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一世择一人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26 21:21:00 +0800 CST  
一生择一事,一世择一人。事,爱殷离愁;人,殷离愁。殷离愁,我爱你。——许墨染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26 21:25:00 +0800 CST  
你用一生爱我,我又岂敢负你。我今生今世只爱你许墨染一人。——殷离愁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26 21:28:00 +0800 CST  
“阿娘!”
一袭白衣的许墨染瘫坐在地上,怀里抱着一个奄奄一息的女人,撕心裂肺的嚎叫。
他的身后站在几个黑衣侍卫和一个一袭蓝衣的男子,那蓝衣男子冷眼看着许墨染,讥笑道,“呵,状元郎,想清楚了吗?你确定要这么反抗下去,这次死的是她,下次还不知道会是谁?你真的希望你在意的人都因为你而丧命吗?做我的男宠就那么委屈你吗?”
“你无耻,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做你的男宠。”许墨染现在直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参加科考,如果当初没有参加科考那他就不会考上状元,也就不会被太子看上,那么他唯一的亲人也就不会离自己而去了。他当初为了让娘过上好日子而参加科考,没想到却因此害了她。世人皆知这华国太子上官丌不但是个断袖,还残暴不仁,喜美貌男子,一旦有看上的男子便会威逼利诱的让他们当他的男宠,而这太子已经有了几十个男宠,全是各地美貌的男子,但这太子还不满足。如今竟让许诺也做他的男宠,呵,他许诺虽说也是个断袖,但他绝不会把自己的一生交给一个残暴不仁又花心的人。
“呵,这可由不得你。”上官丌伸手钳住许墨染的下颚,强迫他看着自己,“就连丞相捧在手里的孟欲晚我只说了一句,他不照样也成了我的男宠,就算你如今现在考上状元了有如何,也不过是我一句话的事。”
说罢起身扭头就走,他身后的侍卫拖起许墨染就走。许墨染自嘲的笑了一声,是啊,别说是男子了,就连这天下只要上官丌说想要,当今皇上也是会双手奉上的,自己不过是一个卑微的蝼蚁,又哪来的拒绝的权力。可是,就算是死也不绝不做男宠。想到这,许墨染趁侍卫不注意掏出自己随身携带着的匕首向自己胸口刺去。
刹那间,鲜血染红了白衣,而那白衣少年也捂着胸口倒在了地上,临死前,少年指着前面走着的蓝衣男子,“上官丌,我就算是死也绝不会让你得偿所愿。”说罢便闭上了眼,心里想着自己相依为命的阿娘,满满的愧疚,阿娘,是孩儿无能,不但害了娘,还未能给您报仇,阿娘,孩儿来陪你了。
上官丌听见声音回过头来就看见许墨染倒在地上,一张妖孽的脸上闪过一丝可惜,“哎,真是可惜了这么一张脸。罢了罢了,处理了吧。”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26 22:11:00 +0800 CST  
“唔,我这是在哪?”许墨染缓缓地睁开眼,发现自己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做起来,细细打量着这里。
突然觉得脑子一疼,许多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窜进他的大脑里,十分钟后痛感消失了,他也多出来一部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
这里是一千年以后的世界,而自己现在的身份是许家大少爷许墨染,许墨染虽然觉得很不可思议,但事实就摆在眼前,他也只能相信了这一事实。弄清楚这是哪之后,许墨染又在思考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里,可想来想去还是没想明白,索性也就不想了。
起身想下楼看看,反正他也有这具身体的记忆,也不怕认不得人。
“呀!墨染起来了。快,过来吃饭。”
许墨染看着这个和自己说话的女人,想了想,便知道了她是谁,冲女人一笑,“妈,早啊。”
宁幼雨也回给许墨染一个微笑,随后带着许墨染来到餐桌。
许墨染看见一个餐桌上坐着一个男人和一个十七八岁的男孩和那个害了他阿娘的上官丌,他一开始看见上官丌微微愣了一下,随后从这具身体的主人记忆里得知上官丌现在是殷家少爷殷离愁,也是原主喜欢的人,他们已经定了婚,但殷离愁并不喜欢原主,同意和原主结婚也不过为了自己的爷爷。得知殷离愁并不喜欢自己后许墨染松了口气,他一看到殷离愁这张脸就会想到上官丌,想到他阿娘,想到他的好友孟欲晚。
