿哥跑什么?是想让奴才罚得更重些么?”
胤禛说“我自个不小心的,与你无关,自不会罚你。”
“放开。”若晓挣着被胤禛抓住的手,红着鼻子囔了句“疼。”
胤禛连忙放开手,有些尴尬,然后没话找话问“你不是凿梅花的么?怎么扫雪了?”
扫雪还把扫帚扔雪里,是笨呢还是笨呢?
“上次凿的梅枝残了,姑姑让我每日在扫帚上跪一炷香时间,连续半月,今儿是最后一日。”
胤禛越发尴尬,上次好像是他去吓人家的。
他尴尬的望望天,然后问“你随我去南熏殿好不好,那儿没人罚你的。”
若晓愣住,眨了眨眼问“为什么啊?”
胤禛理所当然的说“你长得好看啊。”
若晓蹙起了眉,摇头晃脑道“不好。”然后一言不发的顶着风雪跑开了。
胤禛不解,他说错话了吗?似乎没有啊!可是若没有,那她为什么说不好。
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他的脑中的空闲时间似乎都被那个有些笨,有些傻的宫女所占据,他想着她清淡的莞尔一笑,想着她说的不好。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也许是因为她的不识抬举吧。
后来他才知道,那是一种思念。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5-01 01:34:00 +0800 CST  
满人叫嫂子作姐,九阿哥说的四姐就是四嫂啦
胤禛这刚结婚就来撩妹渣男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5-01 01:36:00 +0800 CST  
首先忠告下各位点进来的小可爱们
齐妃的受宠阶段刚好是四还是个浪荡公子哥儿的时候,我也不会给他改形象
里边可能会有很多老四的黑历史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5-01 15:54:00 +0800 CST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5-10 20:42:00 +0800 CST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5-18 02:13:00 +0800 CST  
十五岁的四阿哥成长成和硕雍亲王,长成雍正,路还很长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5-19 01:02:00 +0800 CST  
第五章 凑巧
晌午,雪后初霁。
皑皑的枝头上有雪微融的迹象,若晓穿着一件紫色素袄,抱着半人高的扫把,在南熏殿月台前青石阶上扫雪。
院子里雪一堆连一堆,倒还算是干净,刚从屋里出来的胤禛惊奇地瞄了若晓两眼,行行退退,回头站在若晓旁,差点就跟拿着扫帚倒退的若晓撞了满怀。他往前弓了身,问“本阿哥记得,你可不是扫雪的。”
若晓立住扫帚,直了身说“福金带宋格格随永和宫主子往南苑子去了,扫雪的苏拉们也想跟去,见他可怜,我便替他了。”
胤禛记得前几日他额涅便已请旨去南苑小住两日,福金也跟他提过要随去的事,只是他倒是忘了是今日,怪到今日南熏殿怎的空落落的,他皱皱眉,问“那你不想去吗?”
“想哈!”若晓欢快的回着,眼里闪着星星一样的光芒,又瞬间低头下去扫雪“只是……”
胤禛身子往前又倾了些,笑“只是什么?”
若晓抿了抿嘴,转过身去低头扫雪,似不经意地说“只是想着南熏殿总要有人伺候的。虽说多我一个不多,但人手可能没那么紧张。”
胤禛唇边含了笑意,心情也变得明朗起来,眼神散漫地乱转了一圈,低声地问“你原也是愿意在这儿伺候的。”胤禛说罢见若晓未答,只当她是默认,又笑道“过会儿我让王和叫些苏拉过来扫雪,你回去歇着吧。”
“作甚?”若晓警惕地瞄了胤禛一眼,忙推辞“我这便要扫完了,阿哥让人来作甚?嫌奴才扫地不干净么?今日不是奴才当值,可以重扫一回的。”
胤禛不明白了“你急什么!让你歇着你还不乐意了?又不会短了你什么。”
“自然……不会短了什么。”若晓刚冲口而出的话生生咽了下去,话一转,倒是笑靥如花,温柔可亲“爷的心意奴才心领了,可爷事主子,总不能老管着奴才这点儿芝麻绿豆的事儿,只望着爷今儿别让苏拉过来帮忙便是了。”
胤禛迟疑地又问了一回“真不用?”
