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青春相伴(现代 父子)

青春须早为,岂能长少年。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01:00 +0800 CST  
每晚九点半左右更文
删帖重发希望宝贝们多多支持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不喜勿喷,不坑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02:00 +0800 CST  
001. 此间少年
.
秋风微起,现已是黄昏时分,天有些微微暗,顺带了一些寒气。N市的实验中学,灯火通明。
.
“清醒了没?”高一年级组办公室里,朝向西北的一张软椅上,一沉目肃然气质冷敛,手中拿着空空如也的玻璃杯的男子直立而坐。
.
而端正立于他身前隔了两米的少年,额前刘海湿成了三捋,水一滴一滴往下落。
.
若仔细看去,他一尘不染的白色衬衫已然被水淋透,少年标准的宽肩窄腰尽入眼底,肌肉线条也被勾勒出来。
.
十分钟前,英语晚自习,蒋林作为班主任照例巡视,步履匆匆。
.
本就是走个过场,却恍然瞧见三排靠窗的课桌上,趴着熟睡的少年,面色红润。
.
从被叫进办公室起,蒋勒辰就被使唤去接了三大杯自来水,一杯一杯往脸上泼,不躲避不吭声,闭眼、咬牙、握拳,生生全都受下。
.
少年看上去有些发抖,脸色恰白,暗吸了一大口气,才稳住气息:“清醒了。”
.
一问一答,不多言不少语,规矩刻进了骨子里,不敢委屈。
.
蒋林盯着他看了许久才收回视线,放下手中的玻璃杯:“解释。”
.
上课睡觉是大忌,任何理由都是错,让他解释,只是为了平复怒火,免得气头上动手失了分寸。
.
虽已立秋天气有些凉爽,但此时此刻,少年手中微微出汗,这该如何解释...
.
刚进高中,学业压力太大,晚睡是常事。
.
早上硬撑着头皮起了床,又给自己灌了一整瓶速溶咖啡,好容易熬了一天,晚自习时,被后排的余潇潇再三戳醒后,终于挨不住埋下了脑袋。
.
余潇潇看着讲台上自顾玩手机的英语老师杨艳芳,也不忍再将他唤醒,任他睡了。
.
好巧不巧,在还有五分钟就要打下课铃的时候,被蒋林发现了。
.
余潇潇满眼愧疚的看着垂着脑袋跟在蒋林身后出去的蒋勒辰,但愿不会有事。
.
可又怎会没事,正如少年长身直立,极其端正地站在办公室白色瓷砖上,垂着头目光向下,绞尽脑汁想着如何解释。
.
作业太多若是出口作为解释,定会被认定了他是为自己推脱开罪寻的借口,浑身湿透让他打了个冷颤,蒋勒辰稳了稳情绪,只敢说了这一句话:“昨天睡晚了。”
.
至于其中因由,蒋林不问他便不能答,除非他敢承担多说一个字的后果,早些年的少年也曾为自己辩解过,不过换来了更重的捶楚…
.
蒋林眉尖一挑,目光凛然,直盯得蒋勒辰如芒在背浑身不自在,却又一动不敢动。
.
“几点睡的?”蒋林打量着身段修长,身高隐隐有盖过自己的趋势的儿子,这些年来,总归是让人省心的。思及此,眸里透出少有的宽容。
.
从一进来,蒋勒辰冷汗就一直往外冒,“爸,我不是故...”
.
“我问的什么?”蒋林抬起眼皮看了他一眼,语气已经冷了下来。答非所问,早就被杜绝了。
.
蒋勒辰不敢再言其他,咬了咬牙,“三...三点。”喉结微动,这是用尽了所有的勇气。
.
“呵,你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啊?”蒋林缓缓起身,抄着手站在蒋勒辰面前,不怒自威的气势压迫着他向后连退了三步。
.
“勒辰知错。”少年独特清脆的嗓音,漏出的是他平静的外表下内心的慌乱。
.
看着他低垂着脑袋一副虚心认错的模样,蒋林也不再为难,“撑好。”说完就去拿了立在角落的那根实心木棍的扫帚。
.
蒋勒辰双手撑在桌上,上身下伏,长腿笔直,脚尖并拢站定,臀部自然突出,指尖有些发抖,刘海上的水珠滴落在桌上,定是难熬的。
.
“五十下,给我受住了。”
“是...呃!”
.
话音未落,棍子已兜着风砸了下来。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07:00 +0800 CST  
001. (2)
.