许墨染打了个招呼就自顾自的拉开椅子,“爸,清悠,早。”
许之洲从许墨染微微点了点头,神色淡然。许清悠冲许墨染笑了笑,也甜甜的给他哥打招呼。
许墨染低着头心不在焉的喝着碗里的粥,思绪万千,他从来都是一个既来之则安之的人,既然来到了这里,那就待在这里好了,而且自己待在这里似乎比回去更好,最起码这里没有上官丌,对他来说还很新奇,这一点许墨染倒没有什么可烦恼的。他现在在想的是如何才能和殷离愁取消婚约,他没有受原主情绪影响,所以他对这个长着和上官丌一样的脸的殷离愁并没太喜欢。
坐在对面的殷离愁看着许墨染觉得有些奇怪,平时他一看见自己就会很热情的黏上他,现在这是怎么了,他看见自己连招呼都不打了,还看都不看自己一眼。
殷离愁正想着思绪就被许墨染一句话打断了,“爸妈,我不想和他结婚,我们的婚约可以取消吗?”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29 10:12:00 +0800 CST  
“什么?!”许之洲愣了一下,当初是许墨染死皮赖脸要嫁给殷离愁,现在刚订婚他又说要取消,这简直就是在胡闹,“墨染啊,当初是你要嫁给离愁的,现在怎么又变卦了?”
许墨染一脸淡然,无谓的笑笑,“强扭的瓜不甜,他既不喜欢我,那我强迫他和我结婚又有什么意思呢?再者说了,我现在又不喜欢他了。”
“墨染,你们的婚事不能取消啊!前几日刚订婚,现在外面都知道我们两家订婚了,现在取消恐怕…”后面的话许之洲没有说,但许墨染本就聪明,再加上原主的记忆,其中利害关系瞬间就明白了。
“哦,那好吧!”稍微停顿了一下,又接着说,“既然这样,那就让他嫁进许家吧。”
“咳咳…”许墨染话音刚落,正在喝水的许清悠听见他的话被水呛得咳嗽起来,缓了一会儿,抬头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哥,“哥,你有没有搞错,你让离愁哥嫁给你,你这是还没睡醒还是因为太兴奋脑子坏掉了。”
“去去去,怎么跟你哥我说话呢。”然后又看向许之洲,直接威胁道,“爸,反正外界也只知道我们两家订了婚,也不知道是谁嫁给谁,你要是不同意那就让清悠嫁,反正我是不嫁。”
尼玛!你俩的事干嘛扯上我,我还没浪够呢!结婚,呵呵,不存在的。还不等许之洲说话,许清悠就先开口道,“哥,你和离愁哥的事就别扯上我吧,这可是关系一生的大事,你可别意气用事啊。你们谁嫁给谁不都一样吗。”说着说着声音小了下去,自言自语似的说,“反正你都是下面那个。”
一边的殷离愁饶有兴趣的看着许墨染,觉得许墨染有些不对劲儿,但有说不上到底那里不对劲儿,就这么看着他,忽然觉得这个小崽子也没有那么讨厌了。
许之洲没说话,神色有些凝重,一旁的许清悠看着气氛不太对,弱弱的开口了,“那个…哥,你是不是忘了你昨天喝醉酒了拉着离愁哥去民政局领了结婚证的。”
许墨染听了这话有些愣,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一段啊,那现在等于说我和已经和这个殷离愁结婚了!
与许墨染相比,许之洲听了许清悠的话反倒松了一口气,他刚才还在想怎么劝许墨染,没想他倒是先筹划好了。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29 18:03:00 +0800 CST  
“***的,智障,你怎么就喜欢那个和上官丌长着一样的脸的**呢!”许墨染低着头一边走着嘴里一边嘟嘟囔囔的骂着这具身体的原主,骂的兴起的时候还时不时的用手敲自己的脑袋
“啊!”
许墨染正骂的痛快突然就被一个人全进怀里了,惊叫一声,抬头一看发现竟然是殷离愁,一看见他这张脸就又想起了他阿***,气不打一处来,狠狠的踩了一下他的的脚,然后迅速的离开了他的怀抱,站在他面前,“喂!你说你是不是变态啊!大庭广众之下你抱我干什么,你不要脸我还要脸呢!果然,和那个**长着一样的脸,人也和他差不了多少,都是变态**。”
殷离愁听着他嘴里不干净的话,心里觉得更加疑惑了,这根本不像许墨染,且不说早上那番话和那举动不像是他能说出来做出来的,就现在在自己面前骂说脏话,这根本不是许墨染能做出来的。许家家教极好,而且许墨染对谁都是彬彬有礼的,更别提骂人了,还有他嘴里那个和自己长的一样的**,殷离愁觉得面前这个人根本就不是许墨染,但事实证明面前的人确实是许墨染,殷离愁也不知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不成真的像清悠说道因为太兴奋所以脑子坏掉了?