“不用。”若晓将脚下的积雪扫做一堆,问道“也不是要出门么?怎么在这事上计较了,若奴才做错了什么还请爷多多包涵,爷还是去做正事要紧。”
胤禛忽然想起八阿哥胤禩约了他今儿去看皇父新赏的花园,这般想着便真不该再逗留了。
若晓瞄了老大动静的外头一眼,确认胤禛已经离开了,从怀里掏出一块素色方巾,打开一瞧,里头尽是一些碎银子,足有十两之多,她长长的松了一口气,然后喜滋滋地包上,揣在怀里,反正都是要干活的,放弃一次公费旅游,在南熏殿里替人加班两天便可以赚到一年工资,何乐而不为呢。
只是最近四阿哥老是在眼前里晃悠,该不会真的让让她做房里的格格吧?
若晓摇摇头,也许只是他一时心血来潮,随口一说罢了,自己多挣点钱,出宫包养小白脸不香吗?继续干活!
“咦?我屋里的扫地格格去哪了?怎么到你来了?”进了里间的胤禛绕过屏风一瞅便觉得那个在整理木施上衣服的背影有些熟悉,却好像不是扫地格格,她转过头时才发现是若晓,胤禛越发惊奇了“这两日看到你有点频繁啊!”
若晓有些尴尬,她以为胤禛今日出宫去看园子,应该晚一些回来的,这样也不会这样照面了,只好如实道“凑巧,阿哥的扫地格格也有一位跟着福金去了南苑子,这时段正巧是她当值,再一刻钟奴才就回去了。”
胤禛不信,挑眉道“这么巧的吗?”
若晓干巴巴地道“确实有些儿巧。”
胤禛略有所思“我怎么怀疑……”胤禛故意顿了顿,有些暧昧地往前凑了凑,越发开怀。
若晓信誓旦旦“奴才保证,绝对没有另有所图。”
胤禛不禁莞尔,忍着笑到“好,我信了。”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6-12 01:22:00 +0800 CST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6-29 00:47:00 +0800 CST  
第七章 荷包
喜逢新年时,自除夕时四阿哥胤禛和嫡妃那拉氏升坐、赏赐了小荷包,至初四时若晓并未前去伺候,每日同安楚用着膳房送来的韭菜饽饽如同嚼蜡。
平日不当值点时候的安楚便是打络子绣花,金丝在她手里便像是是活了一般飞针穿线,做出的小玩意儿一个赛一个的精致,外头的绣娘也不一定比她做得好,可安楚却不满意,对于此事像是入了魔障,非要尽善尽美不可。
若晓才换了屋里的新枝,便见安楚打好了一条红色络子,她听得若晓进来的脚步声,头也不抬点道“若晓,你那个飞马形状的荷包可否借我一观。”若晓心里“噗腾”的一声,又听见安楚道“今日早起在梳妆台偶然瞧见你落下的小荷包,绣工技法似总与我不同,想是家里人送进来的吧。”
若晓有些心虚的应是,磨磨蹭蹭地去拿了那个绣着飞马的荷包递给安楚,安楚用指腹细细摩挲过绣纹,赞着绣工,一脸羡慕地递给若晓,一边嘀咕着自个什么时候绣技才能达到那个地步,正呢喃着忽而疑惑地问若晓“我记着你是生于康熙十五年,辰龙年,怎么家里给你的绣了个马?”
若晓尴尬摸摸鼻尖,回说“嗯?我原有位兄长,是午年出身的。”
安楚不再问,继续精练自己的绣技,若晓暗暗送了口气,果真一个谎话要用无数个谎言去填补。
这荷包确不是她家里人送的,除夕那日,四阿哥胤禛与嫡妃那拉氏升坐厚,安排了人给南熏殿的官女子、使女、家下女子、妇差以及太监赏赐小荷包,那日二更天送荷包来给若晓是四阿哥身边的全子,本来就让若晓吃了一惊,那荷包的样式又略有差别,金线不是绣着五福,而是绣着一匹飞马,心里更是嘀咕了一阵,嘴里说了一通给阿哥福金讴歌颂德的马屁,又掏了两串钱给全子暗搓搓问是不是福金赏的,全子道“是~自是福金赏的,不过爷拿了姑娘荷包,说姑娘若要便自个寻爷去拿,这荷包是爷赏的。”
全子一句话像一盆冷水瞬间将若晓心里浇了个凉透,讪笑着送走了全子,打开荷包一瞧,里边是个迷你版伽南香带珠宝喜字纹十八子,若晓有些儿嫌弃:这玩意儿还没有福金赏的小荷包里马蹄金、马蹄银来得是在。
接下来这数日便是不能生火的日子,天天就等着膳房送来好不容易热过的韭菜饽饽,一连数日,若晓是瞧见都倒胃口,竟有些期盼过了初五去阿哥福金跟前伺候的日子。
初五那日,胤禛和那拉氏去了永和宫至申时一刻才回到南熏殿,甫一进门,胤禛便使唤若晓接过盛着彩福荷包的托盘至寝殿。
期间胤禛轻声笑问“我送的荷包可还喜欢?”
