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叛逆 (现代 豪门 虐心 甜宠 温暖)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08 20:02:00 +0800 CST  
名校高材生与跨国集团董事会主X席的故事,我就是要用这么恶俗汤姆苏的文字来介绍它,哈哈哈。
如果原贴链接被删,点我的头像进去,【萧湘溪苑】那个贴就是啦!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08 20:04:00 +0800 CST  
**本来的文有数十万字,但是贴子通通被删掉了。
现在更的是番外篇温馨的情人节,连结的原贴贴到第十六章。

温馨的情人节16

不丹的春季,白天气候干燥,入夜微寒,然而白天时风景勘若名画。

晚上两人一番理智言论把话说开,抱着睡了一觉,老夫老夫的好处就是床头打床尾和?总之今天早晨楚思凛在大男人的怀里醒来,一片舒适惬意,睡得那叫神清气爽,不管齐修格有多残暴,对思凛说那就是最强天然的助眠良方。

齐修格笑:「我不去运动,陪你再瞇一会儿。」
「这么好。」思凛最喜欢躺在修格身上,非常舒服。
「度假。我得好好表现。」
思凛道:「我对你这保证没什么信心。」
齐修格道:「陪你到处观光,我会是尽职的男友。」


破天荒两人睡到十点才起,对早起有仇的楚思凛表示非常满意。
齐修格把昨日保镳扛进来的大行李箱打开,里头是两套做工考究,配色低调的不丹衣物,尺寸一大一小,正好一人一套。

思凛在房间里换上不丹的民族服饰,上面交颈长袍至膝,下面却是黑色的长袜搭鞋子,这种被称为Gho的衣服非常具有异域风情,楚思凛的颜值在那,穿什么都好看。

齐修格更是高大英挺,穿起这种粗旷朴质的外国服饰,更显男子气概。

两个外国观光客假扮起不丹人,让保镳们远远跟着,像一般的游客一样,包了辆车,前去最著名的观光景点同游。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08 20:26:00 +0800 CST  
温馨的情人节16-1

载着两人的包车在河畔停下,车子自然不会有齐修格自己高级的私家车舒服,但是脱离保镳和司机包围,由当地人担任驾驶,更有一种平常游客深入当地的感觉。
齐修格甚有绅士风度地先下车,站在车门外等着扶思凛一把。
臀上有伤的楚思凛拒绝道:「不至于吧,我又不是残了。」
齐修格依旧伸手扶他,道:「下车。」


这是一座河畔矗立的城堡,建在父亲河与母亲河的交界之处。
比河而建的普纳卡宗,是不丹法王冬季常驻的宫殿,也是现任国王与王后大婚的宗教圣地。一色高起的洁白外墙,上方是金色的窗棂与红色屋顶,错落有致的建筑群环卫着最内部的堡垒,内层高起的红色屋瓦上是灿金色的方形金塔。
蓝天、翠峦,墙下慢悠悠流逝的幽绿色河水,以及无所不在的灿烂阳光。
普纳卡宗,不丹人心中的圣域。

楚思凛早已来过此地,还进去细细参访过。

不过行程是齐修格排的,想来进不丹旅游的情侣们少不了同游这一站胜景。
思凛喜欢走进普纳卡宗时必先经过的一座长长走廊,此处视野开阔,可见远方的绿树青山。木质的走廊地板,上搭屋顶,两旁各有一列深原色木系的围栏,间或辅以简单的图纹,顺着长廊慢慢走进普纳卡宗,心便不由自主地沉静安稳下来。

连在廊上遇见的动物都是安安静静的,一只小黄狗趴在走道上,身体放松呈毛球状,闭着眼睛正在小睡。楚思凛特地停下来看看狗,放轻了声音对修格道:「我上次来也遇见过牠。」
思凛轻轻摸了摸小狗的头,狗儿半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很快又闭上了,显然困得很。

可爱的小黄狗趴着睡的样子很温驯可爱,思凛忍不住摸摸牠头上的毛,道:「我上次跟牠玩得挺好……」言下之意颇为惋惜,今天狗在睡觉,没空理他。

齐修格就在一旁等,看自家的小青年逗狗玩儿。
一路过往的游客不少,但人人的脚步都不重,不曾打扰小狗儿睡觉。

偶尔有在此清修的红衣喇嘛走过,神态慈和庄严,环绕整个普纳卡宗一圈,感觉整个身心灵都受到了洗涤。

这个季节,是不丹蓝花盛开的时候,普纳卡宗宫外栽植了数棵,思凛走到蓝花树旁细看,在他的酒店构图里,栽植蓝花是庭院里主要的景观构成要点。成片蓝色的花海便成为背景,替楚思凛拍照这事齐修格挺热爱的,毕竟周末夫妻,多拍几张照片夜晚时翻看,是人之常情。

纵是手机拍摄,但取景不错,略为仰视的角度,清晰的滤镜,蓝花青山晴空,阳光淡淡洒落于身上,一米八的楚思凛面带微笑,剎那定格,那画面非常动人,神态随意慵懒,端是俊美无俦。
齐修格拍完照,看着手机里的照片,看了足有一秒钟。
他有些后悔前两天打思凛太重了。

「照得好吗?」思凛第一次穿这种异国服饰拍照,还挺好奇的。
修格道:「不错。」
这么保守的评价,看来是拍得丑了。思凛拿过修格手机查看一眼,道:「果然笑得像傻子,删了删了。」他二话没说就按下删除键,齐修格阻止不及,只得道:「等会儿再替你拍一张。」
思凛道:「我好像不是很适合这身衣服。」
「怎么说?」
「长袜皮鞋,我一路上总联想到法王路易十四的画像,他那是白色的袜子更夸张;可是这黑色的和女人的丝袜……。」
这旺盛的联想力啊!齐修格只得宽慰道:「飞机降落机场时,不丹国王的广告牌也是这样的服饰,入乡随俗。」
再说,不穿这个,你身后的伤能穿得进自己本来的西式裤装吗?

