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多面 (现代 父子 实践 治愈系)(重开)

一个工作狂老爸约实践约到自己的亲儿子,并由此走进儿子内心的故事。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0:31:00 +0800 CST  
二楼自留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0:31:00 +0800 CST  
原贴被删,恢复无果,希望老朋友能找到,前排求赞求评论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0:34:00 +0800 CST  
第一章 缘起

六月底,期末考最后一天晚上。

何卓在刺激战场单排厮杀了几局,都没走出自闭城,游戏体验感极差,他感到有些无趣,还是四排好玩,起码倒了还有队友扶。

将游戏邀请发在班群里,几分钟过去,组队界面仍然只有他一个,奇怪了。他退出游戏,点开设置了消息免打扰的班群,发现班群一片哀嚎,斗图,自己的组队邀请早就被成堆的消息刷到上面去了。

电路原理成绩出了。

何卓沉默,登入学校教务处官网,学科成绩,一项项找过去,电路原理,46分。

他的心咯噔一下,转而心跳加快,又似乎松了一口气,他嘴角扯起一抹笑,安慰自己,挺好的,最起码不用天天记挂着成绩了。

不就是开学补考一次嘛,没有挂过科的大学不叫大学。虽这样想,但他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烦躁,也没有了游戏欲望。

思绪拉回考电路原理的前一天,他对面床室友的18岁生日,成人了。大老爷们,生日一般不过,但18岁这个“特殊”的生日,还是会庆祝一下的,正合着这段时间期末复习压力大,电路原理又是在下午考,于是他们决定去酒吧。

一箱箱的啤酒搬上桌,真心话大冒险,斗地主,狼人杀,各种桌游齐上,啤酒虽然没什么度数,耐不住量多,喝到最后大家都晕晕乎乎的,何卓两颊透红,也喝了不少。学校附近酒吧只营业到两点,通不了宵,玩的也差不多了,他们哥几个互相架着回到宿舍睡大觉去。

何卓很少喝酒,这时喝醉了,只觉得胃里翻涌,头昏脑涨,一股说不出的难受,他没忍住,抱住水池呕吐,直到吐的胃里没东西了,才感觉好受些,他洗把冷水脸,隐隐约约听到鼾声,室友都睡着了。

宿醉的后果就是头痛,何卓醒来已是下午一点多,他揉着太阳穴,挣扎着爬起来,吃饭,进考场,看着试卷上的电路图,只觉得越来越困,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做完选择题,头一歪,睡过去了。

……

“哎”,何卓双手扶额,手指撑进头发,在头皮上狠狠地抓了一把,长叹一口气。

“卓子,怎么了,落地成盒了?”室友沈文杰听到了他的叹息,还以为他又被自闭城虐了,一脸无所谓的笑到。

这宿舍谁不知道何卓就是个游戏坑货,王者荣耀操作还过得去,能组队玩两局,到了刺激战场就坑比能力尽显,身法操作,意识配合都不行。宿舍的人都和他一起玩过,很难有和他玩几局下来,不爆粗口的。

“没事。”何卓摇摇头,强撑着笑容,学校改革,从去年起,个人成绩考评只有本人能看到,不公开。他好像还得感谢学校,全了他的脸面。

毕竟没有人会往他挂科这方面想,天知地知,我知老师知,你们不知。

接受现实说简单也简单,说难也难,何卓不出意外失眠了,心里念着事,他翻来覆去将挂科的后果在心里过了又过,一连几遍,最终只剩下一句话盘亘:“保研没戏。”

是了,他们学校的推免章程明确要求:无挂科等不良现象。学分绩点暂且不论,仅挂科一项,基本就绝了此路。

他还记得高考完自信满满对父亲说的话,这才一学期,就将自己推入不复之地。自尊自傲与现实折磨着他,想来想去更睡不着了。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0:37:00 +0800 CST  
“爸,我回来了。”下午5点,何卓到家,拖着行李进房间,见四处无人,喊了一声。收拾了一晚上的心情,现在他脸上已经看不出丝毫沮丧的样子。

何成皓举着手机从书房出来,冲何卓点点头,同时抬了抬手示意何卓安静,他在接听一个重要的电话。

何卓秒懂,他爸平日里忙,这个点在家,肯定是知道他回来等他一天了,何卓心里一暖,心情变得好了很多。直接进房洗了个澡,大热天出了汗臭死了。

何卓下来时,闻到一阵香味,他站在厨房门口,见何成皓穿着西装系上围裙娴熟地炒菜,莫名有着反差萌,何卓噗的一声笑出来,“爸,你说你这居家好男人,怎么就没人要呢。”

