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柔吧)(原创)重生:芭蕾之神

(柔吧)(原创)重生:芭蕾之神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2 19:01:00 +0800 CST  
We are not gods, so we cannot choose our birth. We are not gods, but we can choose how we live and how we die.
当舞蹈表演专业硕士研究生上官雪被命运抛到一个陌生的时代,重生成为芭蕾少女上官轻雪的时候,她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写。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2 19:01:00 +0800 CST  
第一章:重生
BOESENDORFER 290的琴声横跨八个八度,流水般淌过ESLAP主楼装潢精致的舞蹈房里。
在16到32英尺八度低音的沉浸感中,翩翩起舞的女孩结束了最后一个动作,向不远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妇人优雅地施了一礼。
老妇人的脸上布满皱纹,笑容慈祥:“雪,你是我见过最有天赋的女孩,你对音乐有一种天然的领悟,动作又标准得无可挑剔。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立即为你开具推荐信,若在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深造数年,你或许能成为下一个Taglioni-Marie。”
上官雪浅浅一笑,张口也是标准的法语:“谢谢院长的好意。不过,学生还是一年前的想法,希望您理解。”
“唉,中国……中国……”老妇人向东遥望着那个强大的东方大国,目光中带着些许沮丧,“去吧,孩子,我尊重你的想法。但是别忘了这里还有一个老太婆等着你常来看看呢。”
女孩轻轻搂住老妇人,几滴清泪从两人的眼角滑落。
“院长,我会的。”
“嗯。走吧,好孩子……”
负责接送交换生的使馆人员早已等在门口,上官雪到更衣室换好衣服,出门时和弹奏钢琴的乐师Antoine击了一个掌。
“雪,你不在之后,这架290又会寂寞了。”Antoine抚摸着旁边的钢琴调侃道。
“怎么会呢?那架STEINWAY可是在我来之前就坏了哦。”上官雪笑道。
Antoine尴尬地笑笑,想起什么似的拿出一盒巧克力,起身优雅地递给上官雪,“临别赠礼。”
“谢谢!”上官雪接过,朝Antoine挥挥手,走出了学院的大门。
驻法大使馆的工作人员接到了送回留学生的任务,早早地等在了门口。
“上官小姐?”
“是我。您是使馆的刘秘书?”
“嗯,机票已经订好,我会将您送回中国。飞机在两个小时后起飞,您可以准备一下了。”
“好的,麻烦了。”
……
一切顺利,飞机正常起飞。
……
当那架法航空客A321空中解体的一瞬间,一道耀眼的金光照射到上官雪胸前的项链上。夺目的光芒闪过,女孩眼前一黑,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
“轻雪,轻雪,起床了,再不去练功,又被父亲打了!快点快点!”
男孩的声音。
是在叫我吗?
天旋地转间,上官雪睁开眼,看着自己细细的胳膊、腿和小小的手,不禁愣住了。
这……这是哪里?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2 20:07:00 +0800 CST  
【人设一】
上官轻雪:女主,上官家的大小姐。前身身体瘦弱,在一天夜里着凉去世,灵魂之光将异世界同一时刻灵魂出窍的上官雪拉进身体后解脱。身体与上官雪锁定。
上官决:上官轻雪的哥哥,有一定的舞蹈天赋,阳光帅气的大男孩,宠妹妹。
上官淳:父亲,区级舞蹈学校汐河舞院院长,对待子女严格。女儿身体孱弱,因而经常杀儿儆女。
南宫青:母亲,市舞蹈家协会副会长,事务繁忙,经常出差不在家。南宫家为舞蹈世家。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2 20:25:00 +0800 CST  
【作者简介】
起点普通作家。
准大一学生,喜欢骑自行车逛菜市场。
十万字新人一枚。
初来乍到,请多指教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2 20:34:00 +0800 CST  
囤稿,明日第二章,不更我是妙蛙种子。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2 20:35:00 +0800 CST  
第二章:汐河舞院(上)
“练功?”练功这个词在前世的上官雪身上已经太过遥远,每次练习或演出前,充其量只能算是“热身”的水平。
看样子,好像她是穿越了。
上官轻雪晃晃头,抬头便对上了哥哥上官决有些焦急的脸色。
“快快快!轻雪,再不去就真要被教训了!”男孩帅气的脸庞带着一丝惶急,看起来自己再不动,就要被他拽起来一般。
上官轻雪挣扎着爬起,由于灵魂刚刚与肉体结合,脚下还是有些飘忽。不过因为妹妹本就瘦弱,上官决也没往其它方面想。
男孩递过一个包裹,里面是一套练功服,还有单独包装的足尖鞋。
这双足尖鞋背面缀有“汐河舞院”的字样,大概是学院和本地哪一个厂家定制的。
上官轻雪穿上床边的常服,接过包裹便和哥哥出了门。
……
“首先,肯定是穿越了。”上官轻雪搂着包裹小步跟在男孩身后。
看着袋里的足尖鞋,上官轻雪又回想起前世自己少年时学芭蕾时的样子。
……
“雪,这双Repetto是省赛第一名的奖品,现在主办方托我送给你,望再接再厉!”
