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地铁站里的违禁物品(短篇、强强)

“就算你是严主,犯错也要受罚。”

姜含章×林错

主压主。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1 21:39:00 +0800 CST  
期末考之前写一个短篇安慰一下自己
最近无比迷恋abo又怕驾驭不了这种风格
先写个强强练练吧
短篇,放心入坑,以前欠着的都会补上的
这次是真的新人啦。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1 21:39:00 +0800 CST  
1.
“雨天道路湿滑,请小心慢行。”
地铁里的女声优雅地重复。
“陈灿你有种别跑呀!小心我告诉老师…唔!”
跑在前面的小男孩一头撞上了男人的胸膛。
“嘶…”男孩瘪着嘴,恨恨地抬眼看。
对上一双深灰色的眸子。
男孩慌忙低下了头,扯住想要逃跑的伙伴。
林错冷冷的看了他们一眼,
“地铁里不要打闹。”
“对不起…”两张涨红的脸。
“Dear passengers.Please take care of your children…”
在空荡荡的地铁站里,广播的声音显得更为响亮。林错烦躁的按了按眉心,快步走到安检处,将背包放在了传送带上。
他刚刚结束了一场令人非常不满意的实践。处了半年多的贝因为受不了他定的那么多规矩,以及犯错后的重责,今天提出想要结束这段关系。
林错不能理解为什么一个想要被管教、被惩罚的人会接受不了他定的规矩——依他看来,那些根本算不了什么。
“滴——”
警报声把林错从万千思绪中拉扯回来。
“先生,您的包里有违禁物品,希望您能让我们进一步确认。”
“不可能。”他坚定地否认。
“先生,我们的警报器不会出错。请您开包让我们检查。”工作人员的态度变得强硬起来。
“我说,不行。”林错又皱起眉,平时也就算了,今天的包里装了各种各样的工具,并且它们的用途…一目了然。
“您这样会让我们为难。”工作人员是个年轻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看林错不配合,当场就要动手。
“小李。”一道低沉的男声传来,带着些许压迫感。
“怎么回事。”
“姜部,我们检测到这位先生的背包中含有违禁物品,但他拒绝配合我们的检查工作。”
男人点了点头,看向林错。
目光交汇。
纯黑抵着深灰,双方皆是愕然。
男人愣了两秒,目光又转移到那个背包上,然后发出了一声了然的轻笑。
林错沉默。今天真是个非常糟糕的日子。
“小李。”男人走到林错身旁,“你继续工作吧,我来问他。”
“好的姜部。”
“跟我来。”男人说完,抬步。
林错拎起包,慢慢跟上。
大意了。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1 21:40:00 +0800 CST  
2.
林错来到一间封闭的房间内。
沙发、桌子、木椅、饮水机,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林错向来是个不苟言笑的主,但眼下这场景,让他扯了扯嘴角。
“这是审犯人的房间?”

男人也笑了,“没那么严重,只是会客室罢了。”

林错明显不信。却也没有反驳。
“没想到能在这儿遇见姜部。”
林错把包扔在桌上,随意的坐下了,
“您检查吧。”

面前这个男人,叫姜含章,是圈中有名的主。虽然脾气还算温和,但听说一直在警部工作,手劲是数一数二的大。然而明明每次实践都能把贝打到下不来床,却依然被很多人追捧。

同为名主的林错自然认得他,不过却没什么交集,唯一一次还是在圈内聚会上,林错端着酒杯,冷淡地站着,身旁有无数道敬仰、儒慕、痴迷的目光缠绕在他身上,却愣是没一个人敢和他搭话,生怕一句话说错,就要被当场扯扒了裤子抽到屁%股青黑。
反观姜含章,走到哪里都有许多人跟着,胆子大的甚至想去挽他的臂弯。林错不明白,姜含章看上去生的高大英俊,但眉宇间的威严常在,为什么没人怕他?

他挺想去请教,又不愿丢了面子——同为名主,怎么能屈居人下?