“那是你老爸魅力太大,可远观,不可亵玩焉,普通胭脂水粉自惭形愧,在暗处暗恋我呢。”何成皓一点不脸红地接了何卓的打趣,看何卓还站在门口笑,不由笑骂,“愣着干嘛,还不过来帮忙。”

“来啦。”

“爸,我吃了这么多菜,还是你做的好吃,真的。”

“贫嘴。”

……

饭桌上,何成皓频频看向何卓,几次放下筷子,欲言又止。儿子刚放假,他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今晚就得出差。

“爸,怎么了?”何卓时下有些敏感,人在不安的情况下,总是时刻注意观察着外界的。他自然注意到了何成皓的眼神,不禁怀疑他爸是不是知道了期末成绩,他心中一紧,头稍稍往下低了低,不论怎样,他不想让他爸知道,不想看到一丁点不属于何成皓眼睛里会有的失望的眼神。

何成皓回神,“没事,吃吧。”

“哦。”回想何成皓的种种反应,应该是不知道吧,何卓心下稍安,自然了许多。

“想好暑假做什么了吗?”何成皓问道,他想过带儿子进公司学习,但又不想强迫何卓,儿子大了,有他自己的主张。

“没,在家休息几天,再出去玩一段时间吧。”何卓叹口气,其实他有很多计划,只是现在都没什么心情去执行。


“嗯,也挺好。”何成皓点点头,他看出何卓兴致不高,“我要去A市出差,一起吗?”他有些愧疚,几年前换工作后,出差便是家常便饭,许久没有陪过儿子了,平时儿子上学,分居两地,一年父子俩反而待不了几天。“这段时间刚接了一个项目,挺忙的……”

“哦,不去。”何卓撇撇嘴,心中有些失落。

何成皓见他不太开心,摸了摸何卓的头,安慰道,“今晚12点的飞机,半个月左右就能回来,到时我调休年假,咱俩出国玩。”

“我请了钟阿姨来给你煮饭,少吃些外卖。”

何卓有些不耐烦地拍开他的手,答道“知道啦,发型都被你摸乱了!”

出差吗?也好,何成皓太睿智,自己在他面前只怕掩饰不了几天。何卓撑在阳台栏杆上,看着轿车缓缓驶远,一时竟分不清是失落多一点,还是庆幸多一点。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0:39:00 +0800 CST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0:51:00 +0800 CST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1:02:00 +0800 CST  
第三章 打入敌人内部

今天是7月6号,星期五,何卓和柏杨约的是星期天,何卓只有一天时间准备了,许是第一次,他心有戚戚,为了到时见面不冷场,充分发挥他的话痨属性,厚着脸皮与柏杨套近乎。

“柏杨先生,我叫你柏哥吧,听着亲切些。”

没等到回答,何卓也不泄气,自顾自的柏哥柏哥叫的欢乐,他正好闲得无聊。

“柏哥,我其实挺怕疼的,你到时候记得下手轻点哈。”

“柏哥,我要准备什么吗,有点方。”

“柏哥,你多大了,做什么工作呀?”

“柏哥,我听到你退圈挺可惜的,虽然没有见过你,但听说过你。”

“柏哥,你……”

……

手机指示灯闪个不停,提示收到新消息,何成皓掐灭烟头,拿起一看,“小桌子”发来七八条消息。他扫过消息内容,看到“柏哥”二字,嘴角抽了一下,这直接给他降了一个辈分,罢了,喜欢叫什么随他吧。

同时心道:来的正好!何成皓正好想和何卓“聊聊”,手指轻按界面,打出一条消息:“第一次?”

“对啊,柏哥你要温柔点,可不能给我留下心理阴影。”

何卓其实是怂了,他只是听说过柏杨,实际并不了解他,只知道他手法好,据说心狠手黑,但也只是据说。真正心狠不狠,手黑不黑,不知道。他想通过实践给自己一个教训,舒解心中的郁闷,但也怕遇上暴虐的人,万一留下永久的伤害,可没有后悔药吃。

实践这个东西,相当于把身体送到人家板子下,被动方总归是容易吃亏的,不是谁都有勇气去的,虽说你情我愿,但到最后强迫,过线闹翻的主贝不在少数。圈子太乱。

不过莫名感觉柏杨很亲切,应该好相处吧,希望不会太难说话。他决定了,要以自己的软萌攻克他,到时候绝不能过线。做好准备,过线了就跑!要不,先报个警?

