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梧桐西院】【原创】依赖(现代师生&父子)

我可能有点毛病,搬文觉得累,不搬又闹心;搬了几章又删了,删完又想重新发帖……嗯,我肯定病的不轻。
所以还是要搬,尽管依旧没人看……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6 14:08:00 +0800 CST  
【1】不解之缘
那一年谭峻琛8岁,父母在无休止的争吵中终于选择了结束这段婚姻,自此,谭峻琛成为了单亲家庭的孩子,抚养权归了母亲。
11岁的时候母亲再婚,嫁给了刘道瑞,两年后母亲怀孕却在生产时难产过世。
谭峻琛母亲过世后,家里一团乱,刘道瑞的母亲犹豫再三还是没忍住让他把谭峻琛送到生父那里去,“那毕竟是人家的亲爹,亲妈没了,投奔亲爹也不为过啊。”
刘道瑞也觉得有理,于是,带着谭峻琛去了他亲生父亲那里。
可他亲爹谭澍林听明来意后一脸为难:“我老婆也是要生的人了,当初说好了孩子归他妈,这现在……”
刘道瑞明白了,冷笑一下,勾勾手指把谭峻琛叫到跟前,“走吧,咱回家!”
回到家,刘道瑞的母亲有点不高兴,看着襁褓里刚出生就没了妈的孙子不悦的说:“你怎么又把那孩子领回来了?”
“妈,不是跟您说了嘛,他爸妈离婚时抚养权归他妈了,现在他爸家里条件不够养不了他。”
“那是他亲爸怎么养不了?他养不了你养的了?他妈在的时候你是他继父,现在他妈不在了,你这继父还当上瘾了?”
“妈,您怎么能这么说,好歹也一起生活了两年就是个小猫小狗也有感情了,再怎么算,也算我半个儿子吧。再说,这孩子聪明懂事,我本身也挺喜欢他的,白捡个儿子多好的事。”
“哼哼,你倒是真想的开,你倒是把他当儿子了,人家把你当爹了吗?那小崽子叫过你一声没有?话都舍不得说一个字,闷葫芦一个……”
“妈!一个孩子,您至于这么看不上他吗?别说了,小孩耳朵灵的很,别让他听到。”
“听到又怎么样,亲爹都不要他的孩子……”
一回头,刘道瑞看到门口扒着门的小孩,显然刚才的话他都听到了。
“过来。”刘道瑞招招手。
谭峻琛低着头磨磨蹭蹭走过去。
“都听到了?”刘道瑞问他。
谭峻琛点点头。
刘道瑞顶不喜欢这孩子闷不吭声的样子,耐着性子对他说:“奶奶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你妈不在了,但这也是你的家,踏踏实实的别整天再想有的没的。”
见谭峻琛依旧低着头没反应,刘道瑞提高音量:“跟你说话呢,听到没?”
还是没反应,刘道瑞这个急啊,不由得火上来了:“你这孩子怎么回事,耳朵听不见还是嘴巴有问题?你能不能给点反应?”
谭峻琛慢慢抬起头,眼里满是泪水:“我以后听话,求您千万别把我赶出去。”
嘿,说了半天白说了,刘道瑞给气笑了:“我说你小子平时挺聪明的啊,怎么今天犯傻了?奶奶年龄大了,她说什么你随她去就是了,以后我接着给你当爹,跟以前一样,这还是你的家,听懂没?”
“嗯。”这回答应的倒挺快。
“再开学就要上初中了,我安排你上毓文的初中部,给你调到了我的班上,你把心放肚子里好好学习。”刘道瑞见对面的小人又没了声响,进一步问道,“听到没?”
“嗯。”
“又是嗯嗯嗯,你就这么不愿意跟我说话啊?”刘道瑞也没等他回答,自顾自又接着说,“我是自动自觉的就给你当爹了,但是当爹的不仅只管你吃好穿好,还有你的为人处世、行为举止、学习……以前……咱俩不熟,我对你要求也不严;现在,咱俩都得进入角色了。犯了错,我可不会再姑息你。你要调皮捣蛋不好好学习,你可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当然了,平时你随便怎么样都成,自己家里没那么多讲究,随意点。”
谭峻琛微微抬了抬头,嘴张了张却还是什么都没说。
“我说,你好歹也是大小伙子了,能不能别跟个小姑娘似的扭扭捏捏。”刘道瑞站起身来,低头看着这个个头不算很高体形也瘦弱的男孩子,拍拍他的肩:“好好的!”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6 14:09:00 +0800 CST  
【2】当众责ze罚
13岁的孩子总是无忧无虑的,可谭峻琛不是,坐在教室中,除了书本好像没有什么会吸引他的兴趣,整天郁郁寡欢既不像其他同学那样整天忍不住交头接耳,也不会像其他男孩那样在操场上到处飞跑。
同桌吴林跟他相处一学期了,早就习惯了这位的沉默寡言,看他那样木头人似的坐在座位上也见怪不怪:“谭峻琛,上节课老师留的几何作业最后一题你做出来了吗?”
“嗯。”简单的一个字,然后把自己的作业本推到吴林面前。
吴林快速的翻开抄写上,然后又看了看他前面的答案:“好像我前面的写的也不对,算了,我都照你的写吧。”
“嗯。”
“多说一个字会累shi***?”吴林扭头看他。
谭峻琛听这话也转过头看吴林,然后回答:“不会。”
吴林气结。他着同桌,整天就跟个哑巴似的,从来不会主动说一句话,就连上课老师提问,能用一句话回答的都不会多一个字,那叫什么来着?对,高冷。
不过,吴林不讨厌他,谁会讨厌一个经常让自己抄作业的同桌。想想,这家伙除了不爱说话好像也没什么缺点。

“你作业写完了?怎么这么快?”吴林前面的同学问他。
“我抄完了。”吴林大言不惭。
“抄的谁的?”那同学问。吴林头偏偏:“谭峻琛。”
“好,那给我也抄抄吧。”
……
第二天几何课上,班主任刘道瑞站在讲台前在黑板上写了几道题,然后问:“谁上来做一下?”
“没有?那我就点了……吴林、周佳乐、宋晓鹏、张承、刘天……”
五个人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战战兢兢的上了讲台,看着黑板上的题,除了“证明”二字,半天写不出其他的来。
“让你们上来答题,你们相面呢?”刘道瑞用手里的直尺敲敲讲桌,“不会答?”