饶是做好了承接痛苦的准备,身子还是不自主的往前倾,手指全都蜷缩起来,头往上一仰,拧着眉头将痛呼压抑在了喉间。
.
受罚时不准出声喊叫求饶,也是早早立下的规矩。辗转在棍棒下的少年,早就给打怕了,学乖了。
.
一时间,办公室内只剩下了棍子砸下去沉闷厚重的砰砰声,以及少年时不时小声的呼痛。
.
全身都止不住的抖动,身子一起一伏,却还是死死守住规矩不敢躲避责罚。
.
屁股上钝钝的痛着,转而一棍子下来,这种痛楚炸裂开,带着臀腿都有些麻,强忍住起身的冲动,如此反复,终于熬过了最开始的艰难。
.
“多少下了?”蒋林适时停下询问。
.
“四十五下。”因为克制不让自己发出叫喊,现在开口说话声音都有些沙哑,专心承痛的少年有了喘息的机会,竟是每一下都数的清清楚楚,不敢敷衍。
.
“挨打好受吗?”右手垂着扫帚,侧眼看着满脸汗水的孩子,强忍着心疼问他。
.
“不...不好受。”咬紧的牙关听到问话后本能的松开。
.
“不好受还干那讨打的事!”
“砰!”
.
蒋勒辰实在忍不住,一个不留神,膝弯不稳正正的朝瓷砖砸去,亏得蒋林眼疾手一把快扶住了他。
.
待蒋勒辰反应过来,完全顾不得身后火辣辣的痛,半刻都不敢耽误又重新撑好,“对...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
不是故意晚睡,不是故意在自习课上睡觉,实在是工作量超负荷做不下来,明明已经竭尽全力。
.
蒋勒辰眼中的委屈一闪而过,和着泪一并咽了下去,他向来没有委屈的资格。
.
“撑好了!再敢滑下来,你尽管试试。”冷峻的面容,像是毫不心疼。
.
灯光有些强烈,少年闭了闭眼,将泪花压下去应了句:“是,勒辰不敢了。”
.
察觉到了棍子底下的孩子情绪低落,蒋林难得的多问了一句:“为什么睡那么晚?”
.
刚压下去的眼泪又氤氲了眼眶,视线模糊,“作业太多了,我写不完。”
.
久违的像个孩子跟家长告状一样,蒋林一下子软了心肠,语气却是严厉的:“老师既然布置下来,就有他的道理,做不完是你学习能力跟速度的问题,这说明你还有不足的地方,要学会自己调整。但这也不该成为借口。”
.
从来是蒋林定下数目,受着便是,这样的耐心教导很是少见。虽是教训,却让蒋勒辰感到一股暖意,“是,我会注意调整的,不会再犯了。”
.
极快的打完了剩余四下,从抽屉里递出一管喷雾给他:“自己记得上药。”
.
蒋勒辰浑身湿透,双手垂于身侧端正站着,手上青筋毕露,彰显着少年的疼痛,他应下之后退出了办公室,一头扎进卫生间。
.
打开水龙头,胡乱往脸上拍水,有些疲惫。
.
回到教室安静坐下,不过少年似乎格外耀眼,高高瘦瘦以及白皙的肤色帅气的脸庞,都让女生不由自主地抬头痴痴的望着。
.
头有些沉,他还得修一遍教师节讲话的稿子,后天就是九月十号了。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08:00 +0800 CST  
这篇文可谓是一波三折
但是经过连续两天吞文被删,柚子更渴望想要写下去了
所以希望宝贝们能不嫌弃
你们真的是柚子的无限动力啊
柚子再次强调!
豆腐
有原文!
感谢宝贝们以前的精彩留言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29:00 +0800 CST  
002. 母亲的关怀
.
今年秋天来得早,天气也算温和,到了晚上更是有些寒冷。蒋勒辰回到宿舍后,简单冲了身子早早地歇下,他很累,再者,不敢晚睡破了规矩。
.
第二天一早,天还没亮,起床铃准时响起。蒋勒辰睡得浅,听见响动后张开帅气朦胧的眼睛,感觉到身后传来的如刀割的痛楚,他只好微微侧身,尽量不压着伤口,费劲的爬起来。
.
昨天根本来不及上药,经过一晚上的发酵,有些难以忍受,再加上穿着湿衣服坐了许久受了凉,一时间头昏脑涨。
.