“是!”
……
“轻雪,”男孩突然停下脚步回过头,闷头走路的上官轻雪一下撞到了他的身上。
男孩连忙上前安慰妹妹有没有碰痛,上官轻雪摇摇头,示意无妨。
“轻雪,今天是验收的最后一天了,如果竖叉再劈不下去,后果可能会非常严重的。”
“啥?”上官轻雪愣住了。
笑话,跳芭蕾的连竖叉也不会?她像那种混日子的人吗?
“我没问题。走吧……弟弟。”上官轻雪还是不太习惯有个弟弟。
“嗯。等等,你叫我啥?”上官决惊讶道。
看着男孩儿的表情,上官轻雪感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
“哥哥?”
“哎,这才对嘛。”
“我!”想到以后要管一个十五六岁的小屁孩儿叫哥哥,上官轻雪不禁以手掩面。
汐河舞院离上官家不远,步行五分钟便到了。在走路的这段时间,上官轻雪详细的问了问前身学习的进程,悲惨的发现前身在家休息的时间比上课都长。学会一个新动作之后,恰巧大病一场,新动作忘记,功也退的差不多了。
“我真的连竖叉也不会下了?”上官轻雪不死心地问。
“嗯……一年前是会。两个月前压腿你疼得死去活来,老师怕你出事,最终还是没有压下去。”
“……”
看着前身孱弱的身体,上官轻雪觉得自己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开局不利倒无所谓,但是……这也太惨了吧?”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3 09:18:00 +0800 CST  
第三章:汐河舞院(下)
汐河舞院片刻即至。
进了大门,来到教室门口,一位身材颀长,面容俊朗的年轻男子一身黑色常服,正斜靠在门外等候着。
上官决看见,连忙小步快走,上前鞠躬问好:“陈老师!”
男子笑了笑,对上官决点点头。一只手轻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另一只手对两人做了一个“请进”的姿势。
上官轻雪瞄了一眼男子挺拔的身姿和微微外八字的站姿,暗暗点头:学芭蕾的,没跑了。
按理说跳舞的男生大多数会充满朝气,可是这个陈老师鼻梁上架着的Savile Row Beaufort实在让他朝气不起来。玳瑁色更是沉稳内敛,加上身上的黑衣,整个人看起来就像是个从Hogwarts School of Witchcraft and Wizardry毕业的魔法师。
不过,作为学生,向老师行礼还是应当的的。
上官轻雪右脚向后站立,膝盖微曲,向陈老师敛裙一礼,然后才起身跟在上官决身后进了教室。
陈老师的脸色微微变了一下,很快又恢复如常。
兄妹两人应该是最后两个进入房间的,占地一百三十五平米的教室里,三十余位男生女生已经在座位上等候。
“理论课。”上官轻雪想着。
学习舞蹈有关知识的课程一般是男女混上,一旦到了练功的时候,便会分教室上课。
上官决拉着上官轻雪坐在一个空位置,自己坐在妹妹的身边,从自己的包里拿出两个笔记本,将其中一个放到上官轻雪面前。
笔记本是粉色的,上面夹着一支笔,翻开笔记本,扉页上有气无力地写着“上官轻雪”四个字,估计是前身自己的手笔。
既然是“自己”用过的,那就好办了,只要看看里面写的内容就能大概掌握课时的进度,自己也能知道前身大概学到什么程度了。
满怀希望的翻开笔记本,上官轻雪的笑容顿时在脸上僵住了。
前三页是芭蕾简史,字体虽不漂亮,但还算工整。到了后面,花鸟虫鱼体、梅花篆,什么稀奇古怪的字都冒出来了。
最可气的是,翻了十页之后,上官轻雪还在本上找到了一整幅的铅笔画。画里,一个下巴长得像锥子一样的王子一脸真诚的跪在地上,双手捧着钻戒送给身旁的公主。公主看着好像要笑傻了,笑容都歪到了脸的外面。
