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无言(父。子)给你花不要再删了

【梧桐西院】【原创】无言(父。子)
给你花不要再删了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09:58:00 +0800 CST  
咏春镇楼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0:02:00 +0800 CST  
1☞
“呼……终于写好了。”陆言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如释重负的看着面前一叠叠厚厚的纸,漂亮的小楷在纸上有序的排列着。

坐在一张小矮椅上的少年皮肤偏白,整个人透露着一种病态。

“呃……”陆言突然弯起腰,右手紧紧的按在胃的位置上,左手有些无力的握着,眼睛在狭小昏暗的房间四处扫望,试图想要找点东西吃。

然,怎么可能会有东西呢,每天能吃上饭就已经很不错了,这么久了,这胃怕也废的差不多了吧,陆言咪了眯眼,也是,像他这样的人,谁会在乎,他只需要记住,他是陆家的暗卫,活着,只为保护陆家的人,顺便当出气筒罢了!

陆言咬着牙,跌跌撞撞的往浴室走去。

打开水龙头,把头低下,冰冷的水划过喉咙,顺着食管到达空腹了两天,在不断抗议的胃。

虽说水可以充当一下食物,但是,瞬间的冰冷,让胃更加抗议起来,仿佛要把胃搅碎了一般,陆言死死的压着胃,伸出左手,往上一摆,露出满目疮痍的手臂,陆言有些犹豫的看着有些残废的手臂,温热的温度,在胃里很舒服,可是……

“嘭嘭嘭!!!”铁门的拍门声打断了陆言的思考,他毫不犹豫的咬向自己的手臂,温热的血顺着嘴角流到脖子,胸膛……

“陆言,爸爸叫你过去!”陆辰在门外叫的愈来愈大声,他刚刚都叫了多久了,要不是听佣人们说,陆言没有出去过,他还以为他跑出去了呢!

听到陆辰的声音,陆言有些慌乱,可是胃已经在抗议,慌乱之下,他感觉到嘴里多出了一块肉,陆言愣住,慢慢移开嘴边的手臂,缺了一块肉,陆言惊恐瞪大了眼睛,他在干嘛?吃肉?吃人肉!

陆言吐出嘴里的肉,跑到水槽猛吐。

“陆言,你再不出来我撞门了!”陆辰话语中透露着一丝焦虑,听说父亲因为作业的原因禁了他两天饭,这傻子不会真的两天没吃给饿死了吧!

“陆言!陆言!”陆辰更用力的拍着铁门。

“大少爷,我在!”恢复清醒的陆言终于听到门外的喊声,急忙回了一句。

“在你倒是滚出来啊!”陆辰有些生气,他吼了这么久,难道他没听到啊,怎么一直不应!

看着不断流血的伤口,陆言用水冲洗了手臂的伤口,转身视线避开地上的那块肉,跑到床边,拿起绷带对着伤口卷了几圈,急急忙忙收拾了桌上的一叠叠纸张。

“匡哒。”在陆辰第N次拍向门的时候,门终于开了。

陆辰上下扫了扫规规矩矩站在门口,手里捧着一大叠纸的陆言。

“你刚干嘛去了,叫你怎么不应,还有,你脸色怎么那么白。”陆辰看着脸色苍白的没有血色的陆言,有些担心的开口。

“谢大少爷关心,刚刚陆言在睡觉,没听到大少爷的声音。”陆言恭敬的答道。

听此,陆辰沉默了几秒,有些不忍的开口:“爸爸喊你过去,你,自己小心些。”说完陆辰不忍再看到浑身伤痕的陆言,转身离开。

陆言看着陆辰远去的身影,低头看了看手里的东西,深吸了一口气,往书房走去。每次父亲处理他,不是在书房,就是在刑室。说来也搞笑,居然为了他,在地下室弄了个刑室,想想这好像也是唯一一次为他做的事,虽然,会很痛……

去书房路上……

“站住!”迎面而来的是小少爷陆昭,一副痞痞的样子。

“小少爷,您好。”陆言点头问好,除了父亲,这个家,并没有人能让他低头弯腰。

“小残废,你手里捧着的是什么?”陆昭很不满意陆言的态度,在他看来,这小残废就是个佣人,不,连佣人都比不上,他在面前凭什么还一副高傲的样子!

闻言,陆言下意识的攥紧了手里的东西,“回小少爷,是父亲要的作业。”

“父亲?你这小残废也配叫?信不信我抽烂你的嘴!”陆昭往前垮了一步,抓着陆言的领子吼道。

陆言没有说话。只是目光定定地看着陆昭,陆昭反而被陆言的视线看的有些不知所措。

目光突然瞥见陆言手上了东西。,突然勾起一抹狡诈的笑容,哼了一声,对着陆言吩咐道:“把你手上的东西交给我,我得看看有没有危险,会不会危害到爸爸的安全?”

“我不会伤害父亲!”陆言看着陆昭的眼睛,声音有些大,手上丝毫没有要松手的样子。

“会不会可不是由你这残废说了算,快交出来!”陆昭说着便伸手要去抢。

陆言右脚往后一撤,侧身避开了陆昭。

“啪!你不要给脸不要脸,忘了你这手是怎么废的了吧,需要本少爷再帮你回忆回忆吗?!”陆昭见陆言避开,伸手就一个巴掌怒道。

陆言被删得侧了脸,脸上迅速浮起一个鲜明的手印,他没有说话,走廊的光影投在他的侧脸上,显得有些阴暗不明。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0:03:00 +0800 CST  
“忘?呵,怎么可能呢。”当时他刚执行完任务回到家,还没给他的父亲报告就遇上了陆昭,在陆家他一直都是最卑微的那个人,何况是对着处处为难他的陆昭呢,陆昭一见到陆言,二话不说伸手就打,他只不过用手挡了一下,结果呢,被父亲判为以下犯上。

下属以下犯上,按照陆家的规矩,是要乱棍打死的,但是他父亲开恩,没有打死他,不过是打断他挡陆昭的那只手罢了。

那样硬生生敲断了手臂,而那也是他唯一一次求饶,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0:03:00 +0800 CST  
我已经忘记是第N次开,度娘你可怜可怜我吧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0:04:00 +0800 CST  
2☞
那样硬生生敲断了手臂,那是他唯一一次求饶,但是,哪怕他再怎么卑微的求饶,都没有得到一丝的怜悯,而当时他的父亲,只是站在一旁冷冷的看着他在棍棒下痛苦辗转,自那之后,就算再怎么难熬的刑罚,他都不会再求饶,因为,没用。

“不敢。”陆言正回脸,垂眸,把手里的东西递了过去。

“算你识相!”陆昭有些得意的看着陆言递上来的作业,伸手一抽,把最上面那张抽了了出来,然后得意的看着陆言。

见此,陆言心里叹了一声,怕是一会更不好过,平日里父亲也会百般挑毛病,好好抽他一顿,何况今天......