许墨染见殷离愁不理自己,气的准备打上去却又强忍下来,转身就准备走,可刚转过身就被殷离愁又拉进了怀里,身后还被狠狠的打了一下,反应过来就准备开骂,可刚张开嘴还没说话就被殷离愁抢先了,“什么时候嘴里变得怎么不干净了?还有,过马路时能不能认真一点,刚才要不是我把你拉过来,你现在估计就会躺在医院里了。你还好意思骂我,哪来的脸。”
“蛤。”许墨染听了他前一段话刚准备发作又被他后一段话给说愣了,抬头看着殷离愁,一脸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的表情,“哪里有车?”
殷离愁看着他的表情再结合他说的话,直接就气笑了,“感情你还不知道你是在闯红灯啊!”
“红灯?”许墨染有原主的记忆当然知道红灯了,但他记得自己好像没过马路呀!带着疑惑回头看了一眼,发现身后还真是马路,自己刚才就是被殷离愁从马路上拉回来的,但是他瞄了一眼发现是绿灯,回过头来一脸受骗的表情,“你骗傻子呢!明明是绿灯好吗?”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6-30 23:46:00 +0800 CST  
殷离愁看着小人的表情,莫名的觉得很萌很可爱,看的他心软的一塌糊涂,可又想着小人刚才不但闯了红灯还出口就是脏话,又冷着一张脸把小人拉进了自己车里。
许墨染被人拉进车里还不老实,手到处扒拉着想要下车,可车门被司机锁了,扭过头恶狠狠的看着殷离愁,“你要干什么?快放我下去。”
殷离愁先用眼神示意司机开车,然后又把许墨染拉进怀里按住,“乖乖跟我回家。”
许墨染手脚都被束缚住了,没法动弹,但还是恶狠狠的说,“谁要跟你回家,我一看见你这张脸我就会想到上官丌。恶心死了。”说完还厌恶的朝殷离愁翻了个白眼。
殷离愁不知道为什么,一听见许墨染嘴里说着其他男人的名字,心里就很不是滋味,尤其是看见许墨染对自己不加掩饰的厌恶,心里更不是滋味了,“许墨染,你嘴里三番五次提到的上官丌到底是谁。”
许墨染本来别过了头,一听见殷离愁提到上官丌,又立马转过头来,眼神凶狠的盯着殷离愁,一字一句的说,“是一个和你长得一模一样的人,害死我阿娘的人。”
殷离愁听了他的话,更加疑惑了,“和我长的一模一样?害死你阿娘?许墨染,到底怎么回事,宁阿姨不是好好的吗?还有,上官丌在哪,他怎么会和我长的一模一样。”
许墨染看着殷离愁,突然笑了出来,“他在哪,你应该问我我为什么会在这。”说着,许墨染像疯了一样用手死死的掐着殷离愁的脖子,眼睛里泛着红色的血丝,“上官丌,我要杀了你为我阿娘报仇。”
殷离愁被许墨染突然的动作吓的一愣,但很快又反应过来了,两只手轻易的把许墨染的手从自己的脖子上拿了下来钳住。许墨染见自己的双手被人控制住了,才回过神来,看着殷离愁脖子上被自己掐出来的痕迹,有些抱歉的把手抽了出来,“…那个,对不起啊,我有些失控。”
殷离愁摇摇头表示没关系,随后把脸扭到一边。他脑子里现在是一团糟,一直在现在许墨染的事情,他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自己身边的许墨染不是之前的许墨染,至于身边的人到底是谁他想着一路也没想到。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7-04 23:21:00 +0800 CST  
楼楼想建一个群,有同意的吗?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7-05 01:23:00 +0800 CST  
殷离愁想了一路还是没想出来,索性也就不想了,等许墨染想说的时候自然就会说了。没一会就到了家,殷离愁拉着许墨染的手把他给拉下了车。
许墨染就那么跟在殷离愁身后,他看着殷离愁的表情不是太好,吓的也不敢再多说什么,再加上他现在的心情也是很乱,也没心情也没力气和殷离愁废话,他来到这里之前被太子上官丌和他的手下折磨了一番,后来他阿娘去世,他又自杀想要随阿娘一起去的,结果死没死成,还来到这么一个鬼地方,脑袋也还隐隐作痛,他实在是没有精力去和殷离愁废话。
一进门许墨染也不客气,直接就说,“殷离愁,我有些困了,我能先睡一会儿吗?”反正是殷离愁自己硬要他来的,他还客气什么,再者说了,殷离愁现在也算是他名义上的夫君,还有什么可客气的。
殷离愁虽然想先和他算算刚才闯红灯的事,但看着他也是真的累了,终是不忍心现在罚他,“叫哥哥或者老攻。”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在意许墨染对他的称呼,之前的许墨染整天跟在他屁股后面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他想想都觉得烦,但一对上现在这个人就不觉得烦了,反而想要人叫他哥哥。顿了顿,接着说,“你先在我的房间睡吧,客房一直没人住,就没收拾,我等会收拾好了你再搬去客房睡吧,行吗?”