反是姜含章,与他擦肩而过的时候,丢下一句话。

“林爷,多点同理心吧。”

嗤。林错笑。那些个贝不就是求个痛快,要什么同理心…


“实践去了?”姜含章拎起他的包。
“嗯,刚回来。”
林错按了按太阳穴,怎么今天总是走神。

“齐青被你打跑了吧?”
“你怎么知道?”
林错皱起眉,这种没有隐私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猜的。上次聚会看到他接了你一个电话,然后跑去墙角跪到了宴会结束。”姜含章状似随意的说着。
“那是他该受的。”林错冷声。
“哦?犯了什么错需要这么狠的责罚?”
“与你无关。”林错起身,
“快点检查,我还有事。”

“你说犯错受罚,理所当然,那作为一名主,你也能遵守这个规则么?”姜含章突然问。

“当然。”林错皱眉,男人问的太多了。

“那么,”姜含章弯腰,从他的背包里拿出一瓶酒精,
“携带违禁物品乘坐地铁,该不该受惩罚?”

林错愕然。

“这是我给他们清洗伤口用的,我…”他下意识的解释。

“酒精属于易燃物品,是地铁明令禁止携带的。这一点,我相信你也清楚吧。”

我还真不知道。林错腹诽。

“抱歉,我不知道,我会交罚款。”林错说完,提着包就想出门。

“没有人让你交罚款。”姜含章逼上前拦住他,高大的身躯在墙上投下一片阴影。
“犯错受罚,是你承认的规则。作为部长,我要给你换一种处罚方式。”
“而我对你的惩罚是,”姜含章望着林错的眸子,语含戏谑。
“你所有的工具,一样五十下。”
“现在,脱了裤子,趴到沙发上去。”
姜含章伸手,绅士地欠了下身,
“林爷,请吧。”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2 19:33:00 +0800 CST  
3.
“呵。”林错冷笑一声,欺身压上姜含章。
两人身高差别不大,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头,身材也都保持的很好。此时看去,竟分不清谁的气势更强一些。

“姜部是想滥用私刑,徇私枉法?”
深灰色的眸子不含一点温度,声音寒冷的像是暖不化的坚冰。

这句话说的太重了。

姜含章沉默。

林错嗤笑一声,也不再追问,反身走到桌子旁,从包里拿出一块红木做成的板子。
他握着板子,随手挥了一下,像是在测试力度。

破风声划裂了几近凝固的空气。

“按姜部说的,您这样不按规矩、不分是非地随意惩处别人…是不是也该被罚一顿?”
“林错。”姜含章出声打断。
“按照法律,你会被拘留。”

什么?林错诧异。
“您别是为了打我故意这么…”
“林四爷没学过法?”
姜含章似嘲讽又似无奈,
“按照《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三章,违反治安管理的行为和处罚中第二十三条,有下列行为之一的,处警告或者二百元以下罚款;情节较重的,处五日以上十日以下拘留,可以并处五百元以下罚款:(一)扰乱机关、团体、企业、事业单位秩序,致使工作、生产、营业、医疗、教学、科研不能正常进行,尚未造成严重损失的;(二)扰乱车站、港口、码头、机场、商场、公园、展览馆或者其他公共场所秩序的; (三)扰乱公共汽车、电车、火车、船舶、航空器或者其他公共交通工具上的秩序的。”

林错听的眼晕,正准备坐到沙发上,突然被大力拉起。

姜含章用力捏住林错的下颚,狠狠道:
“林错,告诉我,你是想被拘留吗?”

林错被捏的一愣,随即狠狠偏过头,
“不要随意碰我。”
他皱着眉,手臂交叠放在胸前,往墙上一靠。

“我听到了,警告、两百元及以下罚款。”
“你到底有没有在认真听!”
饶是姜含章这样的脾气,也忍不下去了。他狠狠一拍桌子,厉声道:
“拒不配合公安人员工作,寻衅滋事者处罚加重。刚刚如果我不来,你是不是还想和小李动手?谁教的你?你以为拘留所那么好呆?”
一连串的问话让林错有些恼火,也有些恍惚,自从父亲不管他之后,他再也没被谁如此训斥过——也没人敢指责他。

“林错,你现在过来,我轻罚你。”姜含章曲起手指,用指节扣了扣桌面,
“不要让我去逮你。你会后悔。”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3 19:13:00 +0800 CST  
“林错,你现在过来,我轻罚你。”姜含章曲起手指,用指节扣了扣桌面,
“不要让我去逮你。你会后悔。”

林错不动,也沉默。

姜含章皱起眉,
“3、2…”
“那就拘留吧。”
林错懒散地笑了,
“那就拘留我啊?”

