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王道】There for you (原创,he)

以前写过一个短篇试试水
重新开一个帖子打算慢慢写
照样,
一楼敬柯哀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1 18:28:00 +0800 CST  
这个排版太奇怪了,为什么电脑上显示是有空行的,手机上却没有?你们看得到空行吗?手机上到底怎么弄空行,每次发上去空行就被吞了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1 18:38:00 +0800 CST  
所以你们有没有看到空行??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1 20:21:00 +0800 CST  


毛利兰扶着立柱大口大口的喘气,庆幸自己赶上了电车。

电车坐满了人,她只能靠在柱子上站着。

但她一点都不想坐下,哪怕要站一个多小时。

就像她不知道她此刻还未平复下来的心跳是因为刚刚剧烈的奔跑还是因为其他。

是的,还有别的原因。

此刻超过了十分钟。

她想起了导致她会剧烈运动的源头。

因为那件事。

那件她现在想起来就想哭的事。

其实她觉得她一向是个坚强的女子,由于她彪悍的武力值,不怕任何人的伤害与恶意,除了见到案发现场会惊恐尖叫,可是她觉得这世上百分之99的女性见到尸体都会害怕,所以她没什么好特别的,哦,对了,还有恋情。

简单来说,就是那个人。

只要涉及到他,她就会变得不像自己,异常软弱。



石原佳奈坐在会议室里看着旁边的空位若有所思,这周第二次。

会议照常进行,没有因为一个人缺席而有所变故。

结束后她拿起手机走出会议室,毫不意外的听到了她想听的话题。

“毛利这是第二次缺席了吧”

“是呀,上次我们社团团建她也没来。”

她发誓她不是故意偷听的,实在是因为前面两个人交谈的声音太大让周围都能听到,她只是有一点好奇他们会不会说到她想知道的事情,一点点而已。

“你听说了吗,毛利她好像和男朋友吵架了。”

“哎,真的嘛?”

“我听她室友说的,我们空手道社团大部分都知道了欧。”

“她的男朋友不就是那个……”

“对呀对呀,就是他,这样说不定别人有机会了呢。”

“我得赶快告诉我室友去,我上个月带他来了次我们聚会后就对毛利很有好感。”

石原佳奈听到了这周一直好奇的内容,满意的离去。

回寝室的路上,她想到了刚刚听到的事情,她想到了毛利兰缺席的许多原因,唯独没往那方面想,怎么可能呢,竟成了事实。

毕竟毛利兰可是让社团里许多人羡慕的人生赢家。

进入大学三年来从来没听说过她和她享誉日本的男友发生什么口角,原来恋爱都是一样的啊

她现在隐隐期待会不会看到那位名侦探像普通情侣吵架一样花几个小时来到女生宿舍楼下,她还没有见过他真人。

可惜她失望了,过了两周也没见到他。

除了新闻上他连续破获了几起重大案件。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1 21:04:00 +0800 CST  


床头的闹铃不知疲倦的震动,吵得人睡不着觉,工藤新一从被子里伸出一只手,摸索着把它关掉,世界安静了。

翻了个身,继续还未完成的梦。

电话铃声响起,不情愿的拿起手机,刚睡醒的沙哑嗓音透着睡梦中的朦胧,是目暮警部,头脑瞬间清醒,告诉对方马上到。翻身下床,看向阳光正好的窗外,已经中午了啊。

穿衣服时撇到了床头柜上和女友在清水舞台上的合照,不禁苦笑一声,将相框压下桌面,走出房间。

今天是和女友毛利兰吵架的第三天。

说实话,这三天他其实什么也没干,包括和兰打个电话,他们就这样不约而同的陷入了冷战。至于原因,由于临时接到案子而无法陪女友逛街而大吵一架,虽然爽约他很愧疚,但毛利兰的态度才是他生气的根本原因。他才不会像那些毛头小子那样大老远的去向远在名古屋的女友赔礼道歉。

已经三天了,他也该调整好心态,重振旗鼓了。不是说工作是解决问题的最佳方式么,不愿再去理那些令人烦躁的鸡毛蒜皮的小事,一心扑在工作中。

警视厅里各个辖区的警官已到,就等他一人,工藤有些意外居然在这里看到了安室透。

真是好久不见,距离那场大战,有一年了吧。

安室像他点点头,示意先开会,会议结束再聊。

此次连环杀人案的凶手已在各地作案数起,现场痕迹被清理的很干净,受害者有男有女,还未发现共同点,线索很少。

会议结束,不意外的在门口碰见安室先生。

“安室先生也来参加这次搜查会议?”

