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要报数吗(实践向,短篇)

陈数:“要报数吗?”
程霖:“来,抱。”
还算温柔的程霖×还算听话的陈数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4 12:55:00 +0800 CST  
新手上路,请多指教w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4 12:56:00 +0800 CST  
“你就是小季说的那个名主?”陈数眯着眼睛打量面前的男人。


作为圈里活好不粘人的被,陈数的受欢迎程度不亚于那些名主。但是他的心气很高,实践后就立刻把对方拉黑,避免一些不必要的纠缠。


他面前的男人是群主小季介绍给他的。这个人叫程霖,不同于大众审美的小白脸形象,这位就是见着就想喊叔的类型。长得挺高,身材结实但不壮,五官锋利但看起来并不很严肃。成熟男人的魅力不过于此,像一杯浓烈的白兰地。


这个主很对陈数的胃口。陈数就是大众审美的帅哥脸,长得白净五官又十分协调,辨识度高的是一双桃花眼,或轻佻或乖巧都十分讨喜。


他罕见地开口问了主的名字,“方便透露真名吗?”


程霖低低地笑了一声,“没什么不方便的,程霖,随便怎么叫。”


他的音色本就低沉沙哑,这一声笑得陈数腿都软了。


“陈数。”边说边在心里想,老男人就是会撩。


这是一家蛮有格调的咖啡馆,陈数漫不经心地向服务员招手,“结账。”


“我来吧。你的账,可以一会儿结。”程霖脸上的笑若有似无。


陈数没有拒绝,希望一会儿结账的时候他能得到满意的服务。


路上陈数问,“我是该叫你叔,还是哥呢?”


“你猜?”


“我猜,你觉得叫叔合适。”陈数挑了挑眉,轻巧地笑了。


“大概吧,我今年三十二。”程霖以为这就是个二十出头的小孩儿,叫叔合情合理。


“我明年三十。”陈数手插兜,轻描淡写地补了一句。


程霖挺意外的。


到了酒店两人没啰嗦,关了门陈数就要脱衣服。


“哎干嘛呢。”程霖叫住他,“不用全脱。”


陈数从善如流,把下身脱了干净,熟练地问:“你喜欢什么样儿的?会叫的还是不叫的。什么规矩先说好。”


这事儿毕竟是周瑜打黄盖,还是大家都舒服了好。陈数受欢迎的原因也在于,他实践的时候配合度很高,什么姿势都玩得来,该撒娇就撒娇,碰见严主也能一声不吭地扛下来。


“你这程序让我觉得自己像个嫖|客。”程霖开了个玩笑,“床上趴着就行。该叫的时候自然能让你叫出来,放心。”


陈数不以为意,自己垫了个枕头在床上趴好了。实践了这么多次,真能打到他忍不住叫求饶的情况很少。


程霖随手拿了个皮拍,轻轻在他臀上拍了拍,“这个就算热身了,同意?”


“嗯。”陈数喜欢把头埋起来,倒不是害羞什么的,而是眼前的黑暗能让他更有被掌控的感觉。


皮拍击打在光|裸的皮肤上,声音尤为响亮。痛感不是很明显,只是麻麻地胀着。


陈数的肤色白,每挨一下都能显出一个红印,让程霖看着满意。他并不喜欢被动在手下僵尸一般硬挺着不动,因而陈数微微的颤动和瑟缩极大地取悦了他。


差不多打了五六十下,程霖揉了揉微微发烫手感柔软光滑的两团肉,动作力度不轻却刚好舒适。


陈数回头看他,刚好被抓个正着。他冲程霖眨眨眼,笑了一下。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4 13:14:00 +0800 CST  
程霖在实践中一般也并不严肃,他笑着拿起一块轻巧的塑胶板子,“不疼?”

