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从开始到最后(枢零,原著向)

今天复习了下枢零同人MV,突然就想开坑了。大背景是原著,不过剧情需要,可能会有所延伸,比如十年前啊十年后啊都挺想写的,有些事件的时间顺序可能也会打乱,太较真的就别找纠结了。
更新不定,想写就写了。
关于坑不坑,=-=,我能说以前写过几次文,没到5000字就写不下去了,所以我也不卖萌说第一次写文了=。=。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1 21:24:00 +0800 CST  
“不是让你不要再来这里了!”棕发少年语气略带严厉的说道。
“对,对不起。”银发男孩委屈的撇着嘴,双手不按的绞着衣摆。
“哎——”棕发少年无奈的叹道“不是责怪你,夜晚对你来说太危险了”
“可是白天大哥哥不在。”银发男孩抬起头,紫罗兰色的瞳孔里还闪烁的泪光。
少年无力的拉过男孩,揉了揉男孩看似硬质实则柔软的银发。
或许,自己几天前就不应该管这个哭泣的男孩。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1 21:24:00 +0800 CST  
几天前,少年循着他追寻的吸血鬼的气息来到这座边缘森林,那是个专食幼孩鲜血的Level B,原是男爵的男人在自己的领土内大肆残杀人类幼孩,被长老院撤销男爵职位之后,逃离了长老院的控制。而那正是父亲给自己这次的任务,除掉吸血鬼族的败类。
那天月光很是明亮,而月光也是血族的力量源泉,被少年追逼的男人已经很久未进食,虽然血族不会因为没有进食而饿死,但是会因此力量衰退,最后陷入沉睡,这对一个在逃的犯人来说绝对不利。所以,少年推断犯人肯定会在今天行动。


少年是纯血种,是位于血族阶级统治顶端的存在,可是他太年轻了,力量也并不成熟,弱小的纯血种是吸血鬼们最上等的食粮。

少年做了最全面的部署,不会伤到自己分毫。想到一会儿任务结束后,自己就能美美的饱餐一顿。贵族的血,即使是纯血种也不是天天就能喝到的,何况自己还没有眷属,没有贵族能给自己献祭。少年舔了舔已经微露出来的獠牙,在月光下原本暗红的瞳孔闪耀着慑人的红光。


“呜呜,一缕,呜呜” 男孩的呜咽声传来。
少年暗叫糟了,犯人最喜的就是幼孩,这个在夜晚出来的孩子明显就是来做口粮的。


少年立马向声音来源奔去,原先的部署是以自己为饵,而现在有更加符合犯人口味而且更加方便的存在,犯人肯定会选择积存力量再来和我对战。


少年心思飞快的转着,改变了捕获计划,决定以男孩为饵,趁犯人吸食男孩血液的时候从背后偷袭。


少年很满意自己的计划,所以当犯人扑向男孩的时候,少年也蓄势准备在他进食的那刻发起攻击,右手的指甲已经暴涨到能直取心脏。


“啊”本是低着头兀自哭泣的男孩终于发现这边的动静,抬起了头,紫罗兰色的瞳孔中的泪光还未褪去又染上了恐惧的颜色,短短的叫了一声。


少年只觉在月光的映照下,那双瞳孔很是迷人,竟移不开目光。还未细想,自己背后竟传来一阵剧痛。


原来身体已先于大脑将男孩抱在怀中。那犯人也因感觉到少年这边的动静,已伸出利爪,毫不留情的袭来。


“真是美味啊,”犯人舔舐着利爪上的血。“没想到纯血种的味道竟然比幼孩还好,真是……太好了”
说罢,犯人再次袭来。


该死,少年骂道,低头看着罪魁祸首,罪魁祸首也正好看着他,少年一不小心就陷入了那无边的紫色,在那瞳孔中映出的狼狈的自己却又好像耳光,狠狠扇了自己一巴掌。从未如此难堪的少年皱起眉头,微微阖了阖眼,再睁开,眼瞳中红光涌动。
少年迅速地把男孩放在树下,然后蓄力,凭借树的反作用力以极快的速度向犯人冲去。双手的指甲都已暴涨,青筋突起,右手扇过犯人脸颊,带出血痕,虚晃一招,双腿夹住犯人脖子,略使巧劲,拗断了犯人的脖子。可是血族是一种即使全身骨头都碎掉也能慢慢愈合的怪物,少年只是为了歪曲犯人的视线,然后双手着地,用腿将犯人摔在地上。紧接着,左手插进了男人的胸膛,将犯人提了起来,一口咬上了男人的脖子。
贵族的血液也没有那么香甜啊。少年有些失望,只啜了一小口,便没了胃口,像垃圾一样扔掉了犯人。甩出犯人时,左手扯出了男人的整个心脏,毫不留情的捏碎了它,躺在地上的犯人最终露出惊恐的眼神,最后化为尘土。