身后的伤折磨得他冷汗参差,还得坐在硬板凳上,压着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
坚持了两节课终于受不住了,他请示了老师站在教室后面,说是犯困怕影响了听课效率。
.
这一天,过得有些昏沉。
.
教师节当天的活动中,蒋勒辰站在台上从容,自信地演讲。除去在蒋林面前战战兢兢的模样,他温驯有礼,在旁人眼中,他从来都是出众的。
.
只是在蒋勒辰心中,旁人无数羡煞的眼光,或许还比不上蒋林随意的一句夸赞,他渴求了多年的。
——————
周末,蒋勒辰背了个纯黑色书包收拾了一番往家里走。刚一开门,就闻到了厨房传来的菜香,是他最爱的鱼子酱。
.
玄关处放了一双高跟,一双童鞋,几不可查的紧了紧眉心,踩了一双浅灰色拖鞋径直往卧室走去。
.
书桌前,少年心事重重。
.
在他心中,扮演母亲的角色已然模糊。父母称是感情破裂结束了十一年的婚姻,可他明明看到了父亲眼中掩饰不去的浓烈的悲郁,颓废了那么久,整整三个月,才稍微振作了一点。
.
而作为清华毕业的建筑、数学双学位学士的蒋林,毅然决然辞去了高管职务,安心当起了老师。
.
之后三年,蒋勒辰再没见过所谓的母亲。直到他十三岁生日那天,元佳玉给他带了一大堆高档玩具,还顺带一个素未谋面的妹妹。
.
而他对于元佳玉的态度,仅限于被蒋林棍棒教育后疏远的尊敬。
——————
客厅里,两个月没开过的电视机传出动画片的声音,元满坐在小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傻笑,蒋勒辰半跪在一旁舀了一勺汤饭递到小孩嘴边。
.
电视里嘈杂地放着,小孩看上去有些激动,突然猛一起身,手一扬把蒋勒辰手中的小碗打翻掉,小孩一个重心不稳就要倒在碎片上,蒋勒辰一把推开元满,左手因为惯性压在了地上,微微蹙眉。
.
元满受了些惊吓,坐在一旁嚎啕大哭。
.
“怎么回事?”刚扔完垃圾回来,便看到眼前这一幕。
.
厨房里洗碗的元佳玉听到动静出来,扶起元满,有些担忧的神色。
.
小孩抽泣着,“哥哥推我。”
.
惊慌抬头,急迫想要抓住什么,“爸,我没有...”
.
“滚你房里去跪着!”怒火散开。
.
不敢再说其他,埋下脑袋,有些哽咽,转身欲往卧室走去。
.
元佳玉拉住他,“勒辰听话,给你爸道个歉!”
.
眼睛默默地湿了,蒋林的话从来说一不二,若是敢犹豫,不过罚得更重。
.
见他执拗挣脱自己,着急的转头吼:“蒋林你说句话啊!小孩子难免有点意外,你何必如此!”
.
母子难得相聚一次,何必弄的如此不愉快。
.
元佳玉红了眼眶,死死抓住儿子指骨分明如葱的手,竟这样瘦了。
.
“罢了,把地上收拾了吧。”蒋林扶了扶脑袋,疲惫的声音有些心碎。
.
蒋勒辰弯下腰一块块拾起碎片,前几天着了凉,有些胸闷,左手疼得厉害。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40:00 +0800 CST  
002. (2)
.
整个房子宽敞明亮,采光极好,处于市中心的位置。
.
色调以暗灰为主,辅有白色和米色,有几许欧美风格。
.
进门朝右的酒柜上,定定几瓶香醇的红酒,斜斜的立于架子上,边上几个高脚杯。
.
挑高大面窗的客厅,吊灯白玉似的,清新不俗,倒有几分雅淡。
.
卧室背西,冬暖夏凉,被收拾的一尘不染,空气中有淡淡的茉莉香味。
.
这所有的布局设计都是妻子操办的,十年来都未曾动过。
.
坐在躺椅上吹着江边传来阵阵凉风,闭着眼有些惬意。
.
身上压了一床毛毯,睁开眼看到元佳玉温暖的浅笑,终归是自己负了她。
.
“想什么呢,这么入神。”拿过一把椅子在一旁坐下,享受这难得的闲暇时光。
.
“哪里那么多想的,不过养养神而已。”蒋林这世间所有的温柔都给了面前的女子,只可惜造化弄人。
.
