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清新] 渡红尘 男主宦官 wc

男主:苏辰轩
女主:顾辞

对戏产物,不定时更新。令,本文是甜宠文,中间可能有一点点小虐,但是结局一定是圆满的~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14:54:00 +0800 CST  
顾辞本是世家之女,父亲顾元山是当朝首辅大臣,就是这样一个世家小姐,因为一道圣旨,嫁给了权倾朝野的九千岁——苏辰轩。
说得好听点叫九千岁,其实说白了,就是个连水府都管不住的阉人。不过苏辰轩这个阉人做的也是够可以:皇帝离了他理不了政,然后又为了救皇帝损坏了腰脊,终生不能站立。皇帝心疼他,赏了个九千岁的称号,又让他做了东厂的头把交椅,成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督公,这不,又把首辅大臣家掌上明珠一样的大小姐顾辞赐给他做夫人。
要说这顾大小姐也是够惨的,倾国倾城的美人,落了个守活寡,奈何这是皇帝陛下亲封的督主夫人,没办法,顾府上下,含着泪,把大小姐嫁到了九千岁的府中。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14:55:00 +0800 CST  
顾府……
见母亲眼眶微红,明显是哭过了样子,脸色挂着泪水。顾辞走过去用喜服的袖子轻轻给母亲擦拭着泪水,还没来及说几句话,就被喜娘搀扶进轿子里。
外面锣鼓喧天,掀开喜帕偷偷瞧了眼外面,似乎有很多人。
终于到了那人府上,顾辞被搀扶下了喜轿,一低头就看到了木制轮椅的轮子。想必是自己未见面的夫君,她如是想着。
等拜完了天地,顾辞没来及偷偷看他长什么样,就被送回了房间,坐在床上等着那人回来。
“咳咳咳……顾小姐,委屈你了……咳咳咳……”苏辰轩进得屋来,并未去掀顾辞的盖头,推动木制轮椅,来到床边,与顾辞面对面的坐着。
顾辞等了许久,就听着那人说了句话,也没见那人掀开自己的盖头。伸手去拽了拽他的衣袖,把他手带到了自己盖头前:“不掀开吗?”
“咳咳……非是苏某不肯掀顾小姐的盖头,只是怕唐突了小姐……咳咳咳……”苏辰轩的身体很差,为着成亲的事劳累了一天,说不了两句话,整个人就感觉快要力竭了,无奈,新娘还未休息,自己也只能陪着。
“可是盖头不应该是夫君掀开吗?”顾辞带着苏辰轩的手把盖头掀开,看到了眼前的人,脸色异常苍白:“是不舒服吗?脸色为何这样难看?”
“无妨,只是有些累了,想必顾小姐也知道我这身子,如同废人一般,还望顾小姐能够海涵。”不着声色的抽出被柔荑握住的手,苏辰轩心中有些空唠唠的,自己这残破的身子已然如此,万不能拖累这个如花似玉之人。
“顾小姐放心,等过些时日,我就跟圣上请旨,给你许一门好的亲事,找一个健全的男子做夫婿,顾小姐的一生,不应该浪费在我这个残废之人的身上,咳咳咳……”
“你长的真好看。”顾辞微微一笑,苏辰轩说的话,她没听进去分毫,伸手摸了摸那人的脸,忍不住想要上去亲一亲。见他还坐在轮椅上,愣了一下,起身,把繁琐的喜服脱掉挂在一旁,看了看轮椅离床榻的距离犯了愁:“夫君,一同休息吧?”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14:57:00 +0800 CST  
“咳咳咳……”似是被女子的话惊到了,苏辰轩突然咳喘起来,这一咳喘不要紧,太监的水府本就不好,再加上瘫了下身,这水府更是废用,方才在喜宴之上又饮了一些酒,现如今只觉得小腹胀痛,想要小解却又解不出,只疼的苏辰轩佝偻着身子,面色苍白,说不出话来。偏偏方才安静的双腿现在也开始倒起乱来,不住地颤抖,弹起来又狠狠的砸到地上,柔软的锦靴也被踢掉,若不是被束带绑在轮椅上,苏辰轩此时早已从轮椅上滑下来。
“你,你怎么了?”顾辞见状,连忙解开了束带,没了束带的人儿,慢慢的滑下了轮椅。顾辞看见倒在地上的苏辰轩愣了一下,原来这人竟是坐都坐不住了。来不及多想,连忙把人抱在怀里,喊来了下人按住了那人双腿,渐渐的,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腥臊的味道。顾辞闻到空气中的气味猛的想起,先前听旁人说,九千岁因早年去势伤了水府,从那以后便不能再控制。慢慢的,等到苏辰轩不再痉挛,顾辞和下人把他抬到床上,:“你,没事吧?是不是我说了什么话让你不开心了?”
