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初见】婆娑泪(微虐慎入)

徐有容一生,只爱过一个人。
陈长生一生,也只爱过一个人。
她的身边,有秋山君,有父母,有他。
他的身边,有师傅和师兄,有白落衡有她。
他和她的一生,都不光只有彼此。
他走了,去了妖族的皇城…
她还在神都,为他艰苦奋战…
只是他没有念着她,她却一心想着他。
他在看星星,她在用属于自己的星星守护着他,只是,他,看不到;他也不知道,她在他五感尽失时,她为他流下的眼泪,对他深情的表白,和眉间温柔的一吻。
如果有一天,她忘了他,他会如何?
如果有一天,她不再守护着他,他会如何?
如果有一天,她累了,停下来了,他,又会如何?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0:38:00 +0800 CST  
第一章 失落
有容看着寻风鹤,发着呆,她只觉得心里空落落的,竟然没有勇气将寻风鹤放出去,手好像不听使唤,就这么定着,没有动作。
她眉头深皱,眼神黯淡无光,就像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要是轻轻碰一碰,就会倒下来似的。
她在寻风鹤上写了四个字:你还好吗。
其实,她还想说更多,千言万语,最后她只写了这么四个字,她把手无力地垂了下来,头仰起来看着天,眼眶却湿润了。
说她不担心,是假的,说她不因为长生被落落带走,不失落,也是假的。
但是,她知道,落落带走长生,对长生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只是,她失望的是自己不能陪在他身边。
她原本一心向着大道,却动了真情,哪怕承受着情力反噬之痛,她也想和陈长生在一起,她愿意为他抛下一切。
只是,她现在,连见都见不到他。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0:47:00 +0800 CST  
第二章 等待
有容感觉到背后的来人,转过身来,看到的是一袭白衣的秋山君,她将寻风鹤收了起来,有些警惕地看着秋山君。
“秋山君。”她不再唤他师兄,不再信任他,看他的眼神也多了些敌意。
“师妹,你又在想着陈长生吗?刚才看你背影如此落寞,是因为他吗?”秋山君将剑握得更紧了,他也有些气愤,他一心守护徐有容。
“秋山君,你还是我的师兄吗?还是那个为我去冰湖底采摘莲子的秋山师兄吗?”徐有容没有回答他,只是失望地看着秋山君。
“师妹,我当然还是你的师兄啊。”他不是听不懂徐有容的话,但他装作听不懂,他骗了他自己。
“是吗?”有容轻轻地挑起了眉,转过身去,不再看他。
秋山君没有再说话,徐有容的眼神仍旧望着蓝天,轻启唇:“秋山师兄”秋山君感到欣喜,她喊了他一次师兄,他现在的心情激动不已。
不知道是不是为了填补那份空虚感,她突然觉得,秋山君的等待,很累,她好像,莫名其妙的,也有了这种感觉。
她唤了他一声师兄,他很开心,可她,还是觉得好无力,她好想深深地睡一次,醒来了,说不定,就能见到她心心念念的长生了。
“师妹,谢谢你。”秋山君一直笑着,声音也很激动,他的话音唤回了徐有容的思绪,她回过神来,对秋山君说:“师兄,我也谢谢你。”谢谢你,让我突然明白,等待的爱情,真的很辛苦。
她看向秋山君,眼神满是无奈,可秋山君太高兴了,他没有注意到。
她希望,秋山君能够遇到更好的女孩,因为等待,真的太累了,真的不值得。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1:05:00 +0800 CST  
第三章 舞剑
长生此刻正在舞剑,落落崇拜的眼神在他身上从未离开过,她现在的表情就像个小姑娘,一点都没有平时的大大咧咧。
“师傅,别练了,歇会儿吧。”她用手帕帮长生擦着汗,腮帮子笑得都放不下来。
“落落,今天起得很早,看起来心情很好,有什么开心事吗?”他笑着看着落落,轻轻将她的手拿开了。
“没有啊,只是看着师傅现在能够舞剑,很开心而已。”落落没有将自己刚才犯花痴的样子告诉陈长生,她没那么傻。
“落落,不用为我担心,倒是你,很久没练了。”长生轻笑,点了点落落的额头,这个动作,让落落的心跳得更快了。
“那师傅,你赶紧教我练习吧。”落落急忙将手帕收起来,期待地看着陈长生。
“好,跟着练。”陈长生每做一个动作,落落就跟着做,她的眼神从未离开过陈长生。
陈长生舞着剑,但是看着这把剑,也觉得心里有点空缺的感觉,愣了好一会儿,又被落落唤了回来,“师傅,继续呀!”
