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峥嵘(二)

咱也不敢问,号能活多久。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2 19:08:00 +0800 CST  
二楼自留。
咱也不敢问,这号能够活多久。
群号看个人中心吧。
渺小又卑微。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2 19:10:00 +0800 CST  
第一章:
这一年,秋。
山上的树叶早就被寒风染成了黄色,一列经过伪装的车队行驶在一条崎岖的山路 上。为首的是一辆浑身上下盖着土黄色伪装网的勇士,接下来是几辆也同样经过伪装的大卡车。
某一辆卡车的车厢内,乌压压的挤满了人。裴旻觉得下一秒他就要被闷死了,发泄似的踢了一脚摆在中间的背囊,低声咕哝了一-句:"操!***热!”
“保持安静!”
坐在车厢最外面的那个军官恶狠狠的警告,声音回荡在狭小的空间内,振聋发聩。裴旻做了一个深呼吸,不说话了,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可是他在心里将这个军官从头到脚伺候了个遍!要不是和傻雕班长打赌,谁***愿意来这里受罪!
“裴旻,你就是个垃圾!你跟我横什么?你有本事去隔壁狼巢横啊!”
“就你那三脚猫功夫,咋好意思说你练过?全省散打冠军就这怂样?你和幼儿园小班比的吧?”
“给我跑起来!瞧你个熊样!今天五公里没跑第一,就给我去掏大粪!”
“过来!你个新兵蛋子!就是欠收拾!两百个俯卧撑! ”
“狼巢?就凭你?可拉倒吧!人家炊事班都不要你!”
“报啥名?别给我丢人!去把我袜子洗了!”
“你就是个掏大粪的料!你不行!你要行,以后掏大粪就用我的脸盆!”
裴旻的脑海里回响着班长讽刺自己的那些话,不就是个狼巢吗?老子来了!
大卡车毫无征兆的急刹车,众人被惯例狠狠的甩向一边,防雨布被人从外面粗暴的打开,习惯了黑暗的战士们被突如其来的强光刺激着纷纷闭上了眼,还没等人缓解过来,坐在最外面的军官抓住了离他最近的士兵的作训服,然后将他从车上扔了下去。
“一群老娘们,想吃催泪瓦斯吗?给我下去!快!”
军官半推半拽的,将车上的人士兵往下赶,裴旻反应过来,伶俐的往车外面跑,突然后背上狠狠的挨了一脚,失去重心的他狠狠摔在地上。
“赶着去吃屎呢?给我爬起来!”
操!
裴旻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心里再次把这个军官从头到脚问候了个遍。
“报告队座!又给您运来一批玩具,还有,这小垃圾刚才骂我!”军官正儿八经的朝着坐在吉普车上的另一名军官汇报,顺手指了指裴旻。
裴旻还没有从刚才的情况中缓过来,就被突然针对了,下意识的喊了报告:“报告!”
“玩具没有喊报告的权利!全体都有,两百俯卧撑,开始!”
裴旻不服,瞪着眼睛看着将他踹下车的军官。
“看什么看!你在心里骂老子,老子照样能听见!两百个嫌少你就做三百!”军官扯着嗓门朝着裴旻喊到。
众人刚准备下背囊,军官的声音又在裴旻耳边炸响,振聋发聩:“谁让你们下背囊的?负重俯卧撑!”
得!做啥都是错!说啥也是错!各连队的精英们到了这里就只有逆来顺受的份。大家心有不甘,在没有摸清楚套路之前,谁也不敢吱声了。
裴旻认命般的俯下身,开始做起俯卧撑。心里却在咒骂,妈的,什么鸟不拉屎鸡不生蛋的鬼地方,什么垃圾军官,还有没有点人权了?做啥都看不顺眼,不就是狼巢吗?有什么了不起的?一群就知道耀武扬威的兵痞子!
裴旻突然想回连队掏大粪了!反正每次掏大粪,都是偷梁换柱,用的班长的脸盆,他不嫌臭!可反过来想想,现在要是回去,他可真丢不起这个人!裴旻悔不当初,要是不吹那些牛,该有多好!
做完了三百个俯卧撑,裴旻不敢再乱喊报告了,这一车16个新兵排成两行,成为案板上的肥肉。
集合完毕,军官又朝着越野车车盖上的军官喊报告:
“报告队长!狼巢第九期新兵选拔第二批小队集合完毕,请指示!”
裴旻以为他们又要挨什么收拾,没想到那两毛一画风突变,他说道:“去炊事班给我点个糖醋排骨!”
“是!”军官敬礼,转身,“全体都有,立正!跨立!”
军官扔下他们,果真就这么跑走了,留下裴旻等一群人在风中凌乱。军官并没有想要理会他们的意思,裴旻这才有时间观察,嗬!两杠一星熠熠生辉,居然还是个少校,再看看自己肩膀上的一个拐,哎,寒酸!
“别紧张,虽然我是你们这次选拔的总教官,但是,你们太垃圾了,我不想理你们。没事你们最好别来烦我,有事就去找你们的蒋队长!哎?雷子!去把人叫过来!”
突然,从吉普车底下钻出一条军犬,“汪”的一声,撒欢儿似的跑了开去。没过多久,那军犬又跑了回来,邀功似的朝着车盖上的军官吠了一声,果然,军犬后面跟着一个小跑而来的,上尉军衔的娃娃脸军官。
“去哪儿了?”
“给您整理内务呢!您中午想吃什么?”娃娃脸军官一脸谄媚。
“点过了,把这一群小菜鸟带走吧!我看着就头疼。”
“是!”娃娃脸教官微笑着回答,转了个身,眼神一冷,命令道:“全体都有,立正!向右转!带上你们的东西,目标,宿舍,跑步,走!”
