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南橘北枳(兄弟,现代)委屈,删了我两次了

【梧桐西院】【原创】南橘北枳(兄弟,现代)
委屈,删了我两次了哼!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18:00 +0800 CST  
这里包子,搬到西院了。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18:00 +0800 CST  
南之瑜虽然有点小心虚,但也不至于真有那么多愧疚,倒是南苏手心冰凉,笔直的跪在地面上,声音虽然小小的但却异常坚定,“对不起,哥,小苏只是…只是最近学习累了……所以就、就求着三哥带小苏去玩……不怪三哥。”
南之瑜楞楞的看着身后跪的笔直的南苏,只觉得顿顿的心疼,不过是个十岁的孩子,贪玩很正常,何况小苏已经那么乖了…想想自己十岁的时候,南之瑜更加觉得南之琛不讲理了。
“哥,小苏才只有十岁,这是要去中考还是要去高考?连玩的时间都给剥夺了?小孩子爱玩不是很正常吗?何况是我硬拉着小苏去玩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南之瑜说着强硬的把南苏从地上拉起,炯炯的看着哥哥。
南之琛蓦的起身,以十七厘米的身高差碾压面前刚刚进入青春期的小孩,眼底有淡淡的愠怒,“南之瑜,虽然你刚刚回来,但也不代表你可以为所欲为。”
南之瑜一直都有某些“特权”,不知是南之琛的刻意忽视还是心理作用,南之瑜总觉得,自己似乎做的再出格也是理所应当的。是以和南之琛顶嘴,带着南苏跑去玩,也不是多么奇怪的了。
这种隐性的默认被这么赤裸裸的戳破曝晒在阳光下,无疑是难受的。

南苏眼见两个哥哥又要吵起来,后悔几乎要把他淹没,他不是没心没肺的小孩,也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事让两个哥哥有矛盾,早知现在,当初就不该贪玩出去。
“哥…小苏知道错了,等爸回来小苏会自己去请罚的,您别怪三哥了…”
“去那站着。”南之琛抬手一指,意识南苏去墙角罚站。
“是。”南苏湿漉漉的睫羽颤了颤,没有让他罚跪他已经很知足了,但不管怎么说,还是有点小别扭的,他以为哥哥会让他去书房的。
南之瑜一声不吭的继续和哥哥大眼瞪小眼,眼角的余光瞟到南苏站在墙角偷偷抹眼泪的样子,更是心狠狠的抽了一下。也不知道是什么力量支撑着他和哥哥死倔。
“昨天为什么挨的打,我想你不会那么快就忘了吧?”南之琛语调轻缓,却带着一丝不容商榷的霸道。
虽然只要不碰倒也没什么大碍了,但对于第二次挨揍的南之瑜来说,已经够了。
“我没忘,但是哥也应该让小苏适当放松一下,天天和个备考生一样的,对他不好。”南之瑜皱着眉,尽管努力让自己的措辞听起来委婉一些,但落在南之琛耳里却还是带了点忤逆的味道。
“这不是你该管的,小叔自有分寸。”南之琛只是拧着眉,眸色有些不悦。
“是,我是管不了你们这种所谓的精英教育,但是作为小苏的哥哥,我有权利带他出去玩,让他放松。”南之瑜梗着脖子,一副强词夺理的姿态。
站在墙角的南苏开始微微晃着,站姿也不再笔挺,偶尔还拿手悄悄的抹一把眼泪。
他是真的后悔了。
“你以为做哥哥的只有放纵的权利没有教导的责任吗?!”南之琛的语气突的一厉,像刀子一样扎在人心间。
南之瑜心尖一颤,在面前人强硬的态度和气场下明显有些心虚,攥着拳一时间竟是想不到借口反驳。
“站直了,歪歪扭扭的什么样子,有胆量逃课就没胆量认罚吗?!”南之琛锐利的眸子倏地射向满怀心思站在墙角的南苏。
南苏蓦的一抖,咬着唇努力克制着哭声,肩膀确是一颤一颤的抖动的厉害。他怕南之琛,从小就怕得很,没别的,就因为南之琛打过他。从小父亲因为忙,没多少时间顾着他,所以周末都是把人送到南之琛或者南之延这的,这也导致了小孩从小就敬畏这两个哥哥。何况一向不动声色的南之琛这么明显的表面了自己的怒意,是很少的。
“有话就不能好好说嘛!”南之瑜最是见不得小孩那委屈样,心疼一下子涌了上来,竟让他平白生出敢和南之琛叫板的胆量。
“南之瑜,别逼我把规矩一条条给你立清楚了。”这是今天第二次叫南之瑜全名了,足以见得南之琛的怒火有多大了。
这下,南之瑜也有些忌惮了。
但一看到流着泪站在墙角的南苏,又不愿意就这么算了,只能放软了语气道“哥,这次是小瑜错了,你打我我也认了,但是小苏他没错,你不能这么蛮不讲理。”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19:00 +0800 CST  
脑壳疼,怕被删,目前先不发原文链接了,群里有,不知道群号的私我吧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20:00 +0800 CST  
你问问他,有没有错。”南之琛只是抱臂,深黑的眸子直直的看向南苏,成功让后者浑身紧绷,肩膀似乎抖动的更厉害了。
南之瑜一噎,以南苏的性子怎么可能会说没错?明摆着就是为难。
“是小苏的错,小苏不该贪玩逃课去游乐园。”南苏抹了把眼泪,扭过头红着眼看着两个哥哥,眸中满是楚楚的光,看起来可怜极了。
南之瑜只觉得胸口窒闷的很,像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难受。
“明知故犯。”南之琛只是冷冷的抛给在墙角的小孩四个字,这件事他本来是不知道的,只是回来见南苏一副躲躲闪闪的样子,就知道有问题,只是没想到这小孩这么胆大。
南苏刚刚收回去一点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一想到要挨打,就觉得又怕又难受。
“小苏才十岁,这么小的孩子怎么受得了藤条,训几句就行了。”南之瑜不忍,倔强的和哥哥扯。
“嗯,不用藤条。”南之琛斜睨着南苏,然而话锋一转,“南苏,你自己去书房拿戒尺。”
南之瑜嘴角微抽,竟觉得这么的堵心。
南苏红着眼偷偷的看了南之瑜一眼,然后小快步的走上楼拿戒尺去了。
“大哥——小苏只是个孩子,他还小,没必要这么苛责……”南之瑜皱着眉,不甘心的看着南之琛。
“小小年纪就会逃课撒谎了,他不该打?还有你,哥哥没哥哥的样。”
“哥……”
正在南之瑜尬然间,南苏已经拿着尺子下来了,白嫩嫩的小手托着戒尺伸的笔直,认错的态度明显。
南之琛就像没有看到南之瑜这个人一样,自然的拿过戒尺点了点沙发扶手,语气简练,“脱。”
南苏红着脸看了眼南之瑜,然后又揪着裤子上的装饰用的小铁环,磨磨唧唧的不愿意脱,显然是没有想到一拿尺子下来就要挨打。
南之琛却是不惯着他,直接拽过小孩,把人摁在沙发上就是兜着风的十下砸在人身后,“什么时候挨个打都这般墨迹?”