“入圈多久了?”

“两年多吧,柏哥你呢?”

两年多了,何成皓蹙眉,心底有些惊讶,两年前,岂不就是何卓高一高二的时候,那时他刚换工作不到一年,正是事业上升期,何卓上的也是寄宿学校,一个月回家待两三天,说实话,他还真不了解,记忆中,就是何卓每次回家都在房间做作业,偶尔下楼看看球赛。他能做的,就是趁儿子在家的时候,给他做几顿饭,倒是忽视了何卓心理的成长。

何卓很懂事,从没抱怨过他。

“为什么突然想实践了?”

“最近很烦……遇上一堆事……也许实践一次能好受些吧。”

好吧,何卓承认,就是训诫小说看多了,这种时候无比希望有人能够开解他骂醒他,哪怕是揍他一顿,但他爸这么开明,从来没有训过他,总不能直白的跑去和他爸说:爸,我想不开,你揍我一顿吧。想想这场面就尴尬。

遇上了什么事?有困难为何不找他,这种不被儿子依赖的感觉,不好受。在这之前,他从未想过时间带给他们父子间的疏离感,毕竟每一次相处都是和谐的,少有摩擦,何卓的确很少和他谈什么生活的问题,他也只以为是孩子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一样凡事“找爸爸”了。

“喜欢挨打的感觉?这会让你感到快乐吗?”

看出何卓不想多谈,何成皓也不多问,即使他很想知道何卓遇上了什么,但此刻,他必须摸清何卓对SP持何种的看法,才好对症下药,作为父亲,自然希望何卓能趁早断了。

“呃……不是,就是想体验一次。”

这直白的问法,还能不能愉快的聊天啊!何卓腹诽,谁没事会喜欢挨打啊!我这是男子汉的担当,担当,懂不懂!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1:06:00 +0800 CST  
对面没有了回音,何卓无语,看来柏杨就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一句话就能把天聊死的那种。

“柏哥,说说你呗。”

等了几分钟,得,又没回应。何卓已经没有聊天的想法了,再尬聊下去,他会疯的。

——

何卓叹口气,打开刺激战场,准备去自虐一波,越菜越爱钢枪,说的就是他,钢枪的感觉真的爽。

这一局,匹配了一个小姐姐,两个小哥哥。听着队伍语音交谈,显然是认识的一起三排,他们钢枪打法与何卓不谋而合,四人配合也不错,决赛圈,何卓秀了一个拜佛枪法,丝血反杀对方最后一人,最后四人满编吃鸡,这让何卓心情好了不少。

其实何卓不菜,只是爱莽,经常没摸清楚情况就一个人冲上去了,经常队友都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成盒了。

互相加了游戏好友后,何卓返回主页,关了游戏助手,才看到了十几分钟前柏杨发来的消息:“抱歉,在工作,稍等。”

“理解,你先忙。”

……

这么好的聊天机会,何成皓怎么可能放过,奈何天不遂人愿,老总这时候打电话过来问他项目进度。

他是一家国外的服装上市公司GK在中国的子公司设计部的项目副总监,副总监有3个,现任项目总监即将调任至总公司,这次与国内品牌DR公司的合作由他亲自跟进,可见其重要程度,把这个项目做好了,总监就是他的。到时候自然没这么忙,最起码不用经常出差跟项目了。

等忙完工作,将邮件发过去,已是晚上八点。何成皓给小桌子发信息:“吃了吗?”

小桌子秒回。

“柏哥,你忙完了啊,我还没吃呢,没胃口。”

“多少吃点,不吃对身体不好。”

“好的,谢谢柏哥。”

怎么解决问题?——得先了解问题,找到根源;怎么快速深入问题?——打入敌人内部,先和小桌子成为朋友。这是何成皓目前的策略,谋而后动,对症下药。

于是何成皓果断出击,“小桌子,你作为被动方,承受方,为了不伤害到你,我有必要先了解你。”

“我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这对双方都很重要,可以吗?”

“可以,你问吧。”

何卓不做多想,他是第一次,没有丝毫经验,只是觉得柏杨很专业,专业到让他有种心安的感觉。和这样一个严谨,会考虑对方的人,应该不会太难过吧。

“第一,从哪里接触到SP与实践的?”

——网上,看过训诫小说。

“第二,看过视频吗?”

——看过两个,不太能接受这种视频,感觉怪怪的。

“第三,接受的工具与程度”

——轻度,中度吧,不能太重。

……

“第n,你对SP的看法及目的”

——不知道

“第n+1,实践时,对主动有没有要求?”