裴旻就这样被带到了大通铺宿舍内,娃娃脸军官扔下他们,只说了不许出宿舍,就走了。
裴旻硬是把刚到嘴边的那句“要是上厕所咋办”给吞回了肚子里,理智告诉他,狼巢的这些个耀武扬威的教官并不好惹,因为人家压根儿就没把他们当回事儿!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2 20:11:00 +0800 CST  
没人点赞留言嘛???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2 20:49:00 +0800 CST  
第二章
同患难的人是最容易成为一个战壕的兄弟的,很快的,裴旻等十五个新来的,与第一批来的十个战士混成了同甘共苦的好兄弟。
闲聊的闲聊,整内务的整内务,还有的闲着没事干直接趴在地上掰起了手腕。
赵之航坐在监控室里,看着摄像头传来的临时宿舍内的一切,蒋谦安安静静的站在他的身后。
“第三批什么时候到?”
“还有半小时。”
“等全体集合的时候,送他们点儿饭前甜点!无组织无纪律,跟个菜市场一样!哎!头疼。”
“就等您这句话呢。马面哥早就忍了这群菜鸟很久了。”
“我不能在这里多耽搁,吃完饭还要回去,训练要按照要求来,注意战士们的身体承受状况,别给我捅娄子。”
“是。”
仓库改造的临时宿舍,又乌压压的塞进来二十五个人,加上第一批和裴旻所在的第二批,正好五十人,新来的二十五人正热火朝天的整理着内务,这时,“哐当!哐当!”两声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引起众人的注意力。
“不好!是催泪瓦斯!”不知道谁喊了一声,像是冷水到进了热油里,宿舍里顿时炸开了锅。
众人开窗的开窗,开门的开门,无一例外的,门窗都被反锁了。
“咳咳咳!开门!”
“*****!咳咳!”
“毛巾!拿毛巾!水呢!哪里有水?”
马面用小拇指掏了掏耳朵,听着里面传出的“鬼哭狼嚎”,内心却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异常。
“差不多了吧?”蒋谦在一旁低声提醒。
马面比蒋谦早两年到狼巢,虽然蒋谦已经是他们的队长了,在没有任务的时候,他还是很尊敬老兵们的。
“蒋队长,你对待小苏铭,可比现在残暴多了,再等等,不着急。你听听,这声音,多好听啊。”马面毫不在乎的说道。
“您可悠着点吧!回头出事了牛哥可饶不了您!”
“队长你真没意思!这是中队长的命令,可没我什么事,再说了,这次训练的负责人可是你,怎么也轮不到我身上啊!”
“行了行了,去开门吧!”蒋谦理了理作训服,笑道。
“是!对长!”马面怀着慈悲之心,替新兵们打开了大门,自己,连忙闪到了安全区域。
裴旻等人连忙冲了出来,可迎接他们的却是无情的子弹。
“哒哒哒!哒哒哒!”
不消一分钟,50个新兵全军覆没,所有人身上都带着空包弹打出来的印子,枪声停止了,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突如其来的“屠杀”把新兵们干的片甲不留,所有人都愣住了,裴旻的脑海中闪过“死亡”这个念头,还是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那种,这是典型的活靶子,他们全军覆没了。
“集合!”
马面不知从哪里冒出来,吼了一嗓子。
所有新兵都没有回过神来,很显然,他们还没有从刚才的“死亡”中恢复过来,空包弹打在身上,是切切实实的疼,列队的时候,众人聋拉着脑袋,无精打采。
“死亡的滋味如何?”蒋谦代替了马面的位置,亮着嗓子问道,“子弹的滋味如何?”
裴旻低着头,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两个问题,因为他自打当兵以来,班长从来没有问过这个问题,他也从来没有考虑过,刚挨了五发子弹的他,这才明白过来刚刚经历了一番生死。
“假如刚才的子弹,不是空包弹,而是货真价实的实弹,你会后悔来到这里吗?现在是你们唯一有机会选择的时候,去与留,就在一念之间!进入狼巢,牺牲是常态,这座山的后面,有一个狼巢的衣冠冢,能够进到里面的,要么就是记在狼巢历史史册上的英雄,要么,就是还奋斗在狼巢一线的承接他们意志品质的,曾与他们同甘苦,共患难的生死兄弟!而你们,不配!”
不配两个字,蒋谦说的极为平静,可却深深扎进了裴旻的心,他们这群新兵蛋子,连与他们并肩作战的资格和能力都没有,果然是不配。
裴旻突然想到那个坐在吉普车车盖上的那个军官,自打来到这里,那个军官就没有正眼瞧过他们,大开大合的坐姿,撑着腿,手里夹了根烟,难道这就是经历了生死考验之后所散发的狂妄不羁,漠视一切的淡然吗?
那个军官,去过衣冠冢吗?
进狼巢受训的第一天,蒋谦就用独特的方式给新兵们上了一堂课,这堂课会刻进他们心里一辈子,不管他们有没有留在狼巢。
50名新兵,经历了这一场变故,走了三个,蒋谦在剩下的四十七个人的眼神中,读到了勇往直前的果敢和留在狼巢的决心。
“行了,收拾收拾,炊事班准备了午饭,今天是你们在狼巢最轻松的一天了,好好珍惜吧!”