五个人纷纷摇头,太难了。
“那昨天的作业怎么做的?”刘道瑞开门见山,“这是昨天作业的原题,你们就一点不觉得眼熟?”
“昨天的作业,最后一题是附加题,有个别同学做出个大概,我就不点名表扬了。但是有6位同学完全正确,思路清晰,过程明了,我必须要认真表扬下。
这6位中有5位是讲台上的这5位,来吧,讲讲你们昨天的解题思路吧。”
五位大侠低着头默不作声。
刘道瑞显然不愿意因为他们耽误时间:“我没空跟你们墨迹,不是都愿意抄吗?昨天的作业,每人给我抄10遍明天交给我,都***后面站着去。”
一行人灰溜溜的走下去。
“谭峻琛。”刘道瑞点名。
谭峻琛闻声站起来。
“你上来做一遍。”
谭峻琛走到讲台上,拿起黑板将正确答案书写出来。
看着他的答案,下面有几个同学窃窃私语,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原来是这样的作答啊,这才是大神呢!厉害!然后大家纷纷用崇拜的眼神望着他,那时候还没有“学霸”、“学神”这样的称呼,但大家对这类高手的仰慕却热情高涨,都等着老师对他的热烈表扬。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6 14:11:00 +0800 CST  
【3】当众责ze罚
然而,出乎大家意料,等来的却是:“显得你能是不是?就你会做,无法无天了是吧?”
谭峻琛被这突如其来的罪责弄得一脸无解。
“你不用装无辜,我说你说冤枉了吗?我就问问你,他们几个不是抄的你的作业?一模一样的,你们当我眼瞎啊?”刘道瑞的长尺在讲台上当当作响,“谭峻琛,我没冤枉你吧?”
谭峻琛想说他不知道怎么回事,话刚到嘴边突然想起好像昨天是自己把作业借给吴林的,但是其他人,他真不知道,可是一贯寡言的他,一时还真不知道该如何辩解。
刘道瑞见他不做声,算是他默认了。
“别以为你做的出题目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我从来不惯这毛病,题目做的出是你们当学生应该的,没啥值得骄傲的。
再说了,你就什么都会了,能考满分了?你差得远呢!有什么沾沾自喜翘尾巴的。
哪怕你就真的把整本书都给我背会了,那也是你自己的事,同学不会做题,你若是能耐心的教他们,那我今天要表扬你,可是你让他们抄你的作业,这种行为,让我深恶痛绝!
是抄的你吧?我没冤枉你吧?有不服就说出来,别等会觉得冤枉了。”
谭峻琛安静的听着,长长的睫毛覆在眼睛上,听到刘道瑞的问题,轻轻摇摇头,已经习惯了有委屈憋在心里了,说不说的无所谓。
“手伸出来。”刘道瑞也不废话,开口命令道。
下面的同学有点诧异了,平时刘老师是脾气不太好,惹急了踹一脚也是有的,不过这么大阵势动手,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这还是头一次。
“听不懂我的话?”刘道瑞不耐烦了。
谭峻琛微微抬起头,被老师这么劈头盖脸的训了一番已经够没面子了,竟然还要当着全班同学挨ai打,谭峻琛眼中蒙了一层水雾,但很快就收了回去,然的顺从的把左手伸出去。
“啪”的一声,下面的同学忍不住颤了一颤。谭峻琛没忍住把手缩了回去,刘道瑞很不满他的行为。
谭峻琛很勇敢的又重新伸出了手,似乎是为了惩cheng罚他刚刚的行为,刘道瑞接下来狠狠地连da打三下,谭峻琛咬牙挺着,右手紧紧地抓住校服的裤子。
“啪”的一声,又一下,下面的同学心脏病都快吓出来了,都快不敢呼吸了。
眼见谭峻琛的手掌明显的痕迹凸显出来,微微肿着,刘道瑞似乎还觉得不够,又接连打了5下,看谭峻琛疼得胳膊都哆嗦了,每打一板都本能的缩回去一点,但是又努力控制着将手重新伸回原来的位置,还算满意他的表现,才收回直尺。
“不要以为你不抄chao袭就没事了。你提供答案给他们,就形同他们杀sha人你提供凶xiong器,一样是帮bang凶。
这是第一次,再有一次,你们有一个算一个,看我怎么收拾你们。”说着用直尺指指下面的同学以示警告。
一堂课,谭峻琛更加的安静,情绪低落,刘道瑞显然看在眼里。一下课便将他叫到了办公室。
“怎么?委屈了?”刘道瑞靠在窗台。
谭峻琛低着头,听到问话摇摇头。
“我说话你听不见?”刘道瑞提高声音。
“不是。”谭峻琛迟疑了一下,小声回答,不知道是回答第一个问题还是第二个。
“觉得很委屈?自己又没有抄chao袭反而还要挨ai打,心里恨着我呢吧。
可你想想,你今天给他们抄作业,明天就能帮他们考试作zuo弊,你帮得了他们一次两次,那中考呢?你也能帮他们?”刘道瑞声音有点高,“你可能觉得我危言耸听,不就抄一次作业么,太大惊小怪了。我不管你是不是理解,是不是委屈,既然在我的班里,就得按我的规矩——当然,你就不在我班上,你也得跟我进一个家门,不守班规也得守家规不是。”
谭峻琛始终低着头不做声,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但刘道瑞自认为自己有眼力,眼前的孩子虽然一直以来话不多,但是应该还算是明事理让人放心的孩子。
“以后做事过过脑子,那些不该干的就别铤而走险,还有,我又不是吃人的老虎,你整天对我一副敬而远之的态度,你不难受啊?”
谭峻琛终于有点反应,抬抬眼看着刘道瑞,眼前的这个人,谭峻琛说不出是什么感觉,总觉得怪怪的,但是却又不排斥这种感觉……正想着,又听到刘道瑞说话,“手伸出来。”
谭峻琛这回微微有些诧异,说不怕是假的,刚刚被打da的手心是实实在在的疼啊!然后就看刘道瑞从办公桌抽屉里拿出一管药膏拧开,看着他。
谭峻琛这才把心放下,听话的伸出手。
经过一节课,手上肿的格外吓人,刘道瑞挤出一点药膏在手上擦了擦,轻轻一碰谭峻琛还是疼的一哆嗦,但马上又忍住了,刘道瑞感受到了这细微的动作,然后擦药的手格外轻了一些。
事后谭峻琛才后知后觉的好奇起来,这刘道瑞怎么上班办公室还放着跌打损伤的药膏,莫非,那天他老人家是精心策划好的?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6 14:24:00 +0800 CST  
【4-1口硬心软】
晚上回家吃饭,刘道瑞见谭峻琛只扒着米饭,于是夹了块排骨给他:“正长身体的时候,人家男孩恨不得狼吞虎咽的把碗都吃了,你怎么这么秀气?”