陆言看向陆昭,他怎么可能会放过整他的机会,他手上那一张作业怕是回不来了。

“嘶......”好似要回应陆言的想法一般,陆昭慢慢把手上的纸撕成两半,随后伸手一丢,纸张慢慢的飘在地上。

撕完还要伸手去拿。

陆言没有阻止,只是眼神深深的看着陆昭。

陆昭动作一僵,他好像看到那双古井无波的眼眸闪过一丝情绪,他的手就这样僵在半空,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

思考了一下的陆昭,还是决定要拿,总不能丢了面子!

想着手就动了起来。

“陆昭!你在干什么!!!”陆辰在不远处怒吼。他才去房间办了点事,就看到两个弟弟在闹,当弟弟的还在欺负哥哥!

“没什么。”陆昭撇了撇嘴,倒是把手收了回来。

陆辰走近了才看到地上那张被撕成两半的纸,弯腰捡起,抬头怒瞪了陆昭。

“你干的?!”陆辰怒吼问道。

“对,我撕的,怎样!”陆昭也被吼的有些生气,也吼了回去,他哥居然为了一个下人吼他!

看到陆昭撕了陆言的东西还如此理直气壮,怒不可遏的伸起手:“啪!”陆辰对着陆昭伸手一扇,随即怒道:“他是你哥,你就这么不见得他好?!!”他曾经看过他爸爸因为陆言写错一个字也抽了陆言十鞭子,鞭鞭见血。陆辰看着手上的纸,这又该是多少字,该是多少鞭子,又怎么会不生气,那终究是他的弟弟啊。

“我哥?”陆昭正回被打偏的脸,双眼猩红怒瞪着陆辰,手指着陆言“妈是他害死的,我哥?我没有这样的哥哥!”说罢狠狠的推开陆言,跑了出去。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3:36:00 +0800 CST  
3☞
“我哥?”陆昭正回被打偏的脸,双眼猩红怒瞪着陆辰,手指着陆言“妈是他害死的,我哥?我没有这样的哥哥!”说罢狠狠的推开陆言,跑了出去。

“陆昭!”陆辰见陆昭跑了出去,正要转身去追,余光瞥到一脸苍白,身形有些抖的陆言,心里叹了一声,这事他也不知道怎么说,只好对着陆言说:“你别在意,陆昭只是......”

“是,我知道,您先去找他吧,我去父亲那里。”没等陆辰说完,陆言就出声打断了陆辰,无所谓的说着,只是脸上的苍白出卖了他。

“嗯,那你小心点,别惹爸生气了。”陆辰把那张撕成两半的纸放在陆言作业上,然后拍了拍陆言的肩膀,转身去追陆昭。

看着陆辰渐去的身影的,陆言无声的笑了笑,只是笑容充满苦涩,惹?他好像还没那个资格吧。

......

“叩叩叩,父亲是我,陆言。”陆言站在书房外敲门。

“进。”简练而冷硬的声音响起。

“父亲,您要检查的作业。”陆言走到他的父亲陆宸腾的书桌前跪下,双手把作业托高。

陆宸腾连头也没抬,继续手上的工作。

陆言也不敢出声打扰,就这么静静的托着作业。

十分钟后,陆宸腾才放下手中的笔,拿过陆言手上的作业,把最上面那张被撕成两半的纸,放在一边。

“刚刚你和昭儿吵了?”陆宸腾边看便问道。

听到陆宸腾的声音,陆言愣了一下,随即反应过来,吵?他怎么敢,左手血一样的教训还历历在目,刚想开口......

“掌嘴。”声音平淡,没有带一丝情绪。

“是。”陆言伸出右手,对着脸颊狠狠挥下。

“啪!”四个手印迅速浮现在脸上。

“啪!啪!......”父亲没有出声,陆言也不敢停下,一下一下的用力抬起挥下,嘴角慢慢渗出血迹。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3:37:00 +0800 CST  
6☞

“砰!砰!砰!”棍子毫不留情的打在脊背上,发出沉闷的声音。

陆言皱着眉,父亲下的手真重,没有几下,他就已经感觉到脏腑的震动。指尖握得泛白,手紧紧的握着凳子边缘。

不知过了多久,责打依旧在继续,陆言脸色惨白,头发已经被痛出来的汗水浸湿,手已无力握紧,无力的垂在凳子两旁,一边侧脸搁在刑凳边缘,嘴角渗出的血迹,顺着凳子流到地上。

陆言眼睛半眯着,意识似乎有些迷糊,侧着脸扫了一眼院里,最后眼睛定格在陆辰身上,眼睛眨了眨。

陆辰被陆言这个眼神看的一窒,他似乎看到了那双眼睛带着乞求,他侧了侧身子,把头转向其他地方,努力忽视那双眼睛,努力忽视耳边响彻的棍棒声。

见陆辰的反应,陆言在心里自嘲一笑,闭了闭眼,看向远处的天空,终究是一个人,还在奢望什么呢。

陆辰不知道他此时的无动于衷,让他在以后的日子,一直生活在后悔中。

“滴滴滴。”手机铃声响起。

陆宸腾停下棍子,接起手机。

“陆兄你倒是沉得住气啊。”铁卢子阴冷的声音透过手机传到陆宸腾耳边。

“哼,铁卢子,我们向来进水不犯河水,你抓了我儿子,想撕破脸吗?”陆宸腾毫不客气的说道。
“呵呵呵,这不是陆昭小少爷跑到我地盘上玩玩吗,而且我只是请他来做客,什么抓呢。”铁卢子丝毫不在意陆宸腾的态度,笑笑的说。
“只不过嘛……”电话那头的铁卢子摸了摸被吊着的陆昭,挑了挑眉到:“贵公子在我这可是闹了一番,打伤我几个兄弟呢,你说这该怎么办好呢,陆兄。”
陆宸腾握了握手中的棍子,压下怒气道:“你最好不要动我儿子,有什么条件,你说。”

“呵呵呵,陆兄真是爽快,听说西岸口那边最近生意不错啊,恰好最近兄弟手头紧的很,你看,是不是该让点给兄弟我赚赚,给我兄弟们补补啊。”铁卢子毫不客气的开着条件。

‘兄弟,谁™和你是兄弟!’陆宸腾在心中怒吼,脸上岁阴沉得像一片乌云,但说出来的声音依旧平淡:“可以,西岸二口那个地方以后归你。”

“呵呵,陆兄不会搞错了吧,我可没心思跟你打哈哈,实话跟你说说,西岸口,换你儿子的命,你也知道,西岸口本就不在我手里,我要不要可没影响,可没你儿子重要,而且,啧啧啧,你儿子细皮嫩肉的,味道应该不错的。”铁卢子奸诈的笑声通过电话传过来。