陈数语气悠闲,“还行吧。”分明是挑衅的态度。

刚口出狂言就被这一下砸得有点后悔。陈数没做好准备险些叫出声,他心想,这板子挺厉害的。看着轻弹性却很足,看来这一轮不太好挨。

这边陈数还在出神,程霖不满意了,挑着臀峰处以同样的力度连抽下去,直到人实在难耐地轻哼一声。

板子放缓了速度打在身后,虽然每打一下就给几秒钟休息,却更准更狠。板子长,施刑的人手法好,一下横贯双丘,这么一会儿不大的屁|股上上下下都给照顾全了。

伤痕的叠加就不太好挨了,尤其总觉得有一块肉被针对,板子还长了眼睛似地总往那儿抽。陈数忍不住疼得翘脚抬腿。

腿抬的频率高了,程霖叫他下来,“趴在床沿上。”

陈数双膝着地,上身伏在床边,屁|股自然撅起来成了制高点。按照程序,这时候主动应该羞辱两句或直接狠狠伺候。

没想到,程霖柔声问他,“要不要缓一缓?”

倒是让陈数老脸一红,比挨揍更尴尬,硬气地一撅,“又不疼,缓什么。”

程霖弯了弯嘴角,按着他的腰扬手扇了一巴掌。虽然是伤上加伤,陈数也能觉出力道的分别,脸上更红了。

每落一巴掌便停顿片刻,不难挨却臊得很。程霖也没说数目,这顿巴掌似乎无穷无尽,清脆的拍打声逼疯了陈数。

好歹自己也是个奔三的男人了,这种姿势挨巴掌比以前otk的时候更难过。陈数不自在地挪动身体,他觉得自己已经挨了上百下,这人的手是铁做的吗?

从前重度也不是没试过,打到最后痛麻了反而容易承受。可这打一下歇一下的法子,让每一下都物尽其用,痛感鲜明。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4 18:50:00 +0800 CST  
我我我我不会写拍|・ω・`)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4 19:04:00 +0800 CST  
陈数又忍不住回头看他,“咱能不能……换个打法啊。”

程霖不满意他的语气,陈数把这场实践当作一次交易,此刻的问句就像是商量,“价格能不能便宜”。这样生硬的态度,不是他想要的。

但其实,陈数在实践中鲜少主动提出要求,一般都遵从主动的意愿,所以态度难免生疏。

程霖上手掐了一把红肿的臀腿处,手劲不小。陈数猛地叫出声来,“啊***干嘛!”

他捂着被掐的地方,往旁边躲了一个身位,跪直了身体瞪他,“你干嘛。”这一声明显弱了很多。

程霖嘴角带笑,眼中却无笑意,“你不是说,换种打法?”

那也没您这么“打”的啊。陈数心里嘀咕。

“好好求我一次,不然接着掐。”程霖漫不经心地看了看自己的手。

陈数狠狠咬着牙,“求您了哥。”

“趴回来。”

陈数以为他要换工具了,乖顺地趴了回去。

“啊啊啊啊啊!!”另一边屁股也惨遭铁手蹂躏,“哥,松手,啊,错了错了!”

程霖这次用的劲明显更大,还半天不松手,被掐的地儿马上青紫了。

陈数也没想到,自己给掐出了泪花,然后顺势更委屈了。小爷纵横圈内这么多年,实践中被加罚的次数屈指可数。虽然求饶时顺口喊自己错了,却并不觉得自己哪儿有错。

被第二次掐完陈数直接护着屁|股逃到五米开外,委屈地声音都尖了,“你干嘛!”

“回来趴好。”程霖脸上没有笑意,“我换个打法。”

信你个鬼!伪善的笑容都没了,过去肯定没好事。

陈数难得耍了小脾气,“不过去,过去你又要掐我。”

程霖挑眉,“我不会去抓你,”他低头看了看表,“一秒钟十下。开始。”

陈数气得要命,想夺门而出,一看裤子在那人旁边。

程霖见他偷偷瞄裤子,轻而易举地把裤子捞到自己手里,笑了笑,“已经十秒了。”