“还不滚!”少年舔净手上的鲜血,并未看向身后男孩。
刚咬上犯人的时候就感觉到了背后的视线,不知为什么,自己没敢回头,只觉得嘴里的血液突然不再鲜美,明明自己由于失血,饥饿感越发强烈。
少年做了个吞咽的动作,想把饥饿感和另外一股无由来的感觉吞下去。
“大哥哥,你要吃我吗?”稚嫩的童声带着微微的颤抖。
少年猛然转头,不敢相信有白痴竟然问吸血鬼吃不吃他。可转身后看见的是紧握双拳,咬紧嘴唇,但是却直直盯着自己的银发男孩,好像做了什么很重要的决定,一脸的认真。
不知道为什么,少年突然想笑。一下子放松的结果就是少年脱力的跌坐在地上。
“大哥哥,你没事吧。”男孩竟然毫不迟疑的跑过来。
“你不怕我?”少年也不知自己为何为此问。
“妈妈说好人才会为了救别人而受伤,”男孩瞟了瞟少年的后背,被抓破的衣裳里是血淋淋的后背,男孩的眼眶有些湿。“所以大哥哥是好人。”
“可是我并不是人啊,”少年轻笑“你刚不是也看见了。”
“……”男孩并不知道为何回答,在男孩被授予的知识里,还没有被教导如果救人的不是人该怎么办这种问题。
看着男孩困惑的眼神,心情无端地变好了,伸手打算摸摸男孩的脑袋,但看着满手的血,自己犹豫着要不要把手放上去。
“啊,大哥哥,你背后的伤不要紧吗?”男孩不再纠结少年是不是人的问题了,抬起头紧张的问,正好看见了少年放在距他脑袋一公分的手。
少年有些尴尬,打算收回自己的手,自己并没有污染男孩的意思。
男孩却快于少年,两只软乎乎的手不知上哪儿来的力气,竟把少年的手按在了自己的头上。少年脸色略变,最终,男孩还是染上了自己的颜色。
男孩兀自笑着,“嘿嘿,大哥哥是不是要摸我脑袋,我也最喜欢别人摸我脑袋了。在家里我是哥哥,弟弟身体不好,要照顾弟弟,爸爸妈妈又很忙,经常不在家……”
“啊,一缕,大哥哥,我走了,弟弟一个人在家呢。”男孩自说自话,说罢就要走。
“慢着。”少年叫住男孩,抱起他,速度来到溪边。论脚程,某纯血种少年很有自信。
掏出带有家徽的手绢,那是树理妈妈亲自绣的,自己一直放在胸口,但是从未用过。
此时,少年毫不犹豫的沾湿手绢,然后一丝丝的擦净男孩的银发。
“你家在哪儿,哥哥带你回去。”语气是从未有过的温柔。
“啊,啊啊,”过快的速度让男孩还没有反应过来“沿着这条路一直走。啊,大哥哥好厉害。”
少年已洗净了双手,听到这话毫不留情的蹂躏着男孩的头发,然后抱起男孩向男孩家奔去。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1 21:25:00 +0800 CST  
唉——
少年再一次无力的叹气。
那天抱着男孩还未奔出树林,强烈的恶心感就袭来,少年第一反应就是附件有吸血鬼猎人,因为那种恶心感是吸血鬼猎人所特有的结界。


少年放下男孩,作出应战的准备,没想到男孩竟然说他家就在前面,指的方向正是恶心感的来源。


男孩还想拉着少年去他家休息,他还惦记着少年背后的伤势,自己拒绝了。天知道自己再走近一点就快吐出来了,头也晕的难受。


银发男孩惦记自己独自在家的弟弟,匆匆道别就跑回家了。


少年看着男孩走出树林的身影,也匆匆离开了那令人不舒服的地方,心里有着非常不好的预感。


所以当第二天男孩笑着告诉自己他的名字叫“锥生零”的时候,少年内心连糟糕了都懒得叫了,仿佛已经预料到的结果。


“那大哥哥的名字呢?”
预期中的问题,可是少年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不知道吸血鬼猎人家族是从多大开始教育孩子的,告诉他自己姓玖兰,你未来头号敌人?!
少年张口正想回答,男孩却说“大哥哥不想说就算了,大哥哥就是大哥哥,大哥哥知道我是零就好了。”
男孩等了太久没有得到答案,懂事的他意识到少年并不愿透露自己的姓名。
少年揉了揉男孩的头发,又觉得不够似得,把男孩抱了起来,在耳边轻轻道“我叫玖兰枢,不过我喜欢零叫我大哥哥。”


唉——
玖兰枢第一百零三次叹气。
本来完成任务的第二天自己的伤口就好了,应该回去了,可是一天又一天,自己还是没有走。
零很喜欢自己,这几天零说了很多话。
什么一缕就是他弟弟,可是一缕身体不好,很爱发烧,爸爸妈妈又不在,他总是怕一缕突然就没了所以那天才会偷偷跑出来哭。因为他是哥哥,不能让弟弟担心。
什么别人说他和弟弟是双生子,不吉利,所以他的爸爸妈妈只能搬来偏僻的这里,家里的其他亲戚也并不待见他们。


