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味适中】【口味适中】我在古代虐病娇男主: 洛容彦

【口味适中】【口味适中】我在古代虐病娇
男主: 洛容彦 (体弱,水府受损,后期行走困难,中期可能会有段时间盲)
女主:顾之秋
(阴鸷腹黑大太监x穿越救赎小宫女)
我们的口号是什么,渣(划掉)最坏的反派,吃最甜的瓜,奥利给!!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19:12:00 +0800 CST  
1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19:14:00 +0800 CST  
4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19:14:00 +0800 CST  
7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19:22:00 +0800 CST  
我试试发文字的,图片吞的太厉害了😂🙈,有人看就会更新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22:52:00 +0800 CST  
1
意识回笼时顾之秋第一反应就是冷,她勉强睁开眼睛打量所处的环境,就看到自己浑身湿透像是被浇了冰水,此时狼狈的趴在地上,身边还躺了两个同样狼狈昏迷的少女。
这是哪里!顾之秋惊疑不定,她好端端的坐在床头码字,为何突然之间就到了这里。
“呵呵”直到屋内骤然响起一声冷笑她才被迫中断自己的胡思乱想。
“桂沁,既然她们几个这么不知天高地厚,直接扔乱葬岗埋了吧”那声音低沉中透着点尖厉,但是胜在语调清丽,犹如冰玉碰撞般清冷却又意外好听。
只是这声音说出来的话却让刚刚醒来思绪混乱的顾之秋差点再次晕过去。
“是”有人轻声应到,随即几人动作迅速的来到她们身边,动作粗鲁仿佛搬动麻袋。
顾之秋脑中飞速运转,桂沁?桂沁?这名字怎么这么熟悉?这是哪里?穿越?如今是什么情况?
她脑中一片空白,却临危不惧,灵光一闪她想起来了,桂沁,那不是她笔下的一个炮灰都算不上的填充人物吗?
那上座那人是谁她心中已然有数,那分明就是她书中的悲剧人物洛容彦,一个身世凄惨,受尽凌辱最后黑化个彻底成为把持朝,作恶多端,几乎是人人唾骂的大反派。
眼看着已经有人拖着她即将拉出门去,最后一刻她急中生智喊了出来“督主,我…我就是仰慕你…这何错之有!……我不服”
此言一出整个屋里沉默了一瞬,她能感觉各种各样的视线齐聚自己身上,但此时骑虎难下,若是被拖出去不用说必定是被活埋生不如死,她自己写出来的人物她太清楚,他是绝不会心软的,此时能救她的只有她自己。
“你说什么?”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这次实在她头顶。
大概是因着洛容彦的靠近,拖住她的那人有些害怕的略微松了一些力道,诚惶诚恐的站在一旁。
“呵,胆子不小,敢这么羞辱咱家的,这么多年了,你是第一个”
声音越发靠近,顾之秋不受控制的战栗,这具身子残留对他有本能的畏惧,顾之秋趴在地上狼狈万分,但也明白能否活命这是她唯一的机会。
她咬了咬腮帮子,狠了狠心,伸出手扒拉住洛容彦的裤腿,抖着手不肯放。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22:53:00 +0800 CST  
2
作为这个世界的创造者顾之秋对剧情人物的了解有些常人不能比拟的优势,即便他阴鸷,手段阴狠,作乱朝廷,但作为他唯一的弱点就是渴望真心。
跟所有言情小说的boss一样,哪怕他再是阴狠奸诈作恶多端,最终仍然逃不过言情的宿命,会为女主指缝里漏出的那点温暖而粉身碎骨。
所以如今她赌的就是他会对这样一位突如其来的爱慕者感兴趣,哪怕只是当做玩物,但只要她能活下来,就能改变败局。
扒在他裤腿处的手还带着未干的水污,冰凉的触感让他跟着打了个寒颤,皱眉低头盯着这个口出狂言的女人,丹凤眼微微咪起,仿佛下一秒只要回答不满意就会立刻翻脸。
“我真的…真的爱慕你…容彦…你信我…信我…”冬衣打湿贴在身上越发寒冷,她牙齿打颤好不容易说完就再次头脑一沉晕了过去。
“…”
被留下的洛容彦若有所思看着即便晕过去手仍然痉挛抓在自己裤腿的手,撇了眼诚惶诚恐站在一旁的小太监,立刻有人会意想要再次将她拖下去。
“本座说了要让她走吗?”
“督主饶命,督主饶命”
知晓会错意的小太监被吓的当即跪倒在地,磕头砰砰作响。
“自作主张,拉下去杖打三十”洛容彦沉着脸看了一眼,小太监脸色雪白跪倒在地,泪流满面,连求饶也不敢吐露半句就被拖了出去。
洛容彦眯着眼睛,目光深邃难测 ,一字一顿低声阴笑道 “找个丫鬟带她下去洗干净送到偏殿,本座到要看看……她,想,要,怎,么,死”

