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凉意深深,奈何追寻 男主轮椅

文案


他告诉她,要学会自保。


她记住了,做到了。


可他后悔了。


男主——楚洵 女主——燕凉

HE。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02 15:46:00 +0800 CST  
楔子


春,草长莺飞。


锋利的剑滑过颈间,对面的人连声音都没发出,萎软倒地,没了气息。


顺着剑身滴落的猩红,燕凉垂头,眸中最后一丝挣扎褪去,留下的,只有无尽的木然。


从此后,怕是只能远远看着他了。但实际上,她从未靠近过他吧,如果非说有,也在记忆深处,遥不可及。


想着,心头一阵钝痛,久久不散。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02 15:47:00 +0800 CST  
第一章


朝堂之上,那明黄色的身影眯着双目,良久,开口,“退朝吧,楚卿随朕来。”


书房,楚洵端坐在轮椅上,有一下没一下敲着扶手。


“大哥,当真不行?”当今天子——玄德,语带请求。


“莫让臣为难。”楚洵接话,声音没有半分情绪。


玄德语塞,若非楚洵相助,再有十年,他也未必能登上帝位。


“皇上莫急,此事仍有转圜的余地。”楚洵从怀中掏出信笺,递给了玄德。


玄德接过,纸上的内容让他精神一振,他望向楚洵,眸中全是感激。


“皇上,臣累了,想出去一阵子。”楚洵眉心微拢,这二年为了巩固玄德的势力,他很少在江湖上走动了。虽再也不能仗剑天涯,可他的心,还是属于江湖。


玄德点头,又想起小妹一直的心愿,接着问,“大哥,安平的事,你当真不考虑了?”


“皇上,臣残废之躯,怎可高攀公主,此话莫再提。”楚洵的声音冷了几分,同样的话,听了多次,够了。


“我会好好和安平说的。”玄德叹了一声,满是无奈。


楚洵推着轮椅出了书房,一个黑影不知从何处冒出头,靠近他,低唤了一声“爷”。


“出城,去楚家杂院。”楚洵吩咐道,一手撑在扶手,头靠上去,闭目养神。


一个穿着嫩黄色衣裙的少女安安静静坐在楚家杂院门口,眼睛一直望着远方,直到那辆青灰色的马车印入眼帘,她一下子站了起来,顾不得已经脏掉的裙摆,摇着手臂,使劲儿喊着“二哥...”


段一耳力极佳,赶着马车的手微抖,侧头,对马车里的人说:“爷,三小姐来了。”


楚洵叹了一声,想着又不得安宁了,可实际上对这个比自己小了一轮的妹子,疼得不行。


马车到了近前,段一先跳了下来,将绑在马车后面的轮椅解下,推到了楚洵下车的位置。


一只手从里面掀了车帘,楚洵慢慢挪动着,双腿靠在一起,却没半分力气。


“二哥,你赶紧下来啦!”那少女等不及了,催促道。


闻言,楚洵身形一动,下一刻,已经稳稳坐在轮椅上了,手提着双腿,把它们放在踏板上。他抬眼,看着少女,“娇娇,你怎么来了?”


“谁让你不回家,又没人和我玩儿。”楚娇娇秀眉微皱,撅起小嘴。


“明知顾问,我过几天就回去。”楚洵怎会不清楚小妹的想法,打发她自己去折腾,他需要休息一会儿。


“二哥,你陪我出去逛逛嘛!”哪知,楚娇娇蹲身,拉着楚洵的衣袖,有些耍赖,目光却游移不定。


楚洵刚要答话,段一身形一动,竟从外墙翻进院内,显然是听到了什么动静。


楚娇娇慌忙站起来,跟着跑了进去。


楚洵有些奇怪,等他推着轮椅进到院内,看到了一个瘦削的背影,右手持剑,剑尖直指段一,刺目的红色从那人的右手滴落。


“住手啊!”楚娇娇急得大喊,可那两人仿若没听到她的话似的。


“你是谁?”楚洵开口。


话音刚落,那人的剑没有任何征兆的落了地,发出清脆的声响,整个人僵在原地。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02 15:48:00 +0800 CST  
第二章

“二哥,你别生气。”楚娇娇见状,忙抓住楚洵的手臂,可怜巴巴的瞅着他。


楚洵挑眉,目光对着那背影,神色却是平静。


“你认识的啊,燕凉嘛。”楚娇娇松了口气,却觉得不远处那个背影挺了挺脊背。


“燕凉...”楚洵重复了一遍,语调微微拔高,他记忆极佳,这个名字,却无印象。


“是我忘记了。”楚娇娇吐了吐舌头,三两步跑到那人跟前,将她转了过来,面向楚洵,“就是丫头姐姐啊。”


那人回身,与楚洵四目相对。


那是一张瘦削苍白的脸,眉心处有一水波样红痕,俏鼻微挺,薄唇紧抿,那深深的眼窝中,却是木然。


一时间,楚洵挑起的眉不自觉柔和下来。


原来是她!那个用无比坚定的眼神看着他,用力点头后,挺直脊背走远的燕家姑娘——凉凉。


燕凉木然的眸中滑过一丝挣扎,随即恢复平静。


她的身子被楚娇娇往前推了半步,她看着楚洵,缓缓的开口,叫了他的名字,“楚洵。”