陈数知道,此时最聪明的方法就是认栽,叹气。他没脸屁颠屁颠跑过去,而是沉稳地一步步挪了过去。

“摆好姿势才算停止。”程霖好心提醒他。

陈数像一条砧板上的死鱼趴在床边。

“规范姿势这种事还用我教么?”语气有些冷淡。

陈数埋头认命地把屁股撅高。

“一共……三十五秒。”程霖看着眼前红肿的小屁|股颤了一下。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5 14:02:00 +0800 CST  
陈数被欺负得眼角泛红,报复地想,你要用手打完这三百五十下,受的罪也不小,说不定比我还惨。正想着,就听到藤条破空的声音。



这一下没真抽下来,却已经把陈数吓得冒冷汗,不自觉一激灵。

“要……报数吗?”陈数小心翼翼地问。

程霖忍不住无声地笑了一下,“报单数,错了重来。”

陈数恨自己问了这一句。

报单数。行。会玩。

藤条带来的尖锐痛感炸裂在身后,陈数下意识咬住嘴唇堵住喊叫,浓密的睫毛颤了颤。

“一。”

他对这疼痛厌恶,却沉迷不由自己做主的生理反应。可能是先前痛出眼泪的缘故,没挨几下陈数又眼眶湿润。他仍埋着头,不让人察觉。

程霖的打法是有技巧的,一道道红痕工整地排列着,相继肿胀起来。

报数也有难度。陈数在心里数双数,嘴上念单数。一直埋着头有些缺氧,再加上哭得昏昏沉沉,不小心在22下的时候脱口而出“23”。

说完自己就发现了不对,终于抬起头吸一口新鲜空气,在心里祈祷程霖没有发现。

“我刚才是不是说报错重来?”程霖看见背对他的小脑袋乖巧地点了点。

这人真是。后脑勺都在撒娇。

“能不能……换个姿势啊哥,”陈数语气可怜巴巴,“肚子硌麻了。”声音还有一点哭过的沙哑。

程霖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主儿,面对撒娇一样的求饶,软下语气:“你自己选吧。”

陈数心里憋着坏,不想再挨藤条,“那就otk吧。”

程霖笑了,“好啊。”

他拿起一块厚重的木板坐在床上,冲他拍拍大腿。

陈数觑了一眼那块板子,看重量,三百多下挨完他得命丧当场。他苦着脸蹭过去,害臊得迟迟不肯趴下。

程霖扯着他手臂一用力,陈数就顺顺当当趴人腿上了。

“这回别再报错了啊。”程霖摸了摸他的脑袋。

陈数从脸红到耳朵根。

木板砸下来发出沉闷的撞击声,陈数没忍住叫了出来。这威力比他想象中还要厉害,倒霉催的,不如老老实实趴着挨藤条了。又痛又羞,赔了夫人又折兵。

缓了半天陈数认命地报数,“一。”

这块木板结实光滑,稍有些短但容易使力,很适合otk。一下打在左边,一下右边,倒是方便了报数,每次打在左边的时候就报单数。

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打在左边的时候更疼了。

“呃……三十三……”

陈数已经控制不住吃痛的叫声,报数也要在脑中反应一会儿,程霖没计较他的磨蹭,让他心里竟然有点感激。

挨到五十下的时候,陈数的汗已经湿透了后背,开始忍不住闪躲挣扎。又挨过十下,陈数背过手挡着揉了揉屁|股。此时的身后已经肿得很高,臀腿一片淤青,藤条的印记被板痕覆盖,红肿一层堆着一层。

程霖没出口教训,只是帮着他揉了揉,臀面发烫,硬硬的失去了原有的光滑弹性。

陈数收回自己的手,默默享受着中场休息的服务。

好景不长,陈数还没歇够就感受到木板抵在身后。

这回的节奏明显加快,一连五下不间断地击在左臀,把陈数打得脑袋发懵。

卧槽?

