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雨夜(实践,管教)

成功的喜悦是什么?那是堕落的开始。
有些人自制力很好,他们能在深渊前拉住自己,而大部分人则是自己放弃般的纵身跃下。他们后悔么?有的的人了会,也有人不会,但是又有几个人能从堕落中走出呢?


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我不能,而是我本可以。


本文初定为实践文,里面有很多是这几年的一些感触,不喜勿喷。

旧文新发,学生党,更期不定,前面四章是去年写的,和最近写的可能文风会变,但是变化应该不大。
文笔不好,不喜勿喷。
喜欢的小伙伴请多多留言让我看到你们,这样我才有动力继续写下去呀。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6 21:44:00 +0800 CST  
第一章 出场
清晨,当和煦的阳光撒入秋溧的房中,秋溧微微抬了抬眼,呵,天亮了。眼神左右扫了扫,地上竟是有整整二十根烟头。


他眼神有些迷离,涣散,但不知怎的,却夹着一丝纠结,犹豫。几分钟后,他甩开这些起了身。本来近一米八的的个子却因一身的颓废生生矮了下来。


秋溧摸摸饥饿的肚子,终是走向了厨房——如果这个地上堆满了泡面盒和各种垃圾的地方还可以算得上厨房的话。拿出桌边仅剩的一盒泡面,烧上了水便去打开了电脑厮杀起来。


许久之后,他停止了手上机械的动作,爬在桌子上。


“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想至此,泪水也一滴一滴的溢出了眼眶。再看向不知什么时候,已在手心攥紧的手机,打开了同城sp群。


栗子味的秋梨膏:同城找主,要求身高185以上,颜值不要太差,手黑的。注意!要下手狠的!手狠的!狠的!


几乎是秒回,一个叫新华词典的人敲了小窗。并没有过多的说明,只是简短的一句话:今天下午1点,丽水酒店,4023。


本也是去讨个自我安慰罢了,是谁都无所谓吧?想罢回了个“好”字,陷入了沉思。


什么时候,我竟然如此堕落了?大概是高一吧。上了高中再也没了学习的动力,一切的一切都如同淡泊的水在眼前流过,经不起一丝波澜。可笑的是,那所谓的父母趁着我中考完便急急忙忙的离了婚,在法庭上竟没一个要我的,要一个中考区排第一的优秀的我。


也是呢,我姓秋,既不随爸姓,也不随妈姓,只是因为我出生于秋天,呵,我本就不该出现在这世上吧?


屏弃这些,我看了看表,已然到了十二点,急急忙忙的重新烧了水吃上泡面,往酒店赶。看看地图,再看看表。


要迟到了。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6 21:45:00 +0800 CST  
大纲:
这是一个很自强的小栗子的故事。由于自制力太差,我们暂且把他判定为双重性格,每天白天沉迷玩乐,到了晚上躺在床上却又会开始后悔,自责。于是就有了下面的故事。
在初中(年龄过小,是我设定的漏洞,但是为了剧情不做更改)有了第一次实践。当时他还是有自控力的,实践只是觉得好玩,被打怕了就不再继续了。后来日益沉迷,约起了实践,初中靠着底子好生生考出了第一,到了高中就直接报废了。(怕文章交代的不是很清楚这里解释一下)然后自己又不能接受这种颓废的状态,想靠挨打让自己清醒。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6 21:53:00 +0800 CST  
第二章.相遇-挑衅


一摞厚厚的文件从左边一点点摞到了右边。一个文件却突然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小秘书的脸上。


“辞爷……”安恬颤颤巍巍的捡起文件。


楚辞抬了抬眉,“安恬,是最近沈御不在你皮痒了?还是你想让收拾你了?”



安恬吓得身体一颤“没……没……”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人带着玩味 戏谑的说到:“恬恬的事情就不用劳烦您老了,我自己来。”说至最后,语气变得严厉了几分。



安恬在听到声音的一瞬,狠狠一抖,在听完全句竟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话更是说不利落了。“哥……别…别,我我我……”




“行了别搁那给我丢脸了,文件拿起来跟我走。”楚辞看着两人的身影无奈的笑了笑,果不其然,沈御在出门后又钻了回来“别再想着让我家甜甜给你当苦力了。”




正好看到了同城群中的找主消息,一向不随便找被的楚辞却对此人有些感兴趣了。“呵,找手黑的,还强调狠字不下三遍?真是找揍。”说罢便点了小窗给那人发了时间地点。




可别让我抓住你的小辫子,不然你甭想出了那扇门。




提前半个小时,楚辞就来到了约定的地方,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而当指针指向半点的时候,他打开了计时器。时间滴答滴答的飞逝,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楚辞起身,从包中拿出了三根藤条,尽管对它们熟悉至极,还是一根根试过,发出“嗖嗖”的声音,犹豫两秒,便挑了韧性最好的一根放入了早已接满水的盆中。