楚洵愣了一下,唇角微勾,声音带着暖意,“你这丫头,和娇娇一样,叫我‘二哥’便是。”


燕凉微微摇头,没有接话,她执拗的想,这是她唯一想保留的,对于过往的牵系。


她并没想过会见到楚洵,这个在她记忆深处,最好的人。


“你怎会在此?”楚洵见燕凉的右手还在流血,又转移了话题,“娇娇,快带她去处理伤口。”


楚娇娇应声,拉着燕凉就走。


“去哪?”楚洵问,那明明是柴房的方向。


“二哥你去休息吧,我会照顾好丫头姐姐的。”楚娇娇却是头也不回,脚下步子更快了。


楚洵确实累了,想来在楚家杂院,也出不了什么事,“段一,娇娇那边有什么需要,你盯着点。”


“是。”段一收了剑,抱拳应道。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03 21:51:00 +0800 CST  
第三章


楚娇娇替燕凉将裂开的伤口重新包扎好,小心翼翼的说:“丫头姐姐,疼么?”


燕凉没有说话,不过三招,她就知道自己不是那人的对手,只是这几年,她学会了先发制人。将外衣穿好,她提剑,看了楚娇娇一眼,“我走了。”


“丫头姐姐,你去哪儿?”楚娇娇忙问,自己好像也没说错话啊。


“你保重。”燕凉只回了这一句,身形飞快,已经没了影子。


几个起落之后,郊外密林深处,一个竹屋印入眼帘。


以后就是再想,楚家杂院,她也不会去了。仿佛一场梦,碎了,就什么也没有了。


“走了?”楚洵醒来,刚想张罗着带两个姑娘出去逛逛,就听到了楚娇娇这样说。


“嗯。二哥,对不起。”楚娇娇的脸涨得通红,虽然在楚家杂院碰上燕凉是意外,可她还挺喜欢这个姐姐的。


“傻丫头,你又没错。”楚洵失笑,细算下来,这只不过是第二次见燕凉,留她下来,只不过是应有的礼数。


“可是...可是...丫头姐姐喜欢你啊。”楚娇娇有些急了,声音却放低了下来。她年纪不大,可有些事儿,看得明白。


“说什么呢?”楚洵似乎没太听清,“你怎会和她熟识的?”


“算了算了,你以后会知道的。”楚娇娇没有答话,心里却有些难过起来了。


“你呀!”见妹子不想再说,楚洵索性也不再问了,想知道什么,让段一去查便是。


只是没想到,很快的,他又见到了燕凉。


十天后,顾家庄。


楚洵当年在江湖的名头无人不知,只是遭人陷害废了腿脚,才被楚家召回,转入朝堂。如今,借着顾家庄之喜事,要重新回到江湖人的视野中。


“楚兄。”顾家庄庄主——顾礼明见到是他,忙迎了过来。


“礼明兄,楚某不请自来,叨扰了。”楚洵笑着,没有错过周遭一张张惊异的脸。


“楚兄哪里话,快快随我上座。”顾礼明说完,忽觉失言,面色微微发僵。


“无妨。礼明兄不必顾忌。”楚洵笑容未变,再不能行走之后,这样的话,已然麻木。


“是是是。”顾礼明松了口气,引着楚洵往厅中去。


突然,从侧面的角落,传来细微的破空之声。


楚洵手指在扶手上轻轻敲了一下,段一动了,那细如牛毛的针瞬时被他截住。


顾礼明大惊,那针的方向是冲着自己来的,若不是楚洵身后的人出手,他怕是已经着了道,可随即,他就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果然,只要和白如梦扯上关系,想善了,是决计不可能的。


“既然来了,就请阁下现身吧。”顾礼明扬高调子,厅中都是人,就算白如梦亲自来了,想要全身而退,也怕不容易。


大厅顿时安静了下来,连呼吸声都放缓了,只有楚洵漫不经心的勾起嘴角。


段一身形快如闪电,转眼间,屋顶横梁上的黑衣人就被他逼了下来。


那人极瘦,横梁粗重,若非内力极好,是根本不会发现的。


只是,楚洵认出了那人,因为那目光,不久前才刚刚见过。


竟是她!


燕凉本不是绝顶高手,何况遇见的人是段一,她全无胜算,当然,更因为她看见了楚洵。


思绪一动,手上的剑就慢了,不过三招,就被段一制住,推到了楚洵的跟前。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06 20:37:00 +0800 CST  
第四章

“你是谁?”顾礼明确信不是白如梦,松口气的同时,抬手就要去揭黑衣人的面巾。


“礼明兄,此人交给我便是。”楚洵出声,对上那木然的目光,其中一闪而逝的愕然被他看得清楚。


“也好,那就麻烦楚兄了。”顾礼明顿了下,人也不是自己抓住的,既然楚洵开口了,面子他得给的。


楚洵对段一使了一个眼色,段一会意,先带着燕凉出了正厅。厅外已经有小厮引路,引着他们去了客房。


“诸位,顾某失礼了。来来来,大家就坐。”顾礼明忙重新招呼,很快,厅里又热闹了起来。


段一将燕凉反手绑了起来,又点了穴,将她安置好,又回到了楚洵身边。


约一盏茶的功夫,楚洵告罪:“礼明兄,楚某想先去歇息片刻。”