也不知思凛有没有想到臀上作痛这一悲伤事实,他接受了修格的说法,拿着修格的手机,道:「自拍吗?哥哥一起?」
齐修格是个从不自拍的老男人,但是心爱的男友要拍,他也奉陪,凑过来和思凛脸和脸靠在一处,对着相机镜头,思凛说:「哥你的脸色……」总得有个笑意吧!

手机画面上思凛的脸,一笑就像个孩子一样,齐修格微笑,喀擦一声,两张带笑的极近自拍被保留下来。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08 20:26:00 +0800 CST  
温馨的情人节17

拜访过普纳卡宗,因为思凛尚不方便远程坐车,接下来便没有什么行程,只是安排了一家路边小店吃午餐。
这和齐先生往常吃顶级餐厅的习性非常不相符,思凛看着满桌平民家常菜,道:「哥真是改变作风了。」

修格道:「你不喜欢?」」
思凛道:「喜欢。」今天保镳都离得非常远,而且保镳们一改平日的黑西装打扮,全是休闲装,混在人群中就如外国游客一般,似乎有一种出门完全没有保镳跟随的错觉。

小店里很干净整洁,椅子上铺有软垫,两人入座。菜肴是事先吩咐做好的,一热腾腾的干酪汤面,炒豆子,炒蘑菇,炒马铃薯丝,还有大米饭,唯一的肉菜就是了牦牛肉干拌炒青菜。
思凛喝了热汤一口,「不辣。」
「是谁跟我说自己出来吃饭,辣到连喝三瓶水的?」
楚思凛笑:「我想试试他们的国菜!谁知道干酪辣椒辣成那样?」

楚思凛当然吃干酪汤面,热热浓浓的汤加上面条真是美味,牦牛肉干更是思凛吃过最美味的肉干之一,作成了菜当然也好吃。

吃饭间隙,思凛拿手机出来滑,刚点开页面就接到了思观传来的讯息。
阿观:「跟我老爸度假,开心?」
凛:「开心…吧!」
阿观:「那就是不开心了。」
思凛当然不能直言自己又挨揍,还是两顿,只得顾左右言他,发讯:「你一起来玩,就清楚了。」
阿观:「不去。」
凛:「一直把残暴大魔王丢给我,你做人不地道。」
阿观:「残暴魔王喜欢你,我只是偶尔才被想起的儿子。」
凛:「我可以让他常常想起你。」
阿观:「我贿赂你行吗?千万别。」
凛:「哈哈哈,好。你新开的那家餐厅,给我…」
阿观:「你来吃饭我什么时候敢收你的钱?」
凛:「说的也是。」
阿观:「你发给我的合照我看了,真是……」
在蓝花下的合影,思凛那时候顺手就给思观发了一份。
凛:「真是什么?」
阿观:「果然是爸爸带着儿子出游,哈哈哈!」
这评语真是相当毒辣。
凛:「说的是。」他顿了一秒,打字道:「我要截图转发你爸。」
阿观:「……」

阿观:「你还想要什么,你说!」
凛:「海边度假别墅来一栋。」
阿观:「想要哪里的?Brighton?Waikiki Beach?个人觉得Brighton比较合你胃口,离伦敦近又不过分喧嚣,上次跟我女朋友去的时候,她很喜欢那里一个卖scone的小店。推荐给你。」
凛:「scone,我自己去。你在那里有房子?」
阿观:「没有,但是爸爸可以买给你。」
凛:「你不要乱……」
阿观:「我刚刚帮你把心愿转发了,对我爸温柔一些,什么样的房子都会有,还亲自带你去那儿度假。」
阿观:「千万不要太感谢我。」
凛:「不…我不想跟他一起去。」
阿观:「我等等要开会,今天五点就起了,看你旅游真不痛快。」齐思观发了个发怒的小图表达情绪。
凛:「我这是公事出差!」
阿观:「助理叫我了,再见。」临去前还补上一句「记得安抚好大魔王啊!」

齐修格坐在思凛对面,他难得也捧着手机正在研究什么。楚思凛看着他,齐修格抬头,问:「凛凛想去Brighton?」
思凛:「没有。」
修格道:「观儿说……」
思凛道:「他那是胡言乱语。」
齐修格笑:「喜欢去那儿玩怎么不告诉我,真的喜欢,哥给你买个庄园,我们夏天的时候一起去。」
思凛从头到尾只记住了Brighton的scone点心,立刻否认:「不,绝对没有。不要乱买。」
修格道:「Henry在Bakewell乡间有一栋祖传的住宅,我曾应邀前去,房子古老但维持得好,我还和他在户外的网球场打过一场球,没什么现代的围栏,旁边就种了树木矮篱,附近我开车绕了一下,都是山水风景,是个国家公园。」
楚思凛:「Henry那是祖宅,我们没有必要……」
齐修格笑道:「那里出产很有名的BakewellPudding,我尝了一个,又油又腻又甜,凛凛有没有兴趣?」
「Bakewell我去过,布丁我也吃过。」思凛认真解释:「我跟阿观开个玩笑,对Brighton真没有任何喜好。」