蓬勃的怒气涌上姜含章的心头,他快步走去,一把拽过林错,将他反身按在墙上。林错一怔,随后用力抵抗,却终究无法逃脱男人的束缚——他的力气实在太大了。

姜含章眯了眯眼,夺过一直被林错把玩着的板子,随即扬起手臂,不折不扣的给予了身下人一记重责。
“艸。”
林错低低地骂了出来。
回复他的是更狠的两下板子。

几乎没怎么挨过打的他疼的一颤,林错想方设法的要起身,却怎么也动不了。

姜含章曲起一条腿,将林错按趴在膝盖上,一只手扣着他双臂按在他身后,另一只手握着板子,毫不留情地破风挥下。

板子抽在裤子上,带来几声闷响。林错暗自忍耐——这种疼痛可以忍受。
还好有裤子挡着。他想。
“裤子脱了。”姜含章突然出声。

“你别太过分了。”林错猛的转头,一双满含惊怒的眸子死死盯着他。

“三秒钟。”

林错冷笑一声,甩手挣开他,扶了扶墙,随意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径直向门口走去。

“不要以为你是部长,就可以欺压百姓。”
他这么说,但立刻被大力拽了回去,长裤也被狠狠扯下。

“你#他#妈#的有#病??”
林错惊疑不定,此刻他下半身仅着一条贴身内#裤,两条长腿光溜溜的贴在地上。

左脸被什么冰凉的东西贴上了,林错垂眸,是那块红木板子。

“再逃一次,或是再让我从你嘴里听到什么乱七八糟的粗话。”姜含章顿了顿,“四爷,我会掌你的嘴。”

林错热血上脑,满面羞红,可还未起身就被按了回去,臀部被板子咬上,“噼噼啪啪”抽了十来下,会客室里一片脆响。

姜含章又在他臀峰上狠抽了一记,然后拿板子点了点他的右肩。

“轻责林爷看不上,那就别怪姜某不客气了。”

“跪过去。”姜含章指了指墙角。“给你一分钟,如果再不动,我就打到你哭着求我让你膝行过去。”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3 19:16:00 +0800 CST  
林错青着脸。这人竟敢!他竟敢!
“还有三十秒。”姜含章淡淡的出声提醒。

林错深呼吸了一下,伸手去够他裤子里的手机。
他咬着牙,手指用力地戳着屏幕——上面赫然是三位数的报警电话。
姜含章被气笑了,
“承认错误就这么困难?”

林错眸光闪了闪,
“我只是不想被羞辱。”

“我的目的从来不是为了羞辱你。”姜含章皱着眉,“不然早就动手了。你以为我有这点闲工夫跟你在这耗?”
林错沉默。
“你父亲,”姜含章也深吸了一口气,“你父亲与我父亲是旧识。那天我父亲邀请林伯父来家小聚,提到了你。”
“父亲”这个词敲的林错心头一颤,他猛然抬起,死死盯着姜含章。
“他说你从小便很聪明,可惜性子冷淡,不与他亲近,因为前几年的一次矛盾,被他赶出家门,很久没有联系…”
“我说我和你有过一面之缘,他便拜托我,偶尔看管一下你。”

林错不断用牙齿蹂#躏自己的嘴唇,没想到父亲…竟然还在乎自己。

“本来以为你既然是个严主,必定不需要旁人管教。现在看来,是我高估了你。”
“其实今天你没有犯太严重的错误,但是,我希望你能严格要求自己。”
“你父亲肯定也希望…”
“不要用我父亲来压我!”林错突然怒声道:“你能明白什么!”
“我不需要明白什么,我只知道,林伯父对你寄予厚望,你不应该糟践自己,令父母寒心。”