“好好好,楚兄请便。”顾礼明起身,目光却不自觉又看向楚洵的轮椅,想他定是不能久坐。


楚洵又向在座的言明,才由段一推着轮椅出了正厅。身后,那低声窃语都传入了自己的耳中。他微叹,既是事实,又何须在意。


燕凉手指微动,想要挣开穴道,她没想到在这里会遇见楚洵,看来,她只有回去领罚了。


门开,楚洵被段一推着进来,她听到楚洵开口:“放了她。”


手上的束缚一松,穴道也随之解开,燕凉起身,就要走。


“站住。”楚洵抬手,拦住燕凉的去路。


燕凉看向楚洵,一言不发,面巾下,贝齿咬住下唇。


“你的伤好了?”楚洵开口,他本来应该直接问燕凉来此的缘由,可话出,却带着几分关切。


燕凉微怔,下意识点了下头。


“怎会来此?”楚洵这才问了。


“任务。”燕凉微微吸气,说了,“杀人”二字,她没有出口。


“你怕我?”楚洵眉心微皱,他没有错过燕凉语气中细细的颤抖。


燕凉摇头,作势往后退了一步,想要绕开楚洵离开。


“你要走,我是追不上你的。”楚洵笑了,他当然知道燕凉的意图,只是不问清缘由,他不可能放她离开。

闻言,燕凉僵住,木然的眼中陡然涌起一层水雾。


楚洵一直看着燕凉,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反应,一时间想要说的话生生卡在喉间。


气氛奇怪的不行。半响,燕凉紧了紧手中的剑,提气,飞一般冲出了屋子,跃上房顶,不见了身影。


良久,楚洵才出声:“段一,去查查她。”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08 20:27:00 +0800 CST  
第五章


青云山,缥缈门。


“小燕儿,你怎舍得让本座失望呢!”一个带着媚意却明显是男子的声音轻飘飘的入了燕凉的耳。


燕凉跪得笔直,垂着头,一言不发。


“怎么,燕儿是遇见了什么难事?”那声音带着几分戏谑,显然,顾家庄的事,他是知道了。


“他救我一命。”燕凉开了口,努力压住细碎的颤抖。


“罢了罢了,燕儿还是知道知恩图报呢。”那声音到了近前,修长的手指如鬼魅一般挑起燕凉的下颌,媚眼如丝,冲着燕凉眉心那水波红痕吻了下去。


燕凉瞬时僵住,虽然已不是第一次,可每每如此,她仍别扭不已。


“真是个乖孩子。”此人正是缥缈门门主——白如梦,显然,他很是满意燕凉的反应,“去刑房领罚吧。”


“是。”燕凉应了,待白如梦身子退开,起身,离开。


对于领罚,她并不陌生,江湖高手如云,她能做的,只是自保而已。


楚洵那边,也收到了段一带回来的消息。


看到“缥缈门”时,他内心升起一股无名怒火,她一个小姑娘,竟是缥缈门的杀手!早知如此,那天就不该放她离开!


可此时的楚洵不会想到,若非当年自己的一句话,燕凉不会是如此境地。


世事难料。偏偏此后,两人的牵系愈发深紧。


楚家杂院。


楚洵双腿盘坐,调息。


待运功一周天,他缓缓睁眼。


触手,萎软的腿脚,依旧只有凉意。


若非当年气盛,也不至于此,但,他并不后悔。虽失去了行走能力,却换得楚家八年的安稳。


楚洵将双腿摆好,拿起立在床边的长靴依次穿好,才撑着床,将自己挪到了轮椅上。然后去了内间,小解。


他有时会觉得自己幸运,不能行走后,他除了求医,也开始研读医书。至少,他不是书上记载的瘫病,还有能力照顾自己,尽管花费的时间多了数倍。

“主人。”门外传来段一的声音。


楚洵已经打理好了自己,开了门,“回楚家。”


马车奔着城南而去,今日,是他爹楚靖雄五十寿辰。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13 20:49:00 +0800 CST  
第六章


楚洵到的时候,天色已经有些晚了,厅中是举杯相谈的欢意,他看到爹和娘笑着迎客,以及他们身边努力扬着嘴角的楚娇娇。


他没让段一推轮椅,竟自过去,躬身,叫了声“爹,娘!”


楚夫人忙上前几步,声音中全是惊喜,“洵儿,你可算是回来了。”


楚娇娇的眼睛一亮,已经蹲到楚洵跟前开始撒娇:“二哥,你坏,怎么这么晚!”


“我若回来早了,不就看不到你这么乖的样子了!”楚洵打趣道,爹娘定是许诺了这丫头什么,否则,她才不会乖乖跟着迎客呢!