估计前身已经不是“身体孱弱”那么简单了,生病无法上课可能都是她为了逃学编造出来的借口。上官轻雪叹了口气,怜惜地看了看身旁探头等待老师的上官决:听说父亲打不得女儿,就会用儿子出气,这家伙过去估计被她坑得挺惨吧。
片刻,之前守在门口的年轻男子关上门,走上讲台优雅地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两个好看的颜体字:“陈萧”。
“同学们,经过一年的学习,想必各位在身体和精神上都有了明显的进步。接下来的这一年里,将由我带大家修完初级理论课的后半段内容,我叫陈萧,请多关照。”陈老师用一个阳光的笑容结束了初次讲话。
“哇,新老师好帅……”
“好有气质……”
热烈的掌声响起。女生们的在台下小声赞叹着,男生们钦佩的望着台上的身影,暗中发誓自己也要成为这样的男人。
一片欢腾中,只有上官轻雪痛苦地伏在桌子上。
……
“一年的学习!”上官轻雪几乎绝望了,理论课还好,但功可是实实在在的。十二三岁正是身体可塑性极强的年纪,她根本不敢想象自己在一群竖叉垫两块砖的女孩中鬼哭狼嚎劈不直腿的样子。
对前身恨到极点的上官轻雪狠狠地盯着桌子,有如实质的杀气把凑巧看过来的上官决都吓了一跳。
“怎……怎么了?”
“没事,我在集中精神,试试能不能用念力让笔记本翻一页。”
“……”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4 20:19:00 +0800 CST  
当当当当(「・ω・)「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05 19:27:00 +0800 CST  
第五章:你认识Catherine女士吗
片刻的时间,仿佛千年般漫长。宋终绞尽脑汁,终究还是没有把“启蒙什么”想出来,被罚站了十分钟以示惩戒。
理论课转眼便过,陈萧将粉笔放进盒里,优雅地拿起讲义,目送大家离去。
“陈……陈老师再见。”一名女生小脸微红,鼓起勇气回头小声道。
“再见。”陈萧挥了挥白皙修长的手,笑得温柔。
女生的脸更红了,转过头捂着脸便冲出了教室和闺密炫耀了。
“唉,少女啊!”上官轻雪感慨道。
她十四岁的身体中装着二十三岁的心,虽然仍然年轻而阳光,但早已不是遇到帅哥就流口水的年纪。
不出所料的话,下一节课是基训,正是她将这具身体重新压软的关键时刻。
疼,肯定会疼,但舞蹈生什么疼痛没有经历过?前世在国内顶尖舞院作为模范生给全国前十的舞院学生示范竖叉二百四十五度的时候,她可完全没把之前训练时一次次撕腿的痛苦放在心上。
上官轻雪低下头暗暗给自己打气,“不就是从头再来一次吗?姑奶奶……”
“上官轻雪同学?请你留一下,我想问你一些事情。”陈萧好听的声音在上官轻雪斜后方响起。
女生们的目光刷的一下集中在了那个半只脚跨出门的身影上,羡慕、嫉妒的眼神仿佛要将上官轻雪烫死。
上官轻雪抽抽嘴角,无奈地迈步倒回教室。
上官决担忧地望了妹妹一眼,上官轻雪看见了,向他比了一个“OK”的手势。
上官决点点头,将装着上官轻雪舞衣舞鞋的包裹放在靠门的桌子上便离开了。
因为有基训课,同学们很快便离开了,屋子里只剩下陈萧和上官轻雪两人。
“别怕,有监控。”陈萧笑着指指墙角的鹰眼摄像头。
“没事。监控是防止我对您做出什么不轨之事的。”上官轻雪也笑了。
班里的女生是一群小猫,陈老师才是那个可怜的小鱼干。如果没有监控盯着,没准女生们真会扑上去把这个高挑帅气的年轻老师吃掉。上官轻雪恶恶地想着。
陈萧尴尬地笑笑,连连摆手,好像自己犯了多大的错误似的。
“上官轻雪同学,你……认识巴黎高等艺术学院的Catherine女士吗?”