刘道瑞的母亲一旁喂着刚刚加辅食的孙子刘柯宇,看了眼低头吃饭不做声的谭峻琛,心有些不满:“就是块石头都得捂热了,你这可好天天也不知道给谁养的儿子,长个嘴巴光会吃饭连句话都没有。”
“妈!好好地吃饭怎么又说这些了?”
刘母撇撇嘴继续喂刘柯宇。
谭峻琛站起来,碗筷都放下,小脸一看就是不高兴了,也不看人,只道,“我吃完了,回去写作业了。”
“哎,我说两句他还不愿意了。”刘母冲着那个瘦弱却倔强的背影叫道。
“妈。”刘道瑞皱皱眉,“您整天老是说这样的话你让他这个孩子怎么想?都一年了,这不也过得挺好的么,您老就不能把心放宽点。”
“可你看看那孩子,整天没个话不说,连个笑模样都没有,除了进门叫声‘奶奶’,整天没一句话跟我说,我欠他的?”老太太越想越生气。
“好好,回头我说说他,让他每天按时跟奶奶请安问好。”说着伸手把谭峻琛没吃完的半碗饭倒进自己的碗里,“这孩子就是这个性子,母上大人别生气了哈。”
“贫嘴。”老太太被儿子逗笑了。
“不过,妈,真的不是我说您。这孩子够可怜的了,小小年纪没了亲妈,您也是当妈的人,您就真一点不心疼他?”刘道瑞微微叹口气,“有时候其实我想,也算是我害了他,要是我不跟他妈妈结婚,起码他现在跟着亲妈在一起,再苦再难有妈的孩子是块宝啊!可看看现在,父母本来离婚对他影响就够大的了,又没了亲妈,那就是个孩子,你让他还当个没事人似的有说有笑,那这孩子得多没心没肺啊……
孩子够懂事的了,他妈走了以后,他想妈妈,多少次半夜我听到他偷偷的哭……妈,您说,您不可怜他吗?”
老太太语气也缓和了,“你知道妈不是那样的人,别说这是一个屋檐下过日子的人,就是不认识的孩子遇到这样的情况,能帮把手妈也不能视而不见不是。
妈就是担心你,你说你……这小的才这么小,你又带着大的,以后的日子你是过不过了?要说都是亲生的还好说,可这毕竟隔着肚皮不说,人家是有亲爸的,你养好了没事,要是真有个磕磕碰碰的,你怎么跟人家亲爹交代?
再说了,你说这孩子这么大了,正是有主意的时候,你管深了孩子万一记恨你怎么办?管浅了将来走歪道怎么办?你以为后爸那么好当的啊?”
老太太说的不无道理,这些事刘道瑞不是没想过,可是眼前就这么个情况,他还真没得选。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6 14:29:00 +0800 CST  
【4-2口硬心软】
谭峻琛亲生妈妈过世后,刘道瑞不是没有想过把他送回到谭澍林那里,可是先不说谭澍林现在老婆的态度,就他作为孩子的亲爸,一点心疼怜悯的心都没表现出来,一副这孩子要是留下估计他家房顶就要掀开的态度。
谭澍林老婆的一句,“当初可是说好了你儿子跟你前妻的我才答应嫁给你的,不然你一个二婚的还带个孩子,我是脑子有问题才会嫁给你吧?”
谭澍林当时哑口无言。
这些话,竟然也没有回避谭峻琛,小孩听得是一清二楚,安安静静的坐在一边,低着头,俩手绞着裤子,不经意间刘道瑞看了他一眼。
就那一眼,刘道瑞心都疼的不行了。
那几乎就是哀求的眼神,一个孩子,他无家可归,那得是什么样的一个心境啊。
于是,二话不说,刘道瑞就站起身,侧头看着谭峻琛,“愿意跟我回家吗?”
小孩几乎是不假思索的跟着站起来,迅速点点头。
刘道瑞冲小孩伸出手,小孩配合的也伸出手拉住刘道瑞。
就这么一次牵手,就注定了一生,有时候俩人刘道瑞想想都觉得神奇,谁说只有血缘关系不可切割,有些感情,比血缘更重要。
.....................
刘道瑞对老太太说,“以后啥样我也想不了那么多了,先管好眼前吧,这是个活生生的孩子,老天就让我跟他有缘凑一起了,我信老天爷的安排,这孩子我不信会让我失望。”
老太太也无话可说了,但愿如此吧。
“妈,您以后也别老当着他的面说那些话了,孩子真的挺可怜了。算儿子求您了!”
“行!”老太太也不是铁石心肠,“我也就那么一说,还能真不管不顾他?说实话,也是个挺好的孩子。”
刘道瑞这才笑了。
·
“写作业呢?”刘道瑞来到谭峻琛的课桌前。
谭峻琛回头看了一眼,点点头。
“跟奶奶生气了?”刘道瑞问。
谭峻琛没作声,手上的笔迟疑了一下继而接着写。
“先别写了,转过来,我跟你说话。”刘道瑞食指和中指弯曲敲敲桌面。
谭峻琛听话的放下笔,转过身面对刘道瑞。
“奶奶有时候说话是没有考虑你的感受,让你心里不舒服了,但奶奶也没有别的意思。老人嘛,有时候心里想什么就说什么了,我替奶奶跟你道个歉。
但是你想想,奶奶平时对你还不错吧,每天早上变着花样的给你准备早餐,你不能吃鸡蛋,奶奶做菜从来没做过鸡蛋;你每天换下来的衣服哪件不是奶奶帮你洗干净叠好放你柜子里的?你感冒发烧,奶奶整夜睡不好惦记着你。
奶奶除了嘴上说些让你不高兴的话,哪里真对你不好了?你要是真有良心,怎么会跟奶奶计较这些?”
