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扭曲(服从,依赖)

【梧桐西院】【原创】扭曲(服从,依赖)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6 22:31:00 +0800 CST  
这一楼,嗯,打个招呼吧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6 22:32:00 +0800 CST  
安黎趴在自家沙发上,看着桌上的东西,有些恍惚。
刚刚郭肆七没有要故意开玩笑的意思,可能是真的自己绷的太僵硬,腹肌绷的紧真的硌的人难受了,他有事说事而已。
那样尴gan尬到不行,僵直着脊背,两手直直搭在郭肆七肩膀。不敢放松没能垂下,就像木乃伊一样两边胳膊直直的伸着。红肿的手心被刻意转向朝下,可绵延到掌侧的肿棱还是让安黎涨红了脸。
郭肆七倒是没说什么,尽量不碰着伤处把人背起,其实停车场的电梯也不是太远。只是进了电梯怕折腾,倒是没把人放下。
·
进门,亮灯,被放在沙发上。等郭肆七洗了手过来,习惯性要给人上药,安黎才猛的往沙发里躲。挤着伤处疼了也不皱眉,只是咬着牙冒着冷汗躲。脚踩着沙发面吱吱的响,难听的狠。
郭肆七依旧没什么情绪,捏着棉签和药水,平平道,“打过这件事就过了,下手有点重,你真不上药?”
安黎重重点头,咬着牙挤出两个字,“不上。”
郭肆七也点头,顺手就拧了瓶盖扔了棉签。
打过人,他一般是会给上药的。不过安黎要实在不愿意,倒也无所谓。
药水放一边,棉签放一边,自己叨叨道,“胯kua上的涂这瓶,其他的用这瓶就行了。”都放在安黎趴着也容易够着的位置。还有刚刚自己从副驾驶座拿过来的长条状袋子,一并放桌上。
看着安黎缩在沙发的样子,又有些烦躁,干脆拿起钥匙,起身,“那我走了?”
安黎依旧点头,心下有一丝愧kuo疚的解jie脱感。挣zheng扎着要起身送人,一动,又疼湿了眼角。
郭肆七把人按回沙发,抽了纸巾给安黎抹了汗,再抽一张抹去眼角的湿润,道,“不着急,我自己走就行了,你自己歇着。”
·
其实安黎大概可以猜到袋子里是什么东西。
这样的形状,这样的时刻。
只是那时候他还没想到。
他说想先不过来,是真的要歇歇。保留这样的关系,先歇歇的意思。
可是郭肆七比他更直接,直接把藤条也给他送了过来。
特别明确的,结束的意思。
郭肆七说过,实践结束的时候,他会把藤条送给对方,或者扔掉。
这次不只是实践,可也是这样的处理。
想休息,可以,就先结束了。
·
安黎趴着拿过袋子,抽出藤条,手不知道是因为疼的还是其他原因,有些颤抖。
灯光下这藤条,说熟悉也不熟悉,说陌生,可也都长得差不多。只是握着觉得有些烫手。
其实他也没挨过几次,说要对藤条有多熟悉,真没有。
虽然自己握着这藤条抽过自己,也被郭肆七握着抽哭过。
那时候自己还傻傻问过郭肆七,会不会把这藤条送给他的。
那时候郭肆七是瞬间冷了脸吧。
现在真拿在手里了,心下一股浓浓的被放弃的委wei屈。可明明是他自己先提的想休息。
这次是他做错了吗?确实是。
郭肆七有错吗?安黎没办法评ping判。
这顿打到底有没有必要,这样罚到底算不算太狠。
安黎都没有办法评ping判。
可事这样的关系里,郭肆七觉得有必要,他就只能先受着了吧。
·
安黎把藤条又放回桌上,看见桌上的药,只觉得浑身又疼起来。
不想上药,没劲上药。
现在还不晚,可是安黎觉得累的厉害。
不想挪动,不愿再想。
打开手机关了所有灯,再把手机屏幕也锁上。
太累了。
安黎紧了紧手中的抱枕,在黑暗中望着桌上模糊的藤条。
真太累了。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6 22:37:00 +0800 CST  
郭肆七一开始是往家里开的。开出十几分钟,远远望见自己住的小区,转向去了苏裕的酒jiu吧。
车才开进停车场,吵chao闹的音乐就穿过墙壁沿着楼梯传下来。
他不是太喜欢这样热闹的场景,但也不厌yan恶。
停车场还有挺多更方便的位置,郭肆七直直把车开进最里面,在足够低调的位置停好自己低调的车,拔了钥匙拿了手机,再穿过一排热热闹闹五颜六色但在昏hun暗的停车场都只剩一个调的车,踩着楼梯往上。
·
没有提前约好,自己突然一个人过来倒也不是第一回了。有时候苏裕他们在,有时候不在。这一次大家就都不在。
一个人,郭肆七也不愿意坐上几个人专zhuan属的位置。踩上最后一级台阶,还没进场就看见场内不知道什么时候添的两个卡ka座,半眯着眼就近挑了一个就坐下。
比坐吧ba台舒服一些,也没安静多少。
·
才放下手机钥匙,“砰”的一声,一瓶玻璃罐啤酒被重重磕在眼前的桌上。瓶身带着水珠,哗哗往下滑。
握着瓶口的是一只戴着夸kua张金属戒指的手,冷灰的金属粗链条在手腕处绕了好几圈。
抬眼,眼前是一个明明室内光线昏hun暗却还戴一超大墨镜的男子。身材真差,郭肆七心下嘀咕了一声。
男子站的歪歪斜斜,宽松的裤ku子衬得人站的更歪斜。他的嘴角扯成一个很难nan看的弧度,一根烟堪kan堪挂在嘴边,开口烟就跟着晃,“喂,哪来的人。这位置我今晚包下的,懂不懂规gui矩啊?”
郭肆七半眯了下眼,轻笑。
还没说话,男子握着酒瓶又重重磕了几下,滑下的水在桌上溅开好几处。“喂,说话啊!”
一直挽着男子手,画着精致浓妆的女生拉了拉他的袖子,嗲声嗲气的劝着,“别急别急啊,你今晚包下这卡ka座来玩的,别生气啊。”
男生哼了一声,站的更歪了一些,“老子包下今晚这卡ka座,还没享xiang受就给占了,不知道进这卡ka座今晚至少就要消费40万吗!”
·
40万。
原来是这样。
郭肆七抓着手机钥匙站起来,笑的一脸阳光,“不好意思,我新来的,不懂这规gui矩。”
“你ta妈新来的就……”男子抓着酒瓶再磕一下,又被女子拉住了,“好了好了,人家都说是误会了,就别吵了。”
郭肆七歪着头瞥了一眼酒瓶,想着是什么角度磕下去,这么好几下都没碎的。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分神,再抬眼,对上男子一脸怒nu气还要发fa火的时候也有些烦fan躁,敛了笑,冷冷一个眼神传过去,一脸怒nu气的人明显愣了一下。
郭肆七收了脾气,又笑,“之前真不知道卡ka座这回事。”
·
男子这么一敲一敲的动静也大,嗓门也大,倒是把人都吸引了过来。
郭肆七有些头疼,竟然一瞬间在想自己要几下可以把眼前这人打哭。
还好,还没真把郭肆七的脾气惹起来,酒jiu店经jing理就过来了。
那经jing理是认识郭肆七的,四字还没说出口就没郭肆七笑着堵了话,“不知道有卡ka座,乱了点规gui矩。我请这两位喝杯酒,挂gua我账吧。”
郭肆七不惹re事那经jing理自然是最开心,哪里敢真挂郭肆七账。赶忙把双方都安慰好,遣qian散了围观的男nan男nan女nv女,安静了一小会的现场又热闹起来。
·
处理好事情,那经jing理好容易才在一个角落的位置找到郭肆七。
郭肆七真没想惹re事,眼前点的酒也没喝多少,看着冰块都融开了棱角,水珠挂着杯壁,晃着杯子哐当哐当响。
“四爷。”经jing理笑着喊。
郭肆七也笑,“苏裕今晚过来吗?”