姜含章平日不爱说教,但耐不住今天教训的是个硬茬,只得耐着性子劝说。
“如果你还有点担当,现在,就去摆好你的姿势。”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4 19:41:00 +0800 CST  
姜含章平日不爱说教,但耐不住今天教训的是个硬茬,只得耐着性子劝说。
“如果你还有点担当,现在,就去摆好你的姿势。”

林错静在原地,姜含章在心中默数到60,当他终于忍不下去准备动手时,林错站了起来。
他脸色苍白,瞥了一眼自己的裤子。姜含章怒极反笑,径直去饮水机接了满满一杯水,悉数倒在林错的裤子上。
“别想跑。”
林错恼火地瞪了姜含章一眼,苍白的脸颊上晕染开一片嫩粉。他僵硬地迈开步子,走到墙角,直挺挺地跪下了。

姜含章愣了一下,本以为定是要用武力解决的…但这样也好。
他走到林错背后,捞起眼前人的衣服后摆,松松的打了个结,露出林错白皙精瘦的腰肢。
还有隔着内#裤也能感受到热度的臀#瓣。

林错羞愤地想要起身,却被按着肩压了回去。
“把你给你那些贝定的家规,大声地、清晰地背一遍。”
“不…”
“是想先挨打再背?”
姜含章终于寒了声。
“我…”林错想要反驳,却被所有耐心都消失殆尽的姜含章一把按住。他依旧跪着,只不过上身贴在墙上,臀#部微微翘起。

“啪啪啪!”姜含章不再废话,今天该说的不该说的他都说了个遍,此时抡圆了手臂,落下一下又一下重击。

“呃…”细碎的呻吟从林错的唇缝间漏出,为了不被揍到趴下,他不得不用手臂撑着墙,而这也使他的臀#部撅的更高。

“啪!”
“跪好了!”厉声呵斥伴随着砸在林错腿根处的狠狠一板,将人抽的扑倒在墙上。林错用手指抠着墙,闭上眼狠狠喘着气。
太疼了。

脚步声。是有人渐行渐远。
姜含章走了?林错还未来得及庆幸,就听到什么东西呼啸而来——
“!!”
那是狠厉的、不留余力的一记重责,林错刚刚撑起的身子又被打的重新倒回了墙上,他的发梢被汗水濡湿了,甚至墙面上都留下一小滩水渍。然而这些并不能使姜含章心疼或是停手。

他只是沉默了一会,给林错一个喘息的时间。

房间里一时只剩下了粗重的呼吸声。

姜含章抚了抚手中的藤条,上面已经有了许多细微的裂口,可见其使用者的狠辣。

墙角处传来悉悉碎碎的声音。

又有破风声传来。

姜含章头也不抬地接住了迎面而来的一拳,顺势捉住来人的手腕,按着他的胳膊狠狠一扭,将人钳制住。

“你他#妈放开我。”林错嗓音沙哑。

“你是小孩子?”姜含章扭着他行到沙发前坐下,将人一拽一拉按趴在腿上。

“学不会听话,就只能用教训小孩子的方式来对付你。”

林错狠狠闭上了眼。

这是OTK。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4 20:22:00 +0800 CST  
嘤嘤嘤图也被删了 我又发了一遍字
求不删求不吞哭哭哭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4 20:23:00 +0800 CST  
姜含章用宽厚的大掌揉了揉林错发烫的臀♂瓣,然后运着力气抽上了他红肿的双丘。
巴掌雨点般落下,却极其有规律,每两下之间间隔了一两秒,来让疼痛充分发酵。