上官轻雪猛地抬起头,吃惊地望了陈萧一眼。
Catherine女士?
她当然认识,留学完毕的那一刻,离别时搂着老院长流泪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但一个十四岁的区级舞院女孩几乎不可能认识那种顶级学府的大能。上官轻雪忽然感觉自己有露馅的风险。
再说,陈萧是怎么看出来的……不对,一个汐河舞院的年轻老师,怎么说也不像能认识Catherine的人吧?
“不……不认识啊。”上官轻雪摇摇头,尽量让自己的目光迷茫些。
“嗯……”陈萧轻轻点头,好像在想着什么。
“陈老师……为什么感觉我会认识那个凯……凯什么老师呢?”上官轻雪小心地问道。
“可能是我太敏感了,”陈萧不好意思地笑笑,“你进门的时候像我施礼,行的是古典芭蕾的屈膝礼。在我认识的女舞者中,只有Catherine女士是向左点头的。这几乎已经成为她的标志,和她搭档的男舞者会自觉向右点头以示尊敬。”
“……”上官轻雪感觉一阵冷汗冒了出来。老院长对她影响太深了,包括这种施礼方式。在重生前的最后半年,她几乎每天上课前都这么行礼,几乎已经成了习惯。
“呃……本来应该向右偏头的,是我记混了。”上官轻雪道,“陈老师,基训马上开始,我要去了。”
“嗯,去吧。”陈萧侧身斜靠在讲台上,点点头。
上官轻雪拿起包裹,小步跑出教室,向练功房奔去。
“一字马……我来了。”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14 10:14:00 +0800 CST  
求回复,让我看到你们的身影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14 10:18:00 +0800 CST  
第六章:谢音
换好练功服走进中级班的女生练功房时,同学们还在乱糟糟的等着新老师到来。
……
“谁?谢老师?”一个红脸蛋的女生嘴巴张得可以塞下拳头,仿佛“谢老师”是什么要命的洪水猛兽,还是刚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那种。
“当然!”另一个女生骄傲地抬起下巴,很为自己的消息灵通自得。
“哦……天哪。相比谢魔王,我宁可让院长来训练我……”红脸蛋的女生沮丧道。
……
上官轻雪优雅地抬起右腿,把纤长的腿翘到把杆上,上身低伏,向腿倒去。
“嘶……”
上官轻雪感觉自己现在的表情肯定好不到哪去,估计比想象中最狰狞的表情还要龇牙咧嘴一些。
好疼!
韧带仿佛在被一万只蚂蚁噬咬,顺着疼痛的轮廓便能勾勒出腿的形状,上官轻雪感觉自己要死了。
功是骗不了人的,想要在退功严重的时候追上其它人,只有“撕”这一条路可走。
刚刚两个女孩的议论也被她听了个正着,作为“严师出高徒”党的忠实拥趸,上官轻雪巴不得老师越严越好。
而且,让现在软度四舍五入等于没有的她自己把自己压软,实在是太难为人了。
……
“笃笃笃。”开着的门被敲响了三声,嘈杂的练功房“呼”的一下安静了下来。
上官轻雪艰难地放下压酸的腿,站直身子等着那个传说中的“谢魔王”。
一个黑色卷发的中年妇女晃晃手中的点名册——刚刚就是这本硬皮的点名册让门响了三声。
“它一定会有敲在这群姑娘身上的时候。”上官轻雪想着。
中年妇女脚下一双白色运动鞋,身上是一套红色运动装,胸前左侧一个“中”,右侧一个“国”,大大地印在上面。
她的脸上看不出喜怒,板着脸,支着腿,一只手叉着腰,整个人看起来一副国家体操队总教练的样子。
“大家好,我是谢音。现在全体到把杆上压腿,半小时之后做开学验收。规矩你们是知道的,横竖叉二百一十度,不合格的去给隔壁男生跳舞看!”
