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刺青(现代父子)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0 11:38:00 +0800 CST  
娱乐圈半路父子

新人第一次发文,求回复求轻喷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0 11:41:00 +0800 CST  
【1】
七月,市郊的温度还不算太难熬,但那股燥热感依旧令人窒息。

陆审临抱着一大袋冰饮顶着太阳在场地跑来跑去,尽管怀中的冰饮带了的些许冰凉很舒适,但他依旧热的几乎要脱了层皮去。

他抱着很重的袋子,一遍遍被场地里的人使唤过来使唤过去,渐渐的,那袋子慢慢的轻了下去,陆审临松了口气,连额头上不断溢出的汗水都没擦,径直去了化妆室。

他紧张的握着手里的一杯冰咖啡,看着坐在镜子旁,身边正围绕着好几个化妆师的男人。

男人穿着一身黑色袍服,领口袖口绣着巧夺天工的云纹,一张玉雕似的完美的面容映衬着长长的假发,显得愈发气质非凡。

陆审临出神的看着背对着他,镜子倒影里的男人,半天才有人注意到他。

一个化妆师转身取东西的时候差点被悄无声息的陆审临吓到,他没好气的问道:“你谁啊?来这干什么?”

陆审临回过神来,他看到镜子里男人淡淡看了他一眼,心脏骤然一缩,声音有些颤抖。

“我,我来给路哥送咖啡……”

化妆师瞥了一眼他手里的咖啡,冷声道:“你送错了吧,路哥从来不喝这种牌子的咖啡!”

陆审临只觉得所有人的目光都钉在他脸上,这其中还包括镜子里面无表情看着他的路豫时。

“我,我……”

青年涨红了脸,半天说不上来一句话,手里端着的咖啡好像要被他捏爆了一样,化妆师不耐烦的推了他一把。

“别在这站着,该干什么就干什么去!”

陆审临口齿不清的说了句对不起,然后飞快的跑出了化妆室,即使这样,他还是听到了室内的嘲讽声。

“瞧他那样,真把自己当个大明星了?”

“连那种杂牌子也拿来炫耀?”

坐在镜子前的男人回想起陆审临的脸,随口向旁边的经纪人问道:“那是谁?”

经纪人是个沉稳的中年男人,他想了想,客观道:“路哥,刚才那年轻人叫陆审临,去年刚出道,也是嘉传旗下,因为长相和您有些相似,被粉丝骂得微博不敢开评论,据说也因为年轻气盛不愿妥协得罪了一些人……就一直被派在各剧组里打杂。”

吴方南说话的时候,刻意拖长了“一些人”的腔调,路豫时登时明白了个七七八八,心里对这青年多了分欣赏。

可也只是几分欣赏而已,路豫时生性凉薄,并不愿意多管闲事。

他抬了抬手,道:“去片场吧。”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0 15:04:00 +0800 CST  
陆审临跑出来的时候,因为力气太大,手里的咖啡已经被捏出了印子,还渗出了不少咖啡,他好不容易找到了一个垃圾桶,想把这令他无比尴尬的东西丢了。

但最后还是没有丢,因为他太渴了。

尊严有时候,确实是根本不值得一提。

陆审临蹲在一处角落里,看着身着长袍的男人一举一动,他的举手投足间将剧中人物演绎的无比传神。

哪怕是大热天穿着长袍,依旧不见任何烦闷不适的情绪。

陆审临垂下眼睑。

路影帝近些年来已经很少接戏了,他已经将近四十还没有结婚生子,尽管这是在这个圈子里很常见。

路豫时年少成名,凭借一部《虹桥》拿下了影帝,从此后影途一帆风顺,他演绎的每一个人物都经得起时间的推拿。

陆审临叹了口气,尊严对于他这种人来讲,什么都不是,反而还会让他痛苦万分。

有人说他长的神似路豫时,还有人说他故意整成了路豫时的样子,和影帝绑起来攀高枝炒作。

这种感觉尤其是进了剧组,看到了路豫时本人后,愈发强烈。

他真的好想,好想演一个角色。

陆审临找了个僻静的地方,颤抖着手打开手机,划到了一个号码上,犹豫再三,还是拨了出去。

“陈总,我答应你……”