刚才打到多少下了?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6 10:56:00 +0800 CST  
放心~我是数数亲妈👀
我们霖叔很温柔的👍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6 13:00:00 +0800 CST  
5555在圈里遇见一个特别好的人,但是不合适,好伤感😔
还有小伙伴在吗
有的话冒个泡 发文完结
七夕快乐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00:32:00 +0800 CST  
痛楚和越来越不清醒的头脑让陈数绝望地低声抽泣,他手里攥紧了床单想,这么打下去天黑都打不完。

程霖轻轻叹了口气,安抚地拍拍他后背,“从一百零一开始。”

陈数怀疑自己得了斯德哥尔摩症,不然他怎么会觉得这个给予他疼痛的人似乎有点温柔。他知道刚刚肯定不到一百下。

有了经验,一组五下报数也没了难度,就是每组的最后两下都让他疼得蹬腿。

陈数都不知道这一百下是怎么熬过来的,他只记得自己是丢人丢到家了,一边抹眼泪一边报数,有几声叫得还格外惨烈。

还了二百下的债,程霖给他拧开一瓶矿泉水,扶他起来。

陈数眼睛红了一圈,跪在床上仰着头看他,模样十分可怜。

“还要打吗?”他声音软软地问。

“惩罚不在你的自愿范围内。”程霖就着他刚喝过的瓶口喝了口水,“不过,看你这模样,应该也得到教训了?”

陈数立马乖乖点头。

“这样吧,你趴好不准回头,猜我用的工具,猜对就结束。”程霖看着他一双黑亮的眼眸重新焕发光彩。

“好!”

陈数毕竟混圈这么多年,觉得这不是个难事。

程霖拿起了沉重的工具包。

“啪!”这应该是个板子,疼痛之余陈数尽量让自己冷静分析,比之前挨的塑胶板子要重。

“木板?”

“错了。”程霖把带孔的水晶板子抛到他眼前。

“咻!”这个打在皮肉上钝钝的疼。

陈数想不到是什么,迷茫道:“数据线?”

“热熔胶。”

“啪!”这个声响很大又有弹性。

“皮拍吗?”陈数痛得又想哭了。

“小红。”程霖看着包里的工具,“没几样工具了,再猜不中,剩下的一百五十下你选一样打完吧。”

陈数要崩溃了,为什么质感一样的工具这么多,怎么猜啊。

“啪!”陈数对自己的屁股已经失去了认知。

“板子?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板子啊。”陈数哭出了声。太难了,程霖在整他吗。

“是皮拍。”程霖看看手里的工具。

陈数哭得抽抽嗒嗒,“别……别猜了,你直接打死我算了呜呜……”

“再猜最后一次。”程霖轻轻的一巴掌拍在伤痕累累的小屁|股上,“这是什么?”

陈数惊讶地回头,程霖对他淡淡地笑着。

陈数又脸红了。

老男人真的蛮温柔。

“你……”陈数背对着他问,“想不想跟我处个长期?”

“不急。”程霖摸了摸他的头,“回去再想想。”

“你不满意我?”陈数自觉丢人,破罐子破摔,什么话都敢问。

“没有。”程霖心里笑道,这哪儿是快三十的人,分明是个小孩儿。

“为什么想跟我处长期?今天打的不狠?”

陈数摇摇头,“不是,就是……跟你实践和别人不太一样。”

程霖望进一双清澈的眼里,“以后犯错误,我可不会再手下留情。”

陈数笑得眉眼弯弯,“好。”

Fin.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00:38:00 +0800 CST  
说话算话~我们家霖叔很温柔吧
后面会有一两个番外喔,到时候请注意查收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00:41:00 +0800 CST  
七夕出门把别人车给刮了(╥﹏╥)
好惨一女的
今天请假( ¨̮ )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16:49:00 +0800 CST  
请假条留到下次吧:D
番外变耽美预警
想看数数喝醉翻车吗
想看温柔老男人在线变脸吗
想看……不可描述吗
真情实感回复“七夕我愿意嫁给楼主”即可参与
_(:з」∠)_等你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21:52:00 +0800 CST  
番外一