顾之秋穿越过来七天了了,每天打杂做些粗活,自那天后便再没见过洛容彦。
顾之秋摸不准洛容彦留下她到底是什么意图,是放弃了杀她的想法?还是暗地里琢磨着折磨她,在这督主府她日夜难熬,苦想脱困的办法。
直到半个月后的某一天傍晚,洛容彦派人带她跪到主殿内室,她顺从的跪伏在地,却久久不见洛容彦的踪影。
下人们进进出出准备洛容彦晚间需要的物品,有人端来铜盆,有人准备浴桶,所有人都低头忙碌,只有顾之秋满脸羞愤的跪在房中,低垂着头掩饰眼中的愤恨,好你个洛容彦,千万别让我有机会回去,不然非得虐的你后悔今日之举。
大约半个时辰后洛容彦才姗姗来迟,他身着正服,头戴发冠,看上去不像太监倒是有几分翩翩公子的样子。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22:53:00 +0800 CST  
3
下人们已经准备就绪退出房中,洛容彦看也不看跪在地上的顾之秋,直接坐在太师椅上,沉声开口“还愣着干什么?伺候人都不会吗”
顾之秋下意识就要起身,却因为跪的太久腿麻一时间把控不好力道又跌了回去,她掐了掐手心快速站直,低头走到洛容彦身前,颇为生疏的为他脱掉靴子。
“伺候一个阉人委屈你了是吧,这般不情愿,说什么情爱之言,果真是托词吧”顾之秋低着头听着洛容彦越发阴沉的语调,那种迅速思考对策。
“大人,我那日所言句句真心,绝不敢有半句虚假”顾之秋稳住心神,逼自己入戏。
“哦?那你为何不敢抬头看我?那天倒是胆子大的很,直呼我名讳,怎的今日如此胆小,若是早知你如此无趣,我也不必留你了”
顾之秋心中暗骂这个狗太监,面上却越发真诚,她缓慢抬起头来,满眼真诚的看着洛容彦,一瞬不瞬的样子在某一瞬间取悦了他,微微勾起唇角。
“你是看中本座这句皮囊?”洛容彦眯着眼睛惬意的靠椅背上,再次发出灵魂拷问。
“不,大人的每一处奴婢都喜欢,谢大人不杀之恩,更谢大人能给奴婢这个留在大人身边的机会”顾之秋继续轻声细语说着违心的话。
“呵呵…”洛容彦没有再开口,他的靴子已经全然褪下,那双苍白的足展现在顾之秋面前。
足背有大大小小多处旧疤,瘦弱的足趾微微像内蜷缩,小腿同样细瘦的能轻易摸到骨头,她皱了皱眉,感受着手下冰凉的温度,下意识的用手搓了搓。
“唔…”随着她这一动作,洛容彦身子打了个哆嗦,手中的足也开始不安分的战栗,他从脖子慢慢蔓延出一股绯红,耳尖都羞的染上粉色,他闭着眼睛,咬唇努力抑制住不断溢出的呻吟,那面羞愤中有带了那么一丝丝不易察觉的欢愉。
“姑且…呃…姑且信你”好半晌他才哑着嗓子再次开口,沙哑的声音里隐约透出难耐的情欲。
他的两腿之间细微磨擦,不多时顾之秋竟然看到他大腿处裤子被濡湿了一大块,而他仍然闭着眼睛,也不知是否看到。
顾之秋心中大惊,洛容彦阴狠在这世界无人能出其右,而今因着自己让他失禁,还不知他等会发现会怎样的勃然大怒。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22:54:00 +0800 CST  
4
顾之秋小心的将他的脚放进盆中,浸透在温水后用布巾小心擦拭,看到那白皙的脚趾,初下热水不习惯的缩了缩,她狠了狠心,用手小心的为他按揉轻轻扳直。
这种酥麻入髓的快感让洛容彦差点坐不稳椅子,他想要大声呵斥顾之秋,却惊觉出口的声音小之又小,连自己都未曾听清。