你看,尊严这种东西,对于我这种孤儿来讲,只是负担。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0 15:06:00 +0800 CST  
有人吗,第一次写这种题材,有些把握不好,希望大家多多留言啊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0 15:06:00 +0800 CST  
【2】
浴室里蒸腾的水汽弥漫,随着浴室门打开,水汽争先恐后的涌出来,裹着浴巾的男人从浴室里走出来。

洁白的浴巾裹住了男人高大的身躯,那张俊美的脸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甚至还有点称得上冷漠。

路豫时的头发还在滴水,他随意扯了条毛巾盖在头上,整个人在浴室里蒸完还有些昏昏沉沉。

像他这个年纪,名利双收,确实该娶个女人,就连粉丝都整天在微博评论上劝他该有路太太了。

暂时拍完了他的戏码,路豫时这两天在酒店里闲着没事,就让陈秋和给他物色了个男孩,顺便解决一下生.理需.要。

他总不可能这么多年都禁.欲,至于为什么是找男人的原因很简单,他可不想因为把女人肚子.搞.大登上头条新闻。

路豫时擦干头发,对着镜子看了看,没有刮下巴上冒出的胡渣,这一圈胡渣显得他整个人痞帅了不少。

在他洗澡期间,那物色的男孩想必是已经从陈秋和那里拿到了房卡,现在正在卧室等他。

路豫时推开卧室门,居然看到被子隆起一团,这个男孩并没有像以往的前辈那样坐在床上等他,而是将自己蒙在被子里,裹成粽子。

路豫时轻皱了一下眉,抑制住自己想笑的冲动,暗叹自己年纪大了,不懂这些年轻人爱玩的情.趣。

以往陈秋和给他找的都是干净的年轻的少年,而且重要的是听话,事后会给他们一大笔封口费。

“你也不怕憋死?”

路豫时还是堪堪笑了出声,低沉悦耳的嗓音听起来很舒服,他说完,见被子下那只粽子抖了一下,接着不动了。

路豫时将手机搁在床头,朝被子凸起的地方拍了拍,他猜测这大概是那孩子的屁股。

可是他没想到,这只粽子马上把自己裹得更紧了,像是遇见什么洪水猛兽了一样。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1 19:58:00 +0800 CST  
路豫时心道这情.趣还玩起来没完了,他伸手拽着被子,谁知道那只粽子感受到有人拽他被子,死命扯着。

“哟,你跟我这儿还上演拔河呢?”

路豫时在外面的营销形象是高冷人设,可他私底下却随性得很,心头一阵火气,连鞋也没脱就踏上床去扯被子。

凭借力气优势,一个将近四十岁的男人不过片刻就将被子全团扯过来,他看清了被子下那只粽子的脸。

那是一张和他有七分相似的脸,尤其是眼睛和鼻梁,就连脸型轮廓都十分相似,只是略显清秀,没有他身上那股成熟稳重的气质。

“……”

纵然前两天路豫时是见过这小孩的,可那是也只是对着镜子远远的瞥了一眼,这次近距离观看,他乍一看还以为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陆审临满脸戒备的看着他,纵使是他答应陈秋和来伺候路豫时的,但此刻他还是怕得要紧,同时也羞愤得要自燃起来了。

男人被他这畏惧的眼神看得也没了兴致,况且要他对着这张脸做也尴尬得很,他干咳一声将手中的被子扔给他,下了床。

路豫时拿起床头的手机给陈秋和打了个电话,却显示对方正在通话中,顿时了然,陈秋和这是在故意整他。

房间里静默了一会儿,路豫时耐着性子问道:“你很缺钱吗?”

那还是裹着被子,但露出了一张脸的青年眼神暗了下来,他咬了咬嘴唇,道:“我想演戏……”

“那什么,咳咳,你该不会真的按我的脸整的吧?”