刘道瑞说的这些倒不假,老太太除了嘴不饶人,平时倒也是尽心尽力替儿子伺候着这一大一小俩孩子。
“即便退一万步说,你是晚辈,奶奶是长辈,奶奶说你几句再不乐意听,你也不能说走就走,你读那么多书,你的礼貌呢?”刘道瑞一开始态度和蔼循循善诱,说到这才有了几分气恼,“从小到大,哪个老师不是教你要尊老爱幼?什么叫尊老?你一句不乐意抬腿就走,你觉得你做的对吗?一个人不懂礼仪,没有良心,将来也成不了大器候,成绩再好都白扯。”
“我知道错了。”谭峻琛默默站起来,低声说道。
“真知道错了?”刘道瑞气也消了些,态度有所缓和。
“嗯。”
“小琛,你是个听话懂事的孩子,我也不是想为难你,你心里也别委屈,不要觉得白天我在学校批评你,回家还要教训你,可是你想想,你要做错事我真不理不睬,你心里踏实吗?”
听了这话,谭峻琛刚刚有的那一点点小小的抵触,还真的竟然烟消云散了,眨巴眨巴眼睛看着刘道瑞,低低的说,“我知道您为我好。”
刘道瑞伸手摸摸男孩的小脑袋,“那咱们就立个规矩好不好?做得好奖励你任选,但是犯错误你也得认fa罚,能接受吗?”
谭峻琛心里想说,不接受你不也得fa罚吗?可嘴上却老老实实,“能!”
刘道瑞吩咐道,“那好,知错就改就是好孩子,今天也不多fa罚,去一边跪gui一个小时好好反fa省一下,反fa省好了去给奶奶道个歉。”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6 14:33:00 +0800 CST  




好喜欢三小只啊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7 10:08:00 +0800 CST  


小可爱,跟我琛一样可爱!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7 10:14:00 +0800 CST  
【5-1乌龙事件】
要说谭澍林心是真大啊,亲生儿子在别人家里他是一点不担心,不过也是,自己又添了个小儿子,哪有心思想着大儿子,再说家里的母老虎,每次稍微一提想把谭峻琛接过来,那位就立马发挥一y哭二闹三上y吊的架势,谭澍林是真不敢惹啊。
周五晚上,谭澍林趁着中午休息的时候来学校看谭峻琛。
“长个了啊。”谭澍林摸摸儿子的头。
谭峻琛抬头看看自己的爸爸,然后又习惯性的低下了头,父子俩相见竟有几分尴尬。
“那个我听人家说,现在上学都用啥文曲星,爸爸也不知道什么好,就买了个最新款的,你拿去用吧。”说着谭澍林从随身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谭峻琛。
谭峻琛看看没伸手接。谭澍林直接塞到他怀里:“拿着啊。”
“谢谢爸爸。”
“傻儿子,跟爸爸说什么谢谢。”谭澍林干巴巴的说着,“对了,你每个月的生活费我都给你……继y父了,还够吧?你在人家家里,要懂事听话,别给人家添麻烦,爸爸……爸爸要是有条件了,就接你回来……”
“不用。”谭峻琛脱口而出,“老师对我很好。”
“那就好……那我就回去了,有时间再来看你。”
·
周五下午最后三节是自习课,班主任老师例行开会,走之前刘道瑞嘱咐班长和学习委员要管理好班级纪律。
前二十分钟还算安静。
“呀,我的文曲星怎么不见了?”教室中间的一个女生突然叫了起来,整个教室的注意力都被吸引过去了,“我妈上周才给我买的文曲星,怎么不见了?”
“啊,你好好找找,是不是掉哪了?”
“我都找了,没有,哪去了啊……”女生带着鼻音,急的都要哭了,“弄丢了我妈肯定要打·我的……”
班长走到讲台上:“大家帮忙一起找找,看看是不是谁拿错了或者放哪忘了。”
同学们纷纷翻自己的课桌、书包,不一会都说没看到。只有谭峻琛默不作声的伏在位置上安安静静的写作业,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谭峻琛,你看到她的文曲星了吗?”班长走到谭峻琛座位边上问他,他隐约记得中午午休回来谭峻琛玩了好半天的文曲星,他印象中他好像之前没有过这玩意啊。
谭峻琛抬起头看看班长摇摇头,然后低下头接着写作业。
女生已经急的趴在桌子上哭了起来,旁边的同学正在安慰她。
“那是什么?”谭峻琛斜后桌的同学趴在桌子上指着谭峻琛的书桌堂,明显一个银色的正方形。
谭峻琛低头看看,然后冷漠的说:“那是我自己的东西。”
“是什么拿出来我们看看啊。”说着那同学一伸手就将他的书包抢过来,那个银色的正方形也应声摔在地上,正是谭澍林中午送他的文曲星。
“你干什么?”谭峻琛看着地上的文曲星,瞬间就火冒三丈,“你凭什么摔我东西?”
“你东西?你什么时候买的?”
“要你管。”
“呵呵,说不出来了吧,那就是你偷了别人的东西!”
一时间班里炸了锅,大家议论纷纷。
“谭峻琛,把文曲星还给周雪。”班长一脸正义的命令谭峻琛,“这件事我要告诉刘老师,你怎么能随便拿别人的东西呢。周雪,你来看看,这是不是你的文曲星。”
丢文曲星的女孩立刻从座位上过来,只扫了两眼,立马说:“就是我的,你怎么能偷我的文曲星呢?”
“我没有!”谭峻琛叫道,“还给我,那是我的。”
“哦哦哦,谭峻琛,是小偷,偷了周雪的文曲星;臭小偷,不害羞……哦哦哦……”有人带头,其他同学也纷纷效仿起来,整个班级跟菜市场似的闹得不可开交。
“闭嘴,闭嘴,我没有……那是我的……”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7 10:17:00 +0800 CST  
【5-2乌龙事件】
“干什么呢,整个楼层就你们班最乱,刘老师不在你们这是要把教室拆了啊。”生物老师坐在办公室里就听到外面吵得要沸腾了似的,出了办公室仔细一听,竟然是初一六班,这不是刘老师的班级么。
“老师,老师,谭峻琛偷t周雪的文曲星……”第一排的同学急着告状。
“我没有!”谭峻琛瞪着大眼睛拳头攥的紧紧地,稚嫩的脸上增添几分愤怒。
“谭峻琛,你要是真拿了就还给人家,不然等会你们刘老师回来有你好看。”生物老师指指谭峻琛。
“我没有!”