言归正传,“今天的事,不是勒辰的错。”
眼前的女子肌肤雪白,般般入画姣若秋月,温婉至极。
.
蒋林轻“嗯”一声,也知道自己的孩子不会如此失了分寸,只是气头上,习惯性的用强硬的手段管教。
.
见他目光空洞,循循善诱:“孩子大了,别老是约束着他,该给他自己的空间去思考一些问题了。”一语中的。
——————
出了卧室,蒋勒辰笨拙地哄着小孩儿,哭声停了些。
.
看见蒋林,不自觉的有些紧张,站起身不敢看他,“爸。”
.
没有理睬他,自顾自朝元满走去,蹲下来抚了小孩的呆毛,“没事了吗?”语气是从未听过的温柔。
.
“嗯。”乖乖的回答,眼睛却是一直盯着蒋勒辰。
.
“爸爸带你出去买糖吃好不好?”继续揉着松软的头发,有些愉悦。
.
“嗯!”妈妈不准自己吃糖,每次都只能偷偷的藏起来,小孩儿对五颜六色的糖果天生的喜欢,眼睛亮亮的。
.
牵着蒋林的手往门口走,像是想起什么,转过头,“哥哥你要吃糖吗?”
.
抿嘴微笑,“不用,哥哥不喜欢吃糖。”
.
哪里是不喜欢,只不过小时候偷偷攒钱买糖吃,被蒋林发现了,打的他一个星期不敢碰凳子,还断了两个星期的零花钱,剜心的痛。
.
他跟元满一样,喜欢甜的。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41:00 +0800 CST  
002. (3)
.
一时间只剩下二人,气氛有点尴尬。
.
当年元佳玉生下元满,蒋勒辰连面都没见着,她就带着元满走了,不论表面多么云淡风轻,一直都是介怀的。
.
还是元佳玉先开口,“勒辰,来看看这双鞋喜不喜欢。”从盒子里拿出一双纯黑色aj球鞋,是当下最流行的款式。
.
正准备弯下腰给他试试。
.
“谢谢您,我不需要。”往后撤了半步,恭敬而疏远。
.
尴尬的放下手,还是在笑,“嗨,没事,也是我不好,你跟妈...跟我说说你喜欢什么样的,我去买。”
.
刚才吃饭时,蒋勒辰一勺鱼子酱都没吃,她明明记得这孩子小时候爱吃的,每次做了也不见他动筷子。
.
“不用的,您别麻烦了,不用在意我。”依旧礼貌得找不出差错,偏偏就觉得心里难受。
.
“没什么事我去写作业了,您随意。”说完浅鞠了一躬,回了房间。
.
元佳玉还是心痛得难受,她自问当年迫不得已,却是亏欠了这个孩子太多,这么多年都想要弥补,可是,真的一点机会都不能给她吗?
.
眼睛有些酸涩,掩饰不去的无可奈何。
.
“哥哥我回...妈妈你怎么哭了?”买了糖回来的小孩很是担心。
.
“怎么了?那混账东西欺负你了?”蒋林换好拖鞋走了过来,紧了眉心。
.
“没有,不小心被风迷了眼睛,休息会儿就好了。”勉强的带着苦笑,“时间不早了,我们就先回去了,满满,跟爸爸说再见。”说着拿起了沙发上的包,牵着元满准备离开。
.
“爸爸再见。”有些依依不舍。
“我送你们。”
“不用了,我开了车来的,先走了。”说完急匆匆出了门,情绪有些不稳。
.
这十年来,二人相处更像是朋友,不会刻意避着不见,但元佳玉的态度,总是淡淡的。
.
“滚出来!”对着卧室门一阵爆栗。
蒋勒辰打开门踱着步子过去,脑袋一直垂着。
.
“跪下。”
缓缓屈膝端正跪好。
眼前的孩子温润如玉,从前便懂事得让人心疼,只是为何偏对于这件事,如此大的执拗。
.
“说说,都做了什么好事。”坐在沙发上,揉着太阳穴,做老师之后,便戒了烟,头有点胀。
.
“她买了双鞋给我,我没...”
“她是谁!再给我犟******!”右手食指指着蒋勒辰的鼻尖,简直放肆。
.
浑身一紧,屁股上没好全的伤隐隐作痛。
“妈...她给我买了鞋我没收下。”心里小鹿乱撞,快要跳到嗓子眼。
.
