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栀子花开】改文,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第一次写文,可能和电影有点出入,绝逼甜文
国民男友许诺学长镇楼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1:12:00 +0800 CST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001 早生不得子

阳光穿透云层,清风阵阵,看来是个凉爽宜人的秋季清晨。
座落在T市豪庭花园的言家别墅还安静至极,除了佣人们在悄然清扫着别墅之外,主人们还沉浸在酣睡之中。
被窝又暖又软,言蹊贪恋着被窝的柔暖,哪怕醒转了也不愿意起床。她紧紧地搂着一只枕头,仰着脸,露出了那张白净而美丽的瓜子脸,杏眸微眯,勉强可看到她眼睛的美丽,一头乌黑的短发,她不喜欢梳理头发,所以就留了一个清爽的短发,小嘴嫣红,此刻半睡半醒间,更是诱人,被下一百七十公分的身高不是被子就能完全遮住的。
无疑她天生就是一个美人胚子。
“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手机铃声忽然响了起来,硬是把言蹊从被窝里扯起。

看到手机的来电显示是同事夏静静打来的,言蹊忍不住嘀咕着:“一大清早的,那丫打电话来干嘛?”嘀咕还嘀咕,她还是迅速地接听了电话。

“静静,你丫的,你……等等,你说什么?”言蹊劈头的一顿抢白在听到对方的一句话时忽然停了下来,俏丽的脸笼上了一层阴霾,握着手机的手也紧了几分,就连那双漂亮的杏眸也瞪得老大的。

她听到一个对于她来说是晴天霹雳的消息。因为夏静静看到她相恋三年的男朋友冷天烨和别的女人结婚了。

“小蹊,是真的,他们就在那间什么圣罗教堂里举行婚礼,要不是我亲眼看到他坐在婚车里面从我面前开过,我也不愿相信是他。怪不得他会让你请几天的假,原来他要和总裁的女儿结婚了。”夏静静急切的声音带着同情夹着愤怒。

她猜测着公司里面很多人都知晓了这件事,就是她和言蹊的关系好,才会和言蹊一起被蒙在鼓里的。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1:13:00 +0800 CST  
那个冷天烨也真够可恨的,竟然哄言蹊请几天假好好休息一下,而他趁机攀高枝。

看到好友兼同事被欺骗,隐瞒,夏静静的愤怒可想而知了。

不用夏静静提醒,言蹊也要去看个究竟。

她匆匆地和静静说了再见,匆匆地滑下床,赤足跑到自己的衣柜前,匆匆地打开柜子,随手取下了一套衣服就往身上套去。

等到把衣服换好了,她连脸都不洗了,抄起手机就夺门而出。

在楼梯口处,迎面与一个男人碰头,那个男人有着将近一百九十公分的身高,一件黑色的长袖衬衫,一条黑色的西裤,一身的黑把他天生的沉冷表露得淋漓尽致。再看他的五官,俊美得宛如天神,每一寸肌肤都能迷倒天下女人,就连那双漆黑深邃得如同无底洞的眼眸都迷人至极。

“小蹊,一大清早,怎么慌慌张张的。”

那个男人伸手就拉住了言蹊,低沉的声音掩不住他对言蹊的关怀。

言蹊仰眸一看,看到是自己姐姐言霏的男友,T市财势逼人的许家大少爷许诺。

许家的千寻集团富可敌国,子公司几乎遍布全球,只要是能赚钱的,千寻集团都有涉及。除此之外,许诺有一位叔叔还是某军区的参谋长,有一位叔叔在中央任职,他爸爸又与现任的市委书记交好,可以说凡是T市的人都对许家人带有一种既羡慕又惧怕的感情。

许家这一代的少爷共有五位,年已二十七岁的许诺是长子嫡孙,接管了庞大的千寻集团,个性不冷不热的他,行事雷厉风行,交际手腕无人能及,黑白两道的人都对他恭恭敬敬的,是个可以只手遮天的人物,没有谁敢忤逆许诺的。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1:23:00 +0800 CST  
就连同样富裕又与许家是世交的言家都对许家趋之若鹜。
言蹊只看了他一眼,便应着:“许诺哥,你来了。我姐还没有起床呢,你先放手,我有急事要出去。”说完扳开许诺的手,越过他匆匆下楼去。