经jing理点头,“过来过来,苏总刚好要过来。”
郭肆七点头,“行,你忙你的,我等苏裕就行。”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6 22:45:00 +0800 CST  
音乐很暴bao躁zao,舞wu池中肆si意摇晃的男nan男nan女nv女,各色长发甩到空中又落下。不知道谁谁谁身上的金属配饰,随着身体舞动也乱撞在一块,乒乒乓乓的响。
低音炮沿着水泥地板炸在脚边,脚底跟着音乐节奏一震一震的。
糜mi乱的灯光,糜mi乱的气息。越往角落,灯光越暗,气息越浓。
·
郭肆七坐在一旁,喝了两杯酒,胃隐隐作痛,才想起自己好像还没有吃晚饭。
这不是他的习惯,不按时吃饭,不好好吃饭。只是确实没什么胃口。
不想点什么,拉过一盘花生,在指尖捻去酥皮和盐分,在把花生捻成两半,一个一个扔嘴里。
吃了三四颗的样子,胃痛的情况并没有缓解,倒也没有再加重。郭肆七抿了一口酒,干脆把酒和花生都放一边了。
·
划开手机,打开聊天软件,找到安黎,敲上几个字,想想,又删了退出。
他是想发信息让安黎记得吃饭的。那时候说要回去,两个人都没顾得上吃饭。
之前实践,不管是谁,每次都是上好药了哄安妥了再给送回去的。其实也没多少个需要哄的,实践的时候哭的再狠,结束,每个人都是一副享xiang受的模样,甚至还能带上一丝能约到郭肆七实践的满足。
像这次这样,没怎么处理的把人扔回去,到底是第一次,郭肆七也有些过不去。自己心下过不去。
自己倒没什么被放fang弃的不舒shu服和难过,安黎自己提的要休息要歇歇,自己好像也没必要再去烦人。
想和安黎发信息不过是出于习惯,对方如果不需要,郭肆七倒也无所谓。
·
退出对话框,找到苏裕的,直接一个电话打过去。
手机铃声是在耳边响起的。
郭肆七握着手机转头就看见了苏裕。
笑着挂了电话,往旁边给苏裕挪了一个位置。
服务员随即送上来一杯和郭肆七一样的酒,琥珀色液体,泡着冰块。
苏裕一口闷下半杯,满足的吐了一口气,才问,“今晚怎么有空过来了?”他也不问“怎么不去我们的位坐着”这样的废fei话。郭肆七不是太喜欢,一个人就更不会过去了,大家都知道。
郭肆七笑,“待会就走,明天上班。”他扬起下巴指了指卡ka座的位置,问,“裕哥什么时候加了两个卡ka座的?”
苏裕给自己添酒,“上两周加的,你收了姓安的就不怎么过来了吧,这都不知道。”
郭肆七看着不知道什么时候送上来的一整瓶酒,琥珀色液体从瓶口扑通扑通跑出跳进杯子里,泡在冰块周围,溅起非常不明显的水花。他避开安黎的事,把自己的杯子也推过去让苏裕添酒,笑,“听说一晚40万?”
苏裕耸肩,一脸理所当然,“有人想花钱,我要赚zhaun钱,没冲突。”
郭肆七挑眉,又看向更靠近楼梯边的卡ka座,座位上男nan男nan女nv女坐了一圈,喝的正欢。
苏裕顺着郭肆七的目光看过去,“怎么了?”
郭肆七收回视线,笑,“没什么,刚刚不知道卡ka座的事,惹了点小麻ma烦。”
苏裕打狠狠拍一把郭肆七的肩膀,“四爷可以啊,要么不来,一来就有事。”
郭肆七讨好的笑,“没惹re事没惹re事,都解决了,没给裕哥惹re麻ma烦。”
苏裕也没真在意,不过是开开玩笑。郭肆七突然过来他也没怎么起qi疑,更不会想到安黎那边。
苏裕古阵林烯也郭肆七,四个人走的近归近,在实践上大家从来不怎么干gan预。都知道苏裕明里暗里留了眼yan线,可不是真的大事,眼yan线也不会汇报,更没人在意这个。
两个人又待了一会,时间差不多了留给郭肆七安排个司机给人送回去。
·
郭肆七坐在自家车的后座,肯定是舒shu服的。窗户降下来一些,缝feng隙挤进来的风重重拍在额头,把头发吹的凌ling乱,带走了本就不多的酒意。
他无聊的打开手机,登的收到安黎发来的信息。
“四哥,我疼。”
手指停在键盘上,不知道该回什么。
下一秒,信息被撤回,只留一列灰色提醒撤回字样。
视线往上,显示正在输入字样。
郭肆七又等了一会,确定安黎没有要再发信息,自己也退了出来。
真是麻ma烦。
郭肆七嘀咕了一声。
早知道按着给上药了,还不用这么挂记着,麻ma烦。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6 22:50:00 +0800 CST  
前面的内容看二楼回复处,或者看主页吧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6 22:55:00 +0800 CST  
没开灯的暗an黑客厅,沙发上一束光,照着一个傻sha愣的人。
安黎盯着手机屏幕,心跳快的有些失shi控。
刚刚自己迷迷糊糊醒过来,趴着睡了好一阵胸xiong腔难nan受的厉害,下意识就想翻个身。可沙发虽软,一翻fan身碰着背上膝弯的伤,还是疼的往沙发面跌。跌回来,又撞到胯kua上的伤,疼的本就不清qing醒的脑袋又迷糊了。
浑身疼得厉害,竟然就下意识拉过手机给郭肆七发了信息。
“四哥,我疼。”
混hun沌着意识发出信息,搁下手机,才闭眼,几乎停滞的大脑回路瞬间疏通,半眯着的眼睛猛的睁开,无比清醒。突然清晰的大脑明晃晃挂上一句大写加jia粗的疑问句:
你刚刚干了什么事?
手机屏幕才暗下去一层,自动锁屏还没生生效。拨开,绿底黑字,清清楚楚。
·
安黎很久没有这样的反应了,愣的,张了嘴。
下巴堵着沙发面张不开,抵着太阳穴发疼。
好在大脑已经清醒,赶紧,长按,撤回。
手竟然有些发fa抖。
也不知道郭肆七有没有看到内容。突然撤回一条信息会不会太奇怪了?要不要说点什么解释一下,或者掩饰一下?
不好意思四哥我发错了?
手机被朋友拿了,刚刚那个不是我?