再说秋溧这边,出了门便已最快的速度打上了车,往酒店这边赶。一再的催促着司机快点快点,司机看他着急以为有什么要紧事便一路掐着超速的边界线在路上飞奔着。





一个小时十二分钟,我们的小秋溧也终于“如约”赶到了酒店。看看表,已经晚了四十多分钟呢,不急不急。反正他也没说不能迟到不是吗?(小栗子你的智商都喂狗了吗?人家明明说了,说了!)无知者无畏,小栗子踱着步,慢慢悠悠的晃到了门口,甚至还哼起了小调。




还没敲门,门便开了,“看样子你还挺悠闲的?”黑影将秋溧笼罩,抬头向上看,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菱角分明得脸,脸颊两侧的阴影将俊的夸张的脸衬托的淋漓尽致。如果,忽略楚辞此时面无表情,甚至眼底透出阵阵寒意的话。




大约两三分钟后,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自清冷的声线发出,“看够了就进来。”说罢,留下门便走了进去,丝毫不顾门口的秋溧。



进来之后,绕是做好心理准备的秋溧在看到床上摆的一排工具后,也不禁一阵颤栗,更别提,他还看到了地上泡在水里的藤条。



秋溧以前用过几次藤条,不过每次至多也就挨个十几下,更何况之前的那几个主也没下过重手。也正是因为此,他这次才一再强调“狠主”。再看看眼前的人,并不壮,肌肉在衣服的遮挡下呈现出优美的线条,蔑视的一笑,也就气场强点,细细一看也不过如此啊。




没忍住,那一声笑竟不小心出了声。



“迟到还这么悠闲,进来了还敢这么笑?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挑衅?一身烟味,我看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秋溧愣了一下,才发现出门太急,竟然忘了换身衣服。“怕你一会哭的时候被烟味呛到”带着丝丝凉意的话幽幽飘来,秋溧脚下一个踉跄,仿佛预示着今日的不幸遭遇。




“切,洗就洗,小爷才不怕你。”转身进入洗手间。



……几年没被人以这种语气回过话了,楚辞竟有点不适。不过这更让他加深了了想将这人狠狠凌虐一番的想法。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6 21:54:00 +0800 CST  
第二章.相遇-挑衅


一摞厚厚的文件从左边一点点摞到了右边。一个文件却突然飞了出去,重重的砸到了小秘书的脸上。


“辞爷……”安恬颤颤巍巍的捡起文件。


楚辞抬了抬眉,“安恬,是最近沈御不在你皮痒了?还是你想让收拾你了?”



安恬吓得身体一颤“没……没……”




话还没说完就听到一人带着玩味 戏谑的说到:“恬恬的事情就不用劳烦您老了,我自己来。”说至最后,语气变得严厉了几分。



安恬在听到声音的一瞬,狠狠一抖,在听完全句竟是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话更是说不利落了。“哥……别…别,我我我……”




“行了别搁那给我丢脸了,文件拿起来跟我走。”楚辞看着两人的身影无奈的笑了笑,果不其然,沈御在出门后又钻了回来“别再想着让我家甜甜给你当苦力了。”




正好看到了同城群中的找主消息,一向不随便找被的楚辞却对此人有些感兴趣了。“呵,找手黑的,还强调狠字不下三遍?真是找揍。”说罢便点了小窗给那人发了时间地点。




可别让我抓住你的小辫子,不然你甭想出了那扇门。




提前半个小时,楚辞就来到了约定的地方,打开笔记本开始工作。而当指针指向半点的时候,他打开了计时器。时间滴答滴答的飞逝,又过了半个小时,还是没有任何动静。




楚辞起身,从包中拿出了三根藤条,尽管对它们熟悉至极,还是一根根试过,发出“嗖嗖”的声音,犹豫两秒,便挑了韧性最好的一根放入了早已接满水的盆中。





再说秋溧这边,出了门便已最快的速度打上了车,往酒店这边赶。一再的催促着司机快点快点,司机看他着急以为有什么要紧事便一路掐着超速的边界线在路上飞奔着。





一个小时十二分钟,我们的小秋溧也终于“如约”赶到了酒店。看看表,已经晚了四十多分钟呢,不急不急。反正他也没说不能迟到不是吗?(小栗子你的智商都喂狗了吗?人家明明说了,说了!)无知者无畏,小栗子踱着步,慢慢悠悠的晃到了门口,甚至还哼起了小调。