裴旻等一群人信了蒋谦的鬼话,食堂里的可口的饭菜刺激着众人的味蕾,所有人都放松了警惕,开始大快朵颐。
等他们吃饱喝足走出食堂大门口时候,发现教官们似笑非笑的站在门口等着他们了。
不妙!裴旻第一时间嗅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你们当这儿是米其林三星餐厅吗?吃饭还这么享受?训练时吃饭时间五分钟,超过一秒都不行!今天你们吃了多少,就给我吐出来多少!全体都有,波比跳,不限时间,不限次数,跳到把饭吐干净为止!”蒋谦下了令。
裴旻和其余46个新兵开始上蹿下跳,吃饱以后做这个,无疑是最大的折磨,才跳一百多个,裴旻就感觉自己的胃开始翻江倒海,忍不住的干呕,很快的,其他队员也有了相同的反应,直到最后,所有人把刚吃进去的东西吐了个干净,蒋谦才赦免了他们。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3 08:55:00 +0800 CST  
第三章
在炊事班的谩骂声中,蒋谦带着新兵们跑向了射击场。
狼巢的射击场异常的宽阔,光是固定靶位就有20个,助教们早就在靶位上摆好了枪支和子弹。所有人集结完毕,蒋谦站在队伍的最前面,说道:“枪,是战士们的灵魂!枪在战场上的重要性,想必不用多说,接下来的训练科目叫做:以枪入魂!一人一轮一弹夹,先试试手感。”
裴旻趴在15号靶位,瞄准镜内,是400米的胸环靶,靶正中的红心,清晰可见。
瞄准!
射击!
“砰!”子弹出膛!
意料之外的,胸环靶完好无损。
“1号靶,脱靶!”
“2号靶,脱靶!”
“3号……”
喇叭不时传来脱靶的信息,无一例外的,第一批20个靶位全军覆没。
枪被人做了手脚!裴旻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他刚想开口,有人已经喊了报告。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没错,枪的确有问题!但是,战场上不允许你挑三拣四,别忘了这次的训练科目叫做以枪入魂!你唯一要做的就是在最短的时间内适应它!继续,你们还有机会!”
第二轮射击开始,依旧有人脱靶,裴旻勉勉强强将子弹打在了靶子上,却连一环都没有,他闭着眼感受刚才两枪带给他的感觉,第三枪,毫不犹豫扣动扳机,8环!
第四枪,10环!
蒋谦听到报靶员喊出的十环,眼睛突然亮了起来,第四枪就上10环了?不错!蒋谦默默记下了15号靶位裴旻的名字。而裴旻不知道的是,自己已经被盯上了。
射击训练结束,按照规定需要淘汰枪感最差的五名选手,蒋谦没有安排高强度的体能训练,而是直接变戏法一样的搬出了十几十种型号的枪支,国内国外,制式非制式,甚至还有自行改装的。
蒋谦如数家珍一般,滔滔不绝介绍着这些枪支的基本性能,设计原理,优缺点,一连串的专业术语从蒋谦口中说出来,教科书式的讲解,却不需要参考任何的纸质档案,裴旻只觉得这个教官不简单。
介绍完枪支,蒋谦嘴角一歪,对着耳麦命令道:“换移动靶!”
几秒钟以后,对面的靶坑处,居然换了新的靶子,最大的靶心子有篮球一样大,最小的靶子只有乒乓球大小,无一例外的,这些靶子从出现到消失,最多只有五秒钟的时间,五秒一过,就会迅速的换上其他大小高低都不同的靶子,刚有点儿手感的新兵们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五秒钟,从瞄准到射击,对于新兵们来说,这要求的确是有些苛刻,可是这里是狼巢训练营,一切的训练都是为了实战,为了不被淘汰,必须努力的填鸭式的学习与进步!
“好了,说的再多都不如亲自体验,晚饭之前,你们自己玩吧!子弹管够!提醒一点,浪费的代价你们承受不起!”
蒋谦下完令走到一边,却被马面拉住,“队长,好久没来这里了,要不咱们去玩玩?”
马面指着靶场的另外一处,小声说道。
靶场的令一边,是大型的联合训练基地,五层楼的废弃厂房,空旷的场地上设置了好几个火力点,还有各种掩体,灌木丛,蒋谦他们最喜欢的是在这里进行分组对抗,空包弹打在身上虽然很疼,但是他们更享受在狭小空间内,肾上腺素飙升的感觉。
“还在带训练呢,不太好吧?”对抗赛的魅力太大,在总部他们可没有这么好的机会,难得来到二号基地,要是不玩几把,还真有些可惜了。蒋谦有些犹豫。
“有啥不好的?那些个新兵打完这些子弹最起码得两三个小时,够我们玩好几盘的了!老规矩,谁输了谁去炊事班刷盘子!”
蒋谦想了想,点了点头,“留两个人,叫上兄弟们,咱们去放松放松!”
“是!队长!”马面咧着嘴开心的像个孩子。
这边新兵们还在努力的消耗着身边的子弹,那边,马面和蒋谦一人率领着一个队伍,展开了激烈的对抗赛,他们不仅要对付时不时从各个窗口冒出的移动靶,还要对抗来自另一组的火力,所有人进入状态,将身体的各项机能发挥到极致。
新兵们正在专心致志的对扛着眼前的移动靶,争取将脱靶率降到最低。
“哎,那边好像在训练!”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新兵训练处突然炸开了锅。
“看起来很好玩的样子!”
“管那么多干嘛?嫌子弹少吗?”
“你有病吧!那是我的靶子!你他@妈是不是眼瞎?”
“你说谁眼瞎呢?”
枯燥乏味的训练总是会让人忘记什么叫纪律,蒋谦他们刚开始第二局的对抗,新兵们却因为一些小摩擦影响了正常训练,更甚者,有两个新兵因为一些小的玩笑而怒发冲冠,而引发了肢体冲突。
“你们干什么!都给我住手!”
打架在每个地方都是不可取的,在部队更是明令禁止的,是男人,就该在训练场上见真招,一言不合就打架,是地痞流氓的作风。
“蒋队长!不好了,新兵们打起来了!”