许墨染点了点头,跟着殷离愁进了卧室,他也着实是累了,刚躺下没一会就睡着了。殷离愁收拾完客房回来看了一眼熟睡中的许墨染,越看越喜欢,许墨染肤色白皙,清秀的五官中带着一抹俊俏,帅气中又带着一抹温柔!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质很复杂,像是各种气质的混合,有许墨染身上独有的桀骜不驯,又有许墨染身上没有的温柔帅气,但在那些温柔与帅气中,又有着他独特的空灵与俊秀。初升的太阳透过窗户照射在他的身上,给他镀上了一层金光,如同童话里的白马王子,美得不可方物。
许墨染睡到了下午一点左右才醒来,他做了一个梦,梦见了他阿娘和阿爹,事实上,他从来没有见过他阿爹,关于他阿爹的一切,都是他幻想的,他阿娘从来没有说过他阿爹的事情。他还梦到了和殷离愁回到了南昭国,梦见他们在南昭成了亲。
就在他愣神儿的这一会,殷离愁进来了,他现在看见殷离愁心里还是有些别扭,坐在床上,想叫他一声,但张了张嘴却没叫出来,因为他不知道该叫他什么,无论是哥哥还是老攻,他都叫不出来,索性闭上了嘴。
殷离愁当然看见了许墨染的表情,但他也不在意,他知道面前的人不是真正的许墨染。见许墨染用他着黑宝石般的大眼睛愣愣的看着自己,唇角不自觉的勾了勾,“饿了吗?要不要吃饭?”语气中带着少有的宠溺。
许墨染愣愣的点了点,随后跟着殷离愁一起去了客厅。吃饭时,殷离愁基本没怎么吃,关顾着看许墨染了,而许墨染因为饿了,关顾着埋头吃饭,对于殷离愁盯着他看的事浑然不觉。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7-08 12:07:00 +0800 CST  
吃过饭后,殷离愁把许墨染带进了书房,许墨染脑子里还想着事情,再加上刚睡醒整个人还是有些懵,所以也没多想就乖乖的跟着殷离愁进了书房。
许墨染一进书房整个人就十分激动,他一进书房就看见了殷离愁极其喜爱的一把剑,那把剑是殷离愁机缘巧合下得到了一把剑,殷离愁一看到这把剑也是喜欢的爱不释手,所以他才把剑摆在了书房的书架旁。许墨染一看到剑激动的未经殷离愁允许就拿下来那把剑,拿在手里细细的抚摸着,嘴里激动的像殷离愁询问剑的来历。
殷离愁也是如实奉告,许墨染听后点了点头,眼睛依旧是一直盯着剑。殷离愁见他对这把剑十分喜爱,便想着把剑送给他,“喜欢吗?你若喜欢那我便送给你好了。”
许墨染一听见要送给自己就立马不高兴了,拔出剑对着殷离愁的喉咙,“这本就是我的剑,何须你送给我。”
殷离愁看着剑反出来的寒光,也没多害怕,心里反倒在想着许墨染的话是什么意思。
突然剑射出一束紫光,顷刻间,殷离愁和许墨染就来到南昭,殷离愁看了看周围,极其疑惑的皱了皱眉,随后又看向了许墨染,眼神里的意思很明显。许墨染正要给殷离愁解释就看见了上官丌骑着马朝着边过来了,连忙把殷离愁拉进了一边的巷子里,又认真确认上官丌看不到之后松了一口气,才开口解释道,“如你所见,我不是许墨染,我也不知道真正的许墨染去哪了?也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去到你们那个世界。这里是南昭,我查过资料,南昭没有在你们那的历史上出现过,我从小就生活在这里,刚才那个骑马的人你也看见了,他就是太子上官丌,和你长的一模一样的人。”
一听到这殷离愁就有些好奇,打断了许墨染的话,“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说他杀了你阿娘?”
许墨染听见他问题邹了邹眉头,一张小脸也耷拉了下来,“我从小就是我阿娘一个人带大的,我阿娘一直希望我能考上状元,光宗耀祖,可后来,我虽如愿以偿的考上了状元,但被太子看上了,太子要我做他的男宠,我自然是不愿意的,他就杀了我阿娘,强迫我给他当男宠,阿娘死后我也自杀想随阿娘一起去了,但不知为何我竟到了你们那个世界。”
“男宠?皇上就不管吗?”殷离愁不解的问道,虽然这在他们那个世界是很正常的,但他想不到这个时代也会有,关键是上官丌身为太子,他这样做竟也没人阻止,这倒是让他很意外。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7-11 23:02:00 +0800 CST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7-21 19:58:00 +0800 CST  
说着殷离愁就率先往前走着,可刚走了没两步就被许墨染拉住了,“你不能去赌场,会上瘾的。”