两人成为主被关系之后,一直相安无事,偶尔有空来次实践,生活十分和谐。
陈数没认过长期的主,没涉猎过管教的范围,因而无所顾忌,一切如常。星期五的日程是一个哥们儿开的酒吧,陈数下了班就直接开着车过去了。
“呦,怎么穿这么正式来的?”陈数哥们儿坐了一圈,还有几个不认识的小姑娘。
“下班懒得回家了。这谁啊,介绍介绍。”陈数跟几个小姑娘招招手。
有个胆子大穿得火辣的姑娘甜腻地蹭过来,“陈哥,我叫小芳。”
陈数不露痕迹地躲开她的手,笑得风流:“家里媳妇儿管得严,不然就问你微信了。”
姑娘还是个正经姑娘,听了这话开心又遗憾地回去坐好了。
陈数赶紧扯了身边唯一知道底细的小季低声问:“找妞干嘛?我又不好这口。”
小季也无奈,“那几位爷非说,大伙都有对象就你单着可怜,给你挑几个看哪个顺眼。”
“操?”陈数给气笑了,“爷哪可怜了。”
陈数坐下叼了根烟,眯着眼睛看一群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吃瓜群众,“哥儿几个,”轻佻又挑衅地冲他们吹出一口烟,“谁造谣我没对象啊。”
立马有人起哄,“你倒是把嫂子叫来瞧瞧啊!”
陈数神色自然,“我当然不会让他来这种地方跟你们鬼混。”
酒吧老板开玩笑找碴,“怎么着,陈老板看不上我们这小破地儿啊。”
陈数笑笑,“我的。”举杯一饮而尽。
几杯黄汤下肚,酒精燃烧在身体的每一寸血管里,滚热发烫。陈数脱了西装外套,扯松了领带,又把白衬衫的扣子解开两颗。
“这帮人今天是故意灌你呢,”小季担心地看看他,“你还行不?”
陈数脸颊蒸得微红,眼神依旧清晰,“放心,就那几个,”他看看那边已经东倒西歪烂成一滩的朋友,轻嗤一声不作评论。
能打的主力以酒吧老板为首,他又领了个姑娘往跟前一怼,“今儿生意忙,让我朋友陪你拼个桌,王莉,这是陈数。”酒吧老板显然没信他那一套有对象的理论,不怀好意地笑:“小莉比我能喝。”
平心而论,这姑娘正经的盘亮条顺,一双大长腿又白又直,小腰精细,脸蛋也是精心打扮过挑不出瑕疵。
懵得快睡着的哥几个都精神过来,“这美女谁啊?”
王莉似乎只相中陈数一个,挨着他坐下,眨着眼盈盈举杯,“喝点儿?”
陈数虽然对姑娘不感冒,但多一个志趣相投又赏心悦目的酒友也不成问题。
不过,这姑娘确实过于能喝了,花样都玩儿了一遍,陈数有点晕晕乎乎,姑娘的状态看着还是一点没变。
陈数好面儿,此刻情商全无,一心求胜。他冲王莉挑挑眉,“玩儿点刺激的?”
王莉是酒场个中好手,也不言败。
一杯酒,半红半白。
小季看这架势忙拉陈数,“哥差不多得了,你这胃也不行……”
陈数只听得个“不行”,冷哼一声,“看你哥的。”
一杯爽快下肚,小季捂脸叹气。
小季翻着通讯录,想着找人把这些醉鬼扛回家,正巧划到一个名字。
这是陈数说确定长期的那个主?