“呜啊!”南苏呜咽一声,两条小短腿蹬的厉害,“疼…呜…哥!哥…小苏听话!呜…”
南之瑜不敢置信的看着南之琛,他以为南之琛最多就是吓唬吓唬这小孩,没想到还真用了力气去打,但此刻竟是僵着身子不敢去阻止,只因那人周身的气场过于冰冷。
“脱。”
这下南苏就算是再疼还是抖着手快速的把裤子脱了放在沙发上,然后双手撑着沙发扶手,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个不停,身后因为那十下已经变得深红,隐隐约约还有肿痕浮现。
“自己说,该打多少。”南之琛拿戒尺抵着小孩身后,语气依旧轻缓。
南苏此刻是悔的肠子都青了,刚刚要是乖乖趴下也可以少挨这十下,毕竟让南之琛重复一次命令,是要付出代价的。
“逃课…三,三十……撒谎,三十,哥…”南苏白着小脸,显然自己都被六十这个数字吓得头皮发麻,真要打六十他受不住的。光是三十就够他喝一壶了。
“还有呢?”南之琛像是没有看到小孩瑟瑟的样,淡淡的抛出三个字。
南苏狠狠一颤,小脑子里疯狂搜刮着刚刚的行为,硬着头皮开口道“小苏、小苏不应该和哥哥墨迹…十五。”
其实刚刚已经打过十下了,可再怎么委屈也只能咽下去,谁让他刚刚墨迹的,在南之琛这,是容不下矫情和委屈的。
七十五下。当这个数字清晰的印在小孩脑海中时,身后的仿佛更疼了,扶着沙发的手也是软绵绵的有些撑不住。
啪啪啪啪啪!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21:00 +0800 CST  
南之琛抬手,利落的落下五下,虽然只用了七分力,但南苏还是下意识的往里面躲了躲,待意识到后又乖巧的往南之琛手边靠了靠好让人方便落尺。
南之瑜僵硬就站在一边,南苏挨打,都是因为他,只要一想到这点,他就失了力气般不知道该怎么办。
“呜~”南苏死死的咬着唇,任由眼泪滑到嘴里,咸咸的,涩涩的。


“小小年纪就逃课,满嘴跑火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哭!你再掉一滴眼泪试试!”南之琛皱着眉,看着抖得厉害的小孩,手上的力度只重不轻,他极度厌恶挨揍的时候哭个不停。
南苏被训得又委屈又怕,轻轻咬着手臂憋着哭声,生怕惹得南之琛更生气了。
“大哥——打也打过了,就算了吧?”南之瑜实在是看不下去南苏那副楚楚可怜的样子,抽了两张纸巾给他抹眼泪。
“南苏,还有几下?”
被突然点名的南苏一抖,颤着睫羽小声道“还有、还有五十七。”
“哥!小苏才十岁!”南之瑜愤愤,忍不住站起来再次和南之琛怼。
“才十岁就会逃课撒谎!还不该打?!”南之琛冷嗤。
南苏听的难受,忍不住又开始低声抽泣,眼泪怎么都止不住。
南之琛不再去看南之瑜,直接把南苏拽着往书房去。
,这种教训人的时候有人阻挠的感觉,真的很不爽,何况今天,也是该给这小孩立立规矩了。小心思太多。
南苏一个趔趄,哭声再也忍不住了,“呜呜呜呜哇!哥!……哥小、小苏……不哭了!……呜……哥、哥不要生气……呜呜呜……小、小苏好怕……”
“闭嘴!”南之琛回头瞪了人一眼,然后拽着人湿漉漉的胳膊往上走,冰冷的眸子蓦的转向南之瑜,“南之瑜,你若是还认我这个哥哥,就别跟过来。”
南之瑜瞬间僵住了步伐,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南苏哭哭啼啼的被人霸道的拽到书房,然后就是碰的关门声,隐隐约约还有东西打翻的声音。
南苏完全是哭懵了,抖着小肩膀贴在门背上,竟是没有乖乖的过去。
南之琛也不去理会他,随手从抽屉里翻出了一根小指粗细的藤条,然后把桌面上的东西全部理到一边,藤条咻的落在桌子边缘,语气更是冰冷,“趴下!”
“哥……”南苏这下真的是连声音都在微微颤抖,他从小到大还没有挨过藤条,最多也就见南之延挨过,未知的,总是恐惧的。
“什么时候需要我说第二遍了?南苏,别让我把规矩一条条给你重新立!”南之琛只是静静的站在桌边,反而平静下来了,没有刚刚疾言厉色的样子。
但南苏确是清楚的很,这个大哥真正生气的时候,就是这样的。此刻也不敢再有小心思,在如何恐惧也还是一点点挪了过去,下意识的咽了咽口水才趴下,身子竟是下意识的开始颤抖,“小苏…小苏乖乖的…哥…哥可不可以轻点打?”知道说出的数字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南苏只能抱着点侥幸心理弱弱的开口讨饶,毕竟那是五十七下藤条啊……光是想想就让人头皮发麻。
“你今天废话,有点多。”南之琛话语一落,就是不留力的一下藤条砸下,第一下,他向来不喜欢留力,就是为了吓吓他,好让小孩有个怕。
南苏的确怕,很怕,不留力的一下直接让小孩捂着屁股一下子弹了起来,在触及到南之琛冰冷的眼后愣是把哭声憋了回去,只是眼泪不停的滑到嘴里,“哥…哥~…”
南之琛抬手,一藤条砸在桌沿,连桌沿都泛起了一丝白痕,语气更是冷若冰霜,“趴好!”
