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哀王道】平凡的我们

自己画的哀殿镇楼~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29:00 +0800 CST  
一些废话,第一次写同人,也是第一次发主题贴,挺紧张的,希望能和大家多讨论交流,有错误的地方欢迎指正。

应该算是中篇,已经写完了,等改好了会都发上来。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32:00 +0800 CST  
Page One

也许一切都是源于不经意。



女孩一遍又一遍地擦着黑板。

“喂,灰原,我说,已经擦得很干净了吧!”这时背后传来不满的声音,“而且,你是在走神吧!”

她懒得回头,淡淡回答道:“哦?那是因为你离得太远了,从我这里看可还有很多灰。”顿了一下,“我是在想,偶尔当一下值日生还真不错呢。”

哪不错了?他干笑几声。

窗外雨声越来越大。
“话说回来,灰原,你昨天没看天气预报吗?”

“看了。”

“那你怎么没带伞?”

“忘了。还能有什么?”

“没有没有,”他赶忙赔笑道,“我的意思是,你赶紧弄完,这雨那么大,看起来一时半会儿也不会停,就算我有伞估计我们回去也还是成落汤鸡了。”

“哦,那真是不好意思了,让你送我。”她的声音完全听不出不好意思。

“所以说就快点嘛,真是的,又不让我帮你。”他小孩赌气式地埋怨。

她终于舍得回头,勾起嘴角,“我不是说了,偶尔当回值日生,很–不–错。”尾音拖得很长,就像在示威。

“是,是,那你就好好享受吧,我–不–急!”学着她的语气。

她当真就继续不紧不慢地擦着黑板,不再理他。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34:00 +0800 CST  
等一切都做好后,两人挤在一把伞下往前走着。

雨果然下得很大呢,她看见伞略微偏向自己,心头微暖。

还没走到校门口就看见一辆熟悉的黄色的甲壳虫,不知已经在那停了多久。

“博士?”她有些惊讶。

车里胖胖的老人看见他们,马上打开车门,“小哀,新一,你们来了。”

“博士,你怎么在这里?”

“哦噢,我不是看见小哀你没带伞嘛,这雨下得那么大,果然还是有点不放心。”老人摸着头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来,来,你们快进来,别淋湿了。”

车里有种说不出的温暖,隔绝了冰冷的雨,模糊的视线只能看清身边两个人的样子,连带那无尽的雨声都变得朦胧了起来。
车里车外,大概是两个世界吧,至少对她而言是这样。

“哈哈,博士,结果变成是麻烦你送我了啊。”他笑着说,看起来也很享受这样的气氛。

“噢新一啊,不如一起来吃饭吧,打个电话告诉小兰好了。”

他正想说不用了,就看见她托着下巴看他,眼里满是戏谑的意味,好像在说,嗯?你是看不起博士的手艺,还是看不起我的手艺?

他也就开口:“好啊。不过……博士,该不会是你下厨吧?”

博士显然有些郁闷:“我倒是想啊……”

话还没说完她便打断道:“想不到博士你对自己的厨艺还是这么有信心,我可是记得好几次——”她笑着停顿了一下,“你差点烧了厨房呢。”

博士不好意思地辩解道:“那是意外啦,意外!”

真是小孩子气,她摇头,“是–是–所以,博士今天你下厨?”

“还是小哀你来吧,反正你也不准我吃那些……”博士回答道,语气竟然还可怜兮兮的。

“你是说牛排、鸡翅那些……吗?”他也插话进来,不怀好意地问道。

“就是那些啊,你们真是的!”

“博士,专心开车。”她提醒。

于是他笑起来。

“怎么?有那么好笑?”她也勾起唇角。

“哈哈…”他摆摆手,“只是觉得,这样就正好呢…”

这样就正好,无论是温度还是时间,无论是玩笑还是嘲讽,无论是你还是博士,或者还有,我。

她也不回答,只是重新将视线移到了车窗,加深了那个笑容。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37:00 +0800 CST  
回到家她收拾了一下便走进厨房,今天的菜看起来也格外新鲜呢,她心情不错地想道,接着挽起袖子开始洗菜。

门口两个人问需不需要帮忙,她回头朝他们笑了笑,“不用了,我一个人就好,很快的。”说完又转过去。

他看见那个笑容,那是她少有的,安静的,温柔的笑,不是平时的戏谑,她的声音淡淡的,有些含蓄,却带有暖意。

她没有看见他也露出了同样的笑容,温柔注视着自己的背影,她只听到他说“那你忙吧。”和博士的“辛苦了,小哀。”



她只是做了些简单的菜,博士和柯南帮忙摆好碗筷,盛好饭,她便把菜端上餐桌。
“我开动了——”三人拿起筷子开始夹菜。

虽然只是普通的菜式,但果然每个人做出的味道都不一样呢,他一边吃一边想,不管是兰做的菜,有希子做的菜,还是她做的菜,不过,他不否认他喜欢这个味道。

博士也称赞说:“小哀做的菜味道很特别呢,很好吃。”

“只是按我平时的口味做的。”她回答,“不知道是不是合你们的胃口。”

“倒是很合我的口味呢。”他嚼着菜,声音有些含糊。

她微微愣了一下。

这时博士也开口:“也很和我的口味。”然后挠挠头,不好意思地笑,“当然,如果有……就更好了。”

听到这话她一下子笑出了声,随即叹了叹气:“一点也不好。”她抬头眯着眼,“不过——”

“不过什么?”