还没敲门,门便开了,“看样子你还挺悠闲的?”黑影将秋溧笼罩,抬头向上看,这人长得还挺好看的,菱角分明得脸,脸颊两侧的阴影将俊的夸张的脸衬托的淋漓尽致。如果,忽略楚辞此时面无表情,甚至眼底透出阵阵寒意的话。




大约两三分钟后,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自清冷的声线发出,“看够了就进来。”说罢,留下门便走了进去,丝毫不顾门口的秋溧。



进来之后,绕是做好心理准备的秋溧在看到床上摆的一排工具后,也不禁一阵颤栗,更别提,他还看到了地上泡在水里的藤条。



秋溧以前用过几次藤条,不过每次至多也就挨个十几下,更何况之前的那几个主也没下过重手。也正是因为此,他这次才一再强调“狠主”。再看看眼前的人,并不壮,肌肉在衣服的遮挡下呈现出优美的线条,蔑视的一笑,也就气场强点,细细一看也不过如此啊。




没忍住,那一声笑竟不小心出了声。



“迟到还这么悠闲,进来了还敢这么笑?我可以理解为你在挑衅?一身烟味,我看你还是先去洗个澡吧”秋溧愣了一下,才发现出门太急,竟然忘了换身衣服。“怕你一会哭的时候被烟味呛到”带着丝丝凉意的话幽幽飘来,秋溧脚下一个踉跄,仿佛预示着今日的不幸遭遇。




“切,洗就洗,小爷才不怕你。”转身进入洗手间。



……几年没被人以这种语气回过话了,楚辞竟有点不适。不过这更让他加深了了想将这人狠狠凌虐一番的想法。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7 17:44:00 +0800 CST  
第三章
刚进浴室的秋溧立马换了个表情。没了在门外的张狂,取而代之的是恐惧。

恐惧?

不错,这人正是他两年前曾经实践过一次的主。不过自那之后他再也没有约过几次实践,而且都是轻度的,明面上对别人说自己是轻度被,实则是被吓破了胆。

只期待,他不会想起我吧。

楚辞在床边坐住,陷入回忆。

那年刚刚迈入大学生活,心血来潮约了个实践。竟没想到他这般小,不免开始担心若不是碰见了我,遇到了坏人怎么办?

也正因为这一点下了狠手。没有经验本来就对力道没什么谱,不小心打重了些。

实践过后还特意交代了在上大学前千万别再约实践了,可是却从圈中好友那得知他相继约了三四次。

——————————

迅速洗完澡,披上浴袍,深呼吸后,无事人般的走了出去。意料之外的是,屋内气氛没了刚刚那般寒冷,而是楚辞的一番轻笑。

“我想我的规矩你还记得,自己过来趴好,要是坏了规矩,我不介意再教你一次。”

完了,还是认出来了。秋溧听后早已没了刚才的勇气,把浴袍脱掉,乖乖的在床上拿来枕头趴好。当然,内裤也在楚辞的“死亡凝视”下,乖乖的自己脱掉了。

“嗖,嗖”带着水的藤条在空中划过,发出令人恐惧的声音。当然,只是对秋溧来说。一滴水滴在了秋溧的腿上,凉嗖嗖的,导致秋溧抖了抖。

“这就怕了?你说我们是先算当年的帐,还是今天迟到的帐呢?”

没有任何准备,藤条就这么狠狠地砸了下来。下压,抬起便是一道红痕。

秋溧刚张开嘴要回答,发出的却是一声惨叫,下一秒缩成一团。一分钟后才缓过来,这是才想起了一旁 换了表情的 楚辞。

立刻摆好了姿势,小声嘟哝了一声“对不起。”

“下不为例。”

又和刚才一样没有任何准备,第二下落下。紧挨着第一下的红痕,很快便是连着的一串伤痕。二十下,不偏不倚,没有任何重叠的伤痕覆盖了整个 屁/股。

看秋溧没怎么动弹也没乱叫唤,楚辞心情略好了些,“两分钟休息。”

「仿佛又看到了瘫在家的我呢。不过这样也就不会觉得良心不安了,用这点疼来赎罪,也只能这样了吧。」想至此,竟希望自己变回去,还是原来那个光鲜亮丽的秋溧,而不是现在这个样子,如同在枯叶中腐烂着,分解着。无人知晓,也永远不会被人知晓。