“嚯!”上官轻雪眼见着墙壁四周的把杆上迅速架起一排腿,嘴角抽了抽。
谢音?文雅的名字。
可……可这也太狠了点吧?
前世从小受到的舞蹈教育,虽然严格,但无时无刻不散发着优雅和温柔的氛围。
每一位年轻老师都是从国内顶尖舞院聘用的高材生,她们的字典里从来没有“体罚学生”这一项。
至于去男生那里跳舞……
上官轻雪一个冷战,终止了自己的思考。
“你是上官轻雪?”谢音的声音。
发觉自己还站在把杆旁边发愣的女孩不好意思地扭头看着这位“谢魔王”。
“抱歉,老师……”
“没事。你的情况比较特殊,教理论课的陈老师刚刚已经跟我说了。”谢音道。
“……啥?”上官轻雪傻了。
“他说你大病初愈,就坚持来上课了,这次验收,你先不用参加了。不要紧,好孩子,退回去的功还能补回来,只不过你要多受不少苦。”谢音笑道。
陈萧,够意思!
上官轻雪忍住欢呼出来的冲动,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沮丧些。
“是,老师,我知道了……”
“嗯。上天不会亏待用功的孩子,你要加紧训练,我也会适当给你加一些被动训练的内容,知道了?”
“明白!不过,谢老师,跳舞给男生看这种事……”
“不光是咱们这个班,”谢音好像想起什么,翘起嘴角,好像要笑出来,“好多人练功不刻苦,所以院长就想出这么一条规矩来。
女孩怕丢人,本来又软,练功就练得可好了。男孩就不一样,院长把那边男孩的标准一下拉到两百度,疼得那帮小子龇牙咧嘴的。”
“也就是说,如果男生验收没有通过,也会来我们这边跳舞?”
“不止。”谢音笑出声了,“把你能想到最羞耻动作的羞耻度乘二,就是验收没通过的可怜孩子要在你们面前做的。”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15 19:31:00 +0800 CST  
来了√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15 19:34:00 +0800 CST  
听说被人点赞的时候应该多更一些。多谢给本文点赞的仙女们,照你们这个亚子我怕是要日更了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17 19:58:00 +0800 CST  
第七章:惩罚
“好吧,正好借这个机会向大家表扬一下上官轻雪同学,”谢音用赞许的眼神感谢徐丽提起这件事来。
“上官轻雪最近受过一场严重的风寒,如今大病初愈,便坚持前来上课,同学们,我们是不是应该学习这种迎难而上的精神?”
“是!”女孩们异口同声道。
掌声响起,徐丽怨恨的目光隐没在一片对上官轻雪的倾佩中。
上官轻雪有些不好意思。毕竟前身不爱练功,软度、控制力、爆发力都不强,如今自己重生,自然要让这具身体好起来。
开学验收占据了这堂课的主要时间,眼看快要下课了,练功房的门忽然被敲响。
“请进。”谢音喊道。
门开了,一个身姿颀长的中年男子带着三名男生走进练功房。
“院长!”谢音向男子招呼道。
男子一身中山装,发型与胡须梳得齐整,整个人透着一股干净的气息。
上官淳。老爹。
上官轻雪感到一阵庆幸。人到中年时,身材管理会很成问题,区级学校的校长,更是不乏大腹便便的油腻汉。
但从上官淳的身上,上官轻雪体会到了“自律”。有这样的人做重生一世的父亲,她很满意。
“谢老师,你们这没有不过关的?”上官淳左右打量了一下,奇怪道。
“全过了,小姑娘们都是好样的。”
“嗯,”上官淳点点头,“三年级两边惩罚了总共十二名学生,你这边没有的话,二年级不合格的就只有他们三个了。”
感受到一屋子女孩儿的目光,上官淳身边的三个男生羞的恨不得把脑袋塞进裤裆里。
“行了,”上官淳笑道,“让你们不好好练,规矩可是早就说好的。都准备好了?一会让谢老师给你们签上字,送到我的办公室去。”
上官淳转身离去,离开时还轻轻带上了门。
上官轻雪看见了宋终,他站在三个人的最左侧,全程没敢抬起过脸。