她没有回答,起身走进厨房,端出一小盘煎好的牛排,放在博士面前,“不过——今天是特例。”

博士不知多久没有吃到过牛排,也不知道是不是灯光的原因,他看见博士看着牛排的眼睛闪闪发光,不禁有些同情这个老人。

博士感激地吃完,似乎幸福感都要满溢了。

怎么看都觉得,真好呢。

也许以后回想起来,博士会想起那块牛排,他会想起菜的味道,她也会想起三个人脸上不同又一致的笑容。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40:00 +0800 CST  
吃过饭他坐了一会,外面的雨也小了不少,他觉得差不多该回去了,就从沙发站起身来。

这时灰原走过来,对他说:“先等等,我有事告诉你。”

他不由地有些紧张,再次坐下来,等她开口。

“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哦?那我先听坏的好了。”

“我可没说过要让你选。”她说,“好消息是,工藤,解药我做好了。”说着把一个小瓶子递给他,里面是一粒红白的胶囊。

他接过,心情有点复杂,又想起了什么,“那…坏消息呢?”

她抿着嘴轻笑:“怎么,我还以为你会激动地赶紧吃下变回工藤新一呢。至于坏消息嘛,其实也不能说是坏消息呢。”

她敛住了笑容,直视他:“坏消息是,江户川,你要消失了。”

他愣住,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却又看见她换上了平时戏谑的表情:“开玩笑的啦,这对你来说也是好消息吧,快去吃吧,衣服在博士房里,这有水。”

他回过神来,问:“灰原,你呢,变回来吗?”

“当然,为什么不呢?”她挑眉,“喏,这是我的。”说着拿出一个一样的小瓶子,“那么,我也去服下了。”然后走进她的房间。

他握紧了瓶子,这就是,最后的…解药吗?江户川柯南,真的要消失了吗?
竭力不再多想,他也起身走进房间。

擦去额头上的汗,他看着镜子里的人,不由地恍惚。
现在我是工藤新一了呀,是江户川柯南长大后的样子吗,随即又觉得自己未免太多愁善感了,明明都是自己呢,只不过是身份不同罢了。

当小学生江户川柯南时割舍不下高中生工藤新一的身份,现在终于变回了工藤新一又觉得怅然若失吗?

真矛盾。

他想起灰原曾经对他说的话。
我每天早上看到这个都会觉得全身发冷。我会问自己,你到底……是谁?
那时他说,还不是拜你的药所赐。
如今看着镜中的自己,他也有些迟疑。
原来,真的是这样呢,灰原。

他不是不想变回去,他看见兰日复一日的等待,不时流露出的落寞神色,他一直在等待着这一天,不必再去担心身份暴露,不必再去担心组织的威胁,不必再去担心最重视的人受到伤害。他想要以最快的速度跑回去,告诉兰,我回来了,不会再离开了;他想要继续做他的名侦探,不用再借助他人的名义;他想要回到高中,在球场上尽情地奔驰,和同学打成一片。

那是他过去的生活,过去他作为工藤新一的时候,可是现在呢?现在他同样是工藤新一,没有什么改变,如果除去这之间作为江户川柯南的时间。

但毕竟是不一样了,江户川柯南也同样有他不能割舍的东西——追踪眼镜,变声器,足球腰带,麻醉针手表,侦探徽章……这些,都不能再用了吧。还有少年侦探团的各位,步美,光彦,元太,还有……灰原,不过,她也变回来了,这还是让他庆幸,只是,他又不由地想起刚才灰原告诉他柯南就要消失时的眼神,清冽而凌厉,完全不像是小学生该有的眼神。

想起这些,他又觉得自己真是太急了,还有很多事应该先做的,那些工藤新一做不了的事……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44:00 +0800 CST  
“工藤,怎么了,还没好吗?”她清冷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这才意识到已经过了很久了。

“哦噢好了,我这就出来。”他应道。

不过,她的声音听起来还真是一点没变呢。

他打开门,看见她和博士悠闲地坐在沙发上,而她竟然还是小学生的模样,看了他一眼,说了句:“哦,挺合身的。”

他强忍怒火,用尽量冷静的声音说:“灰原,我觉得,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她微微侧了一下头:“你是问我为什么没变回来吗?”

他直直地盯着她,等待她的后文。

“哦,因为我突然改变主意了,一下子想起来,小林老师今天留的作业我还没有写。”

他捏紧了拳头,正要爆发,这时博士没沉住气,笑了出来。

“小哀,你还是快和他讲了吧,不过新一啊,你那样子还真是好笑……先说好,可不能生气。”

他以为是自己的样貌出了什么问题,但刚才看镜子里明明没什么异样啊,他又疑惑地看向灰原。

“工藤,其实你吃的是临时解药。”

“什么!”他满头黑线。

“就是,过几个小时,你还会变成小学生,明白了吗?”她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

“我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他还是有些生气。

“放心吧,真的解药在这里。”她晃了一下刚才的瓶子,“因为解药已经完成了,我也改良了临时解药,对身体不会造成太大负担。”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问,为什么让我吃临时解药?”

她还是带着很狡黠的笑:“这个嘛,当然是因为——我做解药做了那么久,直接就给你了,我会不甘心,所以,稍微开个玩笑。”

“这是玩笑吗……”他连翻白眼的劲都没有,“话说回来,博士,你真是不可靠,亏你还是看着我长大的,这种时候都不帮我!”

博士摸着头抱歉地朝他笑。

“这不是刚贿赂过嘛。”她轻声说。

他想起刚才的牛排,有些哭笑不得。

“而且,你还没和他们好好道别呢。”她看向他,淡淡说道。

他一下子有些感动,同时为自己刚才的失态感到不好意思,“那……我现在要干什么?”

她的眼神再次切换成看白痴的模式:“你是太高兴了还是被吓傻了,当然是去告诉毛利你要回来了,之后再以江户川柯南的样子回去,这样才不会穿帮不是吗?”