拇指在九键拼音键盘上点点画画,一个比一个搞gao笑的理由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愣是找不出一个能觉得合适的。
算了,不解释吧,好像也没什么必要。
安黎蹭着沙发挪了下xia身shen子,盯着手机屏幕。
郭肆七的备注上一直没跳到正在输入的界面。
大概是,压根没留意吧。
·
眼睛被手机光线刺的发疼。退出聊天界面,调出开关控kong制系xi统,开灯。
嵌入式的灯光以眼睛可以适应的速度渐变亮起。
吱吱吱手机一直在震。静音模式,是信息提醒的声音。
安黎握着手机,强迫自己不去看是谁的信息。贴着手机的掌心有些发潮。
等到四周灯全亮,眼睛又恢复到舒适的程度,安黎才又打开聊天软件。
怀着不知道什么样的期待,眼光从下往上扫过一堆带着红点点的信息,再停在唯一置顶的对话框上。
没有期待中的红点。
·
安黎扯了下嘴角。
连,只是敲一个问号都懒了吗?
大概是自己太tai贪tan心了吧。
自己提的先歇歇,郭肆七都同意了,那么明显的把藤条都送给他了,自己还期待自己对郭肆七来说会有些不一样。
还期待郭肆七会关心的问自己一句怎么了。
自己真的可ke笑了。
郭肆七现在大概很讨厌自己吧。提要歇的事自己,还不能控kong制自己,还要发信息打扰人家。
还是,觉得自己被讨厌也是自zi作zuo多duo情了。现在的郭肆七,是不是情绪压根一点都不受影响。自己在不在,对他来说根本一点差别都没有。
·
安黎喀的锁了屏,握着手机抱着抱枕。
火辣辣的伤。
可是想起郭肆七,想起这两天,自己真的怕。现在想起来还会有点颤chan抖的那种,怕。
到底,想什么呢。
额头在抱枕上蹭了蹭,有些烦fan躁。
·
手机又是一阵震zhen动。
安黎半眯着眼看了下来电,是自己的助zhu理。
心下一阵淡淡的失望。挪出一只手画了接通,懒懒的放在耳边,更懒的趴着。
“安总,明天上午9点和项xiang目部的会hui议会在大会hui议室召开,会hui议预计一个小时。10点半会在路演厅和各部门负责人召zhao开每周例会,主要讨论……”
安黎皱了皱眉,干脆闭上眼睛,“我明天不去公司,行程都往后挪。”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7 00:59:00 +0800 CST  
一晃一整周的工作日过,安黎没有找过郭肆七,也没有所谓的发错信息再撤回。
·
回家后一天,他在家里窝了一整天。没有上药,没有工作,就只是趴在床上,下巴抵着枕头,玩了一天的手机游戏。那款扭着身子吃了前方豆豆身体就会不断加长的游戏。
从天亮到天黑,除去洗漱喝水,其他时间都趴在床上。懒得动,疼的,不敢动。就一直趴着,薄薄的家居服也不会带来额外痛tong楚。
也不饿,渴了就喝水。
第一次关掉软件,特地取消了退出新消息依旧提醒的选项,自己待了一天。
·
大概是晚上九点多,屏幕上的身体已经长到占据了整个屏幕,身体一圈一圈往里饶,再吃到前面一颗豆豆,头部就要碰到身体,游戏要结束了。
安黎看着屏幕上的墨绿色形状突突突往前方挪动,往结束上逼。还没碰上最后一颗豆豆,手机界面跳成了来电显示。
眨了下盯着屏幕看了一天有些干涩的眼,眼皮合上眼球有些滑不动。
安黎费劲睁开眼,再看一眼屏幕。已经响了四声了,以他从小受的教育来看,已经是十分不合适的行为了。
默默叹了口气,划开手机,“爸。”
电话那头中气十足的声音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教训,不过是骂他今天没去上班,扔下工作信息不回,没有一点责任心。
安黎把手机拿的离耳朵远了一些,等电话里了声音消停了,才乖乖保证道,“是我错了,明天就回公司补上所有工作,不会耽误进度的。”
他提前确定过不会影响项目正常进度,才能任性闷在家里一天。
果然还是被往上bao报了。
·
第二天回到公司,前天堆下来的工作让安黎忙的像一个陀螺。本就满的行程里见缝插针安排进各种会hui议,在家里偷一天懒,肉眼可见要用一周加班来弥补。
其实他一天没来公司也不至于乱了套。否则,他的管理该有多失败。只是工作实在多,很多事情必须有他拍板才可以往下做。
·
四点多的时间。安黎站在办公室的落地窗,俯视市中心的热闹街道。
熬了一周终于要到周末,仿佛街道上的气氛都活跃了一些,摇曳的树,晃头的人。
手中又一杯冰水见底。
喝太多咖啡了,换个冰水也同样当提神了。
安黎捏捏眉心,许久不见的第一个没有安排的周末,拿来补上工作,终于能把这一周的工作全部追上了。
·
他还在发着呆,助理推门进来,抱着一堆会hui议资料。
安黎收回放到外太空的神,转身也坐回办公桌后。拖的许晚才吃了午饭,饭后消食,站半个小时也够了。
助理把一堆资料放在办公桌上,抽出最上面两份文wen件,打开,放在安黎面前。
“安总,这是您要的资料。这两份文wen件需要在今天六点前审shen核交到项目部。”
安黎嗯了一声,“今天还有什么安排?”