“那你说你的文曲星哪来的?平时从来不见你玩,怎么周雪的文曲星不见了,你就有文曲星了,世界上哪有那么巧的事?”谭峻琛后面的同学说的头头是道。
……
“行了行了,都别吵了。”生物老师敲敲黑板,“都上自习写作业,断案的事我不管,等你们刘老师回来跟他说,都安静了……”
还有不服气的想继续理论的,还有好奇心强的想继续看热闹的,都被生物老师一一镇压了。
周雪噘着嘴巴眼泪汪汪,谭峻琛攥着小拳头铁青着脸。
`
刘道瑞开完会还没到班级,就被生物老师给拦住了,把班里的事跟他一讲,刘道瑞眉头立马皱起来,二话不说直接进班。
刘道瑞这气场,一进来,大家感觉空气都凝结了一般。刘道瑞从讲台上走下来,在过道里走了一圈,环顾教室看着下面坐的端端正正貌似认认真真写作业的学生们。
“说说吧,你们都闹腾什么了?”刘道瑞重新回到讲台上,“班长,说说怎么回事。”
班长似乎早就急不可耐,一听点到自己的名字,马上站起来简洁意骇的向老师汇报事件的来龙去脉,但是夹杂了不少个人观点。
听毕,刘道瑞示意他坐下。
“周雪,你的文曲星最后一次用是什么时候?”刘道瑞问。
“我……我不记得了。好像是……”周雪拧眉思索,低声问同桌,“上午我用了没有?”
同桌摇摇头表示不记得了。
“你文曲星有什么特点?”刘道瑞问。
“银色的,就跟,就跟谭峻琛拿的那个一模一样。”
“老师,我能证明,周雪的跟谭峻琛的一模一样,简直就是……一个东西。”谭峻琛后桌坐在下面插话,然后班里其他同学七嘴八舌的也接起话来,反正说来说去,都表示谭峻琛拿了周雪的文曲星。
刘道瑞头疼:“都给我闭嘴!一个一个说。谭峻琛,你说。”
谭峻琛站起来冷冰冰的,一句话都不肯说,之前还会为自己辩解说“没有”,而此时站着小嘴紧闭着一句话都不肯解释,那种表情是刘道瑞从来没见过的,不过凭借感觉,刘道瑞不相信谭峻琛会做这样的事,哪怕退一万步,谭峻琛也没这样的胆子,可是,如果没拿同学的,他的文曲星又是哪来的呢?
“你拿了周雪的文曲星没有?”刘道瑞开口一问,谭峻琛就像受了天大的侮辱似的,眼里含满了泪水,小胸脯气的一起一伏,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看着他那副模样,刘道瑞心里狠狠的疼了一把,稳了稳情绪,语气很和善:“告诉老师,你的文曲星是哪来的?”
谭峻琛抿着嘴依旧不做声。
“说话,又犯毛病不会说话了?”刘道瑞气不过,三步两步冲下讲台走到谭峻琛的座位边上。吴林见状默默的起身给老师让位,避免伤及自己。
谭峻琛像是油盐不进,死活不开口,只抬眼看了眼刘道瑞,眼泪顺着脸颊流了下来,那一刻,刘道瑞内心竟然有一种想保护他的冲动,谭峻琛的表情深深刺痛了他,刘道瑞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你坐下吧。”
其他同学都不明所以,老师这是唱的哪一出?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7 10:19:00 +0800 CST  
【5-3乌龙事件】
刘道瑞默不作声在教室里来回踱步,走到周雪身边,耐心的问:“今天上午一二堂课是语文和化学,应该没什么机会用文曲星;第三堂是英语课,做了单元测试,课堂上肯定不会让你们用文曲星的;第四堂课是体育课;午休时你玩了吗?”
周雪想想,中午好像跟好朋友去文具店看贴纸,也没拿出文曲星来,于是摇摇头说:“没有,好像今天都没拿出来用过。”
刘道瑞点点周雪的桌面:“那你们谁见过谭峻琛到过周雪的座位上?除了体育课教室门锁着没人有,其他时间教室里始终有人,有人见到谭峻琛过来吗?”
“班长见到过吗?”
班长摇头。
“你见过吗?”刘道瑞指着谭峻琛斜后桌始终指证谭峻琛的那个男生。
那男生叫郑腾,被刘道瑞这么一问,瞬间也没了能耐:“没,没见过。”
“在座的都有谁见到了吗?”刘道瑞环顾班里问道。
大家都纷纷摇头。
“那你们凭什么说是谭峻琛拿的?”刘道瑞一拍桌子,“谁给你们的权利?你们把老师放在哪了?”
底下的学生大气都不敢喘了,老师这咋突然转变画风了呢?
“周雪,你好好想想,你今天到底带了文曲星没有?是不是忘在家里了?”刘道瑞头疼。
“不是,我今天早上在我妈车里还玩了……”周雪突然一个激灵,“好像,好像,好像玩完我直接放我妈车里了……”
“切……”
刘道瑞深吸一口气,却还是没有没压制住自己的愤怒:“班长、郑腾、周雪,给我站起来!”
三个人跟触电了似的立马从座位上弹起来。
“跟谭峻琛道歉!”
班长和郑腾毕竟是男生,这种批评也算不上什么,于是按照老师要求对谭峻琛说对不起。而周雪是女孩子,本来搞了这么一出闹剧就很没面子了,又被勒令向谭峻琛道歉,早就哭的跟个泪人似的了。
一边哭一边还娇滴滴的抱怨:“我又不是故意的,谁还没有记错的时候啊,我又不是故意的……”
刘道瑞也不理她,任她一个人在座位上哭。然后对着郑腾和班长说,“你们俩回去写1000字检讨周一交给我,现在去后面站着去。”刘道瑞显然还在气头上,“你们其他的,都给我引以为戒,谁要再给我无中生有,别怪我不客气。”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7 10:20:00 +0800 CST  
【5-4乌龙事件】
晚上,刘道瑞来到谭峻琛房间。谭峻琛听到脚步声也没理,依旧趴在桌上看书。
“趴着看书,眼睛不要了?”
谭峻琛闻声直起身来。刘道瑞坐在他边上,摸摸他的头:“白天受委屈了吧?”
谭峻琛吸吸鼻子,眼睛转了一圈,才开口说:“您怎么知道不是我拿的?”