“铁卢子!你™不要太过分了!”陆宸腾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怒火,对着手机怒吼。

“呵呵,陆宸腾,你儿子可在我身边,你说,是你的西岸口重要还是你重要,你可要好好考虑清楚,咱俩斗了这么久,别说我没给你选择的机会,两个小时应该够你处理手续了,两个小时后,如果我还没收到合同,你可以给你儿子收尸了。”铁卢子说完还没等陆宸腾开口,便挂断了电话。

“该死!”陆宸腾怒的把手里桃木棍砸在地上。


“该死!”陆宸腾怒的把手里桃木棍砸在地上。

余光瞥到趴在凳子上的陆言,更是怒不可遏,连人带凳一同踹到在地。

“没死就滚起来!”陆宸腾怒喝。

“咳咳咳”陆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努力的挺直腰杆,站立在陆宸腾面前。

本来被陆昭的事搞得心烦意燥的陆宸腾此时听到陆言的咳声,心中的烦躁更甚,看着一脸苍白的陆言,残忍的道:“一个小时之内,如果你不能把陆昭毫发无损带回来,那你就不必再回来了。”

陆言一愣,随即答:“是,属下一定将少爷带回陆宅。”这已不是他家,他也不过是个下人。

看着转身离去的陆言,陆宸腾对陆辰道:“备好西岸口的合同。”

陆辰一愣,习惯性的开口:“爸爸不是让……”

还未说完便被陆宸腾抬手打断:“到底还是你弟弟重要,以防万一。”

陆辰知道,他的爸爸在怀疑陆言。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3:45:00 +0800 CST  
7☞
余光扫过趴在凳子上的陆言,心中更加怒不可遏,伸脚狠狠一踹,连人带凳踹翻在地。

“混账!滚起来!”

“咳咳咳……”咳得脸色涨红的陆言挣扎着站直身子。

“一个小时内,如果我还没有看见昭儿毫发无损的安全回到陆家,你不用回来了!”陆宸腾毫不留情的说道。

“是,属下一定把小少爷安全送回陆宅。”陆言压下口中的血腥,垂眸说道。是了,拼了命也要送回陆昭,而他,生死由命吧。

陆辰看着陆言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说出话。

一栋老旧空荡的楼里......

“喂,嗯,好,你继续盯着。”铁卢子关掉电脑,勾起一抹得逞的笑容。

“大哥,怎么样?姓陆的有没有照办。”旁边站着的人问道。

“哼,他宝贝儿子在我这,他敢不听!只不过......”铁卢子起身,走到被吊起来,挂在半空的陆昭,摸了摸,他的小脸,一脸可惜:“这么细皮嫩肉的,味道肯定不错。”

“唔唔唔......”陆昭不怕死的登着铁卢子,嘴里因为塞着布,说出来的声音只有唔唔唔。

“啧啧啧,小子,你听到了吧,你爸可是为了救你下了本的啊。以后可别乱跑哟,当然我铁卢子也随时欢迎你来,哈哈哈。”铁卢子拍了拍陆昭的脸,狂傲的大笑。

“唔唔唔......”垃、圾!混、蛋......!陆昭在内心早就把铁卢子一家问候了一边,但奈何他被塞住了嘴,开不了口。此时陆昭内心也是后悔,早知道就不那么冲动跑出来,还害了爸爸丢了西岸口,陆昭越想越后悔,越想越气,脸色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被憋的越来越红。

另一边,早就躲过铁卢子手下的陆言,潜伏在铁卢子所在的上一楼层,伺机出动。

陆言现在正在犯难中,那么多人,硬拼肯定是不可取的,他身上有闪光弹,但是要是误伤了陆昭,就算把陆昭带回陆家,那他也不能算完成任务,父亲给他的任务是毫发无损。

任务失败这顿处罚就够他去一层皮了。

想了想,陆言还是决定冒险一下,毕竟,挨不挨任务失败的处罚都没关系了,因为他还有一千木棍嘛,想到这里,陆言豁然开朗,反正左右都是这样,没必要在犹豫了。

因为一只手不太能用,陆言拿绳子在腰间打了个简易的活结,一根细绳穿过闪光弹的环打了个结,另一头咬在嘴里,把烟雾弹用细线穿过圆环,再用绳子绑在腰间,再拿起一旁较长的粗绳绑在柱子上......

带把所有准备工作都完成之后,陆言呼出了一口气,随手拿起地上的一块石头,走到窗边,看了一眼楼下巡逻的人,头往下倾,双脚勾住窗口边缘,看着四楼唯一一个带玻璃的窗户,猛地把手里的石头砸进去,手里的闪光弹因为带着绳子,所以在陆言使力的时候,刚好慢石头半秒的时间砸进去。

而陆言在丢石头和闪光弹的那一瞬间,便把勾住的脚放开,随即坠了下去,陆言右手瞬间抓住绳子把倒立的身子拽回来,双脚就破开玻璃的位置踹了进去,踹开的瞬间陆言就把腰间的绳子解开,拿起腰间的枪,对着一堆被亮瞎眼的人开枪,前后时间不过两秒。

“砰砰砰!”陆言首先对着捂着眼睛,鬼哭狼嚎但站在陆昭身边的三人开枪。

陆言看了一眼陆昭,似乎也不是很好,紧紧的闭着眼,眼泪都出来。

“该死!”铁卢子捂住眼睛,蹲在地上,拉起身旁的人挡在身前。

“砰砰!”再两声枪响,陆言打死了,从门外冲进来的两人。

陆言把腰间的两颗烟雾弹拔出来,一个丢向铁卢子旁边,一个丢在窗口附近,随即用匕首割开绑住陆昭手腕的绳子。

“小少爷?您还醒着吗?”陆言拖着陆昭往窗口走,一边问道。

“小残废?”陆昭不确定的问道,刚刚那闪光弹都快把他闪晕了,现在脑子里嗡嗡的。

“是,小少爷,麻烦抱紧我,我们要跳下去。”陆言没有废话,直奔主题。

“哦,啊,跳,跳楼,这是四楼啊!”陆昭还没反应过来就抱住了陆言的腰,随即反应过来,吓得他差点放手。

陆言才不会给他机会松手,陆昭抱住陆言的那一瞬间,陆言就抓住刚刚准备的绳子跳了出去。

楼下的人因为听到枪声第一反应都是冲上来,所以现在楼下反而是最安全的。

“啊!!!陆言,你个魂淡!你你你,我我我......”陆昭吓得连陆言的名字都喊了出来,不仅没放手,还死死的抱住陆言的腰,把头往陆言的胸膛上钻。

“好了,小少爷,到一楼了。”陆言无奈,不就体验了一把过山车吗?至于那么怕吗?