助理继续道,“四点半有客人拜访,原本是项目部的客户,项目部负责人李副总不在,安总上午说直接转由您接见的。拜访客人是……”
安黎看了下时间,时间也差不多了,扬手打断,“人来了就安排进来吧。”
“是。”
·
安黎还在翻着文wen件,听见门外传来的微弱声音一愣:
“两位这边请,安总现在就在办公室。”
“四爷,你说待会我……”
“安静,再吵待会就把你塞回车里。”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08 13:55:00 +0800 CST  
喀的合上笔帽,安黎推开椅子站起来,曲起食指关节扣扣敲着眉心。文件看久了,眼睛连着太阳穴都胀痛的厉害。
走到饮水机旁给自己接一杯水,水桶内的水咕咚咕咚撞。再扔进几块冰块,靠在窗边晃着杯子哐当哐当响。
他也没有喝,只是把带着寒气的杯子握在右手手心,懒懒的靠着玻璃站。
虽然态度懒散,但长期养成的习惯,其实安黎还是站的笔直。
·
身上的伤早就不疼了,不涂药的代dai价不过是多疼几天,那些伤现在也都化作枯叶黄的淡淡伤痕了。
胯上被踹的发黑的一大块伤,现在也褪成了淡紫色。
挨打的时候痛不bu欲yu生,其实到最后真的不会有什么。
就像小时候脚趾头撞上实木椅子噔的鼓起的淤血,当初撞到的时候痛的眼泪都下来,堆积在皮肤下的血液那么汹xiong涌。
伤处的皮肤长着长着,淤血散了,也只是在浅表层沉淀成一片黑色。
总错以为给皮肤一个缺口,淤血就会刷的冲上来。真的切开了其实也就发现,原本那么疼痛那么肿zhong胀的淤血,只沉淀剩一片色素了,浅浅的浮在最显眼的位置。
皮肤剪开,那淤血也就都没了。皮肤下的嫩肉,还是细细的粉色。撞得再狠,也真的会过去的。
都会过去的。
再怕,再疼。也都可以过去的,只是时间长短的区别而已。
像今天,就是很明显的时间还不够长。
自己闷着躲了,被饱和的工作占据所有精力了,再看到郭肆七的那一刻,安黎还是轻轻抖了一下的。
那两天,没有衣服,没有自由,没有公平和尊重的两天,好像一下子又涌了回来。
洗过澡后带着一身水在冷气中吹干等挨ai打,不着衣物举着藤条待美食节目播完等挨ai打,没有缘由的挨ai打,无处不在的狼lang狈和不bu堪。
那两天,终究是太难熬了。安黎还需要更多时间去调整自己。
·
所以在郭肆七和另一个年轻人走进自己办公室的时候,安黎甚至没有心思去想这另外一个人是什么身份。
还没散尽的怕,被自己在工作中习惯的冷淡强qiang压下。
现在工作完了,可以歇歇了。不用面对郭肆七,有时间把记忆拉回来,猜一下那另外一个人可能是什么身份了。
视线没有聚焦在哪个地方,眼前城市灯光的繁华化作一片模糊的点,一闪一闪,看不清。
·
冲过水的碗筷倒扣在架子上,水珠成股流下,滴滴答答打在洗碗池上,像下了一场小范围的暴雨。
到最后,水珠挂在洗的足够干净的碗壁上,也懒得继续往下滑了。
郭肆七刚把苏裕和林烯也赶走,因为美食节目要开始了,他懒得还招呼人。
人窝在沙发上,桌上放着透明玻璃杯。玻璃杯里的无色透明液体印着节目上厨师用手按着刀背切蒜末的动作,水面仿佛随着刀划过蒜瓣切在板面的动作微微漾着圈。
直到厨师把清水煮过的大块牛肉放进高压锅,加入了八角大料花椒等一大盘佐料,盖上锅盖,边擦桌台边碎碎讲解步骤等大火烧开,郭肆七才够过桌上的杯子喝了一口。
富士山顶的杯底上,金酒混合苏打水让不多的气泡挂在杯壁。滑过口腔,气泡在舌苔炸开,口感微苦,郭肆七很喜欢的程度。
·
周末又要来临,明天开始要出去玩一阵子。
10天年假一口气全请。像过去每一年一样,提出账zhang户上所有余yu额给自己安排一趟旅游,没有具体计ji划,没有严格预yu算安排,怎么花看心情,钱花完了就回来。
今年账zhang户上剩的钱,出境游只够他去一趟泰tai国,倒也省了选择国guo家的烦恼。
算起来,即使周五被安排外出,上门拜bai访谈项目合作的对dui接人从一个没见过面的李经理突然换成了安黎,年假前的一周工作日过得也还是很不错的。
·
电视屏幕里的厨师已经把高压锅中的酱牛肉捞出,原本肥腻的部分被炖的透亮,一看就很有食欲的卤汁从酱牛肉的底端滴落。
郭肆七将杯中的酒饮尽,节目刚好结束。
起身,关电视,洗杯子。
洗漱,收拾行李,喷香水。
拉被子,转身蜷起,睡觉。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12 03:22:00 +0800 CST  
好像我更了,大家看不到?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16 00:55:00 +0800 CST  
灰绿色的网格上墨绿色的方块连接成的条状物正往前方黄色圆块的地方一顿一顿的挪。那速度,就像某部动画片里跪趴在地上的主角,下巴往前一伸,整个身体铺在地上。膝盖往前一收,整个身zi子往前挪了一段。
顿顿顿顿,动作很钝,声音也是钝钝的。
安黎这几天玩手机的时间明显比之前多。倒不是偷懒,只是情绪不好心情不佳,想用工作来掩盖所有的不愉快,懒得想其他,效率倒是更高起来。
·
能忙的都忙完了,其他的再忙就要拖更多人加班跟上他的进度了,想想倒是没必要。
运动过后,洗个澡,湿着头发趴在沙发上玩手机,不给自己继续工作了。
按在屏幕上的手指突然重重往下拉,带着屏幕上的墨绿色条状物急急往边框撞去。
噔噔噔噔噔,游戏结束。
墨绿色的条状物化作灰色,沿着边框一圈一圈往中心绕。安黎不点屏幕,灰色绕的动作就不停止,像个无底洞。
·
安黎盯着手机屏幕看了好久终于觉得晕眩,拇指在屏幕上快点几下,返回,退出,拉回手机主题界面。
噔噔噔噔的声音戛然而止,世界突然清净。
·
一静下来,又是爱想东西。
今天周四,距离上次郭肆七带着人到办公室来,已经六天了。六天,安黎还是不知道和郭肆七一起到办公司来的是什么人。
·
倒不是查不到,要查一个人,也就一张照片一个电话的事情。
只是安黎不敢查。
上次因为什么原因不信任郭肆七,自己被怎么罚的,安黎有些记不清了,总之是不愉快的经历。
这一次,这么多天过去了,身上的伤除了胯kua上不小心碰到的时候还是微微发酸,其他都已经不疼了的。
可是对郭肆七的怕,可还没褪的彻底。
·
他也不允许自己往郭肆七身边放人,怎么想都不合适。
郭肆七在他身边放人,虽然觉得不舒服,可到底没带来过什么麻烦,郭肆七也亲自答应会把人撤掉。虽然不知道到底撤没撤,至少有这答应他心下踏实些。只需苏裕他们的人,安黎一点办法没有。
其实也没给他带来一丁点麻烦,只是不舒服,可是不能再说。
·
那他和郭肆七现在这样,算什么关系?
藤条就放在自己房间,郭肆七的意思好像比他更明确更决绝。
还有进办公室的人到底是谁,名义上说是郭肆七的同事,事实,呢?
·
安黎趴的下巴有些发麻,侧身从腰间抽来一个抱枕,懒懒的继续靠着。
打开聊天软件置顶的对话框,两个人的对话还停留在上一次安黎忍不住发了一句疼又马上撤回那里。
郭肆七,没有任何声音。
安黎,也没再给任何声音。
只有淡淡一列:你撤回了一条信息。
·
还要不要回去,怎么回去,回去以后怎么样。
安黎一直在想。
会被再揍一顿,还是会得到一个欢迎回来的拥抱,还是,完全重新来过。
想到要回去,安黎又忍不住轻轻抖了一下。
自己是不是只能一直乖乖的听话了。
那,乖,又是怎么定义的。
·
手机屏幕暗了一层,再暗一蹭,全黑了。
指纹解锁,还是那个对话框。
“四哥,”
安黎打了两个字,删掉。
“四爷,”
换两个字,再删点。
轻轻叹了口气,干脆锁了屏。
要和郭肆七说什么呢?
问那天一起来办公室的是不是他新收的人吗?
问这么多天了,现在自己想回去可不可以吗?