“谅你也不敢。”刘道瑞捏了捏谭峻琛的耳朵,“你要真敢拿,我非打d断你的手不可。”
谭峻琛撇撇嘴,表示不满意刘道瑞的回答,但也没敢多说什么。
刘道瑞什么人啊,一眼就看出谭峻琛的小心思,看着他的小动作心里有点好笑,这才感觉到他也是个十来岁的孩子,柔声的哄着他:“自己的孩子心里能没数么,你什么样我还能不知道,你不是那么没分寸的孩子。”
谭峻琛低着头倒有点内疚了,咬着唇犹豫了半天:“您怎么不问问我,那个文曲星是哪来的?”
“你想说自然会告诉我。”刘道瑞倚靠在椅背上,“我说了我信任你,不多问你什么。”
“那我说了您别生气。”谭峻琛揪着衣服一角,“是我爸给我的,今天中午他过来了。”
说完偷偷瞄了一眼刘道瑞,看看他的脸色变化不是特别大,才又接着解释:“不过真的不是我找他要的,他直接给我的,我是想晚上跟您说的……我真没想瞒着您。”
刘道瑞把谭峻琛拉过来,离他近了一点:“你不用怕我不高兴,那是你爸,我没那么小心眼。
不过我想跟你说的不是这件事,我是想问你,为什么你在班里不说出来?同学那么问你,你怎么都不解释一句?”
一提到这,谭峻琛又跟被按了开关似的没了声音。
“说话啊。”刘道瑞一看谭峻琛这样就闹心,这孩子白天被同学那么挤兑都不愿意多说一句,这性格以后得吃多少亏?
“谭峻琛,咱能不能商量个事?”
谭峻琛抬头看着刘道瑞,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以后能不能有什么事说出来,就算不跟别人说能不能跟我说?不是所有的事你都能自己扛自己解决,受了委屈别憋在心里,你这小身板能承受多少东西?不怕把自己压垮了啊?”
谭峻琛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着刘道瑞,目光炯炯,清澈见底。




乖极了!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7 10:23:00 +0800 CST  
【6-不写作业】
英语课上的课文默写,谭峻琛对这种死记硬背的东西向来不感兴趣,从前也都是囫囵吞枣背个大概,反正得不了满分但也不属于特别差的,自然也不在老师“开小灶”的范围内。
抱着这种侥幸心理一直蒙混过关,可这次谭峻琛却打错了算盘,以为靠着自己的小聪明和小运气依旧能混个及格,可没想到,这一次英语老师是真心忍不了了,这其他科成绩也不差,就偏偏默写总是在及格边缘线游走,这是几个意思?
于是,课下谭峻琛同学被英语老师叫到办公室语重心长的训导一番,告诫他端正背诵态度。
谭峻琛也不是捣蛋贪玩的孩子,老师一批评,立马就低头承认自己错了,保证再也不敢了,老师也没多说什么,让他下次注意就算完了。
谭峻琛给老师鞠了一躬转身准备回教室的时候,不经意看到了刘道瑞默默的看着他,一副颇有深意的眼神。谭峻琛还奇怪呢,这是啥意思呢?
直到放学回家,谭峻琛才知道,这眼神不是一般的深啊。
正在做作业,刘道瑞推开他的房门,讽刺道:“你还用写作业?我看你完全不需要写,反正也没有老师舍得批评你。”
谭峻琛自然知道刘道瑞指的是白天英语课的事,自觉的站起来认错:“我知道错了。”
“认错态度倒挺好。”刘道瑞揶揄道。
谭峻琛习惯性的低着头,手指不自觉的绞着校服衣服。
“为什么不认真背课文?”
谭峻琛低着头不做声。
“问你话呢?是耳朵听不见还是嘴巴不会说话?”
谭峻琛胆怯的抬头看了眼刘道瑞,可一看到刘道瑞铁青的脸又吓得赶紧低下了头。
刘道瑞可没那个耐心,问了几遍这小子还不说一句话,这火就一下上来了,“问话不说是什么毛病?”
谭峻琛撇撇嘴,想哭却没敢,喏喏的认错,“我知道错了。”
“行,跟你好好说话你不说,那我也不费那口舌了。”刘道瑞火气又增了一分,“你不是犯懒么?既然偷懒就得付出代价,我看你就是欠z揍。”
刘道瑞说完转身出了房间,只留下谭峻琛一脸蒙圈的站在原地,没几秒钟,刘道瑞又回来了,但是手里多了一把戒j尺。
还没等谭峻琛想明白那玩意是干啥用的,刘道瑞就用戒尺点点床,示意他:“裤子脱t了,趴下。”
谭峻琛惊异的抬起头,以为自己听错了。
“是听不懂我的话还是觉得我打d不得你?”刘道瑞抱着双臂看着他。
谭峻琛再傻也明白了,这是要揍z自己啊,有点委屈,有点害怕,一个字都不敢说。
刘道瑞恨极了他这闷葫芦的性格,正是活蹦乱跳的年龄,整天死气沉沉一整天说不上两句话:“说话!”
“我认f罚。”开口依然带着哭腔。然后顺从的转身褪tui下裤子,露出白皙的臀tun肉,平趴在床上。
“我告诉你,学习要不得半点马虎。今天,就让你尝尝,学习不认真的后果。”刘道瑞厉声道。
“啪。”清脆的一声,十成的力道,臀tun部一道戒jie尺同宽的红色印记呈现出来。
“啪。”又是一声,紧挨着上面一道。
“啪。”“啪。”“啪。”……臀tun部很快被招呼个遍,谭峻琛紧紧抓着床单,咬牙忍着不叫出声来。
“啪。”又是一板,疼的床上的小人浑身一颤。
接连几下,谭峻琛终于忍不住了,呜呜的哭着求饶:“老师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我好好学习,我认真做作业。”
气头上的刘道瑞哪里听得进去这些话,当白天在办公室得知这小子没完成作业的时候,恨不得冲到班里揪出来暴bao打一顿,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竟然还能如此投机取巧。
这么一想,手下又重了几分,毕竟是十来岁的小孩,皮pi肉嫩的很,眼看着屁pi股红中带紫,肿的迅速。
“闭嘴,哭什么哭,你有脸哭?”刘道瑞教训道,“平时问话一句没有,这时候你倒是会认错。”
这么一说,床上的小人立马没了声音,埋着头小拳头紧紧抓着床单不敢再出一声。
刘道瑞又打da了几下,看着屁pi股紫的吓人,才停手。又教训道:“你给我记住了,你若是敢不好好学习,再敢给我耍小心思,你看我怎么收拾你,起来。”
谭峻琛慢慢爬起来,还是止不住抽泣,但明显努力克制着。低着头不敢看刘道瑞。
看他的样子又可气又可怜,刘道瑞叹口气,把戒jie尺丢在一边,坐在床上看着眼前这个男孩,个子不知不觉长高了些许,只是还是那么清瘦。
“打da疼了没有?”刘道瑞明知故问。
谭峻琛羞着脸点点头。
“说话。刚刚不是话很多吗,怎么现在又没话了。”
“疼。”谭峻琛低着头强忍着眼泪,带着哭腔回答。
“委屈吗?”刘道瑞又问。
谭峻琛摇摇头。
刘道瑞这个火啊,这孩子说个话怎么就这么费劲呢:“我要不是看你屁pi股没个下手的地方,我非再zou揍你一顿不可,问你十句话换不来一句,说个话怎么就那么费劲呢。”
谭峻琛依旧没反应。刘道瑞气的啊,一把拉过来按到腿上挥起巴掌又抡到孩子的屁pi股上。那饱受摧残的屁pi股本就伤痕累累,哪能再受得了第二次重击。
只一下,谭峻琛就没忍住哭叫了起来:“疼,老师,我疼。”
刘道瑞也没难为他,把他拉起来:“以后问话要开口答,有事说事,记住没?”