“小蹊。”

许诺站在原处看着那娇俏的身影风风火火地消失在自己的面前,浓密的剑眉忍不住挑了起来,认识言蹊也有二十三年了,他第一次看到那丫头这般慌慌张张的。

扭头看看通往三楼的楼梯,只要他再上一层,就可以走到女友言霏的房间了,可他忽然间没有了心情,他的心思被言蹊的举动占据了。

或许说是被言蹊的举动勾起了好奇心。

转身,许诺往楼下走去,决定跟着言蹊去看个究竟。

言蹊钻进自己那辆一时心血来潮便买了,很便宜的QQ车,才想开车,又觉得QQ车速度不及奔驰快,于是又跳下了QQ车,跑到另一辆奔驰前,拉开车门就钻了进去,她把油门踩到最尽,车速飞快,如箭一般,就消失在宁静的言家别墅里。

黑色的奔驰以飙车的速度赶到了圣罗教堂。

圣罗教堂是T市有名的教堂之一,很多有钱人结婚都喜欢到这里举行婚礼。

此刻,教堂里面坐满了前来观礼的宾客,大家都看着站在神父面前那对新人。

新郎冷天烨,环宇集团企划部门经理,年仅三十岁,有着一百八十五公分的身高,刀刻一般分明的俊颜,温润的性子,又事业颇有成就,是个极受女性欢迎的男人。

在他身侧站着的是他的新娘,环宇集团总裁的独生女儿,沈柔。

相对于冷天烨的俊逸,沈柔则显得很平凡,哪怕她身上那袭白色的婚衫价值过百万,可她一百五十八公分的身高原本就与冷天烨极度不搭配,偏偏五官又没有没有半点特别出色的地方,两个人站在一起,一个似天上的明月,一个是地上的泥土,怎么看怎么不搭配。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1:24:00 +0800 CST  
楼楼深刻的感觉到自己在单机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1:29:00 +0800 CST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002 早生不得子(2)
“冷天烨先生,请问你愿意娶沈柔女士……”

“天烨!”神圣的时刻,言蹊一声河东狮吼打断了神父的话,惊动了整个教堂。

言蹊以雷霆之速冲进了教堂,跑到冷天烨的面前,气喘吁吁又难掩愤怒伤心,狠狠地瞪着冷天烨,质问着:“你……你到底把我当成了什么?”

相恋三年的男友结婚了,新娘竟然不是她,甚至在对方携着新娘走进结婚的礼堂时,她都还被蒙在鼓里。难道,他一直以来都是和她逢场作戏吗?

言蹊忽然出现,让所有宾客都疑惑至极,有些人低低地相互问着:“这是怎么回事?新郎还有女朋友的?”

“你以为你是谁?”

正当宾客议论纷纷,沈家人黑头黑脸之时,冷天烨一句质问响起,全场立即变得鸦雀无声。

言蹊错愕。

她满脸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说过会爱她一生一世的男人,看到他的眼里再也没有了以往的温柔多情,有的只是冷漠与疏离,似乎真的不认识她似的。不知道是生气还是心痛,她全身都颤抖着,极力压抑的泪水无法再承受这一句陌生的质问,夺眶而出。

“天烨……”言蹊紧紧地咬着下唇,很想质问冷天烨为什么抛弃她,可她竟然无法问下去。

“言蹊,今天是我和柔儿的大喜日子,如果你是前来观礼祝贺的,我和柔儿都会欢迎,如果你是前来搞破坏的,对不起,请你离开。”冷天烨冷冷地说着。

“你……”

言蹊看着眼前这个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男人,第一次发现在他温和的外表下竟然有着一颗无情的心。再看向沈柔,正得意而挑衅地看着她。她知道沈柔是总裁的女儿,如果在环宇里,以她小小的一名财务会计是无法和沈柔的身份相比较的。可她真正的出身却不是沈柔能相比的,她之所以隐瞒身份,就是想自力更生,不让自己变成那种什么也不会,只会啃老米的富二代。