收回了目光,“你妈妈一片心意,以后都收下。”
“是。”平稳了呼吸,听不出不情愿。
.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你何必辜负你母亲的慈母之心?”无奈胜过恼怒,教过多次,见效甚微。
.
见他不答话,耐心循导:“当年的事都是无可奈何,谁都没错,终究是缘分尽了,你作为晚辈,不该掺和介意这件事。”说完自己心里难受得紧,也不愿再多废话。
.
“听见没有?再敢不敬长辈让我看见,你知道后果!”
.
拳头紧了紧,“是,听见了。”
后果自然知道,掌嘴罚跪都是轻的,打得他痛哭流涕不在少数。
.
他本不是个爱哭的性子,若非实在疼的紧了受不住了,全都是强迫着自己忍下了的。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5:42:00 +0800 CST  
003. 情窦初开
.
十一,天气彻底凉了下来。
.
浅灰细格的衬衣套了件牛仔外衣,下身黑色长裤,匡威高帮布鞋,微微露出脚踝。身材修长,碎发散在额头上,干净笔直。
.
“爸。”
“嗯。”
蒋勒辰提了两大包行李往楼下走,蒋林在车里等他。
.
十一国庆,学校组织了高一新生出行游玩,为期三天,自愿报名。
.
蒋勒辰担任了副团支书身兼班长一职,到场组织清点人数。
.
窗外风景美好,大巴车里叽叽喳喳,蒋勒辰坐在蒋林身边如坐针毡,他似乎从来未曾如此近距离挨着内心敬畏的父亲,无论身与心。
.
“难得出来玩,好好放松一下。”察觉到了身旁孩子的僵硬,尽量轻和的语气道。
“是。”恭敬如往昔。
.
三个小时的车程,入眼一片翠绿,依山傍水好不自在。纷纷下车,话语声从未断过。
.
有些疲惫,安排下住宿后,蒋林干脆就在酒店歇下了,使唤了蒋勒辰带着班委去勘察明天的路线。
.
周边都是山,舒适宁静,远离喧嚣。草草定下了方案,蒋勒辰从背包里拿了几块压缩饼干出来,几个人和着水吃了点。
.
“啊!”一声尖叫从队尾传出来,方玲踩了块活石,差点摔倒。
待众人反应投去目光时,方玲已经被蒋勒辰稳稳抓住了。
看着蒋勒辰一点没有长途的风尘仆仆,就这样呆呆的被他抓住。
.
“你没事吧?”放开她关心道。
“嗯?哦,没事没事,谢谢啦。”脸上一阵白一阵红。
.
少年尽管掩住了所有光芒,却一看上去就很舒服,生的乖巧阳光,让人挪不开目光,身材也是严格把控下的标准,他的身影,在方玲脑海中迟迟不能散去...
——————
“方玲好些了吗?”蒋林坐着,声音是奔波后的疲惫。
“右脚崴了不能使力,明天可能不能去登山了。”倒了一杯水递过去,温度刚刚好。
.
“你多照顾着点。”
“会的。您早点休息。”微微鞠躬,退出了房间,轻轻掩上门。
.
住的是总统套房,一个房间六个人,蒋勒辰回到房间,其余五人正在开黑,有些热闹。
.
男孩子总是这样,一起打过球就是拜把子的兄弟。
.
蒋勒辰的球技实在让人佩服,阳光下的少年像一匹烈马,他喜欢穿白色球衣,乖巧中透着些痞气,青春洋溢。
.
倒是从来不见蒋勒辰打游戏,他们便也识趣的没叫他。
.
十点不到蒋勒辰就歇下了,外间不时传来的吵闹声让他难以入睡。热血沸腾的游戏,总是让青年人着迷,辗转反侧直到深夜。
.
“啊!woc!快起来了!” 八点半,杨皓从床上滚下来。
.
昨晚基本通宵,四点才勉强关了电脑。
蒋勒辰的闹铃刚响就被杨皓关掉。
.
六个人匆忙洗漱了出门,男生动作快,赶在出发前追上了队伍。
.
“蒋老师好...”六人打了招呼便往队伍里钻。
“怎么迟了?”
“起晚了...”蒋勒辰停下步子,恭敬的站定。
“几点睡的?” 眉毛一挑,有些不满意。
“十点多。”不自觉吞了一口口水,拳头稍微握紧。
暼了他一眼不再多言,领着队上山。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06:00 +0800 CST  
003. (2)
.
山不算太高,足有四个小时登顶,中途有几个女生受不住选了索道。
.