南苏怯懦的看了眼南之琛一眼,复又抖着身子颤巍巍的趴会了桌子上,双手抱着把脸埋在胳膊里默默流泪,乖巧又委屈的样子任谁也想不到这样乖巧的孩子会逃课。
咻啪咻啪……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21:00 +0800 CST  
接下来的藤条南之琛不动声色的收了几分力,但由于第一下对南苏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以至于后面哪怕南之琛只用了五分力打,小孩也感受不到力度的减轻。
南之琛还是有分寸的,并没有一直把伤重叠在屁股上,剩下的五十六下一直往下挪,成功把两条腿都照顾了个遍,一条条肿痕均匀的分布在臀上,然后连成肿块。
南苏早就受不住了,但愣是不敢再哭出声,抖得厉害也死死忍着,只觉得身后和烧起来了一般。
“起来。”还剩十五下的时候,南之琛拿藤条点了点小孩臀腿交界处,意识人起来。
南苏反应了几秒才缓缓的撑着桌子起来,以为已经结束了,抹了把眼泪努力站直,像用乖巧让哥哥心软一些。
“手。”
依旧是简短凝练的一个字。
南苏错愕的看着哥哥,但经过刚刚的教训已然学乖了,不由分说的把手伸平递到哥哥面前,“哥…”
“还有十五。”南之琛盯着小孩白嫩嫩的小手看了一会,然后抓着人的指尖就是快速的落下藤条。
“唔呜!”南苏疼的不停的往后挪,但双手确是不敢乱动,稳了稳脚步又靠上前,睫羽颤个不停,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心变得深红发肿。
南之琛放开小孩指尖,把藤条随意的往桌上一放,“委屈了?”
南苏偷偷的看了眼哥哥,然后点头又摇头。
“逃课撒谎,南苏,你还有没有学生的样子?这顿打都是轻的!下次要是再被我发现,你自己去买鞭子去——”南之琛把话说的狠绝,这种错误他是容不下的。
南苏规规矩矩的站直,抖着嗓子颤声道“小苏、小苏不敢有下次的。”
“有也没事,你不怕疼就行。”南之琛似笑非笑的看了人一眼,明明没有多么冰冷犀利的眼神,却生生让南苏一抖。
“小苏怕~呜呜~小苏最怕哥哥打了~”南苏抽噎了几下,认认真真的保证。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挨藤条,也是第一次挨这么狠的,对于他来说,的确足够可以铭记了。


南之瑜一直被晾着,在南苏挨完打规规矩矩的跟着南之琛下楼吃饭的时候,他才回过神来,看着小孩已经换过的宽松裤子,红红的眼和慢吞吞的步伐就心疼,“小苏,三哥看看伤。”
南苏摇头,下意识的捂着身后,小脸红的不行,当着南之瑜的面挨打已经很丢人了,小孩脸皮薄,好不容易穿回去的裤子说什么也不想就这么再脱下来。
“不、不用了……三哥该吃饭了……”
南之瑜尬然的收回手,南苏不愿意他也不好强来,只是看到小孩微微颤抖的手时立刻发现了端倪,“你手怎么了?”
南苏为难的看了眼南之琛,见后者只是平静的摆着碗筷,才小声的回道“挨了十五下。”
南之瑜憋了口气,瞪着南之琛,却没有再莽撞的去顶撞,而是用力的拉开椅子来表达自己的不爽,但南之琛却是眼皮都懒得抬一下。
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过来,吃饭,今晚你二哥不回来吃完饭了。”南之琛兀自把饭摆在桌子上,也不知道是在和谁说。
但南苏哪怕再疼,再没胃口,也还是乖觉的坐在了凳子上,抖着手拿着筷子,戳着面前的饭眼眶又红了一圈。
“三哥喂你。”南之瑜不忍,看着小孩手也肿着,屁股估计也是好不到哪去,还要这样死撑着吃饭,说不心疼是假的。
“他自己有手。”南之琛淡淡的一句瞬间让南苏乖乖坐直,“不用了,谢谢三哥,小苏…自己吃就好了……”
南之瑜气闷,冷着脸使劲给南苏夹菜,直到堆到放不下了才停下。
南苏看着面前堆得高高的菜,差点就要哭出声来,他现在是真的吃不下啊啊。
“哥,你和一个十岁的孩子较什么劲……”南之瑜不满的替南苏抱不平,明明南苏已经够乖了啊!
南苏也不敢说话,只能硬着头皮扒饭,只盼着早点吃完溜走。
南之琛不说话,只是静静的落筷,不知是懒得去理会南之瑜还是没精力去理会他。
“我吃完了,哥慢用。”最先吃完的竟然还是最没有胃口的南苏。
“嗯,去把今天落下的作业补上。”
“我也吃完了。”南之瑜囫囵扒拉了几口,紧跟着南苏往楼上走,只剩南之琛一个人在那脸色一点点变沉。
到了卧室南苏才算是松了口气,把脸埋在被子里红着眼眶默默流泪,看到南之瑜进来立刻慌乱的擦了眼泪叫了声三哥。
“是三哥不好…”南之瑜自责道,看到床头柜上的药顺手就拿了过来,“三哥给你上药好不好?”
南苏依旧是乖乖的点头,把手伸到南之瑜面前,大半个身子却是埋在床里,盯着南之瑜心疼的样子半晌,用小小的,软软的声音道“但是今天…小苏玩的真的很开心~”
南之瑜哭笑不得的看着南苏,亏他还觉得这孩子是个死心眼。
“不疼了这是?下次我可不敢带着你逃课出去了玩了。”
“我也不敢了嘛~”南苏不停往回缩着手,眸中还是有些后怕,“大哥说下次再被抓到就要我自己去买鞭子打。”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22:00 +0800 CST  
法西斯!”南之瑜忍不住吐槽。
“就是~”南苏一下子笑开了,小孩子的心就是简单,打过了也就过去了,记住了。
“你啊,学聪明点,你哥打你不知道躲厕所啊?绕着桌子跑也好啊,再不然偷偷跑回家,怎么那么死心眼。”南之瑜如数家珍的给人说着自己的逃打总结。
南苏嘴角一抽,瞅了瞅自己的小短腿,跑?估计还没跨开腿就被拎起来了吧。
“三哥你又给我出馊主意~”饶是只有十岁,南苏也是知道挨打压根就躲不掉这个事实。
“什么时候你能揭竿起义啊?”南之瑜捏着小孩有点婴儿肥的脸,怎么也想不明白这孩子怎么这么怂包。
“揭竿起义也没用啊……”南苏心虚的别开眼,“又不是没逃过……”
“哟,还有点骨气嘛。”南之瑜忍不住调侃。
“后来被我爸爸拎回来了。”南苏说到这明显有些丧气,“我以前都不知道大哥会打人的,他打过我一次后我就不想来这里了,周末只想在家,不完成作业大哥就要打人~我就跑回去了……没想到被我爸打了一顿又送到了这。”
小孩稚嫩的话语让南之瑜忍俊不禁,但还是很认真的问,“那后来你大哥把你怎么样了?”