冷天烨会舍她而娶沈柔,不用再问,她也知道冷天烨是贪图沈家的财富。因为冷天烨出身贫穷,一心想往上攀,沈家那点财富对他来说,可以让他少奋斗一百年了。而她会向冷天烨隐瞒出身,也不是存心的,一来冷天烨不曾过问她的家庭,或许他一开始就对她抱着玩弄的心态才没有过问吧,二来是她也想找一个真正爱她,无关财富的男人。

转身,言蹊坚强地替自己拭去了泪水,既然人家都这般说了,她再质问下去也是自取其辱。

一步,一步地,挺着腰肢,她向教堂外面走去。

从今之后,她与身后那位负心人,再无任何瓜葛。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2:26:00 +0800 CST  
各位,对不起,让大家见笑了,她是我们公司里的职员,一直都说喜欢我,不停地纠缠着我,得知我和柔儿今天结婚,她估计无法承受才会跑来这里捣乱的。”

身后传来冷天烨颠倒黑白的无情话语。

言蹊脚下一顿,倏地转身,再次快步地回到了冷天烨的面前,仰起那张美丽的瓜子脸,漂亮的杏眸圆睁着,射出愤怒的光芒,落在冷天烨的身上,一字一句地说着:“冷天烨,记住你今天的无情,但愿他日之后你不要后悔!祝你们白头不到老,早生不得子。”

说完,不顾冷天烨和沈柔阴黑的脸色,她再一次转身大步地离去。

休怪她说出如此毒辣的话语,她就是做不到像其他人那样,被抛弃了,还充大度说着祝福的话语。

“小蹊,怎么回事?”

她才走到教堂门口,就碰上了刚刚到达教堂的许诺。

“许大少,你怎么来了。”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2:36:00 +0800 CST  
不等言蹊答话,全场所有人看到许诺都站了起来,沈家人更是大喜过望,像个哈巴狗一样迎来。他们亲自请过许诺前来观礼的,不过被拒绝了,现在许诺忽然出现,他们怎能不大喜过望?

许诺不理他人,深沉的眼眸只是锁着言蹊的脸,锐利的眼神没有错过言蹊脸上的泪痕,他的语气更低沉,对言蹊的关心更浓了,隐隐中又散发着一股怒气:“小蹊,告诉我,怎么回事?”

许诺的问话,以及对言蹊的关心让所有人都错愕不解,按理说言蹊只是环宇小小的一名职员,八辈子都不可能见到许诺,更不可能认识他,可许诺的态度又明确地告诉众人,他和言蹊是认识的,而且关系非浅。

“没事。”言蹊不愿意在准姐夫面前那么狼狈,她低低地应了一声,就匆匆向外面走去。

许诺看一眼快步向他走来的那对准新人,又扭头看一眼匆匆离去的言蹊,再联想到言蹊脸上的泪痕,又记起言蹊总是说自己有男朋友之类的话,许诺心里明白了七八分。

“许大少,快,请上贵宾座。”环宇集团总裁沈万财满脸堆笑地说着。“那个女人是……”

一记阴冷的眼神扫向沈万财,沈万财脸上的笑容立即僵住了。

许诺一向阴晴难定的俊脸此刻变得是异常的阴冷,锐利得像一把剑的眼眸锁着冷天烨,那阴鸷的眼神逼得冷天烨走到一半路就被迫停了下来,不敢再上前一步。他错愕而不解地看着许诺,对许诺的人,他是陌生,但对许诺的身份,他一点也不陌生。

乍一看到许诺出现在教堂里,他狂喜万分,觉得在自己的婚礼上,许家太子爷亲自前来观礼,对他以后的前途大有帮助,可许诺忽然变冷的态度又让他脚底生钉,怎么移,也不敢移上前一步了。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2:37:00 +0800 CST  
今天两更已经结束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2:38:00 +0800 CST  
希望楼楼明天不是单机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3 22:38:00 +0800 CST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003 狠狠的打击