“记住了。”倒是说话了,但是低不可闻。
刘道瑞叹口气,指指床:“趴好了。”
只一句话成功的让眼前的小人一脸惊恐:“老师我错了,我改,我改,求您别再da打了。”
刘道瑞噗笑,这傻孩子,竟然以为自己还要打他,瞬间又有点心疼了,声音柔和了很多:“给你擦擦药,你总不想明天上学不能坐凳子吧。”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8 16:31:00 +0800 CST  
【7-1外交风波】
初一的课程倒是不难,谭峻琛虽然性格过于内向,但是很聪明,成绩一直都很不错,只是英语相对来说稍微差了点,尤其是口语方面,简直是要了谭峻琛的命。
这家伙连平时都恨不得装哑巴,说英语更恨不得要了他的命。之前初一上学期期末口语考试的时候,这小子死活不开口,最后口语搞了个不及格,还好口语没有算在总分排名内,不然他可就吃了大亏。
这学期为了提高大家的英语口语能力,学校特意请了外教上课,每周两节,不管平时喜欢英语的还是不喜欢的,见到外教都特别亢奋,有几个英语学得不错的下课后还争前恐后过去跟外教交流。
谭峻琛却没什么反应,更别说主动对话了。
又是一节外教课,高高大大的外国帅哥在前面叽里呱啦,连比划带表演,把下面的同学们也逗得不行,气氛特别活跃。
谭峻琛似乎不被这样的氛围所感染,周围越热闹他越觉得无聊。坐了一会将新买的习题集拿出来低头做了起来,嗯,在谭峻琛眼里,还是解题有意思。
正做的入迷,只感觉到一个巨大的阴影遮挡着他,抬头一看,正是激情昂扬的外教老师。
外国帅哥伸手取过谭峻琛书面的习题集,看了两眼,又是摆手又是说什么,意思是不可以做题了。
谭峻琛也不知道是没听懂还是装不懂,反正没啥反应,外国帅哥把习题还给谭峻琛然后接着跟其他同学互动。谭峻琛我行我素的拿起本子继续写题,外国帅哥一回头,不高兴了,点点谭峻琛,示意他站起来。
“stand up。”这句话谭峻琛听懂了,然后起立。但是再然后外国帅哥说的啥就一点听不懂了。
其实外国人没那么死板,即便生气了也不过说说而已,本意是想让谭峻琛见好就收,跟他互动几下互相给个面子就算了,没想到谭峻琛同学压根不买账,站起来还低着头接着做题。
这下连英语老师都看不下去了,叫了他几声让他站好了跟外教道个歉,谭峻琛闷声不响的也没反应。
外国人到底不拘泥小结,耸耸肩表示算了,无所谓。
下课后,英语老师气的把这事跟刘道瑞告状了,刘道瑞不动声色的听完,跟英语老师道歉:“让你费心了,回头我收拾他。”
说完抬脚回了班级,走到谭峻琛的座位旁,看他还在认真的解题,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夺过习题集一把扔地上了:“不是愿意站着做题么?今天你就给我站着上课,拿着你的书本到后面站着去。”
谭峻琛默不作声的捡起地上的习题集,拿着下节课的书本站到后面去。
郑腾上个厕所回来,一看后面站着的谭峻琛愣了一下,然后打趣道:“我还以为那地方是我的专属位置呢,没想到还后继有人呢。”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8 16:33:00 +0800 CST  
【7-2外教风波】
站了两节课就到了中午午休,谭峻琛将本子放到书桌上,自己坐在凳子上,还没等坐稳,就看刘道瑞走进教室。其他同学都已经去食堂吃饭了,教室里只剩下谭峻琛和几个带饭的同学。
“老师。”看到刘道瑞走向自己,谭峻琛立马站起来。
“谁让你坐的?我说的话你听不懂?”刘道瑞冷着眼盯着谭峻琛,别说谭峻琛本人了,就是其他几个正在吃饭的同学都被吓得忘了怎么咀嚼了。
“你跟我出来。”说完自顾自转身就出了教室。谭峻琛小跑几步跟上他,可既不敢跟的太近又不敢离得太远,更不敢问他要干什么去。
绕了半个教学楼,到了活动室刘道瑞才停下来,拿出钥匙把门打开,冷声喝道:“进去。”
谭峻琛哪敢不从,贴着门边溜了进去,这一路上他内心也是极为忐忑,站了两节课,自己也知道凶多吉少,这时候,他是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咣当”一声门被关上顺便被反锁了。刘道瑞大步走过来一脚就踹到谭峻琛大腿处,骂道:“给你脸了是吧,越来越有本事了你。”
谭峻琛被这突如其来的一脚踹的没站稳,趔趄了几下半摔在乒乓球台边上,看着刘道瑞一步一步逼近自己,吓得手脚并用的往后退,一脸的惊恐仰头看着他:“老师我错了,我不敢了。”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我问你,上个月在家因为什么罚你gui跪?”刘道瑞眯着眼睛看着他。
“因为,因为……对奶奶没有礼貌。”
“我当时说过什么?”