“他、他那天没打我了。”南苏低着头,毕竟那天他是挨了顿狠打被拖到南家的,南之琛不可能在给他伤上加伤来一顿,只是也不会这么纵着他,当然是坐着硬板凳做作业加检讨了。
“啧啧啧,你小子有骨气。”南之瑜自然是不知道后续的,只觉得南苏看起来乖乖巧巧的,小心思小花招还真是不少。
“哪有……反正、反正挨打就是不能逃。”南苏鼓着小脸,说的认真,“三哥你小心二哥回来揍你。”
“嘁。”南之瑜漫不经心的把药放到一边抬手打算去脱南苏裤子,“你先关心关心你自己吧,明天还要上课呢。”
一说到这南苏就苦巴下脸了,也顾不得害羞,任由南之瑜把他裤子脱到脚踝,露出一道道鼓起的愣子,有些重叠的地方有细小的血点的淤青,腿上也是肿了一圈,红红的一道接一道几乎无缝对接的愣子。
“下手真狠。”南之瑜忍不住愤懑,在他看来,南苏再怎么胡闹还不过是个十岁孩子,这个年纪的男孩子哪有不调皮的?何况南苏也只是逃了天课罢了。
“是小苏做错了。”南苏把双手枕在下巴下,闷闷的盯着床单发呆。
“别抖,我给你涂点药,好的快。”南之瑜刚沾了点药碰到小孩,小孩就疼的一个哆嗦,下意识的往里缩,说实话南苏是真的不想上药。
“要不、要不过会吧?明天就会好的~就不要上药了吧?”南苏抬眼偷偷打量着南之瑜的神色,不料南之瑜却只是故作同意的点点头,“也好,等一下我去找大哥给你上药。”
“诶别。”南苏一慌,拉着南之瑜衣角撒娇,“三哥上~我要三哥上药~大哥太凶了~”
南之瑜失笑,重新把药挤在手上往小孩臀腿上抹,仔仔细细一点都不落下,凉凉的药敷在伤口很是舒服,南苏懒懒的趴了一会也就昏昏沉沉的睡着了,连南之瑜是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6:22:00 +0800 CST  
南之瑜回到房间,坐在桌子前对着一堆摊开的作业发呆,天真的以为哥哥大不了就这么不管他了。直到南之延推门进来,他也是这么想的。
“小瑜。”
“哥。”南之瑜起身,疏离而客套的叫了声。
南之延微微拧眉,看了眼只写了个选择题的卷子,“为什么带着小苏逃课?”
南之瑜没想到这个哥哥第一句话就是这个,带着浓浓的质问。
“是我的错 ,行了吧?”南之瑜抬头,像只小刺猬一样对着南之延。
南之延一噎,话锋一转,“你真的心疼小苏吗?”
“当然。”南之瑜毫不犹豫的点头。
“我看不是。”
南之瑜倔强的盯着哥哥,心中的小小火苗再次被点燃。
“我只是想让小苏放松一下,不像你们……”
“结果是什么?”南之延语气一冷,“他不但挨了七十五下,而且今天落下的课程得加在明天,本来晚上的休息时间也被用来罚写了,这就是你所谓的心疼?南之瑜,你太任性了。”
南之瑜一僵,只觉得血管全部被堵住了一样,动了动唇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来反驳,因为,事实好像就是这样。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义务,不会因为你所谓的心疼而改变。”南之延沉沉道。没有多么严厉的苛责,只是陈述一个事实。他想,比起严厉的苛责,直接把现实剥开甩在小孩面前,更有用。
事实也正是如此。
南之瑜手心冰凉,态度也软了几分,“我以后不会这样了。”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17:37:00 +0800 CST  
http://tieba.baidu.com/p/6135574856?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10.1.8.1&st=1558191433&unique=C6626B71FD38DDE18A55074E2C2D3350
双生花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8 22:57:00 +0800 CST  
“这是最后一次。”南之延认真的看着南之瑜的眼,把话说的坚决。
“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带着小苏胡闹了。”南之瑜讪讪的低下头,一想到南苏因为他挨了打就难受的很,哪怕,那个小孩趴在床上的时候,用轻轻软软的声音告诉自己,他玩的很开心。
“还有和哥哥顶嘴,”南之延说到这,眉间距又缩短了几寸,“这不是我第一次提醒你吧?!”
南之瑜嘴角一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我没顶嘴吧?我只是据理力争。”
“据理力争?——”南之延眸色一冷,“不管对错,顶嘴忤逆,就是错。”
南之瑜一噎,有点讽刺的看向南之延,“难道他让你去死你也去吗?”
话一出口,南之瑜就闪烁了下眸子,意识到自己说的话有些偏激无礼了,当即道“对不起。”
南之延只是拧着眉,一字一顿的陈述,“南之瑜,他是哥哥,不是你的敌人,不会害你,更不会让你去死,去做对你不利的事,所以,我也希望你可以给出最基本的尊重,不然别怪我心狠打的你说不出话。”
南之瑜心虚的低着头,呼吸都沉了几分,最后那句打的说不出话着实是把他震慑到了。
“既然还能说话,就别装哑巴。”南之延皱着眉,语气是难得的严厉。
“小瑜知道了。”南之瑜乖乖的点头,“我以后会注意的。”
“最后一次。”南之延意味深长的看了弟弟一眼,然后转身离去。
南之瑜擦了擦额间冒出的冷汗,皱着眉若有所思的盯着空荡荡的门口,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是心里空落落的,自己,和小苏,都是不一样的吧?这种特殊,是应该开心,还是应该失落呢?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19 16:02:00 +0800 CST  
属于小孩子的细嫩让疼痛放大了好几倍,一藤条下去手心甚至都有了淤青,南之延更是控制不住的把手往后藏,小身子抖得厉害 双手好像没有知觉了一样,他甚至觉得哥哥要把他的手都给打断了。
南之琛举起藤条,却没有再落下,而是扫向地上那份试卷,“做。”
南之延怯懦的抬头看了那根高高举起的藤条,手疼的没有力气,勉强拿起那张纸却是怎么也握不住笔写字,疼的完全控制不住力道,只能惊怯的看向南之琛,生怕哥哥又是一藤条下来。“哥、哥能不能允许小延、小延、缓一缓……”
不写,是不可能的。他想,哥哥最大的限度,也就是让他缓一缓了。
南之琛只是把藤条放在桌面,语气苏凉,“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起来,你若是不嫌跪着疼,大可以耗着。”
话虽说的不留情,但南之延知道,哥哥是心疼了的。
低着小脑袋看着手心那条明显的藤条印子和微微泛着淤青的边缘,忍不住眼泪就往外冒,但很快就重新拿起那张卷子,别扭的换了个握笔姿势一笔一划的开始写。
南之琛只是靠在一边的转椅上闭目养神,偶尔抬睫看一看小孩的进度。南之延做的不慢,这种卷子已经是第三遍做了,所以哪怕手上有伤,也还是在四十分钟后完成了。
“做完了?”见人写完一直规规矩矩的跪在那不说话,南之琛终是不忍心,给了小孩个台阶下。
“小延做完了。”南之延低着头,不去看哥哥过于犀利的眸光,语气糯糯的,“哥要检查吗?”