陆昭踩了踩地,脚下传来的踏实感,陆昭才睁开眼睛,松开陆言。

陆昭抬头看向陆言,一脸潮红,额头的汗却是不要钱般的滑下来。

“喂,你......”陆昭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言扑到在地,亲密接触大地的那一刻,一个子弹从陆昭刚刚站的位置飞过。

陆言在对方射击之后,迅速反手就是一枪。

“砰!”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13:46:00 +0800 CST  
8☞
“喂,你......”陆昭话还没说完,就被陆言扑到在地,亲密接触大地的那一刻,一个子弹从陆昭刚刚站的位置飞过。

陆言在对方射击之后,迅速反手就是一枪。

“砰!”

“啪!”随着枪响,一声沉闷的声音也随之响起。

陆昭抬起亲密接触大地的脸,回头一看就看到一具尸.体,瞬间就呆住了。

虽然陆昭是陆宸腾帮派的少爷,但是陆宸腾把他保护的很好,黑道的东西都碰都没让他碰,平常和同学小打小闹就算了,现在人都死.在他面前,他当然会呆住。

陆言早已习惯这种场面,快速的单手换子弹。

“小少爷,请起来,我们要走了。”陆言看了一眼还在呆愣的陆昭,伸手要扶起陆昭,在么耽搁下去,别说安全送陆昭出去,估计,连他自己都跑不掉了,毕竟这是在人家的地盘。

“啊,哦哦哦。”毕竟是黑道某大佬的儿子,还是多多少少有点胆量。

“喂,你的手?”陆昭边和陆言一起往外跑,一边问道,那手简直惨不忍睹,手展全是割痕,血淋淋。

“没事。”陆言回头又是两枪,这点伤跟他之前左手挨得发简直,不值一提,自然是没什么。

陆昭也好似想到什么,瞥了陆言的左手,突然就闭嘴了。



“小少爷,请您往这方向一直跑,我会拦住他们,父亲会派人在那里接应您。”陆言回头打了几个追上来的人,喘着气对着陆昭说到,他身后一直火辣辣的痛,虽然可以让他更清醒,但是也耗了他更多的体力,而且再这么跑下去,能不能跑出去还是个问题,而且,他的枪已经没子弹了,身上只有一把匕首。

再这么下去不行!

“哦,那那你呢?”陆昭有些别扭的问道。

陆言一愣,以前哪有人问他怎么样,需要他的时候随叫必须随到,不需要他的时候,他伤了自然会自己躲起来。

“我会负责引开他们,您不用担心,不会有事的。”陆言开口回答。

“哦,那我走了,你......”陆昭想说你小心,可是想到妈妈的事,又说不出口这句话,转身往陆言指的方向狂奔。

陆言看着陆昭渐跑渐远的身影,目光一凛,抽出自己腰间的匕首,往回跑。

陆言按了按耳朵里的微型通讯器,冷声道:“小少爷已往你们方向跑去,保护好小少爷。”

“是。”对面传来一声声音。

陆言见对方已经收到信息,正想关掉,却不料被一声低沉的声音打断。

“开着,不许关!”对方只传来寥寥五个字,却让陆言停住脚步。

“是,父亲。”陆言垂眸,终究还是不相信他,是么。

陆言抬头看头顶的太阳,孤形影单,就是他了吧。

陆言吐出一口气,收起心中杂乱的想法,陆言抬脚前进,已经习惯了,不是么。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22:15:00 +0800 CST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2 22:18:00 +0800 CST  
10☞

陆言眼眸一暗,既然如此,那就先下手为强!

陆言抬脚狠狠一踹,把门踹开,对着铁卢子的身影开枪。

而铁卢子也不愧为一方老大,在门被踢开的时候,抓住桌子边缘,用力一翻,蹲在桌子后面,但尽管如此,他还是在手臂挨了陆言一枪。

“砰!砰!砰!”陆言站在门口对着桌子连打了三枪。

与此同时,追击陆言的人也跑到铁卢子所在的楼层,看到在家老大被打,纷纷红了眼,拿起枪对着陆言就是一顿狂扫。

而陆言也早就料到他们会追上来,在他们抬枪的时候,身子纵身一跃,跳了下去,攀着三楼的窗口,跳到三楼,然后迅速往楼下跑。

“老大!!!”那头目冲进来,扶起趴在地上的铁卢子。

“*,这***,老子的腰!”铁卢子被人扶着坐在椅子上,捂着后腰。

“还站着干嘛,给老子把那个人抓回来,记着要活的!”铁卢子没好气的对头目吼道。

“是是是,老大您别动,我们马上去抓,快快快,把那小崽子抓来!”那头目带着一帮手下,又冲了出去。

“老大,我们回去铁宅吧,您这伤......”站在铁卢子身旁的林梓薪担心的说道。

“没事,你给我包扎一下就好,子弹没留在里面。”铁卢子摇了摇头,虽然中了两枪,但是,都不是很严重,手臂的子弹和腰侧的子弹都直接透过去,而刚好没伤到要害,只有手臂伤到了骨头。

铁卢子眯了眯眼,这样的枪,可没几个人能拿,铁卢子想了想,好似想到什么,勾唇笑了笑,这账总是要有人来还的。

另一边,

陆言躲在一个废旧的仓库里。

“烤!这踏.马的人又跑到哪里去了!”头目看着废弃的而阴暗的仓库,啐了一口,没好气的怒道。

“给我搜!掘地三尺也要把他找出来!”头目对着手下吩咐。

“砰砰,砰砰......”陆言平息着自己的呼吸,调整因为奔跑而狂跳不止的心跳。

陆言侧着脸,在暗处看着四处找他的人,呼了一口气,溜走没问题,如果没意外的话!

“林子,人呢!”铁卢子手臂绑着绷带,挂在身前。

“老大!您怎么下来了。”被叫林子的人,就是那个一直抓陆言的头目连忙跑到铁卢子身边。

铁卢子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头目也不介意铁卢子没理他,跟铁卢子解释道:“跑到这里面了,兄弟们正在搜。”

“呵,躲这里?把机.枪给我。”铁卢子扫了一眼被大纸箱堆满的仓库。

“老大,给!”林子接过手下递过来的机枪,转而递给铁卢子。

“都给老.子让开!”铁卢子大声吼了一句。

还在搜索的人立即撤到一边。

暗处的陆言眸光一暗,小心的移动着身子。

“啪啪啪啪啪......”铁卢子对着大纸箱一阵狂扫,直到把枪里的子.弹用完,才把枪丢给林子。

“搜!”铁卢子一声令下,手下的人,立即展开搜索。

暗处的陆言见此轻蔑一笑,这枪法,和父亲根本没法比,真是不明白怎么能和父亲齐名的。

陆言静静的等待逃脱的时机。

然而预算的总是与现实有那么一些差距,他终究还是败了,败的彻彻底底,不得翻身!