蒋谦的耳机里传来留守在靶场的队员的消息,蒋谦愣了一下,突然胸口被一发子弹击中。
“重复一遍!”
“报告队长,新兵们打起来了!”
蒋谦的第一反应不是新兵们为什么会打起来,而是自己要完了!
“你在发什么呆?”马面气冲冲的越过障碍来到蒋谦面前,质问道。
“出事了!咱两玩大了!新兵打起来了!”
“草啊!”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3 22:27:00 +0800 CST  
没有点赞和留言,不更了。再见了您嘞!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3 22:51:00 +0800 CST  
??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4 09:31:00 +0800 CST  
人狠话不多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4 10:11:00 +0800 CST  
106楼看得到吗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4 10:14:00 +0800 CST  
我特别喜欢吃菜,比如说:
八宝酱鸭,二龙戏珠,五香牛肉,四喜丸子,零食好吃,零食好吃,一品豆腐,六个人吃,零食好吃。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4 10:21:00 +0800 CST  
第四章
狼巢训练基地唯一的会议室内,蒋谦和马面两人,面对面的扎在圆桌会议室的两侧,奋笔疾书。
只见两人面红耳赤,浑身都抖成了筛子。两人看似坐在桌子边,实际上,他们的臀部底下,什么都没有,两人吃力的扎着马步,手中的动作却没有因此有半分的停顿。
两个小时之前,蒋谦握着电话,迟迟不敢拨号。
“队长,我来吧!这事儿是我的错。”
“你是队长,还是我是队长?有你啥事?”
“反正我也跑不掉,电话给我!”
马面夺过电话,直接一个电话打到了赵之航的办公室。
另一头,赵之航开完会,办公室的椅子还没有坐热,电话铃就响了起来。他的这个固定电话基本上属于摆设,极少有响的时候,这会儿电话响起来,他还愣了一下。
“中队长!我是马面!我坦白!事情是这样的……”
于是,这会儿,蒋谦和马面两人就被发配到了会议室,马面写着检讨,蒋谦写着这次打架事件的书面报告,直到现在,两人差不多已经扎了快两个小时的马步了。
“队长,要不要搬个凳子给你坐坐?”马面非常擅长苦中作乐。
“你可拉倒吧!下次再也不受你诱惑了!”
“瞧你说的!话说回来,队长,这次是真的把你害惨了!”
“有你陪着,我怕啥?”蒋谦龇着牙瞟了一眼对面的马面,说道。
“挨中队长揍的人是你,他又不揍我。”
说到这里,马面有些幸灾乐祸,牛头出任务去了还没回来,他怕啥?
正说话间,赵之航推门进来,听到两人不知道在聊什么,一路上勉强压下去的火,又蹭蹭蹭往上涨。
“还有心思闲聊,看来扎的挺舒服的。”
“就是皮痒了。”
赵之航的身后,跟着刚出任务回来的牛头。
牛头是赵之航的左膀右臂,赵之航还是分队长的时候,牛头就是他的副队长。赵之航当上的中队长,牛头也随之当上了副中队。
牛头本不叫牛头,他姓韩,单名一个树字,牛头是他的代号,按照他的原话就是,我是牛头,阎王殿当差小鬼,专治各种不服,包括收拾马面。
马面是正对着门口的,他看到中队长身后跟着的牛头,整个人像是被雷击中了一样。
完了,完了!这回死定了,他怎么回来了?怎么办?怎么办?
马面在内心哀嚎。
“蒋谦,马面,起立!”
赵之航站在会议室上方,皱着眉头板着脸命令道。牛头现在他后侧方一个神位的地方。
蒋谦和马面收起早就麻木了的双腿,努力将军姿站到最标准。
“玩忽职守?我把整个新人训练的任务交给你,你就是这么给我带新人的?我刚走一小时,你就给我干出这么厉害的事?蒋谦,你多大了?还要我拿着皮带在你身后督促你?告诉你,你现在的身份!”
“报告!我是狼巢特别行动队的队长,是这次新兵选拔的总教官……”
蒋谦越说声音越低,不知不觉的低下了头。
“抬起头来!现在知道你的身份了?”
“知道了!我错了!我不该玩忽职守,忘记自己的职责。”
“自己说,多少?”
赵之航的意思再明白不过了,蒋谦也不是不懂,想了一下,回道:“一百,行吗?”
“行!脱吧!顺便把皮带给我。”
在这儿?会议室?牛头和马面还在呢,蒋谦脸皮薄,哪里肯在这里脱啊!
“等什么?你也脱!”
牛头抱着手臂,看着眼神不知道往哪里躲闪的马面。
“啊?”马面一时半会儿拎不清状况,茫然的看着牛头。
蒋谦也一时间难以消化这个指令。
“你们队长说了,一百,皮带给我!快点儿!”牛头朝着马面伸出右手。
这是要一起挨揍?蒋谦从来没有在别人面前挨过揍,赵之航平时对他严厉,但是却是个护犊子的人,这会儿要一起挨揍,确实有些难以接受。但是患难兄弟看着两位哥哥严肃的表情,互相打量了一下,最终还是败下阵来,不约而同的伸出手,开始解军装的皮带,然后绝望般的将皮带交到旁边的人手中。
狼巢患难兄弟面对面,撑在会议室桌子的两边上,撅着臀部,等待惩罚的到来。
赵之航并没有让蒋谦等太久,握紧皮带,用了八分力道,狠狠的将皮带甩在蒋谦微微颤抖的臀部上。
“啪!”
