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口味】片段 你喜欢的样子我都有

片段坑,多男主,多bl
图是从微博抱哒(右下角有水印),侵删~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30:00 +0800 CST  
趁着国庆开个坑发泄hhh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31:00 +0800 CST  
1.古耽中风心脏叔侄年下【重】
温泉馆里雾气缭绕,几处假山相映成趣。男人斜斜的歪倒在竹制躺椅里,在潺潺的流水声睡得酣甜。
隔着天青绿的水晶珠帘,周承言站在外面注视着躺椅上的小叔叔。尽管已经年过不惑,可岁月对他却极为眷顾,风霜雨雪在他疏朗的眉目间沉淀了几分沉稳,面容丝毫不显老态。此时他仅着一身墨绿的轻绸宽袍,下半身探入温泉里,上身胸口微微敞开,露出晕染的浅淡粉色的单薄胸膛。黑白参半的长发松松挽着,已有了些微的散乱。
这般看着,周承言目光温柔。放佛是知道有人在窥探自己,熟睡中的男人身子颤了颤,忽而挣动起来。被白绸缚在竹椅上的孱弱身躯不住蹭动,探进温泉里的双腿纤长细弱,因着动作而无力的随水流飘起,眼看就要没入水里。周承言赶忙上前解开白绸,也不顾温泉打湿自己,小心翼翼的把男人搂入怀中安抚。
“呃……陈……”男人模糊的喃喃,喉咙里吐出的字音极难辨认,周承言却是习惯一般,温声哄着。
男人薄薄的眼皮下眼珠不住滚动,依稀可见一线眼白,显然是挣扎着醒来,却是如何也撑不起沉重的眼睑。他右手微微蹭动了几下,内勾形如鸡爪的五指虚虚拢着,像是要抓住什么。周承言见状忙掀起自己的一角衣襟,握着男人的残手轻轻塞了进去,顺手替他揉捏着变形的指节按摩。
“叔叔莫急。”周承言软声哄慰着。男人手里握着东西,又身陷熟悉的怀抱里,将醒来时惶然无助的心情也平复下来,慢慢地睁开了眼。
“唔……陈……”男人唤了声,舌头僵木,吐字也不清。只不过几个简单音节,那略微歪斜的口唇便涌出了一股涎水,连带着累的微微喘息,小舌也无力的露出一截。
涎晶滴滴答答垂落在男人胸前,他懵懵懂懂的看着周承言给自己温柔的拭去,嘴里“呃呃”咕哝。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31:00 +0800 CST  
“哪里难受么?”周承言轻声询问,怕惊到男人脆弱的心脏,一手还在轻轻揉着他的心口。
男人呜呜噜噜几句,涎水也随之喷薄,周承言怕他呛到,一边耐心的应着,一边缓慢的抬高男人的身体,轻轻掰开男人的嘴,让他口里的多余涎液滑出。
体位变化,身子也不爽利,男人缺乏安全感,残手不住抖动着,细如麻杆的两条腿伶仃可怜,轻轻拍打着水面,双目微微翻白,口唇大张着急促喘息。
“叔叔放心。”周承言吻了吻男人的唇角,替他把无力收回的小舌推回口中,耐心安抚着不安的男人。
“呃唔……嗯?陈……”情绪安定下来,男人也不再紧张,安心的瘫软在周承言怀里,因为难受而略有些狰狞的表情此时一片平和,凤眼水润,茫然的盯着抱住自己的男人。
周承言心里一软。男人是自己的叔叔,早年走南闯北做生意,却是一身儒商气。后来遭逢大变不幸中风,身子也是衰弱下来。
男人现如今即便是重残痴傻,也依稀能窥出昔日的几分儒雅温和来。周承言心里又怜又敬,爱惜的给他揉捏筋骨。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32:00 +0800 CST  
才发现我有个帖子被吞了也在这里发吧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37:00 +0800 CST  