齐修格道:「那我们找个你喜欢的地方,嗯?」
思凛:「我觉得房子有一两间够了,不要再买。你为什么这么喜欢买房子?」
齐修格淡笑:「职业病。」
思凛道:「我们一个喜欢买房子,一个喜欢盖房子,还真是……」
修格道:「真是相配。」
思凛没想到修格接得这么顺口,道:「你说得未免太得意。」
齐修格道:「是得意,要拐孩子就得趁早,趁十八岁就拐是很正确的决定。」

小时候就被人贩子拐走的思凛表示……。
思凛道:「反正都这么多年了,将就着过吧。」
修格道:「挺委屈?」
思凛道:「委屈。」
齐修格故意道:「买几幢房子送你作补偿?」
楚思凛:「除了买房子你还有别的本事吗?」
齐修格道:「拐孩子。」
楚思凛:「跟你聊天真是无趣。」
齐修格:「可是哥觉得跟凛凛聊天很有趣。」
「那是因为全世界只有我愿意跟你聊天吧!」连亲生儿子都叫你大魔王离你远远的,你下属跟你聊天吗?齐先生。


瀟湘原貼304樓有文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13 14:51:00 +0800 CST  
读者转发给我的,修格接凛凛放学,好温暖啊!
详情请找番外 皮手套。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16 16:46:00 +0800 CST  
温馨的情人节18

「那是因为全世界只有我愿意跟你聊天吧!」连亲生儿子都叫你大魔王离你远远的,你下属跟你聊天吗?齐先生。

齐修格微微一愣,继而笑了,没有反驳。「是的,只有凛凛愿意跟我聊天,所以凛凛对我很重要。」他笑着看思凛,目光温柔,道:「凛凛是哥哥最重要的人,这样凛凛跟我去Brighton吗?」
今天齐修格大魔王整个人像抹了蜜似的,楚思凛不能招架,道:「哥哥说去就去,我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只是不希望你特地破费。」
齐修格逗他道:「可是我的专长就是买房。」
思凛道:「你买我没有意见,就是……。」
「就是别买你的名字,你心里有负担。」
思凛道:「我不是拒绝你。」
齐修格道:「知道了,我买给观儿,但是凛凛夏天陪我去度假?」
思凛道:「好。」他担心地看着修格,「不要为这事生我的气。」
齐修格被他这种永远的拒绝弄到内伤数十次,已经不是生气,而是深深的无奈。
他道:「我不生气,我伤心。」
楚思凛没料到钢铁修格会这样说,一时之间呆住,好半会儿后才说道:「哥,我没有把你当外人。」

齐修格笑道:「行了,跟你开个玩笑。」
楚思凛没有因此放松,修格哪句话真哪句话假他还是分辨得出。
齐修格给思凛挟了块牦牛肉干,道:「吃饭,吃完饭带你吃冰淇淋。」
楚思凛没有被冰淇淋打动,显然还在想修格那句「伤心」。
齐修格道:「我是容易悲伤的人?宝贝你想多了。其实哥心里真正的想法…」
思凛聚精会神地听着,齐修格实在是忍不住笑,太可爱了,被他伤几次心也值得。「真正的想法简单,下回拒收让我心烦,揍到你收就是。」
楚思凛顿时感到天雷滚滚而来,简直言语无能。

楚思凛不相信修格会这么做,他尴尬道:「这一点都不好笑。」
齐修格再替思凛挟菜,毫不理亏道:「你怎知我不是说真的?」
楚思凛一阵悲催,你对面这个男人,说的每一句话都感受得到他深切的爱意,但是你听到之后只会觉得自己很倒霉,更可恶的是发不出火来。

齐修格道:「吃饭。下午我们去个近一点的地方。」
楚思凛拿起碗吃饭,与其心疼齐先生,还不如心疼一下自己。


私人的包车空间不大,齐修格与楚思凛一起坐在后座,便有些拥挤,毕竟齐主席人高马大,非常占空间。
修格道:「明天,还是坐我的车吧!」
不够舒服的行车体验,的确让思凛臀伤隐痛,他道:「都好。」
齐修格调侃道:「假如我真的没钱给你换大车,凛凛旅途可要受苦了。」

楚思凛看着他,心想这老男人真是讨人嫌。
你造成的后果……
透明人楚思凛脸带不满,齐修格哄道:「好,我的错。」
思凛没领情,回:「我的错。」

前方的司机专心开车,要前往的目的地在普那卡近郊,一路上多是山路,群山环绕的山国果然不是虚名。
不丹服饰袖子宽大,齐修格握住大袖子下思凛的手,道:「凛凛。」
「怎么?」
齐修格道:「下回哥不打你那么重。」
楚思凛质疑道:「为什么不是不打我?」
齐修格道:「犯错,就得受罚。」
楚思凛放弃讨论,从十多岁讨论到二十多岁,齐修格就是混过SM圈所以老是有严主的习气,碰上了只得认了。

齐修格道:「都是山路,你要是坐着疼,我们回去休息。」
思凛道:「没关系,我没有哪儿难受。」
开阔的远山,山间成片的绿色稻田,在田间耕种的人们,与偶尔看见在路旁游玩的小孩,纯朴恬静,世外桃源。

车行不快,山路虽不算曲折缠绕,但也常有拐弯之处。齐修格在后座坐得极稳,让思凛靠在自己身上,减轻臀腿压力。
楚思凛靠在他身上,没有说话,闭目养神。修格替他揉揉额头颈肩,道:「你休息,到了叫你。」
思凛「嗯」了一声,放松。
老男人的绝大好处,总是很可靠让人安心。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17 12:15:00 +0800 CST  
楚思凛坐在自己办公室里,工作之余,给修格发了条讯息。
思凛:哥,我饿了。
等了几秒钟,那边齐修格竟难得立刻回了。
老齐:嗯。
思凛:我饿......
老齐:好。

