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丁香结 双性bg

男主双性,电竞选手,微虐腰腹,有痛经梗
女主正常妹子
应该是甜宠文,女宠男
偏女攻,慎入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00:53:00 +0800 CST  
【第一次在这吧发文,之前我是混海棠的,不过我看了下,吧里也有好几篇bg的双性,应该能接受吧?放心,我会控制自己少开车的。缘更,比较慢热。】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00:55:00 +0800 CST  

千叶是在小区入口处的超市见到那个男人的。
个子挺高,穿着普通的连帽卫衣和牛仔裤,脸上还戴了黑色纯棉口罩,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略显狭长的凤眼。
这大热天的还戴口罩?千叶不禁多看了那人几眼,猜测自己是不是遇到了什么明星——毕竟那眉眼看起来挺漂亮,可她平时很少看剧,对追星也没什么兴趣,因此很快就移开了视线,开始按照清单采购起来。
千叶有个特殊的癖好,或许是强迫症作怪,她每次前往超市,都要提前写一张购物清单,严格按照排列顺序往购物车里放东西,即便中途路过某件商品,她也一定要等到合适的时机——如果临时决定要买某样东西,千叶也会先在清单上写下,并且添加在最后。比如这次,她突然想到家里的牛奶快喝完了,又推着小车绕回了乳制品区,再次碰到了那个男人。
他站在货架边,对面是个穿红色制服的工作人员,千叶走近的时候隐约听见了他们的谈话。
“……这款牛奶因为上月销量很低,经理就没安排进货……”
千叶偏头看了看那处的小广告牌,花体的英文字母龙飞凤舞,她记得这是一个很小众的品牌,由于甜度过高受众人群少,她曾经尝试过一次,只喝了一口就怀疑人生。
太腻了。
那种甜到发苦的味道,她现在回想起来,还感到舌头发麻……
“好吧,谢谢了。”
那人的声音有些低哑,闷在口罩后面有些含糊不清,又带着显而易见的失落,让千叶联想到耷拉着耳朵的小动物,心底不自觉软了一下。
她知道还有另一个牌子的牛奶也特别甜,犹豫着要不要推荐,却见他很干脆地转身走了,从背后看过去,腰细腿长,是她喜欢的类型。
有亿点点心动。
千叶想了想,没追上去。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00:59:00 +0800 CST  

“小叶子,你最近来得很勤嘛?”说话的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女子,经营了小区里唯一一家棋牌室,隔壁又有健身房和广场,算得上是人流量最高的地方。
“嗯……家里待着有点闷。”千叶有些敷衍地答道,扫视一圈周围,几乎全是上了年纪的老大爷,她幽幽叹了口气,趴在桌上思考人生。
这都一个多星期了,她每天在小区里溜达好几圈,又踩着时间点去超市,居然一次也没偶遇上那天的男人,难不成他宅在家里从不出门的吗?
千叶现在十分后悔,上次在超市没敢搭话。原本她也没怎么放在心上,只当碰见个合眼缘的异性,隔几天就忘了那种——结果当晚她就做了个社情的梦。
第一次还能解释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即使是白天,那个清瘦的背影也时不时浮现在她脑子里……这下千叶就纳闷了,区区一个男人,脸都没露,竟然能让她惦记到这份上?
“李阿姨,问您个事儿呗。”千叶有气无力地瘫在桌上,脸颊贴着冰凉的玻璃有些变形。
“啥事儿?”李阿姨也在她边上坐下了,眼里闪着浓浓的八卦之光,“小叶子,你是不是看上谁家小伙子了?”
“是啊。”千叶很自然地承认了,问道:“我们小区里,是不是有个男的,二十多岁,皮肤很白,经常戴口罩的?”
“你是说小黎啊?他就住我对门。”或许是这个特征太明显了,李阿姨瞬间就反应了过来,但她的表情有点微妙,压低了声音问:“小叶子,你真看上他了?”
“……他怎么了?”
“哎,我听我儿子说,那人专职打游戏的,也没个正经工作……”李阿姨面上有些嫌弃,在她这个年纪的人看来,打游戏就是不务正业,没得洗。
千叶沉思几秒,她对电竞圈一无所知,玩过的游戏只有消消乐和水管工,顿时感觉前路渺茫。
并且李阿姨又给了她会心一击。
“而且他很少回家的,也不知道在外面干什么,差不多半个月才回来一次,待两天就走,你可得擦亮眼咯!”李阿姨语重心长地劝着千叶,生怕她掉进小黎的池塘。
“呃……谢谢阿姨。”千叶插不上话,只能弱弱道谢,临走前还在李阿姨“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中问了那人的名字。
“黎棠,海棠的棠。”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02:29:00 +0800 CST  