病娇忠犬老妈子攻薄峰泽x渣浪贱万人迷自恋受林森
楼主一直在为视角问题苦恼,某日灵光乍现想到一个绝妙的解决方法——两人视角分开写,嘿嘿【滑稽】
鉴于楼主第一次尝试用第一人称(攻受视角交互),所以有可能会崩,极大可能会导致叙事混乱,介意的就不要管这个啦
是个小短篇,楼主尽量克服废话多这个猫饼
……
“算命的人说我名字里有山有水,却终归少了点生机。”
“现在我找了一个名字里全是树的媳妇,看他们怎么说。”
世界背景设定:同性可结婚,男女皆可孕子【暂定这两基础的,以后想到啥再加吧】
人物背景前提:忠犬攻黑化之后决定要好好对待媳妇的故事。
受有贼心没贼胆,三观不正自恋狂(前期)和各种人聊骚然后被关小黑屋打屁♂股了【误】
薄峰泽和林森结婚三年,除了最开始那段甜蜜之后,爱情的保质期一过,林森就开始作天作地了。
第一年,林森和薄峰泽甜甜蜜蜜。
第二年,林森有点厌倦薄峰泽。
第三年,林森基本无视这个不管天不管地只会管自己的老攻,甚至妄图离婚再找。
第四年……
林森乖乖的躺在床上,流着口水要老攻抱抱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40:00 +0800 CST  
1.
“森森,该吃饭了。”
一道声音经过了耳机的重重阻挠,跋山涉水的钻入我耳朵里。
游戏里的人物杀得正酣,我连应都懒得应,闷头操作,细长纤白的十指在纯黑键盘上翻飞,漂亮极了。
简直是赏心悦目。
这也是我抛弃游戏机选择笔记本的原因。
“森森?亲爱的,吃饭了。”男人低沉悦耳的声音响在身侧,“你胃本来就不好,应该按时吃饭,昨晚上刚喝了一场酒,不难受吗?”
再好听的声音在你耳边上重复千百遍嗦里吧嗦的东西也该听够了,我不耐烦的胡乱应着“嗯嗯哦哦”,眼睁睁看着人物被人施了个定神诀,然后——叭,死了。
草!劳资辛辛苦苦打了半天的副本!
我气冲冲地把耳机摔下来扔在桌子上,偏偏薄峰泽——也就是我老攻,丝毫不长眼色的继续啰嗦:“森森,游戏结束了吗?去吃饭吧。”
“吃吃吃。”我翻了个白眼,推开他去了洗手间。
背后还有男人的声音:“森森,家里天冷了你用热水洗手。”
我心里憋着股气甩上了洗手间门。
大理石台面上摆着的是三年未变的瓶瓶罐罐,大多数是我的。
因为我是敏感皮肤,又要经常去演出,所以不敢轻易尝试,固定的只使用这些。
你问我薄峰泽?害,当然是因为他用的这个牌子是当年刚谈恋爱那会我送的。
当初我刚接了这个牌子的代言,手上产品很多,我又恰好对这款过敏,索性顺手给了新谈的男朋友。
谁能想到呢,看起来人模狗样的总裁薄先生竟然是个啰嗦忠犬。
怎么想到这个了?我甩甩脑袋,难道真的是昨儿个酒喝多了,现在还上头?
这么一想,头还真有点晕,胃也隐隐作痛。我走向餐厅,柔和的灯光下薄峰泽眉目温柔,我看着却满心的烦闷。
“我要保持身材你又不是不知道,弄这些我不能吃的菜,纯心膈应我啊?”
满桌子的山珍海味,闻着那叫一个香,我烦躁的拿起筷子拨拉了两下碗里的面条,没注意到薄峰泽眼底一闪而过的失落。
食不知味的挑起一根面条塞进嘴里砸吧着,我漫不经心的听着薄峰泽劝我:“森森你太瘦了,会营养不良的,这些菜不油,你吃一些对身体好。”
饭桌不大,薄峰泽就坐在我旁边拿着公筷往一个小碟子里布菜,堆得满满的推到我面前,嘴里还一直絮絮叨叨。
“薄峰泽,我们离婚吧。”我忽然说道。
“这个多吃点……”薄峰泽的声音停了下来,筷子举在半空,有点滑稽又有点可怜的望着我。
呆愣愣的。
“我说,我们离婚吧。”我放下筷子,语调清晰的重复了一遍。
薄峰泽手里的筷子“啪嗒”一声掉在桌子上,他手忙脚乱的捡起放好,动作很慢,仿佛是在积蓄勇气做一个决定。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41:00 +0800 CST  
2.