没有表达关心和问候,给齐修格在通讯软体聊天上负评。

楚思凛:我说好饿。
你快问我今天晚上想吃什么菜。
老齐:晚上回家吃饭。
齐修格不体贴,没有顺应思凛的期待表示今晚为他亲自下厨
楚思凛瞪了手机半晌,打开手机里储存的照片,挑选一阵,选了一张照片给老齐发过去。

一张杂志上的照片,黑发星眸的东方模特儿侧趴在床上脸部近距离特写,皮肤白皙,双眼有神,直视前方镜头,眸中似乎带笑。照片很好地拍出了他赤裸的肩膀和颈部性感的线条,照片中的男模长得很好,黑色的大眼睛甚是勾人。

侧趴的姿势,使他的双唇正好吻在雪白的床单上,平添几许诱惑。

老齐:喜欢这个小明星?
思凛:喜欢。
老齐:是不错,长得比你好多了。
思凛:......

楚思凛被男朋友嫌弃,不想再跟他说话了。

又过了好一阵,老齐那边又发过来讯息。
老齐:天天手机里存的都是什么?净看着别的男人幻想?

楚思凛不回。

再过了一阵,老齐又传讯息。
老齐:这个小明星气质不行。

楚思凛心道:“不是觉得他长得比我好?”

再几分钟,老齐继续发讯。
老齐:为什么突然给我发这个照片?

楚思凛笑,随手就给他回了几个字。
思凛:因为我饿了。

PS:因为我饿了,美男很可口。大家懂啦吗?
调皮凛凛上线。
接下去老齐的反应是什么就不写啦,大家自己脑补。
不算正经更文,就是小随笔。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19 10:53:00 +0800 CST  
找全文,寻找 格凛世界 4133元 904元 39元
去掉元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19 13:23:00 +0800 CST  
随笔二 结婚吗?1

傍晚

思凛洗过澡,惯例便是打开自己房间内的空调,让室内温度到达凉冷的地步,坐在沙发上看会电视。

卢伯替他送来百香果蜂蜜芦荟汁,一点点小碎冰在玻璃杯里面载浮载沈,蜂蜜的清甜配上百香果特殊的微酸的果香味,喝下时还有芦荟的咀嚼口感,还是冰饮,喝下时那叫一声畅快。

思凛喝了一口,心情更好了。

一杯冷饮慢慢喝了足有半小时,喝完时冰都融化了,卢伯进来收走杯子,笑:“先生刚下直升机,等会儿就到。凛少去不去门口接他?”
楚思凛道:“不接了。”
卢伯道:“今天吵嘴了?”
“没有。空调舒服,不想动。”
“先生想你接他的。”
思凛:“让可乐接他去吧!”
卢伯笑:“怕是可乐不愿意。”
可乐是思凛最近养的小金毛,可爱极了。无时无刻总来挠思凛的房门,让齐老板很是介意。

楼下大门
齐修格下车,看见尽责的卢伯站在门口,道:“不肯来?”
卢伯道:“凛少休息呢。”
“就是懒。”齐修格道:“晚饭看着好好吃了?”
卢伯道:“挺好的。”
“私底下偷偷给的冰饮?”
“刚收拾杯子。没多搁冰,凛少也答应了我慢慢喝,没事的。”
齐修格“嗯”了一声,“一点都不让他碰,心情就不好,我也头疼。”

两人说话间,已经走进亮堂的大门,齐修格一进门便看见一只金黄色的小狗,浑身毛发蓬松,毛色金黄的小狗抬起头,小身子转了一圈,对齐修格“汪汪”两吠。
齐修格:“......”

卢伯道:“凛少说让可乐全权代表他。”
齐修格道:“思凛跟这只狗完全不像。”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19 22:18:00 +0800 CST  
我说修格是老妖,所以读者@路边的血见愁写了这个妖怪半夜敲书生门的类聊斋故事
哈哈哈
借花献佛送给大家!
520快乐!

进京赶考的凛凛路遇暴雨,只好夜宿荒庙,晚上燃灯苦读的时候,忽然听见门外有脚步声,之间门外一个高大的人影,那人声音如晨钟,让凛凛觉得陌生又熟悉,那人道:门外风大,可否让在下进来避避雨。
凛凛开门让门外人进来,只见那人身材高大,剑眉星目,隐约看得出有西域血统,眉眼间的威严肃杀不同于常人。然而那人此时目光柔和,宛若阔别重逢多年的故人,看着凛凛,柔声道:在下姓齐,双名修格,今日多谢公子收留。
凛凛只觉这名字无比熟悉,却说不说在哪儿听过,忙道:小生楚思凛,这位大哥莫要客气,雨天路滑,在此休息便可。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0 14:19:00 +0800 CST  
随笔二 结婚吗?2

齐修格把摇着尾巴带着期盼眼神看着他的小狗撇在一楼大厅,绕过长长回旋的楼梯上到第二层,迳自走向思凛的房间。推开沉重的木门,迎面而来就是超级低温的冷气团,让穿着衬衫西装的男人一阵皱眉。