蒋勒辰搀扶着方玲在队尾。都劝她在酒店休养,方玲不肯,瘸着腿跟在后面。
.
蒋勒辰呼吸尚且均匀,以前被蒋林逼着晨跑,体能算不错的,不是很吃力。
.
选了“山顶酒庄”吃饭,空气清新,颇有世外桃林的感觉。
.
“站这儿。” 中途听杨皓几个打诨,隐约在聊昨晚打游戏的事,顿时有些无名火。
“军姿。”补充道。
说完也不管蒋勒辰僵硬了步子,径自往里面走。
.
蒋勒辰松开晓玲,往旁边靠了靠,挺直脊背,一股山间的寒意直面而来。
.
“怎么了?蒋老师他...”
“没事儿,你先进去吧。”反过来安慰她道。
“可是...那我先进去了。” 不想自己的情感太过明显,担心是明明白白的。
.
无暇顾及旁人好奇的目光,专心忍受。
.
酒庄里有娱乐设施一应俱全,走了那么久也都有些乏了,用过午餐,选了这里作为下午的活动地点。
——————
“跟着。”
站了两个小时,浑身都是酸胀的,山上蚊子多,脚踝手肘都有红疙瘩,他也不敢动,心里猫抓似的难受。
.
跟在蒋林身后半步,到了竹林里一个小亭子,又饥又渴,唇色恰白。
.
“几点睡的?”再给了他一次机会。
“十点多...”虽是实话,不知怎的有些紧张。
“你再给我说一遍?”指着他鼻尖,要冒出火来。
.
久久不敢回应,垂首而立,眼睛根本不敢抬起来。
.
“你是听不见我的话?”最后一丝耐心耗尽。
“十点...唔”脑袋向右一偏,蒋林右手顺势一巴掌,力度震得手心发麻。
.
“再说一遍。”已经不是询问。
“爸,我真的...”恭敬的语气里有些着急,更多是委屈。
.
余光中蒋林又举起了右手,下意识闭眼,浑身一紧。
.
“蒋老师!”
终究还是顾及他的颜面,“回去再收拾你。”
眸子里透着彷徨,他不知是哪里惹得父亲发这样大的火,左脸火辣辣的疼。
.
亭子边上。
“你还好吧?”想着蒋勒辰没有吃饭,给他带了点东西出来,一路跟过来就看到了眼前的一幕。
.
“嗯。”脸上明显的四条指痕,木讷的抬起嘴角。
.
“喏,给你带的。”从手中递出剥好的虾蘸了点醋,还有一大碗粉蒸排骨,也不知道他爱不爱吃。
.
蒋勒辰只是微微摇头,心里有些发堵。
.
“哎你多少吃点吧,都没吃饭的...”说着使劲往他手里放,意识到自己抓了他的手,动作一顿,脸色有些发烫。
.
拗不过她,吃了几口。蒋勒辰没去酒庄,在山顶四处转转,拖着疲惫的身躯,有些浮躁。
.
方玲跟在他身后,她知道他有心事。
.
“有什么事么?”蒋勒辰转过身,双手都揣到黑色长裤兜里,风中没有半分凌乱,反倒填了几分英气。
.
“嗯?没...没事,就过来看看。”两只手都不知往哪里放,她本不是这样别扭的性子,真是没用。
.
两人并排走,方玲刚到蒋勒辰肩膀的位置,并不能看到她红透了的脸颊。
.
坐在望江崖的小石块上,方玲长发在风中扫动,她生的文静,肌肤雪白,带点婴儿肥,并不扎眼。
.
远处莺歌燕舞的鸟鸣,云蒸霞蔚的绮丽,溪边的绿柳,山涧的清幽。
.
靠在他肩上,梦中清浅的呼吸,伪装了一份倦意。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11:00 +0800 CST  
004. 解不开的结
.
三天旅程很快结束,蒋林在之后的几天都没怎么搭理过他。坐大巴回到学校,又跟着蒋林进了车库,乖乖的提着两袋行李。
.
回到家里,空气中依旧存有清香,是薰衣草的味道。
.
收拾好东西,又把家里大小物件都擦了遍,煮好饭煲了汤,炒了两盘卖相不太好的小菜。
.
气压低的有些喘不过气。
在主卧门口徘徊了许久,手心里出了汗,轻轻叩门,“爸,饭好了。”
.