“陆言!”

“砰!”

耳朵的巨响和身上的剧痛前后不过半秒的时间差距。

他低估了铁卢子,也高估了自己,终究失了那份最后的期待。

陆言捂着肚子右侧,自嘲一笑,抬起头,看向遮住自己的阴影。

“小东.西,欢迎你加入极.乐世界!”铁卢子阴着笑,对着陆言道。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3 08:10:00 +0800 CST  
11☞
“把他衣服给老.子扒光!”铁卢子不怀好意的笑着吩咐道。他本来也以为抓不住这个小子,没想到最后居然是他自己发出动静导致被抓,真是搞笑!

手下的人也毫不在意陆言,拿起刀子往陆言衣服上一割,随即双手抓住陆言的衬衫,用力向两边撕去。

“嘶……”衬衫应声裂开。露出陆言伤痕累累的脊背和前胸。

见此动手撕衣服的人也不禁一愣,向他们这种游走生死的人,伤和处罚是肯定的,却没想,这身子竟残破成这样,浑身上下没多少好肉,背后的 杖伤很明显是刚打不久,还冒着血珠,这不禁让他们觉得这个人太可怜,而是一会还要面对他们老大,看来不死也不可能了。

虽然这样想,但是手下的动作也只有在开始看到陆言这身体这么多时候顿了一下,继续解开陆言的裤子。

“唰……”裤子最终被脱下。

光.溜溜的陆言双手被绑着,悬挂了起来,身体毫无遮盖的呈现在铁卢子和他手下人的面前。

铁卢子目光扫了扫陆言,点了点头“嗯,上半身难看了一点,下半身,除了膝盖,还不错,哦,不,还有臀部小腿难看都是伤疤之外,其他还是不错的。”

一阵凉风吹来陆言皮肤紧缩了一下。

“小家伙,感觉如何啊?呵呵。”铁卢子摸了一把陆言苍白的脸问道。

陆言没有说话,不知是因为羞愧还是绝望,陆言由此至终一直低着头。

“呵,把枪给我。”铁卢子也不恼火,对着手下吩咐。

接过手下递来的枪,笑笑的对陆言说:“我是个有仇必报的人,你打我两枪,我也得还你是不?”

话毕:“砰!”

“唔!”原本就苍白的脸,变得更加无血色,身子也忍不住的颤抖。

“呵,我还以为你不会痛呢!”看着陆言痛苦忍耐的表情,就忍不住想要好好蹂躏一番。

“来啊,去刑堂给我拿几样伺候人的东西过来。”看着陆言肩膀不断渗出血的铁卢子突然对手下的人吩咐。

还没等手下的人有动作,旁边的林梓薪便开口说:“老大不可以,这地方虽说偏僻,但不免有心思的人会来,我们还是先回铁宅,再好好处理这小子,犯不着为了这么一个小子让老大涉险。”

铁卢子思索了片刻也觉得有道理,但是就这么轻易的带回这小子,那可不行,:“来人,去给我买几包碳,铁钳子,几个钩子,还有,一条鞭子,好用点的。”

闻言陆言苦涩的笑了笑,父亲啊父亲,陆言就这么不值得您相信吗?

而通讯器的另一头,陆宸腾面无表情的听着,只是握着笔的手,把笔捏的有些紧。

他不否认他是故意让陆言被抓的,陆昭被抓太蹊跷了,如若不是有内鬼,怎么会那么快,连手下的人都没反应过来就被抓,而陆言又刚好是气走陆昭的那个人,不禁让他怀疑,陆言,是否已经背叛了他,毕竟这么多年的苛刻对待,有叛心也是正常的。

而陆宸腾不知道,他这次的决定,竟把他和陆言仅剩的最后一丝父子情给生生掐断。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3 13:48:00 +0800 CST  
补发☞
9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4 07:51:00 +0800 CST  
12☞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4 20:15:00 +0800 CST  
13☞
通讯器的另一头,听到陆言的声音,心里猛的一颤,啪的一声,把手里的通讯器摔在地上。

莫名的心慌让陆宸腾很不喜,他站起来,走出书房,向他小儿子的房间走去,试图转移注意力。

另一边。

在陆言绝望的吼声里,铁卢子非但没有半分怜悯之心,甚至还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还以为你骨子多硬,不还是依旧在我胯下,给你个机会,你求饶我就考虑放过你,怎么样?”铁卢子并不着急进入,而是在陆言私.密.处磨蹭,他想看看一个辗转在棍棒之下却不曾求饶的人,求饶起来会是怎么一番景象!

陆言自然不会照做,铁卢子这样说,无非想满足他的玩弄人的欲望,既然都逃不过,那就把仅剩的这点尊严,留给自己。

见陆言一丝反应都没有,铁卢子也有些恼怒,往常在他胯下的人,哪一个不是哭爹哭妈的求他放过的,至此铁卢子也没用耐心再耗下去:“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享受!”说罢握着自己的大.兄弟往陆言私密处挤。

“砰!”门口突然冲进一人,打断了铁卢子的动作。

只见那人捂着流血的肚子,靠门边艰难的说:“有人……”

“砰!”只可惜那人话还没说完就被门外的枪打死。

“撤!”铁卢子快速整理好裤子,对着屋里的人下命令,转身的时候还不忘看了陆言一眼,真是可惜了!

“撤?铁卢子你想撤到哪?”还没等铁卢子等走到门口,门口就有一声低沉的声音传出。

铁卢子只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但碍于此时的情形,不容多想,往回撤,眯了眯眼开口道“你既然知道我是谁,那你也知道我铁卢子不是好惹的,你有什么条件尽管开!”能不动声色的把他的人干掉,那来的人自然不会少,此时最重要的是把命保住,账可以慢慢算。

“呵呵呵,倒也确实有样东西要向贵帮讨要。”那男人缓缓从门外走进来,一身黑衣,双手随意的插在裤兜,男人精明的眼扫了扫屋内,扫过陆言,最后停在铁卢子身上“过了这么久,你这恶.心的癖好倒是一点也没改变呐!”