冷天烨在心里不停地猜测着言蹊和许诺的关系,想到言蹊只是公司里的一名小职员,虽有一股高贵的气质,如果是富家小姐,又怎么可能跑到环宇里上班?他是不曾问过言蹊的家庭情况,但他送过言蹊下班无数次了,每次言蹊都是去挤公车的,有钱的小姐怎么可能挤公车?他断定言蹊是普通的打工一族。

“他是谁?”许诺直直地瞪着冷天烨,问着站在他面前的沈万财。

“许大少,他是小女的新郎,我公司企划部门经理冷天烨。”沈万财连忙讨好地介绍着,又招呼着冷天烨:“天烨,快来见见许大少。”那语气,那神情,那恭敬,简直就把许诺当成了帝皇一般。

冷天烨连忙走到许诺面前,不过他不太敢直视比他还高的许诺,因为许诺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傲视天下的气势让他这种出生贫穷的无名小卒无法抵挡。

在环宇里,冷天烨自命不凡,一向孤傲的他,此时此刻在许诺的面前却卑微得像一只小蚂蚁。

“许大少,欢迎你前来观礼,你能来,我们夫妻真是三生有幸。”冷天烨很想有骨气一点,可奉承的话还没有经过大脑就自己蹦了出来,他还朝许诺伸出了右手,想和许诺握手。

“你是小蹊的男友?”许诺居高临下地瞪着冷天烨,语气深不可测,没有人捉摸得透他这句话会如何发展。对于冷天烨朝他伸来的手,他看也不看一眼,更不用说握手了。

冷天烨脸色一白,伸出的手变得僵硬,结结巴巴地应着:“是……哦,不,不是。”

“一句话,到底是不是?”许诺的声音更冷了。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17:00 +0800 CST  
许言两家是世交,他自小便和言家姐妹一起长大,如今他又是言大小姐的未婚夫,言蹊即将成为他的小姨子,他不允许任何人伤害言蹊。

“我……”冷天烨脸都涨红了,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沈柔也被突然改变的局面所惊,此刻看到许诺咄咄逼人,冷天烨不知所措,她连忙挡在冷天烨的面前,堆笑地问着:“许大少,请恕我冒昧,能告诉我们,你和言蹊是什么关系吗?”

许诺依旧盯着冷天烨,聪明的他其实早猜到了答案,言蹊那丫头一直说要自力更生,拒绝言家人的安排,自己跑到环宇里去上班,向外界隐瞒她言氏财团二千金的身份,想必是眼前这个负心汉贪图沈家的财富,便抛弃了言蹊选择了沈柔。

可恶!

可恨!

连他这个太子爷都舍不得伤害言蹊一分,冷天烨这个负心汉有眼不识泰山,竟然舍下真正的千金小姐,娶一个连言蹊一根头发都比不上的沈柔。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24:00 +0800 CST  
许诺的唇边忽然浮起一抹阴森森却又带着嘲讽的笑容,那抹笑容让在场所有人的人都头皮发麻,他忽然坏心眼地问着:“你们知道小蹊是谁吗?”

言蹊不让这个负心汉知道自己的真正身份,那他就替她说出来,狠狠地打击一下眼前这个贪图财富的负心汉。

环扫众人一眼,最后视线回到冷天烨的身上,许诺一字一句地说着:“小蹊是言氏财团二千金,言非凡的宝贝小女儿,我许诺的小姨子。”

一句话,如同平地一声惊雷,瞬间把众人炸得七零八落。

所有人都面面相向,眼里有着不敢置信。

特别是冷天烨和沈家人。

冷天烨一听到言氏财团时,额角就开始渗出了冷汗,身体都微微地颤抖起来。

在T市,除了许家之外,就数言家最为富裕,言家的财富和许家一样,是天文数字,无法计算的。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29:00 +0800 CST  
而被他抛弃的女友竟然是……

冷不防,许诺趋到冷天烨的面前,嘲讽地说着:“怎样?吃惊吗?后悔吗?”