·
安黎拉过抱枕,干脆蒙着自己的头。
闭上眼,眼前的画面全是自己不被允许穿chuan衣服的模样,挨ai打的,罚fa站的,跪着的,哭红眼的,羞xiu红脸的……
心脏好像又被一只手捏住了使劲揉。
疼,好像哪哪又都疼了起来。
安黎翻过身,学着郭肆七的模样侧躺着蜷在沙发上。
怕,自己还是怕,怕那样不留情面的郭肆七。
还没有,还没有准备好。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17 13:38:00 +0800 CST  
周五晚上,安黎对着手机发了一会呆。和郭肆七处了一段时间,除了上个周末要用来弥mi补自己任ren性不工作的一整天,安黎的工作安排早就调成了周五要开始到周末不安排工作的习惯。
吃过饭洗过澡窝在沙发上,找出郭肆七的电话,咬着唇却丝毫不犹豫拨过去。
他决定回去了,如果郭肆七还愿意收他。
电话被接听的比他想象的还快。才嘟嘟了两声,郭肆七的声音就从电话里传过来。“喂?”
“四哥,”安黎咬着唇轻轻唤了一声。
然后,他就被安排来接机了。郭肆七说,“刚好,你明天方便的话来接我回去?我没钱打车了。”
·
不是借口。郭肆七十天的年假,之所以还没用完就回来,真的是因为没钱了。
不提前安排,看到什么玩什么,玩到没钱了就回来,郭肆七每一次出去玩都是这样的。
·
于是周六一早,安黎亲自开车来机场接人。
运动完洗过澡一身清爽的安黎,在机场看到明显黑了一个度,穿着背心踩着拖鞋的郭肆七的时候,心下折zhe磨了他近两周的恐kong惧,突然消失不见了。明明自己刚刚在等人的时候,心下还是隐隐害怕的。
安黎当然没敢吐tu槽郭肆七的邋la遢样,帮忙提了行李,带着郭肆七往停车场走。
郭肆七虽然黑了一度,状态倒是比两周前好了一些。
那一场把安黎揍走的教训,他也是累的很的。
·
车内,安黎找导航选路线,郭肆七半闭着眼镜道,“先不回去。”
安黎的手颤了一下,让自己回来,是反悔了吗。他收回点着屏幕的手指,淡淡道,“好。”
郭肆七又报了个地址,“先去这。”
·
于是一早被找来当司机的安黎把郭肆七送到一栋外表看起来很老旧的楼下,看着郭肆七解安全带,顺便考虑自己这司机的任务完成了,郭肆七会不会边上楼边给自己打电话说,“行了,你可以走了。”
如果真是这样,自己有没有立场生气。
·
还在胡思乱想的安黎沉迷太深,直到郭肆七在他眼前连打两个响指才被拉回魂。
“下车吧。”郭肆七说。
“哦好。”这是哪?下车去干嘛?为什么要来?
来不及思考,先听话就对了。自己那么惨can痛的经历学会的道理,先听话就对了。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19 23:52:00 +0800 CST  
写了一半,太困了,有时间再补吧晚安。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19 23:55:00 +0800 CST  
很老旧的一栋楼,一楼门锁形同虚设。郭肆七按着一拉,门就开了。“住的都是老人家,这边也没什么入ru室盗dao窃的,大家都过的很放心。”看到安黎微皱的眉,郭肆七解释道。
没有电梯,阶梯还是水泥的,水泥缝里嵌了很多沙子纸皮屑。不锈钢扶手被深深浅浅的掌纹堆成了磨砂样,另一边只刷了一层的白墙已经泛黄。
倒是没什么异味。旧,却不脏。
上到六楼,顶楼,停在一扇墨绿色的门前。门上也是斑驳的历史感,看起来比一楼大门那锁更轻易推开。
郭肆七按了门铃,沙哑的门铃提示音叮叮咚咚。
·
踩楼梯上楼安黎倒不累,只是想知道要做什么事。
“我爷爷,”郭肆七笑着解释道,“被他知道我又丢下工作跑出去玩了,过来挨顿骂。现在不过来他能气好久。”
安黎一瞬间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
门开,郭肆七笑着喊“吴伯。”
吴伯大概五六十岁,满头银丝但精神很好。五年前郭肆七的爷爷生了一场大病之后视力变得很差,吴伯是那时候被请来照顾人的。
“肆七啊回来啦,”吴伯侧身把人让进去,语气满是无奈,“你看你又气你爷爷,待会不好好认错伯伯可不帮你啊。”
郭肆七笑,“吴伯,我一定好好认错,你看我这不一下飞机就赶过来认错了吗。”
安黎听着两人的对话,几乎要怀疑自己耳朵不好了。
郭肆七这才拉过安黎给人介绍,“吴伯,这是我朋友安黎。我没钱了,他去机场接我的。”
安黎又一次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只是跟着郭肆七也喊了一声吴伯。
吴伯笑着点头,转面向郭肆七的时候表情又变了,点着郭肆七的额头,洋装骂道,“又玩到没钱才回来,要是在那边发生点事你就回不来了?。”
郭肆七笑的讨巧,移开话题,“吴伯,爷爷呢?”
吴伯道,“在里面呢,挨ai骂去吧,伯伯不帮你了。”
·
再下楼,安黎再一次不知道该是什么表情。
满脑子都是刚刚郭肆七躲着他爷爷的拐杖跳的模样。
“爷爷,爷爷,我没扔下工作,请假了的真的。钱花完就回来了,真没乱来。”
“爷爷,我还给你带了礼物呢,给你买了礼物才没钱的。你不能打不能打啊。”
他落后郭肆七半步,眼前的人正揉着胳膊上几道不深不浅的伤,嘴里碎碎念道,“力气这么大,看来身体还是硬朗的。”
这样的郭肆七,又是哪一面。
·
回郭肆七家,两人一路无语。倒不是没话讲,只是郭肆七睡了一路。他说他要倒时差,一个小时的时差。
到家,郭肆七拉开窗帘打开空调,空气中可以看到灰尘在跳舞。
安黎远远的站在门口,思绪飘的有些远。
郭肆七也没着急搞卫生,只是拍拍沙发面,道,“安黎,我们聊聊。”
安黎心下突然咯噔一声。
郭肆七抬眼看着人,笑,“怕什么,我又不打你。过来,聊清楚了,我就让你回来。”
你觉得我怕什么呢。安黎心下嘀咕,却还是往沙发去了。
·
郭肆七看着安黎,开口第一句,“安黎,你真决定回来了?”
安黎抿着唇,一声“嗯”却突然挤不出来了。
郭肆七笑,换了个问题,“安黎,你觉得我们会结婚吗?”
安黎愣了一下,却是肯定的摇头。
郭肆七点头,“所以你看,其实我们都知道最后的结局会是什么的。”
“嗯。”安黎终于挤出了声音。
郭肆七继续道,“这几天我也在想,我们之间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和我都是第一次处长期,其实都没有什么经验。我也在检讨自己,为什么会让你有要试探我的想法,为什么我还没能给你足够的信任和依赖还有安全感。为什么……”郭肆七突然收住了,笑了一声,“安黎,其实我也累。”
“嗯。”安黎咬着嘴唇又挤了一声。
郭肆七靠着沙发背,抓着脚踝道,“给你的藤条,看见了吧?”