——有,不能强迫我,不能破皮,不能用尖锐物体,不能有附加刑。

何卓汗,这怎么整的跟调查问卷似的,这一问一答,颇有面试的感觉,他挑了几个回答,有的问题诸如对sp看法之类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直接跳过,他都还没搞懂自己到底是什么个心理。

网络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可以帮很多人打开心扉,对着网友,往往可以卸下心防,倾诉很多。比起树洞的寂静无声,自己默默消化,网上还能得到回应,安慰,而不是单机的无助。

这一晚上,柏杨与小桌子聊了很多,小桌子第一次与同好交流,不用遮遮掩掩,分享了很多他的迷茫,以及作为“书友”带柏杨入训诫文圈。同样,柏杨也分享了一些他的趣事,经验,看法,双方网络距离拉近了很多,末了,小桌子说小心为上,提出要带面具与柏杨实践,柏杨一笑,欣然同意。

……

何成皓得到一些基本信息,他心下稍定,还好,何卓没有沉迷其中就好,也知道对主提要求,有底线。训诫文,他也知道,也看过一点,看来何卓是想寻求一种因训诫带来的安全感,这都与单亲家庭和他工作太忙有关,即便平日里再热情开朗,也抵不过内心缺乏安全感、孤独。

只是儿子啊,有些人根本不会顾及你的要求与底线,同时他很后怕,万一……何成皓摇摇头,制止了往坏处的想法。所幸,你遇到的是我,真好。

最近遇到了啥事?何成皓有些不解,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是青春男女的小恋情,或者……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然后,从手机联系人的某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何卓辅导员的电话,拨通。

好样的!挂科了!

何卓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惊喜。

————

嘿嘿,何卓完全就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把自己卖了个一干二净。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1:12:00 +0800 CST  
先搬到这吧,我要去吃饭了,后面章节有个小bug,我得稍微修一下,欢迎新朋友老朋友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1:14:00 +0800 CST  
对面没有了回音,何卓无语,看来柏杨就是个直的不能再直的直男。一句话就能把天聊死的那种。

“柏哥,说说你呗。”

等了几分钟,得,又没回应。何卓已经没有聊天的想法了,再尬聊下去,他会疯的。

——

何卓叹口气,打开刺激战场,准备去自虐一波,越菜越爱钢枪,说的就是他,钢枪的感觉真的爽。

这一局,匹配了一个小姐姐,两个小哥哥。听着队伍语音交谈,显然是认识的一起三排,他们钢枪打法与何卓不谋而合,四人配合也不错,决赛圈,何卓秀了一个拜佛枪法,丝血反杀对方最后一人,最后四人满编吃鸡,这让何卓心情好了不少。

其实何卓不菜,只是爱莽,经常没摸清楚情况就一个人冲上去了,经常队友都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成盒了。

互相加了游戏好友后,何卓返回主页,关了游戏助手,才看到了十几分钟前柏杨发来的消息:“抱歉,在工作,稍等。”

“理解,你先忙。”

……

这么好的聊天机会,何成皓怎么可能放过,奈何天不遂人愿,老总这时候打电话过来问他项目进度。

他是一家国外的服装上市公司GK在中国的子公司设计部的项目副总监,副总监有3个,现任项目总监即将调任至总公司,这次与国内品牌DR公司的合作由他亲自跟进,可见其重要程度,把这个项目做好了,总监就是他的。到时候自然没这么忙,最起码不用经常出差跟项目了。

等忙完工作,将邮件发过去,已是晚上八点。何成皓给小桌子发信息:“吃了吗?”

小桌子秒回。

“柏哥,你忙完了啊,我还没吃呢,没胃口。”

“多少吃点,不吃对身体不好。”

“好的,谢谢柏哥。”

怎么解决问题?——得先了解问题,找到根源;怎么快速深入问题?——打入敌人内部,先和小桌子成为朋友。这是何成皓目前的策略,谋而后动,对症下药。

于是何成皓果断出击,“小桌子,你作为被动方,承受方,为了不伤害到你,我有必要先了解你。”

“我问你几个问题,希望你能如实回答,这对双方都很重要,可以吗?”

“可以,你问吧。”

何卓不做多想,他是第一次,没有丝毫经验,只是觉得柏杨很专业,专业到让他有种心安的感觉。和这样一个严谨,会考虑对方的人,应该不会太难过吧。


“第一,从哪里接触到S # P与实践的?”

——网上,看过训诫小说。

“第二,看过视频吗?”