“没有没有………是我太没用了……吓到顾小姐了吧……”此时的苏辰轩想死的心都有了,早不发病,偏偏在这个如仙般的人儿面前发病,她……会嫌弃我的吧……唉,自己在想什么,就算不发病,他也不会喜欢一个阉人,还是瘫了的阉人……
“没吓到。”顾辞摇了摇头,又让下人去打盆热水,解开那人衣衫,把他的里裤脱下来,那人腿间的尿布早已湿透:“你有没有事?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要不要请个大夫来?”
“不用了,老毛病,还请顾小姐先离开一下,待福禄收拾好后再进来。”看着人儿的手伸向了自己的腌臜之地,苏辰轩急忙出声制止了顾娇辞的行为,他不能,他不能把自己最丑陋的地方让她看见。
“我也可以的啊!”顾辞看了眼苏辰轩的身下,又看了看他,伸手过去解他的尿布:“没事,我会很小心的,真的。”
“顾小姐,不要……”还未说完,顾娇辞就已褪下了苏辰轩的尿布,苏辰轩面如死灰,心中唯一的一点火光也已熄灭,默默地闭上眼睛,等待着人儿无情的嘲讽和厌恶。
顾辞此时满眼的心疼,见那人命根子厌厌的趴在尿布上还滴漏着尿液,再往下看,本来应该是有两个玉卵的囊袋的位置此时空空瘪瘪的,只留下了一条丑陋的疤痕。不由自主的伸手过去摸了摸:“疼吗?”
“……不……不疼……”没有预期而来的嘲讽,反而是轻声细语的安慰,这让苏辰轩摸不着头脑,平时沐浴的时候,自己都不敢看那丑陋的地方,而她却问我疼不疼……直愣楞的看着眼前的女子,仿佛要把她刻进心里一般,顾娇辞,既然这样,你这一生,也别想离开我了…………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15:07:00 +0800 CST  
看了那么多的宦官文,是时候写一点报复社……报答社会了😂😂😂😂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15:08:00 +0800 CST  
“你……你不嫌我脏吗?”苏辰轩终究是问出了这句话,不过话刚出口,他就后悔了,他怕听到嫌弃的词语,他怕顾辞会转身就走……
“不,不会嫌的。”顾辞连忙摇摇头,转念又想了一下,今晚苏辰轩应该喝了很多的酒,于是便把杯中的酒换成了两杯温热的茶水,扶着那人慢慢坐起来递给他了一杯:“喝了才算是行完大礼。”
“……”苏辰轩默默地接过了杯子,沉眉敛目,可心中已是感动非常:她不介意自己!她不介意自己残破的身体!她说喝了那杯茶才算是行完大礼!她这是……愿意成为他的妻!
二人安静的喝完了杯中的茶水后,苏辰轩默默地说道:“天色已晚,夫人……早些歇息……”说完红着一张脸躺下,双目紧闭,长长的睫毛好似蝴蝶的双翼,轻轻的颤着,似乎在诉说着身体的主人紧张而又不安的心。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21:24:00 +0800 CST  
今天最后一更😏😏睡觉💤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3 21:24:00 +0800 CST  
顾辞见人红着一张脸,轻轻的笑了起来,可又不敢发出声响,生怕打搅了他。起身把杯子放到桌子上后,便掀开被子一角躺在苏辰轩的身侧。顾辞第一次和一个“男人”躺在同一张床榻上不免有些紧张,小心翼翼转过身对面着他的侧颜,看到轻颤的睫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原来这人竟可以生的这样好看:剑眉星目,皓齿朱唇,脸色微微有些不健康的白,脖颈上没有象征着男人的凸起,光光滑滑的。
苏辰轩感受到了来自身侧热切的目光,他想睁开眼睛,但却不知道说些什么,想要翻个身,可这瘫废的双腿哪会容得?迷迷糊糊间,二人就这样同床共枕到了天亮。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4 06:50:00 +0800 CST  
再来一发~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4 06:50:00 +0800 CST  
顾辞不知道昨夜何时睡着,一早醒来身旁的床铺早已冰凉,想来苏辰轩走了应该有些时候了。顾辞刚从床上坐起来,就看到几个小丫鬟从外面走进来,一个个手里都拿着托盘,里面装的应该是洗漱用的。顾辞接过递过来的茶盏漱了口,又拿着帕子擦了擦脸,才站起身来任由丫鬟给自己穿戴。