他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但是……

“谢谢你,灰原。”他说,“那我现在去一趟事务所。”

灰原对他摆了摆手示意他要去就赶紧。

他点点头朝门口走去。

“新一,别忘了伞,雨还没停!”博士的声音响起。

“哦。”他应到,感激地朝博士点点头,“那我走了。”随即拿起伞打开门离开。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02:47:00 +0800 CST  
Page Two

可是一切又好像是自然而然。



毛利侦探事务所。
他收好伞,靠在楼梯间,摸出手机。

“兰,有空吗?我现在在你家楼下。”
心里默默计算着时间。

不到一分钟,门开了,小兰看见他就那么倚靠在墙壁边,侧头对她微笑,那么不真实,一时忘记了行动,就那么望着他的脸愣住了。

他的笑容更深:“怎么了,不认识我了?”

少女回过神来,是真的!她快步跑下楼梯,来到他跟前——新一!

“兰,好久不见了。”他微笑。

她几乎无法抑制住自己的泪水,“新一……”

他摸摸她的头,“是我啊,我回来了。”

无数次幻想中的画面如今就真实地展现在自己眼前,她期盼这一天有多久了呢。

他总是突然消失,又突然出现,每次都不辞而别,每次都把她的世界搅得天翻地覆。

她曾流泪,也曾埋怨,她担心他的安危,担心自己是否再也见不到他。

她不知道他在忙什么案子,但她知道一定关系重大,否则他不会一句也不解释。

所以每当听见电话里的他的声音,哪怕只是几句话,她也感到安心。

是啊,哪怕不能见面。

她想,等新一回来了,一定要让他解释清楚,这些到底是怎么回事。

还有……他到底是怎样看待她……

她不想再忍受这样的等待,无论是对于他这个人,还是那份自小埋藏在心间的感情。

她都想问清楚。

可是,当他就这么不动声色地出现,露出温柔的笑容,唤她的名字,告诉她“我回来了”,她就真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所有的等待也好,痛苦也好,煎熬也好,全然不及他出现的冲击力大,她的眼泪簌簌地掉落,她也不清楚这是什么感觉,是悲伤,是激动,还是太高兴。

她一边抹眼泪一边觉得自己真是太丢人,一见面连句完整的话都还没说出来就开始哭泣。她稍微平复了心情,却不好意思抬头,只好把眼睛瞥向一边,“案子…都解决好了吗?”声音还是掩饰不住的浓浓鼻音。

“嗯,已经结束了。”他长长地吐了一口气,“所以,我回来了,兰。”

他看见她眼角红红的,睫毛被眼泪沾湿,自责和心痛一齐涌上,他伸出手臂将她搂进怀里,在她耳边低声说道:“兰,对不起。”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3:16:00 +0800 CST  
阿笠宅。
“小哀啊,之后呢,你打算变回去吗?”博士小心地问她。

“博士你觉得呢?你希望我变回去吗?”她认真地看着博士的眼睛,郑重地询问他的意见。

“我……其实……”博士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定了定,对她说:“不管怎么样,我都希望你选择你想要的生活。小哀,已经没有组织了,你不用再去考虑那么多,不用再去逼迫自己,你可以放心去做你想做的事了,我希望你拥有一个崭新的人生,享受每天的快乐,这样就好了。”

她静静地听着,整个房间被暖色的灯光照得通明,博士的鼻子有点微微泛红。从什么时候开始,这里已经成为了这样一个地方呢?这里,有一盏明亮的灯为自己亮着,有一个人每天耐心等待自己回来,原来,她早就把这里当做“家”了啊。

这也一定就是……自己的归宿吧。

难以想象,在黑暗中度过了18年,失去了至亲,一度想要逃避放弃,而现在,她竟重新回到了孩童时代,拥有了新的亲人和总是向她展露真诚笑容的朋友,她也可以像个普通的孩子一样,上学,露营,看电影,打游戏。

上帝对自己还是公平公正的。

过去的苦楚历历在目,所以才会觉得现在的自己有多幸福,有多幸运。

我的容身之处在哪?哪里都没有可以容纳我的位子……
她曾经这样对他说。

这不是你的位子吗?
他们告诉她。

是啊,都已经找到了。

她不由地微笑,又想到不久前在车里,那个侦探说“这样就正好呢”。

于是她抬头,“博士,这样就正好。”
真的,谢谢您。

看博士若有所思的样子,她轻轻地问:“怎么了吗?”

“噢,不,没什么。”博士摆摆手,“只是我在想,新一肯定希望你变回去吧。”

她不置可否,想了想突然说道:“话说回来,工藤现在也差不多见到她了吧。”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3:17:00 +0800 CST  
工藤放开微微颤抖的小兰,为她抹去再次涌出的温热的泪水,“哭什么呢?”

小兰摇头,努力朝他笑了笑。

这时电话铃声响起。

“不好意思啊新一。”她从包里掏出手机,“咦?博士家打来的。”

“喂?”她摁下通话键,“是柯南啊!”

她专心讲着电话,没有看到在她说出那个名字的那一刻对面男子脸上的微微震惊和眼里闪过的一丝复杂情绪。

“喂,是小兰姐姐吗?我想在博士家再玩会游戏,可不可以晚点回来,博士说他一会送我回来~”语气里满是雀跃。

“哦,嗯,好啊,那柯南你好好玩,早点回来,麻烦博士了。”

“嗯,小兰姐姐再见!”