安黎低头,“嗯。”
郭肆七道,“不管回不回来,这藤条你不用还我。我知道你过的很辛苦,可你处在那样的位置,那就是你该受的。不管受不受得住,你都得受着。你的委屈你的无奈你的疲惫,甚至是崩溃,你都得受着。我帮不了你什么,最多,在你真需要的时候给你一顿皮pi肉上的解jie脱。可是,事情还是要你自己面对的。别依赖谁,任何人都是,我一开始就和你说了的。”
安黎的视线一直停留在自己的脚尖,指甲抠着自己的裤子,声音很轻,“嗯,知道。”
“所以,”郭肆七捏着安黎的下巴强qiang迫人抬起头,对上安黎微红的眼眶,声音又凉了。“不准哭。”
安黎嗯了一声。
郭肆七继续道,“所以,我们别想那么多。这关系还处着,就好好过,你需要了,我需要了,我们互相配合。你再惹我生气,不过分的,你乖乖趴pa下挨ai打。再不懂听话,”郭肆七笑了一下,安黎浑身一抖。郭肆七说,“我相信你学会听话了。”
他松开安黎的下巴,靠上沙发随意道,“回来了,就帮我搞卫生吧。”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20 20:10:00 +0800 CST  
再回到郭肆七家,安黎不知道自己到底有没有变化。
夜深,灯暗,鼻尖依旧是郭肆七熟悉的香水味。
郭肆七蜷着被他拢在怀里,穿的依旧是安黎买的睡衣。
跟两周前好像没
有任何变化。
·
安黎在黑暗中睁着眼,迷迷糊糊的想着一些事情。
“安黎,你觉得我们会结婚吗?”
“其实我也累。”
“藤条你不用还给我。”
“我们就这样好好过。”
应该说,两个人都很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安黎也知道有些东西很难去挣zheng脱。可是,他总是抱着一丝希望去争取。可能争取一下就可以得到了。
可是郭肆七的态度,理性的佛系。
安黎轻轻吸一口气,把更多带着这熟悉的让自己安心的味道吸进肺里,握紧拳头。
拢着郭肆七的手没有动,不想吵醒郭肆七。
他轻轻闭上眼,酸suan胀的眼睛有些干涩。
·
晨跑结束,走在返程路上,郭肆七边走边拨乱被汗水黏成一缕一缕的头发,汗水细细碎碎掉进空气中。
风吹过,带着山间的凉意,把被汗湿贴在皮肤上的衣物吹的鼓起。
安黎落后半步跟在郭肆七身后,也拨乱自己的头发。
小腿上的肌肉微微发着热,走路总觉得像踩在棉花上一般飘。
郭肆七突然回头,“安黎待会你做早餐吧?”
“啊?”安黎愣了一下。
郭肆七一脸理所当然,“之前说的,你负责早餐,我负责中晚餐,你没亏。不是让你去学了?”
安黎突然觉得脑子有些缺氧。
郭肆七耸耸肩,“不用有压力,煮熟了就行。”
“哦。”安黎不明不白的咕哝了一声。
他倒是有记得去学,学了几样吧,煎个鸡蛋煎个培根,烤个面包拼个三明治什么的。
前后有学了几样。只是郭肆七一直没让他做早餐,他自己也慢慢忘了这件事。加上这两周,更把这件事忘到太平洋去了。
不过自己虽然不擅长做饭,也不至于能炸了厨房。把东西做熟还是可以的。
“好。”安黎又答应了一声。
郭肆七说,“回去看冰箱里有什么就随便做什么吧。”
·
其实安黎的手艺真还好。上不了厅堂,但绝对可以入口。
煮的一大碗粥,大概是不熟悉砂锅怎么用,带了一点点糊味,整体还是可以的。
米粒没有夹生,火腿粒还能看出模样,最后撒上的香菜,没有被煮到发黄。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配合郭肆七,明明自己不搭喜欢香菜的,他还是往一大锅粥里都扔了香菜,自己吃的时候再一点一点挑出来。
郭肆七没什么评论,暖粥落进胃里,还是舒服的。
安黎坐在郭肆七对面,也闷着喝粥。闷着闷着,他突然开口,“四哥。”
“嗯。”
“我觉得,”安黎顿了一下,犹犹豫豫,在郭肆七皱眉前还是开口了,“我觉得,我们好像也不是一定不能结婚。”
郭肆七抬头,挑眉。
安黎缩了一下肩膀,却还是继续道,“出chu国就可以了。”
郭肆七看着安黎,突然想起前几天苏裕找他。
·
他把安黎揍走这事,苏裕他们也知道。他们几个人之间其实挺坦诚的,虽然在这件事上互不干gan预,但是根本不介意讨论。
苏裕问他怎么突然就休假了,安黎那边怎么处理。
郭肆七如实说了他和安黎的事,他把安黎揍了两天,把安黎吓走,没给人上药,藤条也送给他。一五一十,除了自己手上的伤。
那时候苏裕听完,没做什么评论,只是问,“这件事,肆七你就没有错?”
没有指zhi责没有批pi评,就是淡淡的平平的,提了一句。
·
郭肆七又喝了一口粥,突然笑,“好像?”
安黎捏着勺子撞上碗壁,咬了咬嘴唇。
其实好像真的没有一定不可以。他真的不结婚生子,可是能让自己过的开心一些,这样,也不算自私吧。
郭肆七说,“安黎,睡了一觉,你都想了什么?”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22 14:02:00 +0800 CST  
安黎心下沉了沉,还是接着道,“如果要领证我们就出chu国,不会耽误太多时间的。我让人把手shou续都办好,我们出chu国露个面领证就行。或者不用领也行,我们就在一起,不结婚也关系。”
郭肆七放下勺子,后背稍稍靠上椅背,淡淡的看着安黎。
安黎心下又沉了一分,还是继续说道,“四哥,上一次,你说了十一次让我滚。”
他吸了吸鼻子,抬头对上郭肆七眼睛的时候眼眶已经泛红。
郭肆七调了下坐姿,斜斜的看着安黎。
安黎舔了下发干的嘴唇,推开椅子,起身。
郭肆七不说话,看着安黎一点一点挪到自己面前,屈qu膝,跪下。皱了皱眉,心下泛起一丝厌yan恶,依旧没有说话。
安黎跪好了,抬头,看着郭肆七,嘴角淡淡的笑,声音带了些哽咽的不清晰,“四哥,上次我真的怕了,有一瞬间觉得干脆就算了吧。那样羞,那样疼,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可是这两周,身上的疼退了,我又害怕了起来。
你一开始就说过不要依赖你,我也努力说服自己,让自己尝试过只有自己的生活。其实真算起来也没有变很多,可就是觉得,一点都不踏实。在你身边会觉得踏实,就算是,就算是挨打,也觉得没关系。只要能留下来就行。
说我变bian态也好,不正常也好,受shou虐nue狂也好。怎么说都好,只要让我留下来,其他的真的没关系。
四哥,你可以随便打我,我做错了什么,你懒得说,就直接打,没关系的。你心情不好也可以直接打,都没关系的。只要不让我走就行。我……”
郭肆七懒懒的伸出右手,食指轻轻抵在安黎嘴唇,堵住了安黎的话。