“是呀,公安那边很重视这次的案子,舆论压力不小。”离第一次案发已经过去一个半月了,还没有确切的线索。

“说起来好久不见了,过的怎么样?”工藤笑着说。

“啊,就是些日常工作,还真有些怀念当初那些惊心动魄的日子,当时不觉得,现在反倒有些想念并肩作战的队友,真是美好的回忆。”安室抬头看向远方,脸上带着留恋的神色。

“是呀,有点怀念呢。”当初的那些人,那些事。

工藤新一与安室透神色轻松的叙旧,像熟识多年的老友,与气氛压抑的警视厅格格不入。

告别了安室透,很快沉浸在错综复杂的案件中,陷入了忘我状态。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3 23:19:00 +0800 CST  


坂田泉道 26岁 上班族

在一家游戏公司任职,为人热情,作息规律,与同事关系和睦,受到老板夸赞,有望升职。

于一个半月前在隅田川河道边发现了他的尸体,浸泡有两天,尸体浮肿,头上有致命伤,遭到重物殴打致死,手脚有捆绑痕迹。法医鉴定死亡时间为两天前的傍晚,由于尸体被浸泡严重,无法确定更准确的死亡时间。

这是第一起案件。发现后警方立即展开调查,但由于死者生前干净清白,与人和善,未发现任何结仇对象,案件迟迟没有进展。

一周后就在案件停滞不前时,京都发现了一具女尸,调查后确认身份为桥本千惠,25岁。尸体头上遭重物殴打,手腕脚上有捆绑痕迹,弃尸于垃圾场,两天后被垃圾回收人员发现。相似的作案手法,鉴定为同一个凶手所为。

与此同时大阪发现一位男性死在废弃大楼里,同样的作案手法,立即引起了日本警方的高度重视。

迄今为止,已有四名死者。舆论发酵,民众对警方迟迟没有回应产生不满。

工藤新一看着投影仪上展示出的资料陷入沉思,除了最后一位死者于家中发现,其余三位均遭到死后抛尸。犯案时间如此之近,凶手是如何在短时间内出现在相隔千里的地点的呢?难道凶手不止一个人?案件犹如隔着层层迷雾,难以琢磨。

看了看时间,快要上课了。他是趁着午休跑出来的,无奈只能开车赶回学校。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5 21:12:00 +0800 CST  


落座于日本东京都文京区七丁目的东京大学环境优美,交通发达。工藤新一刚下车就听见了上课铃,匆匆拿起后座上的书向教学楼跑去,途中都是四处奔跑的学生,焦急的跑向各自的教室。

到达了上课教室,工藤放轻手脚从后门溜进,坐到座位上才松了一口气。

讲台上发际线堪忧的老教授毫无察觉,依旧忘我的全情投入。旁边的同学用手肘碰碰他,眨了眨眼。

回到寝室,室友搂着他的肩吵着要去聚餐,他只好答应。保时捷的车灯发出微弱的光芒,带着另外三个室友去往订好的餐厅。

“工藤,你跟你女朋友是不是出什么事啦?”铃木神色小心翼翼得问。不知道是不是跟铃木这个姓有缘,大学室友竟然也姓铃木。

“嗯?你怎么知道。”

“我有个朋友在名古屋,诺,就是你女友上的那所学校,他们学校都传开了,告诉我的。”

“学校里传开了?”工藤神色莫名,没想到远在名古屋的学校会发生这种事。

“到底有没有这回事?”铃木急于求证。

“算是吧,上次吵架过后就没联系了。”

一听这话,另两个室友精神一振,脸上浮现出八卦的色彩。

“你没给她打过电话?”

“最近太忙就忘记了,没功夫理这些事。”

铃木点点头,显然也是知道他最近忙于连续杀人案,一下课就不见踪影。

“你还是打个电话吧,你们这样下去很危险的。”

“不过像工藤这样的,可是不愁女朋友的啊。”

坐在旁边的宇川拍拍他的肩,工藤苦笑。

看工藤不想多谈,话题转到了学校里的老师上面,工藤却因为刚才提到的事情心绪不平。距离那次吵架已有两周多,这两周他全身心投入案件,没在思考过这件事,思考过他们的关系。

还是躲不掉啊,无奈的叹口气。

楼主 水晶果冻lj  发布于 2019-08-25 21:20:00 +0800 CST  

楼主:水晶果冻lj

字数:2901

发表时间:2019-08-22 02: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8-26 09:58:32 +0800 CST

评论数:2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