“哼!”楚娇娇起身,二哥回来了,她就不用站在这儿遭罪了。


“好了,你去吧,这里交给我。”楚洵指了指段一手上的东西。


楚娇娇的眼睛亮了亮,就知道二哥最好了,她看爹娘的目光也没看她,赶紧溜走了。


等到宾客到齐,楚靖雄端着杯子起身,声音洪亮,“多谢诸位光临楚家,借着楚某生辰,大家欢聚,望大家吃好喝好,楚某先敬三杯。”


一时间,觥筹交错。厅里热闹起来。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楚洵小声问着娘亲。


“要过段日子了。”楚夫人夹了一筷子菜放到楚洵的碟子中,“他这次跑得远,不过已经来了信,说是会带给姑娘回来。”


“我有大嫂了?”楚娇娇耳朵尖,嘴里还嚼着菜,就凑了过来。


“好好吃饭,像什么样子!”楚夫人轻斥,眼中却是带着笑意,她的两个儿子都不小了,楚洵这里她不敢问,好歹楚润带了好消息来。


“那挺好,咱家等着办喜事了。”楚洵笑了,大哥当年的情伤只有他知道,如今听到了娘亲的话,他也放心了。


楚靖雄正准备挨桌敬酒,管家过来,在他耳边耳语几句,他神色微变,急忙起身,奔着厅外而去。


楚夫人他们也不知何事,楚洵转动轮椅:“娘亲莫慌,孩儿跟去看看。”


一直到了大门,看清了来人,楚洵怔然,数天之内,第三次见到燕凉,唯一的不同,这一次,她穿的白衣。


“楚伯伯,燕凉奉主人之命,前来送上贺礼。”燕凉的声音不带一丝情感。


“白门主客气了,燕姑娘请厅里坐。”身后的管家捧着送过来的贺礼,楚靖雄招呼着,脸上的笑意有些违和。


“不必了,主人说,还有三个月,大家就是一家人了。”燕凉拱手,“告辞了。”


楚洵的眉心深深皱起,一家人?楚家怎么会和缥缈门扯上关系?他来不及细想,轮椅推了几步,“燕姑娘请留步。”


燕凉的脚步顿住,微微侧头,等着楚洵说话。


“楚家杂院少了东西,燕姑娘请随我走一趟吧。”楚洵看了眼不远处的马车,又对楚靖雄说,“爹,我先回去了。”


楚静雄点头,他也没想到,白如梦逼得这么紧。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16 20:43:00 +0800 CST  
第七章


虽然楚洵的话事关声誉,可燕凉根本不在乎,何况她知道,自己不该去的,只是,这可能是这辈子为数不多能与他独处的时候。所以,她稍稍犹豫,就跟上了楚洵的轮椅。


“劳烦搭把手。”马车前,楚洵对燕凉说。


燕凉不语,目光微动,一直跟着楚洵的那人不在。


“段一不来。”楚洵知道两次交手都是燕凉吃亏,故此补了一句,却是不知燕凉考虑怎么将自己弄上马车。


燕凉看向楚洵,“怎么做?”


“俯身。”楚洵示意燕凉,说来也怪,仰首看她,倒不觉得不爽。


燕凉依言而行,下一刻,呼吸微滞。


楚洵的左手环上她的脖颈,右手搭在马车上借力。她急忙伸手,去揽住他的腰,将他扶抱起来,顺利送上马车。


“轮椅绑在车后,多谢了。”楚洵放好腿脚,再慢慢挪进马车内,“你来驾车。”


燕凉照做,等她坐上马车,忍不住回头看了楚洵一眼。


楚洵的目光恰好也对上她的,带着探究。她赶紧挪开视线,放下车帘,缰绳握紧,“驾。”


马车并不快,燕凉绕了小路,马蹄的踢踏声带起阵阵尘土,让她觉得眼前的路都不那么清楚了,而自己的心似乎很久没有跳得这般快了,但她也知道,这一切都很短暂,短暂到她可以珍惜。


等到楚家杂院进入视线的时候,燕凉的手微微颤了下。


“你绕了路。”掀开车帘,楚洵的第一句话。


燕凉没有否认,只是利落的跳下马车,绕到车后去将楚洵的轮椅解下,推到近前。


一直等到楚洵将自己挪出来,她才靠得更近,如先前一般,将他扶抱下车,坐回轮椅。


楚洵撑着扶手调整坐姿,腿脚跟着晃了晃,燕凉已经俯身将他的双腿放上踏板,随即起身,也不看他。


“跟我进来。”楚洵自己推着轮椅,心里升起些许奇怪的感觉,为燕凉刚刚的动作。


燕凉跟在身后,目光带着贪恋,想更加清楚记得他的背影。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8-08-31 19:23:00 +0800 CST  
很认真的说:
这篇文正式停更了,因为5 6月份要进行我规培的考试,堪比当年折磨我三年的执业医师考试,如果不止看过我一篇文的小伙伴就知道那三年经历了怎样的挣扎,不过也不对,好像我第一篇文提出来是2015年了,也正是那年考过的证。
这篇文我的构想是有的,只是下笔磕磕绊绊,愣是把另外两篇写完了,让它成为现在的样子。
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考完试就会回来写这篇的,因为我很喜欢它的。
还是要给等待它的小伙伴说一声抱歉了,尽管我坑品不错,可是战线还是挺长了。
就这样,回见了。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1-04 22:19:00 +0800 CST  
第八章


楚洵的轮椅停在院子里,目光扫过每一间屋子,开口:“你来过这里?”


“嗯。”燕凉应了。


“在哪间?”楚洵接着问。


“杂屋。”燕凉答。


“几次?”楚洵的眉心起了皱,他调转了轮椅,面对着燕凉。两人有七八步的距离,她低着头,并不看他。


“十一次。”燕凉的声音有些发僵,虽然没有抬头,可那定在身上的目光,让她很不自在。


“你怕我?”楚洵再问,对于小姑娘的反应有些不解。


燕凉微微摇头,头勉强抬起来了。


“为什么会来这里?”楚洵想要知道。


燕凉的头又低了下去,显然是不打算回答。


楚洵虽不多话,可面对燕凉的寡言,心中生出几分无奈来。


气氛一时僵住。


许是想到要回去复命,燕凉退了半步,“我该走了。”


“等一下。”楚洵把轮椅往前推了两步,“你今天来楚家传话,所谓何事?”