“你!你想要什么!”听这男人的话,他肯定是认识他的,但一方老大被人这么说,自然也心生不爽,只是现在小命捏在人家手里,自然也不好说些什么话。

“那东西就是,你的命!”话毕,手下的人对着铁卢子等人疯狂扫射。

“砰砰砰砰……”

“你到底是谁!”铁卢子此时后悔不已,早知道就先回铁宅了,此时看着自己的手下一个个死在自己面前,既后悔又愤怒。
“我?鄙人姓杨。”话毕“砰!”铁卢子的眉心出现一个血淋淋的枪洞。
铁卢子瞪大了惶恐的眼睛:“杨?怎么可能……”
“彭!”铁卢子直直的倒在地上。
中年男子整了整并不凌乱的衣服,转身,对着手下的人淡淡的吩咐:“把他带回去,好好治。”
“是,老板。”几人将半昏的陆言用衣服包好,小心翼翼的抱着跟着出去。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4 20:17:00 +0800 CST  
14☞
14☞
“还没有陆言的消息?”陆宸腾声音带着一丝不可察觉的紧张,此时距离陆言失踪已经过去三天,三天前,他接到手下人的通知,说铁卢子被打死,那时他是很震惊的,在D省他还没听说有那个人敢动陆铁两帮的,而现在突然就被杀得彻彻底底,而陆言也在那时候消失不见。铁帮也被一个神秘人收去了。

“是的陆董。”那人见陆宸腾来问陆言的消息,明显愣了一下,心里还在嘀咕着陆董怎么这次这么关心陆言了,以前打的半死还不是让他出去执行任务的吗?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脸上还是面无表情的答复陆宸腾。

陆宸腾有些失望的转身,不可置否,他有些后悔了,以至于现在有些心慌。

中午时刻……

陆宸腾和两个儿子正在吃午饭。

“老爷,有位姓杨的先生要见您。”管家走到陆宸腾身边道。

“杨?不认识,不见!”这两天被陆言的事搞的心烦,哪里有时间去应付其他人。

“老爷,陆言也在哪位杨先生身边。”管家小心的说道。

“什么!那个逆子!还不叫他滚进来!”陆宸腾一听到陆言的消息就坐不住了,猛的一拍桌站起来怒道。

“那杨先生?”管家小心问道,这两天老爷的脾气特别爆,哪怕他服侍了这么多年也要小心再小心。

“让他进来。”陆宸腾想了想答道,救了陆言的人自然不简单,还有可能是收了铁帮的神秘人,自然是要试探一下的。

“是。”管家点头退下。

“陆先生别来无恙啊。”哪位杨先生笑着走近陆宸腾说道。

‘别来无恙?’陆宸腾疑惑的看了他一眼,不认识啊,怎么第一次见面会……还没等陆宸腾想完,就看到跟在杨先生后面的陆言。

陆宸腾扫了l扫陆言,没缺胳膊腿什么的,还好!陆宸腾刚松了口气,怒火马上就烧起来了,你好好的不回家,你在外面!

“你这个**!还记得回来!”陆宸腾一脚猛踢过去。
“哼!,我当言儿的伤是怎么来,没想到是这么来的!”杨先生一把扯过站在原地等着挨揍的陆言,冷哼了一声不客气的说着。
‘言儿?你T.M那是我儿子又不是你儿子,叫的那么亲热!’虽然心里这么想,但是表面工作还是要做好。
陆宸腾没好气的瞪了一眼一直垂着头的陆言,转身坐在沙发上,对着杨先生缓缓到:“既然杨先生把陆言送回来,陆某先谢过杨先生,如果杨先生没事请便。”言下之意就是你赶紧走。
杨先生也不在意陆宸腾的态度,拉着陆言走到陆宸腾对面的沙发坐下,看着陆宸腾悠悠道:“我来呢,想和陆先生说个事,我看陆言这孩子很有亲切感,所以我想把他收为义子,陆先生这么多儿子,应该不会舍不得吧。”
闻言陆言微微愣了一下,还有人要他么?
“什么!?你答应了?!”陆宸腾猛的站起来,目光直视陆言。
“哼!陆先生好大的脾气!难怪言儿一直不敢吭声!”杨先生站起来,把站在身旁的陆言扯到身后,不客气的怼回去。
“还不快***过来!”烤,他陆宸腾什么时候需要别人来教了,这个孽子整天给他找事!
陆言从进门以来就没开口说过一句话,此时不顾杨先生的阻拦,乖乖走到陆宸腾面前。
“啪!跪下!”
“言儿!”
两人的声音前后响起,前者声音带着愤怒,后者带着微微的担忧。
陆言乖乖听话跪在陆宸腾面前。
“你干什么!他……”
“杨先生,这是陆某的家事!”还没到杨先生的话说完,陆宸腾就开口冷声打断。
“来人,给我烧壶水来。上茶叶!”吩咐完就指着陆言:“你,端着杯子!”
陆言老老实实的用指尖还是伤痕的右手稳稳的握着杯子。
“不是要认义父吗,好当然同意,不过是个孽畜罢了,但这事得做到位,敬茶磕头一个都不能少!”陆宸腾看着眼前跪着的少年,残忍的说着。
“端稳了,敢掉,我打断你的手!”陆宸腾接过佣人递过来的一壶水,往里面放了一把茶叶。
就着滚烫的茶水,直接倒在陆言端的杯子上。
灼热的温度透过杯子到达陆言的掌心,直到水满溢出来。
陆宸腾面无表情的加着水,滚烫的茶水,顺着杯缘溢出来,覆盖住陆言的手背。
陆言微微颤了颤,滚烫的水流过还未长出指甲的指尖。
“你,简直是个疯子。”他有想过,当年的事,会让这个小子不好过,没想到居然是这样,虎毒尚不食子,这人简直**不如!
杨先生想过去拦住陆宸腾,却被几个高大男子围住。
“杨先生,我说了,该做的都得做!”陆宸腾面无表情的把整壶水倒在陆言手上。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4 20:18:00 +0800 CST  
15☞
“还不赶紧把茶端给你‘义父’!”陆宸腾看着陆言嘲讽的说道。

陆言木然的跪在原地,没有转身,没有说话,头微微低着。好像由此至终都没人问过他的意见,他父亲再怎么不好,终究是他的父亲,他也不愿意叫其他人父亲……

陆宸腾知道,这是他无声的抗议,冷笑一声,抓着陆言的头发往杨先生那边拽:“由不得你不要!”

陆言头皮一痛,整个身子被拽的倾向杨先生。

“够了!”杨先生用力推开挡住自己的几名大汉。

陆宸腾松开手,几根头发从手掌滑落,冷死说:“敬茶,叫人!”

“不。”陆言把茶放在身旁,站起来转身面向杨先生:“多谢杨先生的救命之恩,您的恩情,陆言会还,但陆言不愿意认其他人为父,陆言的父亲,只有一位。”说罢转身对着陆宸腾跪下,头抵在地上:“父亲,陆言知错,请您责罚。”

“来人,送客!”陆宸腾冷冷发吩咐。

此时杨先生也不好说什么,便走了出去。

“手。”陆宸腾撇了一眼地上的杯子。

陆言听话的抬起手,断就断吧,还有脚不是么。

“是他救的你?”陆宸腾拿出搁在一旁的鸡毛掸子。

见此陆言一愣,父亲什么时候会用这么轻的东西罚他?这东西抽的断么?虽然心里不解但还是老老实实回答:“是的父亲。”

“啪!”陆宸腾抽了一下陆言的掌心。

“铁卢子是他杀的?”