他看着给自己揉脚的女人,心中一时酸涩麻羞齐齐涌上心头,他很不想承认,这一刻于他而言是折磨,但更多的也是享受。
这种时候心知多说多错的顾之秋再未开口,她专注的揉按着洛容彦的脚,脸上一如既往的恭敬温润,只有她心底越发坚定的信念预示着她接下来将要做的计划。
洛容彦足尖最是敏感,哪里受的住这样的揉按,他几次蠕动嘴唇想要让顾之秋停下,却几次都没能成功,索性通红着脸干脆破罐子破摔随她去了。
为洛容彦细细擦干脚后顾之秋抬眼再次看到了那一抹闭眼的湿,随着她的视线洛容彦往下看,几乎是瞬间脸色就骤冷了下来,红晕褪去脸色煞白。
“滚出去!”洛容彦闭了闭眼,执起手边一茶杯扔在地上,随着瓷片的碎裂,那带着怒和悲的声音在顾之秋近在咫尺处响起。
深携洛容彦口是心非的顾之秋哪里会不懂此刻他的心思,若是此时自己就这么出去,他定又要怀疑她是图谋不轨,嫌弃他,倒时再想补救可就千难万难。
“我帮您更衣吧,天寒地冻得了风寒您会难受的”顾之秋装作听不见洛容彦的话,起身之后小心的去搀扶洛容彦的手臂,想要扶着他去屏风后的浴桶。
洛容彦从刚刚摔杯后视线就一刻不离顾之秋身上,他目光灼灼的盯着这个女人,想要从她脸色看到任何一种负面情绪,这样他就会立刻将他除掉。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6 22:54:00 +0800 CST  
5
留不住的,任何温暖都是留不住的,这个世上怎么会有人心疼他?所有人都恨不得他死,亦或者是趋于委蛇讨好他以达到自己的目的,从五岁被卖去这个吃人的宫中开始,他就已经不完整了,这样的他连他自己都嫌弃,怎么会有人真的心疼他,都是假的吧,这女人伪装的可真好。
可在他如此认真的打量过后,竟然硬是没有在她脸色看到半分嫌恶,她满心满眼都是他,脸色心疼不似作假。这时他又犹豫了,伸出手想要摸摸她的眼看看里面的泪光和心疼是不是真是因为他。
直到被她搀扶着起身洛容彦仍然回不过神,他身上酸软仿佛踩在棉花上,大部分重量都倚靠在顾之秋身上,被她喘着粗气艰难的带到屏风后的浴桶边。
顾之秋这具身子毕竟是古代女子,即便洛容彦瘦弱但她仍然是扶的吃力,此时能扶他但浴桶旁的椅子上已是极限,若是他再似这般自己不使力全靠她,她是承受不住了。
要不要叫人?这也是个送命题。不叫人就这样把人晾在这里不行,叫人被别人看到了他此刻的狼狈只怕以他的性格不知还要多想些什么,最后她也没拿定主意。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7 10:43:00 +0800 CST  
6
看着坐在椅子上神游的洛容彦,她张了张嘴,最终还是脱口而出“大人,要不…我叫个人进来?”
“不用,怎么,你敢嫌弃本座?”沙哑的声音伴随着不满而出。
这个狗男人,果然如文中所言那般多疑,就这句简单的话都能被他牵扯出一套阴谋论,难怪以后爱而不得,活该!
这短短的日子里顾之秋已经被折腾的又瘦了一圈,她不明白为什么她好端端的在床上码字,居然会穿到这里来,不就是爱写了点be,多坑了几本吗,用得着这么折腾她吗?这样如履薄冰的日子让她精疲力尽,悬在头上的那把刀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落下,她只能更谨慎,更小心,努力做一件或许能改变她命运的事。