思凛道:“修格。”
齐修格走过来,道:“温度。”
言简意赅,楚思凛看了一下他的脸色,拿过空调遥控器调高了几度。
齐修格看了他调高后的温度,21度。他道:“我换衣服,你跟过来。”
修格迈开步伐在前,往自己房间走,思凛站起身,跟在后头走。一前一后穿过了两人房间内共通的房门。一进入修格的房间,空调便设定在适宜的温暖,对思凛来说,就是热的同义词。齐修格走进更衣间,脱下西装外套。
楚思凛站在起居室里,不想跟进去。
齐修格道:“凛凛。”

思凛无奈,进去更衣间里接过他的西服外套挂好。
齐修格大老爷似的站着,思凛抬头替他解开喉间领带。他的手势熟练,替高大的男人解下领带,脸上没什么笑意。修格看他一眼,握住他手,触手冰凉,修格亲了他手,道:“这么冰?”
思凛没有回答,齐修格笑着亲他唇,亲过后道:“唇也是冰的。”
楚思凛后退一步,道:“你洗澡吧。”

齐修格走到更衣室一隅的沙发坐下,道:“凛凛。”
楚思凛恼怒道:“这是什么大事?我吹个空调也不行?”
“可以。”
修格拍拍自己大腿,“数不清第几次说你了,看来得打一顿才好。”
楚思凛道:“我们立个约,文明点。”
“哥哥不是文明人。”
楚思凛道:“我回家放松心情,你这样我......”
齐修格道:“乖一些。我现在没有真的发火。”
思凛哑口,讨价还价最终倒楣的人是谁,何须再问。
楚思凛走过去,趴好,上身伏在沙发椅上,任修格拉下他宽松的家居裤,白色的臀上摸起来也是冰凉的,修格压住他的背脊,道:“打完了,晚上不闹性子好不好?”
思凛被这话说得脸色发红发臊,“没有......”
齐修格笑:“不闹也不像你。闹吧闹吧!哥忍着你。”

楚思凛以沙发掩面,完全败阵。“我不好,我贪凉。”
齐修格道:“认错了?”
思凛听他语气和善,道:“认错,哥哥不打,好吗?”
齐修格道:“不好。”
执罚时偶有温和的修格,是可以商量的。思凛道:“轻一点,哥哥揍人太疼了。”
齐修格道:“不痛不痒你还会怕?明天下来厅里接我,饶你十下。”
小心眼的老男人,思凛道:“我...好吧!”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6 17:53:00 +0800 CST  
完全沒人猜中我後面想寫什麼!哈哈哈哈😄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6 20:46:00 +0800 CST  
随笔二 结婚吗?3
谈完减刑条件,齐修格就动手了。其实室内空调温度只是小事,打几下让思凛收敛一番即可。
偏偏这人手重,就算没怎么用尽力气,十几巴掌下来还是把思凛的臀打成红色。不是那种打着玩的粉色,而是货真价实迈入疼痛级别的红。


楚思凛没法抱怨,就是挨着。挨打,从来就是挨完了算,忍过了盼着修格给哄。


三十下巴掌打过,思凛气息不稳,存粹是疼的。
齐修格今天算是有人性的,打完了替他揉揉疼痛的臀圌肉,道:「起来吧!」
没有疼得泪流满面已是优待,思凛忍不住道:「吹个空调你也揍人,这日子没法过了。」


齐修格任他抱怨,只道:「不许低过25度。」
思凛心道「这是要逼我泡冰块澡吗?」他不跟蛮横的修格理论,听话是必须的,但偶尔阳奉阴违一下,老男人也舍不得次次打他。
齐修格看他,目光如炬,思凛趴在他腿上被他看得心虚。
思凛心底打什么主意修格岂会不知?他笑道:「应该拿板子再揍三十下,是不是?」
楚思凛尴尬道:「我不会存心……」
齐修格把人拉起来,再给他揉揉,道:「你喜欢吹低温空调本身没有错,每次进你房里你就是浑身冰凉的,哥哥这才多事管你。为这小事口服心不服避着我追查没有必要,我退一步,22度,低过了22度我一定打你,知道吗?」
这话说的冠圌冕圌堂圌皇通情达理之至,完全略去为空调挨揍此事的不合理性。


楚思凛脑子清楚,当下只想翻白眼。
齐修格道:「不愿意?那还是维持原条件,25度。」
楚思凛这下连白眼都不想翻了,道:「行吧!我也说不赢你。」


齐修格替他把居家裤拉上,道:「不必喷药,疼一下子就好。」
思凛无奈道:「这事就不用预告了,我真不想了解。」
以前还在哈佛读书时,齐修格曾揍到他好几天都坐不下,打完就是用这种平稳的口气告知,预言神准,令人崩溃。楚思凛畏惧他铁腕,由来已久。


齐修格道:「好意告知你。」
楚思凛「嗯嗯」两声,敷衍。
修格道:「我洗个澡。」
思凛完全不想听懂他哥的言外之意,「那我回房了。」


齐修格:「……」
齐修格想找人下楼来接宣告失败;找人陪他洗个澡也宣告失败。
身价数千亿又如何,楚思凛面前一毛也不值。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7 21:19:00 +0800 CST  
随笔二 结婚吗?4

一文不值的齐修格坐在思凛身边,洗过澡的他穿着浴袍,交领处隐约的肌肉线条十分养眼。
楚思凛说:「你身上好热。」
齐修格不会误以为这是夸讚,他说:「刚洗完澡。」
楚思凛稍稍往另一边挪了一下,离火炉远了十公分吧,继续看他的电视节目。

可乐小金毛窝在思凛怀里,天真无邪的大眼睛好奇地看着齐大老板。
金黄色的毛,圆圆的大眼睛,傻萌傻萌的表情,思凛笑着摸摸牠柔顺的毛,拿手握住牠的爪子。

可乐缩回了自己的毛毛爪,一分钟后看思凛的手还伸在那儿,牠再把爪子伸出来,搭在思凛手上。
成功完成了牠狗生的第一次握手。
楚思凛很是兴奋,整个人简直要飞起,「可乐,你会握手了,你会握手了!!!」
可乐小暖男看着思凛开心的模样,张开嘴巴傻傻地吐出粉红色的小舌头,看起来就是笑得很开心的样子。

可爱金毛的超可爱攻击。
楚思凛:「……」心都要融化了!