挂断电话,小兰叹了口气,“柯南还真是爱玩游戏呢。”

“小孩子不都是这样嘛~”他收起刚才的情绪,眨了眨眼睛。

小兰点点头,“但新一你和柯南关系还真好,好几次都是柯南告诉我你的消息。”

“啊,这个啊…”他打着哈哈,“那是因为……我是觉得我和柯南某些方面还挺像的,就老爱和他说话嘛。”

说这话时他其实有点鄙视自己,根本就无所谓像和不像。

“是啊是啊,新一你小时候就和柯南差不多!”

也不是差多少的问题。

他不愿再想,朝她努努嘴,“怎么,要一直站在这?”他看了眼外面,“不去……走走吗?”

她有些脸红,点点头,对他说:“那你等我一下,我去穿件外套。”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3:19:00 +0800 CST  
雨已经小了很多,打在伞上反而觉得很安静。
不知是不是为了避开恼人的风雨,路上的行人很少。
路灯不是很亮,每走过一个间隔,影子被拖长,也变淡。

一路上他们并没有交谈太多,两人都有各自需要思量的东西。

小兰不时侧过头去看他,他还是和以前一样,俊朗而挺拔,眉宇间写满自信。

只是…还是有一些地方不同了。

比如此刻就能感觉到他在微微出神,安静的侧脸不知道为什么带了点忧郁。

那是她不熟悉的表情。

“新一…”她小心翼翼地叫他,“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处理完?”

他愣了一下,随即点点头,“是有一点,所以,兰,我可能要过几天才能来上课。”他抱歉地笑着。

她点点头,刚才的笑容也是她不熟悉的,明明在笑,却全是苦涩的味道。

“噢真是的,新一你不知道已经缺了多少课了,回去能跟上嘛?”她试着去开开玩笑。

“哈哈,没问题,没问题,不用担心。”他摆摆手。

若是像从前,他也许会说“那种课谁会跟不上啊”。
不过,已经没关系了。
他能平安地回来就是最好的了。

之后他们又聊了些其他的,她向他讲在他不在时班上发生了什么趣事,他偏过头看着她,不时点头,不时微笑。

他知道自己刚刚在走神,从兰接了那通电话开始。
他知道一定是灰原打的。

她总是在背后默默地为自己做了很多的事;
她总是面无表情,永远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她总是嘴上不饶人,即使道谢也毫不领情。
可他知道她,知道她的坚持,知道她的善良,知道她冰凉外表下热情的心。
她善于伪装,总爱逞强,自己的事从来不肯依赖别人,苦楚也只往心里藏。
可她从来都是那么真心地,希望着,身边的这些人都好。

他想起初次见面时自己对她的恨意,也想起那两次她为了她的姐姐,卸下平时骄傲的样子,哭得那么绝望。
她问,你为什么不救她。
她说,我的心情你们谁也不会了解。

兰刚才也哭了,他见过兰哭过很多次,她是普通的女孩,有亲人的关爱和朋友的陪伴,他们从小一起长大,他最了解她,兰是坚强而勇敢,乐观而大度,可即使是这样,她也会不时哭泣。

而她呢,他其实并不了解她的过去,她也不会主动谈起,只是从只言片语中可以推断出,那是怎样痛苦的过去。他们明明年岁相仿,可是她却要承受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压力和折磨。

是怎样的苦难才造就了她现在的波澜不惊?

可是很多时候,他却把她的冷静和坚强当成了自然。

哪有那么多理所应当?

人总是这样,离得远了才开始考虑,重要的东西到底为什么重要。



雨也似乎停了,他送她到楼下,仿佛一切又回到了原点。

这不就…回来了吗?
之前那种异样的感觉消失了,她停下脚步,“新一,到这里就可以了哦,谢谢你送我回来。”

“客气什么。”他扬起嘴角。

“今天能见到新一真是太好了。”她温柔地笑道,“那新一你也早点回去吧。”

她是真的感到开心,并且期待以后的生活。

他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呀,不同的经历会不断磨砺一个人,所以他们会有所改变,会对时间,生命,生活有了新的定义。
时间让他们成熟,让他们认识到真实的世界,让那些原本就深刻的东西更加深刻。
每一次的危难都让他们更加、更加珍惜拥有的一切。
而生活不正是建立在这些东西之上吗?

她遗憾自己没能和他一起经历,所以看不到他改变的过程。
对于未知的东西,哪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而且这些时日,她也经历着,改变着吧,也许新一也会感到不一样吧!

“我也是。”他同样微笑,“那么兰,回头见。”

“嗯,回头见,新一。”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3:22:00 +0800 CST  
Page Three

正如我们选择的快乐和忧愁,从来都是在深味它们之前。



最后一次检查了要带的东西,博士关好车门,大家挤上车去。

对江户川柯南而言,这是最后一次露营了吧。
终于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

几个孩子倒是兴高采烈,从几天前就开始激动,一下课就你一句我一句讨论着要带什么,吃什么,玩什么……

越是看见这样纯净无邪的脸庞,越是不忍心说出那些谎话。他几乎可以想象他们的反应和表情,可是他不得不这样……他也答应了,要和他们好好地道别。

三个孩子一路上都在唱着露营之歌,虽然不是很整齐并且也离好听的范畴很远,但还是很带动气氛,尽管有两个人的心情不是那么纯粹的欢乐。

“怎么这次这么激动呀?”她笑着问道。

“因为好久没去过了嘛!”

“对呀对呀,大家都突然就忙起来了,功课也很多……”

“这次终于大家都聚起来了,所以很开心嘛!”

她点头,“也是呢。”

只是他没有太多话,一直在默默思考着什么。

坐在旁边的步美看着他微锁的眉头,担忧地问道:“柯南,你怎么了?是不舒服吗?”