声音干脆响亮,炸响在整个会议室的空间。
“唔!”蒋谦许久不挨揍,这才第一下,他就有些受不住,实在是太疼了,火辣辣的疼贯穿两瓣臀肉,疼的他忍不住的开始哆嗦。
牛头也没有让马面“期待”太久,在蒋谦话音刚落的时候,就扬起了皮带。
“啪!”毫不犹豫!
“啊!哥!”马面也是许久不曾挨打,疼的整个人都清醒了。
牛头出任务刚回来就摊上这么个事,换谁谁都窝火,下手自然是不留情面的。
“把你的嘴闭上!”
“啪!”
牛头又扬起皮带,不给手下之人一点喘息的机会。
声音刚落,蒋谦的臀部上,又一声响亮的皮带的击打声。
蒋谦咬着牙,努力克制自己尽量不去发出声音。太丢人了,作为一个分队的队长,还要这样当着队员的面挨揍,任谁面子上也挂不住。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4 19:58:00 +0800 CST  
第五章
“啪!”
“啪!”
击打声一声接过一声,有时候还是两声同时响起,两人面对面,一抬头,就可以看到对方挨揍的囧样,实在是尴尬至极。
两人尽可能的低着头,不去听不去看,但是赵之航仿佛看透了两人的心思,停了手中的动作,说道:“把头抬起来!好好看看你对面的兄弟,他是因为什么原因而挨打的!再想想自己,为什么同他一起在这里挨打!敢把头低下去,就重头来过!”
蒋谦喘着粗气,抬起汗涔涔的脑袋,看着牛头的挥着皮带毫不留情的甩在眼前人的臀部,然后看到马面吃痛的表情,咬着牙,脖子上的经脉清晰可见,十个手指紧紧的抠在桌面上,骨节分明,同自己的“造型”简直就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对面的马面也是一脸隐忍的看着自己,眼神中多了几分愧疚。
“啪!”
皮带甩在蒋谦的臀部,他都不知道到底挨了多少下了,只是这皮带一下比一下狠厉,总觉得自己身后被掀掉了一层油皮,他不敢躲,不敢回头瞧,更不敢用手去阻挡分毫,今天的事,大部分责任在于他,会议室里还有其他人在场,求饶的念头更是一点儿都不敢有。
“啪!”
牛头又毫不客气的甩下一起带,严厉的声音跟着皮带落下后的声音响起:“认错!”
“我,我……”
像是刚跑完一个十公里负重越野,马面的声音带着沙哑的音色,看着蒋谦说道:“我不该贪玩误事!”
“贪玩?好一个贪玩!我打你个贪玩误事!”
牛头撸了撸袖子,一只手摁住马面的肩膀,只见皮带一下接着一下兜着风击打在马面的臀部上。
“啪!啪!啪……”
声音不绝于耳,仅五秒钟的时间,就打出了十几下。
“啊……”马面仰着脖子,手臂脱力,手肘狠狠的撞在会议桌上,整个人如同刚被人从水里捞起来一样,趴在桌面上,贪婪的大口喘着粗气。
“队里安排你来选拔新兵,你却跑过来玩游戏?你也知道你贪玩?”
“哥,我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马面努力撑起脊梁骨,重新摆好姿势,刚才那十几下真的是太疼了,整个脑子都在嗡嗡响着,挨打之前扎的马步,耗费了他大部分的体能,这会儿双腿忍不住的打颤。
“我谅你也不敢!今天这事还没有闹大,想没想过,新兵们打起来,万一枪支走火会怎么样?我告诉你,你是副队长,你的责任是辅助你们队长做好相关工作,而不是怂恿他去犯错!”
“我知道了!对不起队长!我不该怂恿你的。”
马面朝着对面苦苦支撑的蒋谦陈恳的道歉。
“错的人是我,我是队长,是这次训练的负责人,我没有摆正自己的位置,明知道是错的,还纵容大家,跟着大家胡闹,哥,我知道错了。我请求,将剩余的惩罚翻倍!”
蒋谦直起身子,面对着赵之航请罚。
赵之航点点头,说道:“道理你都明白,只是有的时候你就是爱犯浑,我觉得,是我把你护的太好了,以至于出了问题,你都觉得我都能替你摆平。这是我最后一次纵容你,以后如果还犯这种低级的错误,你自己直接找大队长,找政委汇报吧!”
“哥!”蒋谦看着一脸认真的赵之航,有些小小的委屈。
“你现在是队长,你的肩膀上不仅仅扛的是军衔,是荣耀,最重要的是,这肩膀上扛着你们整个队伍的成败!战场上,你才是那个主心骨,所有兄弟们的性命,都攥在你一个人的手里!你也应该学着长大了。犯了错自己去大队,不管是降职,处分还是禁闭,我都不管你!等你从大队回来,再来我这里挨皮带!我相信,这样的效果会更好一些!”
马面安静的听着两人的对话,也深知自己确实把蒋谦害得不浅,从训练开始,他都是抱着来玩的心态,才导致犯了这么大的错,他眼珠子一转,说道:“这事我也有责任,我也申请翻倍!樱以后我会好好协助队长管理整个队伍!争取不犯错!”
牛头听了这话,气笑了,抬手就是一皮带:“哪哪都有你!早干嘛去了?连累整个队伍陪你挨收拾?让新兵们看笑话!撑好!还剩64下,翻倍就是128下!”
“啊?还真翻倍啊……”马面转过身嘀咕了一句,却被牛头听得真切。
“还敢废话!我今天要是不把你打的哭爹喊娘,你就是我哥!剩下的给我报数!”