“你们要表演什么节目啊?”谢音笑着打趣道。女生们哄堂大笑,上官轻雪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我……们……”中间的男孩看看左右的兄弟,“我们受到的惩罚是束腰,穿着足尖鞋‘挥鞭转’九圈……”
“哇……”女生们拼命鼓起掌来。
束腰?足尖鞋?挥鞭转?男生?哈哈哈哈哈……
挥鞭转可是高级班,也就是三年级才刚刚涉猎的内容。“fouette”的噩梦之名,不是平白无故得出来的。
“行啊,帮帮他们,从旁边的储藏室取三双足尖鞋,还有束腰带,帮他们系上……”
离门近的几个女生飞快地取来东西,亲自上手用束腰带狠狠收紧男生们的腰,见腰被勒得细细的,男生们也快翻了白眼,这才“降尊纡贵”,“勉为其难”的给他们穿上足尖鞋。
“魔鬼啊!”一个男生哀嚎道。
“叫你不好好练功,活该!”女生杏眼一翻,又抓住束腰带狠狠地勒了勒,疼得他气都喘不上来了。
“开始吧。”谢音笑吟吟地看着三个男孩被折磨完毕,拿起一张纸准备签字。
男生穿足尖鞋站起来都困难,挥鞭转一圈就要掉小半条命。咬着牙将九个笨拙的挥鞭转转完之后,男生们一下倒在地上,说啥都起不来了。
“成。”谢音签过字,把纸递给他们,全班女生强忍着笑意,以注目礼目送三个瘸子离开战场。
“别笑,谁练功不勤奋,你们去男生堆里也好不到那儿去。”谢音轻松道。
“从今天起就算开学了,回家加紧练功,明天按时上课。从明天开始,一天不流一斤汗,别说是我谢音的学生!”
“是!”全班应喏道。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20 09:47:00 +0800 CST  
来人呐呐呐呐呐呐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20 09:48:00 +0800 CST  
第八章:苦练
回到家躺在柔软的床上,便是对一上午辛苦最好的报答。
如果说什么事情是上官轻雪始终难以割舍的,那一定是舞蹈……
和床。
“舒服……”上官轻雪翻个身,愉悦的眯着眼睛伸懒腰。
一会还要考虑练一下午的软度,所以,午休是必不可少的。
今天是开学报道,只有上午上课,下午是同学们在家休整和休息的过程。
上官轻雪不认为自己有休息的资本。虽然脑子里行云流水的动作纷繁复杂,但无论在软度还是在控制力上,她现在的身体都无法承受住这些高难度的动作。
“练!” 一觉醒来,精神抖擞的上官轻雪换上练功服,冲出房间,一把推开上官决房间的门。
“哥!我要练功,帮我压腿。”上官轻雪道。混熟了之后,她发现这个男孩子很好相处。
哥哥就哥哥吧,谁让我现在这么小呢?上官轻雪无奈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上官决坐在书桌前认真看书的样子很好看,但他疑惑地瞅着窗外的太阳,这个动作就让人很不爽了。
“怎么了?”上官轻雪问道。
“没事……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上官决挠挠头,“‘练功’能从你嘴里说出来,从小到大这是破天荒头一回……”
上官轻雪对前身的恶劣行为又有了更深的了解。
如果忍不住疼痛,再好的天赋也会泯然众人‘’而前身显然不是一个耐得住疼痛的女孩。
现在自己的条件还可以,三长一小一高,属于比较优秀的舞者身材,面容清秀,只是前身不好好打扮,老显得乱糟糟的。
上官轻雪不说话,拉着上官决就到了家里的练功房,一把将他按在了墙根旁边的椅子上。
“把杆……”上官轻雪将腿放在把杆上,髋部后坐,臀部放平,膝部挺直,脚尖回钩,上身用力向前移动,和腿成一条直线。
这点疼痛她还是可以忍受的……
一番全面科学的热身过后,上官轻雪拉过撕腿用的长凳,将左腿套进固定在凳子上的环里,右腿扬起,朝目瞪口呆的上官决晃了晃。
“别傻了,快来帮忙。”
上官决发誓,今天一天里妹妹给她的震撼比之前所有日子里加起来都多。
舞院的老师也要求热身,但他们教的热身动作乏善可陈,远远赶不上妹妹做的这般全面。
“哦,来了。”上官决反应过来,走到长凳跟前,“我要怎么帮你?”
“先振压三十次,再撕到极限保持一分钟,做十组。”
“呃……怎么算极限?”