“主人有令,燕凉从之。”燕凉并未撒谎,整个缥缈门,她最听话。


“燕姑娘,你我相识一场,以后若有难处,尽管托人传话,楚某必将尽力而为。”楚洵看着燕凉单薄的身影,承诺的话就这样说了出来,“只是,早日脱离缥缈门才好。”


燕凉以为自己听错了,她与楚洵虽算旧识,可多年未有交集,他如此许诺,她承受不起。


如果当年楚洵说出这样的话,燕凉的人生,或许是另一番光景了。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5-20 21:39:00 +0800 CST  
有的没的说说:表明我回来了,一段没什么营养的过渡段,我需要捋一捋思路,毕竟很久没写了。更新在今天也表示算过节对等待小伙伴的感谢吧,好歹也是520.
嗯,还有就是听喜马拉雅,买了杨湃的新专辑,也当真是第一次付费,还抢了个前1000名,得了一个明信片,也算中奖了,很开心。
嗯,祝大家都好。
更新暂时不定,或许卡文,或许很顺,反正尽量不拖拉。
就这样。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5-20 21:43:00 +0800 CST  
第九章


青云山,缥缈门。


“小燕儿倒是回来的快,怎么不跟心上人多待片刻?”见燕凉回来复命,白如梦突然说了一句。


燕凉原本跪得笔直,闻言,浑身僵住。


“小燕儿的心思一向好懂呢。”白如梦眉梢上挑,唇角微勾,声音愈发冰冷刺骨。


燕凉依旧不语。


“罢了罢了,以后总归是一家人呢,届时本座唤小燕儿一声‘嫂嫂’也是无妨。”白如梦将手中折扇打开,画面儿上点点绿意让他有些恍神。


良久,他才让燕凉退下。


燕凉回到自己的屋里,换下白衣,倒头便睡。


她虽有痴心,却不会妄想。唯一可以确定的,若是楚娇娇真的嫁进缥缈门,她能为那姑娘做的,她会毫不犹豫。


不仅仅因为那姑娘是楚洵的妹妹。


楚洵在楚家杂院多呆了半个时辰,段一来接他回去。


一进门,楚娇娇就凑了过来,指着自己瘪瘪的钱袋,可怜巴巴看着他:“二哥...”


“这才月头,你的月钱就没了?”楚洵有些无奈。


“因为知道二哥要回来啊!”楚娇娇说的理直气壮,蹲下身来回扯着楚洵的衣摆“等大哥回来,我可能要的更多呢。”


“行吧,你让段一陪你出去,算二哥账上。”楚洵宠溺的拍了拍小妹的头。


楚娇娇心满意足的出门儿去了,临走前再三保证一定不乱买东西。


正厅里,是一直在等儿子回来的楚靖雄。


“爹,咱家怎会和缥缈门扯上关系?”楚洵问得直截了当。


“哎,也是爹一时糊涂。”楚靖雄叹了一声,他也没想到,会赔上自己的女儿。


“和大哥有关?”楚洵反应极快,楚家人向来谨慎,能如此行事,也只能是力所不及。


“你在朝中伴君如伴虎,何况...”楚靖雄话未尽,父子俩都已明了。


“爹,您并未有错。”楚洵摇头,沉思片刻,“我亲自去趟缥缈门。”


那里有位故人,尚有几分旧情。
第九章



青云山,缥缈门。


“小燕儿倒是回来的快,怎么不跟心上人多待片刻?”见燕凉回来复命,白如梦突然说了一句。


燕凉原本跪得笔直,闻言,浑身僵住。


“小燕儿的心思一向好懂呢。”白如梦眉梢上挑,唇角微勾,声音愈发冰冷刺骨。


燕凉依旧不语。


“罢了罢了,以后总归是一家人呢,届时本座唤小燕儿一声‘嫂嫂’也是无妨。”白如梦将手中折扇打开,画面儿上点点绿意让他有些恍神。


良久,他才让燕凉退下。


燕凉回到自己的屋里,换下白衣,倒头便睡。


她虽有痴心,却不会妄想。唯一可以确定的,若是楚娇娇真的嫁进缥缈门,她能为那姑娘做的,她会毫不犹豫。


不仅仅因为那姑娘是楚洵的妹妹。


楚洵在楚家杂院多呆了半个时辰,段一来接他回去。


一进门,楚娇娇就凑了过来,指着自己瘪瘪的钱袋,可怜巴巴看着他:“二哥...”