相比起青年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路豫时还是对他那张和自己相似的脸比较感兴趣。

“我,我没整容……”

陆审临自从去年出道到现在被雪藏,已经很多人喷过他故意照着路豫时的脸整容捆绑了。

“哦。”

路豫时觉得他这话问的挺白.痴.的,哪个人会随随便便告诉人家他自己整容。

“那什么,时间也不早了,你先在这里睡吧,我去沙发。”路豫时理了理浴袍,又从床上拿了个枕头。

走出到门口时,路豫时眼睛暗了暗,冷声说道:“我从不强人所难,但我希望你能在做选择的时候尊重别人,没有人能陪你玩来玩去!”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1 20:00:00 +0800 CST  
进展有些快,后面可能还有点狗血
还是日常嘤嘤嘤求回复
回复了我们就是好兄弟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1 20:03:00 +0800 CST  
【3】
陆审临记得,匆匆来时,他看到外面的沙发是木质的,虽然宽大,但是在上面睡一整晚的后果可想而知。

陆审临纠结了片刻,最终掀起被子悄悄爬下床,走到客厅,他看到身材高大的男人半躺在沙发上,一边啃着个梨子,一边拿着个平板在追新播出的霸道总裁电视剧。

“……”

您高冷男神的形象呢?

男人过了一会儿偶然间抬头才看到旁边的人,他嘴里嚼着梨子,含糊的问道:“你怎么不进去睡觉?”

“我……”

他总不好说担心他睡不舒服来邀请他去床上睡。

路豫时两三下啃完梨子,一台臂一个完美的抛物线掷到不远处的垃圾桶,接着朝青年笑道:“哈哈哈不好意思哈,就这一个梨了,你要是想吃那边的蓝子里还有苹果!”

陆审临喉结上下动了动,说出的话都有些颤抖:“路哥,沙发太硬了,要不然……您去床上睡?”

路豫时这才认认真真的上下打量着这个样貌神似他的青年,看了半天,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放下手中的平板,依旧是斜躺在沙发上。

“我睡床,你睡哪儿啊?该不会是和我睡一张床吧?”见陆审临只是低着头并没有反驳的意思,路豫时站起身来走到他身旁。

“我说你刚才还是一副贞洁烈女的样子,现在……”路豫时低声笑了笑,却是攥着青年腕骨往卧室方向走去。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2 20:38:00 +0800 CST  
在荧幕上出现千万回的人就这样躺在自己旁边,陆审临既紧张又激动,完全忘记了不久前的尴尬,表面上规规矩矩的躺着,实则眼睛不断往旁边偷瞄。

路豫时只觉得好笑,虽然在对着平板看无聊的肥皂剧,但眼角余光却在时不时捕捉到旁边陆审临的一举一动。

这小孩挺有意思的。

路豫时任他偷看了好久,才装作不经意间问道:“想接戏吗?”

“呃,啊?”

陆审临紧张得摇摇头,反应过来后立刻点点头,眉眼弯弯:“想的!”

“我让陈秋和把你调到我这,先接几部男二男三的戏,积攒人气,以后的事,以后再慢慢规划。”

陆审临的思维显然跟不上路影帝的走向,他又消化了片刻后才傻傻的问道:“真,真的?你不骗我?”

我大晚上骗你个傻子好玩吗?

路豫时懒得维持人前的高冷人设,屈指在青年额头上敲了敲,道:“我骗你干什么?”

陆审临狐疑:“你为什么要帮我?”

“这……”路豫时想了想,还是没能想出了所以然来,就半开玩笑道:“大概是看你长的好看,提携后辈吧!”

“可是你的粉丝说我捆绑你炒作……”

陆审临不是不通晓人情世故,他自小轮流寄居在母亲各种亲戚家中,有些事情他还是知道的。

提起这个,路豫时就不免有些生气,他加了几分力气敲了敲青年的头,语气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你别去整容就没这么多事了!”

提起这个,陆审临愈发难堪,他涨红了脸,急急道:“我说了我没整容,为什么是我捆绑你,而不是你也按照我的样子整了!”