“夫人醒了,快来用膳吧。”苏辰轩此时从门外推着轮椅进来,看到清晨的阳光洒在顾辞素颜的面孔上,隐隐觉得,自己的娇妻恍若仙子下凡一般,一时间看的竟有些呆了。

“好。”顾辞点点头。见自己夫君推着轮椅进来,收拾好了衣衫,走过去,推着他的轮椅朝着大厅走去,大厅中,昨夜成亲时大红色的喜字还未来及从墙上撕下来,映的整个大厅红红的,充满着喜气。顾辞把苏辰轩推到桌前,而自己坐在他的对面。

“怎么不吃?是不和胃口吗?福禄,撤下去,再换新的膳食上来。”苏辰轩看着眼前不动筷子的顾辞以为她是不喜欢这样的早餐,是了,自己对她是一无所知的,哪里能猜得到她的喜好呢?只希望眼前的人儿不要生气才好。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6 12:25:00 +0800 CST  
猝不及防的一更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6 12:25:00 +0800 CST  
“不是不是。”顾辞生怕苏辰轩误会,连忙摆手,让准备去撤餐的福禄下去,拿起筷子,给苏辰轩盘子里夹了一个糕点放下,然后自己尝了一口碗里的粥:“我是觉得这么一大桌子,就我们两个人吃,太多了,要不,你多吃点,嗯?”

“嗯,你喜欢就好。”其实以苏辰轩的肠胃是吃不了那甜腻的糕点的,不过,那是顾辞给的,本来难以下咽,此时却如同美味佳肴一般。顾辞见着苏辰轩爱吃,便又夹了两块,旁边的福禄是真着急啊:督公,您就算不忍心驳了夫人的心意,也不能作践自己啊!

顾辞见身边人吃了糕点以为是喜欢,便又夹了一块,随后起身拿着小碗给苏辰轩盛了粥放在手边,又夹了小菜。自己又吃了几口,饱了后,便放下筷子撑着桌子看这他:“你多吃些,瞧你瘦的。”

“好。”苏辰轩此时是真的吃不下了,平时,早上吃一小碗素粥,就已是极限,今日不仅吃了好几块糕点,还吃了好多别的东西,胃里此时已经是翻江倒海,但却又不忍拂了她的意,只好强逼着自己吃下。可是,苏辰轩那病弱的身体却不能接受这种虐待,刚喝了一口粥,脸色一白,粥液止不住的从口中溢了出来。

“这是怎么了?!”顾辞见人吐了出来,连忙放下手里的筷子,抱着那人娇弱的身子,给他轻轻拍着后背,这时福禄才告诉自己,苏辰轩的胃不好,不能吃这些消化不了的糕点。顾辞拿着帕子给人擦了嘴角:“夫君,对不起……我……我不知道……夫君……”


“咳咳咳……无妨,是我自己一时不注意,贪嘴了,怨不得夫人……咳咳咳……”苏辰轩现在只觉得眼前昏黑一片,只能依稀的的听清人儿的话语,断断续续的说完这句话后,身体痉挛了几下,人就晕了过去,空气中也传出了异样的气味。
福禄知道,自家主子怕是双闸具泄,有些抱歉的看着顾辞说道:“夫人,督公此时怕是有些不便,望夫人体谅督公,回避一下。”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9 19:38:00 +0800 CST  
更新一下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19 19:38:00 +0800 CST  
原谅我,昨天睡过去了😂😂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06:10:00 +0800 CST  
那人被吓得不禁红了眼眶,闻到空气中的气味,顾辞也知道怎么回事,看了眼福禄已经抱着那人准备离开,说道:“有什么不便?回避什么?带路。”顾辞把苏辰轩的身子在轮椅上摆好,起身推着他往卧房走。

“不……不看……脏……”苏辰轩的双眼此时水汽弥漫的看着顾辞,有害怕,自卑,难过,甚至还有一丝祈求……是了,祈求,他祈求顾辞能给他留下最后一丝颜面,他不想在她的面前输得一丝不剩,就算此时的神智快要崩塌,哪怕咬破舌尖,也要留下最后一丝清明。满口的血腥味提醒着苏辰轩,不能倒下去,不能倒下去……

“不脏,夫君不脏,在阿辞眼里,夫君是最干净的……”顾辞蹲下身子亲了亲那人嘴角,抱着他拍了两下:“夫君松口好不好,不要再咬了,让我看看,嗯?阿辞会心疼的,夫君……”顾辞的手轻轻扶上那人唇瓣:“相信我一次,好不好,我不嫌你。”


“……”苏辰轩鬼使神差的松了口,自己也不知道为何,大概是嘴角的亲吻吧,自己现在的样子一定是涎水横流,可是她亲了自己,是不是代表她不嫌他?即是如此,他信她!不再逞强,任由疼痛感侵蚀着自己的意识,然后陷入了黑暗之中。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06:11:00 +0800 CST  
补偿一下~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06:11:00 +0800 CST  
顾辞凑上去亲了亲那人嘴角,一边找来帕子给人擦干净嘴角留下来的口水,一边轻声安慰道:“没事了……”见人晕死过去微微一皱眉,连忙和福禄把他推到卧房抬着放到床上,刚脱下苏辰轩的裤子,异样的气味变得更浓郁了,可是顾辞的手却丝毫没停下。慢慢的解开他胯间的尿布:“福禄,去打盆水来,再拿个新的帕子。”