千叶觉得,她跟时代好像有点脱节。
下载了几款目前很火的端游手游,她玩得一脸懵逼,磕磕绊绊过了新手教程,随便点开一局匹配就是0-20-0,躺尸的时间占了整局游戏的三分之二,不仅被队友喷,连对面都嫌她太坑点了举报,体验感极差。
或许这就是代沟吧。
她放下手机,结完账离开了咖啡厅,心里的两只小人还在交战,代表放弃的那一方稳占上风,等她走到公寓楼底,举着“坚持”牌子的那方已经就剩小火苗了。
说起来他们也不是毫无缘分,千叶住在806,恰好在他楼下,也不知道是不是房子隔音太好,她从没在天花板上听见声音,好几个月了一直安静地像空屋。
站在电梯前,千叶按下了按钮,可过了好一会儿,显示屏上还是红色的“19”一动不动。
好像是坏了?
她给物业打了个电话,那边通知说电梯正在维修,还需要十多分钟,千叶没打算等,八楼也不高,她决定走楼梯。
楼道里安安静静的,毕竟是工作日的白天,千叶这样的闲人是少数。她轻快地爬上了三楼,听见上面有窸窸窣窣的声响,千叶有些好奇的加快了脚步,在五楼的转角处看见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背影。
他倚着扶手,半个身体几乎探出了栏杆外,摇摇晃晃的,像是下一秒就要摔倒。
“黎棠!”
千叶下意识喊了一声,长腿一跨迈过几级台阶冲了过去,恰好接住了他差点滚落的身体。她发现,这人瘦得可以,腰上没什么肉,肩膀也比一般人窄一些,能让她轻轻松松圈进怀里。
“……你没事吧?”千叶舒了口气,站直身子也没松开手,依旧稳稳将人搂着,她一偏头就对上了那双漂亮的眼睛。
他的瞳孔是通透的琥珀色,睫毛纤长,眼尾微微上挑,像一只翻飞的雨燕。此刻由于惊讶瞪得圆溜溜的,还蒙上了一层雾气,显得水光淋漓。
千叶心底原本快要熄灭的小火苗,蹭得燃烧成了一片明亮的橙色火焰。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0:22:00 +0800 CST  
解释一下,标题随便取的,没什么特殊含义。男主既不自卑也不高冷,属于那种疼了也不忘说骚话,甚至能理直气壮叫女主给他舔穴(等等我不是有意开车的),总之就是很奇葩的人设。
所以完全不会存在狗血误会……
慎入啊慎入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0:43:00 +0800 CST  

“小姐姐,你要摸到什么时候?”黎棠低低笑了一声,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隔了一层口罩,千叶总觉得这声音听着有气无力的,再加上刚才的情形,她怕一松手这人就得摔倒,因此她面不改色地反问道:“你自己能站稳吗?”
“……”黎棠停顿了下,他爬楼梯本来就已经很艰难了,背后还突然有人喊他名字吓了他一跳,动作牵扯之下小腹更加酸胀了,后腰也泛起一阵细密的疼痛。他夹了夹腿,热流涌出的感觉类似失禁,尤其是边上还有个陌生人的情况下,那里的液体仿佛流得更欢快了。
他估计这可能是某个狂热到查了住址的粉丝,能靠背影认出他来,算得上是元老级真爱粉了吧?
考虑到自己的身体情况,独自上九楼起码丢半条命,黎棠想了想,没推开她,说道:
“麻烦小姐姐了,我住906。”
千叶没注意他的态度转变,随口应了一声,将原本揽着他肩膀的手滑到了腰部,想支撑住他的身体,却不料刚碰上,黎棠便嘶得吸了口气,整个人都软在了她怀里。
千叶的掌心贴着他的后腰,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她没摸到什么伤口,就是皮肤有点凉而已,她纳闷了,这男人不至于年纪轻轻就腰椎盘突出了吧?
“嗯……轻、轻点。”
这下千叶不敢碰腰了,把手往上移了点,小心翼翼扶着人迈台阶,才走一步男人就疼得直哆嗦,眼圈都红了。
“你哪不舒服呀?我送你去医院。”千叶没什么医疗知识,但疼到这种程度怎么看都不正常,她从兜里掏出手机,刚点开通话界面,一直苍白纤瘦的手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没什么力道,她轻轻松松就能挣开。
“别。”黎棠皱着眉轻喘,费力地又重复道:“不去医院。”
“不行。”千叶据理力争,“你都疼成这样了,忍着干啥啊?”
在她眼里,黎棠像是个怕打针不敢去医院的小孩,因此她极力劝说着,大有一种拒绝了也要把他绑上车的强硬感。
“我真没事……”黎棠也不知道该怎么跟她解释,或许是由于上星期忙着比赛睡眠不足,这次的经期来势汹汹,第一天就差点让他下不了床。
千叶无奈了,她总不能不顾他的意愿强行送他到医院吧?看那神色估计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她叹气妥协道:“行吧行吧,那我抱你上去吧。”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2:37:00 +0800 CST  
我好勤快啊,不知道会不会被吞噗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6:56:00 +0800 CST  
多给我留言嗷 今晚还有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8:59:00 +0800 CST  

