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丁香枝上,豆蔻梢头(师生,男主高位截瘫)

男主:阮行秋(稳重,不苟言笑,只对小初一人温柔,喜爱小初的纯净,想将她保护好,不受一点伤害)
女主:顾念初(行秋特称“小初”,清纯善良,不了解感情,在与阮行秋相处渐深后,开始对他有了感觉)
其他:苏奈,言西原等
人物也许随着剧情发展有所变动,一切以情节为主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6 15:03:00 +0800 CST  
@星月始终如一@暖心三爷@我选择life@雨打梨花深掩门@水晶鞋上的梦幻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6 15:10:00 +0800 CST  
@great螃小蟹@三叶草狗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6 15:12:00 +0800 CST  
@zhlf666@炉壁先生@persistence雒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6 15:14:00 +0800 CST  
已是将近黄昏了,机场中一个女子在出口处颔首踱步,玉腮微微泛红,灿若寒星的眸子左顾右盼,却自有一股灵秀之气。如果你仔细观察会发现,女孩的手里攥着一封薄薄的信笺,眉头也是微蹙着的…
念初此时的情绪非常紧张,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她的内心也越发感到有些焦灼,爷爷自从前年辞掉校长职务去了澳大利亚安渡晚年之后,与他的联系也就是时不时的上报一下自己的课业仅此而已,可昨天爷爷突然寄来一封邮件,信上的内容大概是说,他的一个徒弟明天要从国外飞回来,让她去机场接机,但这个人的身体比较特殊,所以要叫一辆商务车并且表示让他住进念初所住的公寓与她一起生活,这些念初都是可以接受的,但她不明白为什么爷爷还要特意强调让她每天照顾他的起居,念初从昨晚看完信后,内心就充斥着疑问,她在想,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才能得到爷爷这般照顾。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6 15:16:00 +0800 CST  
一头美丽的乌发飞瀑般飘洒下来,时不时有微风吹过,几绺发丝吹拂在如玉般的面颊上,更平添了几抹清丽,广播声想起,终于将念初的思绪拉回,抬头看见面前已经人头攒动,越来越多的人从机口走出,“…阮行秋…”嘴里默念着这个名字,这是爷爷给她唯一用来寻找他的信息,念初被挤得左右晃动,本就小小的个子在人群中更是几乎要被淹没,念初恐怕与他错过,“阮行秋…阮行秋…”冲着人海中叫了几声,不过细柔的声音很快就被周遭的嘈杂声所盖住,又硬着头皮往前挤了挤,嘴里仍是叫着他的名字,双颊的两团粉红越发晕开,看着人群渐渐散离,念初的心里开始有些着急,呼唤着名字的声调也越发升高,为什么还没有人呢,是不是真的错过了,念初想着这些,转过身刚要起步向外寻找,背后不远处响起了一阵磁性却略带倦意的声音,“别走…”念初回过头与之对视,直摄入一双宛若黑曜石般深不见底的眼眸,心里轻颤了一下,伫立在原地,“…阮行秋?”平复了心绪后轻声询问,见他轻轻对自己点了下头,这才缓步向他走近,念初终于明白爷爷所说的特殊指的是什么了,看着面前清瘦的男人疲惫地缩在厚重的轮椅里,身上仿佛没有支柱软塌塌的凹陷,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下泛着微微的刺痛,她被自己这莫名的情绪惊住了,明明是第一次见到的陌生人,为什么会无端产生心疼呢,念初撇嘴摇了摇头想将这种无名情绪甩走,而轮椅上的阮行秋从始至终一直注视着面前这个女孩,本已经累得筋疲力尽,连仅仅可以活动的双手都无力的垂在身子两侧像灌了铅一样无法动弹,可当看到她不明所以地蹙着眉拼命摇头的迟钝模样,突然觉得很有趣,嘴角也随之微微扬起,好像这个女孩身上有股魔力能使他时刻绷紧的神经得到些微放松。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6 15:17: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7 20:04:00 +0800 CST  