“不能……不能,没礼貌……”
“你还记得啊?我以为你就着饭吃肚子里了呢。”说着刘道瑞抬脚又踹了他几脚,“你是记吃不记da打吗?挨了fa罚转身就忘是吧?之前你是在家里给我得瑟,今天好了,你是奔着走出国际啊,你怕我不够出名是吧,变着花样的给我惹点祸是吧,上个外教课你都能给我整点幺蛾子,谭峻琛,我真是小看你了,蔫人出豹子是吧?”
谭峻琛摇着头,嘴里念叨着:“老师对不起,我真知道错了。”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8 16:43:00 +0800 CST  


世界微笑日哦,你的微笑,温暖整个世界!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8 16:45:00 +0800 CST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9 07:10:00 +0800 CST  
又是美好的一天,准备上班班!
今天会更几章呢?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9 07:49:00 +0800 CST  
【8-1五四演讲】
五月份,春暖花开正是好时节。每到五四青年节什么的,各学校团委啊\大队委啊都会组织五四青年节活动,今年组织初中部各班派代表进行歌颂五四青年节主题演讲。
一听这消息,班里几个口才好的跃跃欲试。
班会上,刘道瑞把这消息一公布,那几个坐不住了,主动请缨参加比赛。
刘道瑞示意他们坐好:“咱们班我平时观察了一下,也问了语文老师,口才好的同学不少呢,像周雯、林晓倩、张志明……我就不一一点名了啊,你们几个那都是佼佼者,让你们代表班里去参赛,那胜券在握是不是?”
“那是啊老师,必须的必,不拿个奖杯回来您随便罚我都行。”
“对呀老师,语文老师都说了,周雯可是专业级的……”
……
刘道瑞摆摆手:“你们的实力老师都知道,但是我们班这么多人,不能每次有个什么上台的活动就你们几个上,有点什么荣誉就你们几个出头,毕竟咱们班是个集体,你们几个优秀了,是不是也得带动一下其他的同学,咱们全班一起进步那才显出我们集体优秀,你们说是不是?
我是这样想的,这次演讲,我们把机会让给没参加过这类活动的同学,给他一些锻炼的机会,你们呢,也别闲着,陪着他练习,如果他获奖了,诶,那才说明你们是真厉害,都能当老师了是不?”
“啊,老师,那您要选谁啊?”
“我想让谭峻琛参加。你们觉得怎么样?”
“他?”底下顿时一片吵杂声,“我去,那这回咱们班可完了,还名次呢,他上台别尿裤子就不错了。”
只有谭峻琛本人安静的如同一座冰雕,被刘道瑞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的大脑都停止了运作。昨天晚上刘道瑞还问他对五四演讲有什么看法,谭峻琛随便说了几个班里这方面出类拔萃的同学名字,刘道瑞没表态,谭峻琛也没往心里去,他哪能想到这事跟自己有啥关系啊。
他想站起来说自己不行,可被吓得连这话都说不出来,就感觉到周围嗡嗡嗡一片,各种眼光照射着他。
“你傻了?刘老师让你代表咱们班参加五四演讲。”吴林推推愣神的谭峻琛。
谭峻琛扭头看着吴林,挤出一句话:“你掐我一下,是不是做梦呢?”
吴林噗嗤一声笑了,也没动手掐他:“不是做梦,我看出来了,你最近有点犯老班,怎么这么栽啊,他老人家最近是真重视你啊。”
谭峻琛欲哭无泪。

大家还在议论纷纷,周雯气的眼泪都出来了:“老师,凭什么是他啊,他上课连课文都读不好,你让他去演讲?”
“就是啊老师,谭峻琛一天都说不上两句话,他去演哑剧倒是挺合适。”
……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9 08:57:00 +0800 CST  
【8-2五四演讲】
听着下面的吵杂声,刘道瑞皱皱眉头,拿着黑板擦敲敲黑板,大家不禁都闭上嘴安静下来。刘道瑞有些不悦:“你们都坐在同一个班级,大家要一起学习生活三年,你们对同学是哪来的那些意见不满?让谭峻琛参加演讲怎么了?就是因为他这方面太薄弱,所以要加强锻炼。你们就个个是全能了?你们都比谭峻琛强?几何代数,我看能比得过谭峻琛的没几个吧?物理化学老师表扬最多的也是谭峻琛吧?我也没见哪次谭峻琛笑话你们做不出题太笨啊,怎么,他的缺点你们就包容不了?
你们觉得自己演讲水平好,那也是一次一次锻炼出来的,谁天生什么都会?都是同学,互帮互助不会吗?
谭峻琛参加演讲,代表的是我们初一六班,你们若是在班里都这样不团结,那我真不指望出了班级你们能有什么集体荣誉感。
你们自己都好好想想吧。
谭峻琛,趁这周末两天把演讲稿写好,周一让语文老师帮你修改,下周每天最后一节自习课你到我办公室练习。
周雯、张志明,你们俩陪他一起练。”

晚上,谭峻琛找刘道瑞求情,求他换个人选自己真不行,可不管怎么说,刘道瑞都不答应,说多了,刘道瑞眼睛一瞪,抬腿一脚:“滚你房里写作业去,有跟我墨迹的功夫演讲稿都写出来了。”
谭峻琛真要哭了。
要说写作文,谭峻琛谈不上好,但也凑合,可演讲稿不一样啊,况且又从来没接触过,别说接触了,压根就没琢磨过。咬着笔头写了一晚上,写了撕,撕了写,一本稿纸都糟蹋的差不多了,也没吭哧出几个字来。
快十点了,谭峻琛壮着胆子又去找刘道瑞,还没等开口,就被刘道瑞给骂了回来。接着奋笔疾书吧。
熬到了快一点,总算是憋出一篇稿子,困得谭峻琛爬床上就睡着了。
刘道瑞心里明镜,面上不理他可心里惦记着呢,听到动静,偷偷打开他房门进去,拿起桌子上的演讲稿看了看,嘴角扬起一丝笑,虽然写的还有待改进,但好歹这小子写出来了,逼一逼就对了。
周末两天,刘道瑞装傻不提演讲的事,谭峻琛但凡一提就被他岔过去,谭峻琛也明白了,刘道瑞这是铁了心啊。

楼主 晨逸夕怡  发布于 2019-05-09 08:57:00 +0800 CST  

楼主:晨逸夕怡

字数:40279

发表时间:2019-05-06 22: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5-28 20:39:47 +0800 CST

评论数:12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