作为一个从母胎solo至今的孤寡女人,千叶从未想到,有一天她会对一个只见过两次面的男人言听计从——将他抱在怀里哄,还揉腰揉肚子喂蜂蜜水,甚至还得陪聊游戏。
天知道野辅联动、对线、段位等等词语是什么意思,她听得云里雾里,又不好意思展现自己的无知,只能嗯嗯啊啊附和两声,十分钟后,愈显尴尬的气氛在房间里蔓延。
“……今天真是谢了,有机会带你上分。”黎棠在吹完他的**队友后也有点无话可谈,再加上身体舒服不少,他从千叶怀里退了出来,委婉地下了逐客令。
熟悉黎棠的都知道,当他说出“有机会xxx”这个句式的时候就意味着“聊天结束尽快走人”,并且这个有机会一般是排到下辈子的,得到承诺的女粉丝至少百来个,也没见他哪次当真,堪称是天王级的鸽子精。
千叶可不懂他的语言艺术,屁股扎根似的黏在了沙发上——虽然现在的气氛有些奇怪,但她舍不得走。
两人相顾无言,最后还是黎棠忍不住开了口。
“……你带纸笔了吗?”
在他看来,这粉丝磨磨蹭蹭不肯离开必定是另有企图,明明她今天已经赚大了——进了他家门不说,还搂搂抱抱摸了这么久,普通的粉丝有这待遇,做梦都要笑醒了好嘛?黎棠绞尽脑汁想了许久,突然福至心灵:她一定是想要个签名!
千叶可不知道他那复杂的心理活动,从包里掏出一本巴掌大的活页小本子,还没来得及问用途,黎棠便接过去唰唰写了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
“千叶。”
“好了,给你。”
【感谢千叶小姐姐的支持,比心~黎棠】
在签名的末尾,还有个随手画的心形,歪歪扭扭的,像一株春风里摇曳的嫩芽。
千叶呆滞地捧着小本子,脑海里空荡荡只剩下一个念头——
他也喜欢我?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9:48:00 +0800 CST  
写到这里的时候,突然笑出了声……
男主眼中的世界:《某狂热粉丝的追踪偷窥日常》
女主眼中的世界:《我一见钟情的对象也爱上了我》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1 19:52:00 +0800 CST  