他显然才被从思绪中拉出,“噢,我昨晚看球赛看太晚了所以现在有些累,啊哈哈……”他又用了他惯用的方式,笑得很是可爱,并且欠打。

抬头的时候正好对上坐在副驾驶的她那意味不明的眼神,她好像带着很揶揄的笑,可偏偏又是那种很认真的神情,正在他不知该作何反应时,她收回了目光。

是了,这便是可以共度的,作为孩子,或者说同伴的最后的时光了。

不久前他们商量好这一次露营,可他也才知道,这是江户川柯南的告别仪式,却不是灰原哀的。

她只是挑着眉看着他,平静地回应他莫名的愤怒不甘——
我没有需要变回去的理由。

他深知自己有着不得不变回去的理由,却没有为她考虑过。

他有苦苦等待的青梅竹马,有善解人意的父母,也有为他担心的朋友同学,有很多人在等待工藤新一的回归。
而她,孑然一身,无亲无故,她新的生活才正在开始,新的童年,新的朋友,新的亲人,不是作为宫野志保,而是作为灰原哀。
他意识到他的自私,原来他希望她变回去不过是为了自己。
他希望她仍然可以作为他的搭档,他希望可以和她分享更多的事,他不曾忘记他的承诺,他希望可以继续保护她。

只是,现在的生活才是她更向往的吧,他苦笑,好吧,他妥协。

看见他神色的变化,她垂下头,看不出表情,“没有了江户川柯南,少年侦探团再没有了灰原哀,不觉得太可怜了吗?”

他记得当时自己那种苦涩的心情,现在看着这些孩子的脸上的笑容,那种心情再次涌出来。
再过不久,他们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呢?

以前他们去露营,看群山,看大海,看星空,那么多次,那么多地方,可是那时他从来没有珍惜。

那些冒险,那些游戏,他全权当作是一种迁就,一种无奈。

过去不得不的陪伴现在却成了再也不能的追忆,以至于昨日之中最甜的经历竟成了今日最苦的回忆。

“很久没有大家一起出去了,我很期待呢!”他笑着对步美说,只是,又希望永远不会有这一次出行。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8:11:00 +0800 CST  
天气很好,阳光很温暖却不刺眼。

他们帮着博士在一块平地上搭好帐篷,四周是郁郁葱葱的草木,一眼望去都是盈盈欲滴的绿色,在阳光的照耀下甚至泛起一层金色,非常好看。

一条小溪经由他们的露营据点,水很清很凉,可以看见水中各式各色的卵石。
几个孩子早已迫不及待,脱掉鞋,把裤腿高高卷起,欢呼着踏进水中。

元太和光彦玩着玩着开始朝对方泼起水来,步美举起手挡住眼睛,急忙躲远一些,“你们这样全身都会湿透的啦!”

灰原从车里拿出带来的水果,把它们放进溪水,再在周围垒起几块石头,做完这些,她走到不远处一块干燥的大石头上坐下,将脚泡在溪水里,静静地望着嬉笑打闹的孩子们。

柯南抹去一脸的水走过来,抱怨道:“真是的,他们也太有活力了吧!”

她瞥了他一眼,有些好笑地道:“你这样子还真狼狈诶。”

“喂喂,你不挖苦我会死啊。”

她做出一副伤脑筋的样子,“死倒是不至于,但是…会很不爽呢。”

他噎了半天,最后挤出一句:“你还真是……”声音越来越弱。

“真是什么?”她摊摊手,“大侦探你才是吧,对自己的实力没有准确的评估。”

“是,是,所以才会被泼水,还说不过你。”他无力地回答。

她不再说话,扭头继续看着那头雀跃的身影。

他还准备说句什么,却忽然收住了。
那个女孩用手撑着坐在石头上,腰背挺地笔直,与脖子连成一条优美的曲线。
她的皮肤很白,被阳光照得通透,泡在水中的部分更是像半透明的一样。

这个人,真的很不真实呢。

不过……她的存在本身就令人匪夷所思。

包括她倒在自己的家门,孩童的身体披着成人的白大褂。
包括她研制解药,电脑屏幕上满是他看不懂的公式符号。
包括她端起杯子,动作优雅,然而杯子里是极苦的咖啡。
包括她偶尔露出的……一点不像小孩但非常好看的笑容。

他相信这些都是别人不知道的她。
她总是什么也不说,只是像这样,隔着不远的距离,静静地看着。

于是他摘掉眼镜,“呐,灰原,一起去玩吧。”

“哈?”惊异于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正想说大侦探你还是自己玩去吧,这时步美朝他们招手。

“柯南!小哀!你们也一起来玩吧!”
“就是啊,柯南你是不是怕了?”
“灰原同学也一起过来嘛!”

“好,这就过来!”他也挥手大声回道,然后转头对她眨了一下眼睛,“怎么,不去吗?”

她站起身,“走吧!”



大概只有这样的时光才会如此悠闲但又过得飞快吧。

已是夕落。

“嗞……”
灰原和博士负责烤肉。

“博士,我想,口水大概不能当调料吧?”

老人顿时羞红了脸,“咳……因为实在是太香了嘛。”想了想反应过来,“小哀,我哪有流口水啊!”

“这是善意的提醒呢,博士。”她抿嘴。

“小哀真是的,我哪有那么馋啊……”明显的底气不足。

另一边,柯南和步美去把溪水中的水果取出来,光彦帮忙架好桌子,元太则是早已迫不及待想开吃了,无奈烧烤还没有好,只好先抓起一个水果。

“哇,没想到这么好吃啊!冰冰凉凉的而且好甜!”

“真的吗?”步美也拿起一个水果咬了一口,“真的诶!”