冷天烨的脸色变得一片青白。

“许,许大少……”

沈万财还想说什么,许诺却转身就走,不再理睬这里的每一个人。

他要去安抚他那位小姨子了。

他转身离去的冰冷态度把沈万财打进了万丈深渊,得罪了许言两家,环宇还能生存下去吗?

冷天烨几乎要跌坐在地上了,他很想不要脸地立即就追出教堂去,追回言蹊,向她下跪认错,乞求她的原谅,可他已经失去了力气,在众目睽睽之下,在众人不停猜测的眼神之下,他不敢,也不能。

言蹊的个性,他也清楚,就算他真正追出去了,言蹊也不会原谅他的。他失去了言蹊这个真正往上爬的好机会,不能再失去沈柔这个阶梯。

伸出手,冷天烨紧紧地拉握住沈柔的手,如今,他只有紧紧地抓着沈柔这个阶梯了。

离开了教堂之后,言蹊钻进车内,再一次飙车。

尊贵的奔驰在车如流水马如龙的大公路上飞驰着,言蹊却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就算再怎么坚强,可刚刚遭受到感情的背叛,她也无法真正做到无动于衷。

车,拐了一个弯又一个弯,快要开出市区了。

“喜羊羊,美羊羊……灰太狼,红太狼……”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

言蹊放慢了车速,腾出一边手掏出手机,也不看是谁打来的,按下了接听键便把手机凑到了耳边,低淡地开口:“喂。”

“小蹊,你在哪里?”

许诺低沉的声音夹着关心通过手机传了过来。

这个时候,听着许诺亲切而关心的问话,言蹊觉得就像是隆冬腊月里,她正冷得全身颤抖,许诺忽然给她送来一件厚厚的棉袄,让她顿时倍感温暖。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30:00 +0800 CST  
好吧,楼楼还是在单机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30:00 +0800 CST  
等有人来了再更吧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31:00 +0800 CST  
名门夫人宠妻成瘾 004 难堪的真相

无可否认的,许诺这个准姐夫对她真的很关心。虽然她们姐妹和许家几兄弟都是自小一起长大的,现在许诺又和她姐姐恋爱着,已到谈婚论嫁的地步了,可许诺自小对她就多一份关怀的心却不变,现在更是理由充分,说他即将成为她姐夫了,姐夫如父,关心她是应该的。

“我在……”言蹊把车开到公路边停泊下来,环视着四周,才应着:“我现在回家去。”

受了伤害,家才是她最好的避风巷。

“那我在你家里等你。”

“许诺哥,不用了,我没事的,你忘了,我一直都是很坚强的新时代女性。”言蹊不想让许诺担心,勉强挤出了笑意对着电话那端的许诺俏皮地说着。

虽说失恋了,她很想有个人陪着,安慰着,她也没有忘记许诺的身份,那是她的准姐夫,就算姐姐不说什么,她也不想占用许诺的时间。清晨撞到她慌里慌张地往外跑,已经夺走了许诺一点注意力,对姐姐,她心里都有点过意不去了。

因为姐姐每天醒来看到的第一个人都是许诺。

“我开着车,不说了。”言蹊不等许诺再说话,果断地切断了通话。

那一端的许诺听到手机里传来了“嘟嘟”的断线忙音后,俊脸上露出了一抹淡淡的宠笑,对着手机,低低地说着:“这丫头,这个时候还想骗我。”

把手机放好,许诺飞快地调转车头,往豪庭花园的方向开去。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52:00 +0800 CST  
言家别墅。

主屋的顶楼有一个露天的游泳池,不算很大,但池水清澈。在游泳池的旁边摆放着两张躺椅,一张白玉一般的石方桌摆在两张躺椅中间。

言蹊躺在其中一张躺椅上,静静地仰望着湛蓝的天空,还有几分辣味的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她也丝毫不觉得热。她的脑海里总是回荡着那刺眼的一幕,耳边似乎还响着冷天烨那无情的话语。

相恋三年,口口声声说会爱她一生一世的冷天烨,竟然说是她一直对他纠缠不休,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把她的尊严狠狠地往地上踩。

她当时真该狠狠地刮他一巴掌的!