——看过两个,不太能接受这种视频,感觉怪怪的。

“第三,接受的工具与程度”

——轻度,中度吧,不能太重。

……

“第n,你对S # P的看法及目的”

——不知道

“第n+1,实践时,对主动有没有要求?”

——有,不能强迫我,不能破皮,不能用尖锐物体,不能有附`加刑。

何卓汗,这怎么整的跟调查问卷似的,这一问一答,颇有面试的感觉,他挑了几个回答,有的问题诸如对s # p看法之类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答,直接跳过,他都还没搞懂自己到底是什么个心理。

网络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地方,可以帮很多人打开心扉,对着网友,往往可以卸下心防,倾诉很多。比起树洞的寂静无声,自己默默消化,网上还能得到回应,安慰,而不是单机的无助。

这一晚上,柏杨与小桌子聊了很多,小桌子第一次与同好交流,不用遮遮掩掩,分享了很多他的迷茫,以及作为“书友”带柏杨入训jie文圈。同样,柏杨也分享了一些他的趣事,经验,看法,双方网络距离拉近了很多,末了,小桌子说小心为上,提出要带面具与柏杨实践,柏杨一笑,欣然同意。

……

何成皓得到一些基本信息,他心下稍定,还好,何卓没有沉迷其中就好,也知道对主提要求,有底线。训诫文,他也知道,也看过一点,看来何卓是想寻求一种因训jie带来的安全感,这都与单亲家庭和他工作太忙有关,即便平日里再热情开朗,也抵不过内心缺乏安全感、孤独。

只是儿子啊,有些人根本不会顾及你的要求与底线,同时他很后怕,万一……何成皓摇摇头,制止了往坏处的想法。所幸,你遇到的是我,真好。

最近遇到了啥事?何成皓有些不解,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是青春男女的小恋情,或者……他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然后,从手机联系人的某个犄角旮旯里翻出何卓辅导员的电话,拨通。

好样的!挂科了!

何卓你真是给了我一个又一个惊喜。

————

嘿嘿,何卓完全就是在不知道的情况下,把自己卖了个一干二净。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2:43:00 +0800 CST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2:54:00 +0800 CST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3:15:00 +0800 CST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3:24:00 +0800 CST  
我是真的不喜欢发图片,但是吞文太严重了,没办法
剩下的晚上再搬+新文,我先去上课了,小可爱们可以帮帮忙顶帖吗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3:26:00 +0800 CST  
第五章 开解

因着面具的缘故,何成皓看不到何卓的脸部表情,但他知道何卓肯定不好受,刚刚这顿打约摸着有五十下了,也是他借着实践的名义用戒尺打下的家法罢了,用了多大力气,他是清楚知道的,但这会儿看着何卓有气无力的趴着,何成皓的心还是涩涩的疼。

在小桌子面前,他的身份是柏杨,不是何成皓,柏杨是一个连抱抱他,安慰他的资格都没有的人。

何卓好吗?当然不好了,一点也不好。

面具下的何卓脸色苍白,满头都是汗,第一次如此近距离地清晰的感受强烈的痛意,他有些眩晕,接过水,抿了一口,发现是甜的,里面放了葡萄糖。

“我没事。”

何卓皮肤白皙柔嫩,经过时间的发酵,屁股高肿,几条愣子堆积其上,最严重的地方泛紫红色,整个臀部像一副斑驳的油画,红紫青三色交替。

“嗯,缓一缓罢。”何成皓将毛巾用冷水打湿,轻轻放在何卓屁股上。

湿毛巾有冷却,降低体温的作用,何卓明显感觉身后火烧火燎的疼痛缓解了一些。

“缓一缓?是……还……还要打吗?”何卓声音沙哑,拿着杯子的微微颤抖,有些恐惧。

何成皓一笑,“怕了?”这孩子,怎么理解的。

何卓呐呐地点了点头,原来挨打的感觉是这样的,在痛的时候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法想,只想尽快摆脱这种痛苦,他一点都不喜欢这感觉。

这种人为刀殂,我为鱼肉的无力感,实在不好受,何卓仿佛又看到了,从上帝视角看到了,他这段时间的郁闷和无力。

“不打了,你挨不了多少了,适可而止,我又不是什么暴虐的人。”

何成皓走过去,替他换了一块毛巾,手放在他的背上,说道,“你之前说遇到了一些事,我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遇到了什么难解的事,但你记住,有问题就去解决,不能一味逃避,解决不了可以向身边的人求助,世间纷纷扰扰的事太多,心大一点,要学会放下。”