长生点了点头,继续舞剑。
每个动作行如流水,落落看着陈长生这副帅气的样子,她做的动作都慢了半拍,她一个不注意,摔了一跤,长生急忙将她扶起来,无奈地看着她:“练剑要专心。”他拍了拍她的头。
落落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脖子,吐了吐舌头。
其实再差一点,他就能想起他的小容儿了。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1:17:00 +0800 CST  
第四章 散忆粉
秋山君满心欢喜地走在路上,他现在心情高涨,只因徐有容那别有深意的一声“师兄”。
“秋山君看起来心情很好嘛。”黑袍的现身着实让沉陷在欢喜中的秋山君受到了一点点的惊吓。
“黑袍,你又想做什么?”他下意识地握住剑柄,随时准备动手。
“秋山君,人族精英,只因徐有容的一声‘师兄’竟如此孩子气,你难道不希望,徐有容轻唤你‘秋山’吗?”黑袍的话让秋山君的心动摇了,是因为魔种吗?让他的野心变大了,他的确想让徐有容温柔地唤他“秋山”。
“秋山君,我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只要你将这瓶散忆粉让她服下,她便会忘记挚爱,相信我,她忘记的,一定是陈长生。”黑袍的手中多了一个白色的玉瓶,他递到了秋山君的面前。
秋山君看着这个瓶子,手不自觉从剑柄上放了下来,如果能让徐有容忘记陈长生,那代表他是有机会的,这么大的诱惑,他实在很难拒绝。
黑袍的目的很简单,如果徐有容忘记了陈长生,那要杀陈长生,隐患就少了不少,如果可以,他还想让徐有容归入魔族。
“秋山君,你要好好想想,徐有容要是忘记陈长生,那一直陪在她身边的你,不就是最佳人选吗?”他直接将玉瓶塞到秋山君的手里,秋山君下意识地握住,他没有拒绝,但他在犹豫。
他既想,又有些担心,他可是人族精英,他怎么能用这些卑鄙手段来蒙蔽徐有容呢。
黑袍露出嘲弄的眼神,秋山君也有些不知所措,黑袍的这瓶散忆粉对他来说,真的是非常重要,这是让徐有容回头看他的机会,他不会放弃。
越是这么想,体内魔气就肆意纵横,他瞳孔发出红光,魔性催使他想要对徐有容用这瓶散忆粉。
什么卑鄙手段,什么骄傲,通通都抛开了。
黑袍的面具下,是他阴险的笑容,这场游戏,越来越有趣了。
陈长生,你是个天才,只可惜,你是人族的天才。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1:35:00 +0800 CST  
第五章 反噬
徐有容正在调节气息,白日的伤感令她再受到反噬,她现在也在努力调养,这一次她受到的反噬,严重到让她吐了鲜血,上次用了许多真凤之血,然后又一直想着陈长生,她受到的反噬是之前的好几倍。
她调节时也能感受到体内气息的流动,很紊乱,对她而言,是大大的不利。
她被强制停了下来,体内的真气不允许她现在调养,她有些担心了,现在她连调养都成问题了吗?难道反噬已经让她失去自我疗愈的能力吗?
“难道,反噬已经严重至此了吗?”