“极限……就是……我喊出来吧。”
“好。这练功凳我从小就怕……你……你疼了就说,我轻些……”
“来吧。”上官轻雪微笑着鼓励道。
上官决点点头,双手搬着上官轻雪纤长的腿,向头部一下一下的振压着。
振压完毕后,再用力向她的脸上按去。
上官轻雪闭上眼睛,默默忍受着超越极限的痛苦。
为了变软,本小姐忍了……
上官决不可思议地看着手底下妹妹的腿渐渐贴到脸上。妹妹轻咬着嘴唇,双肩颤抖,可是终究,也没有喊出一声……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21 17:16:00 +0800 CST  
铺垫了八章,男主终于要出现了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21 17:19:00 +0800 CST  
第九章:省院来人
生活是一个不断跌倒,爬起的过程,如果有一次摔得太狠,为了爬起来就要付出成倍的努力,所付出的辛苦,也只有自己知道。
上官轻雪感觉这一个月过得生不如死。
自从发现妹妹很能忍痛,上官决便放心的每天加大度数,丝毫不顾上官轻雪横流的眼泪。
在练功上,宠妹妹等于害她。这是上官淳从小教育上官决的道理,上官决深信不疑。
惨痛的远远不止于此,谢音给她开的“小灶”也简直要命。挂在把杆上撕腰的时候,上官轻雪时隔多年再一次品尝到了窒息的味道。
大脑充血的感觉是憋闷的,纤腰一点点对折,她真的可以听到腰肢宁折不弯的怒吼。
一个月后,当上官轻雪的腰第一次被谢音狠狠地压成了对折,就连谢音也经不住微微动容。
“这天赋,不练柔术可惜了。”
十分钟后,松开腰的上官轻雪揉揉通红的脸颊,向谢音甜甜地笑了笑,一瘸一拐地离开了练功房。
练功房门口有人路过,看样子正在轻声交谈着什么。
低低的木制门槛在此刻仰之弥高,上官轻雪一个没注意,整个人被门槛绊得向前倒去。
“好累……”周日上午的“加餐”耗光了她的体力,她身在半空,脑子却始终没有动一下的意思。
“小心。”一个陌生的声音。
上官轻雪还没回过神,便被他扶住双肩将身体撑起来,在上官轻雪站稳的那一刻,又极有分寸地松开。
“谢谢……”上官轻雪艰难地笑笑,慢慢向家走去。
身体快要散架了,这时候就算玉皇大帝当面也休想让她多说一句话。
……
“怎么了?”练功房门外,林君逸望向身旁沉默的男孩。
“她练功很刻苦。”林江仙看着上官轻雪的身影渐渐走远,轻声道。
“哈哈哈,省院的练功狂魔还是第一次夸别人练功刻苦呢。”林君逸笑道。
“哥!”林江仙瞪了林君逸一眼,“我怎么就‘练功狂魔’了?”
“省院都公认了,还说不是?谁家男生能下二百三十度的叉?再看看这肌肉线条,啧啧。”林君逸摸摸林江仙线条匀称的手臂,临了,还掐了一把。
“哥,正事。”林江仙无奈道。
“不是已经敲定了吗?周一周二给汐河舞院开示范课,周三再回省院还赶得上初赛。汐河这里的训练强度低,教他们一些通行的进阶就好。”
“嗯。”林江仙点点头,俊美的脸庞上,星辰般的双眸望向上官轻雪远去的方向。
“训练强度……低?”
一时间,男孩实实在在的有些疑惑了。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23 09:14:00 +0800 CST  
【人设二:林家】
林江仙:林家次子,省舞蹈学院高材生,天赋卓绝,训练刻苦。心中唯有“练功”二字,直到那一天,一切变得有些不同了起来……
林君逸:林家长子,省院天才。
林渺儿:身体柔软,性格柔弱,在省军区艺术学校主修柔术。
林祈羽:林家三子,性格阴柔,嫉妒兄长,对妹妹残酷。

楼主 华泽安李智渊  发布于 2019-07-23 09:25:00 +0800 CST  

楼主:华泽安李智渊

字数:75424

发表时间:2019-07-03 03:0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3-01-20 23:08:17 +0800 CST

评论数:37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