“如今既非夏日,我亦非修身参佛,殿下送我十八子作甚。”
“十八为十八界,六根六尘六识。”
“若晓愚笨,枉费阿哥殿下的心意,实难参透。”
胤禛从腰间拿出一个小指甲大小的康熙通宝,指尖拨弄着钱孔,道“我只不愿你沾染世俗气,钻进这钱眼里面。”
若晓随着胤禛进入寝殿,将手中托盘放到朱漆花鸟纹葵式卓上,道“殿下这话好生好笑,我不过芸芸中一俗人而已。不世俗还能参佛升仙不成。”
胤禛在箭袖中拿出一个荷包,将手中那块康熙通宝放了进去,递给若晓“除夕时福金的赐福。”接着又道“我的赐福那块通宝了,那装着十八子的荷包是我送的,来而不往非礼也,你是不是也该回礼。”
“奴才并不会女工。”
“其实也并不是非荷包不可,你若愿意送别的我也笑纳。”
“新年若不送荷包如何算得上贺喜?”
胤禛沉默了片刻,迟疑纹“你真要送个荷包?”
“您都问了,奴才能不给吗?”
“那你可知道,女子送男子荷包之意?”
“不知道。”
“你是真傻还是假蠢?”
“不过区区一荷包耳。”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07-29 00:42:00 +0800 CST  
第八章 出宫 上
晨曦浅淡的的春光透过窗纱,点点光斑散在桌上,早早起身都若晓起身推开窗,着外头湛湛青天,悠悠白云,晨起的懒惫之意一扫而空。
若晓习惯性洗漱后换了屋里的新枝,哪怕今儿并不是她当值。
她刚开了门就见着四阿哥胤禛迎着春意而来,她倚靠在门框愣了愣,直到胤禛走上前,她莫名心虚地合上门,不料胤禛手疾眼快,以手抵住了将将欲合的门,眼睑一抬一转之间,目光边锁在若晓身上停留良久。
胤禛轻轻勾起唇角,一抹得意的微笑爬上面容,像是抓到了什么把柄一般,自得嘲笑若晓说“你这么躲懒,不怕我罚你么?”
“四阿哥不是说,来了南熏殿,无人会罚吗?君子一言,快马一鞭。”
若晓也被自个这般嘴快给惊了,她亦没有想到今日竟这般大言不惭。
胤禛脸上的笑僵住,尴尬地扯动嘴角,目光散漫地向别处瞟“嗯,其实……我……”
胤禛被这话堵得不知道如何接口,不自在乱瞟的目光最后还是落到了若晓的脸庞,只是瞅着她,心里便开了繁花。
空气里弥漫着一丝丝尴尬……
若晓移开目光,装作若无其事的模样轻轻说“今儿我不当值。”
胤禛一喜,笑道“正巧,陪我看看花园去。”
若晓顿了一顿,耸拉着嘴角,压平语气说“出宫去吗?奴才懒散惯了,怕误了爷的事。”
胤禛从袖口掏出一粒银子在若晓眼前晃动,神清气闲地笑问“那这样呢。”
若晓无动于衷“奴才也不是只瞧着钱。”
胤禛忍着笑意,又从袖中掏出一锭马蹄金,金子借着光映在了若晓的眼中,胤禛不自觉上扬嘴角,问“这样呢?”