“是的,父亲。”

“啪!”又一下。

“他要认你的事,你之前知不知道!”

“不知道。”

“啪!”再一下。

“端好,晚上来书房找我,现在,跪着!”陆宸腾撇了一眼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陆言道。

“是。”陆言这下更不解了,但是手上紧紧的握着那根鸡毛掸子,毕竟他不想罪加一等。

虽然陆言也很想努力跪好,但此时距离铁卢子虐打只不过过去三天,伤口根本就没好,何况出去之前还被他父亲杖责了脊背,身体早就撑不住了,更别说要跪到晚上,所以陆言很自然的没能跪到晚上,跪了两小时就晕了过去。

“老爷,陆言晕过去了。”管家见陆言脸色潮红的趴在地上,心里叹了口气,急忙跑去书房找陆宸腾,没有老爷的命令他也不敢扶,不然受罪的还是陆言。

“晕了?”陆宸腾低喃着。

“是的,老爷,那……”管家试探的问着,他也拿捏不住陆宸腾的意思。

陆宸腾没有理会管家,站起来,走到楼下客厅,看着趴在地上的儿子。

😂“去找林峰过来。”话毕在管家瞪大眼睛,不可思议的表情下抱起陆言。

林峰是陆家的私人医生。

‘这小子怎么这么磕手!?都是骨头!都比他的小儿子还要轻。’陆宸腾心想着,低头看着靠在自己胸膛的儿子,叹了一口气,他终究是没办法释怀。

把陆言抱到他的房间,看着紧闭双眼的陆言,陆宸腾抬手想摸了陆言的微红的脸,手落到脸旁,在看到陆言的左手时,猛的收回来。
陆宸腾转过身走到窗边,眼眸满是迷茫:“小静,我该怎么办?”
“叩叩叩,陆言林医生来了。”管家在门外敲门说道。
“进来。”陆宸腾眨眨眼,转过身去,语气平静。

“我天,你怎么把他弄成这样?”林峰脱掉陆言的长袖衬衫,却发现陆言的身子竟然没有一块好皮肤,不禁有些生气。
“他之前被铁卢子抓了。”陆宸腾不意外林峰的反应,但也只是淡然的解释,仿佛躺在穿上,身子残破的人和他没有关系一般。
“什么!?铁卢子!怎么会?那他……”林峰怎么也想不到陆言会被铁卢子抓到,而且铁卢子的癖好他也有听闻,想到这林峰突然觉得陆言不是一般的惨。
“嗯,他身后的伤,你也处理一下。”陆宸腾自己也不知道铁卢子当初是否有对陆言做过什么,应该没有的吧,不是被救了么……
林峰被陆宸腾淡漠的语音气的一哽,深吸了一口气道:“你过来扶一下,他前后都有伤。”
陆宸腾只好过去伸手要扶着陆言,却发现陆言身上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手上一颤。
见此林峰撇了撇嘴,现在知道心疼,早干嘛去了!
“扶着脖子,我先给他处理后背。”见陆宸腾呆站着,林峰没好气的开口。
陆宸腾似乎才缓过神来,伸手扶了陆言的脖子,却突然猛的一抖,直接把陆言推了出去。
“呃。”陆言紧皱着眉头,忍不住痛呼了一声。
“我天,你疯……”他刚刚拿着镊子夹棉花在擦伤口,哪知道突然就丢过来,镊子顺着伤口直接戳了进去,能不痛,刚想发飙,抬头一眼,哪里还有陆宸腾的影子?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7 00:10:00 +0800 CST  
16☞
陆宸腾走后,陆言清醒了过来。

“咳咳咳,林医生。”陆言挣扎的坐起身子。

“你别动,是你爸叫我给你治的。”林峰见陆言坐起身子,急忙解释。

“咳咳,陆言……”就算是父亲的话,他也不能躺着父亲的床上。

“难道你要不听你爸的话吗?”见陆言还想挣扎起身,林峰只好威胁道。

“可是……”陆言还想说什么,却被林峰的一眨不眨的眼神盯着闭了嘴。

无奈陆言只好躺好,任由林峰帮他处理胸前的伤。

“这才乖。”林峰毫不吝啬的夸了陆言一句,无非想转移一下陆言的注意力,一身伤痕,该是多痛。

林峰的话让陆言愣了半响‘乖?’这个词他有多久没听到了,更何况用在他身上,实在是太抬举他了,陆言在心里自嘲的笑了笑,老实的任由林峰帮他治伤。

……

“呼……”林峰吐了口气,终于把陆言胸前的伤处理好,转头瞥见陆言的左手,一愣:“这怎么回事?”陆宸腾再怎么对他不好,终究是他儿子,不至于挖肉的,可这手臂缺了一块肉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陆言侧了侧身子,把背对着林峰。

看着瘦的只有骨头的陆言,林峰在心里叹了口气,低头继续处理陆言背上的伤。

“把裤子脱了。”林峰把陆言背上的伤处理好之后,对着陆言说。

“不,不用了。”陆言挣扎的坐了起来。

“我是医生!”林峰好脾气的解释。

“没事……”陆言红着脸,紧拽着自己的裤子。

林峰不说话,再次直直的盯着陆言。

“真的,不……”陆言红着脸解释,只是还没等陆言说完,林峰就出声打断。

“嗯?”林峰加重语气,一副你不听话,就等着被收拾的表情,伤的这么重怎么可以不治呢。

陆言:“……”陆言只好红着脸,脱下裤子,趴在床上。

另一边,陆宸腾独自一人开车到妻子的墓前,看着那张洋溢着笑脸的照片,心中又是刀绞一般都痛,让他不禁想起刚开始在知道妻子被杀时,他的失控。

十年前……

正值壮年的陆宸腾带着三个儿子和自己的妻子去野外野炊,这还是妻子万分要求之下,他才同意和家里人,一起出来玩玩,毕竟他年轻时年轻气盛,不免得罪了很多人,而现如今有妻子和孩子,自然不会像以前那么盛气凌人,处事也更加小心谨慎,奈何小妻子一直要求他不要带太多人,让他们一家好好玩玩,陆宸腾也只好无奈答应。

看着不远处三个儿子嬉闹,陆宸腾心里也高兴,一把揽过坐在身旁的小娇妻,有些惬意的开口:“小静,真好,等这群臭小子长大了,我们去环游世界,我要带你走遍这大江南北。”

“嗯,好。”习静恩软软的应着,把头轻轻靠在陆宸腾肩上,头微低着,眼眸闪过不忍和担忧。

“阿宸,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好好待我们的孩子。”习静恩突然抬头对着陆宸腾郑重的开口。

陆宸腾愣了一下,随即刮了怀里妻子的鼻头,笑道:“有你老公在呢,哪能有什么事?”