“大人多虑了,奴婢是怕摔到您”顾之秋陪着小心,边说边去搀扶他。
“最好是这样,别耍花样,不然…”话未说完,他微眯着眼,反手握住顾之秋扶着他腰的柔荑,漆黑的墨瞳里是深不见底的阴冷,浅淡唇色的薄唇微微上扬,“不然你们顾家全部会为你陪葬,我相信你们不会想试试东厂的牢房”
“是”
就这样顾之秋得到“恩准”破例留在了督主房中伺候,在众人眼中是顾之秋一步登天,等到了督主青眼,不仅不用再干粗活,甚至吃穿用度都提升了一大档位,毅然成了府中的半个主子。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7 10:44:00 +0800 CST  
7
但顾之秋从不敢有这种妄想,洛容彦是个什么样的人从她为他定下人设开始就已经注定了,他敏感又多疑,总是以最坏的考虑来看待别人,他如今这样只不过是一时新鲜将她当做玩偶,不过是对猫对狗一样的施舍宠爱,她又怎么可能沉沦。
现在的她只求出府,只要能出府她就有把握能够扭转如今的现状,南容彦北玉枫,只要她能出府就能找到制衡住洛容彦的人,再不必如此提心吊胆。
然而洛容彦本性多疑,如今既然对顾之秋还有几分兴趣就断然不会允许她脱离他的掌控范围,府中他给了她几乎放纵的权利,却不允许她离府一步。
顾之秋心中焦躁却还要每天装作感恩戴德,实在心中憋屈的很。
直到这一日下人们急匆匆的抬着洛容彦回府,他浑身是血,俊脸发白,唇色却是黑紫,气色十分不好。
下人们急匆匆抬他回房时顾之秋正在凉亭心不在焉的剥瓜子,被他回府的阵势吓到,那一刻她心中略微一紧,莫非他出了什么事?随即又立刻想到若是出事了岂不是自己离开的大好时机,自己这般紧张做什么…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8 11:45:00 +0800 CST  
8
但不论她心中如何作想,看是必须要看的,若是他没事却得知自己连看都未曾去看,恐怕又得整幺蛾子。
她努力酝酿情绪,好歹在见到他的那一刻当着众人的面流下泪来。
他神志已有些模糊,被顾之秋扑在床边拉住手,感受到滚烫的泪顺着她消瘦的下巴滑落到他的手背他努力扯了扯嘴角,气声骂她“哭什么…我还没死呢”
顾之秋没有理他继续哭,主要是情绪不能停,不然她怕她都掩饰不住眼中兴奋,这个喜怒无常的大反派终于要死了?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8 11:46:00 +0800 CST  
9
大夫来的速度不慢,但跪在地上的顾之秋却觉得度日如年。她拉住他的手哀哀哭泣,维持这个动作耗费了她大量体力,洛容彦越发难受,眼神溃散,唇角,鼻下开始慢慢溢出鲜血。
当然这时自有下人为他擦拭,她只要维持好她的人设不崩就行。就在她都为自己的努力感动之时,只听到明明已经虚弱到眼睛都睁不开的洛容彦硬是强撑着意识,从牙缝里蹦出一句“别哭…呃…我若…呃…死了…允你陪葬”
哭的动情的顾之秋一窒,怀疑自己听错了,自己如此情深厚谊的表演居然就得到一个陪葬的结局?这一刻她再一次心中咬牙坚定了自己离开的想法。
但已经说到陪葬了很明显他是不能死了,府中都是他的人,她从不质疑他这句话的重量,若是他真的死了,恐怕下一秒就是自己的死期,狠,真不愧是她笔下的大反派!