千叶晕晕乎乎回到了自己家,一口气喝了两大杯冷水才冷静下来。她小心翼翼拆下这一张“情书”,手指捏着两个边角,生怕自己一个用力给撕坏了——她在考虑是要把它裱在墙上,还是塞进钱包里随身携带。
“嘿嘿嘿……”当她晚上按时上了跑步机锻炼时,常常不自觉傻笑出声,计划被迫中止,她洗完澡后抱着手机,回想起黎棠谈论游戏时神采飞扬的样子,鬼使神差又点开了那个图标。
《神启》
千叶上线就看到邮箱一闪一闪,里面全是举报信息,她面不改色全部删除,信心满满地再次按下匹配。
在挑选英雄的界面,队友们纷纷秒选漂亮的女性英雄,千叶也效仿她们,很快一个三法师+二射手的奇葩阵容出击了。
开局不到一分钟,千叶含泪送出了一血,队友义愤填膺冲过来为她报仇,像葫芦娃救爷爷一样一个个送人头,很快就遭遇了团灭。
这样一局碾压级的游戏只持续了5分钟,千叶战绩依旧垫底,她目前的技术只能用“哪亮按哪”四个字来形容,尸体躺遍了地图每个角落,几乎局局被举报,一个小时后,她光荣地被禁赛了。
无事可做的千叶又登上了论坛,技术帖她看不懂,交友帖她没兴趣,点着点着就打开了一个采访视频,一看标题上挂着“黎棠”两字,她立马精神了。
视频里的黎棠穿着墨蓝与黑色相间的队服,胸前有个银色的圆环挂饰,跟身边一群矮胖圆的队友比起来,他像个走错片场的明星。
主持人:“哇,近距离看糖糖果然是颜值暴击啊!皮肤这么好,让我一个女孩子都自愧不如了~”
镜头很给面子地给他一个特写,瓷白的脸蛋与水汪汪的漂亮凤眼像精致的娃娃,黎棠歪着头轻轻眨了下右眼,会场立刻响起一阵此起彼伏的尖叫,连隔着屏幕的千叶都捂住了自己砰砰直跳的小心脏。
太可爱了。
“哎,黎棠可是靠脸就能直接出道了,电竞男模的称呼可不是吹的……”边上一个穿同样队服的男人摊手苦笑,“长得帅已经很过分了,更可恶的是,他实力也很不错……”
“就是就是。”另一个队友附和道:“这简直不给我们活路啊,黎棠一个人的粉丝,比我们加起来的还多,太过分了!”
他们酸溜溜吐槽着,但勾肩搭背的动作以及随意的语气都表面这只是开玩笑,黎棠也苦笑着对着镜头无奈说道:“我这队友也太可怜了,要不你们顺便也关注一下?”
主持人轻笑道:“糖糖就不怕你的粉丝移情别恋?”
“当然了。”黎棠振振有词,“我对我的颜值有自信。”
队友:“僵尸粉+N”
……
采访的气氛很欢乐,内容也千奇百怪,看完后千叶记录了满满一页笔记——
喜欢的颜色【都行】;喜欢的食物【不挑食】;兴趣爱好【都可以】;有好感的异性【不知道】……
这也太难了吧?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10:37:00 +0800 CST  

刷完手机后已是晚上十点多,千叶上床准备睡觉。
她仰头看着浅灰色的天花板,目光像是要穿透钢筋水泥。她无法抑制地思念着楼上的人,想着他身体是不是好点了,现在是不是跟她一样躺在床上……她从没有对一个男人这么上心过,仿佛全身每个细胞都叫嚣着欢喜。
千叶迷迷糊糊地陷入了梦乡,梦里是一片虚无的白雾,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听到了类似重物落地的声响,她一个激灵清醒过来,黑暗之中万籁俱寂,仿佛刚才的响动只是错觉。
她翻过正在充电的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此刻已经凌晨一点半,让千叶不得不怀疑刚才只是梦里的情景。她凝视着模糊的吊顶,窗外昏暗的月光落下青色的薄纱。
要不……上去看看?
千叶打开床头灯,在睡衣外套上一件长风衣,穿着拖鞋就上楼,站在906的门口,她看到门缝里泄出的暖黄色灯光。
她按下了门铃,等待了两三分钟屋里依旧静悄悄毫无声响,千叶不相信他只是单纯的睡着了,万一出现意外……
她握住了门把,正打算“暴力开锁”,却发现门本就没锁,啪嗒一声很快打开了。
客厅亮着灯但没人,卧室也没有,千叶一路拐进卫生间,果真看见他蜷缩着倒在地上,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千叶即便心里有所准备,此时也有点心慌,她冲过去扶起黎棠,双眼紧闭的男人发出细碎的呻吟,手掌按压着小腹,哼哼唧唧地喊疼。
“你怎么样?很疼吗?我送你去医院……”千叶撑起他的上半身抱在怀里,将自己的手挤进他的手掌下方,冰凉的触感伴随着一阵轻微的抽动,没有经验的千叶只能猜测这或许是肠胃炎。
“你……你怎么来了?”黎棠半睁着眼小声问道,酸痛无比的小腹被她轻轻捂住,那热烫的温度安抚了某个器官,让他不由自主微微挺腰,似乎想要更多的温暖。
千叶当然不好意思说自己做梦梦见他出事了,只好略过这个话题,眼睛往边上一瞥突然看见他米白色的睡裤上有一团鲜红的血迹。
“哎!”千叶惊叫一声:“你、你流血了!”
黎棠身子一僵,受到惊吓腿间那处也轻颤着又喷吐出热流,本就焦急的千叶看着那血迹转眼又扩大几分,连忙将人抱到了坐便器上。
“你你你伤到哪了?怎么流了这么多血!”千叶去扯他的裤子,没理会那点微不足道的挣扎——“别闹了,我给你包扎一下!”
黎棠那点力气根本阻止不了千叶的动作,她伸手将裤子连带内裤一起褪到了膝盖处,白皙的大腿被她拉开,露出腿间的风景。
她没找到伤口,只见到一朵粉白色的幼花,在她惊奇的目光里瑟瑟发抖,花瓣微微抽搐了下,就从缝隙里挤出暗红色的水迹。
“小姐姐。”黎棠无力地靠在后盖上,仰头露出小巧的喉结,那双狭长的凤眼半阖着,他的声音虽然虚弱,但透着说不出的认真——
“我不*粉的。”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12:26:00 +0800 CST  
黎棠:自卑是不可能自卑的,我长这么帅,打游戏又厉害,喜欢我的人一大把,多个器官有什么大不了的?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13:01:00 +0800 CST  
如果⑨被吞了,移步爱发电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14:46:00 +0800 CST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17:36:00 +0800 CST  