“灰原同学真是用心啊,这就是天然的冰镇呀。”光彦也称赞道。

“是啊。”他挑了一个水果,抹了抹还留在上面的水珠,望了一眼还在忙碌的茶发女子。
当然会很甜啊,他在心里默默地补充了一句。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8:15:00 +0800 CST  
晚餐大家都吃得很饱,期间当然有博士的冷谜语助兴,刚开始还因为被限制了吃肉而沮丧不已的老人,讲起题目时马上精神满满,胸有成竹,虽然收场方式还是众人无奈的笑和满头的黑线。

夜幕缓缓升起,星星像撒在上面的宝石,有的看起来很明亮,有的却隐隐约约,闪闪烁烁。

在山里看夜空不同于城市,这里的天是一种纯净的颜色,像墨一样浓,带有一丝深蓝,反而显得通透,好像借着月光可以看到天空之外更寥廓的地方。而在城市里,灯火夺去了星月的光芒,将夜空映出一片片不均匀的橘红,热闹但不安宁。

不知是玩累了还是被这景色吸引,孩子们都安静地坐着,默契地维系着这样一份奇妙的意境。

“那个,我有件事想和大家说。”一个声音打破了寂静。

“是什么呀,柯南?”步美关心地问道。

元太和光彦也扭头看向柯南,脸上带有疑惑的意思。

灰原没有任何反应,只是谁也没看到她捏紧的手。

“其实……”他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我要转学了。”

“转学是指……什么,柯南?”步美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对啊,柯南,你在说什么啊!”

“我过几天就要离开了,去父母那边居住,然后也要在那边上学了。”他咬着牙一口气说完。

步美的眼泪涌了出来,“不走不行吗?”

“真的很抱歉,大家。”他的声音有点哽咽。

元太跑过去抓着他的肩膀,“柯南,你可是少年侦探团的一员,怎么可以随便说走就走呢!”

“我永远是少年侦探团的一员。”他的表情无比真诚。
这一点不会变,无论我在哪里,无论发生什么。
“只要你们不开除我。”他露出一个笑容。

一听这话元太马上就眼泪汪汪了,光彦也转过身去悄悄抹眼泪。

沉默了好久。

大家都说不出话来了。他看见博士一直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又看见步美泣不成声,而灰原轻轻地拍着她的背,那个人脸上一点悲伤的神色也没有,也是,这种情况,她自然是最冷静的。

她似乎感受到了他的目光,两人对视,然后她稍微对他笑了一下。

就好像是在安慰他一样。

他在心里默默地叹气,可是灰原,这些,都无法回头了。

于是他松开捏紧的拳头,抬头看向他们,“大家,请听我说,我真的非常舍不得离开这里,我在少年侦探团真的感到非常开心,大家一起度过的时光都是我不能忘记的,最宝贵的回忆。步美,谢谢你总是关心和帮助我,一直照顾着大家,你一定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女孩子;光彦,你真的很厉害呀,经常想到我们都没想到的地方,还懂那么多东西,以后也要更加油;元太,你吧,很为同伴着想呢,只是要改一改一些小毛病,当然,以后不要那么贪吃了。还有,灰原……真的很谢谢你们……大家,嗯,不要伤心,虽然不能见面了,但我们还是可以经常通电话嘛,要多和我联系,别把我给忘了……”

“怎么可能会忘了!”
“柯南你把我们当什么了!”
元太和光彦生气地打断了他,而步美使劲地抹着眼泪,不想让他看见。

他对他们微笑,只是他的眼睛里带着他们尚还读不懂的落寞,“开玩笑的啦……”

谁也没再说话,又是长久的沉默。

空气中带有淡淡的青草的清香,隐隐约约能听见女孩子抽鼻子的声音还有远远近近断断续续的虫鸣。

灰原转身进到了帐篷里,把铺整理了一下。博士也走过来,咳了一声,小心地说道:“那个,我看时间也不早了,大家还是早点睡了吧……”这时灰原探出头,“都铺好了,各自进各自的帐篷早点休息吧。”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8:18:00 +0800 CST  
两个女孩住在一个帐篷里。

她盯着帐篷顶,微微出神。
旁边的的步美背对着她,一声不吭,即便已经极力掩饰了,却还是能听出她在悄悄哭泣。

她不禁勾起嘴角,“呐,哭什么呢?”

“才没有哭呢!”浓浓的鼻音。

“哦?是吗——”她有意调笑,把尾音拉得很长。

“可是小哀!”步美朝她转过身来,“你不觉得难受吗……”

那个女孩眼里泪水还在打转,眼睛亮晶晶的,写满了悲伤与不甘。

是那么认真的表情,她一时有点语塞。

大侦探你真是罪孽深重哎,还真狠得下心来骗他们。

末了,她疲倦地闭上眼睛,“难受。”

那个女孩一把抱住她,再也忍不住,眼泪不断滑出,“我就说吧…是吧…好难受…小哀…”

她也伸出手,心疼地轻轻拍着步美的背。

“突然说要…转学,就要…这么走了…”

“嗯。”她回抱住步美,静静地听她说,眼神既无奈又温柔。

“柯南…真是过分…”

她不由地轻笑:“是很过分呢……不过…”她思量着该怎样表达,“不过,果然还是江户川比较可怜吧。”

看着步美疑惑的目光,她笑了笑,继续说道:“你看啊,他走了之后,我们还有四个人,而他只有一个人了,我们想念他一个人时他要想念我们四个人呢。”

其实,又怎么会是一个人呢,但索性就帮你骗骗人吧,工藤。

“…所以才不想柯南走啊,我以为我们会一直…一直都不分开的…”

她搂紧哭泣的女孩,“我们都不想他走啊,江户川自己也不愿意走吧,可是步美,你知道的,有很多事情都是无可奈何的。”她想了想,“而且,你觉得我们真的就分开了吗?”