安黎收声,眨眨眼睛,把黏在睫毛上的泪水删扇掉。
郭肆七收手,抬起安黎的下巴,笑,“我说了不打你脸的。”
他又舒服的靠回椅背,脚尖踢踢安黎垂在身侧的手,懒懒道,“掌嘴。”
安黎手上一抖。
郭肆七也不说话,只是舒服的靠着椅背。
心脏跳动三次,安黎好像终于理解郭肆七刚刚那两个字。扯了扯嘴角,笑,“是。”
扬手,照着自己的脸,不留一分力。
“啪。”
极重的一下,巴掌像电击一般炸在脸上,瞬间是一阵麻,接着汹xiong涌的烫了起来。
郭肆七又挪了挪后背,懒懒道,“你低着头给谁看。抬头,刚刚那下不算,继续。”
安黎抿着唇抬头,动作带着挂在睫毛上一直和地心引力作斗dou争的眼泪啪嗒打在地上。
“是。”
安黎抬头,跪的端正,再扬手,嘴角甚至带着笑。
“啪。”
又一下,耳边有些发鸣,
郭肆七挪了下椅子,干脆喝起了粥。
“啪。”
又一下,口腔内壁烫的牙齿有些发软。
“左边,均匀点。”郭肆七看都不看。
“啪。”
冰凉的指尖砸上皮肤,不知道从哪里转化的热量瞬间炸开。
“啪。”
“啪。”
又是两下,两边脸肿的一样高,耳鸣的程度刚好一致。
安黎再扬手,被郭肆七喊住了,“够了。”
他放下刚好见底的碗,起身,蹲在安黎面前。捏着安黎的下巴,左右瞧了瞧。
安黎的眼泪自第一巴掌就没停过。被这样像展览品一样看着,羞得干脆合了眼,眼泪掉的更快。
郭肆七松手,帮安黎抹去滚gun烫皮肤上的眼泪,冷冷道,“四件事。
第一,再让我听到你用变bian态,不正常,受shou虐这样的字样,就不是几巴掌这么简单的事。
第二,再动不动就跪,我让你跪下就爬不起来。
第三,别依赖谁。谈女朋友了记得和我说。
第四,早餐做的不错,把碗洗了。”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28 13:50:00 +0800 CST  
安黎洗了碗出来,郭肆七正窝在沙发上玩手机。
时间还很早,落地窗外的阳光还没到刺ci眼的程度,照进客厅,清清凉凉的亮,和郭肆七手上游戏那幼稚吵闹的背景声一点都不搭。
垂在腿侧的手微微蜷起,下意识搓干食指和拇指指腹fu间的潮湿。
郭肆七抬头看了安黎一眼,点点旁边的位置,“坐,等我玩完。”
安黎在喉咙间嗯了一声,乖乖挪到沙发让蹭了个边坐下。
其实他的身影直挺,这样只蹭着边坐,反倒显得更有气势。相比起歪歪斜斜窝着玩手机的郭肆七,好太多。
·
郭肆七没让安黎等太久,结束了游戏就锁了屏扣下手机,背景音突然被掐qia断,安黎没办法判断这局游戏输了还是赢了。
起身,光脚踩在地毯上,从电视下摸出一管药膏,又窝回沙发。拍拍跟前的位置,让安黎靠近一些,“过来。”
安黎听话,又往这边蹭了一点。
郭肆七从桌子下抽一张消毒湿巾抹抹手,随手扔在桌上才开了膏药,食指指腹挤满白色乳液,拉一把安黎让人靠的再近一些,清清凉凉的乳液顺着红肿明显的脸颊厚厚涂了一层。
乳液碰上皮肤的一瞬间安黎颤了一下,随后身体僵直着不敢动,连呼吸都刻意控制着轻一些。
·
郭肆七也没为wei难人说“不许僵着。”给人脸上的伤都涂了药,再抽一张纸巾抹手。踩着地毯把桌上的垃圾扔掉,再回来,蹲在安黎面前捏了捏人微微泛红的膝盖。在人还没反应过来之前,又窝回沙发上。一系列动作自然的理所当然。
他单手撑着沙发面,看着安黎,笑,“想聊聊吗?”
安黎摇摇头。
郭肆七点头,“行,那就听我说。”
他让自己的身体歪斜的更舒服一些,再歪着头看安黎,“你说,你这样图什么?”
安黎抿着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郭肆七也没有要安黎回答的意思,手肘撑在沙发背上托着脑袋,让自己更舒服一些。“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自己这样是变bian态不正常是shou受虐nue狂。一种个人喜好而已,没有对错的东西,你偏偏要给安上这样的头衔。不喜欢这游戏的人不理解就算了,在我面前还这么认为,你说你是不是欠qian揍。”
“是。”安黎闷声哼一句。可是为什么会这么觉得,他也说不清。好像身边的人都这么觉得啊。因为少数服从多数,所以小众的东西要么被误wu解,要么要躲躲duo藏藏。可是在郭肆七面前还这样提,自己带的什么小心思,他又怎么愿意去提。
“还有啊,”郭肆七一个啊字拉的很长,狠狠戳了戳安黎的膝盖,“让你别动不动就跪,说了多少次了还不听,你说你是不是欠qian揍。”
安黎依旧只是闷声哼一句“是。”反正说是就对了。
·
其实郭肆七挺无奈的,刚刚听了人那样的话是真的生气了。可是再冷静下来,安黎到底为什么会这样,自己难道没有责任吗?
苏裕那一句“肆七你就没有错?”又莫名其妙飘了起来。
安黎为了什么,他知道,也不知道。摊上自己这样的性格,怎么说都是安黎更吃chi亏。
竟然有些头疼。
安黎对他来说有不同吗?应该还是有的。不然当初为什么要答应处长期。像之前那样,两个人尽兴的玩一场,再涂好药哄妥了原地结束不就行了。
可当初为什么要处长期又想不起来了。
而且很多事情明明在他看来正常的不得了,放安黎那边却能让人委wei屈的要拧出水来。
·
郭肆七轻轻叹了口气。
安黎抬眼,就那么刚好捕捉到郭肆七叹气瞬间眼底的无奈。
是不耐烦了么。自己已经乖乖听话了,还是让你觉得烦了么。
头几乎要埋进胸腔。腰背挺直的坐姿,显得人更加滑稽。
郭肆七捏着安黎的下巴**i着人抬头,拇指用力帮被紧咬着的嘴唇从牙齿下逃tao开。
安黎视线微蒙,泛红的眼眶看向郭肆七。
窗外刺眼的阳光照进玻璃,郭肆七嘴巴张张合合,安黎的眼睛瞪得几乎要裂开。
“你想试就试吧。不过家里要是还是一定要你回去结婚,就别逞cheng强,随时和我说。”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5-30 22:32:00 +0800 CST  
大家现在能看到的最新更新是哪一天的呢?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6-05 13:03:00 +0800 CST  
玩玩。
怎么玩,郭肆七没说。他只是弹了下安黎的额头,让人洗澡去。
安黎站在淋浴房内,水从头顶花洒哗啦啦打在发心再打在身体上。水温微高,热气被关在玻璃房内乱窜,扒着玻璃模糊了视线。
安黎时不时往里间的门瞟一眼。
游戏室,就是要从这里间进入的。郭肆七刚刚就从这进去,又出去了。
`