林错好似泄了气,不反抗也不作声,只静静地趴在男人结实的腿上,任由他蹂♂躏。

看似乖巧,实则倔强。

好像不哭不叫是他最后的尊严。

姜含章不由沉默了,想来这该是林错第一次被外人揍这种地方,又是在一个并不算私密的场合,且自己的力气自己也清楚…

但他还是不满意。

“背你的家规。”
林错只当耳旁风。
姜含章也不恼,也不再落巴掌,只是慢条斯理的摸着腿上人儿肿胀的臀♂瓣,时不时揉两下,看上去颇有些色#情的意味。

林错的眼角抽搐了两下。
这个神#经病。他眉头攥起一个“川”字。

“宝贝儿还不肯认错吗?”耳朵突然被温温热热的气流包围,还有微小的呼吸声。林错惊的整个人都僵住了,生怕一回头就能看到姜含章那张可憎的脸。
这人怎么这样??
看上去那么正经,其实…是个流#氓?
“你疯了??谁他#妈是你宝贝???”他几乎是声嘶力竭地呐喊。

姜含章摸了摸鼻子,只觉小说里教的都是假的。
而且…自己刚才也被恶#心到了。

“啪。”轻轻一巴掌拍在林错的脑袋上,
“我说过了,再说粗话就掌#嘴。”
“瞎#子。这是脑袋不是嘴。”林错嘲讽,他已经快被气到昏厥了,甚至都忘却了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道理。

他的屁#股可还攥在别人手里哪。

“唉。”姜含章轻轻叹气,震的林错心头一颤,他快要被刚刚那一小段插曲弄得崩溃了。
他只觉得男人一手按着他防止他逃跑,另一手去够了什么东西…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5 13:53:00 +0800 CST  
“唉。”姜含章轻轻叹气,震的林错心头一颤,他快要被刚刚那一小段插曲弄得崩溃了。
他只觉得男人一手按着他防止他逃跑,另一手去够了什么东西…

是什么东西…?
“啪——”
“呃啊——”毫无防备的狠辣一记抽的林错眼冒金星,痛呼出声。他死死抓紧了沙发的扶手,冷汗大颗大颗从额头上滚落。刚刚那一下揍的他心中一揪,此时需要大口喘气才能勉强恢复平静。

“背规矩。”又是这该#死的一句。
“想都别想…呃啊啊啊!”
林错疼的一口咬上自己的手臂,他只觉身后两片皮肉像是被热油泼过,火辣辣一片,叠着一层又一层痛楚。

“别…停一下…”他痛苦的闭上了眼,低声哀求。最后的尊严被这毫不留情的锤#楚打破。

可是男人没有停。他甚至抽的更狠了。林错忍不住用手去挡,却被牢牢抓住,赏了重重的几下手板。
“手放回去,屁#股撅高。”
他听到男人这么命令,他不愿意抛弃一名主的尊严。可是打架打不过,权势比不过,更没有一个可靠的朋友或家人为他打抱不平。他反抗不了,甚至只能像这样被扒了裤子,趴在别人腿上挨打,还会因为害怕那个男人而不知廉耻的把屁#股撅到适合他下手的高度…

“背规矩。”
淡漠的嗓音响起。
林错依旧不动。
男人顿了顿,把手中的小红放到一边,抬手脱掉了他的最后一层遮羞布。
肿胀不堪的臀#瓣展现在他眼前。
“……”有细微的嗫嚅,夹杂着很难察觉的哽咽。
姜含章凑了过去,想听清他说了什么。
林错偏了偏头,眼角划过一滴泪。
“一、不可说谎。否则罚跪三小时,藤条五十下。”

姜含章瞳孔猛的一缩。

“二、九点后不可出门。若晚归,罚跪一宿。”
哭腔里满是羞辱和委屈。

林错把头埋在臂弯里,不敢去想他自己正在做什么。
绝望、无助、侮辱、自尊心粉碎地彻底。
他也不敢去看男人的表情,是嘲讽、悲悯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长久的静默后。