一路上行车速度其实并不快,却是免不了有些颠簸,阮行秋的身体也越发开始向下滑,头也无力地靠在车窗上,额头上隐隐约约布满了虚汗,闭着眼睛眉头却始终没有舒展过,想是极不舒服的,念初看不过去,试探性地在他的手背上轻点了一下,见他没有反应,这才红着脸伸出手臂环住他的身子侧过来缓缓放倒,让他的头能枕在自己的腿上,阮行秋感到如释重负,腰部承受了一天的压力,在这时终于得到了放松,舒服地长舒了一口气,却把正小心翼翼地念初吓着了,“你…你没睡么?”轻声低下头询问,生怕自己漏掉了腿上男人的回应,“…嗯。”当听到他发出的第一个音节,念初的脸就止不住地难受得发胀,那么刚才自己对他所做的事情,他都知道了,她此刻真的很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红着脸,双手不自然地缩回不知该置于何处,阮行秋感觉到念初的身体随着自己的回答而僵了一下,想她是因为自己而陷入了窘迫,出声打断了她的思绪,“帮我把腰封拿下来好吗?硌得疼…”低沉的嗓音有些喑哑却流露出一丝撒娇的意味,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更没有想到他会对一个刚认识不久的女孩产生依赖感,“哦,好…”念初回过神,将手伸过去,在腰部上方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缓缓掀开衣服,开始帮他解开腰封,“这样会冷吗?”“不碍事的。”尽管阮行秋这么说,但念初还是让司机师傅将暖风打开了,麻利又轻巧地脱下腰封后,一片青紫映入念初美丽的双眸中,“你的腰会痛吗?”这样的景象念初看了都觉得疼,他又怎么会毫无感觉呢,“只是有些酸而已,没事,今天坐的时间太久了,”“那你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这样肯定很痛的,”懊恼地撅着粉嫩的嘴唇,“其实也不能怪你,我也是够笨了,这都没有发现…”说话的声音很小,念初是真觉得自责,爷爷把他托付给自己照顾,是因为对自己的信任,可她非但没有做好,还总是粗心大意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叫顾念初对吧?”“嗯,是爷爷给我起的。”“很好听…”后半段路上两人相互搭着话,时间似乎都过得快些了,念初不知道的是,如果爷爷在场的话,一定会感到吃惊,毕竟只有他清楚阮行秋其人是多么的沉稳寡言。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7 20:04:00 +0800 CST  
车停在了公寓门口,顾念初所住的是一个独栋两层的洋楼,以前有爷爷陪她一起,所以即使只有两个人念初也觉得家里是温暖的,可在爷爷出国后,虽然家居摆设仍是没有换过,可总归是一个人住了,确实是少了些人气儿,冷清得很。阮行秋依然是枕在念初的腿上,感觉到车停稳后,支撑着手臂就要起来,可是他高估了自己手臂的力量,在刚抬起不到一半的时候,就脱力一般向外倒,“小心!”念初连忙将自己的身体凑了过去,垫在他的身前以免他滑落下去,“…唔…”阮行秋闷哼了一声,显然没想到自己的胳膊会这么没力,在马上要摔落地上的前一刻,却无名跌入了一个温暖单薄的怀抱,“有没有伤到?”念初心急,将他搂入自己的怀中帮他检查着身体的各个部位,经过这一路的畅聊,念初对阮行秋已经没有了一开始的拘谨害怕,一心只想着他可千万不要磕到哪里,或伤到什么地方,双手并用着低头摸索找寻伤处,耳边听着念初急切询问的语调,感觉到面前这个小人儿身上传来的温暖,阮行秋突然觉得自己常年冰封的心被猛烈地撞击了一下,怔住没有出声,直到司机师傅将车门打开才将就回了神,“有事么?”“应该没有什么,待会回家再给他检查一遍,”念初还是觉得有些不放心,“那先把他抱进去吧,天都这么晚了。”“好,真的很抱歉,耽误您这么长时间。”念初怀着歉意一再跟他赔不是,“没事,应该的,应该的…”从车外师傅将他抱出来就向门口走去,念初紧跟在旁边,将垂落下来的胳膊轻抬起来放在了他的胸前。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8 20:31: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09 20:21: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0 20:22:00 +0800 CST  
“先帮我坐起来吧,这样应该会方便些。”阮行秋看着念初在自己面前手里攥着暖水袋却不知从何下手的无措模样,轻笑了下告诉她到底该怎么做,“哦,好,”将暖水袋放在一边,俯下身腾出手来轻轻穿过阮行秋的腋下,就要支撑着他向上使力,行秋也配合着她,双手支在身体的两侧跟着使劲,可他的手臂根本没有多大的气力,虽说是从胸部以下没有知觉的,但仍是略有影响到双手和胳膊,平常只能拿些较轻的东西,重物是完全提不起来的,写字有时也会有些影响,不能长时间的书写,手指的灵活程度也不能与常人相提并论。念初觉得手臂上的重量并不是很重,想他瘦长的身形如果站立起来应该个子很高,可着身子竟是这样的清瘦,念初心里想着,以后一定要多给他做些好吃的,起码得让他变得胖一点。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0 20:23:00 +0800 CST  
更文,多留言哈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2 12:12: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2 20:04:00 +0800 CST  