若晓嘴上还是不大乐意“奴才觉得……”
胤禛拉起若晓便要走“别觉得了,走吧。”
“不成。”若晓的脚像是在地上生了根,正在胤禛诧异时,她说“我得换一身。”
“你怎么回事,满头朱翠,穿金戴银的。”
胤禛微蹙起眉,对眼前的若晓这打扮不大满意,艳丽有余,添了两分俗气。
“没什么。”
“怎么还盘了个妇人的头。”
“要不然怎么插首饰。”
“哦。”胤禛若有所思,随口应了一声,并听见若晓叫他的声音,便止不住嘴角上扬了些,又问“你分明很想出去,却装作一副不情不愿模样。”
若晓毫不掩饰“确实如此。”
胤禛心情大好,女为悦己者容。
她这番话定时暗示她自个对他分明有意,从前的推辞合不情愿,却不过是姑娘的矜持,在欲擒故纵。
既然如此,他自是要配合。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0-13 00:24:00 +0800 CST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0-18 01:01:00 +0800 CST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0-28 00:58:00 +0800 CST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0-29 01:11:00 +0800 CST  
没办法了,第九章发不出来发一次被删一次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0-30 13:33:00 +0800 CST  
第十章 醉酒
无星无月的夜,弥漫着酒味的屋子夜寒湿冷,微弱的光在地上斑驳出颤抖的光影,更觉阴寒。
醉倒在酒坛子堆里的若晓抱着一个一坛酒歪倒在墙角,一面喝着一面笑,笑着笑着却泪流满面,喝进肚里的酒似乎也混着泪,又苦又咸。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0-30 13:36: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酒醒
若晓是被头疼给疼醒的,脑子又晕又涨,天知道她昨天喝了多少酒,贪杯果然不可取。
若晓一面揉着脑门一面扶着床沿起身,挣扎地睁了几次眼努力去适应那本就不强的光,晕晕沉沉的脑子里木木的,却后知后觉地被胤禛放大的脸惊得弹起,磕磕巴巴的说了好几个你,忙缩了缩身,捂着被子哆哆嗦嗦的“问四,四爷你怎么在这?”
胤禛对于若晓的惊惶与疑问无奈又烦躁,压了压心下翻涌起的燥意,扯了扯嘴角,说“我不在这,我还能在哪呢?”望着若晓不解的模样,他往床沿坐下,又惊得若晓往后退了些,胤禛却挑眉说“昨日有个人吧抓着本阿哥不放,跟个狗皮膏药似的甩不掉。”
遇到这样的事,他大可唤来是内侍,可他没有。
有人说酒后胡言,他却觉得她是酒后吐真言,是了,她喜欢他,喜欢得不得了,所以为他梦里唤了旁人的名字而伤心醉酒。
女儿家,总是这样矜持且口是心非。
若晓品着胤禛这怪异的话,又见得胤禛越发上扬都嘴角,脑子里昏昏沉沉的,只觉得不知道胤禛是不是吃错药了,她捂着被子都手松松又紧紧,探了半个头,试探的问一声“你说的某个人……是我?呵,昏头了吧你?做梦没梦醒。”
若晓只当胤禛在说笑,心里却虚得没底,似乎她的酒品一向不好,不安乱瞟时正好胤禛那微红的脸鲜明的印记她的眼帘,她诧异问“你的脸……”
若晓的声音越发的低,心重升腾起一个不安的结论,便当即被她压下了。
胤禛把脸凑过去让若晓看得更清楚些,笑问“你说是谁打的。”
“总不会是我吧。”躲不过,若晓还是问出了那个猜想,只在心里不断安慰自己不是。
“你说呢。”
若晓一时理亏无言,心思千回百转最后只想打了个哈哈糊弄过去,扬起那张脸尽量笑得像山花似的,干干地嘻嘻道“阿哥私事若晓哪敢过问,若晓可不敢知晓。”
胤禛显然没有料到若晓会这样说,上扬的嘴角有些僵硬,却还是瞧见若晓一副没心没肺的模样,倒是心宽了些,只摇头 又摇头,忽然感叹“这世间啊情是何物?”
真可谓是一物降一物。
若晓听得心里打鼓,却是打了个寒颤,呵呵笑道“谈情说爱风花雪月,这和您画风完全不搭。”
胤禛轻声问“有什么画风?是还捻着昨日的酸嘛!”
“捻什么酸?”若晓将声音拔高了几个度,她怎么觉得自己这酒品那么不靠谱,都干了啥啊!连忙摆手“爷,你看哈,这酒本就是个不靠谱的东西,醉了就开始胡言乱语,胆大造次,奴才做了什么事儿您就大人有大量,全当没听到,没看到哈。”
若晓说着便腾的起身,鞋子也不穿,赤着脚就从胤禛身旁溜过,胡乱抱了木托上的衣服就腾腾的跑得没影了。
再这么扯皮下去,她这个人怕是得扯皮没了。
胤禛抚抚额头,有些莫名其妙,这,好像是若晓的房间吧?