“对不起。”他听见男人这么说。
“对不起。”
男人脱下外套,盖在他光溜溜的下半身上,认真的道歉。
“对不起,我不应该这样对你。”
虽然他本意是好的。
但他一开始就该知道,面前这个衣衫被汗水湿透、手臂被咬出血迹的人,把自尊心看的有多重要。
他有他怎样也打磨不掉的傲骨。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5 13:54:00 +0800 CST  
发了两段 大家看得到吗呜呜呜呜为啥总是吞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6 13:36:00 +0800 CST  
现在可以吗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6 13:48:00 +0800 CST  
说实话我本来准备这里姜部拍完错错就完结的 最多出一个反拍的番外,可是既然大家愿意看下去我就多写一点呜呜呜呜
没有想过能被这么多人喜欢 我枯木回春惹!
谢谢你们鸭!!比心心!!!
【鞠躬】【鞠躬】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6 16:09:00 +0800 CST  
想让姜含章含姜(大雾)(快滚)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6 19:23:00 +0800 CST  
第二天,当林错寻着地址找到那幢房子时,姜含章正在浇花。
“来了。”姜含章看着他身后的背包,笑了,
“准备得挺充分啊,期待很久了?”
“嗯。”林错有些尴尬,但即将报仇的快感充斥着他的脑海。
“啧。”姜含章无奈的放下喷壶,“走吧。”

林错跟着他上了二楼。
姜含章的品味和他的人一样,温温和和的。
他的书房里有一张宽大的办公桌,正对着落地窗,阳光穿过树叶的间隙化为细碎的金砂,在桌面上投下一片浮动的流彩。

“四爷想怎么罚?”姜含章似乎不知道怎么与人聊天——也可能只是不知道怎么和林错搭话,沉默了一会儿,便直接开门见山了。
“您说这话,是随便我罚?”林错反问。
“嗯,你能出气就好。”姜含章认真地说。

“姜部啊,”林错抱着臂往墙上一靠,语气不复刚才的随意,“你的意思是,今天这场打,只是为了让我泄愤?”
不是吗?
姜含章疑惑的眼神激怒了林错,他轻笑一声,
“姜部昨日训我不知法,我认了。”
“您是部长,必然是懂法的,可怎么也知法犯法了呢?”
姜含章皱起眉,自己犯法…
“……啊。”
“想起来了?”林错挑眉,
“背一下法规?”
姜含章似是真的感到愧疚,喃喃道:
“刑法第三百九十九条规定:
司法工作人员徇私枉法、徇情枉法,或者在刑事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在民事、行政审判活动中故意违背事实和法律作枉法裁判,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特别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在执行判决、裁定活动中,严重不负责任或者滥用职权,不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不履行法定执行职责,或者违法采取诉讼保全措施、强制执行措施,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致使当事人或者其他人的利益遭受特别重大损失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
“这可比拘留严重多了,是不是啊姜部?”
林错也没有想到会这么严重,眉头皱得更紧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你选择打我一顿而不是走程序。还偏要选在站里。万一被发现,你的警徽还要不要了?”
“我不相信只是因为我父亲。”他静静地望着姜含章,
“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姜含章沉默半晌,艰难地开口:“拘留所真的很乱。”
“如果我是你,我宁可选择嘱咐一句,让所里的人给你点优待,而不会选择这样的方法。”

“你的人生履历会沾染上污点…”男人低着脑袋补充。

“衣服裤子都脱了,”林错抬起下巴,点了点窗户,
“撑过去。”
“什…”
姜含章错愕地回望,他知道林错罚人很有一套手段,但这也太…
“说不清楚话就别说了。”林错从包里拿出那根他最爱用的藤条,怜惜地抚摸了一下藤梢——它怕是今天要断在这里了。
“姜部昨日教训的是,犯错受罚,天经地义。您自己也说了,听从所有我下达的命令。”林错望了一眼窗外,
“现在我要你脱#光,到窗台上撑好。”
他眯了眯眼,
“让所有人都看看,部长不听话,是要怎样被教训的。”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7 17:30:00 +0800 CST  
文字又发不出惹quq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8 17:08:00 +0800 CST  
这次只是小打小闹 会有打过瘾的那一天的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8 19:08:00 +0800 CST  
拖更一时爽,一直拖更一直爽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9 19:28:00 +0800 CST  
今天我更了好多呢!【骄傲的接受表扬】【暗示求表扬】【姜含章冷却读条中】







楼主 海然海贝  发布于 2019-06-19 21:04:00 +0800 CST  

楼主:海然海贝

字数:12006

发表时间:2019-06-12 05:3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7-19 22:42:52 +0800 CST

评论数:79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