秋山君端着一碗已经下了散忆粉的汤走到圣女峰顶,就看到徐有容被强行停止运功的情形,他急忙走过去,扶住徐有容,说:“师妹,你没事吧,怎么不能运功?”徐有容看着秋山君这么担心她的表情,没说话,抿了抿唇,转过头,没有和他对视。
看到他的动作,秋山君有些失落,他突然想起自己前来的目的,赶紧把汤端到徐有容面前。
“师妹,这碗汤可以调养气血,上次你失了那么多真凤之血,是该好好补一补了。”徐有容接过汤,轻轻地看了秋山君一眼,看着他认真的表情,点了点头,将汤喝了下。
“多谢秋山师兄。”她起身,转身就走,秋山君看着她的背影,笑了出来。
散忆粉很快就会起效了。
有容现在虚弱得很,说不定,散忆粉的药效会比他预想得更早。
想到这里,他心里倒有几分得意。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1:50:00 +0800 CST  
第六章 心里的伤
徐有容看着窗外的星空,又看了看放在床头的寻风鹤,其实,她一直在等,在等长生能够给她放来一个寻风鹤,那样她会很欣喜的,只是,她一直等的寻风鹤仍旧没见着影。
她低下头,心里失落感又重了些,已经好几天了,都没有长生的消息,是他还没好吗?不会,她相信落落一定会找到办法救长生。
她关上窗,轻轻靠着墙,长叹了口气,她在联想,联想长生是否也会像她这样想着自己。
她抬起手想碰一碰寻风鹤,手停到一半又放了下来,她轻轻地捋了捋发丝,坐在椅子上。
她今天受到了好几次的反噬,对长生的思念仍旧不减, 她真的很想知道长生现在过得怎么样。
应该会很好吧,妖族那里无人追杀,又有皇城的环境居住,落落又一直陪着陈长生,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她好矛盾,也不知道自己希不希望长生回到神都,如果他不回来就会很幸福的,那与其让他在神都过得如此辛苦,不如让他在妖族好好的生活。
她吹灭了蜡烛,躺在床榻上,闭上眼睛,眼泪却沿着脸颊,滑落到枕边。
夜色静好,散忆粉也在悄然蔓延。
这滴眼泪,会是她为陈长生流下的最后一滴眼泪吗?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2:04:00 +0800 CST  
我决定好了…不变~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7 22:50:00 +0800 CST  
第七章 遗忘
窗外射进一道阳光,刺痛了徐有容紧闭的双眸,她睁开眼,坐起身来,揉了揉发酸的脖子。
她依旧是曾经那副冰冷的样子,可以说,昨日那么伤感的她,是她在挂念陈长生,今日这么冰冷的她,还是南方圣女。
她换上圣女峰的服装,走出房门,细细地感受了一下阳光。
秋山君来得很巧,她如曾经那般,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师兄”。秋山君有些意外,他有些断断续续地说:“师妹,你…”徐有容疑惑地看着他,问:“师兄,怎么了?”
秋山君看着徐有容,此刻徐有容对他根本毫无防备,一定是散忆粉起了作用,想到这,秋山君轻笑出声,说:“没什么,师妹。”徐有容看着他,点了点头。
“秋山君,你找我来所为何事?”圣后一身金色华服,她背对着秋山君,说道。
“秋山恳请陛下让师妹解除天书碑禁闭。”秋山拱着手,弓着腰,对圣后说道。
“你希望她解禁?你不怕她去找陈长生吗?”圣后再一次试探了他。
“我相信师妹,圣后,您也相信她的吧。”秋山君暗自得意,圣后看他这样,挥了挥手,徐有容就这样出现在他俩面前,有容见了连忙行礼,圣后说了一句:“罢了。”让徐有容不明所以,但她不知道,这句话是说给她身后的秋山君听的。
秋山君欣喜若狂,急忙说:“秋山多谢陛下。”徐有容转过身来,说:“师兄,发生什么了?你和陛下说了些什么?”秋山君突然心生一计,如果陈长生见到现在的徐有容,那他就会死心,这样他就不会来纠缠徐有容,有容也不会想起来那些过去。
他笑着说:“陛下让我们前往妖族圣地拜访,白帝最近在妖族受到了魔族的侵扰。”徐有容点了点头,她说:“那我们即刻出发,妖族和人族向来和睦,此次魔族侵扰,必有阴谋。”
说罢,徐有容快步走出宫殿,秋山君也紧随其后。
他们俩一路没说几句话,秋山君却是时不时地看着徐有容,她变回来了,变成那个一心向道,一国家大事为主的圣女徐有容了。
“人族徐有容(秋山君)参见白帝殿下。”白帝看到徐有容甚是惊讶,他盯了她好一会儿,开口道:“你们来做什么?”