她跑什么呢?
害羞了吗?
也是,女儿家,总是这样口是心非的。
胤禛想到此,不仅心情大好,瞬间就忘了这被打了的郁闷,既然想玩欲擒故纵的把戏,那他也奉陪,毕竟……来日方长。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1-17 00:42: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女儿红
清晨有些微凉,适才刚刚下过小雨,酥酥的,躲在云头的阳光还没带来初夏都浮躁,混着雨水的空气里带了一股青草和泥土的清新。
白净的绣花布鞋小心翼翼的踩在沾着雨水的地板上,若晓抱着一坛刚酿的酒从屋中走出,做贼似的偷偷摸摸、左顾右盼。
良久,方才放心的抱着刚酿的酒走到了屋前的小院子。
自那日饮酒“胡言造次后,若晓越发躲着胤禛些,每每当值时候总想法子去伺候那个温婉的嫡妃,只是那拉氏从不嫌弃礼仪的繁琐日日至永和宫前伺候婆母,恭顺孝敬,殷勤恳切,故而并不需要她在跟前。
若晓的日子过得越发无趣,偶尔闲来无事发现了一个打发时日的新乐趣,便天天折腾起了酿酒。
刚被细雨滋润过的泥土比平时更好松些,饶是如此若晓也折腾了前院的泥土近两刻钟,当她将酒坛子密封好埋在地下后,额间已经薄汗细细。
许是蹲得久了,若晓的腿有些发软,猛一站起又兼地滑,脚下一个踉跄竟直直向后栽去,正当若晓哀叹着出门不利时,一只手拦住她的腰,堪堪扶住了她欲倒下的身姿。
惊魂未定的若晓正欲道谢,刚好对上胤禛的笑眼,四目相对,深潭死水般平静的眸子下似乎有着别样的汹涌,若晓忽而觉得自个的脸有些发红发烫,稳了稳身形,移开目光,身体刻意往后退了退,她那沾了泥土的手贴着脸胡乱摸着,确实有点烫,却对被磨蹭的脸沾上了泥浑然不知。
良久,若晓才记得说一声“谢四爷。
胤禛嗯了一声,收回手,淡淡的问“你在干什么?”
“没,没干什么。”
“偷偷埋酒了。”胤禛看着她陈述着“我闻到你身上的酒香了,并不浓烈,却甚新奇。”
“是,是吗?”
“日后我们女儿出生时我与你一起埋下一坛酒,等她出嫁时再挖出来。”
“谁要和你生女儿。”
不是气恼,竟像娇嗔。
“你脸上沾泥了,我帮你擦擦。”
“怎么能,能让您帮呢。”
“别动。”
胤禛也不理会若晓说的便上手了,他的动作那么轻那么柔,像是羽毛轻轻掠过脸颊,轻轻的,若有若无的,痒痒的,却像是在若晓心底打了鼓。
清晨的光束正好衬在他的侧脸上,那瘦削的侧脸棱角分明,下巴微微泛白,看着冰冰凉凉的,可甚是好看。
“好,好了吗?”
若晓结巴的问着,她不知道自己今儿是怎么了,半句完整的话也说不出来,脸是越发的烫了,耳朵也烧了起来,若晓偷偷觑了一眼胤禛,他却那样坦荡,仿佛天经地义般。
可就是这样正经的模样,让若晓很像捉弄一番,她说“你的脸也脏了。”
“你帮我擦擦吧。”
“你确定?我的手可都是泥巴。越擦越脏。哈哈哈。”
“嗯。”
若晓轻轻的,浅浅的,用自己沾了泥土的手在胤禛脸上画着,却不敢手重了怕惹了他气恼,可越画越顺手,也不瞻前顾后的脸,忽然起了个坏心思,把沾满泥土的满手糊弄到胤禛的头发,看着胤禛又气又恼的样子若晓忽然觉得好生有趣,指着胤禛笑个不停。
“哈哈哈。”

楼主 月下残影的梦幻  发布于 2020-11-18 13:26:00 +0800 CST  

楼主:月下残影的梦幻

字数:10911

发表时间:2020-03-28 23: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4-08 12:34:10 +0800 CST

评论数:14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