蒋林一回来就进了卧室,许是在山上着了凉的缘故,出来的时候脸色不太好。
.
桌上晚饭都准备好了,稍微展颜。
吃完把碗洗了,蒋勒辰有些许手足无措。
.
蒋林坐在客厅看书,讨好似的给他泡了一杯苦荞,“您乘热喝。”说完转身往卧室走。
“我准你走了?”书翻动了一页,眼皮依旧没抬起来。
.
身子僵硬的转过来,蒋林没有理睬他。
僵持了一分多钟,像是再也受不住了,屈膝跪了下去,他不知道哪里犯了错,等着蒋林发落。
.
放下手中的书,“我记得前不久才跟你说过作息问题。”抄着手靠在沙发上,平静得很。
“是。”
.
“所以我的话都当耳旁风了?”
“勒辰不敢。”这样的问话,承受不起。
“不敢?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砰!”怒火包不住一般,手中的书朝着蒋勒辰胸口砸去。
.
不敢躲,硬生生的受着,潜意识闭上了眼。
.
把书捡起来,又膝行几步,轻轻双手放在茶几上,跪得更端正了些。
.
“你说,一号几点睡的。”
同样的问题,回答了四次,挨了一巴掌,有些不敢答话。
.
硬着头皮:“十...十点。”
“蒋勒辰!你别挑战我的耐性!到底几点睡的!”
.
不算大错,若是他不扯谎,斥责几句也就作罢,谁料一而再的问不出句实话,真是胆子翻了天了!
.
蒋勒辰浑身一抖,蒋林吼他的时候少,偏偏每次都让他怕到骨髓。
.
“爸,我...我真的是...”
“行了!我不想听你废话!”
.
随手从茶几底下抄了根藤条出来,食指粗细,质地上成。
.
蒋勒辰刚上初中那会儿,浮躁得很。也不知蒋林哪次去乡镇上办事带回来一根藤条,看见它都有些发怵。
.
“滚过来趴好。”指着茶几道。
“爸...”
“嗯?”
不敢再说话,这时还哪里不明白,蒋林认定了他在撒谎,委不委屈也不是他说了算的。
.
闭了闭眼把情绪都吞下去,挪了挪跪得生疼的膝盖,趴伏在蒋林指的位置,强忍住泪花。
.
“裤子。”
双手顺从地解开皮带,将深蓝色牛仔外裤褪到膝弯处,脸色泛红。
.
“啪!”
力度之大,毫无防备的一下,蒋勒辰极力抑制住要喷涌而出的呻吟。
.
蒋林的怒气,可能是受不住的。
.
藤条一下接一下地咬上来,初时几下便已无法忍受,咬着宽松的白色运动外套,强自熬着。
.
二十下过后,本能的往旁边躲,却又不敢真的躲开。
.
腹部紧紧抵住茶几边缘,膈得生疼,咬紧牙关,额头上全是冷汗浸湿的碎发。
.
显然不满意他这样的行为,加重力道往腿根抽去。又是二十,肉嫩的地方破了皮,隐隐有血珠往外冒。
.
顿时感受不到了痛意,失去知觉一般麻木。
.
见他不吭声,只以为他不服气,还敢跟他较劲。
.
“啪!”“啪!”“啪!”
三下在同一个位置,手法刁钻,比先前二十下更难熬。
.
“呃!”
痛,痛不欲生。
.
听见藤条破风的声音,完全克制不住的躲开了。
.
待回过神,就可怜巴巴的跪在蒋林面前,他不是不知道躲避的后果,脑子一片空白。
.
蒋林气笑,如鹰隼般的眸子透着寒意,还有止不住的怒意。
.
“这就受不住了?我以为你多大能耐。”
藤条一抽:“趴好了!”
.
屁股上刀割的疼,肿的发烫,想说些什么,张了张嘴却没有胆量说出来。
.
挣扎片刻跪了回去,平角内裤似是小了一号。
.
理智回来了一点,“一号晚上,几点睡的。”
品行问题,从来没有轻易放过的道理。
.
绝望的闭上眼,他第一次不知道该怎么答话,屁股上尖锐的疼痛提醒他,得说一个让蒋林满意的答案。
.
以往,若是撒谎被罚被打他都认,只是这回,他竟觉得有些无力。
.
喉咙发涩,压抑得不能呼吸。
“很晚...我记不得时间了。”语气中是压不住的哭腔。
.
“做什么那么晚睡?”像是终于满意了,问道。
.