洗了澡,裹着浴袍回到房间,发丝上的水还在一滴一滴往浴袍里钻。
郭肆七向安黎招招手,待安黎走到面前了才拉过浴巾给人擦头发,一旁桌子上随意摆了几样工具,不过是常规的皮带、藤条和一把三指宽的尺子。
安黎的身体有一瞬间的僵直,不明显的颤抖透过郭肆七按在自己发心的指尖完全传递。
郭肆七笑,把浴巾放在一旁,歪着头看着安黎,安慰道,“放心,我们就在这玩,我玩够了就结束。”
“我玩够了就结束。”安黎有些紧张的点点头,只觉得自己心跳的声音有些吵。
视线悄悄绕一圈,房间是拉上了窗帘,可挡不了多少光线的材质,房内依旧亮的很。
郭肆七又笑,扬着下巴点点床,“去吧,撑着。”
`
安黎的心跳又加快了一些。他是怕的,可是,夹在期间的兴xing奋比他想象的多的多。
手撑着床沿,被踢着脚后跟把腿分开到合适的距离,浴袍被掀起,浴袍下懂事的没有再穿其他什么。空调风缓缓掠过,带起一层鸡皮疙瘩。
郭肆七拎了尺子走过来随手就是一下,不太重,“热身。”
安黎嗯了一声,乖巧的把腰再往下塌一些。
`
说了是热身,郭肆七力度自然不会太大。控制在把皮肤拍的泛红的程度,同样的力度,相同的间隔,尺子从腰际一下一下排到tun臀腿,给紧绷的皮肤慢慢染上颜色。
力度真的不大,轻微的刺痛在绝对舒适的范围内。安黎撑在床边的手指舒服的舒展开。
郭肆七笑。尺子又回到腰际,力度加重了一层。
“唔。”一声闷men哼锁在喉间。依旧没有太重,只是突然加的力道,有些没准备。
“啪pa啪pa啪pa啪pa啪。”
尺子从腰际排到臀tun腿,再回到腰际,力度再重一层。
皮肤均匀染上好看的红色,板子砸在肉上的清脆声也好听,安黎还处在他喜欢的隐yin忍不出声的状态,郭肆七看着心情极好。
心情好了,半眯着眼,下手再重一些。
安黎这一次做好了准备,没再哼声。只是力道已经慢慢开始偏离舒适的范围了。
细细密密的汗从发根处冒出,薄薄的裹着头皮罩住所有热量,空调吹过,又一阵冷,酥酥麻麻的裹着。
安黎皱了下鼻子,撑着床沿的手指稍稍加了力。
`
板子又回到腰际。郭肆七顿了顿,尺子握在右手,左手碰上红的均匀、微肿的肉,软软烫烫的,心下好感被勾起来,兴xing致也更高了一层。
再进入状态,下手就更沉了。“砰。”板子像是透过皮肉直接砸在骨头上,声音沉闷的很。
安黎被砸的整个人往前挪了挪,强压着的闷men哼终究是化作一声急促粗cu重的鼻息。
轻轻皱了皱眉。这下是真痛了。郭肆七说还是热身的范围?
安黎有些紧张的皱了皱鼻子,撑在床边的手紧了紧被子。
郭肆七虽说是自己也兴xing奋起来了,还是留意着安黎的状态的。看人的反应也觉得差不多了,干脆左手按着浴袍压在人腰窝,加了速度偏重的一轮照旧从腰际排到臀tun腿。
然后,在安黎身体猛的僵住的时候拍拍人红热微微泛肿的臀肉,恶趣味的捏起一小块肉拧了一圈,贴着安黎侧脸轻声问道,“疼吗?”
安黎抿了抿唇,小声哼道,“还好。”
真的还好,细细碎碎,密密麻麻,不间断的疼。
郭肆七点头,用尺子边缘敲敲安黎的手背,“撑好。”
`
再换了藤条回来,照着高高耸起的臀tun峰,抬手就是一下。
“啪。”把安黎打懵了。
剧烈的疼痛像是把刚习惯了热身酥麻程度的屁pi股抽裂,疼痛沿着那一道鞭痕炸开。
郭肆七耷拉着眼皮,抬手又是一下。
热身完了,就没那么多要讲究的了。
第二道鞭痕紧紧贴着第一道红棱,皮肤先泛白再充血,生动的很。
郭肆七再抬手,藤条连着从臀tun峰抽到臀tun腿,每一下都带起皮肤下一片红点。
安黎哪受得住这样的疼,撑在床边的手早抓着棉被隔着被单把自己抠的生疼,头拼命往自己胸膛钻,塌的好看的腰也在不断抽打间扭niu曲慢慢拱成一道桥。
疼,不敢躲的疼,像是自臀tun峰到臀tun腿被按着挂上了一层带着疼痛和热浪的外衣,厚厚的难受。
`
郭肆七抽到臀tun腿就停了。
看着安黎因为疼痛而屏住呼吸而绷紧的腹肌,这傻小子以为不呼吸就可以不给供氧欺qi骗大脑其实不疼吗?
只是那紧绷着抽chou搐的腹部,身后红色臀肉上从臀tun峰一棱棱排到臀tun腿的红肿,让郭肆七心下舒畅的很。
他给安黎预留足够喘气的时间,等到那些浮在皮肤表层的密密麻麻的疼痛都钻进肉里了,藤条再点点安黎腰窝,提醒道,“撑好。”
`
安黎努力撑直的腿明显抖了一下,埋在双臂间的头终于冒出来,扭头看向郭肆七,眸间满是可怜,“四哥,再撑就撑不住了。可以……可以趴着吗……”
唷,这才哪到哪。郭肆七无奈的笑了笑,行,还真没碰过这么不经打的。
腿还能蹬直手还稳稳撑着,这是哪门子撑不住了。不过是安黎这人怕疼怕的紧自己吓自己罢了。就像睡觉的时候肌肉足够放松,大脑以为人死si掉了赶紧给你个坠落的错觉把你吓醒。都是吓自己罢了。
他上前揉揉安黎微湿的后颈,柔声问,“真撑不住了?”
安黎横着脖子点点头,手稳稳的抓着床单。
郭肆七笑,还点头?藤条没好气的戳在床单上,歪着头问,“撑着,继续。趴着,重来。你选哪个?”
`
安黎瞪大了眼,重来?从热身开始就重来吗?自己能疼死吧。
他知道其实目前为止真的都不重,甚至比他之前挨的都轻。
可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刚确定了那样的关系,自己就是莫名的放fang纵自己矫情起来。
手臂蹭了蹭鬓角的冷汗,咬着牙真认真思考起来。
真重来,刚刚热身多少下来着?叠了那么多轮,有百来下吧。
刚算出这个数,整个人忍不住抖了一下。
百来下重来,头皮突然麻起来。
可是不想撑着了,挨着疼还要靠自己的力量站着,偏偏这时候自己就是矫情的不愿意。
手臂又蹭了蹭鬓角,咬咬牙跺跺心脏,声音是从齿缝间逼出来的,“趴着。”
“行!”郭肆七眉眼都舒展开,笑着把安黎提起来呼噜一把脑袋。忽视人因为挤着身后的伤扭niu曲了五官,拍拍他的后脑勺,“去吧,趴好,我们重来。”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6-07 12:43:00 +0800 CST  
6.3更的补在5.30那一天那一楼的回复里了

楼主 Lucky傲  发布于 2019-06-07 13:06:00 +0800 CST  

楼主:Lucky傲

字数:65703

发表时间:2019-05-07 06: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0 07:41:06 +0800 CST

评论数:267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