徐有容礼貌地回答:“妖族受到魔族侵扰,我和秋山君奉命来到妖族,抵御魔族。”她的理由让白帝诧异,她来,根本只字未提陈长生。
他让士兵将落落和长生带来,眼神看了看徐有容身旁的秋山君,果真是真龙真凤,站在一起都会觉得如此相配。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8 06:57:00 +0800 CST  
第八章 绝情
“什么,有容来到这里了,请快带我前去。”陈长生听了激动不已,落落虽有些失落,但还是笑着说:“徐姐姐来了?!”陈长生紧紧跟着士兵,他真的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徐有容,想要将她拥入怀中。
他一踏进门,却有些僵住了,原来她身旁还有秋山君和她一起,白帝说:“徐有容你转过身去。”徐有容点了点头,转过身,看到的是曾经百般思念,现在一副新面孔的陈长生。
陈长生走近她,满脸的笑意,在他和有容仅半米距离时,徐有容往后退了一步,陈长生的手,一下子落了空。
他疑惑地看向她,只见秋山君在她耳畔说了些什么,她便用淡漠的声音说:“徐有容,见过国教学院院长陈长生。”她对他用了敬语,整个动作神情都带着疏离,落落看着十分着急,她连忙走向前去。
“徐姐姐,你为什么这样和师傅说话?你可是我的师娘啊!”或许是不忍看到陈长生伤心,她脱口而出就是师娘。
“落落殿下,我和您的师傅素未谋面,又何来感情一谈?”看着徐有容,秋山君得意了起来,他不说话,是为了让徐有容好好地“对待”一下陈长生。
“怎么会呢!你们同生共死,还用自己换我师傅,保护我师傅!”落落的话让徐有容有些惊愕,她看了一眼陈长生,却从记忆中怎么也想不起来这个人。
“容儿。”他温柔地呼唤让她的心抽动了一下,他此刻很落寞,她看出来了,她情不自禁地回了一声:“嗯。”
听到她的回应,陈长生很开心。
“落落殿下,我一心向大道,不能有儿女私情,否则我就会受到情力的反噬,你能明白吗?”徐有容说了,她一心向道,她这话一出,傻子都听的出来她要断了和陈长生的情,一旁的士兵都听得难受。
这么绝情的人族圣女,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容儿,你怎么了?你都忘了吗?我们在周园共患难,在魔族境内谈心,我们经历了那么多,你为什么,忘了呢?”陈长生看向她身旁的秋山君,他问:“秋山君,你能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入魔了,对容儿做了些什么?”
他不再如以前,他已经完全不信任秋山君了。
“陈长生,你不要血口喷人,我需要做什么?师妹既然忘了你你就不要纠缠她,让她一心向大道。”秋山君一副正气的样子,在长生眼里就是虚伪。
“容儿,相信我。”长生的眼神直直地看着徐有容,他真的希望徐有容能够说出他想要的答案,但是…徐有容没有回答他,空气瞬间凝固起来,整个宫殿,一片寂寥。
“徐姐姐…”落落看着长生落魄的模样,心里也不由得跟着一起难过。
“行了行了,赶快给这两位人族精英安排住处,落落,退下。”白帝打破了这一场沉寂,徐有容和秋山君直接离去,长生怔在原地,落落拉住陈长生的手臂,可陈长生的眼神却是一直看着徐有容的背影。
我的小容儿,你为什么忘了我呢?为什么偏偏忘了我呢?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我很爱你,我也没来得及带你去见师傅,我还没有让你成为我的妻子,可是,你,已经忘了过去的一切……
“师傅,你别担心,徐姐姐她肯定是被秋山君下了药!你别被骗了!”落落急忙安慰长生,长生轻轻推开落落的手,落魄地走出大殿,他的身影,一摇一晃的,好似绝望。
陈长生,你现在,能明白那种被遗忘的感觉了吗?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8 17:39:00 +0800 CST  
第八章 故事
“师兄,我在想,刚才陈长生说我和他相识,可有此事?”徐有容转身,看着秋山君,她问道。
“你我二人都见过他几面而已,师妹你也别多想。”秋山君再一次欺骗了徐有容,一步错,步步错。
“嗯,多谢师兄。”徐有容不再多想,记忆中所没有的她不去想,也不会怀疑,至少,她现在无法怀疑真假。
“师妹,这些天你可能都会遇见陈长生,如果他像今日那般你千万不要上课他的当,他是魔族奸细,你我不动手完全是看在白帝的面上。”其实秋山君不动手,是因为他想看到陈长生被徐有容的冷漠伤到的模样。