殷离愁回过头来看着许墨染自信的笑了笑,“安啦,我不会上瘾的,你且看着我怎么带你赚大钱的。”

许墨染还是没有放开手,他紧紧的扯住殷离愁的衣袖摇了摇头,“不行,不能去。”

“没事,去吧,我保证就玩一把,见好就收。”殷离愁扯住了许墨染的衣袖摇了摇,冲他撒娇道,“好不好嘛!”

许墨染也是抵不住这么一个大男人在他面前像个小女人似的撒娇,只能点了点头答应了殷离愁,但还是叮嘱道,“说好了就这一次,没下次了啊。”

殷离愁见许墨染松口连连点头道,“嗯嗯,我保证没下次了,快走吧,等会天该黑了。”

许墨染叹了口气只能跟着殷离愁进了京城最大的赌场。

两个时辰后。

客栈内的两人一坐一站。殷离愁坐在床边又生气又后怕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垂着头不敢看他的小怂货生气的说,“许墨染,你这眼睛是当摆设的是不是?走路不知道看路吗?”

许墨染看着生气的殷离愁也很是心虚,就在刚才他也不知道在想什么,走着走着就走到了路上。就在他不注意时突然一辆马车疾驰而来,他当时吓到脑中一片空白,身体僵硬的没法动,就那么站在原地看着马车朝自己而来,还好当时殷离愁反应快一把把他拉了回来,如若不然他现在能不能站在这都得另说了。可因为当时太着急了,他一时不察伤了脚,这会站着脚疼的厉害,可看着面前很生气的殷离愁他什么也不敢说,只能撒娇带认错的求原谅,“对不起,我错了,我保证没下次了,我还带着伤呢,原谅我好不好,不生气了好不好嘛!”

殷离愁看着许墨染带着水雾的大眼睛确实心软了,也不忍心在训他了,可他又知道这小破孩儿不受点教训是不可能记住的,只得强迫自己硬起心肠。

殷离愁板着一张脸说,“这不是第一次了吧!我之前就提醒过你,你怎么就是记不住呢。我觉得你需要一点教训。”

“啊?”许墨染一脸错愕的看着殷离愁,“你…你想干嘛?”