牛头挽起袖子,咬着牙,手臂灌力,狠狠的将皮带甩在马面臀腿的位置。
只听得一声哭嚎,马面被打的直哆嗦。
臀腿位置的痛感比臀部%敏✘感多了,这毫无保留的一下,直接硬生生把他的生理盐水给逼出来了。
“要不要点儿脸?当着别人的面挨打,也不知道害臊?还敢嚼舌根!给我报数!”
“1!”马面哆嗦着连忙报数,“哥,我错了,别打那里!”
“由不得你挑!”
牛头知道,马面就是属于给他三分颜色就敢开染坊的主,今天要是不给他点儿苦头吃,不把他真的打疼,他就还会给你嘚瑟。
还是臀腿的位置,还是同样的力道,覆盖在原来的肿痕上,疼痛被放大了数倍,马面咬着牙忍受着翻江倒海的疼痛,经过这两下,他终于老实了,安安分分的继续报数,也不敢再说其他多余的话了。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5 17:09:00 +0800 CST  
点赞过500就更下一章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7 19:00:00 +0800 CST  
第六章
相对于马面的投机取巧,蒋谦看起来要老实多了,一门心思的抵抗着皮带带给他的痛楚,打的重了,也会因为惯性而往前挺一点儿,但是,很快就能够恢复原来的姿势。
疼吗?
当然疼!
刚提升为队长才三个月,刚接手选拔任务才三天,就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赵之航怎么可能对他手下留情。
皮带“洗礼”过得臀肉,早就青紫斑驳,严重的地方还破了点皮,组织液混合着几丝血水不停的从破裂的地方冒出来,赵之航不得不将击打的位置往下移,臀腿处成了重点照顾的对象。
皮带一下接着一下盖在臀腿处,绕是拼了命忍耐的蒋谦也有些扛不住,双腿不住的打颤,膝盖也不由自主的弯曲变形。
“撑好!”
赵之航喘了一口气,一手叉着腰,一手垂握着皮带提醒道。
“是。”
蒋谦喘着粗气,竭力将姿势恢复到原来的样子。
“你看看你们队长,你要是有他一半让人省心就好了!”
牛头摇摇头,一脸的嫌弃。
“哪里省心了,还不是一样的挨打……”
马面疼出一身冷汗,却还是不忘记顶嘴。
牛头叹了一口气,心想,这孩子,怕是打死也是这副德行了。
“再废话再翻倍!”
蒋谦哪里听不到这话,话一从马面嘴巴里说出来,蒋谦就羞红了脸,将头埋的低低的。在下属面前挨打,说出去直接退役算了,太丢人了。
赵之航没有要求蒋谦报数,但是马面却需要报数,经过这么一个小插曲,会议室又剩下皮带的“啪啪啪”声以及马面孤独的报数声。
责罚越接近尾声就显得越难挨,马面报数的腔调都变得沙哑了,105下,就剩最后的二十多下了,再忍忍,再忍忍就好了。
被皮带照顾了不知道多少轮的臀部和臀腿,已经肿的老高了,赵之航和牛头不约而同的将目标对准了两人笔直健壮的大腿。
“啪!”
皮带狠厉的甩在大腿上,一个长方形的红色印子浮现在早就被晒的黝黑的马面的大腿上。
相对于马面的肤色,蒋谦的更为白皙一些,皮带的印子也更为明显一些。
“啪!”
“啪!”
“啪!”
三个鲜红的印子并列排在他的左腿上,赵之航绕道另一边,又是“啪啪啪”连着三下,六下皮带六个红印子,颜色也在逐渐的充血加深。
赵之航又绕回原位,“啪!啪!啪!”又是三下,皮带覆盖在左腿的红印子上,如法炮制,他再一次绕到右边,对着右腿的红印子又连着抽了三下。
蒋谦膝盖一弯,差点就跪在了地上,还好手肘撑在的桌子上。
“受不住了?”
“受,受得住。”
“你要是敢跪下,今天这双腿就别要了!”
这是赵之航打人的规矩,不管有多疼,膝盖可以弯曲,但是却不可以跪在地上,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这是赵之航的行为准则,也是他们铁血铮铮的狼巢队员的行为准则。
“哥!对不起。”
蒋谦咬着牙撑起来,今天的脸已经丢的够大了,他可不想再加罚了。
赵之航点点头,算了一下,他打的没有牛头的急,剩下的数量自然也就多一些。
“最后20下!撑好了。”
赵之航直接将蒋谦的上半身摁在桌面上,裤子还挂在小腿上,这姿势就像是犯了错的六岁小孩被家长教训一样,毫无颜面可留,他都22了啊!
蒋谦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只能将头埋在两只手弯里,闭着眼睛,用牙齿咬着嘴唇,忍受着最后一波的皮带带来的痛楚。
“啪!”
就剩19了!
“啪!”
“18了!
“啪!”
还有17下,再坚持坚持!
“啪!”
…………
臀部,臀腿,大腿都被照顾到了,剩下的皮带,赵之航都是挑着看起来不严重的边边角角下的手,力道也比刚开始轻了两分,但是尽管如此,也让他疼出了一身的汗。
再也不听信谗言了!远离马面!远离皮带!蒋谦一边忍受着皮带,一边默默发誓。
“还不起来!”
赵之航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打完了吗?蒋谦抬起头,看到对面的马面已经在龇牙咧嘴的揉着伤,开始提裤子了。蒋谦看到这一幕,更加不好意思起来了。
这什么人啊!都不知道“羞”字怎么写的吗?
“不起来,再来100?”
“别!”
蒋谦明知道赵之航这是在逗他,可他还是当真了,连忙直起腰来,牵扯到身后的伤,疼的他冷汗一冒,也跟着龇牙咧嘴起来。
“真是同患难的好兄弟啊!连挨打也一起,等以后老了可以跟儿子辈的吹牛了,二十多了还在挨打。厉害厉害!”牛头将皮带扔在马面怀里,顺便戏谑了他一番。
“就你主意多!”马面白了一眼牛头,开始穿皮带。
“以后每晚十一点之前将训练报告传给我!记住,坐着写!”