“把卷子拿过来。”南之琛斜睨了小孩一眼,从笔筒了抽出一支红笔,又拿过早就准备好的试卷答案。
南之延用手肘抵着墙面颤巍巍的站起来,拿手背轻轻的碰了下膝盖又抿着唇站直,像个木偶一样僵硬的拿着卷子走向南之琛,在哥哥一米处站定,畏惧的没有在进一步。
南之琛只是拿过小孩手中的卷子,拿起红笔一道道的批改,一时间只剩下笔尖和纸面摩擦的沙沙声。
对着答案改不过五分钟的时间,南之琛粗略的算了下成绩,九十七。
除去一题粗心错掉的小题,基本满分。
“需要我这样帮你复习吗?”南之琛抬头,平静锐利的眸子直勾勾的看向南之延。
南之延一颤,立刻大声回道“不需要,小延以后不会懈怠了。”
“懈怠也没关系,”南之琛把笔放回笔筒,拿起藤条,“你只要记着家里有藤条就行。”
南之延下意识的捏了捏手心,却又疼的一抖,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小延…知道的…”
“可是、可是为什么小瑜可以考第五……”
下一声弱弱的询问,明显带了浓重的委屈意味,这次他没有好好复习只考了个第五,哥哥就要他跪着把没考好的卷子全部重新写一遍,但南之瑜却总是第五第六这样的成绩,为什么还是可以开开心心的玩,不用受任何责罚。小小的少年尚且不理解南之瑜的特殊,也不知道是有人强硬的把他带在身边,只是很纯粹的觉得,自己很委屈 ,很疼,很难受。
南之琛抿着唇,手里的藤条猛的敲在桌沿,“你若是想和小瑜一样,大可以试试,他做什么你就去做什么,只要你不怕疼,想怎么样都可以。”
“你偏心……”南之延被说的更委屈了,难得的用小小的,带着哭腔的声音控诉哥哥。
“你要是这么认为也可以。”南之琛不解释,只是平静的默认,有些事既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不如默认来的简单快捷。
南之延别开头,用手背抹了把眼泪,幽怨的看了哥哥一眼后抬腿就往外跑。
但小孩完全没有体谅一下他跪了那么久的膝盖,没跑出去几步就被南之琛两个大跨步扯着衣领拎到了书桌边。
“我让你走了吗?”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0 10:27:00 +0800 CST  
南之琛低头,看着这个比这个只到自己肩膀的小孩被霸道的摁在桌子边上不停扭动的样子,直接一巴掌盖在人屁股上,“回话。”
清脆的声音让十一岁的小孩异常羞赫,身后火辣辣的疼,但还在可以忍受的范围内,“没有……”
“嗯,那你跑什么?”
南之延一下子僵住了,这个姿势一抬眼就可以看到面前那根藤条,不过咫尺距离,只要哥哥抬一下手,就可以拿到。所以现在也容不得他矫情了。只是这个原因他是怎么也说不出的,小孩脸皮薄,要他说出原因显然是很难的。
啪啪啪啪啪!
厚重的巴掌直接盖在白嫩的臀上,明明只是巴掌,却硬是打出了板子的感觉,一下子就是一个印,深红入肉。
南之延疼的不停扭动,身后摁着的手却是毫不留情的增了两份力度把人摁住,“不许动。”
“呜……”南之延呜咽一声,在看到桌子上的藤条后又忍着不敢乱动,他怕在乱动就是藤条了,巴掌再怎么疼也是比不过藤条的。
“你委屈什么?”打了有十几下,原本白嫩的皮肤已经肿起了高高厚厚的一层。
南之延抱着双臂,努力忍住哭腔,“小延、小延……没、没有……”
咻啪!
不等南之延说完,南之琛就拿去藤条朝着臀峰就是一下,“会不会好好说话!”
“啊!”南之延被突如其来的一下疼的眼前一黑,身后突然松开的手让他只能抖着腿用手肘努力撑住身子,好让姿势看起来更标准一些,没想到哥哥还是用了藤条。
“小延…不委屈。”
咻啪咻啪!……
这次是不停顿的藤条,五秒一下,南之延不敢躲,南之琛也不停,打到后面南之延脱力似的直接趴在桌面上,咬着唇拼命忍着哭死,小身子颤的厉害,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要挨这顿藤条。
南之琛很有分寸,打到第二十下的时候就收了手,再下去,南之延就要受不住了。
“规矩,是用来遵守的,委屈也好,不愿意也好,你都给我收回去!我告诉过你,小瑜不在南家长大,自然不需要遵守这里的规矩,你若是也不想遵守,大可以改名换姓——”
“不是!小延没有这么想的!”南之延慌忙解释道,一回头对上南之琛冰冷沉稳的眸子后又一下子没了气势,虚虚的趴在桌子上聋拉着小脑袋。
“那就给我规规矩矩的——”南之琛把藤条拍在南之延面前,“别逼我给你立规矩 。”
“不、小延不敢的!”南之延红着眼回到,所谓立规矩,从来就没有轻松熬过去的道理,小时候他总会粗心忘记这个忘记那个,他哥索性直接拿着藤条让他写,什么时候写完藤条什么时候停,那会打完整个人都和从水里捞出来一样,不过也确实是记忆深刻。从此以后做事都多了分规矩。
“敢也没事,只要你不怕疼,不怕打,尽管去做。”南之琛冷冷的看着小孩高高肿起的身后,小惩大诫,对他来说这样的伤实在不算重,自己挨揍这点疼就和开胃菜一样。
“呜、不……不会的……哥…”南之延小声叫着,湿漉漉的眼打量着南之琛,生怕后者再打他。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0 12:47:00 +0800 CST  
南之瑜迈着小短腿,手里拿着大大的两个冰淇淋,费力的想用胳膊肘开门,捣腾了五分钟还是没有打开,只能拧巴着小脸糯糯的叫道“哥!大哥?二哥?”
还不等南之瑜再说下去,南之琛就已经把门打开了,“怎么了?”
“大哥吃不吃冰淇淋?”话虽这么说,南之瑜小小的脑袋却是不停的往里探去。
南之琛挑眉,捏了捏小孩有些婴儿肥的脸,“不吃。你怎么来了?”
“我要二哥陪我玩——”南之瑜眨巴着眼,把两个冰淇淋塞到南之琛手中一弯身子就钻到了里面,“二哥二哥!”
南之延刚刚提上裤子,抹了抹额上的虚汗强撑起一抹笑,“二哥过会陪你好不好?……”
南之瑜看着南之延有些红肿的眼,故作任性的拉起南之延的手往外拖,“就要现在!就要现在!”