“嗯,我自然明白,他身旁一直有落落殿下,白帝也似乎很倾向他,要是在此时抓人,恐怕有些难。”徐有容说。
“陈长生有如此强大的后盾,只怕你我二人还无法确保能将他带回神都,我们静观其变吧。”秋山君难得不伤害陈长生。
徐有容皱了皱眉,她觉得静观其变并不是好方法,但她很想弄清楚陈长生的那一番话,她和他的渊源有多深呢?看陈长生那副急切的样子,是发自内心的,不太像伪装出来的。
她想弄个明白,对秋山君说:“师兄,这一路劳累,你先休息,我去走走,散散心。”秋山君有些犹豫,最后还是听徐有容的,自己先去休息。
徐有容在花园里慢慢地散着步,就看到陈长生一个人靠着柱子,望着天,背影十分落寞。
“陈长生?”徐有容轻轻地走到他身后,不知道是他的思绪飘的太远,还是她的脚步太轻,他没有察觉到身后人儿的到来。
徐有容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肩,他好似受到了惊吓,看向来人,发现徐有容,整个表情都亮了,“容…徐姑娘。”他这么称呼她,是因为他希望一切可以重头开始,即便她忘了他,但他愿意让徐有容重新爱上他,或是记起他。
“陈长生,你为何一人在此地?落落殿下呢?”徐有容轻轻点了点头,表示认同他的称呼。
“徐姑娘,我能给你讲一个故事吗?”陈长生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用十分期待的眼神看着徐有容,期待下还有一份深情。
“洗耳恭听。”这句话,似曾相识,他们当时的“一日三见”,她也说过这句话。
“从前,有一个女孩,她与一个小男孩是青梅竹马,一起吹埙,一起烤鱼,一起玩耍,有一天,女孩走了,男孩去找她,可女孩说她要断情绝欲,不会和男孩在一起。”徐有容听到一半,说了一句话,“这个女孩,很无情。”
陈长生轻笑,你是在说自己吗?
他继续说:“女孩为了弥补,与他生死相依的时候动了真情,两人好不容易在一起,男孩却背负了一个污名,女孩为他付出性命,愿意为了男孩,与天下人为敌,哪怕被囚禁,她也甘愿。”
徐有容听的愣了,不知道是他讲的太栩栩如生,还是她进入故事太深,她觉得好真实,却不怀疑,说的是她和陈长生。
陈长生抿了抿唇,酝酿了一下,眼神更是柔情了,他继续说:“那个女孩是一只天上的凤凰,那个男孩,是一个学院的院长。”
徐有容有些无措,他说的是自己,但她却没有印象,她与他就这么互相看着对方,谁都没有说话。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8 20:51:00 +0800 CST  
第九章 错过
徐有容先开口打破了沉寂,:“你说的是谁?”她刻意躲避,因为她不想回答他,她与他之间,终是被散忆粉隔开了。
他有些失落,愣了好一会儿,把头仰了起来,他第一次觉得这么失落,第一次觉得心这么痛苦,好像整颗心都被揪了起来。
“我也不知道是谁,你就当,是个我瞎编的故事吧。”陈长生没有多说,多说无益,他知道。
“你的故事很动听。”徐有容不怎么会夸人,她夸故事,也在夸陈长生的文采,她觉得,自己其实很欣赏陈长生,但他毕竟是秋山师兄口中的“奸细”,也是圣后说要除掉的人。
“谢谢。”要是以前的他,听到徐有容的称赞,会很开心,现在,他却觉得徐有容的这句话深深地刺伤了他。
其实,他没有留意。
徐有容经常夸他,所以他有时会平淡的回应,现在,他觉得好像以后都无法再奢求到她的夸赞了,偏偏他需要的时候,她却不会再夸他了。
“徐姑娘,你很美。”陈长生真心实意地夸赞,可惜,以前的徐有容会脸红,会因为他的话而感到害羞,但现在,她却是礼貌地对他表示谢意。
“谢谢。”她没有回夸,她懂礼节,但她却不能够好好地夸这位所谓的“奸细”,她不相信他,仅仅是因为这一场虚有的罪名。
“不用谢,我说的是实话。”沉默了好久,徐有容转头看向蓝天,陈长生也顺着她的眼神,一起看向蓝天。
其实,他想陪她看每个日出,每个日落,每个夜晚,蓝天、雨水、飞雪、星辰……
曾经,是她比他更想,现在,是他比她更想。
他曾与落落一起看流星雨,却没有和有容一起看过星星;他曾与落落一起看书,却没有和有容一起看书;他曾与落落一起练剑,却没有和有容一起练剑……
现在数一数,他曾经错过了多少她所期待,错过了多少次美好。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8 21:16:00 +0800 CST  
第十章 吃醋
“师妹,陈长生?”秋山君一来,就打破了原本美好的气氛,徐有容见到来者,恭恭敬敬地喊了一声:“师兄。”
陈长生看着面前的女子已经背对着自己,心里难免有些失落,他只觉得心里酸酸的,这就叫吃醋吗?