“这才月头,你的月钱就没了?”楚洵有些无奈。


“因为知道二哥要回来啊!”楚娇娇说的理直气壮,蹲下身来回扯着楚洵的衣摆“等大哥回来,我可能要的更多呢。”


“行吧,你让段一陪你出去,算二哥账上。”楚洵宠溺的拍了拍小妹的头。


楚娇娇心满意足的出门儿去了,临走前再三保证一定不乱买东西。


正厅里,是一直在等儿子回来的楚靖雄。


“爹,咱家怎会和缥缈门扯上关系?”楚洵问得直截了当。


“哎,也是爹一时糊涂。”楚靖雄叹了一声,他也没想到,会赔上自己的女儿。


“和大哥有关?”楚洵反应极快,楚家人向来谨慎,能如此行事,也只能是力所不及。


“你在朝中伴君如伴虎,何况...”楚靖雄话未尽,父子俩都已明了。


“爹,您并未有错。”楚洵摇头,沉思片刻,“我亲自去趟缥缈门。”


那里有位故人,尚有几分旧情。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5-25 21:45:00 +0800 CST  
第十章


缥缈门。


听闻楚洵来访,白如梦脸上浮起意味不明的笑意:“倒是来得快...”


不过,当他看到滑动轮椅进了内殿的楚洵,眉心起皱。


“如梦,好久不见。”楚洵声音淡淡,看着这张和记忆中相似的脸,仿佛时间停留在了从前。


“二公子,你与舍妹情分已断,如此称呼本座,怕是不妥吧。”白如梦话音刚落,起身,掌风直逼楚洵的面门。


楚洵不闪不避,跟在身后的段一反应更快,剑未出鞘就已然挡去白如梦的掌风。


白如梦冷哼一声,只一招他就知道暂且近不了楚洵的身,又拆了三招,重新回到上位坐定。


段一也退回楚洵身后,头微垂,不发一言。


“此等好手跟着二公子有些可惜呢,要不,本座拿小燕儿换换?”白如梦唇角微勾,抬手捋着颊旁长发,目光却带着几分狠绝。


楚洵微叹,他对白如梦并不陌生,只是历经十载,他早已不是当年样子,可眼前人,似乎仍未改变。


“娇娇姑娘得缘一见,本座甚是喜欢。”前后不过三句话,白如梦已经变了几变。


“楚家欠你的,楚某一人承担。”楚洵将轮椅往前推了几步,“此番前来,楚某还想见幻儿一面。”


白如梦的脸色一僵,顿时扭出一个似哭似笑的神情来,指向楚洵的手指带着颤抖:“你竟不知,你竟不知...”


闻言,楚洵怔住,那件从未证实的事原来是真的。


“主人,您的药。”燕凉站在内殿门口,身形微弓,目光所及之处,除了手中的托盘,只有脚下的路。


这并不是她第一次在白如梦会客的时候来内殿,但事不关己,她从来只顾自己要做的事,所以,并不知道殿内的人是楚洵。


“巧了...”白如梦脸色又变,仿佛先前的一切都没发生,“小燕儿今儿倒是快,看看这是谁来了?”


燕凉抬头,那坐在轮椅上挺直的背脊让她端着托盘的手指微微收紧却未曾发言。


楚洵调转轮椅,和燕凉四目相对。


不过数天,这是第几次相见了?


仿佛冥冥之中,有一根无形的线,拉扯着彼此。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6-01 22:41:00 +0800 CST  
嗯,又是过渡段。
节日快乐。
而立的我,今天。
沉迷于《基本演绎法》的最近,无法自拔。
好喜欢好喜欢Sherlock and Waston。
嗯,就这样。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6-01 22:43: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只一眼,燕凉就低下了头,步子比平常快了半分,从楚洵身旁而过,将药瓶放在白如梦桌上。


“小燕儿怕什么呢?”白如梦唇角微勾,滑出一声冷笑,“手抖的厉害呢!”


闻言,燕凉跪了下来,双膝在冰凉的地砖上发出清脆的声响。


楚洵心中微跳,眉心紧拢。


按理,燕凉和白如梦都算自己的故人,可此时,偏偏没有插言的立场。


“罢了罢了,赶紧下去给客人沏茶。”白如梦摆摆手,视线从燕凉处回到楚洵身上,“二公子请。”


楚洵将轮椅推前,已有小侍上前将椅子撤去。


那边燕凉起身,几步出了殿门。


“小燕儿的身法,二公子以为如何?”白如梦头微垂,漫不经心的说道。


“白门主教徒有方,楚某不敢妄言。”楚洵答着,刚想再提幻儿,却又被白如梦打断。


“二公子可知,小燕儿心悦你?”


楚洵愣了一下,此番来缥缈门,是为解决娇娇的事,可白如梦偏偏不肯好生说话。


“哎...”白如梦轻叹一声,“二公子了解本座心性,也并非硬要娶了娇娇姑娘不可,若是二公子能去天魔山替本座取回魔剑,你楚家和缥缈门种种,皆可一笔勾销。”


“白门主依旧不肯放弃?”楚洵沉思良久,还是忍不住反问了一句,想不到隔了十载,白如梦所要的,还是魔剑!