“你这小孩,我出道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路豫时沉下脸,十分想揪住这个梗着脖子跟他吵的小孩揍一顿。

“那你凭什么说我整容?”

“好好好你说没整就没整,别说了睡觉吧。”路豫时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也不打算跟这小孩讲道理,一把关了床头的灯,房间里陷入一片漆黑。

安静了没多久,耳边又听到陆审临在骂他:“你一点也不懂得尊重别人,是不是再来个女人和你长得像你也要去骂人家整容,骂人家捆绑,还是影帝,一点气量都没有……”

话音未落,路豫时登时打开灯坐了起来,压抑许久的怒气彻底爆发,他单手拽着青年的衣领将他摁在腿上,扬手狠狠几巴掌照着横在他膝盖上被衣料包裹的臀腿砸下去。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2 20:39:00 +0800 CST  
【4】
身后一连串炸裂的巴掌砸懵了陆审临,他小腹还硌在男人坚硬的膝盖上,完全没有预料到事态会如此发展。

等他脑子回过神来,已经趴在人家膝盖上挨了五六巴掌了。

“你有病,你放开我!”

猴崽子拼命挣扎,路豫时猝不及防让他从自己手下差点一头炸到床底下,他揽着头朝下几乎要掉下去的陆审临,将他拽回床上。

“你还闹不闹了?”

路豫时其实自己的手刚刚也被那几下夹杂着怒气的巴掌震的发麻,他冷着一张脸,看着角落里蹿的飞快的小孩。

“我.操.神.经.病.吧你,明明是你在闹,我也没见你这张脸好看到哪去,自恋到看谁跟你长得差不多就骂人家整容!”

陆审临性格一向乖顺,这次能像个炸毛猫一样破口大骂纯属少见。

路豫时本来还对自己打了人有点愧疚,眼下是什么都顾不上了,只想像曾经见他二叔揍他儿子那样扒.了裤子狠揍这小孩一顿。

他挽起睡衣袖口,露出肌腱饱满的小臂,扯着角落里毫无反抗之力的陆审临领子,将他提溜摁趴在床中央。

“对对对,我就说你整容了,今天要不打哭你我跟你姓!”

路豫时怒火中烧,随手扯落底下人那层薄薄的裤子,连内.裤也没有留,小孩白皙圆润的两瓣.臀.肉弹了出来,上面还残留着几个粉红色的巴掌印。
作为一个影帝级人物,路豫时该锻炼的都没落下,年轻时候拍武打戏时还跟着教习师傅学了点,这厚重的巴掌搧下去,陆审临只觉得他的屁.股有那么一瞬间是毫无知觉的,灵魂出窍了一样,然后归位,铺天盖地的疼袭来。
“啊啊你.变.态,路豫时你有.病,松手别打了,啊……”

陆审临虽然自小寄人篱下,但那些亲戚好歹算有点良心,不会动手打他,所以并不扛揍,路豫时刚开始打的时候他还能凭借硬气扛着,二十下过后他就直接哭了出来。

“我,我道歉……唔,对不起,路哥,你,你饶了我吧……”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3 21:08:00 +0800 CST  
路豫时是有点大男子主义的,他没有立刻停下来,而是又在那红肿的臀肉上搧了五六下才收手。

路豫时将发麻的手搁在底下狗崽子的屁股上,脸上一摸得逞的笑意,他故意扬着下巴问道:“你道什么歉?”

陆审临抽噎了两下,吸了吸鼻子,小声道:“我,我不该骂你……”

“嗯。”

路豫时看着陆审临颜色逐渐变深的屁.股,忍不住伸手摸了两下,刚一碰到那块热度高的皮肤,就见陆审临抖了一下。

再看陆审临小心翼翼的回头看他,刚一触及到他的目光就吓得转回头去,把自己蒙在胳膊里装鸵鸟。

不知怎么,就戳中了路影帝心脏一块柔软的地方。

路豫时叹了口气,松开压制着小孩的力道,刚才的火也消了不少,他从床前抽了两块纸巾扔给陆审临。

“擦擦,都弄床上了!”路豫时看他听话的拿着纸巾擦眼泪,内心又觉得自己一个大男人打人家小孩子有些不配。

但路影帝这人会装,装的一副冷漠脸,清了清嗓子道:“你还委屈了?”