“Boss,这是林先生杀青宴时的照片。”
我接过小刘手中的文件夹仔细翻看,手摩挲着森森的影像,目光里是掩不住的迷恋。
森森,我的妻子,我爱他。
照片上的人笑的乖巧,森森本就长得白净,这么一笑露出两个酒窝,甜的能醉死人。
这一沓照片里的主人公只有他一个。我看他给那个女人挡酒时宠溺的眼神,看他和另一个男人拥抱时露出来的纤细腰肢,看他醉倒后摇摇晃晃的挑着别人下巴调情。
我的森森,真招人喜欢啊。
没关系的,我知道,他们再喜欢他也没用,森森只爱我一个人。
怀着个想法,我回了家。森森已经在家里等着我,看见我回来甜蜜蜜的叫我了一声。
但是,他没有吻我。
失落的情绪堵在心头,我做着饭,催促他别忙着玩游戏,好好休息一下。
晚上森森缠着要。
我想让他好好休息,毕竟在外边拍了一个月的外景,我心疼他。但谁能挡得住森森的撒娇呢?只要他肯软和和的叫我一声“老攻”,别说这种事了,刀山火海我都愿意替他去闯。
心甘情愿,甘之如饴。
原本计划明天出去玩的,但是森森一觉睡到了中午,我不舍得叫醒他,只好在家里处理了一点公司里的事。
吃完午饭,森森又窝到了沙发里打游戏。冬日里午后的阳光并不炽热,透过落地窗温和的撒到他身上,我甚至能看到他脸上细小的绒毛。
“森森,不陪我出去吗?我订了新上映的电影票,还有湖尚的包间,去吗?”
电影是森森主演的一部青春片。森森爱吃辣,湖尚的菜是附近里最合他胃口的。
我期待的看着青年。
“不去,打游戏呢,别烦我。”
我怔了会,轻轻应了声“好”,把切好的苹果用牙签签好送到他手边,拿起手机让助理取消行程。
“没火龙果吗?我不吃这个。”森森双眼不离屏幕,斜斜瞥了一眼玻璃碗。
我多希望他的眼睛看的是我。
但还是道:“火龙果刚从冰箱里拿出来,有点凉,你胃弱,待会再吃吧。”
“行了行了,别啰嗦了。”
我原地站了会,有些手足无措,最后想了想,轻手轻脚的去了厨房研究今晚上的菜。
在家里也很好。
几个相识的朋友给我发了消息,一条条“生日快乐”,却没有最想要的那个人的祝福。
森森可能是想给我个惊喜吧。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42:00 +0800 CST  
okk成功占据前十楼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2 11:43:00 +0800 CST  
2.龙(眼盲体弱瘫痪)
“龙?”