“好,柏哥,谢谢你。”何卓又喝了一口葡萄糖水,水入干涩的喉咙,甜丝丝的。

“谢我什么,谢我把你揍了一顿吗?”何成皓揶揄道。如果何卓能看见,一定会发现,何成皓脸部柔和,眼里都是温柔夹杂着心疼的笑意。

面具下的,何卓又脸红了,谢谢你给我讲这些,他在心里说道。

“能说说吗?我帮你支支招。”


何卓摇摇头,示意不想说,过了一会儿,还是开口,“我,这段时间太放纵自己了,有一件事,我,我对自己很失望,很难受,我想告诉亲近的人,但害怕他们对我失望,只能小心翼翼的维护着在他们心中美好的形象,可我已经不美好了,这个矛盾一直在我心里打架,我恨自己不上进,不知道怎么该面对相处下去。”

“所以你就想实践,采用这种自虐般的方式迫使自己忘记?”

“不是忘记,起码能让我心里好受一点。”

何成皓沉默良久,才道,“不会的,他们不会对你失望,你不说我也知道,你是指你的家人。但我要告诉你,家人是至亲至爱之人,是不计回报付出的人,是在犯错时能够互相包容的人,即便相处的过程中有不愉快,有冲突,但他们永远你的后盾,是你可以依靠的人,会在你背后关心着你。所以,你有没有想过把事说开呢?事情往往并没有你想的这么糟。”

是么?原来一切只是他的心里作祟吗?其实他还有一点没说,便是那可怜又可笑的自尊心不允许他求助,示弱。

何卓永远都是那个骄傲的,阳光下的少年。

看了一眼手表,四点了,何成皓六点还有个视频会议,然后还得赶飞机,回A市接着做项目。

何卓趴在床上,手撑着床,精神好了很多,不像刚刚有气无力的样子,何成皓悄悄放下心,开始收拾那些工具。

“行了,我也不多说了,还有事,得走了,我送你回去。”

“不,不用了,我自己能回去。”何卓连忙拒绝,开玩笑,怎么能让他送,暴露了地址咋办。

“那你自己好好想想吧,房间我开到了明天上午,你休息够了就早点回去,回去记得先冷敷再上药。”

“嗯,好。”

走到门口,停下,再叮嘱了一句,“天热,仔细些,别发炎了。”

“知道啦,柏哥再见。”何卓腹诽,之前也没听说过柏杨是个婆婆妈妈的人啊,别人对他的评价无一不是冷漠严肃,怎么这次这么啰嗦。

不过,人还挺好的,没他们说的那么高冷。

————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7:04:00 +0800 CST  
第六章 回忆

这场实践,来的太冲动,结束的也很快,他至今都还飘乎乎的,有一种不现实的感觉。

今晚的天空,依稀看到天上星星点点错落分布,何卓慢悠悠地走在街边小道,身后随着步子挪动发出一跳一跳的痛意,提醒着他发生的一切。

可惜啊,柏哥他要退圈了,这是最后一次。

何卓想起他劝慰的话,家人么?但人总是那么奇怪,越是亲近的人,越想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他不知道这是否意味着疏离,但人都是好面子的,就像有的时候被人揭了短处会感到尴尬,不想见人一般,不是谁都有直面剖视自我的勇气。

抬起头,霓虹灯闪烁的高楼,那为城市打广告的灯光在不同颜色中妖异地变幻着,让人沉醉其中。

何卓思绪飘远,没看到不远处一辆黑色轿车一直跟着他。

何成皓放心不下何卓,改了航班,起码得等何卓到家后再走。

何卓想到了父母离婚那一年,他10岁,坐在楼梯上看着爸妈争吵摔东西,不回头地走远,留下他一个人在家,他没有哭闹,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他尊重父母的选择,只是那个选择里,独独没有考虑到自己——都以为自己跟着对方生活。后来是奶奶把他带回乡下,在那里度过的小学时光。

妈妈去世的时候,他知道了父母离婚的原因——妈妈癌症晚期,当时他们家境不好,妈妈是为了不拖累她们,故意制造矛盾离婚的,知道病情那一刻,妈妈的内心有多绝望呢?何卓不得而知,但肯定很绝望,绝望到后来下决心远离心爱的丈夫孩子。