看到自己的小容儿和秋山君如此靠近,他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听到真龙真凤的相配,他会觉得心慌;感觉到小容儿的冷淡,他会心痛……
他这么想,又哪里会知道徐有容曾经也是这样的呢。
她看到落落与他的亲昵,心里也多少有些难受,但她宽心接受,她也没有将陈长生绑在自己的身边,但她的好,懂的人却少之又少,甚至是陈长生。
“师兄来找我,所为何事?”徐有容问。
“哦,师妹,我只是提醒你,小心一点。”说话时,还看着陈长生,那眼神满是挑衅。
陈长生皱了皱眉,看了一眼没有任何波动的徐有容,说:“是啊,容儿姑娘的确需要注意一下,她身边的奸细。”徐姑娘变成了容儿姑娘,徐有容听了转头看了他一眼,她也有些讶异。
很明显,陈长生在刻意地宣示着主权,秋山君从来没有喊过的称呼,他可以随口而来,徐有容也没有说不可以。
秋山君很气,他轻哼一声,对徐有容说:“那师妹,你要不要先去休息?”
“不用了,我还有话,要问陈长生,师兄,你先回吧。”看着徐有容下了“驱逐令”,秋山君也不好意思留下,他说“那师妹你小心点。”语罢,转身离开。
看到秋山君走远,徐有容和陈长生都很默契地将眼神转移到对方身上。
“容儿姑娘,你还有什么话要问我吗?”陈长生心里有些欣喜,徐有容对秋山君的拒绝真的很直接,直接将他排除在外。
“你和我,认识吗?”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19 22:23:00 +0800 CST  
今天楼主我摔了个狗啃泥…整个小腿废了…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0 18:28: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曾经
徐有容这么一问,陈长生愣住了,他该说认识吗?还是应该让一切重新开始呢?
“嗯?”徐有容仍旧追问着陈长生,陈长生也有些不知所措,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他想了想,回答道:“认识。”
“那为何,我,毫无印象?”徐有容觉得陈长生不像在说谎,但她真的想不起来。
“没印象没关系,只要现在可以拥有记忆就好,不是吗?”陈长生轻笑着,他在告诉自己,没关系,他可以让徐有容再次爱上他。
他总是这么自信,也没考虑过有容会拒绝,他对他们的感情,很有信心。
“是吗?”徐有容不再多问,她转过头,看着这满园桃花,她莫名有些失落?
因为这里,曾经落落为陈长生擦汗,这里曾经有他和落落一起练剑时的痕迹。
也难怪,那种失落的感觉仍然存在。
可她从头到尾都不知道,能说她是被蒙在鼓里的吗?还是说,她被欺骗,却无人可以诉于事实。
谁经过她的允许了吗?谁经过她的允许来欺骗她了吗?谁经过她的允许可以将一切都瞒着她吗?没有,但她,却什么都不知道。
她可以接受,已经是她曾经的默许,可她现在,却不明她要允许些什么?