“……”
“龙族竟没落到这般地步了么……跟我走吧。”
一声浅淡的叹息,银色的小龙蜷缩起来,陷入沉眠。
……
严华推门,隔着清浅的纱帐,窥见软榻上正卧着一人。
他微微勾唇,凑上前去。
榻上人睡得香甜,柳烟似的淡眉舒展,白皙的两颊上还染着浅淡红晕,菱唇微微张着,隐约露出一小截粉舌,稚气中又带着股勾人的诱惑。
严华不忍心叫醒他,但若是白日睡多了,夜晚必定少眠,到了明日便要精神恹恹了,只得狠下心肠唤人起来。
吻了吻人儿额上的小龙角,见他还是无甚反应,严华闷笑了声,屈指轻轻弹了下那小巧的龙角。
龙儿这处最是敏感,约摸该醒了。
严华暗自想。
榻上人嘤咛一声,纤长的羽睫颤动,原本清浅的呼吸也急促了些,软手蹭动着欲去抚胸缓解不适。
严华眼疾手快,一手捧着龙儿沁凉的软手,另一手顺势抚上胸口,顺时针轻轻揉着。
小龙攒了点力气,挣扎着睁开了眼,一双流光溢彩的眸子里懵懂茫然,直愣愣的盯着虚空。
“花花……”龙儿怯怯的呢喃,严华轻轻嗯了声,小心翼翼的把人儿抱紧了怀里。
尽管严华足够细心,然而还是不免一阵眩晕。龙儿低低的呻吟了声,被刺激的瞳仁上翻,眼前一阵阵发黑,口水也控制不住的从唇角滑落,沾湿了衣领。
小巧的肉色龙角动了下,龙儿不安的缩进了严华怀里,弱声道:“花花……难受。”
严华下巴搁置在龙儿头顶,闻言蹭了蹭发顶,柔声询问:“龙儿哪里不适?花花给龙儿看看。”
龙儿眼神毫无聚焦,漆黑的瞳仁神光涣散,他化形已久却是天生目盲,严华又少让人和他接触,此时着急起来竟连表达也不甚清楚,只轻轻蹙了细眉,窝在严华怀里喘息。
严华见他不再说话,只以为是龙儿撒娇求怜,便也作罢 。动手拆开了他下体裹着的尿布,想为他更换清洗一番。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3 20:02:00 +0800 CST  
小龙天生体弱,目盲便罢了,只是年岁见长竟连下身也愈发软弱无力,化形之后的人身更是虚弱不堪,稍有不注意便是一场大病。只这龙族只剩下这最后一脉,他受人所托便多有照拂,原是派了侍童来看管,但小龙黏他黏的紧,渐渐的便把小童遣散,只留了一个端茶倒水的,到现在偌大的华烟殿竟只剩下他们一人一龙了。
堂堂一界宗师倒沦为给孩子换尿布的了……严华无奈挑眉,长指轻勾间松松系在小龙肚腹上的尿布便落了下来。但那原本该是濡湿的尿布上却是雪白一片,异常干净。而龙儿的小腹则是圆滚滚的,透着粉嫩,活像是揣了个小西瓜。
严华皱了皱眉,忧心龙儿又是憋尿,怀里的小人儿却是已经受不住,微微抽泣起来,清澈的眸子蓄满泪水,好不可怜。
“龙儿不哭了,乖,花花在。”严华笨拙的轻哄,大掌蓄了灵力轻轻覆在那鼓涨的圆润上,龙儿打了个激灵,刺激的浑身都颤抖起来,软手蹭动着便向下体探去,娇弱的脖颈原本是无力支撑,只能歪在严华肩上的,此时也受不住似的直直往后仰,连带着分泌的口水把严华肩头沾湿了一片。
“哦哦……痛……呜……花花,痛……”龙儿哭的梨花带雨,连带着把严华的心也打湿的柔软。
掌根晕着灵力,严华狠狠心照着那圆润的水球推揉了下去。
“啊……呃……呜呜……”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感让小人儿受不住,急促的喘息下一口气没倒过来呛在喉咙口,竟是昏迷了过去,面色迅速憋的涨红,严华无奈只得先松了小腹那处,腾出一只手扶着龙儿细弱的脖颈,另一手给他拍着背顺气。
……
一番折腾下来龙儿早就受不住,半眯着眼就要去会周公,连带着唇角涎水丝丝缕缕的落下沾染了一缕缕银发都不自知,更别提下半身的小雀儿还在尿布上滴滴漏漏了。严华净了手,回头看这小龙儿竟跟个痴儿一般木呆呆的,不由好笑,暗道这龙族若是担在这么一个孩子身上,那前途可真是……不甚光明。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3 20:02:00 +0800 CST  
2333说个题外话,刚翻我以前帖子发现这些镇楼图简直就是我的墙头cp记录了hhh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3 20:37:00 +0800 CST  
4.