这样晾着肿红透亮的屁.股着实有些难堪,陆审临悄悄背过一只手想要提上裤子,却被男人在手背上狠拍了一下。

他呜咽一声道:“我,我真没整容……”

“你没整容你……”路豫时刚想骂他,突然对上陆审临那双红红的眼睛,脑子里七回八转,将事情串到一块,道:“你该不会……”

陆审临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奇怪的眼神看着他。

“你多大了?”

“十九……”不知道他要干什么,陆审临只能乖乖的回答他。

“你档案里面写着二十三?”

提起这个,陆审临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我,我把年龄改大点比较方便……”

路影帝的建立了三十多年的心灵宫殿轰的一声崩塌了,他错愕的看着眼前同他相貌相似的少年。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3 21:09:00 +0800 CST  
【5】
路影帝的星途原点,说起来很戏剧。

路豫时高三刚毕业时,在一次饭桌上,随口通知了他爸一句他要出柜了,希望二老做好心理准备,以后迎接他男朋友的时候不要太惊讶以至于吓到人家。

语气十分猖狂。

路豫时他爸是个文艺的知识分子,气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就连一巴掌搧过去的时候也被路豫时躲开了。

随后路豫时就被赶出家门,他没跟着一群狐朋狗友去网吧,而是在市郊区一座桥头看风景。

他当时叼着一根烟,酷酷的坐在桥头看着大晚上风平浪静月明星稀的湖面。

随后,就被他第一任经纪人开车路过,一眼看中了。

可以说,路豫时有今天是离不开沈祝安利用手头上一切资源给他铺路的。

可问题就是在,路豫时明显感觉到他年轻貌美的经纪人喜欢他,而且越来越喜欢,但他当时只是个很正宗的同性恋,对这种女人半点兴趣都没有。

一次应酬,路豫时喝醉了,沈祝安送他回家,接下来的事顺理成章,两个人发生事后都沉默不言。再后来,沈祝安觉得自己妨碍了他的星途,很快辞职去了外市。

沈祝安自始至终没有再联系过他,更没跟他提起过,他还有个孩子。

路豫时这辈子跟女人上过的.床屈指可数,所以他一想就能想到这个小孩可能是沈祝安的孩子,他路豫时的种。

“路,路哥……”路豫时看他的眼神有点让人害怕,陆审临又往角落里缩了缩,他手伸向身后,小心翼翼道:“我能把裤子提上吗?”

路豫时目光下移,这才记起来自己打了人家,还不许让人家提裤子趴在床上让他视.奸。

路豫时摸了摸鼻子,轻咳一声上手给陆审临提上裤子,把眼角还泛红的小孩塞进被子里,关上灯。

“睡觉睡觉!”

然后他自己也躺在床上,仿佛卸了全身力气一样,脑子里乱哄哄,仿佛什么崩塌了一样。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4 21:13:00 +0800 CST  
关了灯的房间一片漆黑,窗户外几缕月光投射进来,陆审临半睁着眼睛,心里的戒备还是没放下,他蜷缩在被子里,身后还疼的要紧,没过多久就睡了过去。

路豫时却是怎么也睡不着,他听到身旁传来匀称的呼吸声,忍不住向睡着的陆审临靠了靠。

借着微弱的月光,路豫时摸了摸他的脸,指尖幼滑的触感让他将整个手都覆了上去。

他还没想过自己会有儿子。

逢年过节回家时候,他看到二叔揍他儿子,那可怜的小孩疼得整晚睡不着觉。

慈父之心一起,路豫时彻底睡不着了,他坐起身来,小心的调了微弱的灯光,将趴着睡着的陆审临小心摆动。

路豫时轻轻扯下他之前让陆审临换的临时睡裤,连同内.裤一块脱到腿根。

那红肿的屁.股在昏暗的灯光下看的不甚真切,路豫时打开手机手电筒照着,只见那白皙的臀上深红色的巴掌印纵横交错,重叠之处颜色愈发深。

路豫时暗自后悔自己下手没轻没重,他记起前两天拍戏时候剧组准备的药膏,似乎很适合处理眼下的伤痕。

男人打开盖子,指尖沾了点药膏,僵硬的往陆审临臀上抹去。

抹了一会儿,他发现这样涂抹效率不太高,就将那一整盒药膏甩上去,激的陆审临立刻醒来了。

“唔……”