顾辞心疼的看着苏辰轩裸露的下身:玉茎蔫蔫的趴在屎尿里,因为长期的裹着尿布不透气已经有些发红,还不时的吐着走着焦黄的尿液。微微的皱了皱眉,把脏掉的尿布慢慢抽出来丢在地上,接过福禄递过来浸了水的热帕子给他细细的擦干净,又拿干帕子擦了一遍才在那人身下垫了个尿垫,索性也不裹尿布了,帮他盖好被子,出去净了手,打开了一点窗户透着气,却又不敢开太大,怕床上的人儿受了风寒。接过下人递来的药,想着等床上人醒了再喂他。


“不要走……爹……娘……不要丢下阿轩……”苏辰轩的梦中是当年父母亡故,自己被大伯买到宫中为奴的场景,画面一转,是净身房中,老公公阉割自己的场景,身下一片鲜红,疼痛侵蚀着神经,就在苏辰轩以为自己快要死过去的时候,眼前白光一闪,竟是顾辞温柔体贴的在照顾着自己,二人正在温存着,不知为何,顾辞的脸突然冷了下来,转身离去,苏辰轩想要留住她,可是身体有千斤重,嘴巴也张不开,只能看着顾辞远去,而此时,似乎有一个温柔的声音,在远方呼唤着他:阿轩,快回来,快回来,我在等你……慢慢睁眼,发现是泪眼婆娑的顾辞,努力的抬起手,给她擦了擦眼泪,说道:“怎的哭了,别哭……你哭……我疼……”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16:21:00 +0800 CST  
更一下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16:22:00 +0800 CST  
顾辞本来守在床边,看着眼前的人儿,突然人儿不安的皱起了眉毛说着令人心疼的话语。顾辞心中一颤,回应道:“不走不走,我不会走,不会离开你。”握住那人细弱的手,想来他应该是被梦魇住了,而且,也不知道他梦见了什么,原本瘫废无力的双腿,突然紧紧夹在一起抖动着,好不容易才和福禄止住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痉挛。想到他今天难受的样子,顾辞便忍不住红了眼眶哭了出来,坐在床边握着他的手抵在自己额头上,心中想着:苏辰轩,你可一定要醒过来啊。直到下午,那人才醒来。顾辞见他醒了,刚要问他有没有不舒服,就见苏辰轩费力地抬起手,给她擦眼泪,听着他关心的话语,顾辞连忙擦了眼泪:“没哭,才没哭,夫君醒了,先喝药吧。”


“好。阿辞,答应我,无论如何,都不要离开我,我……追不上……”苏辰轩就着顾辞的手喝下了一碗苦药,皱了皱眉,突然口中被人塞进了一颗梅子,甜甜的,还有顾辞身上独有的香气。苏辰轩的脸有些微红,刚刚是阿辞喂给自己的梅子……感觉比平常的梅子要好吃呢……阿辞……也是喜欢我的吧……他如是想着。

“不离开,阿辞永远不离开你。阿辞只是你的阿辞。”随手擦了擦眼泪,慢慢的服侍着苏辰轩喝药。见人皱着眉,顾辞想起先前福禄备好的梅子,用手拈了一颗他,塞到了他嘴里,见人突然脸红,顾辞忍不住笑出声来:“夫君这是怎么了?怎么开始耍起小女儿心性了?”说完忍不住的亲亲他的脸,抱住那人腰身下巴抵在他肩膀上:“夫君还有哪不舒服?我让厨房煮了粥,端过来给你垫垫?”

“不吃……难受……”此时的苏辰轩虽然醒了,但毕竟吐了那么多,胃里还是难受的,而且还痉挛失禁,身体必然也是虚弱,吃不下东西是一定的。用手轻轻的环住抱着自己的顾辞,苏辰轩低声说道:“阿辞,我不能像正常人一样陪你走遍大江南北,也不能同男人一样,与你一起生养子嗣,但是阿辞,你相信我,我会用生命保护你,爱护你,只要是你想要的,我就算倾尽所有,也会给你,所以,一定不要抛弃我,我……承受不来……”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21:07:00 +0800 CST  
来一发粗长~

楼主 腐女妇妇  发布于 2018-05-20 21:08:00 +0800 CST  

楼主:腐女妇妇

字数:18317

发表时间:2018-05-13 22: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21-01-06 14:53:37 +0800 CST

评论数:59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