“小瑜。”南之琛几步过去,拦住了咋咋呼呼的小孩,“你二哥现在有事,你先吃冰淇淋去,过会再让你二哥陪你。”
“我不!我不嘛!我都和外婆说好了要带二哥去的!”南之瑜扬起小脸,机智的搬出了闵舒。
“行,去吧。”南之琛也不拦着了,只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两人一眼,“你倒是懂得心疼人。”
南之延讪笑,但却是暗暗松了口气,身后还疼的和烧起来一样,此刻倒是庆幸有南之瑜出来替自己解围。
“那我们走啦!大哥自己吃吧。”南之瑜软软的小手牵着南之延,像个小大人一样把人往外拖。
“小瑜……”南之延跟着人走了一段路,忍不住抬手揉了揉小孩有些刺手的头发,“你怎么来了?”
南之瑜鼓着小脸松开南之延的手,看着后者手心肿起的棍横,语气更加哀怨 “大哥是不是又打二哥了?”
南之延小脸一红,不自然的把手收回去,“小孩子管那么多做什么。”
“小瑜才不是三岁小孩了——”南之瑜揪着南之延衣角,语气里满是孩子气,“要是大哥下次打二哥 二哥就来外婆家好不好?小瑜会让外婆拦着大哥的,这样二哥就不疼了啊。”
南之延鼻尖一酸,轻轻的摇了摇头,“小瑜乖,这不是你该管的,做错了受罚理所应当……哪有逃的道理。”
“可是二哥现在不就成功逃出魔爪了吗?”南之瑜得意洋洋的扬着小下巴,像是在炫耀自己的丰功伟绩。
南之延一僵,眸光有些游离,“等下晚上我还是要去书房的啊……你这小坏蛋。”
“小瑜才不是坏蛋呢!”南之瑜做了个鬼脸,没心没肺的扯着南之延衣角往自己的房间拖,“二哥快陪小瑜看鬼片去了~”
最后南之延还是败在了南之瑜手里,顶着一碰就疼的屁股侧靠在床上陪南之瑜看完了那没什么意义的鬼片。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4 17:09:00 +0800 CST  
等到了吃晚饭了南之瑜才依依不舍的按下了暂停,画面还定格在鬼影重重的路面,小身子却早已经被南之延拉到了门口。
“二哥今晚可不可以陪小瑜回外婆家?”
“不可以,要不明天?今晚二哥还得去书房呢……”南之延抬眼看了眼不远处在放置碗筷的南之琛,说不出的心虚,给他一百个胆子他也不敢在事情没有了结,哥哥没有消火前一走了之。
“大哥,大哥能不能让二哥陪小瑜回去……”南之瑜讨巧的跑到南之琛面前,知道决定权在这个大哥手里,便想着法子讨好。
“你应该去问你二哥。”南之琛淡淡的扫了南之瑜一眼,南铖只是抬眼扫了别扭的南之延一眼便了然,敲了敲桌子道“在那杵着等人来请你吗?”
南之延垂着睫羽,一声不吭的走到桌边,看了眼凳子咬着牙坐下,若无其事的拿起筷子,满是别扭却又让人挑不出刺。
“爸~爸可不可以让二哥和小延回去?”南之瑜拿着勺子讨好般的给南铖盛了碗汤,狡黠的眸子滴溜溜的转个不停。
南铖好笑的看了眼这个古灵精怪的小儿子一眼,板着脸不轻不重的弹了下他的额头,“你别打你二哥主意了,他该受的你就是说破了嘴皮子也不会少受一分。”
南之延一下子僵住了,受罚这种事,被明晃晃的挑明说出来,马上要步入青春期的小孩一下子就有了情绪,把筷子一放,“我吃饱了。”
“二哥……?”南之瑜不明所以的看着南之延,看了眼一旁沉默的外婆和母亲,讪讪的拉了拉南之延衣角。
“坐下。”南之琛头也不抬,只是不轻不重的抛出两个字。
南之延攥着拳,在南之琛看过来了之后倏地坐下,压到了伤也一声不吭。
“是饭菜不合胃口吗?要不阿姨等一下让人给你重新做?”闵敏见气氛不对,便笑着问道。对于南家这两个孩子,她是真的打心底的喜欢,毕竟这么乖巧懂事的孩子怎么能不招人疼?
“阿姨你别惯着他,他就是欠收拾。”南之琛淡笑着给闵敏布菜,“是琛儿管教不力。”
“行了,都少说几句,看把孩子委屈的。”闵舒瞪了南铖一眼。
“说几句还委屈?”南铖面无表情的看了南之延一眼便不再说话。
不知道是压到了伤还是被说的委屈,南之延眼泪又冒了出来,“我先上去了。”
说完也不管南之琛几乎溢出来的怒意,小跑着窜上了楼。
“不要理他,先吃吧。”南铖喝了口汤,复又看向南之琛,“你最近很忙?”
南之琛一愣,什么时候是不忙的?只是南铖问了也不敢不回话,只是规规矩矩的答了句是。
“呵,怪不得把人放纵的这么没规矩 ”
南之琛睫羽一颤,“是琛儿的错。”
“吃饭的时候就别说这些了。”闵敏见气氛更加僵了,只能出来继续打圆场。
南之瑜见气氛不对,也不说话了,乖乖的吃饭,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看着南之琛,见后者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给他也就泄了气似的垂下睫羽不再动小心思。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4 18:54:00 +0800 CST  
诶就这么点人木…怀疑人生…在的都出来评论一下哇嘤嘤……懒得评论的至少点个赞证明来过啊啊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4 21:28:00 +0800 CST  
南之琛等南铖等人都吃完了才起身收拾碗筷,等把南之瑜送出门天色已经暗的没有一丝光了,就像南之琛此刻暗沉下来的眸子一般,漆黑,冰冷。
南铖静静的坐在沙发上喝绿茶,突然静下来的空间让人莫名生出一丝忐忑,南之琛抿着唇走到南铖面前,拿起一边的陶瓷茶壶给南铖添水,“爸,这几日是琛儿疏忽了。”
南铖靠在沙发上,语气淡凉,“小延的事既然全权交给你负责,你就该好好约束,别把他惯的不知天高地厚。”
南之琛认真的听教,恭敬的应着。
“再有下次,自己拿了藤条来我房里,反正你替那小子挨打也不是头一回了。”南铖似笑非笑的看向南之琛,在他看来,南之琛对南之延,宠溺,还是过多了,以至于这小子该这么没规没矩的。
南之琛四处看了看,还是把目光落在了一边的数据线上,把数据线托到南铖面前,“爸要罚吗?”