陆审临懵懂的睁开眼睛,眼睛适应了一会光亮,惊恐的发现他正半.露.着屁股趴在床上。

“啊,路哥,你……”

路豫时一点也不觉得尴尬,他用另一只没有沾药膏的手安抚性的拍了拍陆审临的头,道:“我给你抹点药。”

陆审临立刻羞涩了起来:“不,不用了,路哥,也不是特别疼……”

“趴好,我再抹点。”

路豫时不容置喙的一只手摁着小孩的腰,另一只手笨拙的把他臀上的药膏抹均匀。

抹完后,路豫时抽了几张纸擦了擦手,给他盖好被子,道:“睡吧。”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4 21:14:00 +0800 CST  
粉丝破千的话,菜花蛇放个字数多的番外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4 21:15:00 +0800 CST  
番外【变脸】
当知道路豫时给他把《灼心》推了的时候,陆审临是真的一脸懵逼,他脸色发青的对着记者的话筒半天说不上一个字,最后冷笑一声中途离场了。

采访视频被上传,陆审临微博顿时分成了两面派,一面粉丝嘤嘤嘤我家临临发脾气的亚子也好可爱,另一面黑粉怒怼陆审临现场耍大牌。

得知消息的路豫时第一时间给陆审临打了个电话,刚接通就听见对面那崽子朝他愤怒的吼道:“你凭什么把《灼心》推了,你不知道我很想演的吗?”

路豫时皱了皱眉,忍住没发火,温声细语道:“阿临,你现在在哪?”

“你管我在哪!”

男人握着手机的手臂上静脉血管跳动,他深吸了一口气,努力放缓语气:“你在哪?我去接你我们好好谈一谈!”

陆审临就是在极度愤怒的情况下也不忘记自己的人身安全,他露出今天在记者面前的冷笑,道:“你会打死我!”

你也知道我会打死你。

路豫时恨不得现在就把电话那头那个**揪出来打一顿,他强压住火气说:“我不打你,阿临,我们谈谈。”

“有什么在电话里说一样!”

路豫时点点头,几乎是拿出了二十多年的演技才没有当场破口大骂。

“那个电影有超尺度床.戏,你不能接。”

陆审临隔着电话翻了个白眼,他冷硬道:“我是专业演员,这种戏不是很正常吗,有什么不能接的?”

“你现在还太小,不适合。”

路豫时话刚刚说了一半,电话已经被切断了,他忍了又忍,拨回去的时候已经显示他的号码被拉黑了。

路豫时叹了口气,改天非得治治陆审临这个随便挂人电话,还拉黑的毛病。

这时,助理江息给他发了个定位,并且友情提示他正陪着陆审临在网吧里打游戏。

路豫时披了件衣服就出门去接孩子了。

他来到那所偏僻的网吧,江息已经因为受不了里面的烟味和吵闹而站到门口。

“他在里面?”

“路哥,我多希望你现在揍他一顿。”

江息还是头回觉得这孩子如此的欠揍。

路豫时笑了笑,拍了拍他的肩膀示意江息先回去,剩下的事交给他处理。

男人穿着一件黑色长风衣,步伐稳健的穿过嘈杂的桌子,径直往最里层桌子走去。

他的目光穿梭在千奇百态的座位上,过了一会儿,看到了最靠后位置上,正在愤恨打游戏的青年。

陆审临满脸写着暴躁,玩的确实最低级的关卡游戏,只是在一个界点一遍遍的过不去,路豫时就站在他旁边,一声不响的看着他狂躁。

过了十分钟左右,这一关终于过了,陆审临摘下耳机摔在桌子上,隐隐感觉有点不对,一抬头,看到路豫时脸色平静的看着他。

陆审临吓了一跳,下意识想要站起来,又想起他正在生气,便冷着脸继续坐在座位上。

“你来干什么?”