做什么?做什么...
他不知道,他只知道他那夜是伴着键盘声音昏睡过去的。
锁紧眉心,身后的伤更是让他痛苦不堪。
.
“耳朵聋了吗!”
说话间,又是凌厉的一下。
.
“啊!我,我...”
绞尽脑汁,他实在想不出理由,没做过的事,又怎会想得出来。
.
但凡蒋林少专横一点,便想清楚了,可偏偏,他对这乖巧得过分的孩子关注太少。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27:00 +0800 CST  
004. (2)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32:00 +0800 CST  
004. (3)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34:00 +0800 CST  
004. (4)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36:00 +0800 CST  
004. (5)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37:00 +0800 CST  
005. 十一月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52:00 +0800 CST  
005. (2)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53:00 +0800 CST  
005. (3)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54:00 +0800 CST  
005. (4)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54:00 +0800 CST  
005. (5)
.
“刚接手自己把握分寸,事情都不能怠慢了,但有一条,学业为重。”剥开几粒花生放在他左手边,难得有空,叮嘱了几句。
.
“是,勒辰明白的。”
明明才十六岁的年纪,语气中却不乏沉稳懂事。
.
蒋林吃得快些,从书房拿了个盒子出来扔给蒋勒辰:“只准作联络用,别让我看见你玩游戏。”
.
蒋勒辰生日就在这几天,正寻思着给他个什么礼物,碰巧iphone5s出来不久,随便挑了个颜色。
.
蒋勒辰对手机没什么特殊喜好,蒋林送的,心里很愉悦:“是,谢谢爸。”
……
蒋林作为年级数学组组长,照例在考试之后做分析报告,冰箱差不多空了,蒋勒辰去超市采买。
.
不甚熟稔地挑选着新鲜果蔬,拿了一块速冻牛扒,都是按照蒋林的喜好来的。
.
“蒋勒辰?”
手里拿着秤好的蜜桔,抬头看见方玲迎面走来,穿着干净的呢子大衣,依旧是齐肩长发。
.
在校园之外的地方见面,多少觉得惊喜。
.
人民公园角落一处靠椅上,在两人身侧的是刚从超市拎出来的一大袋吃食和日常用品。
.
手上拿了杯热抹茶,似乎可以驱散寒气。
.
“还没恭喜你呢,办公室主任。”一时间气氛微有些尴尬,只能胡乱找话,打趣道。
“谢谢。”一如往昔的温润如玉。
.
奶茶的热气把他衬得更加白净,却不敢跟他对视。
.
“诶,那儿有只小狗!”四处张望企图消退些紧张情绪,目光一瞥瞧见了草丛中一只满身是泥的小金毛。
.
蹲下身温柔的把狗狗唤出来,小狗冷的发抖。丝毫不嫌弃的把它抱在怀里,将自己的围脖取下来套在它身上。
.
“这狗狗是走丢了吗?我们要不在这儿等它主人来找?”方玲是很喜欢小动物的,但是家里人一直不同意饲养。
.
大约四五点,依旧没有人来寻这只走丢的小金毛,期间和它玩耍时发现它走路是瘸的,或许,是被人遗弃了。
.
商量着送去收留所,可太多案例让人不放心,方玲家也不能养,蒋勒辰更是不敢带回家,就在旁边修了一个小木屋,放了些火腿肠进去,准备去联系收养的人家。
.
“十一,你先待在这儿,明天姐姐再来看你。”给小狗取了个名。
......
入冬,飘起小雪,穿着黑色短款羽绒服,还是有些透风,十二月底,十分平静。
.
蒋勒辰这月余着实忙碌,学生会的大小事宜都要过手,蒋林在学业上又抓得紧,丝毫不敢松懈,从前打篮球的空闲也被占用。
.
元旦,蒋林跟朋友出去吃饭,蒋勒辰则跟平常一样,随意吃了点就一头砸进书堆里,这三个多月,感受到了高中与初中难度莫大的差别。
.
时间过得很快,天暗了下去,蒋林给他打包了一些小菜,将就凑合了。
.
头昏昏沉沉的,在药箱里拿了感冒冲剂出来灌进去,手脚都是凉的。
.

楼主 贝乐狮子  发布于 2019-06-05 16:55:00 +0800 CST  

楼主:贝乐狮子

字数:38000

发表时间:2019-06-05 23: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02 19:26:11 +0800 CST

评论数:12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