他脑海浮现了父亲那时的哭吼与自责,父亲恨他自己无能,窝囊。随后父亲毅然地换工作,四处奔波流离,工作繁忙,摸滚打爬七八年,到现在算个中产家庭。

对现在的何卓来说,小时候的记忆很久远,很多事他都记不太清了,那一段黑暗的日子,唯一忘不掉的就是这几个场景。

初中上的寄宿学校,父亲独自在外拼搏,每年相处最多的时间,就是过年前后半个多月吧。上了高中,依旧封闭式学校,不同的是,父亲在市区买了房子,可以偶尔回家,有时也能吃上爸爸亲手做的热腾腾的饭,关系亲近了许多。

他从未怪父母,父母尚且自顾不暇,又怎么能要求父母分心照顾到他呢?但到底,多年来内心的疏离很难磨灭了。

外表光鲜亮丽,又有谁知道独处时的内心的千疮百孔,除了坚强,你一无所有。

心思太重的人,往往容易负重前行。

正如他,说是自卑也好,自傲也罢,这些事自己总能解决的,时间是好的疗伤药,他觉得现在这样最就挺好的。

“坚强”的过了那么多年,这次也一样。

但是……柏哥说的家人,真的很让人感动,就像有魔力一般,在他脑海中盘桓回旋,家人是在犯错时互相包容的人,是后盾,永远不会抛弃你……有那么一瞬间,他好想试一试,想求助于父亲,与其提心吊胆父亲知道后的表现,不如主动坦白……

何成皓看着何卓一路走走停停,连过马路都心神不属,差点闯了红灯,被车撞到,这下他忍不住了,小破孩子在想什么呢!

手机铃声响起划破寂静,打断了何卓的思绪,是他爸。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7:11:00 +0800 CST  
何卓收拾情绪,接听,脸上带了一丝笑意,变得温柔许多,与刚刚判若两人,语气轻快,“喂,爸。”

“嗯,在干嘛呢?”何成皓坐在车里,声音带了一些沙哑,他这几天熬夜着急上火,用嗓过度,喉咙有些发炎。

“和几个朋友在外面玩呢,待在家里太无聊了。”

和朋友在外面玩?明明就是一个人,何成皓好看的眉头皱了起来,薄唇微抿,有些不悦,他不喜欢何卓瞒着他一些事,譬如这次,瞒着他都敢出去实践了。

不过何成皓也理解,这种事不可能跟他说,没骗他待在家里没出去就好了,他没说什么,只道,“注意安全,早点回去。”

“嗯,爸我知道了。”

“爸,你感冒了吗?怎么感觉鼻音有点重?”

傻小子连关心人都不会,是不是鼻音都听不出来。

何成皓顺坡下驴,“嗯,A市的天气这几天变化有点快,还是家里好,你多注意身体。”

看吧,你也对儿子撒谎了,扯平了。

“爸,我……”

不知为什么,这时候听着何成皓温柔关心的话,何卓鼻子一酸,有些想哭。

“怎么了?”

何成皓听出何卓语气变了,还以为是伤疼得厉害,连忙问道,希望何卓能对他说。

“没…事…”话到嘴边,何卓还是说不出口,啊这该死的倔强。

“傻小子,有事就说。”何成皓轻笑两声,诱哄着。

人是感性与理性并存的,亲情就是这么一个神奇的东西,即便你前一刻还在各种执拗,或生气,或赌气,但若是他多问你几句,就能轻易地让你缴械投降,会让你想卸下所有的冰冷的龟甲,回到温暖的地方。

酒后吐真言,大抵也是如此,喝醉了,那些“理性”都不见了,感性抢占大脑,说出来的话没有那么多的心思回转,斟酌措辞。

何卓没直接说,而是换了一种说法,先探探口风,“爸,你说,如果你发现你好朋友不堪的一面,会怎么做呢?”

在何成皓看来,能询问他,便是一种进步了。

“不堪的一面,是指?”何成皓心酸酸的,原来你一直把自己想的这么不堪吗?终究是我错过了你的成长。他很想搂住何卓,大声冲他喊:你很好!

“也没有这么严重,就是如果你发现好朋友背着你做了一些不太好的事,做了错事,你会怎么看他?怎么处理?”