殷离愁勾了勾唇说,“我不想干嘛。只是觉得某个不长记性的小破孩儿该长点记性了。”说着拦住许墨染的细腰把他揽到自己身侧,随后小破孩儿只感觉到一阵天旋地转就已经趴在了殷离愁结实的双腿上了。

许墨染一脸懵逼的趴在殷离愁腿上,他没挨过打,也不知道这个姿势有多危险,一脸疑惑的问殷离愁,“你要干什么?你让我起来,我很重的,你腿会酸的。”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8-04 17:29:00 +0800 CST  
殷离愁动了动,纠正了一下一下许墨染的姿势,确认他待会不会疼的乱扭时不会伤到脚后才轻拍了几下许墨染的屁股说,“有时间担心我还不如担心担心你自己。你这屁股估计要被打烂了呦!”

“什么?”许墨染猛地一扭头,满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殷离愁,“你凭什么打我,快放开我!”

殷离愁啧啧两声,手隔着裤子布料捏了几把许墨染的两瓣臀肉,“就凭我是你的救命恩人,我救了你,你不该以身相许吗?既然以身相许了那我便是你的夫君,身为夫君教训一下不听话的妻子又有什么不行。”

说的好有道理,我竟无法反驳。许墨染在心里默默的想着。

“谁要以身相许了?你才不是我夫君,我们又没有成婚。”许墨染被满脸气愤的冲殷离愁叫喊着,可到底也还是没有起身。不是无法起身,而是他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压根就不想从殷离愁的腿上起来。

“哦~”说着就一巴掌拍在许墨染的腿上,“那你的意思是你想现在与我成婚?啧啧,都说古代人思想封建,如今看来也不竟然呐!嘻嘻,若是你想那我们便是现在成婚也不是不可。”

许墨染自诩是个脸皮厚的可也还是被殷离愁闹的个脸红,伸手很掐了一下殷离愁的大腿,成功的听到殷离愁闷哼一了声才满意的勾了勾唇,“哼!你是戏本看多了吧,谁告诉你救命之恩必须以身相许的?我偏不,我非但不会以身相许我还要恩将仇报,气死你!”

“哦?恩将仇报?那你想怎么报?”殷离愁嘴上说着,手还不老实的在许墨染的腿上拍打着,“不如嫁与我做妻,开心死我?”

许墨染用手捂住了自己的耳朵说,“你脑子里整天想的都是些什么呀!我是男的,我不会给任何人做男宠的,上官丌…嘶~”许墨染正说着身后不断落下的巴掌突然加大了力度,夹着风狠厉的甩了下来。

殷离愁一边甩着巴掌一边说,“我又没说要让你给我做男宠呀!算了,不跟你废话了。”

说完他倒是真的闭上了嘴,认真的往手下圆润的两瓣臀肉上甩着巴掌。

“呀!你要干嘛?你快放开我。”殷离愁拍了大概有一百来下时停了手,他腿上的小东西在疼的快要哭的时候感觉到他停了手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要起身缺感觉到腰被人按住了,还有一只咸猪手不老实的伸向了他的裤腰处。



殷离愁随手往腿上不老实的小东西的肉团子上拍了一下,冷声道,“老实点,别乱动。你要是再不老实你这屁股可就别想要了。”

一句话吓得许墨染老老实实的趴着他腿上一动不动的,不仅如此,小东西还讨好的蹭了蹭殷离愁的大腿,又扭头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殷离愁。只是蹭的时候无意间蹭到了殷离愁大腿根处,直蹭的殷离愁现在是心猿意马,下腹烧的厉害,真想一个冲动把许墨染扑到。

说来也奇怪,殷离愁之前对谁都没感觉,无论是男的女的,就连吃药也还是没感觉。之前他的兄弟兼私人医生祁临曾一度怀疑他不举。可现在也不知是怎么了,竟起了感觉。



楼主 989love97  发布于 2019-08-10 00:10:00 +0800 CST  

楼主:989love97

字数:8207

发表时间:2019-06-27 05: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0 09:45:52 +0800 CST

评论数: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