“本座不是舍不得这条命么!”白如梦笑了,显然他明白,楚洵已经答应了。


“如此,请白门主立字据为证。”楚洵点头,以他换娇娇和楚家的安宁,也是值得。


“二公子爽快,你且往天魔山去,三日后,东西自会送到府上。”白如梦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楚洵,“本座保证,这绝对是最划算的买卖。”


等燕凉回到殿内,楚洵和段一已经不在。她走近白如梦,等待他示下。


“二公子急着去天魔山,可惜这好茶,就赏给小燕儿了。”白如梦唇角在笑,目光却分毫不离燕凉的反应。


“谢主人。”燕凉稳住手中的托盘,尾音却带着细细的颤抖。


见此,白如梦满意的点点头,“小燕儿若是担心,大可跟着去。难得长长见识,也是极好。”


燕凉没有回答,躬身,缓缓的退出了殿门。


她回到自己屋内,简单收拾了行装,也奔着天魔山去了。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8-20 22:09: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往天魔山的路程大概有半月,楚洵给家里去了信,大致交代了一番。


出发不过两天,他就知道燕凉跟着他们,思虑再三,还是放弃邀她一起乘马车而行。


这个小姑娘心思如何?楚洵能猜出几分,但仅仅是故人,亦无特别交情。何况他如今的样子,情感的纠葛,还是不要了。


想得正出神,原本平稳行驶的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帘子外面传来段一低声:“爷,有埋伏...”


楚洵眉心微拧,他素来低调,此番行踪亦不张扬,看来,觊觎天魔剑的人绝不在少数。


然,他并没有听到打斗声,饶是段一功夫再好,也决计不会什么声响都不发出来。想着,他撑着自己往前坐了几分,掀开了车帘。


燕凉清瘦的背影就这样撞入楚洵眼中,她明明离马车数里不止,短短片刻,竟到了近前,还摆出一副御敌的架势。


“你走错了路。”燕凉能感受到身后的目光,淡淡的说了一句,尽管背向着他,她的尾音仍带着颤抖。


“烦请姑娘带路。”段一倒是不客气,他虽明了这姑娘来历,可他不是傻子,这姑娘在乎他主子。


“既是错路,你为何还跟着?”楚洵问,和段一的话语同时发出。


燕凉显然不知道该如何应付,只是从袖中掏出一张图递给段一,然后跳下马车,往远处去了。


“拦住她。”楚洵脸色微变,他目力极佳,三两句话间,两边林中的弓箭尽收眼底。


段一显然也看见了,手中的剑难得犹豫了下,他不会违背主人的话,可同样的,主人的安危是第一位的。


“要我亲自出手么?”楚洵的声音冷了下来,手拍在车框上,显然是借力准备出去。


“段一知错。”话音落,段一已经撵上燕凉,先她一步动手,解决起埋伏在林中的弓箭手。


有人帮忙自然是好事。对燕凉而言,这大概是她解决敌人最容易的一次了。


不过一盏茶的时间,两人折返。


段一并未受伤,步履轻快的回到楚洵跟前,从袖中拿出备好的白巾,擦掉剑上的血污。


燕凉在他身后两个身位,神色木然,脸上有着两道清晰的血痕,更不用染了更多猩红的白衣了。


“凉凉...”见此,楚洵下意识脱口而出,声音中带着几分疼惜。


燕凉明显吓了一跳,本就不快的步子瞬时僵在原地,有些不可置信的对上了楚洵的目光。


楚洵也觉着自己失态了,微微别开眼,语气换上了坚决,“你上车来。”


“小伤。”燕凉退了半步,并不打算听楚洵的话。


“段一,抓她上来。”这一次,楚洵不再给燕凉拒绝的机会了。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08-30 23:35: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闻言,段一将白巾装回袖中,剑也回鞘,身子往燕凉那边靠了半分。


燕凉知道避无可避,索性自己抬脚,两步踏上马车,躬身进了车内。


她坐在了离楚洵最远的角落。


楚洵心中微叹,从手旁暗格中拿出伤药,开口:“过来。”


燕凉恍若未闻,身子下意识往后缩了缩。


楚洵无奈,只得撑着自己往燕凉那边靠过去,没有气力的双腿被挪动着,倒也不显得狼狈。


脸上突然传来的柔软让燕凉回神,白净的布巾带着暖意的水分,正在替她擦去先前打斗留下的血迹。


仿佛受到了很大的惊吓,她的头猛地后仰,结结实实撞在了车壁上。


这声闷响传入楚洵耳中,眼角也跟着跳了下,他实在不明白这个瘦削的姑娘会是此等反应,片刻间,手中的布巾已经被抢走。


“我可以的...”燕凉挤出一句,布巾在手中攥的死紧。


如此,楚洵微微点头,退坐了回去,这一次,他挪动身形的样子尽数被燕凉看了去。


眼眶有些发涩,她见楚洵重新坐好,突然想起当年初遇时,他骑着高头大马的样子。


是他救了她的命!才能让她活到今天!


楚洵拿起先前未读完的书卷,勉强让自己的心思不燕凉身上,倒不是他想去探究什么,只是此事和自己有关,决计不能不理。


燕凉的脸是干净了,布巾拿在手里,离矮桌有些距离,上面都是书卷,一时间,她有些不知该怎么办了。


楚洵的头微抬,伸手指了一个方向。


燕凉会意,将布巾扔了过去,然后重新窝回先前的角落,闭目无言。


车里只有书卷纸翻动的声响,带着淡淡的墨香。


也不知过了多久,马车停了下来。


楚洵掀了车帘,发现天色暗了。


燕凉也缓缓睁开了眼,看着楚洵的动作,犹豫着该怎么开口离去,她知道方圆数里都不会有客栈,今儿,怕是要在林子里过夜了。


“爷,我去去就来。”段一说话间,身形已经远了。


“一直到天魔山,都不会有客栈了。”燕凉说话了。


楚洵侧头,有些诧异燕凉的开口,这是他第一次听她说了这么多个字。


他忘了,当年,这个小姑娘,不止一次叫过他“楚洵哥哥”。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11-18 22:14: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等到段一回转,算是证实了燕凉的话。


“你来过?”楚洵问燕凉,否则,她怎么会知道?