陈数喝完那一杯感觉不太对劲,跌跌撞撞地往厕所走。抬头正遇上王莉,陈数皱眉,“你怎么在这儿?”
王莉笑得甜美,“你还好吧?”
陈数胃里一阵起伏,眉头皱得更紧,“你先让让。”
吐了一场感觉舒服一些,可接踵而至的是头痛发热。
这是怎么了?陈数昏昏沉沉地想,难道刚才吹冷风感冒了?
陈数往脸上扑了两把凉水,看着镜子里脸颊通红的自己,扶着洗手台勉强站稳。
他好像闻到了王莉身上浓重的香水味道。
一双小手缠在腰间,“哥哥,你好厉害,那杯酒一下子就喝完了呢。可是喝得越快,药效也发作得越快哦。”
陈数脑子里在嘲讽她,白费心机了小妹妹,你就算硬上了我,小爷也对女的没兴趣啊。
“小姐,这里是男士洗手间。”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礼貌的语气带了点冰碴。
王莉只能尴尬地退出去,“哥哥我在门外等你哦。”
陈数脑子转得有点慢,说话也慢悠悠的,“是你啊。”
程霖看他呆呆的样子觉得可爱,“我是谁?”
陈数撇撇嘴,“老男人。”
程霖揽着他的腰把人推进了隔间,神色严肃了几分,“你被下药了?”
隔间空间挺大,两个人也不挤。陈数拿纸把马桶盖擦干净,然后一屁股坐上去,“小姑娘年轻不懂事,不知道我对她硬不起来。”
陈数仰着头看他,迷蒙地笑,白衬衫让好身材一览无遗,他体型瘦但不弱,单手扯领带的动作禁|欲又诱惑。
这一幕在程霖眼里已经是勾引,残存的理智让他问了一句,“继续发烧,还是做|爱?”
陈数直接站起身,手臂搭上人肩膀,送上吻和自己。