如果能有一个人,将她从牢笼中解救出来,她一定会感激那个人的,她被禁锢了,她只觉得好痛苦。
她的幻想里,曾有一双手,曾经是陈长生的手,现在呢?会是谁的手?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0 22:24:00 +0800 CST  
我不说假话,我真的好想换一个男二(不原创)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0 23:06:00 +0800 CST  
要是换个剧中的男二,谁能给我引荐一下吗?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0 23:29:00 +0800 CST  
我也觉得寒食好适合~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0 23:40: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曾多情,再绝情
“容儿姑娘,你介意我,唤你有容吗?”长生不想与她如此生疏,不是他不懂礼节,而是他无法与徐有容有这么深的隔阂,连名字都带敬语。
“你若觉得顺心,当然可以。”徐有容点了点头,走向一颗桃花树,她轻轻地抚摸着桃花的花瓣,心里突然百感交集。
桃花的香气确醉人心,但她那有点麻木的心,却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有容,你在看什么?”在她徐有容面前,陈长生毫不保留自己的感情,称呼一下子就改了。
“没有,我什么都没想。”徐有容轻叹了一口气,直接离开,不再和陈长生多待,她觉得,自己需要冷静一下,每当看到陈长生,心里就会麻麻的,也不知道是不是努力回忆的原因。
陈长生看着徐有容远去的背影,丝毫没有注意到藏在柱子后的粉红身影……
落落看到了一切,看到了陈长生对徐有容流露的爱意,看到了陈长生对有容宣示主权的过程,还看到了他们的两情相悦……
虽然徐有容失去了与陈长生的美好回忆,但他们,总会给人一种恋人的美好感觉,这就是专属于陈长生和徐有容的爱情。
落落悄悄地走开,她的眼神空洞,无力地向前走着。
“师傅,你那么爱徐姐姐,她却什么都忘了,要是落落也失去了记忆,你会不会也像这般呵护我呢?”
徐有容曾多情,但她现如今却如此绝情,因为她也累了,因为她也发现绝情,对她而言,是一种虚假的“解脱”。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1 01:12: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苟寒食
秋山君回到住所,一个人在喝着茶,正当他心有不甘,魔气在他体内横冲直撞的时候,莫雨竟送来了一份飞鸽传书,秋山君立马回过神来,打开纸条,上面写着:速速进宫面圣,要事相告!我会再派人前往妖族协助有容。
“要事?”他要是走了,那徐有容就能和陈长生独处了,不行,这样绝对不可以,但如果他现在违抗圣后的命令,那目的就实在太明显了,一定会惹人怀疑。
秋山君思索片刻,还是觉得让圣后信任他最重要,所以他拿起剑就往外走。
他敲了敲徐有容房门,听到徐有容说的“请进”后,才打开房门,他走进来,对徐有容说:“师妹,圣后让我回宫,说是有要事,我得先回去,莫雨说会再派人来协助你,你一定要小心,尤其是陈长生…”秋山君话还没说完,徐有容就打断了他的话。
“师兄,我会多加小心的。”徐有容接话。
“好,那师妹,我就要先离开了。”秋山君稍微沉默了一下,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直接离开,在门外,他还看了一眼徐有容。
徐有容点了点头,示意他不用担心。
这时,离山剑宗……
“什么?二师兄要去妖族?”七间和苟寒食接到圣旨的时候惊讶不已,苟寒食也有些不知所措,他也是第一次前往别的种族地域。
“七间,如果我前往妖族,那你一定要好好督促师弟们,关师弟不在了,就靠你了。”苟寒食把圣旨放在桌上,认真地对七间说。
“我一定会的,只是,二师兄,你要多加小心啊。”七间不光担心苟寒食,她知道陈长生在妖族,所以,她也在担心苟寒食见到陈长生的反应。
“七间,我要即刻动身前往妖族,在我回来之前,你一定要让师弟们每天好好练剑,不可偷工减料。”苟寒食说完,七间就回过神来。
“是!二师兄,你放心去吧,我会好好看着的。”七间笑得很灿烂,苟寒食的嘴角也勾起了一丝好看的弧度。

楼主 姐妹情赢过天  发布于 2017-05-21 09:51:00 +0800 CST  

楼主:姐妹情赢过天

字数:29029

发表时间:2017-05-18 04: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18 10:41:22 +0800 CST

评论数:125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