“不用,最后一次。”南铖意味深长的看了南之琛一眼就往楼上走去。
南之琛顿了顿,把数据线放回原味,喝了口一边早已经冷掉的水,让自己的思绪沉静了些才往南之延房间走,他想,是该好好给小孩立立规矩了。
南之延回到房间后兀自闷着被子哭了一会,哭完了也就好了,随手拿着书便开始看,即使没有心思也把样子做的足足的。
不出意料的 南之琛一推门进来就是小孩坐在带了厚厚软垫的凳子上看书的情景,若不是他之前的行为,想必还得夸一夸这孩子乖。
南之延听到动静像受惊的小鹿一样一下子回过头站了起来,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干涩的发不出声,只是睁着圆圆的眼,沉默的低着头,感受着哥哥身上的低气压识趣的没有挪动一步。
“过来。”南之琛坐到床上,对着在一边杵着没动的小孩冷声道。
南之延一颤,大脑还来不及抗拒身体已经习惯性的站到了南之琛跟前。
“是我教的你这么没规矩的吗?!甩脸色给谁看呢?”
南之延低着头一声不吭,死死的盯着地面不说话,只是眼泪一点点从眼底冒了出来,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啪!
南之琛蓦的起身抬手就给了人一巴掌,看着南之延错愕的脸上迅速浮起的指印依旧把手举的高高的,“会回话吗?”
“呜…会。”南之延恐惧的看着南之琛还没有放下的手,连呼吸都小心翼翼起来,脸上的刺痛无时不刻不再提醒他,此刻面前的哥哥,容不得他的矫情。
啪!
见没有下文,南之琛毫不留情的又是一巴掌落在同一个位置。
毫不留情的两巴掌让南之延意识到,此时的哥哥,容不得他迟疑和沉默。只能硬生生忍着泪,控制着身子不乱动,缓了好久才小声道“是小延没有规矩了,小延明天就去道歉。”
“你的藤条呢?”南之琛看了眼南之延高高肿起的右脸,还是没忍心继续打他脸。
“哥,是小延…呜…没规矩了,哥就饶过小延…一…”
话还没说完,南之琛已经完全没了耐性,拽着人的衣领把人甩到床上,利落的把裤子扒到膝盖,然后巴掌就如雨点般砸下,“惯的你!”
“啊!~”一下子暴露在空气中的皮肤还来不及感受到凉意就被一巴掌砸的火热起来,下午挨的二十下藤条和不知数量的巴掌也开始一并叫嚣,南之延疼的不停扭动,眼泪糊了一脸,蛰疼了脸上的巴掌印激起一阵更刺麻的疼痛。
“在乱动信不信我打到你没力气动弹!”南之琛把话说的毫不留情,下手更是一下重过一下,就算是巴掌力度也不比板子轻多少。
“呜哈~哥!哥——不敢了!呜啊!嗯哼……疼!小延不敢这么没规矩了!小延听话!呜嗯……”南之延肩膀抖得厉害,咬着手臂努力不让身子乱动,断断续续的呻吟求饶是一股脑的冒了出来。
南之琛停手看了眼手下泛着点青紫的臀肉,把人重新从床上拎起来,“站直!”
南之延被巨大的力道扯得整个人都往后趔趄了一下,惊怯了看了哥哥一眼后硬生生把哭声憋了回去,虚虚的捂着身后站直,“哥……”
“去把藤条拿来!”南之琛抬手指向门口,难得的重复了一遍命令,只是明显这样的命令是要付出代价的。
挨了顿巴掌的南之延彻底受起了求饶讨巧的心,看了看挂在腿间的裤子,脸上带了不自然的红晕,外面也许还会遇到南铖和闵敏,就这么出去……
“裤子脱了,一分钟,我要看到藤条。”南之琛看了看表,“还有五十五秒。”
南之延见哥哥是认真的,只能硬着头皮把裤子扯下放在一边,然后逃似的出了房门,像做贼似的跑到书房然后拿着藤条就往回赶,还好,路上没有遇到南铖和闵敏。
“晚了十五秒。”南之琛面无表情的看着表,抬手拿过南之延手中的藤条凌空甩了甩,发出摄人的咻咻声,“跪下。”
南之延不确定晚了十五秒的后果,但清楚不听话的后果,闻言立刻乖乖的跪在南之琛面前,态度好的不行。
南之琛踱步到南之延身后,盯着小孩肿起两圈的屁股就是十藤条下去。
破风声听的南之延头皮发麻,小身子不停的往前倾,最后几乎缩成了一团,待意识到藤条停下后又猛的直起身子,眼泪啪嗒啪嗒的滚了一地。
“受罚的姿势也要我重新教吗?!”南之琛说话间又是一棍狠狠的砸在臀尖。
“不需要的……”南之延深吸口气,努力跪直,只是身子还是下意识的往前倾斜,这种不知道藤条什么时候落下的恐惧,真的是太磨人了。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4 23:03:00 +0800 CST  
“需要也没关系,我今天有的是时间对付你。”南之琛冷笑一声,对准了小孩还完好的大腿后侧就不间断的抽去,棍棍生风,落下就是一道肿痕,很快就连接成肿块,在白皙的皮肤上显得异常渗人。
南之延索性把手臂塞嘴里,死死的咬着努力稳住跪姿,只是没想到下一藤条就直接砸到了他手臂上,差一点打到他的脸,小孩吓得脸都白了,只能惊怯的看着哥哥。
“手背身后去!”南之琛皱着眉冷声呵斥道。
南之延瞬间乖乖的就把手背到身后,怕的狠了也只能用眼神不停的瞅着哥哥,嘴里愣是一句求饶讨巧的话不敢有。
咻啪咻啪!…
这么急,这么狠的藤条,南之延还是第一次挨,疼的整个身子都不受控制的往一边躲,额前的碎发都已经被汗水打湿,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怎么还不停。好像没有止尽了一样,没有数量的责罚,让人最是恐惧。
“跪直!”这一下突兀的落在了大腿前,南之延疼的下意识的抱住了南之琛的腿,小身子一抖一抖的颤的厉害,“呜、呜哇、哥、哥哥、小、小延…呜嗝…小延受不住了……哥…”
南之琛一僵,顿顿的看着抱着自己哭的天昏地暗的南之延,猛的把人揪起来摁到怀里继续裸落棍,“挨个打都不消停!我看你是真的不想躺着睡了!”
“呜唔!不是!”南之延哭的快没了力气,只能虚虚的靠在南之琛怀里呜咽,身后从腰以下到膝盖都已经布满了深深浅浅的淤紫血点,身子更是不受控制的不停往下滑,南之琛一松手就直接跪在了地上,“哥…小延…真的受不住了……呜……”
南之琛不说话,握着藤条的手里已经全是汗水,“这般没规没矩,再有下次你试试我能不能在你身上把这根藤条打断!”