零说得越多,自己越不舍得走,可是昨天父亲那边来消息,说树理妈妈要生了,让自己速速回家。


“大哥哥!”银发男孩远远的向自己招手。
自那天呵斥了男孩不准在夜晚出门之后,玖兰和零达成共识,在太阳不烈的黄昏出来见面。
“零,我今晚便走了。”少年斟酌了多次应该如何开口,最后还是直接说了出来。
“大哥哥有急事?”男孩懂事的问。“还,还回来吗?”小小声的疑问
“恩,父亲让我回去。”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告诉男孩详情。“母亲快生了。”
“啊,大哥哥快有妹妹了!”惊喜的说道。
“为什么是妹妹?”疑惑
“因为零已经有弟弟了,零想要妹妹。”难得任性的发言
“那好像是我的妹妹,不是你的吧。”已经直接跳过为什么是妹妹的话题了……
“大哥哥的妹妹不能给我做妹妹吗?”
玖兰捏了捏零的脸,这是最近除了揉头发之外又增加的一项。
“我送你回家,大哥哥要走了。”
“那,不回来了吗?”执拗的问题。
抱起男孩,玖兰什么也没说,只一路奔着。
男孩也一句话没说,埋着头,不像以前一样总是笑着说厉害,跑的好快。
快到林子的出口,放下男孩,男孩没走,低着头。
玖兰蹲下身,“在零生日时候回来。”
抬起头,漂亮的紫眼中的伤心一扫而光,只剩下期许“真的?!”
“那零什么时候生日?”
“恩……,每次生日好像都在下雪,而且是第一场雪,应该是冬天第一场雪的时候。”
“冬天的第一场雪,大哥哥记住了。”
玖兰揉了揉零的头发,催着零赶紧回家,自己也迅速湮没在夜色中。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1 23:46:00 +0800 CST  
“父亲”
少年面前的男人和少年很神似,仿佛就是长大了的玖兰枢。
“你回来晚了。”男人并没有问少年关于追击犯人的事,他相信自己的儿子。
“是,路上耽搁了。”
“受伤了?”
这是唯一的解释,男人知道这次的任务有些棘手,Level B,仅次于纯血种之类的存在。但,少年是要立于金字塔顶端的存在,他不能弱于任何存在。这是王的责任和义务,否则无法保护自己要保护的人。
男人想到了自己的妻子,玖兰树理,那是自己发誓一生守护的存在,而现在,还有家人。
“去看看母亲,还有——”扬起嘴角,男人不再追问少年,少年和自己很像,能自己解决问题,也没打算继续说下去,重要的人还是让少年自己去见见吧。
“是。”


少年沿着幽深的楼梯,一步步下着,他的目的地是地下室,照不进月光更不见日光。空气中血腥味刺激着玖兰的感官。
树理妈妈是纯血种女性,这是很稀有且珍贵,只有纯血种和纯血种才能诞生下一代的纯血种,任何混杂都会影响血统的纯正。
纯血种女性的珍贵还在于无论男性是什么阶级,只有是和纯血种的女性孕育下一代,下一代都会是Level B,这在等级意识很强烈的血族社会中,无疑是一种例外。所以在血族历史上存在纯血种女性被抢走,并且被多人玷污的事件。这是一种血族历史上的耻辱,所以元老院和君王为了保护纯血种女性以及血统的纯正性,有了纯血种之间要通婚的政策。
然,仍有人觊觎着树理妈妈,那人是自己的伯父,玖兰李土。
玖兰枢并不明白为什么伯父会执着于自己的母亲,玖兰李土也是纯血种,他也有着纯血种的未婚妻,血统的问题根本不能解释。
树理妈妈会被藏在地下室也是因为防着伯父。父亲在得知母亲怀孕的时候,就开始着手准备让母亲躲在地下室,母亲也同意了。玖兰枢知道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父母亲怕伯父再次夺走他们的孩子。
玖兰枢听父母亲说自己刚出生不久就被伯父抱走了,虽然自己并没有印象。
好像是为了夺回自己,父亲极力弹劾伯父,动用一切能用力量将伯父撵下王座。王的命令在血族的社会里是绝对的,父亲上位的第一个命令就是逼迫伯父把自己交出去。这都是树理妈妈后来告诉自己的,事实上,自己并没有从出生到见到父母亲之前的记忆。记忆的起点就是树理妈妈抱着自己不断的哭泣,告诉自己是他是他们的儿子,而父亲站在母亲身后,像一座屏障更像保护伞。