“轻点、轻点。”
黎棠不清楚以这姑娘的力气“轻”是什么概念,只能强调了一次又一次,千叶也很老实地听了进去,右手捧着毛巾敷上了那处柔软。
明明不是第一次触碰毛巾,此刻却有一种奇异的酥麻感,仿佛那手指的热度穿透了厚厚的布料落在花唇上,黎棠强忍着并腿的欲望,让千叶仔仔细细擦干净大腿,给他换上了新的内裤,直到被裹成一团塞进被窝,他长长地舒了口气。
一番折腾完毕都快三点了,黎棠催促这姑娘赶紧回去睡觉,他半躺在床上,小腹还有些坠痛,但相比之前是好多了,稍微忍耐一下也能睡着——他迷迷瞪瞪打了个哈欠快要入睡,大门处哐当一声,千叶的脑袋探了进来。
“你睡了没?”她轻轻问道。
“睡着了。”黎棠在心里回答,他实在没什么力气说话,也不知道她回来干啥,估计是忘了什么东西?
反正拿了就走,黎棠重新闭上了眼,就假装睡了吧,他也不怕这人干什么坏事——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是个男人,这姑娘总不会来夜袭……等等!
你掀我被子干什么!
黎棠差点惊叫出声,质问都卡在喉咙里了,随即感受到一个热乎乎的东西塞进了他怀里,还专门调整了位置,刚好贴在他小腹上。
他偷偷摸了一下,毛茸茸的,是个暖水袋。

千叶没发现他装睡,动作放得更轻了些,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他尚带凉意的手——夏天的夜晚也不冷,他还盖了被子,怎么说也不该是这样的温度——她无比庆幸自己翻出了去年的热水袋,质量挺好撑到天亮应该没问题吧?
大不了早上再给他换一次。
千叶暗暗心想,毕竟是自己男朋友,得好好宠着。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21:50:00 +0800 CST  
今日更新完毕。
爱发电上还有个花洒play番外,有性♂趣可以看看。(有人说扫不出来,可以直接搜id千叶咲,刚注册的可能不太容易扫?)
话说写这篇文,我真是无时无刻不想着开车……果然我已经被海棠污染了
接下来的情结用两句话概括——
黎棠:我把你当粉丝你居然想泡我?
千叶:我把你当男友你居然说自己单身?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2 21:55:00 +0800 CST  
我已经在码①①了,剧情就像脱缰的野狗(?)越来越放飞自我……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3 08:42:00 +0800 CST  
接下来两章 会比较平淡,要写一些游戏了……

楼主 夜来清梦发南枝  发布于 2020-09-23 12:45:00 +0800 CST  

楼主:夜来清梦发南枝

字数:15856

发表时间:2020-09-21 08:5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13 01:28:07 +0800 CST

评论数:24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