这种场景,齐修格就坐在一边,笑笑。思凛这么开心,他心底其实是喜欢的。
「就握个手你高兴成这样?」
思凛道:「当然。牠才一个多月,能够握手……」
齐修格笑道:「好好好,牠厉害。」修格笑着,也伸出自己的手来,道:「握一个?」

暖男可乐天真不记仇,把毛爪子乖乖放到了修格的大手上。
齐修格这才真的笑了,「行,聪明。」
被夸奖了。可乐傻傻地也对修格一笑,伸伸粉红色小舌头。
不管对手是谁,金毛卖萌永远只有一招。
齐修格道:「观儿这狗选的不错。」

可乐「汪」了一小声,似表赞同。

两人一起逗着狗玩,修格对宠物狗的兴致其实不大,陪着逗玩只是为了思凛。
玩了半小时,专门聘来照顾小金毛的人敲门进来,把狗儿接走了。

楚思凛盘腿坐在沙发上,满眼都是笑意。
修格道:「都过了许久了,我身上热气总该退了吧?」
楚思凛道:「不行,我热。」

就是不坐你旁边。
齐修格道:「不是说好了不闹?」
思凛满脸阳光笑容,好看漂亮极了,无辜。「我没闹啊。」

齐修格没再和他抬杠下去,道:「过来!我抱抱。」
抱抱是挺好的,思凛笑咪咪地挪过去了,齐修格抱了一下,道:「就不懂得体谅哥哥上班的辛劳吗?」
来楼下接一回怎么了?
思凛道:「明天接你。」
齐修格道:「后天?」
楚思凛大方道:「也接,买一送一。」

齐修格笑:「买二送二行吗?」
思凛:「不好,货不值这个价。哈哈哈。」
齐修格道:「你就嫌吧!」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8 16:11:00 +0800 CST  
随笔二 结婚吗?5
亿万富豪齐修格的最大嗜好,抱着楚思凛吃饭、睡觉、看电视、卿卿我我……


两个人喜欢的东西南辕北辙,但都是爱读书的人,各自看书互相陪伴。看电视时,各类的电视节目只要其中一个人想看,另一个看着多半也能看出点兴趣来,财经类的修格指点江山,思凛便默默听着,通常几分钟后就懂了,问出的问题颇有水平,是以修格喜欢和思凛说话,好看的皮囊之外,他的灵魂亦是万里挑一的有趣。


今晚就是属于抱着一起看电视的时间。
思凛看的是新闻,齐修格喝着水,听电视里新闻主播的声音。楚思凛倒是一脸专注,他看什么东西都是专心极了,修格觉得这是非常可爱的习惯。


新闻报导的内容广泛,思凛专心看着,一则新闻报导过去,思凛没什么反应,修格却诧异道:「台湾同婚法过了?」
思凛道:「过了。立法院三读时间在台湾下午吧!小涂去立法院外站队力挺了,还传了现场图给我。」
齐修格对这事触动不大,这对他本不是难事,法律对他来说有时仅是参考目标,因此淡淡道:「不容易,亚洲第一个。」
楚思凛笑:「公投我特地回去投票,可惜大多数人还是不够理解。不能列民法,但能够修专法也已是一大进步。若能渐渐得到社会的认同,也不必人人都要离乡背井,到异国他乡求一张结婚证书。」
「离开家乡都不容易,可以的话,自然是自己的家园好。」
「这话听着怎如此苍老?」
齐修格道:「你当你哥在法国人的地盘立足,那么容易?」
思凛道:「我看你干什么都挺容易的。」
这话难得肯定修格的能力,齐修格听了还高兴不到三秒,思凛就接着道:「当吸血鬼和资本家都非常顺手。」


齐修格在外头风光无限,人人阿谀奉承讨好,他说一句话千人应好万人称颂,回家里来楚思凛却皮得不得了,净是损他。
齐修格道:「资本家养活你,替你付空调费用。」
思凛道:「……」我还不如自己付呢!这诸多限制的。


晚上


思凛正在灯下画他替客户特制的家具设计图,寥寥几笔勾勒出椅子的外型来,然后添加细部装饰。


齐修格敲过了门,走进来。
这处是思凛自己的小书房,诸多工作的图稿及工具陈列于此,房间不大,却收拾得甚是雅洁。
一旁的大计算机上,开着思凛自己了脸书页面,纵然大家已经进入了IG的世界,但思凛始终没有跟进开设IG账号,他觉得麻烦。有脸书和朋友保持互动就足够,何须多开其他的平台。


今日,思凛难得将自己的脸书大头照片,换成了彩虹衬底。


修格依然不是思凛的脸书好友,他看着那计算机页面,道:「看来你是真得很高兴。」
「是挺高兴。但不是只为了我自己,我已经移居法国,要结婚对我来说,不难。但那些想留在台湾的人,从此有了选择的权利,移民,将不再是获得世俗认可的唯一方式,难道,不该为他们开心?而且,台湾走向一个更包容多元的社会,这是我所乐见的。」他笑着说:「小涂刚刚发疯,说他要和男友在台湾领证,就是不要在荷兰结婚。他都打算定居阿姆斯特丹了……」