路豫时忽然就笑了,他抬手揉乱了青年的头发,道:“小**离家出走了,我来接他回家!”

陆审临打开他的手,自己理顺头发才道:“谁离家出走了?”

“我,我离家出走了行吧?”路豫时不想在网吧继续纠缠下去,道:“先回家吧,这里太乱了。”

陆审临没有动,依旧面无表情的坐在椅子上,酷酷的说:“你给我把戏要过来!”

“好好好,祖宗,咱先回家,我这就给你打电话重新接《灼心》行吗?”

路豫时最终还是决定施行怀柔政策,至于回家,回家后他还治不了个陆审临。

陆审临这才冷哼一声站起来朝网吧外走去,男人亦步亦趋的跟着他,抑制住自己想要当场动手的冲动。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5 20:12:00 +0800 CST  
一进门,路豫时立刻变了脸,刚刚还在车里对陆审临嘘寒问暖,一副好脾气的样子。

“来来来,你给我裤子.脱.了趴沙发上,有什么话我先打完再说!”

陆审临:“……”

你说话不算话!

路豫时积攒已久的火气爆发,他将风衣脱了下来,一脚踢在陆审临大腿上,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

“你……你怎么变脸了?”

陆审临腿上被踹的火辣辣的,也不敢去揉,就这么一副受伤的小表情呆在原地。

“废什么话,过去趴着!”

路豫时凶他。

“你不讲道理,你说了要好好谈的!”陆审临十分后悔自己跟着他回家了。

路豫时决定不再和他废话,直接动手扯着青年的衣领将他摁在柔软的沙发上,又熟练的扒.下.外裤内.裤。

陆审临没来得及挣扎,屁股上就是一阵炸裂的痛,他心灰意冷的趴在扶手上,臀.腿.高高.撅.起,迎接着路豫时带着怒火的巴掌。

没打几下,路豫时就觉得手疼,松开他喝道:“去把那把戒尺拿过来!”

陆审临趴着不动。

“快点,你想挨衣架是不是?”

这句话成功吓到了陆审临,他颤巍巍的站起来,想要提上裤.子,被男人一巴掌抽在手上:“就这么光.着去!”

陆审临几乎要哭出来,他可怜的吸了吸鼻子,拖着挂在膝盖上的裤子去了卧室,很快拿来一把两指宽的黑色戒尺。

“爸……”

路豫时夺走戒尺,怒气值更高,他用戒尺的一段指着沙发:“你还知道我是你爸,趴好了,不是爱跟我闹,我今天让你闹个够!”

路豫时平时看着脾气不错,虽然有点不修边幅,但真发起火来还是能镇的住陆审临。

所以尽管他怕得很,但还是听话的去沙发扶手上趴好了。

看着那.撅.高的两团.肉,路豫时心里就窝火,抡起戒尺噼里啪啦的抽了上去,边抽边骂道:“你长脑子里没有?当着记者的面摆什么脸色?你知道有什么后果吗?”

“啊啊……”陆审临直接飙泪,他抹着眼泪开始哭:“谁让你给我把戏推了的!”

“你还说,你还说!”

“啪啪啪……”

路豫时照着肉厚的臀.峰落戒尺,没过多久他整个屁.股都被招呼了一顿,红红的看起来颜色很漂亮。

“你还有理了,才几岁,接什么床.戏?”

陆审临趁着他停手的空荡连忙把手伸回去摸了摸,掌心碰到了几条肿痕,哭的更大声了:“我就想接,初中的时候就一直看《灼心》,现在翻拍了我就想演!”

男人用戒尺挑开他的手,戳了戳他臀.上的肿痕,道:“别哭了,那也不能接主演,我给你接个男二讨喜的角色,行吧?”