在狭小的空间里高体力劳动更为酣畅淋漓,箭在弦上之际,陈数突然问了一句,“你怎么知道我不是1呢。”
程霖狠狠撞进去,“有喜欢被打屁|股的1?”
陈数享受被填满的充实感的时候,清醒救回一点点,“等等——你先出去……嗯……”
程霖不退反进,逼得人话都说不完整,“等……等一下……呃嗯……停……”
程霖大发慈悲地停顿片刻,听他说话。
“我……我兜里有套。”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22:12:00 +0800 CST  
献给我的小老婆们w
乖~姐姐抱
断行阅读体验更佳哦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7 22:14:00 +0800 CST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9 16:58:00 +0800 CST  
很短但是里程碑性质的一趴!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9 16:58:00 +0800 CST  
emmm…来正式说下人设吧!
首先,两个人都是三十上下的成熟男人。(数数只在霖叔面前偶尔幼稚~)
数数可能性格多变一些,外人面前是潇洒帅气又靠谱的陈哥,霖叔面前是话痨(?)为了求饶无所不用其极的耍赖小能手。
霖叔就是沉稳但是不死板,作为主动温柔,作为恋人严格。
顺便做一下征集,发文字和图片哪个好看一些?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9 17:10:00 +0800 CST  
好的 以后发文字啦
就是手机排版打不出空行
有会操作的小可爱教教我嘛(・ω・ )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09 19:11:00 +0800 CST  
新的一天从欣赏新男朋友睡着的侧颜开始,陈数戳戳脸,被抱了个满怀。
·
“醒了?”程霖的声音带着睡意的嘶哑。
·
陈数往怀抱更深处靠了靠,心情愉悦得不自觉眯眼笑。
·
“这么开心啊?看来是记吃不记打。”程霖给他揉揉屁股。
·
陈数被这一揉唤醒了剧烈的疼痛,“卧槽”一声瞬间挣脱怀抱,“你TM昨天是下死手了吧!昨天晚上幺幺零和幺二零我叫哪个都不过分吧?!”
·
·
·
前一天晚上。
·
陈数小心觑着程霖脸色,这人一丝笑容也无,冷着表情往沙发上一坐。
·
“那个……任打任罚。”陈数下了好大决心走到人面前,把眼一闭,耳尖通红。
·
“惩罚没有热身,不定数目,我不会换工具,我认为足够印象深刻的时候停止。”程霖站起身借着身高优势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
“……好。”这一个字说得艰难。
·
“如果你愿意,挨完这顿,我就是你男朋友。”程霖面不改色地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话。
·
陈数瞪大了眼睛,第一反应是,这顿怕不是要把他打死吧。跟上思路后内心猛得雀跃,一顿打换一个对象,赚了。
·
他偷笑的同时,“裤子脱了,沙发上趴好。”
·
陈数很乖地摆好了姿势,甚至讨好地撅高了屁|股。
·
程霖从腰间抽出牛皮腰带,材质精良的皮带握在手里沉甸甸的很有质感。
·
他把金属扣握在手里,“不用报数。”
·
陈数紧张地判断皮带在空中的位置,然后猝不及防地被抽懵了。第一下程霖就没留力,随着一声清脆的重音,皮带在屁股上抽出白印,然后变成一道红肿的檩子。
·
陈数想过这顿肯定打得狠,亲身体验时才有了切实的感官反馈。太疼了,身体的感觉告诉他,他在受伤在挨打。
·
沉浸在痛楚中,下一次的痛击接踵而至。陈数下意识地想逃避,却被一只手按住了腰。他全身心地希望,这一段时间可以飞速流逝,疼痛可以尽早结束。
·
可越是这样想,就越是难捱。
·
皮带轮着抽遍了屁|股上每一处位置,叠加的伤害让疼痛集中在一起,翻倍的效果直冲大脑。他咬住了牙,嗓子里还是不受控制地发声。
·
陈数被眼泪糊了一脸,小腿无力地踢蹬着反抗,小声呜咽伴着不间断的皮带抽打的响声回荡在客厅里。
·
陈数没数,只觉得自己已经挨了好几百下。可实际百下不到,程霖把皮带搁在人身后,问:“为什么挨打?”
·
陈数哭得严重缺氧,暂时想不明白。
·
程霖见他不回答,又是狠狠的一下抽得陈数大哭,“我…你等等…我在想——你先别打啊!”
·
程霖冷酷地用皮带扫过他的后背,“五秒钟。五,四…”
·
“你别数啊…你别数了呜呜…”陈数大脑一片空白,奈何程霖不给他缓冲时间。
·
实践中那个温柔的程霖呢!
·
他一直哭着哼哼唧唧,程霖就一下下越打越狠,逼迫他找回记忆。
·
“我…我不该去酒吧!我再也不去了呜啊——”
·
“你是成年人了,我不反对你偶尔和朋友的娱乐。仔细想。”程霖好心暂停了一下。
·
“我没干什么别的啊?”陈数双眼红肿地回过头可怜又无辜地看他。
·
“啪!”又是一记皮带。
·
“啊啊啊我想起来了!我不带套了以后!我再也不买了!”陈数哀嚎着保证。
·
程霖要被他气笑了,不轻不重地抽了一下,“以后不许去外面乱搞。这算一条,还有?”
·
陈数真的怀疑人生了,“还有?”
·
皮带是陈数的提词器,挨了打马上开始叫唤,“因为我抽烟吗?啊啊啊,你不也抽吗?”
·
“这也不算。但以后少抽烟。再想。”程霖手拿着皮带对着紫红的高高肿起的屁|股,没有一点怜悯地抽下。
·
“啊呃…呜呜…我想不到了,我错了,什么都错,我道歉别打了啊啊啊!”陈数真的想不到还做错了什么,疼得无法自拔,只好胡说求放过。
·
“你是不是有胃病?为什么要跟人拼酒?嗯?”程霖真气的是这个事,那天小季跟他说陈数喝了一杯高度数掺红掺白的酒,他差点想当场打人。
·
可怜的陈数完全不知道小季把他卖了,还呆呆地问:“你怎么知道的?你来之后我没再喝啊?”
·
程霖脸色又沉下来,“你就说有没有这事儿?”
·
陈数不敢撒谎,“…有。”
·

楼主 QIAN3579  发布于 2019-08-11 23:14:00 +0800 CST  

楼主:QIAN3579

字数:14299

发表时间:2019-08-04 20:5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22 22:11:15 +0800 CST

评论数:5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