“树理妈妈。”玖兰枢轻敲了房门,然后推门进入了地下室被灯光照亮的房间。
“枢,回来了啊。”棕色长发的女人躺在床上,怀里是一个睡得香甜的婴孩。女人示意少年走近一些。
“悠真是的,偏偏在这个时候派你去任务,枢都没看到妹妹的出生。”女人抱怨着,语气中却没有怨气。
“妹妹?”没想到真的是妹妹。
脑海中浮现出银发男孩任性的说“零想要妹妹”,想到这玖兰枢不知觉的笑起来。
咿咿呀呀
“啊,妹妹醒了,呵呵,可能是感觉到哥哥回来了。”
玖兰树理拉过少年,让少年的手碰碰婴孩。而婴孩也好像也感觉一样,抓住了玖兰枢的手指,咿咿呀呀兴奋的叫着。
“呵呵,妹妹很喜欢哥哥啊,不如枢来给妹妹起个名字吧,妹妹应该也会很开心的。”
玖兰树理很开心,自己的这个儿子出生不久就被玖兰李土夺走,自己和悠费了很多心血才找回他,虽然自己知道他已不是“他”,但是没关系,枢永远是自己的儿子。而从枢回来后,悠为了让枢尽早学会自保,频频给儿子派发任务,自己并没有履行多少母亲的责任,站在面前的少年过于早熟,很多时候自己都不知道要如何去疼爱他。而再次得知自己怀孕的消息,树理也曾困扰,一怕李土再次夺取自己的孩子,二怕这个孩子的到来会把枢和他们之间的距离拉得更开。
幸好他和悠决定生下这个孩子,树理幸运地想,枢看见妹妹笑了,而妹妹也很喜欢枢,让枢给妹妹起个名字,这样能拉近枢和他们的距离吧,树理这样想着。
“恩,啊?”少年疑惑的看着树理妈妈“我起名字吗?”
“是啊,枢哥哥起个名字吧。”
‘大哥哥’不知道为什么,听到枢哥哥这种称呼突然想到了那个银发男孩。枢哥哥啊,不知道零这样称呼自己是什么感觉。
玖兰枢再次笑了起来,‘零的生日每年都在下雪’,想起告别的时候自己告诉零他生日的时候会去见他,‘而且是第一场雪’,冬天的第一场雪。想象着在初雪中,银发少年及时冻得通红的脸颊仍执意等待着自己。
“yuki”枢下意识的念了出来。
“优姬(雪)?纯白无暇,天地间只剩下雪白的一切。”树理很满意这个名字。“优姬,哥哥很疼爱你啊。”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2 22:13:00 +0800 CST  
痛苦中,因为要准备和原著衔接了,目前正在翻看有回忆的部分,第一季第7集和第二季的第8集证在看,还有没有有小时候部分的集数的,只是一小个片段也行,有没有亲记得,回复给我吧,谢谢!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3 19:51:00 +0800 CST  
夜幕降临,这是血族觅食的时刻。
而这几日都呆在地下室陪树理妈妈和yuki的玖兰枢对于时间概念有些模糊,地下室的那个房间是没有窗户更没有自由令人窒息的地方,就好像棺木一样。
棺木?少年有些讶异自己会用棺木形容那个房间,那种感觉好似自己在棺木中沉睡了很久,可是自己记忆中从来没有在棺木里呆过,那是只有需要沉睡积蓄力量的血族以及个别有特殊癖好的才使用的。
“父亲。”少年这次会从地下室出来是因为父亲说有人需要他见一见。
“你好,枢君”
来人一头灰发随便的扎在后面,带着一副圆圆镜片的眼睛,衣服也不知道穿的是什么品位,总之,很土。
“枢,这是父亲的朋友,他叫……”
“啊啊,悠,自我介绍还是让我来吧”
玖兰枢皱眉,这人不但打断父亲的说话,还直呼父亲的名字。
“我叫黑主灰阎。”
黑主灰阎?!那不是以前很出名的吸血鬼猎人吗?自己记得好像三年前那个人就突然消失了,没想到会是年前这个看起来很傻的男人,不,看起来根本就像是主妇。
“悠,我这次来呢是有很重要的消息要告诉你。”灰发男人突然正色起来,此时的黑主看起来才有一点吸血鬼猎人的气势。
少年转身想走,觉得父亲他们应该要商量正事。
“枢,你也留下,玖兰家迟早你也要当家。”
玖兰悠出声叫住少年,便向黑主点了点头,示意灰发男人继续说。
“血液碇剂研制成功了。”说罢,灰发男人拿出一个小黑盒子,滑开拿出一粒像是白色药片的东西,放入了倒有白水的玻璃杯里。随着嗞啦嗞啦的声音,白色药片溶解了,透明的水变成了血色。
“给”灰发男人把玻璃杯递给了玖兰悠,玖兰悠接过杯子尝了一口,又把杯子递给了少年。
没有血液的芬芳,这是玖兰枢的第一个评价。
闭上眼,极不情愿的喝了一口。
一点都不香甜,这是玖兰枢的第二个评价。
睁开眼,正想把杯子递还给灰发男人,结果看见灰发男人站在离自己极近的位置,整张脸也都快凑了上来。即使隔着厚厚的镜片,仿佛也能看见男人极度期待的目光。
“枢君,怎么样啊。”灰发男人双手握在胸前,一副夸奖我吧的样子。
少年吞咽了一下,没说出不好喝的评价“勉强,勉强可以填饱肚子。”
玖兰枢没有撒谎,虽然不好喝,但是确实可以填饱,问题是明明有大把的人类鲜血可以喝,有哪个吸血鬼愿意喝这种味如嚼蜡的东西啊。
“啊,是吗,恩,那就说初步成功了哦,哈哈,我果然很厉害。”
“灰阎,你这三年都偷偷躲起来做这个啊。”看着友人自恋般的发言玖兰悠很无力,连忙打断道。
“不止哦,我还成立了黑主学院,现在我是理事长哦,我是不是很厉害啊,哈哈哈。”
玖兰悠很后悔自己问的问题,友人陷入更严重的自恋中了。
“啊,对了,怎么不见树理酱,这么大的好事我要和树理酱分享啊。”
玖兰枢低下头,虽然父亲说这个男人是他的朋友,但是yuki的事应该还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吧。
“我有女儿了。”还是玖兰悠先打破的沉默。
玖兰枢抬起头,没想到父亲如此轻易就把消息透露给原是吸血鬼猎人的灰发男人,少年震惊的望着父亲,只看到父亲点了点头,无声的说这个人可以信任。
玖兰枢转头看向男人,没想到男人比他们还紧张,四处巡查着有没有人窃听,还关上了门将窗帘也拉上了。
做完这一系列动作的男人才走回到房间。
“起名字没有啊~~~~~”
说错了,不是用走的,而是扑回了房间。
“yuki”玖兰枢回答道“玖兰yuki”
灰发男人撇撇嘴,好像还嘟囔着都不让他这个理事长来起名字。
“那汉字怎么写?”
汉字?当时自己想到了零,下意识的说出了雪的发音。
“她是作为公主降生的,我们玖兰也是纯血种家族的公主。”玖兰悠说道“灰阎,你还没见过我女儿,她是像树理一样温柔的天使。”
“温柔的公主(优しい姫),优姬(yuuki),读音和yuki也很像。”
“优姬,温柔的公主啊。”玖兰悠很满意,微笑着点了点头。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3 23:48:00 +0800 CST  
不知道有木有人等更新,但是还是负责任的说声,虽然明天周六,但是暂时今晚没法更了,关于小时候的回忆还有一段没找到,是师父为了保护零失去一只眼睛的那段,知道的人麻烦回复我一下,谢谢。再写下去肯定要涉及原著了,虽然应该还能甜蜜一大段。之前上传那段木有枢零部分,额,但是,其实也为了凸显枢很爱零做了铺垫,最迟明天晚上就能看见了,哈,哈哈。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00:54:00 +0800 CST  