大夫赶到后为他开药治疗,其他外伤倒是不严重,只是他中毒这件事有些棘手。
大夫开了药,但此时他已经全然意识丧失,用木勺喂进去的药都顺着嘴角原封不动的流出,他面色已泛黑,危在旦夕却连吞咽都不能。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9 20:21:00 +0800 CST  
😂我突然想给男主加一个设定,双性,你们觉得双性怎么样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19 23:40:00 +0800 CST  
10
眼看着洛容彦呼吸越发微弱,胸口起伏甚至接近于无,她狠了狠心接过药碗,含了一大口苦涩药汁俯下身子贴近洛容彦的唇。
他的唇柔软冰凉,被顾之秋捏住下颌被迫打开牙关,顾之秋顾不得口中涩苦,努力将药哺给他,不停抚弄他的喉部,帮助吞咽。
几番努力下他终于艰难的给出了一点回应,勉强吞下点药汁,顾之秋如法炮制连续给他喂了数次,终于勉强将足量的药物喂完。
下人们已被桂沁打发下去,只留下大夫与他们三人,顾之秋喂完药,苦的只想呕时这才反应过来,刚刚自己这大胆行径被他们看了个遍。
但此时顾不得难堪,她就是要让他知道她为他付出了多少,越是这样越能让他放松警惕,若说之前还对他抱有一丝幻想的话,那他刚刚所言的陪葬就磨尽了她最后一丝不切实际的幻想。
那天之后顾之秋主动提出贴身照顾洛容彦,因着之前两人的关系桂沁对她也颇为信任,当即就同意了。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20 08:41:00 +0800 CST  
11
顾之秋睡在了洛容彦床旁的小踏上,困了就眯一眯,除了那些实在搬不动的照顾,其他类似擦脸,擦身,又或者更羞耻一些的换尿垫等亲密举止,下人们战战兢兢不敢时都由她亲自照顾。
他昏迷中无法自理,最初几日还发起了高热,请大夫看过之后说是毒无法排除,水府不畅导致的,又为洛容彦开了药,临走时大夫交授她方法,顾之秋全程是愣着听完的。
送走了大夫顾之秋回过神再次看向床上躺着的男人,他眉头紧皱,抿紧薄唇睡得极不安稳。
顾之秋犹豫着掀开被子解开他的亵衣,他那青白鼓涨的大肚子就这样暴露在她面前。
他身长消瘦往日腹部也是平平,可如今昏迷尿液无法排出,水府充盈,他疼的难耐的哼哼,却无人能懂他的意思,难怪他难受的发起了高热。
顾之秋回顾大夫所言伸手下意识就要去给他揉腹,却在刚刚碰到他微凉的肚皮时被他激烈的反应吓了一跳。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20 08:41:00 +0800 CST  
后续准备给他安排上痛经和双性梗hhhh,对了,10和11没被吞吧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20 10:51:00 +0800 CST  
这时候还有人看吗周末看的人多我加更一章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20 21:34:00 +0800 CST  
12
洛容彦意识混沌中只感觉小腹火辣辣的疼,那处让他这一辈子都做不成一个完整男人的断口憋涨到了极致。
充盈的水府里液体不停晃荡,他费劲全力想要排出却一滴也无,最初尚能忍受,咬唇不愿呼救。
直到实在憋的受不住才失去理智求救,然而他如此虚弱之下的求助在外人看来不过是蠕动了几下嘴唇,丝毫听不清声音。
也因此顾之秋初次不知轻重的轻轻按压惹得他身子重重打了几个颤,接着他就开始蜷缩成一团,呜咽着叫疼“疼…好疼……呃…疼”
顾之秋听得心下一软,难得真心实意的坐在床边拉过他紧绷的一只手放在手中,轻轻摩擦安抚,一边温柔的道“大人是我,别怕,放松一点,我帮你揉揉很快就不疼了”
也不知他听没听见她的话,头在枕头上不停左右蹭动,像是摇头,眼泪顺着鬓角落下,被烧的通红的脸难得孩子气的皱着。这一刻他不再像那个阴鸷狠毒的督主,只是一个受病痛折磨却无力抵抗的可怜人。

楼主 夏虞浅沫  发布于 2020-09-21 09:54:00 +0800 CST  

楼主:夏虞浅沫

字数:25167

发表时间:2020-09-17 03: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10-23 14:48:56 +0800 CST

评论数:9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