“不……”声音弱弱的。

“我觉得,我们并没有分开,即使我们当中的谁要离开,即使不能经常见面,也一定是不会分开的,因为…我们还是我们。”

“所以别哭了,嗯?”

“嗯…”女孩乖巧地答应。

她起来拿纸巾,为步美擦掉眼泪,“看吧,眼睛都肿了。”

步美却笑了一下,“果然,小哀很温柔呢。”

“哦?”她挑眉,“这可不一定呢。”

步美摇摇头,对她微笑:“谢谢你,小哀。”

看着那好看的笑容,她也扬起嘴角。

还真是傻呢,我们。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8:21:00 +0800 CST  
而另外一边。

帐篷里的三个人保持着长久的沉默。

他终于忍不住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个,你们还没睡着吧。”

依旧是沉默。

不久前博士“体贴”地对他说:“新一,你们肯定还有话要说吧,我今晚睡车上好了。”真是的,明明只是自己怕尴尬吧。

可是那两人从进来就不理他了,现在的状况是,两个小学生在因为他的事赌气,这想来还是有些好笑,可是他一点也笑不出,只感到愧疚,一闭上眼睛就浮现出每个人脸上惆怅的表情。

“喂,我说,你们在生什么气啊……”语气越来越弱。

没有人搭理他。

“那个…对不起啦…突然告诉你们我要转学的事…”他小心翼翼地讲,“因为家里的事情…”

不知是谁的鼻子抽了一下。

他都能想到那两人明明很想说话明明很想哭却还是拼命忍住的样子,这样反倒舒了一口气,他们都还是孩子呢,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的分别吧,长大哪有不失去的呢?

于是他坐起身来,“说起来,我们一起破了不少案子呢,大大小小的。”不管是寻找走失的猫猫狗狗还是攸关性命的绑架爆炸,温馨的,悲伤的,惊险的,遗憾的……“让你们经历了那么多危险真的很抱歉。”他用手往后撑着被子,“不过,还是觉得能一起经历这些真是非常幸运…谢谢你们。”

等了一会,那俩人还是不吭声,他的脸逐渐红起来,“喂喂,好歹还是理一下我呀!”

终于,那两人有些迟疑地坐起来,看了他一眼,好像不知道该说什么,又马上移开目光。

他无声地笑了,“就没什么想说的吗?”

两人都摇头。

“真无情啊”他忍不住笑,“我可是有很多话想说呢。”

“柯南你…什么时候走?”光彦转过头去问他。

“收拾一下,可能下周吧。”

“那么快!”圆太惊讶道。

“是呀……”

“那…以后还会回来吧?”

“嗯…如果有机会,当然…”他尽量把语气放得柔和。

“…记得要和我们联系啊。”

他点头。

“回来了要请我们吃鳗鱼饭!”

“圆太就知道吃!”光彦嫌弃地说。

圆太正想反驳,这时他却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于是两人也跟着笑起来。

之前那种尴尬的气氛消失了,他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可是笑过之后反而觉得有点想哭,随即摇摇头想要甩开这种感觉,自己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容易感伤了,最近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那么,在转学之前这段时间,一起好好度过吧!”只是不想再继续动摇下去。

再见了!

你看吧,灰原,有好好道别的。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8:24:00 +0800 CST  
总觉得这一章有种莫名的羞耻感,试图改了好几次还是这样,掩面哭~唉实在是水平有限。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18:26:00 +0800 CST  
Page Four

所以,索性就让时间这么顺畅地流淌。



他把课本塞进书包,一抬头看见黑发女子站在他的桌前朝他笑着,“新一,今晚来我家吃饭吧。”

“好啊。”他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哦对了,兰,你一会还有空手道的训练吧?”

“嗯。”她点头。

“那么,我在这等你。”他对她笑道。

她有点害羞地应一声好,不自在地将头发往耳后捋了一捋,却看见他有些疑惑的目光。

“怎么了…吗?”

他看着她的反应不由得笑了,“不,没什么,只是感觉你的头发好像比以前长了。”

她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头发,“是哦,最近都没有剪过。”

“兰你从小就是这样的长发呢。”他轻声说道。

“是啊。”她看着他的眉心,“一直都没有什么改变呢。”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他挑眉,“而且,也很适合你嘛。”

她低下头想要藏住自己微微泛红的脸颊,“只是因为你看习惯啦……”

“是么?”他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又是这样的表情,他回来之后就常常露出这样的表情,迷惑的,忧郁的。
他好像比以前安静了,偶尔会一个人对着窗外发呆,看不出在想什么。

也许,是发生了什么吧。

“时间不早了,那,新一,我先过去了。”

他回过神来,“哦噢,快去吧。”

“嗯,不会太久的。”她露出一个笑容,然后背起包准备朝门口走。

他向她挥挥手,“可别迟到了,兰。”

她一转头,正对上他的眼睛,他就那么认真地看着她,纵然脸上是一副笑嘻嘻的表情。
那一刻她感到自己的心事袒露无遗。

“怎么可能!”她扭过头跑出去,抑制不住剧烈的心跳。



女子的脚步声渐渐听不到了,他还是盯着门口,过了好一会才转过头来,有些疲倦地叹了口气,接着又摇摇头露出一个自嘲般的笑容。

“习惯了吗……”只是说给自己听的。



小兰回来时他正捧着本书在看,眉头微微皱起。

“新一……”她犹豫着叫道。

“噢,训练已经结束了吗?”他合上书,从包里掏出一杯水递给她,“喏,给你的。”

“谢谢。”她接过,一边拧开一边问他,“你在看什么书呢?”