眼泪划过脸颊,鬼使神差的便将心中所想说了出来,“楚辞,咱们处长期吧。”我不想再这样了呢……

楚辞没有立刻答应,反问“你想好了?就你这状态要是真做了我的贝,这一个月可都要下不了床了。哦不,如果加上你这些毛病的话,没个半年可能都不会有好日子过。”

这句虽有些夸张,却也是事实。

饶是秋溧早已做好了心理准备,也禁不住这么吓唬。犹豫再三,在疼痛的刺激下人终是清醒的,“我确定,我不想在这么下去了,我要回到从前!”大喊了出来,心中舒服了不少。

“这是在下决心吗,希望你以后不要忘记自己的这句话。”

没关系,你自己的力量不够,我可以帮你,让我带着你成长,跨过荆棘,走向未来。谁的青春不迷茫,认清方向尤是重要。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7 17:48:00 +0800 CST  
第四张.立规矩
习惯都是慢慢养成的,不能急于求成。改掉坏的习惯自然也是需要时间的。刚刚说的半年并没有夸张,相反可能还说短了。也罢,既然你回来了,我们也就重头开始吧。

想通了这些,就要开始干正事了。

“秋溧,之前的那些事就此罢休,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贝。我不管你对我的规矩还记得多少,反正今天也要重新立。但是我要你记好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许欺骗我,报数。”

秋溧还沉浸在刚刚大喊的尴尬中,根本就没有听到楚辞的话,狠厉的藤条接踵而下。臀峰狠狠地挨了十下,还是一样的打法,每一下都很好的重叠在一起,浮起一道紫痕。

突如其来的疼痛,瞬间覆盖了秋溧的大脑,只剩下疼。缓了一会,却突然疑惑,怎么不打了?满眼疑惑的转过头去看楚辞,却发现楚辞半眯着眼笑着看着他。不过这笑,看的秋溧瘆得慌。

许是看到小人泪眼朦胧可爱的样子,楚辞善心大发,“没有报数的不算。”可是看他的样子,也不知道前面说的话有没有记住。

“把我刚刚说的规矩重复一边。”

————秋溧蒙了。

规矩?什么规矩啊?他刚刚说话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楚辞也知道了,小家伙刚刚真的没有好好听自己说话啊。

“记好了,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在我面前撒谎。”声音中带了不悦,但也没多说什么。

把刚才的第一条规矩重复了一遍以后,秋溧本以为逃过一劫,却没想到第二句话将他打入谷底。低了进一个八度的声音夹杂着怒气,“我的第二条规矩,话我只说一遍,只要说了第二遍,每个字你都要付出代价。”

“每条二十下,再加上刚才走神一共四十下,报数。”

再绝望秋溧也只好短暂的为身后默哀,开始报数。

“啊……一,二三……十。”不停歇的十下狠狠落下,每一下都刺激着秋溧的神经。忍不住叫喊,但好歹也报了数。撕裂般的疼痛传来,秋溧疼的缩成一团,连动一下的力气都没有。

又是十下,一样的打法。可怕的是,直到现在,秋溧身后也只有两道痕迹。两道深紫色的鞭痕,浮着红点,吹弹可破,里面的血珠蓄势而发。

好不容易挨完了四十下,秋溧已被汗水打湿,头发湿漉漉的,煞是可爱。看看身后的伤,秋溧不禁在心里感叹,这技术也太好了吧,以后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事实上,这也是秋溧为数不多“明智”的几次,这日子还真没发过,每天都要顶着个红屁股睡觉,更别提特殊情况了。

楚辞没想多为难小家伙,毕竟积压还在。将藤条换成了皮带,对折后在空中甩了几下试了试力道。

“挨打时候的规矩不多,就两点,不许躲,不许挡。”这次没有让报数,皮带兜风挥下。同样的力道,狠狠地撕咬秋溧的屁股,五下为一组,整整打了五组。秋溧也因为没忍住用手挡,成功的破了这条规矩。

“我刚刚说了什么?嗯?”楚辞冷冷地说道。“这么快就忘了规矩,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嗯?”

秋溧支吾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总不能直接说太疼了没忍住吧?多没面子啊!我秋溧也是要面子的好吗?想至此小脸一红把头埋进了被子里。

“回话。”突然严厉的声音吓得秋溧打了寒颤,哆哆嗦嗦的把心声说了出来。

“太疼了,没忍住。”

楼主 浜戠洀鈾  发布于 2019-05-17 21:52:00 +0800 CST  

楼主:浜戠洀鈾

字数:6013

发表时间:2019-05-17 05:4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09 02:12:51 +0800 CST

评论数:2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