燕凉点头。


不知怎地,楚洵觉着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仿佛像是要失去什么一般。


“你别去了。”燕凉把目光对上楚洵,木然的眼中带着几分请求,“我会护着娇娇的。”


楚洵愣住,随即反应过来燕凉的意思。


她不希望他涉险!


可事关小妹的将来,他怎么可能不理。虽然他知道魔剑到了白如梦手中,江湖免不了又是一场血雨腥风。


“你相信我!”燕凉语气中也带出了焦急,见楚洵没有答话,右手下意识搭在了他的手臂上。


只一瞬,她又放开,重新低垂下了头。


她是怎么了?她此番跟来,不就是为了楚洵的安好么?


“我信你。”楚洵开口,“凉凉,你是个好姑娘。”


燕凉却不曾抬头,转身迈出了车内。


段一在一旁看着,实在有些不明白这个姑娘的意思,当然,他家爷好像也是说不上来的奇怪。


马车停下的地方,是林子旁的空地。


楚洵在段一的扶持下出了马车,坐上轮椅,他环顾四周,见到了仰躺在树杈上的燕凉。


想来,那应该是她晚上的栖身之所,也罢,就算出现什么飞禽走兽,高一些,也容易防范。


段一也简单的支起了帐子,夜里凉,楚洵的双腿不能受冻,身下垫的东西,总是要厚实些。


“送点吃的给她。”楚洵吩咐道,之前住客栈,备了很多的干粮。


段一领命,双足点地,就要往燕凉待的树杈上去,然,下一刻,燕凉却坐起后飞身而下,隔着楚洵的帐子不远,开始忙活起来。


楚洵看到了,她刚才下来,怀中抱着细细的树枝。


很快,火升起来了,带着特有的暖意。


“夜里太凉。”燕凉说完,往林子里去了。


想来,是捡树枝去了。


段一被抢了活儿,也不多话,先将干粮和水给了楚洵,自己到一旁也吃了起来。


燕凉倒是很快回转,抱着比先前更多的树枝。


楚洵突然就觉着有些过意不去,见燕凉将树枝放好往自己这边走来,他伸手抓住她的手臂。


燕凉僵在原地,手臂也跟着紧绷起来。


“辛苦你了。”楚洵开口,却是这四个字,他明明不想这样说的。


燕凉摇头,见楚洵没有放手,只能勉强自己答话,“早些休息。”


楚洵慢慢的松手,见燕凉重新回到树上,心头微微怅然。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12-08 00:22:00 +0800 CST  
第十五章


后面的路,倒是没再遇见阻截的人。


天魔山到了。


“主人。”燕凉突然跪了下去,在他们不远处的半山腰,那袭白衣甚是扎眼。


“小燕儿,这一路怕是耽误了呢。”白如梦和燕凉他们的距离不近,可每一个字,都清晰的传到了燕凉的耳中。


燕凉没有接话,头往下垂了几分。


楚洵暗自皱眉,心下突然明白过来,他们走的近路,白如梦还能在此等着他们,想来,是不打算让他和段一活着回去了。


“二公子,请吧。”瞬时,白如梦到了近前,唇角上扬,眸中清冷,冲着楚洵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段一身形微动,楚洵抬手制止,他深知段一不是白如梦的对手,抬眼,对上白如梦的目光:“幻儿若见到今日的你,怕是要失望了!”


白如梦脸色大变,声音跟着尖利起来:“你不配提姐姐...”


楚洵唇边滑过一丝苦笑,原本俊朗的脸上变得难看了几分:“我欠你的,自会还你。”


说罢,他推着轮椅,竟自往天魔山深处而去。


“主人。”燕凉开口,三个响头飞快的着地,额头因为砂砾的地面瞬时染上血丝,随即,她起身,跟上了楚洵。


她不知道,身后,白如梦的笑意直达眼底,满是算计得逞后的得意。


而段一,手中的剑捏得死紧。


那边,燕凉已经追上了楚洵。


“你不必去。”楚洵调转轮椅,看着燕凉,声音中除了严肃,更是认真。她额上的红色,有些刺目。


燕凉摇头,目光中的木然带出了决然。


“你又何苦?”楚洵低叹,和燕凉相见至今,她的种种行为,他其实是不懂的。


但此时,他知道应该自己面对,却希望,如果身边有人,可以是她!


他们来到了山脚下的石门前,机关的位置,燕凉拔剑轻挑,门便开了。


门内并不漆黑,墙边的火把燃着,带出的光亮却不足以看清甬道的尽头。


燕凉走在前面,身后,楚洵的轮椅推得有些吃力,双腿也因为甬道的不平整而掉下踏板,但他只是将腿捞起放回踏板,又继续前行。


就这样,半柱香的时间过去,他们终于见到了魔剑。

楼主 暮霭晨晨nancy  发布于 2019-12-10 22:57:00 +0800 CST  

楼主:暮霭晨晨nancy

字数:13834

发表时间:2018-08-02 23: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0-01-09 02:30:00 +0800 CST

评论数:2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