一转眼到了冬天,优姬已经能能爬行了。
玖兰枢这段时间一直在地下室陪着妹妹。父母亲既然打算瞒着外界纯血公主的降生,以往的社交活动就仍然得出席,照顾优姬的责任很多时候就落在了玖兰枢的头上。
“咿咿呀呀,啊啊,yuki,yuki”
“不是yuki是优姬(yuuki)哦,优姬。”这几天优姬开始会说自己的名字,可是她老发音雪,玖兰枢每次都要纠正她。
——!疼。
手腕上传来疼痛,优姬用他小小的獠牙咬破了玖兰枢的手腕,鲜血流了出来。
一开始好像只是暴力的发泄,每次玖兰枢说是优姬不是雪的时候小女孩就会咬破他的皮肤,当时当鲜血流出来,就好像是被诱人的食物吸引一样,着迷的吮吸着甘露。
玖兰枢觉得妹妹有些奇怪,很多时候妹妹只是安静的坐在一边,安静的玩弄这小玩具,而有些时候,不如现在,就会吵闹起来,爬到自己身边。一开始只是咿咿呀呀叫个不停,后来会简单的发音了,也就最近,总会雪,雪,的叫着。玖兰枢觉得可能优姬在念自己的名字,因为他们老是优姬优姬的喊着小女孩,但是每次纠正她都会突然暴力起来,就像现在,咬破了自己的手腕吸食者献血。
‘大哥哥,你要吃我吗?’
可能是这几天被优姬吸食的有些失血过多吧,脑袋里突然冒出了那个银发男孩的声音。
如果现在那个男孩像上次那样对我说这么话,我肯定会毫不犹豫的咬下去吧。
感觉到手腕上的重量消失了,原来是优姬一头栽倒在地上。
喝饱了就睡,优姬还真是头小猪,不知道零那个时候是不是也是这样的。
‘大哥哥是不是要摸我脑袋,我也最喜欢别人摸我脑袋了。在家里我是哥哥,弟弟身体不好,要照顾弟弟,爸爸妈妈又很忙……’
零的声音又在脑袋里响起了,玖兰枢下意识的摸上了优姬的脑袋,揉了揉,优姬也好像感觉到了哥哥的触摸,用脑袋蹭了蹭玖兰枢的手掌。
轻笑出声,玖兰枢向后躺了下去,另一只手合住自己的眼帘。
“零。”
明明只能算是萍水相逢,不知为何却如此想念。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17:58:00 +0800 CST  
下一段 玖兰枢就要去见零了 =。= 大家肯定也猜到了 毕竟冬天了嘛=-=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18:00:00 +0800 CST  
而在边缘森林那边,零早在看见第一片雪花落在地上的时候就在他和枢总是碰面的地方等待着了。
“零,今天是你我的生日哦,妈妈做了零最爱的蔬菜汤哦。”晚饭的时候一缕把蔬菜汤端了上来,推到零的面前。“我有帮忙哦。”
零微微有些脸红,从几天前起零就盼望着今天的到来,你常常出去看天上有没有下雪,可是等啊等,到了现在都还没有下雪,以至于心神不宁的零根本忘记了生日是他和一缕的生日,不是他一个人的,一缕为他准备了自己最爱的蔬菜汤,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准备。
“啊,零是不是没有给我准备礼物啊。”一缕一下就了解了零的想法“恩,我要惩罚零,惩罚零今晚陪我一起睡觉。”
“一缕别胡闹!”妈妈轻声呵斥着。
一缕微微嘟着嘴,很不开心的样子。
“没关系的妈妈,我陪一缕一起睡。”说这话的时候零的眼神一直撇着窗外,看见还是没有要下雪的意思,心里想着今天是不是不会下雪了,见不到大哥哥了至少不能辜负一缕。
夜晚的时候,零如约和一缕一起睡,听见旁边均匀的呼吸声,零还是怎么都睡不着。
11点的钟声过了很久了,12点的钟声迟迟没来,零翻了个身,心里不知怎么的,觉得一定要在生日的今天见到大哥哥。
零起身下床,轻手轻脚地走到窗前,死命的盯着天空。
当第一片雪花落在地上的时候,零已经抑制不住自己了,飞快的船上外套和鞋子就冲了出去。
“铛铛铛”
此时12点的钟声刚刚响起,惊醒了睡着的一缕。
“零”一缕翻身用手臂去抱住零,就像往常一样,可是今天却扑了个空。
“零”一缕坐起身,试探地喊着,没有回应。他下床一个房间一个房间的找着,哪里都没有零,一种被背叛的感觉油然而生,当看见门口不见了的鞋子和外套时,这种感觉让一缕愤怒的无处发泄。
一缕也想追出去,可是刚打开门,冷空气袭来,外面白茫茫的漫天大雪。
“锥生家的小孩每次过生都会下雪呢!”
“可不是嘛,真是可怕的诅咒啊。”
“可不是嘛,真是讨厌。”
一缕的脑海里响起还未搬家前听到邻里的议论,迅速地关上了门。
我讨厌雪。一缕你呢喃道。可是零喜欢雪。
一缕背靠大门跌坐了下来,双手环抱膝盖,脑袋埋在臂弯里,很冷似得发着抖。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18:47:00 +0800 CST  
ORZ 我错了 我还没写到两人见面就先虐上了=-=可是情节需要 恩 真的是情节需要。马上,马上就是甜蜜的见面了=-=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18:48:00 +0800 CST  
“零!”
玖兰枢几乎是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到达了他们总是相约的场所,零也果然如自己想象一般在初雪中即使脸颊冻得通红也执意等着自己。
可是自己却没有当时想象中的那么高兴,或许应该说虽然有些高兴,但是更多的是心疼。
“大哥哥!”零也发现了玖兰枢,抬起头高兴地笑着,紫色瞳孔也像是紫水晶一样闪耀着。
“等了多久了?”玖兰枢摸着零的练剑,触手之处一片冰凉,让自己都舍不得捏了。
“没,没有等多久。”零否认道,可是冻得颤抖了的声音却出卖了他。
而这时玖兰枢也发现零虽然上身穿着厚厚的外套,可是下面却只着了一条薄睡裤,再仔细一看,零竟然袜子也没穿直接穿了鞋子就出门了。
唉——
玖兰枢发现自从认识面前的这位银发男孩,自己叹气的次数就成几何数上升。
玖兰枢解开风衣的扣子,将男孩抱在怀里,接着又脱下少年的鞋子,让少年的脚抵在自己的肚子上,而风衣就像是一个联系带一样,将玖兰枢和零包裹在了一起。
“啊,大哥哥。”零推拒着玖兰枢,“大哥哥你这样会冷的。”
“你不动风进不来就不冷了。”玖兰枢制止了零的乱动,并且暗自懊恼着自己出门急没有带围巾,不然连零冻得通红的脸颊也围起来。
以后出门一定要带围巾,玖兰枢下了决心。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19:19:00 +0800 CST  
“大哥哥,我们要去哪儿?”
感觉到从耳边呼啸而过的风声,零知道他们正移动着,可是自己的脑袋被玖兰枢按在他的肩膀上,虽然脸颊不会被冷风吹得难受了,但是自己也什么都看不到。
“不要说话。”
零乖乖闭了嘴,以为是自己说话让玖兰枢心烦讨厌了。
“风大。”不知道是不是感觉到了身上男孩突然失落的心理,玖兰枢补充道。
而银发男孩听到这句,不知道为什么脸红了起来,虽然自己被玖兰枢抱了个严实,几乎动不了,但是男孩还是极力地用脑袋蹭了蹭玖兰枢。
感觉到了男孩的小动作,玖兰枢莫名的觉得满足,紧了紧双手,把男孩抱得更紧。
‘这是重要的东西,这次一定要保护好。’心底仿佛有个声音说着。