赵之航将皮带递给蒋谦,命令道。
“是!中队长!”
“挨了打,憋屈了?私底下连哥都不喊了。”
“我以为您还在生气嘛。”
“我不该生气?”赵之航瞪了一眼蒋谦,反问道。
“我知道错了,我会好好带训练的,绝对不会再犯这种低级错误了,您就放心吧,哥!”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7 19:41:00 +0800 CST  
点赞过720更文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9 17:17:00 +0800 CST  
第七章
赵之航点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也不敢再犯了,现在我们是不是该去照顾照顾那群体力没处发泄的小朋友了?”赵之航扭头看着牛头,坏笑道。
“喜欢打架就让他们打个够吧!”马面走到赵之航身边,同赵之航一起对视一眼,露出一个只有两人才懂的微笑。
训练场上,新兵们被集合在一起,赵之航站在队伍的最前面,牛头站在他的身边,
蒋谦和马面虽然挨了罚,但也没有可以大白天的趴回床上休息的资格,所以,两人忍着疼痛,像个没事人一样站在赵之航身后的教官团队中。
“射击训练打架的两个兵,站出来。”赵之航背着手,扫了一圈新兵,冷冷的说道。
两个新兵知道自己犯了错,早就吓得不知所措了,低着头慢吞吞的出列。
“给你们三十分钟,收拾东西走人。我会让你们原单位去师部接人。至于是什么原因被打回去的,你们自己交代。”
两色新兵互相看了一看,也早就料到了这样的结局,两人没有说什么,只是例行的答了一个“是”,然后转身回宿舍整理背囊去了。
所有人默默的看着两人离开,赵之航却不为所动,这样的离开,他见得太多了,每年都有各个部队的精英来到这里,却也因为各种原因离开,狼巢只需要精英中的精英,留下的永远就只是一小部分。
“射击训练就打架,看来你们队自己的枪法很有自信了。喜欢打架,行,今天就能满足你们。下一个训练科目,自由格斗。要求很简单,随便找身边的一个人作为对手,不管你用地方上学到的流氓打架方式也好,还是在部队学到的格斗技能也好,我只有一个要求,就是把对方打趴下!打的他姥姥都不认识他为止,然后再去找那些还站着的人去挑战,我只有位置一个要求,那就是这个场上只允许站着一个人!训练现在开始!”
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明白为什么会提这样的要求。这简直就是街头小混混打架的模式啊,用在这么严肃的训练上,真的合适吗?
虽然很多人心存疑惑,但是,大家还是按照要求四散开来各自找了对手开始练了起来。
赵之航则是骂骂咧咧的走到混战的人群中间,“没吃饭吗?出手软绵绵的,连个过马路的老奶奶都打不到,你来这里干嘛来了?”
“哎哎哎!你们干嘛呢?抱在一起取暖吗?给我分开!快点!出腿搞他!”
“你躺着干嘛?等着我给你叫按摩服务呢?给我起来!”
“打不过就用牙咬他,实在不行就吐他口水!一点攻击性都没有,软脚虾吗?”
“我抓最先倒下的三个!打架都打不赢,留在狼巢干嘛?”
“你真的好吵!”
赵之航正在人群中间放肆的嘲讽新兵们,突然一声极其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来,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
赵之航抬起来,寻找着声音来源,他看着一个新兵挑衅挑衅的看着自己,赵之航笑了一下,心想,终于来了个刺头,有意思!
“有本事,咱俩打!”
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在格斗方面相当擅长的裴旻。
“哦?你要跟我对练?”赵之航往裴旻面前走去,众人自觉的让开了一条道。
“光说不练假把式!你不是挺能说的吗?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厉害!”
“好啊!反正也挺无聊的。不过和我打的话,可是需要一些彩头的。”
“如果我输了,我离开狼巢。”裴旻挺着胸说道。
“那倒不需要!如果你赢了,格斗训练我给你满分,接下来的格斗训练,你也不用参加了,但是,如果你输了……”
赵之航停顿了一下,很明显是在“诱敌深入”,愣头青裴旻果真顺着杆子往上爬。
“我输了就任你处置!”
“可以。一分钟,如果你没倒下算我输!来人,掐表!”
众人自觉的让出了好大一块空地,蒋谦连忙跑上去帮忙掐表。
“狂妄!”被挑起斗志的裴旻率先出手。
赵之航不慌不忙撤开一步,裴旻眼见第一拳没有得手,连忙又出第二拳,赵之航伸手拍在他的手臂上,化解了力道,随后他找准时机对着裴旻展开了猛烈的攻击,拳拳到肉,掌掌生风,裴旻不得不转攻为守,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怎么防守,都防不住赵之航的攻势,打在他身上的拳头,并不是特别的疼,但是总觉得怪怪的,很酸,酸的他浑身都使不出力道。
一个不留神,裴旻感觉到自己双脚离了地,然后整个人被狠狠的甩向地面。
后背着地,四脚朝天。
被摔在地上本就是常事,可是他却怎么也使不出劲从地上爬起来。
到底是怎么回事?
“四十二秒!”
结束了吗?
裴旻躺在地上,望着碧蓝碧蓝天,他从未有过如此的挫败感,练了这么多年的散打,在这个“嚣张”的男人面前,居然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人只有在被打倒以后,才会明白,原来还是躺着最舒服。愿赌服输,任我处置哦!”