天空上,阳光明媚,身边,凉风阵阵,正是秋高气爽的好日子,可言蹊却觉得格外的冷。

一段真爱,难道就是那般的难以寻觅吗?如果她以言家二小姐的身份找男友,别人肯定会贪图言家的财富,对她的感情就会渗质,这种事情,电视里经常放演。可她隐瞒身份了,人家又嫌她没钱,不能让对方少奋斗多少年。

钱很重要,她知道,可钱就能吞噬真正的爱情吗?不是说真爱无价吗?

“想哭吗?”

身后忽然传来了许诺低沉的问话,片刻,他高大的身躯就坐到了她的对面。

“哭什么?”言蹊没有看向他,垂着眼眸,哑声反问着。

哭?能让冷天烨回头吗?

她刚才已经在教堂里落泪了。

哪怕心里很痛,很痛,很想大哭一场,可性子有几分倔强的她,却不愿意再为那个负心汉落泪。

“女人失恋了,不是都想哭吗?”许诺灼灼地看着她,她以为他猜不到原因,此刻还想对他隐瞒吗?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55:00 +0800 CST  
言蹊倏地扭头看向他,接收到他那有点儿过分的灼灼注视,她才别开了视线,低低地说着:“许诺哥,你都知道了?”她不再压抑心底的痛,语气里就把她的难过透露出来。

“许诺哥,我对他付出了真心的,可是……为什么,他会……我甚至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和沈柔走在一起的。”因为同在环宇集团上班,她和冷天烨每天都能见面,都聚在一起,她实在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冷天烨就脚踏两条船了,最后竟然抛弃和他相恋了三年的她。

三年的感情,在他心里,一点地位都没有吗?

许诺不说话,他摸出了他的手机,修长的手指在手机上面来回移动着,不久,一条信息悄然发出去。

两分钟后,他收到了一条回信。

看了那条信息之后,他把手机递到了言蹊的面前,说着:“小蹊,你看看吧,你真心爱着的男人是从什么时候背叛你的。”

言蹊眼眸扫去,看到他手机屏幕上那几行答复后,脸色瞬间变得惨白,红唇微颤,泪水在眼里打转,却倔强地不愿意滑落,她紧紧地咬着下唇,不让自己发出一点声音来。

冷天烨竟然从一开始就是脚踏两船的,他一边贪恋她的美色,和她光明正大地恋爱着,一边又暗地对沈柔示好,和沈柔搞地下情,甚至两个人已经暗渡陈仓。

想起在公司里,只要遇上沈柔,对方总会对她出言不逊,甚至羞辱她,原来人家是把她当成了情敌。

在她自以为冷天烨是真心爱她时,冷天烨竟然和沈柔敲定了结婚的日子,却还想蒙住她,大概还想着让她当他的地下情人吧。

可恶呀!

可恨呀!

冷天烨,你竟然如此的无情!

这一刻,言蹊对冷天烨是彻彻底底的死了心,她最恨的就是脚踏两条船的男人。

“想哭,就哭吧,我借个肩膀给你靠。”许诺起身走到她的面前蹲下,把他结实而宽厚的肩膀趋到她的面前来,深邃的漆黑眼珠锁着她苍白的面容,戏侃地说着。

“对不起,许诺哥,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言蹊并没有借许诺的肩膀来靠,只是仰起了脸,面朝着湛蓝的天空,用力地吸了吸鼻子,把自己的痛适数往肚里吞去,努力地告诉自己,不要再为那个负心汉伤心了,不值得。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0:59:00 +0800 CST  
今天上午的两更就结束了,看看下午还有没有时间吧

楼主 昕小蜜  发布于 2015-08-04 11:00:00 +0800 CST  

楼主:昕小蜜

字数:204704

发表时间:2015-08-04 05: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17 14:13:19 +0800 CST

评论数:112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