“到了。”
面前的是座看起来很破旧的房子,玖兰枢推开门,熟门熟路的找到沙发,把零放在沙发上。
“别乱走。”
玖兰枢指了指零的光脚,然后便去生壁炉的火了。
“大哥哥,这是哪儿?”离开玖兰枢的怀抱零才觉得自己光着脚果然很冷,左右脚下意识的来回摩擦着。
“不知道”这是实话,这是玖兰枢又一次出任务偶然发现的地方,只是觉得这个地方很适合休息,所以以后只要是出任务如果顺路都会在这里休憩。
但是零明显不满意这个答案,可是又不知道怎么接话,不安地玩弄着自己的手指。
沉默,两人都没有说话,还是玖兰枢先打破了沉默。
“把鞋穿上,我带你四处看看。”
零听话的把脚伸进鞋里,和之前在雪地里已经冻得湿湿冷冷的鞋不同,鞋里已经被火烤的暖暖的,零只觉得一股暖流从下而上直流进心脏。
“大哥哥。”零湿了眼眶,紧紧抱住玖兰枢。
玖兰枢的一只手也搂抱住零,另一只手蹂躏着男孩的银色头发。
“零不是是哥哥吗,怎么这么爱哭啊,难道想让我抱啊?”玖兰枢开着玩笑,自己一般不会这么无聊,可是就想逗弄眼前的人儿。
“没,没有,大哥哥我们走吧。”零推开玖兰枢,跳下沙发,主动拉着玖兰枢的手。
“走吧。”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21:02:00 +0800 CST  
“大哥哥你对这里很熟悉?”
“我常来。”
零跟着玖兰枢参观了那座外表破旧的房子,零有些诧异的发现这种房子的内里却还是很干净整洁的,只是所有的房间都把窗帘都拉上了,而且在卧房根本就没有窗户。
“以前的主人是吸血鬼。”玖兰枢看出男孩的疑问,说道。
两人一直走到二楼的阳台上,视线突然开阔起来。
二楼的阳台往下望能看见一片田园,虽然由于下雪,视线并不是很清楚,但是还是能看清绿油油的一片。
“大哥哥,这是?花?”零很纳闷,一般来说房屋的后面是会种植花花草草的,但是下面的植物不像草但是也没有花,因为只能看见绿油油的叶子,即使在寒冬也没有死去迹象的叶子。
“是的,这是玫瑰花田。”这个花田是玖兰最想带零来的地方,这是玖兰偶然发现却又觉得很值得期待的地方。
“为什么没有花?也不像是谢掉了啊!”零问出心中的疑问。
“因为是十年才开一次的花啊。”
这是玖兰在这个以前的房屋主人书房里看见的记录,‘屋后种植着十年才开一次花的玫瑰,那是我和她一起种下的,许下了第一个十年的诺言,她笑着说玫瑰是多年生的,十年开一次的玫瑰就是代表许下了多个十年’。
玖兰几年前发现这里的时候,屋里已经没有吸血鬼的气息了,只有后院一直绿油油的叶子。玖兰觉得这是不错的休息场所而收拾房间的时候才发现房屋主人的记录,也才知道前主人是个吸血鬼。
“十年才开一次花啊……那要等多久才开呢?”零苦恼的想,这一片花田都开了应该很美吧。
“我三年前来的时候它们也没开,所以最多等七年。”玖兰摸了摸男孩的脑袋,觉得零苦恼的表情也很有趣。
“七年!”零惊讶出声。
“也有可能明年就开了。”
“啊,那,那我们明年也能可以来啊。”零开心的说道,一方面是想要看开花,另一方面是想到玖兰枢给的还会来看他的承诺。
“你想来,我们可以年年来,等到他花开。”花开了,花落,还有另外一个花开。
“可是万一七年才开,不小心没看见开花就花落了怎么办?”男孩又苦恼了起来,他想着自己都不到七岁,七年是多久他一点概念都没有。
“要是万一我没看见开花,大哥哥看见了可不可以用树脂把花封住送给我啊。”男孩想到了他和一缕去树林玩得时候偶尔会发现被树脂封住的昆虫,昆虫一动不动,就好像时间停留住了一样。他想用树脂封住鲜花也是可以的吧。
“不好。”玖兰枢想也没想就拒绝了,不只是一个七年,他记起房屋主人和他的恋人‘多个十年’的许诺。