九月里的海风带着微微潮湿的咸涩,扑打在人的胸腔上。
他轻轻咳嗽一声,将漂流瓶的木塞仔细合上。
灿烂的阳光在修长白皙的五指间跳跃,男人微微抿唇,勾出一个浅淡的弧度,小心翼翼的将手中小巧的瓶子放入水中,看它随着蔚蓝的波涛飘远。
远了,远了……他直起身子,微微踉跄了下,失神的看向茫茫天际,淡色的瞳孔里映着海天一色。
涨潮了……
他一步步,一步步 ,似乎在追随着那个瓶子,渐渐的迈入水中,迈进海洋深处。
海水温凉,男人微微打了个哆嗦,纤长的睫毛垂下一片深色的阴影,上边不堪重负般挂着滴水珠,在阳光下反射出炫目的光泽。
他已经感觉不到冷了,海水温柔的冲刷着他的身体,像是母亲温情的爱抚。
男人着了魔一般,即便到达胸口的海水带来了浅浅的窒息感,他也依旧执着的往海水深处行去。
渐渐的,沉重的身体变得轻盈,一直压抑着的胸口也变得舒畅开阔,他仿佛徜徉在云朵里,每一步都给全身的细胞带来一次颤栗般的愉悦。
很累……很累……
海水已经漫到脖颈,他抬起头,注视着蔚蓝的天空,迟钝的大脑忽然产生一个疑惑——他现在是在海里望天呢,还是在天上俯视大海?
然而这个问题注定得不到回答,疲倦的身体得到了前所未有的舒展,睡意便汹涌如潮般吞没了他。
腿下失了力,男人便软软的仰倒在了海水里。他微微睁着眼睛,感受着巨大的浮力抬起他孱弱的四肢,然而沉重的身躯却控制不住的往更深处坠去。
一尾小鱼从他身边游过,吐出一串泡泡,男人忽然感到无比的喜悦,连胸膛处巨大的窒息感都被抚慰。
他昏昏欲睡,也并没有发现,那两条修长瘦弱的人类双腿已经挣破衣裤,变成了一条巨大的、蔚蓝色的鱼尾,在水里无力的软垂着。
疲倦,疲倦。
那就睡吧,我的孩子。大海如是道。
男人安然的合上双眼,在渺远而又古老的歌声中,陷入永恒的黑暗。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4 18:08:00 +0800 CST  
就,我也不知道写了些啥玩意2333今天看到漂流瓶忽然就想到这么一个情节了hhh之所以没有片段三是因为那是个较长的宦官梗然而我还没有码完所以就不上传了2333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4 18:10:00 +0800 CST  
我觉得我不配重口味这个标题,我应该叫小清新……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4 18:10:00 +0800 CST  
森森
3.
玉兔西沉,城市里霓虹灯交相辉映,漫长的夜已过去了一半。
我并没有感觉到疲惫,事实上我的身体和大脑都在兴奋,在战栗,叫嚣着占有与胜利。
森森在床上静静躺着,这种喷雾是我从特殊渠道拿来的,他吸入的量至少可以睡一天。
紧贴着青年柔软的身躯,我坐在床畔凝视着他。
青年睡得并不安稳,两道细眉微微蹙着,用气声呢喃着些梦话。我听不大清,便吻了吻那湿润娇嫩的唇瓣以示安抚,并把他刚刚流出来的涎水尽数收入口中。
大概是注射的药起了作用吧,肌无力,原来也会流口水么?像个小懒猪的森森,真可爱啊。
我不想让他躺在床上了,我想抱着他,拥有他,让他完完全全的依赖我,除了我的怀里哪里也不能去。
这个想法一出现,我便付诸了行动。
把那床亲密接触他的被子从身上拿走,我犹不满足,把他的衣服也扒了个精光。
青年奶油白的身体就这么赤裸裸的展现在我面前,胸前的两粒樱红因为寒冷而微微颤栗,纤细的四肢上没什么肌肉,安安静静的摆放在床上。
我着迷的望着他,近乎窒息。
我的森森。
卧室里是恒温系统,但对于昏睡的人仍旧是冷了些,我看到他有些颤抖,爱怜的把人拥进了怀里。
为了保持体型,森森并不沉,甚至可以说瘦的厉害,在药物作用下,他的身体像是一滩水,密密的贴合着我的身体。我甫一松开揽着他的手,他就软绵绵的直往下坠。
像是忽然发现了乐趣,我找到一个很好的玩法。
给森森摆正身体,让他背靠着我,扶着他坐直后再松手,我的森森就会低垂着小脑袋乖乖的软倒在我怀里。
如此这般两次,我硬了。
下面绷得很紧,我也并不打算忍着,这些都算是惩罚,不是么?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4 18:12:00 +0800 CST  
森森补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09 00:41:00 +0800 CST  
森森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0-15 01:02:00 +0800 CST  
森森,放假更一下2333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1-02 10:10:00 +0800 CST  
5.