“嗯,那你答应我嘛。”习静恩有些不依不饶。

“好好好,我保证,好了吧。”陆宸腾心里软的一塌糊涂,哪里还会去细想,直到三天后的中午……

“老爷,阿标回来了。”管家急匆匆的从门外跑进来。

听到管家的声音,陆宸腾跌跌撞撞的跑出去,三天前,他们被仇家偷袭,他带着着大儿子和小儿子,他的妻子带着二儿子,却没想到后来在仇家的追杀中分散。

“阿标,夫人呢!”陆宸腾猩红着双眼,抓着阿标的衣裳,有些恐惧的大声吼道。

“对不起,陆爷。”阿标把背在身后的陆言放下了,低着头跪在地上。

“我问你夫人呢!”陆宸腾失控伸脚踹了阿标,怒吼。

“陆爷,夫人已经不在了,请您节哀,阿标保护不了夫人,愿意以死谢罪。”说完把头磕在地上。

“小静,不可能!”陆宸腾倒着退了几步,跌坐在地上,自喃着,他还没带她去环游世界,怎么会死,怎么可能……

“这是假的是不是,你们联合起来骗我的是不是?”陆宸腾揪起阿标,张着口笑着问道。

“对不起,陆爷!”阿标低着头重复着这一句。

“不可能,不可能!噗……”三天三夜不眠早已把陆宸腾的精神消耗,此时收到刺激,终于熬不住,张口吐了一口血,直直的倒了下去。

“老爷!”

“陆爷!”

“快叫医生!”管家和阿标对着门外的人大吼。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7 00:12:00 +0800 CST  
18☞
昨天看着满身伤痕的儿子,他感到了迷茫,他到底要怎么办,他执着于小静的死,不能释怀,他对陆言苛刻,到底是怪自己还是怪陆言。

陆宸腾看着墓碑上的的图片,跌跌撞撞的站起来。

“陆董。”一名黑衣人站着车旁,恭敬低头。

“回陆宅。”陆宸腾满身酒气,皱着眉坐在后座。

“是。”黑衣人打开驾驶座车门,把车往陆宅方向稳稳开去。

陆宅

“老爷好。”佣人们见到有些醉的陆宸腾,纷纷问好。

“把陆言给我叫过来,还有倒杯茶过来!”陆宸腾有些烦躁的坐在沙发上,皱着眉,伸手揉了揉额角。

“是,老爷。”

片刻,陆言站在陆宸腾面前。

“父亲。”陆言低头。

“坐。”陆宸腾指了指对面的沙发。

陆言愣住,他没听错吧,坐?怎么可能,在父亲面前,别说坐,连站着都是奢侈。

见陆言没动,陆宸腾心里烦躁又多了一分,冷声道:“既然不坐那就跪着!”

陆言依言跪下,心里却松了一口气。

陆宸腾接过佣人递来的茶,抿了一口,似无奈的开口:“你走吧。”

陆言以为陆宸腾叫他回房间,没有多想,便答怕:“是。”同时心里还在纳闷,父亲这醉了逗他?叫他来又叫他走。

“把东西收拾走。”陆宸腾又补了一句。

陆言如遭电击,才明白“走”,是让他离开陆家。

陆言扑通膝盖重重的磕在地上:“父,父亲,陆言自知罪孽深重,不配做陆家人,但陆言恳求父亲不要赶陆言走。”他知道他自己该死,但现在不是死的时候,那个杨先生绝不简单,为什么回来突然就灭了铁帮,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在杨先生家养伤的三天,看到的那个身影。无论如何,他不能置父亲于危险,等把对陆家有威胁的处理了之后,他也会自行了断,但现在不能离开。

“啪!放肆!我的命令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质疑,滚!”罪孽深重,罪孽深重……

“陆言不走!”这大概是他第一次违抗他父亲的命令吧。

“混账!由不得你!来人,把他丢出去!”陆宸腾吼着门外的人。

“啪!啪!”来的两个人,刚抓到陆言的肩膀,就被陆言摔了出去。

“陆言不走!”陆言跪在地上,坚定的道。

“反了你!”陆宸腾心里的火也上来,我让你走,是因为我不想再失控伤害你,你呢,不识好歹!

陆宸腾拽着陆言的衣服就往外拉。

陆言不敢反抗,但也不愿意走,被拖到大门时,死拽的大门。

“放手!”

“不!”

“我让你放手!”

“陆言可以当回暗卫,求门主留下陆言。”

“我陆宸腾不要你了,你听到没有,滚!”

陆言手上一松,被陆宸腾丢到大门外,门卫迅速锁门,而陆言愣愣的坐在地上,片刻,起身跪好。

“老爷。”管家恭敬的站在陆宸腾面前。

“那逆子还不肯走?”陆宸腾有些疲惫的说着。

“是,老爷,陆言身子还未恢复,是否?”管家试探的问着。

陆宸腾正要讲话,便被急急忙忙冲进来的人打断。

“慌什么!?”陆宸腾皱了皱眉。

“门主,这两天我们地头一直被攻击,上头也突然变了态......”来人跟陆宸腾解释着,这两天他们帮里管着的地方一直被一股势力骚扰,上面的人也变了态,不像以前那么走走形式。

听完来人的话,陆宸腾把眉皱的更紧了:“损失多少?”

来人抹了抹额头:“一亿,对了门主,这两天有人给我们帮报信,不然不止损失这些。”

“哼,倒是白养了你们,一点事都处理不好,是不是刑堂荒废太久了!皮都松了!”陆宸腾本来就因为陆言的事而有些心烦,此时更是火大。

“门主息怒,是属下的错,属下会去刑堂领罚。”来人单膝跪在地上,这确实是他们的疏忽和轻敌。

“查,上头的人,我会去见见,把交易暂时停掉,把负责防卫的人,全部十鞭,堂主翻倍!”

“是,属下领命。”来人马上退出去。

管家站在一旁,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开口,怕此时开口会更加激怒陆宸腾,到时候苦的还是陆言。

陆宸腾揉了揉额角,眼睛扫到一旁的管家,冷哼了一声,道:“哼,让刑堂的人把东西准备好,陆言涉嫌谋害少爷,杖五十,恢复暗卫身份,没有允许,不得回来!就地处罚!”

“老爷……”

“够了,出去!”

另一边,刑堂的人接到消息,正准备出发前往陆宅。

“你们这是要去哪?”来人坐在轮椅上。

“标爷好,陆言犯了大过,门主要我们前往处罚。”那人对着那人说道。

此人正是当年被陆宸腾打断腿,荒废在刑堂的阿标。


楼主 我是世纪花城深  发布于 2019-05-19 09:37:00 +0800 CST  

楼主:我是世纪花城深

字数:49861

发表时间:2019-05-12 17:5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2 15:29:18 +0800 CST

评论数:37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