“大哥哥。”玖兰枢的拒绝太直接,零有些委屈,不知道自己说错了什么,讨好的想去拉玖兰枢的手。
“如果这次没看见,下次还可以看,我可以年年带你来这里。”
玖兰枢补充的话语却让零像从地狱又到了天堂。
“零还记得我叫什么吗?”
“玖兰,玖兰枢。”
零刚叫出名字就感觉一个温热的东西在嘴唇上啄了一下。
“零叫我枢哥哥吧。”
然后零感觉到耳朵边痒痒的,玖兰枢在耳边轻轻说着话。
“枢,枢哥哥。”零听话的叫着,然后就听到了轻笑的声音。
“零去睡会吧,天快亮了,一会儿我把你送回去。”
“啊,哦。”零感觉到自己脸上热热的,被动的被玖兰枢拉着走进卧房。
“零,晚安。”
晚安吻轻落在额头,玖兰枢就出去了,留下零一个人呆了好久,后来实在敌不过睡意就睡了过去。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23:02:00 +0800 CST  
接下来终于要开始接原著的一部分了,明明说的是原著向,总有种一直在跑偏的感觉。OTZ 本来今晚就该写的接原著的部分,可是等到开写了又想到十年玫瑰的梗。写文不列提纲纯粹脑补的伤不起啊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4 23:33:00 +0800 CST  
“呼——”零悄悄地推开门,蹑手蹑脚的回答床上,被窝里面冰凉冰凉的,他呼了口气。
以往睡觉他和一缕都是面对面抱着睡觉的,零回到床上爬吵醒一缕所以只睡了床的侧面一点点,背对着一缕,所以没有发现不仅仅是他睡的那部分,整个床铺都是冰凉冰凉的,一缕也是在听到零开门的动静才速度回到床上的。更没有发现有一双和他相似的眼瞳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枢哥哥”
听见零呢喃的名字,一缕心中愤怒之火无法平息。我只有你,为什么你不能只有我。
一缕伸出手抱住零,身上的高热让零惊醒了。
“一缕,你发烧了!都怪今天天气太冷了。”
一缕没有告诉零他在门口等零等了一夜,自己这样的体质当然会发烧。
零连忙起身要去找药给一缕吃,还未走出房门,就听到一缕幽怨的声音传来。
“为什么,我们诞生时要分成两部分,好想和零合为一体出生啊。”
零低下头,不敢看一缕,一缕的话对他就好像指责一样。
“早知会变成这样半吊子的话,我……”
“抱歉”零打断一缕的话,飞身过去紧紧抱住一缕,不想让一缕再说出那个自怨自艾的话。
“好痛,撞到脑袋了。”可能是零跑过去的力道太大,一缕的头磕在了床头上。
“抱歉,一缕,对不起。”零紧紧抱住一缕,除了道歉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不管为什么,自己却是欠着一缕的。
“只不过稍微碰了一下,不用这样拼命道歉啦。”
一缕很清楚零是怎样的表情,却还是说了这样的话,只有在零因为自己而感到受伤的这个瞬间,自己才能体会到存在感,明明已经察觉到了,可是零……一直迁就着自己,虽然零也不知道怎么做还好。
自己只能伤害零吗,我也想让零快乐,让零只看见自己。一缕想着,他也想和零一起,无论是怎样的道路,可是零不再自由自己了。‘枢哥哥’,想起零刚刚甜蜜的呢喃,一缕也用劲回抱住零。零只能看着我。
感觉到了肩上的力道,知道一缕想安慰自己,他们是双生子,可是一缕却那么的脆弱。
一缕……我就算察觉到了一缕的想法,我能做什么,我应该怎么做呢,我不知道……
大家都说双生子有着心灵感应,或许是的,零能察觉到一缕的孤独和悲哀,即使自己小心呵护着,可是一缕太虚弱了。
一缕生来就体弱多病 多半……是自己的缘故。在母亲的体内,从一缕那儿夺走了什么,并占为己有——就像吸血鬼那样。零这样想着,自己就像罪人,剥夺了至亲人的健康。
“哎呀,一缕你果然睡在零的床上啊。”
早上了,母亲起来叫两个孩子起床,却没在一缕的房间找到一缕。
“零,你不能这么宠着一缕哦。”母亲伸手摸着零的脑袋。
“零昨天都答应了和我一起睡的。”一缕反驳着。
“好好,是妈妈忘记了。”
母亲怀抱住他们两人,温暖明明是平均分配的,可这却让零觉得罪恶。
不要这样,妈妈给我的温暖应该全部属于一缕,我是不应被人爱的零,我是罪人……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5 10:35:00 +0800 CST  
“父亲,你找我。”
玖兰枢刚回到家,还未多作休息就传来了敲门声,下人让少年去书房,他父亲找他。
“枢,过来。”座上的男人招手示意枢过去,递给玖兰枢一份名单还有一封署名黑主灰阎寄出的信。
“这是什么?”玖兰枢问父亲。
“枢,你说吸血鬼和人类共存可能吗?”男人没有回答,反问玖兰枢。
“我不知道,不过我希望可能。”玖兰枢想到了零。
吸血鬼和人类的鸿沟啊,要是没有该多好。
“不亏是我儿子。”玖兰悠摸着枢的头说道。“让我们父子努力实现它吧。”
说罢示意玖兰枢先看完信,而玖兰悠则起身去看望自己的妻子还有爱女。