齐修格看着这样从容微笑的思凛,心中一动,道:「思凛,我们也结婚,好吗?」
楚思凛愣了一下,看着他,眼神从容依旧,甚至带着点温柔,「修格?」
齐修格道:「我们……」


楚思凛淡淡一笑,道:「求婚太随便了,不好。」


齐修格以为思凛会立刻答应,他以为思凛会没有迟疑地说「好。」楚思凛从来不拒绝他任何要求。
齐修格从没想过这样的回答。
思凛说:「不好。」


楚思凛停下手中画笔,道:「刚打过人就求婚,谁会答应你?」
齐修格看了思凛一会儿,思凛俊美温文,但是很有主见。他低下头吻他,道:「哥哥没法让你心安吗?」
楚思凛道:「不是。」


齐修格没有再继续问,思凛的拒绝出乎他意料之外,修格的心似被扎进了一根针,他面色如常,道:「改天找个好地方,我再问你。」
思凛又在自己本子上补了几笔,笔画潦草,显然有些心烦意乱。他道:「哥……」


齐修格猜到他想道歉,然而求婚不成,让被求婚者道歉这是什么理?
齐修格道:「别工作了,回房睡吧!」


思凛把笔收拾好,跟着修格走回房去,依然同床而眠。


随笔二 结婚吗? 完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8 22:40:00 +0800 CST  
随笔 二 结婚吗?尾声

隔日一早,思凛熟睡,齐修格依旧早起工作。

飞往公司途中,修格坐在直升机上,俯视机外河山空景,脸色沉郁,似有所思。

PS:思凜為什麼不答應呢?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5-29 15:50:00 +0800 CST  
剛剛看了一下,有時候貼子打不開呢!是不是大家都這樣?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6-04 20:01:00 +0800 CST  
随笔三 儿童节2

当天楚思凛在办公室里,一抬眼就看见那只肥熊仔,似乎笑容可掬,郑经理那人,给自己的老板儿童节礼物到底需要多么强韧的神经啊!

思凛傍晚返家,从车库进到大门里,卢伯照例等在门口。
思凛抱了老人家一下,道:「给我冰水。」
卢伯笑:「好的,小碎冰。」

思凛在金碧辉煌金光闪闪大厅里坐下来,他刚坐定,愉快奔跑的小金毛就被从房间里放出来了,才两个多月大的小奶狗身子还小小的一团,金黄色的毛发柔软蓬松,牠非常喜欢人类楚思凛,每天思凛下班时,就是牠最愉快的时光。

可乐一股脑冲过来,一时剎车不及,迎面撞在了沙发椅上。楚思凛眼睁睁看牠撞上,有点心疼,赶忙把小狗抱起来,替牠揉揉头,道:「疼不疼啊!爸爸看看。」
可乐完全不懂什么叫疼,只是很高兴思凛抱牠起来,立刻把头凑过去思凛那儿,楚思凛抱着软软温暖的小身体,金毛宝宝无辜渴望的大眼睛直盯着自己,思凛忍不住就亲了牠,一亲就是好几口。

金毛宝宝超级享受,思凛亲过牠,抬起头来,可乐与他对望,小眼神里满满都是依恋与亲近。
楚思凛抱着牠,。

把小金毛抱着,思凛将保镳替他拿进来的礼物盒打开,把泰迪熊放到金毛面前,把熊娃娃送给了小金毛当玩具。

可乐第一次看见小熊娃娃,好奇心爆棚,牠凑上去闻一闻,发现这个长得和自己有点像的东西毫无反应,再嗅一嗅,还是没有反应。可乐似乎偏头想了一下,然后叼起泰迪的耳朵,开始拖着它在沙发上玩。

思凛把棘手的礼物送出去,心情转佳,洗过了手,开始喝卢伯给他端上来的冰果汁。
卢伯还给他端上来李大厨现做的陈皮牛肉丸,还有一碟冰的生巧克力,只要离了齐修格的视线,城堡里思凛还是可以当大爷的。

小金毛拖着泰迪摇头晃脑的,因为体型不大,拖着这绒毛玩具有点费事,可乐把口水沾满了这只可怜的熊后,暂时对它失去了兴趣,牠轻巧巧地一跃,跳上了茶几,低下头来,凑近牛肉丸闻闻。

狗狗吃人类调味过的食物是不好的,这点养狗常识思凛恶补过,他连忙把牛肉丸端开,小金毛嗷嗷地叫了一声表示不满,思凛手端着碟子,让香喷喷的肉丸子远离小狗儿。
可乐眼看抢不来食物,侧头看了身边的碟子一眼,这次牠学聪明了,连嗅也不嗅,低下头一口就把生巧克力吞了大半盘。

楚思凛大惊失色,狗吃了巧克力,严重点可能会致命。他几乎是条件反射地把盘子一丢,顾不得什么洁癖不洁癖,把手伸进金毛嘴里,硬是把牠嘴里的巧克力全抠出来。

金毛宝宝被思凛的暴力对待吓懵了,任由思凛把嘴里的东西都抠出去,几秒过后,才委屈地嗷嗷起来。

楚思凛惊魂否定,看看盘子,再看看被他抢下来的巧克力,根本无法判断是不是所有的巧克力都被他掏出来了,还是有一部份进了金毛的肚子里。

思凛立刻打内线电话,让饲养金毛的专人出来。
思观找来的养狗专家,叫Peter,他看看盘子里剩余的巧克力,再观察地上的残余,询问思凛刚刚突发事件时的经过后,道:「不用担心,就我判断应该是没吃进去,就算吃了也是极少量,不会危害到狗的健康,今天我多喂牠喝些水就没事了。」