“呜呜呜……我不喜欢男二……”

路豫时心道真麻烦,放下戒尺上前揽住陆审临,坐在沙发上让他伏在自己膝盖,捏了捏那两.瓣通红的.臀.肉。

“闭嘴吧,再嚷嚷我给你接反派演!”

陆审临委屈的闭了嘴,任由身后男人的打手给他揉.屁股,等他感觉屁股不那么疼了,恶毒的声音再次响起:“这茬就翻篇了,再说说你挂电话,拉黑我的事吧。”

“……”

戒尺再度抽在那刚刚有点消肿的臀肉上,陆审临嗷嗷的叫着,后腰被男人大手死死摁住,只能无力的乱嚎。

光滑的臀.肉很快变得颜色透亮,陆审临嚎得嗓子都哑了,最后被拎到墙角.光.着屁.股对着白色墙壁反省。

路豫时拿出手机发了条微博,澄清了一下,陆审临从小就喜欢看《灼心》,但由于自己的疏忽把戏给推了,事先没有告知陆审临,所以他才会生气,并且附上了真诚的道歉以及一张陆审临的沙雕自拍。

风向很快导向了陆审临,并且一大堆粉丝和路人去喷记者为什么不了解清楚再采访,简直没有职业素养云云……

至于墙角反省的陆审临是怎么顶着红.屁股煎熬一个小时的,这大概只有路影帝知道。

————完————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5 20:12:00 +0800 CST  
拒绝了和大山吃鸡来更文,大家多多回复@山雨℃其实你不配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5 20:13:00 +0800 CST  
……
不配的菜花蛇爬上来

大家可以看一下226楼

不知道有没有人看过那篇文

娱乐圈父子认亲,影帝,路

尴尬的撞梗,还是一个老文

撞梗好敏感,我没有抄袭

现在说什么好像都不配了

这个帖子也不配了
……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6 09:58:00 +0800 CST  
【6】
《长乐殿》作为一部拥有巨资的大制作,从主演配角再到群演,全都是许际洲精心挑选,甚至他还豁出脸面请到了已经很少接戏的路豫时。

但此刻,看着眼前这个青涩的少年一遍遍的卡戏,许际洲确实是忍不住要骂人了。

虽然演技不至于大型车祸现场,但对于业界良心一向追求完美的许导而言,已经是可以换人的标准了。

陆审临是空降到剧组,还是路豫时亲自打招呼塞给他的,这些事情在圈子里本来就很正常。不正常的是,陆审临顶着一张和路影帝神似的脸,十分适合演路豫时扮演的楚胤王年少时的角色。

这个少年楚胤王的角色本来应该是十分张扬跋扈但又不失英姿的圈粉角色,硬生生让陆审临演得身上一点张扬都没有。

许际洲在摄像机前忍了又忍,最后忍不住喊了声:“别拍了!”

接着就去路豫时临时休息的地方兴师问罪了。

他到的时候,路豫时正一脸迷笑的翻看着手上一沓不厚的文件。

“……”

“怎么了?”

路豫时过了好久才把眼睛从文件上面移开,落到了迟迟不说话的许际洲身上。

许际洲顿了顿,委婉的说道:“我觉得陆审临并不太适合演楚胤王。”

路豫时笑了笑,把手上的文件递给他一份,道:“来来,许导,你看一下他的资料。”

许际洲接过资料大体看了一眼,母亲早逝,父亲下落不明,非科班出身,签了嘉传,一直在各大剧组从事打杂行业。

圈里这种出身背景多的是,许际洲意欲不明的看了一眼路豫时:“你想表达什么?”

“没有上过专业的表演课,演技不好这不是应该的吗,你这么较真干什么?”

许际洲和路豫时十多年前就认识,关系也非同一般,他不想再绕圈子,直接了当道:“我要换人!”

“别换了,就当提携新人吧。”


楼主 赵祈宁  发布于 2019-06-17 20:34:00 +0800 CST  

楼主:赵祈宁

字数:43018

发表时间:2019-06-10 19: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11 03:15:56 +0800 CST

评论数:38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