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了,阮行秋的身体毕竟不济,实在是撑不住有些困顿,念初没有多言,起身环住他的腰腹,另一只手轻缓地穿过他的双膝,慢慢把他的身子放平,行秋想出手帮忙却被念初制止,“别费神了,你已经够累了,我来就好。”将他的手臂放松摊平,继续搂着他的身子向下躺,阮行秋也确实是乏了,就算出手相助,他的手臂也真的没剩什么力气了,也就随了念初的意,将软枕放平摆正,托着行秋的脑袋安放在上面,被子掖好,将双臂拿出来放在两侧,仿佛是天生的默契,两人配合得很好,“行秋,你好好休息吧。”帮他整理好额前的碎发,道了句晚安转身轻轻把门带上。回到自己的卧室,念初仍是睡不着觉,电脑上图标闪现,有一封邮件还没有接收,坐在电脑桌前,念初打开邮件,是爷爷刚刚发来的:别忘了提前给阮行秋办好手续。一句话没有前因后果的,令念初感到费解,关了电脑躺在床上,想着今天发生的一件件事情,慢慢也入了梦乡。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2 20:05:00 +0800 CST  
第二天几乎是因为阳光洒进窗户晃了眼,念初才渐渐转醒,想是如今已不是自己一个人生活,不能再赖床了,深了个懒腰起身走向楼下的卧室。
轻轻转动把手推开门,见阮行秋仍是闭着眼睛以为他还没有醒,正准备把门合上,“小初…”行秋的声音带着些喑哑响起,“帮我从行李里拿一个成人纸尿裤来。”念初再次转身看向他,行秋正平静的注视着上方,不知是在看什么,只是毫无波澜,配在一张宛如雕琢般轮廓深邃的英俊脸庞上,更是给人以神秘之感,念初走进卧室蹲在行李箱前翻找,拿出了一片后合上行李箱,走向平躺在床上的阮行秋,行秋回神看向她,见她正在拆纸尿裤的包装,“扶我起来,我自己弄就好。”他不想让这些污秽的东西脏了念初的手,脏了这样纯净的念初。
“行秋,你教我吧,教我怎么弄好不好?”念初手捧着拆开的纸尿裤望向阮行秋,眼中仍是一如既往的澄澈,这样的眼神行秋是说什么都拒绝不了的,可是这样的事,怎么…“行秋,我会好好学的。”念初看阮行秋的表情是想拒绝自己,又连声求了几句,阮行秋最终还是敌不过答应了。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3 10:09:00 +0800 CST  
晚上八点还有一更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3 14:15:00 +0800 CST  
更文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3 20:00:00 +0800 CST  
“小初,先把我臀部上的解下来,”阮行秋一步步地告诉念初,念初也认真地尽量做好,将包在他身上的纸尿裤取下来后,见他干瘪的臀部还有些残留的尿渍,拿来毛巾将它擦净,直到完全干爽后才觉得满意。
将新的纸尿裤拿在手里,一边听着行秋的话,一边把纸尿裤包在他的臀部上,很快,念初就把这些都做好了,放松的舒了一口气,坐在阮行秋的身侧,“我也没有那么笨嘛,”行秋会心地轻笑了一下,心情却又低落下去,“小初,”顿了一下,“你…会不会觉得…”
“行秋,以后纸尿裤就让我帮你换好不好?我都学会了。”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行秋知道念初是故意这样做的,想到底是什么样的环境才能孕育出这样通透的人儿。念初转过头冲着行秋笑了笑,连洁白的牙齿都露了出来,外面阳光直直射入,可行秋竟觉得这笑容竟胜过了阳光的灿烂,“好,小初想怎样就怎样吧”颔首应了下来。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3 20:00:00 +0800 CST  
又陪在行秋身边说了会儿话,将他从床上扶起来,小心翼翼地帮他放松了下腰身,轻轻按揉着他的腰部两侧,念初昨天查了下关于对瘫痪病人的看护,才发现有这么多的细节她都没有想到,看着那一页一页的注意事项,对行秋的心疼越发地在心中泛滥,她无法想象阮行秋是如何熬过这诸多的痛苦的,她下定决心一定要把这些都记下来,好让行秋以后少受些折磨。
既然爷爷把阮行秋托付给自己,自己就一定不能负了爷爷的重望,阮行秋此刻伏在念初的身上,他没有想到念初会对自己的身体这么认真细致,会帮自己做身体上的按摩来减轻自己的酸楚,心下十分动容,头靠在念初瘦弱的肩膀上,薄唇正对念初小巧剔透的耳朵,轻启唇瓣,声音很小很轻,“小初,谢谢你…”眼神不再如平时那般寡淡,似乎只要是念初陪在身边的时候,他的情绪就总会随着她而变化。

楼主 zombie129  发布于 2016-11-13 20:00:00 +0800 CST  

楼主:zombie129

字数:55598

发表时间:2016-11-06 23: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7-10 17:54:12 +0800 CST

评论数:189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