赵之航蹲在地上,大大的脑袋遮挡了裴旻的视线,戏谑道。
“我认输!你说吧,怎么罚?”
“呵!还是只小公鸡!”
赵之航起身,并没有理会他,来日方长,他有的是时间收拾他。
“愣着干嘛?训练继续!”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19 18:50:00 +0800 CST  
小莴苣说今天点赞过1000就更。大莴苣表示不敢说话。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20 18:18:00 +0800 CST  
第八章
赵之航不再理会这群嗷嗷的新兵,他在这里耽搁的时间太久了,总部还有一堆的事等着他处理,
“剩下的交给你了。韩树会留下来帮你,有不懂的可以问他,但是尽量自己解决。这也是对你的一种历练。”
临走之前,赵之航同蒋谦这样讲。
蒋谦点点头,心有愧疚。一再承诺自己肯定不再犯错,才目送着赵之航钻进他的越野车里,又目送着他开着车子驶出基地大门,消失在蜿蜒的山路之中。
赵之航心中一直有事,蒋谦是明白的。刚才他对着新兵使出的是他在轮回的队友教给他的搏击术,明明不可一世的把新兵打翻了,可是在他一转身的瞬间,蒋谦看到了赵之航心中的落寞,那次的任务,战友牺牲了,可是二哥还没能够归队。
这几年,赵之航前前后后在私底下找过刀疤好多次,可是每次都被刀疤搪塞过去,气的赵之航见到刀疤就想打他,但是又生生的忍住了,赵之航一等,就是好多年,如今当上了中队长,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可是他的内心却越来越孤寂。
这一切,蒋谦都是明白的,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神”,如果说二哥褚彧是赵之航心中的那个“神”,那么,赵之航就是蒋谦心中的“神”,自己是如何一步一步成长到现在这个位置的,只有自己和赵之航最懂,蒋谦明白,如果没有赵之航对他日复一日的严苛管教,他可能真的达不到现在的成绩,也不可能在高强度的的训练中坚持下来。体能测试是赵之航一皮带一戒尺给逼着达到优秀的,蒋谦很感激自己的生命中有赵之航在一路带领着他向前。
蒋谦回过神,转身回到训练场地,混乱的格斗战场上,蒋谦看着裴旻一次又一次的被人打倒,又一次又一次努力从地上爬起来,暗自嘲讽了一句:不自量力。
马面不知道什么时候蹭到了蒋谦身边,贴在蒋谦耳边说道:“队座,你说要不要给这孩子挂一个脑科?”
“什么科?”蒋谦小声的问道。
“我觉着吧,这孩子脑子一定有病,要不然怎么能够这么虎呢!哎,很奇怪啊,按说照着赵中队的脾气,不可能这么轻易放过这小屁孩的,今天怎么这么温柔?”
蒋谦嘴角一抽,温柔?伤疤还没好,就忘了痛了?
不过,这么轻易放过那个新兵,的确不太像是他的风格。蒋谦也有所疑惑,两人同时把视线转移到牛头身上。
“看着我干嘛?”牛头被两人看的浑身不舒服,瞪了马面一眼。
“韩哥,这新兵您看如何处理比较好?”
“你四哥难得看中一个新兵蛋子,好好盘他,别玩坏了就行。”
看中?就这三脚猫的功夫?
“他的身体素质不错,很显然的,是练过多年的。可惜,他遇到的是狼巢小魔王,而且,你们没看出来吗?他真的挺像当年的那个赵小四。”
“您和四哥是同一年进来的吗?”
“是啊!那个时候的他,真的是……”牛头停了一下,回忆起刚来狼巢那个时候的情景,虎了吧唧的赵之航被收拾的多惨啊,差点就留在这个基地回不去了。
整理了一下思绪,牛头继续说道,“反正,这新兵的性格,挺合你四哥胃口的,好好打磨打磨,将来又是一虎将!蒋谦,你肩膀上的担子可不轻啊!”
“我哥看中的人?那我倒要看看,他有什么能耐。”
“你好好带训练吧。我想他肯定不会让你失望的,这孩子身上,有一股子不服输的韧劲,你看看,都被打成这样了,还不肯服输,是不是挺倔的?”
牛头拍了拍蒋谦的肩膀,笑着离开了。他虽然留下来,但是这次的总教官是蒋谦,他总该放手让年轻人成长的。
训练还在继续,这个看起来毫无底线的格斗训练,实则很容易可以看出每一个人的性格特点。
蒋谦站在混乱的人群边缘,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人的动作,表情,将所有人的特点都一一记在脑子里,并且分析着众人的数据,哪些人适合留在狼巢,哪些人过于自私,哪些人喜欢投机取巧,哪些人喜欢主动攻击,哪些人喜欢步步为营,从这一个简单的格斗训练中就能够体现出来。狼巢人形电脑就这样发挥着他的作用。
总部选择蒋谦担任这次选拔的总教官,并不是没有依据的,他有他独特的能力,是其他人远不可及的,只是他需要更多的历练,狼巢的未来永远都属于有能力的年轻人。
格斗训练终于告一段落,蒋谦挑了两个最不适合留在狼巢的人,宣布让他们离开,其余人稍作休息,就进入下一个训练科目中去了。
与以往不同的是,蒋谦有意无意的,开始给裴旻加量,对他的要求也逐渐提高,蒋谦很想看一看,这个被四哥看中的人,到底有什么长处。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20 18:44:00 +0800 CST  
那么问题来了,下一章什么条件更呢?

楼主 桐井不知  发布于 2019-08-20 18:47:00 +0800 CST  

楼主:桐井不知

字数:26505

发表时间:2019-08-13 03: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30 21:54:33 +0800 CST

评论数:7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夜色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