‘悠,我知道当时你可能以为只是我的一句玩笑话,但是这么多年的争斗,不管是吸血鬼还是人类的牺牲都太多了,我也失去了重要的人,我想即使是不同种族也是能共存的啊。血液锭剂就是为此研发的,黑主学院也是为此存在的。’
信里还附有一副学院的平面图,很明显的看出学校在一座岛屿上,有两条通道。
‘我知道即使说是共存,也不能一下子让大家和睦共处,但是,人类是日行性而吸血鬼是夜行性,而学校我选择建在了岛屿上,这样只要管理的好两者并不会发生冲突。’
玖兰枢下意识点了点头,确实如果按照这样安排,虽然那么多吸血鬼和人类都集中在一起,但是睡觉和学习的时间都错开了,如果没人刻意逾越拿到鸿沟的话。
在一个地方学习啊——
玖兰枢想到了零,如果长大了的零和自己在一个学院读书,是不是就能常常相见呢。
‘这三年学院的日间部已经筹建好了,生源也很充足,夜间部那边……说起来算是不情之请,血族社会是很严厉的等级社会,上一阶级的命令就是绝对,所以想请令郎也能入学。作为流淌着王的血脉,如果令郎能够作为表率,下面层级的也不敢残害学院的人类。’
原来是这样啊,玖兰枢恍然大悟道,怪不得父亲让自己看这封信。
血液锭剂确实很难喝,但是如果是和零能在一个学院里……
玖兰枢笑起来,拿起信和名单找到了父亲。
“父亲,信我看过了,我决定入学,但是这名单是?”
“这名单是我罗列的,这是Level B中和你年龄相当的孩子,他们的家族也算是LevelB中有地位的。”玖兰悠解释道。
玖兰枢看了一眼名单,‘早园瑠佳,架院晓,蓝堂英……’
蓝堂英?好像就是那个拒绝和自己做朋友的,记忆里好像那个小孩说讨厌自己。另外两个好像自己见过,就在蓝堂英的家里。
‘远矢莉磨,支葵千里,一条拓麻。’
这三个人自己都没有见过,但是一条的姓……
“父亲,一条是?”玖兰枢出声询问。
“恩,是的,是元老院一条麻远的孙子。”
顿了顿,玖兰悠继续说道。
“你知道由于上上代玖兰当家的放权,血族社会的大部分权利集中到了元老院,虽然现在我们的命令表面上仍然听从,但是背地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样的。”
玖兰悠皱了皱眉,想起自己的哥哥玖兰李土,虽然当时元老院将玖兰李土收押,但总有不好的感觉。优姬的出生自己几乎是瞒着血族社会所有的人,除了防范着自己的哥哥,还防范着元老院。
“那接下来我们做什么?”玖兰枢明白了父亲的意图。
“你和我一起去拜访这些家族,你也需要左膀右臂吧。”
“好的。”
“去吧,好好休息几天我们就出发。”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5 12:29:00 +0800 CST  
楼主刚学会怎么艾特了,有木有需要艾特的,按个抓,最好是把自己昵称留下,我就直接复制粘贴就好了。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5 13:16:00 +0800 CST  
叫寂零雪的,我把你的回复帖子删掉了,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要发那种东西,如果你觉得文不好或者怎样你可以说,请不要发那种强制别人转发什么的东西。

楼主 睡梦中还醒着  发布于 2014-05-25 15:22:00 +0800 CST  

楼主:睡梦中还醒着

字数:129822

发表时间:2014-05-22 05: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4-08 17:05:42 +0800 CST

评论数:454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