脑阔子疼,嗓子疼,胃疼,腰疼,屁股疼,腿疼。
哪都疼。
昏昏沉沉中我骂了声,大脑迟了半晌才反应过来,我一把清亮的好嗓子怎么哑成了这样。
和薄峰泽做的最凶的时候我嚎了一宿都没这么吓人。
乱七八糟的想着,我艰难的想坐起来看看昨晚到底发生啥,身体却是沉得跟什么似的,软的半分力气也没有。
头还疼的更厉害了。
越想越不对劲,我大喊了声“薄峰泽”想问问他,吐出口的声音却像是蚊子哼哼。
我还就不信了!
脾气上来了,我咬着唇艰难的挪动,扶着床畔慢慢坐起。头晕的更厉害了,我眼前发黑,一堆晃眼的小星星冲我眨啊眨。
脱力滑倒的瞬间,我听见薄峰泽那家伙惊慌失措的一声“森森!”随即被搂进了怀里。
腹肌触感真不错啊。我杂七杂八的想着,喘着粗气倚在了他身上。
“别,别晃,哎哟晕死我了。”我喃喃,嗓子磨砂似的难受,“薄峰泽,水。”
一口温热堵在了唇上。
我惊悚的瞪大双眼,心里对薄峰泽的腻味上升到了一个新高度——他竟然,用嘴喂我??
我没刷牙啊!
薄峰泽显然不介意,甚至还意犹未尽的又喂了我几口,才红着耳朵、红着脸的问道:“森森,还要吗?”
显然是想继续喂。
我翻了个白眼,气若游丝的骂他:“老子再要就没气了。”
谁跟你似的,肺活量大的像牛。
薄峰泽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脸上的神情一如三年前的温柔:“森森你昨晚低血糖发作,撑着给我开了门之后把脚崴了,半夜又起来发烧。你先躺下休息一会儿,我煮了粥,待会吃了暖暖胃再吃药。”
他一如既往地絮叨着,英俊到不可一世的脸上是小心翼翼的讨好,动作细致轻柔的把我扶到床边倚着。
阳光毫不吝啬的挥洒在他身上,镀了层金色的薄峰泽像是希腊神话里的大天使,微垂的眼皮下是深得能把人溺毙的温柔。
我几乎窒息在他的深情里。
这样的薄峰泽,真是让我无法抗拒。
我开始后悔昨晚的冲动,明明是相爱的两个人,我却在一直伤害他。
以后好好补偿他吧。
我淡淡的想,有些心虚的偷瞄了他一眼,心里忽然涌动起了久违的清潮。
真的很久都没有好好看他了……我男人,原来还是这么好看啊。
他被我偷看的直愣,我却是懒得和他解释,想要我说出那种“薄峰泽对不起我错了我们和好吧”这样的话?嘁,这辈子吧。
脑子还昏沉,我估摸自己是发烧了,而且还不轻,连忙警告他:“我不去医院啊,你可不准私自带我去。那么脏的地方你要是敢带着我去,咱两就必须离婚!”
(真是作死啊23333)

楼主 s似此星辰  发布于 2019-11-16 21:52:00 +0800 CST  

楼主:s似此星辰

字数:18749

发表时间:2019-10-02 19:3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3-21 10:20:43 +0800 CST

评论数:26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