南之延狠狠一颤,拼命的摇头,此刻脑子里除了疼和怕好像什么都装不下了。
“小延不敢让哥这么打的…”
南之琛拿藤条点了点南之瑜房间里特别放的一套实木桌椅,语气依旧冰冷,不容商榷,“坐下,一千字检讨,什么时候写完什么时候起来。”
南之延下意识的摇头,在看到南之琛微微眯起的眼后又点点头,扶着床边一点点站了起来,又瞅瞅哥哥,见哥哥神色没有一丝松动,只能一狠心坐到椅子上,撑着桌子的手臂抖得厉害,只想努力想减轻一下身后的负担,却没有想到南之琛直接把手摁到他肩膀上,“受罚,就该有受罚的态度,对长辈,也要有对长辈的态度,南之延,别让我重新教教你,还怎么坐,怎么站,怎么说话,这种三岁就学过的东西,想必不需要我拿着藤条一样样帮你回忆吧?”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4 23:28:00 +0800 CST  
南之延咬着牙,眼泪大颗大颗的往外冒,滴在纸面上晕染开一大块水渍。
“重新写。”南之琛静静的站在一边,把那张纸揉成一团丢到垃圾桶里,重新拿过一张a4纸放到人面前。
“哥……”南之延咬着唇,一转头就可以看到南之琛放在他肩膀上的手,骨节分明,就算只是轻轻搭在肩上也让他丝毫不敢借力,只能踏踏实实的坐在椅子上。
“纸湿了,皱了,就重新写,我有事,一个小时后来看你。”南之琛收回手,也不去看南之延委屈的样子,径直往外走去。
南之延呆呆的看着哥哥离去,轻轻碰了下腿侧都觉得疼,但依旧挺直了脊背规规矩矩的坐在椅子上。在他的记忆里哥哥似乎总是很忙,每次挨完打没陪他多久又去忙了,唯一算是绝对空闲的时候可以说是打他的时候——毕竟没有一次挨打被打断过,除了今天小瑜闹腾大哥。
一千字的检讨,对于他来说并不多,只是没有人会喜欢写这种东西吧……
南之延看了眼掌心的肿痕,皱着眉一个字一个字的认真写,一千字,自然是不能过多的做扩句练习了,只能拼命的在脑子里搜刮错误,全部摁到纸上,毕竟以前因为检讨漏写了错误再挨顿打也不稀奇,南之琛的检讨,从来就不是可以随意打发的。
“小延?”闵敏敲了敲门,手中拿着一碗佐料丰富的面条,“我可以进来吗?”
南之延撑着桌子龇牙咧嘴的起身,深深的吸了好几口气才去开门,“阿姨。”
闵敏温柔的笑笑,“饿了么?我看你晚上也没怎么吃,先吃点面吧。”
南之延眸光游离,眸中有点挣扎,检讨还没有写完,哥哥也不会允许他在房间里吃东西……
“是不是琛儿又罚你了?”闵敏把面放到桌上,看到那检讨书三个字就明白了不少,“先吃面,等下阿姨和你哥说,饿坏了就不好了。”
南之延鼻子一酸,红着眼点点头,装作若无其事的坐到椅子上,拿起筷子大口大口的吃面,母亲死的早,本以为继母最不管他们便是最好的结局了,没想到闵敏对他们的宠爱丝毫不比对南之瑜的少,尤其是对南之延,更是怜惜。
“你哥最近也是忙,每天四点就起来了,你能让他省心就尽量省心一点…”闵敏轻叹,像南之瑜这样的幸运,恐怕南家历代孩子里也就这么一个吧。
南之延不知道为什么眼泪大颗大颗的滚落,随手抹了把眼泪强笑道“小延知道了。”
一碗面吃完,一个小时也只剩十五分钟了。闵敏不知道一小时的规定,但把碗拿下去后还是上楼静静的坐在南之延身边。
“闵阿姨…?”南之琛一推门进来就看到闵敏坐在床边,房间里还有一股若有若无的香味,不免嘴角一抽,大概发生了什么也是明了。
“琛儿来了啊。”闵敏笑着迎上去,看到南之延紧绷的身子后心中又是一疼,“刚刚我做了点东西来给小延吃,天色也不早了,这检讨就明天让他写吧?”
赤裸裸的偏袒和求情。
南之琛没说话,只是微微挑眉,看着南之延站起身子紧张的在那揪衣角,“写完了?”
“没。”南之延眼神躲闪,不去看哥哥过于犀利的目光。
“我刚刚规定的时间是多久?”
“一小时。”
“现在过去了多久?”
南之延抬眼看了看一边的钟,语气涩涩,“一小时零五分。”
“琛儿。”闵敏忍不住打断,照这么问下去南之延又该挨揍了,“小延还小,慢慢教。”
南之琛恭敬的点头,“是,琛儿知道。”
闵敏一噎,像是一拳打在了棉花上一样郁闷,“琛儿……今天是阿姨自所主张了,你别怪小延。”
南之琛抿着唇,看了南之延半晌,而后悠悠的点点头,“琛儿知道了,今天不会罚他了。”
对于哥哥的妥协南之延明显有点没回过神来,就这么……同意了??
“那你们两兄弟慢慢谈。”闵敏一笑,南之琛向来言出必行,说了不罚今天就不会罚南之延了。
“阿姨慢走。”南之琛陪着闵敏走到门口才转身回来,对着僵在一边的南之延招了招手,“愣着干什么?过来,今天不打你了。”
南之延眨巴眨巴眼,乖乖的站到哥哥面前,“哥不生气了吧?”
“嗯。”南之琛应着,翻了翻床头柜,两兄弟的房间布置虽然不一样,但唯一一点相同的就是床头柜里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备着伤药,“把裤子脱了,我给你上药。”
见哥哥眸色恢复了温淡,南之延才敢扑到哥哥怀里,紧紧的搂着哥哥,哼哼唧唧的扭了扭身子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好疼~”
“疼了就记住。”南之琛把药挤了一点在指尖,耐心的一点点涂到小孩身后,身后的伤已经全部肿起来了,碰一下都疼,南之延上药的时候忍不住往南之琛怀里缩,南之琛手也是有些颤抖,好不容易上完了药,两人都已经出了一身的汗。
“哥…检讨…可以明天给你吗?”南之延偷偷的看了哥哥一眼,支支吾吾的问。
“嗯,早点睡。”南之琛不以为意的一笑,“哥还要去处理点东西。”
“哥——”南之延下意识的拉住了哥哥,“我想要你陪我……”
“那你先趴会,我去把东西拿到你房里来处理。”南之琛失笑,“今晚睡你这。”
番外【完】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5 21:41:00 +0800 CST  
帝倾天下sp情节少,发不了西院,只能在群里发文件咩,知会你们一声

楼主 包子与黄瓜  发布于 2019-05-25 21:43:00 +0800 CST  

楼主:包子与黄瓜

字数:40611

发表时间:2019-05-19 00:1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0 10:00:21 +0800 CST

评论数:5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