楚思凛一再确认,Peter一再保证绝对无事后,他才放下心来。被这意外事件一闹,他什么胃口都没了,巧克力牛肉丸完全不想吃。
他看看一脸无辜的可乐,气得想骂牠一顿,但是想想可乐根本什么都不懂,被骂实在是冤。Peter善解人意,道:「我会教牠什么东西能吃,什么不能吃的。金毛聪明,训练一下就知道了,Dennis你不必担心。」

可乐瞄一眼地上的巧克力,再抬头看思凛。楚思凛这次不抱牠了,金毛宝宝蹭过来,就拿自己的身体去拱思凛的裤管,磨磨蹭蹭一分钟后。
楚思凛没法儿生气了,蹲下来抱,完全是一个没有威严的爸爸。

等到齐修格先生忙完工作归家时,就看见大厅里一只胖嘟嘟的小奶狗,在厅里滚着泰迪娃娃玩,又是金毛全权代表,迎接一家之主。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6-24 15:32:00 +0800 CST  
随笔三 儿童节3

金毛冲门口处高大的男人摇摇尾巴,一脸期待。但是这个门口的男士并没有蹲下来抱牠玩。
可乐:?
小金毛宝宝的内心充满疑惑。

卢伯殷勤地走过来,他自小服侍长大的少爷脸色不大好看,充满一种被冷落的寂寥感。这个大男人没有感受到被关心被需要,脾气可能要发作了。
卢伯赶忙安抚,道:「凛少本来要等你来着,但是刚刚可乐误食了巧克力,把凛少吓得够呛,他忙着从可乐嘴里掰出巧克力来,忙完了这就上楼洗浴去了,这不满手可乐的口水吗?」

这个安抚漏洞百出,但是齐修格脸色稍稍好看一些,看了地上还在摇尾巴的金毛宝宝一眼。
金毛:为什么看着我?我做错什么了?
可乐认真思考过后,用力把尾巴摇得更卖力更欢了。

这么蠢的狗,齐修格当然不能跟一只小奶狗计较,他踏着步伐上二楼,古堡地大,室内空间宽阔大器,走到思凛房间的路又长又久。

修格直接推门而入,思凛显然洗好了澡,正在沙发上翻一本大部头的书,他听见开门声抬头,对男朋友笑了下,道:「哥哥回来了,今天比较早呢。」

今天比较早呢!所以思凛的确是注意他什么时候回家的,修格心中不悦稍去,走过来低下身,思凛顺势靠过去和他一亲,二人双唇分开的剎那,修格便笑了。

他低声道:「手给我看看,可乐的牙齿刮到你没有?」
思凛道:「不担心,没事。」
修格道:「看看。」
楚思凛把手伸出来,齐修格真的认真观察了一会,道:「嗯,可以。」
这么温油的老男人,被关心的思凛觉得温暖,他道:「小狗果真什么都不懂,幸好我抢得快。」
齐修格道:「下回牠不能吃的你拿远点,自己零食也少吃些。」

思凛道:「好吧。」
齐修格道:「好吧?」
楚思凛道:「好吧。」
齐修格没再勉强他,道:「好。」
他正欲走回自己房间,忽然想起什么似的,道:「哪儿来的泰迪?」

楚思凛不买这种毛绒玩具的。
一提起这个,思凛不大爽,道:「郑经理,送的。」
齐修格讶异,「他?」
楚思凛道:「给娃娃算怎么回事。」
「怎么突然送你东西?」
楚思凛犹豫两秒,最后还是说了。「儿童节礼物。」
修格一听愣了,继而朗声大笑,道:「送得好。我得谢谢他。」

楚思凛道:「这到底哪里好笑?」
修格笑道:「嗯,不好笑。」一边脸上还带着笑意。
楚思凛把注意力调回书本上,嘲笑他的男朋友不须理会。
齐修格这才道:「凛凛,哥哥忘了今天是儿童节,没有给你准备礼物。」

齐修格给送儿童节礼物,那意义当然和无聊的郑经理不一样,思凛道:「忘了就算了,没关系。」
「想要什么吗?」
楚思凛道:「你送不起的。」
齐主席来了兴趣,「什么东西我给不起?说说。」
楚思凛道:「一个月内不得对儿童实施家庭暴力。」

齐主席果然笑了,「这不成。」
思凛也知道不会得到应允,有过必罚的准则牢不可破,他故意道:「一个月不动手,你就管不了我?我不可能一个月内自制不惹你生气?」
修格道:「不是管不了你,我不想一个月后打你更重。」
自制这种事,参照跑车肇事事件,还是不要想了。

楚思凛看着英俊成熟的老男人,衬衫领带,下巴微有胡渍,上身的肌肉在衬衫里绷得紧紧的,非常性感。
思凛笑:「那今天之内不动手,不许秋后算账,我要这个礼物,给吗?」
齐修格道:「今天吗?」
「今天。」
「好。」

修格将脱下来的西装外套搭在肩上,慢悠悠地走了。
楚思凛小朋友今晚可能准备了精彩的节目等他,修格拭目以待。


楼主 小鳶兒  发布于 2019-06-24 15:36:00 +0800 CST  

楼主:小鳶兒

字数:26608

发表时间:2019-05-09 04:0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5 07:35:10 +0800 CST

评论数:168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