“如果你认定了这个朋友,那就接受他的各方面,世上没有绝对的好人坏人,也没有绝对的好事坏事,可以指出错误,帮他改正,这才是朋友应该做的。比起坏事,知错能改更难得可贵。”

何成皓揉了揉眉心,近来压力太大,加上情绪波动很大,头有些痛。

莫名的,在这种情况下,何卓觉得这种说话的语气好熟悉。

“好,我知道了,还在加班吗,你注意身体。”

何卓其实想问,如果朋友换成了儿子呢,你也会这么回答吗?但他终究不敢。

是我太怯懦,不敢赌。

不过好像父亲并没有很抵触这个“朋友”,何卓心下稍安,心情也没有那么沉重了。

“你在家也是,好好照顾自己。”

“嗯,谢谢爸。”

何成皓又揉了揉眉心,看着何卓一步一步慢慢走到了小区门口,直到进了小区门,才调转车头离开。

登机前,何成皓看到“小桌子”给他发的晚安二字,配上一张卖萌的表情包,何成皓莞尔一笑,回复:好梦。

晚安,一夜好梦。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17:15:00 +0800 CST  
第七章 饭局

时间流水,约摸一周时间,何卓的伤早就好的差不多了,柏杨和小桌子的感情倒是愈发地好了,柏杨经常性的问候他,何卓能从柏杨身上感觉安全感,一周下来,俨然把他当成了倾诉对象,两人可以从早聊到晚,从天南侃到地北,几乎要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只是,混熟了的柏杨没有开始那么冷漠,从两人的聊天方式,说话语气,何卓莫名觉得有一股很熟悉的感觉。

不待他深究这股熟悉感的来源和原因,何成皓就回来了。

何卓这天下午与朋友约好在市内体育中心租场地打篮球,热血沸腾地玩到六七点,到家时见客厅灯开着。

“爸?”何卓晃悠了一圈,没见着人,喊几声,也没人回应。

是爸回来了吗?人呢?灯开着,难道谁来了?不可能啊,何卓如是想着,大门开了

“回来了?”何成皓提着一些东西进门,他也才刚刚到家,正把带的一些特产从车里拿上来,看何卓这满身是汗的样子,轻轻推了他一把,“去,赶紧换衣服,我们出去吃。”

“去哪啊?”何卓疑惑着问了一句,他们父子一起出去吃的机会很少,这几年何成皓只要有空在家基本就会自己做饭,手艺很不错。何卓虽然没这手艺,但也偶尔自己动手,简单解决一下。

“有个朋友的饭局,这刚回来,家里也没什么新鲜的食材,我就不做饭了,你随我一起去。”

“哦,好。”何卓应了一声,回房洗澡换衣服去了,出来时,穿了一身帅气的休闲套装,既然是朋友的饭局,应该不用多正式吧,怎么舒服怎么来。

——

饭局地点在一家高档的星级酒店,包间是号为“麒麟殿”的包间。何成皓拒绝了服务员的带路,轻车熟路带着何卓找到了包间,能看出来他经常来这家酒店。

“呦,何总来了,可真是让我们好等啊。”一个端着酒杯的年轻小伙子笑着说道,不过话里话外都指责何成皓迟到。小伙子名叫张乾,是公司设计部另一位副总监项连成手下的一个小负责人,最近竞争总监职位,没少给他使绊子。何成皓倒是没想到他怎么也来了。

“不好意思来晚了,我先自罚三杯”何成皓环视一周,见还有几个意料之外的人也在,他哈笑一声,避开两个空位边上一精致打扮的女子落坐,端起桌上已经倒满酒的酒杯一饮而尽。

如此,其他人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纷纷笑着另起话题,岔开此事。

三杯酒下肚,何成皓拍拍何卓肩膀介绍道,“犬子,何卓。”何卓会意,起身与其他人打招呼。

打扮精致的女子见到何成皓后面跟着何卓,脸色有一瞬间难看,看到何成皓有意避开她,让何卓坐在中间时,脸色更是阴晴不定,不过很快又扬起笑容,她是天盛集团董事长的女儿杨书语,最近公司一个项目是何成皓在负责,她接触几次之后,看上了何成皓这个精明能干充满魅力的单身男人。

这个饭局也是为何成皓而设,为了方便,还特意将地点选在了酒店,楼上已经开好了房间。

饭桌上杯酒交接,各自谈笑,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生活琐事,或简要谈及公事,何卓不认识这些人,也怕说错话,自觉沉默吃东西。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20:31:00 +0800 CST  
【题外话】

存稿发完啦,接下来就是现写的新文了,更新速度肯定会慢下来,但我尽量更……小可爱们的评论是唯一生产力哦

Ps,这几天受得惊吓有点多,今天关注我的人涨的有点快……(颤抖~)我是不是得准备一千粉丝的番外或者双更了?

楼主 Nancy桔然  发布于 2019-07-02 20:37:00 +0800 CST  

楼主:Nancy桔然

字数:35024

发表时间:2019-07-02 18:3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6 15:35:53 +0800 CST

评论数:335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