“还能看什么?”他伸了个懒腰,“回来得真不是时候啊,什么考试都能撞上。”

她喝了一口水,打趣道:“该不会是太久没上课,智力水平已经退化成小学了吧?”

“是啊是啊……”他朝上翻了翻眼睛,“而且还是小学一年级那种水平。”

她当然只当做玩笑话,笑起来,“原来你也有不会的啊?”

他也笑了,“我不会的东西可多了。”说着站前身来,拧起包,转过头看着她,“时候也不早了,那我们走吧。”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23:00:00 +0800 CST  
“小哀,今天真是谢谢你了。”

“谢什么?”她不由地轻笑。

今天步美到博士家来找她,让她教一下最近功课上不懂的地方。

“还要住在小哀你的房间……”步美不好意思地说。

“不记得了吗?我也住过你的房间呀。”她回想起那次博士瞒着她买的花生酱和蓝莓酱,摇摇头有些好笑。

“嗯。”步美点点头,“那次我们还化了妆呢。”

“嗯,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事情。”

两人都想到了同一件事,哈哈地笑了出来。

回忆就是……一个又一个的片段,又模糊,又清晰,仿佛过去很久,又好像近在眼前,青涩的,甘甜的,悲伤的,快乐的,旋转着,闪烁着,想要伸出手去抓,它们又像逃走似的远去了,想要索性忘记,它们却在你心中,一遍又一遍地回响。

“都是挺久的事了。”她笑着,看到步美低下头若有所思的样子,“怎么了?”

“小哀…你有没有联系过……柯南?”女孩有些艰难地问道。

“我没有和他通过电话。”其实他变回工藤新一之后他们几乎就没再见过面,除了博士,灰原哀与工藤新一之间,似乎找不到更多的联系。

“我之前给他打过几次电话,但是一直是关机。”步美有些失落。

“可能是,那边的生活才开始,最近有些忙不过来吧。”她在心里埋怨他走了还留给她一个大摊子。

“嗯……”步美点点头。

她突然有些不忍心,“反正今天周五,不如…”她拿出手机,“我们给他打个电话吧。”

通讯簿里那个名字,突兀地透过屏幕的光印入她眼帘,心里免不了动容。

她修长的手指摁下拨号键,看不出犹豫。

耳边传来的是一阵阵的忙音,她嘴边滑过一个弧度,“看来是…不在呢。”又好像是松了一口气。

步美的失望和担忧都写在脸上,“柯南他……不会出了什么事吧?”

她哑然失笑,拍拍女孩的脑袋,“步美你担心过头了,他怎么可能会出事。”
反正也不过是那几个原因。

她走到窗边朝对面晃了一眼,灯没有亮,果然是不在呢。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23:03:00 +0800 CST  
钥匙转动,小兰打开家门,屋里一片寂静。

“咦,大叔不在家吗?”他稍微有些惊讶。

“嗯,说是什么要去和老同学喝酒。”小兰抱怨着说。

他干笑着,还真是老样子,随即又想到前不久还一起住在这,有些哭笑不得。

“呐,新一,想吃什么?”她扭过头问他。

“做你最常做的就好。”他笑道。

“嗯。”她点头,“那新一你先随便坐。”

“需要帮忙吗?”

“不用不用。”她摆手道,“我来就好,新一你休息吧。”

想起上次在博士家吃饭说要帮忙也是被拒绝了,看来自己的厨艺是真的有够差劲啊,他无不遗憾地想着。

他坐在沙发上,感觉有一点不自在,满眼望去都是熟悉的摆设,而现在的感觉就像是以一个陌生人的视角去参观自己原来的住处,明明是百感交集的心情,但却没有任何可以诉说的立场。
于是他站起身,走到那个房间门前,抬起的手突然顿住,意识到这个房间不属于现在的自己。

这时小兰出来拿东西,看见他伫立在门前,“噢,那是之前柯南住过的房间。”

“哦,可不可以进去看看?”他小心地问道。

“当然呀,只不过也没留下什么东西。”小兰的表情也变得有些落寞。

打开房门,一切如他设想那般,熟悉的物品,熟悉的摆设,和江户川柯南离开时并无变化,只是干燥的空气带了点尘埃的味道,这是他不熟悉的。

明明可以看出小兰很认真地打扫了,可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

也许是,“江户川柯南”这个名字,已经成为过去,积灰已久了吧。

“这里…以后怎么办呢?”

“就这样留着吧,反正现在也没人住。”小兰叹了口气,“而且如果以后柯南回来就可以继续住了。”

“嗯。”他忽然感到很累,一个人拥有两个身份很累,说谎很累,维系每一个关系很累,联络每一份感情很累,舍弃无法舍弃的东西很累。

“那这些天柯南和你联系过吗?”他闭上眼,还是得继续。

“他到的时候有给我打电话报平安,但后来就没有联系了,我想着最近他应该也正忙吧,也没有给他打电话。”

“嗯。”原来自己没有意识到的,还有这些啊,不光是小兰,是的,自己的另一个身份和现在的生活,身边的人,都是交错的,因而这些联系是无法割断的。

他拍拍她的肩,“柯南那小子肯定会联系你的啦,所以别伤感了。”

“我哪有伤感啊!”小兰不好意思地说道。

“嗯?好像有什么味道。”他闻到一股奇怪的味道。

“糟了!我的锅!啊,我是出来拿东西的!”小兰急忙跑向厨房。

他摇着头笑出声,“真是的,小兰,果然是一点没变。”

最后看了一眼柯南的房间,他拉住把手,关上了门。

楼主 酴釄花绪  发布于 2017-03-06 23:12:00 +0800 CST  

楼主:酴釄花绪

字数:50848

发表时间:2017-03-06 10:2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07 15:31:32 +0800 CST

评论数:49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